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lorder123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四 章 法器「銀月」
一早刑老爺再度打開塵封數十年的天師道觀,將供奉於祖先刑天師牌前一個黑褐色
木製盒子,拿了起來,走出道觀,面對群眾,微微嘆了一口氣:「今晚是月圓之日
,剛好也是鬼怪靈力最強的時後,再加上又吃了那麼多畜生的血肉跟人,其法力必
定增強不少,所以今日所畫之咒印,不敢保證還熬的住這鬼怪的摧殘,今日我重拾
法袍跟法器去對付這鬼怪,我相信還是會有人懷疑這件事,是我搞的鬼,若有人不
相信,今晚可以跟隨我前去除妖,看看鬼怪是否真的存在。」
夜晚再度降臨,黑暗再度吞沒了整個鎮山鄉,恐懼再度迷漫整個鄉鎮,吹狗螺聲也
開始一一出現,今夜唯一不同,鎮山鄉內某一處街道,站著三個人影,其中一人身
穿著黃色道袍,手中拿著外觀漆黑的羅盤,此人正是刑老爺,不過此刻的他卻是另
外一個身份,也是他原來的本業,人人都稱他為「刑天師」,旁邊站著二個人乃是
鎮山鄉中膽子最大的人,阿牛跟小陳兩人為了證明這幾天的名堂,不是刑老爺搞的
鬼,特地跟來一觀鬼怪真實的模樣。
此刻,刑天師靜觀羅盤,羅盤的指針還是靜靜待在那,一動也不動,阿牛打了呵欠
,準備要說些什麼時,不知那來的一陣怪霧,帶著陣陣血腥味,阿牛跟小陳兩人全
身打了哆嗦,嘴邊唸道,那來的霧,怎麼會那麼怪異,刑天師看著兩人說道:「記
著,等會不要離開我身邊,這護身符拿去,等會可以暫保你們平安。」
阿牛跟小陳兩人正要開口,想要問道為何是暫保平安,而不是保證平安時,一道刺
耳,又尖銳的長嘯聲,打斷兩人要發問的問題,也劃破整個鎮山鄉的夜空,不平靜
的夜晚,也自此開幕,此刻,羅盤上的指針轉向北方不斷搖晃,刑天師也連忙往北
方趕去。
哄啊…,一聲聲鬼怪吼聲,眼前看到一隻屍變後的鬼怪,那隻鬼怪長出獠牙,手中
擁有鋒利的爪子,眼中不斷發出青色光芒,身體又佈滿麟片,刑天師看了大吃一驚
,這不是普通的屍變,一般的屍變,形體還會維持原來生前的形態,就算差也不會
差那麼多,啊,不好了,這是邪獸屍,這是誰那麼狠毒,造出這麼一具邪屍,如今
正在撞擊一棟民房,那棟房子被撞了一下,畫在房子上的咒印就不斷發出一陣一陣
金色光芒,那金光卻不斷減弱中,明眼人一看就明白,當金光消失之後,也就是鬼
怪闖入民宅的時候。
刑天師連忙拿出一張符紙,連忙揮指對著符,唸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雷,
破。」一道金色雷光電球自符紙中射了出來,霹靂叭啦的響,看起來相當威風,破
風而行急擊向鬼怪身上,聽見叭啦一聲,雷光渙散,電球破裂,看似強悍的雷光電
球,卻是那麼脆弱,雷光散掉之後,鬼怪身上的衣物是被燒個焦洞,不過鬼怪身上
的麟片還是一樣半片不少,沒有半點損傷。
刑天師心中暗暗叫苦,不知那一個人,那麼歹毒,將一個死屍煉化成這付德性,一
般術法竟然還傷不了它,平常一顆電球就足以滅掉一個疆屍,現在啊,頭疼啊,難
不成真的要亮出法器,思念到一半的時後,鬼怪衝了過來,三人連忙東閃西躲,鬼
怪伸出鬼爪,鬼爪散發出微微亮光,對小陳抓了去,速度之快,早超出人體的極限
,小陳來不及閃躲,一道銀色柔光自護身符內浮現了出來,化解鬼怪致命的一擊,
也適時救了小陳一命。
刑天師見狀,連忙掏出三張鎖魂符,要貼到鬼怪身上,鬼怪見到刑天師一靠近,揮
舞手中凶器,那雙利爪,欲將刑天師撕裂成碎塊,奇怪的事發生了,快速移動的爪
子,幾乎快碰到刑天師時,整個動作變的相當緩慢,不久整個鬼怪無法動彈,不過
三張鎖魂符的效力,只能維持短短幾秒鐘,刑天師保握住那短短時間,從袖口亮出
法器「銀月」至右手掌心,只見一隻小小兩邊如彎月的刀刃,中間留著刀柄,讓手
可以有握住銀月的地方。
刑天師咬破手指,滴血在銀月身上,口中唸道符文:「以儂之血,奉月之名,聽吾
之命,解除封印,破。」
刑天師唸完之後,一道銀色光輝,纏繞銀月刃身,刑天師用力一握銀月,銀月似乎
感受到主人呼喚,兩邊短短刀刃,突然暴長兩尺長,看起來就像一個閃亮銀色細長
的彎月,忽然刑天師的身法也變的異常靈巧,身形一動,自鬼怪身旁而過,銀月刀
刃也劃過了鬼怪身驅,鬼怪仰天長嘯一聲,鬼怪身驅一分為二,白色邪氣自鬼怪身
上散發了出來,不久,躺在地上鬼怪身上的麟片、利爪、獠牙都退化掉了,變成跟
平常屍體沒兩樣。
刑天師一刀斃了鬼怪後,手中的銀月也恢復成原來模樣,不過怪異的事發生在刑天
師身上,這…到底是什麼回事,為何刑天師會變成這副模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五 章 窒息
刑天師外貌似乎老了許多,原本刑天師年紀已經七十上下,外貌看起來卻像個四十
多歲的中年人,真是駐顏有術,並且白髮本來僅有稀疏幾根,使用銀月之後,整個
人蒼老許多,整頭黑髮,瞬間都白了,看起來像個百歲人瑞,經過這一次事件,刑老
爺就不曾步出刑家巨宅,當然也沒有人會再對刑老爺對鎮山鄉的付出,感到懷疑。
整個鎮山鄉經由刑老爺三個兒子,成立的皇X建設去籌畫整個渡假山莊,將鎮山鄉
改建成皇X渡假山莊,這是皇X建設第一個建案,也可以說是讓皇X建設一舉成名
的建案,由於皇X渡假山莊順利建設而成,為鎮山鄉帶來繁榮的景像,也為當地居
民帶來就業機會,可以說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日後,皇X建設也繼續推廣其它的建案,奇怪的是它的土地取得,總是來的如此輕
鬆,又較市價低不少,訪問賣家,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說出原因,整個謎團依然讓
人感到困惑,根據警方所說,皇X建設並無黑道背景,自然不可能動用黑道人士去
恐嚇、鬧事的不當取得方式,這也讓人不禁懷疑,難道這些都是鎮山鄉事件一次又
一次的翻版嗎?這些恐怕唯有當事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當記者李如風寫出以上皇X建設相關消息之後,某一天晚上,被人發現人趴在書桌
之上,全身發黑,窒息而亡經,法醫鑑定,認為該是窒息而亡,原因可能是犯了罕
見睡眠窒息症,再加上發作時,剛好在寫稿,頭部又剛好趴到在桌上,因此窒息而
亡。
自此之後,又有其他記者繼續做追蹤報導,卻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們所走的那一段
路,是一段無法回頭的黃泉路。
X報社派出來的特派記者,一個接著一個,陸陸續續,自李如風之後,又派出五位
記者,去追查皇X建設相關消息,得到結果,就像接觸到死亡的詛咒,一個比一個
死的還慘,剛開始還能得到全屍,慢慢的是殘體,再來是粉身碎骨,最後則是死無
全屍,經過這一連串死亡報導,沒有人敢再鼓起勇氣,去追查皇X建設任何消息。
*  *  *  *  *  *  *  *  *  *  *  *  *  *
當天我們四人看了家豪所收集的資料,寫了不少有關皇X建設相關資料,卻沒有一
點消息提到這棟大廈,不過這皇X建設也過邪門了吧,似乎跟它作對的,就像遭到
詛咒一樣,沒一個好下場,那我們該不該繼續查下去呢?不查,也會跟其他住在大
廈居民一樣,會意外慘死,查了,死神又會提前找上門?還是我們能夠破除詛咒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六 章 動機
沈寂的氣息,散佈在房間各個角落,四個人說完各自查到的消息後,每一個人都
細細咀嚼那詭異到不行的資訊,只是沒想到,越深入了解,越陷入迷霧之中,到
底真相是如何呢?
說實在,現在要我去調查皇X建設,等於要我拿命去開玩笑,我當然不願意,只
希望這棟大廈發生的一切跟皇X建設沒有關係,不然要在查與不查之間選擇,逼
不得已,也只好硬的頭皮去查,反正早死晚死都要死,去查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最後查出來結果,若跟皇X建設毫無關係,那生機就不只是一線了。
雖然現在證據都偏向皇X建設,最有嫌疑,不過我相信,只要查不出動機出來,
就有機會翻案,今晚經過我們四人討論,得到了一些結論。
最近大廈比以往還平靜許多,至少沒有人再過世了,但是卻多了一些怪異的現像
,這些怪異的現像都是晚上發生,像游太太說所說的,發瘋的劉太太跟中風的李
公公到了夜晚看起來跟正常人沒兩樣,可是白天之後,又恢復原來的模樣,這其
中一定有些關鍵,我們還沒有想通。
再來就是周小姐的大兒子,大廈外面的馬路出了車禍,靈魂為何會被鎖在水池旁
?又為何淺淺的水池又如何能夠淹死人?難道這跟我最近經過水池所聽到的怪聲
有關嗎?難道裡面藏有重要的線索嗎?
其中水池、電梯、地下室跟樓頂被列為大廈四大禁地,這四者之間又有何關聯,
再加上每層樓中央第五間房子,這其中又有何秘密?把這些都解開了,就能解除
這棟大廈的詛咒嗎?這大廈的詛咒會否跟大廈的結界有關呢?不過大頭說過,這
結界頂多將在這棟大廈死去的人,靈魂困在裡頭,使這棟大廈變成一個巨大陰地
,陰地…,嗯,跟詛咒會有所關連嗎?
還有之前這棟大廈所組成的調察隊,雖然人都過世了,他們所查到的資料,一定
對這些謎題有所幫助,問題是這些資料到底放在那裡?
家豪所查到剪報資料,頂多說明皇X建設一定有些詭異的地方,不過那些報導,
大多跟這棟大廈沒有關係,若是說跟這棟大廈有關係,唯一的一點,跟皇X建設
有所牽連的人都像遭受詛咒一般,難逃一劫,最可能施法的人,就是刑老爺這一
個年近快百的資深天師,若這棟大廈的一切都是他所為,憑大頭這一個小小道士
能足以匹敵嗎?看來希望渺茫。
不過家豪資料中所記載著法器「銀月」跟邪獸屍,這到滿吸引人的,這到底是什
麼東西,為何使用銀月之後,整個人都老化了,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看來一切
都只能靠大頭,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線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七 章 惶恐
今天是星期日,過了今天又要邁入到第十二周,在南部十一月的秋天,可以說相
當清爽,不再那麼炎熱,唯一的缺點就是走在校園中,秋葉紛飛,有時候,上個
課,常常頭上會帶著不速之客,無意間幫你點綴了頭上的髮飾。
今日傍晚,久違的大頭,跟我們約在學校附近一家茶店,這家茶店不知道大頭從
那打聽來,外觀看起來平凡無奇,又沒什麼特色,為何大頭會選在這會面呢?進
到店裡頭,這…內部的裝潢,卻別有一番風味,藍藍的天花板上,畫著幾朵白白
的雲,看起來是那麼輕鬆飄逸,連日來的緊張都消弭無蹤,好久沒感到那麼輕鬆
自在,每個餐桌都位於棕色木頭圍成籬笆內,桌椅都用木頭做成,店內的一根一
根柱子就像顆巨樹支撐整個店面,感覺還真不賴,那裡可以說是個滿適合的地點
,環境幽雅,又可以讓我們緊繃的神經鬆懈一下,真是個好地點。
這次聚會跟一個月前不同的地方,除了店面換了,多了家豪的加入,更重要的是
,我們不再跟上次一樣懵懵懂懂,一無所知,看到了大頭,我們四人走到大頭那
一桌,坐了下來,準備討論這一個月來的心得。
我們還沒有開口,就看到大頭用一副好像看到怪物,會被吃掉那種惶恐的眼神,
不斷看著國雄背後不遠的地方,本來感覺輕輕鬆鬆的聚餐,卻又掀起一陣令人悶
息的寧靜,不安的漣漪又一陣一陣,在我們四周又散了開來。
過了一會,大頭鎮靜了下來,一粒粒結成圓圓的汗水,一滴滴自大頭臉龐落了下
來,大頭的面上留了驚魂未定的眼神,大頭緩緩伸出一隻手,顫抖的指向國雄,
帶著驚慌的語氣問道:「你…,這…幾天到底遇到什麼事情,為什麼他會跟在你
身邊。」
大家聽了一頭霧水,他是指誰啊,並且這幾天才剛忙完期中考,再來就是去查大
廈的事情,而且這幾天國雄也沒有出現任何異狀啊!到底又有什麼匪夷所思的事
情發生在國雄身上呢,
國雄想了又想,將最近的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若有所思的樣子,突然「啊」了
一聲,不會是昨天那件事吧,自昨天之後,就一直感覺被監視,回到住的地方,
那種感覺才消失,於是將拜訪年輕夫妻時,所發生的事跟大頭講了一遍。
這次換大頭低著頭,若有所思了一下子,然後大頭又抬起了頭,兩眼直直看著國
雄,眼睛又掃了我們四人一下,開口說道:「剛剛國雄跟著一個惡靈,身上所狹
帶的怨氣,前所未見如此強烈,一般來說狹帶的怨氣是無形的,若怨氣越強給人
壓迫的感覺也會越強烈,不過剛剛那隻惡靈的怨氣竟然化為一絲絲黑色氣流,這
種實體化的怨氣,我還是生平第一次見到,看來這棟大廈內隱藏得惡靈相當可怕

聽完之後,我們四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場面也一直冷在那,也不是辦
法,於是我先開口將所聽所聞及家豪收集來的資料都講了一遍,還有將昨天討論
的最後心得也說了,希望能對事情有所幫助。
似乎大頭略有所悟的說:「喔,原來是這樣子,難怪你們被釘上了,看來那主謀
難道就住在這棟大廈內,不太可能啊,難道是湊巧遇到嗎?如果是巧遇那未免也
太巧合了吧,並且四個人之中又為何只跟在國雄背後,而不是其他三人呢?那如
果是住在大廈內,不是皇X建設的人,又有誰能夠在建大廈的時候,又有這能力
佈下那狠毒的結界呢?」
我用手輕輕推了大頭肩膀一下,看看能不能讓他清醒,不要在那自言自語。
大頭用他那尖銳眼神看了一下我,似乎也明白我的意思,就繼續說了下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八 章 傳聞
「剛剛聽了你們所言,大約也明白整個事件的始末,按道理說,若照正常推論來說
,若皇X建設真的是主謀,剛剛情形就不會發生了,畢竟那些惡靈是無法自由進出
大廈,一般來說,該是施術者有事情要交代他們去辦,才會施法准許她們離開大廈
,不然只要結界在那,任何惡靈永生都無法離去,不過若像國雄所說,在那夫妻房
間有種被監控的感覺,離開大廈之後,那感覺還是一直存在,直到回你們住的地方
,那感覺才又消失,不過來這時,那感覺又出現了,那麼唯一能說的,施術者就住
在你們那棟大廈,才有可能如此頻繁施術。」大頭一口斬釘截鐵說道。
「不可能啊,若施術者不是皇X建設,那誰有能力在這棟大廈設下結界。」文裕說
道。
「話是這樣說沒錯,問題說回來,就如達安所說,動機在那,他們興建的大廈,難
道每一棟都有問題嗎?若沒有,那為何獨獨這棟會這樣,若每一棟都如此,目地又
是為何呢?」大頭提出一個老問題,這問題由昨天被提出到現在還是困惑著大家。
「這問題我查過了,今天找過我表哥,他是當警察的,據我表哥所說,很多人都對
這件事非常有興趣,不過因為調查這件事,死去的人太多,又太過於詭譎,現在大
家都不敢輕易去攪這一堂混水。」家豪說完後,又從資料袋中取出一疊資料,不過
這些資料不再是剪報,而是一份份經過處理的報告。
家豪一邊將資料分給大家,每人一份,又一邊繼續說著:「這些資料經由警方調查
,整理過後的一些資料,昨天說過的,現在我就不重複了,自…。」
*  *  *  *  *  *  *  *  *  * 
自八年前這棟帝國大廈,自動土到興建完成,花了整整三年時間,一開始帝國大廈
興建非常順利,直至發生一件意外…。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傳聞,一個未經證實的傳聞,興建帝國大廈的工地,有一對父女
感情非常好,每天那工人的女兒中午都準時會送便當給他的爸爸,在工地中也有不
少年輕的小伙子,看到如此嬌柔、可愛的少女,又有幾個能夠不心動呢?
據傳言所說,在工地眾多男孩子追求下,他並沒有選擇任何一位,不過卻有一個男
孩深得他的歡心,不過兩個人的關係僅僅維持在好朋友,直至有一天,剛好皇X建
設少主人「刑天風」前來勘查,無意間看到了那少女,展開瘋狂的追求,不過少女
始終對刑天風依舊不睬不理,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一下子就這樣過了數
個月,那天整天都在下雨,本來該是寧靜的工地內,卻發生了命案,命案現場留有
兩個裸屍及一封那男孩所留下的遺書。
工地內兩具衣衫不整的屍體,一個少女躺在地上,男方趴伏在女方胸前,地上殘留
兩個人衣物及兩瓶未喝完的飲料,其中少女的脖子上還殘留被掐住的痕跡,兩隻手
掌瘀青的手掌印還深深遺留在那,那雙手掌印驗證結果,也確定是男方所留下,不
過男方外表並無任何外傷,於是抽血,血液經化驗結果,證實經服毒自殺。
遺書上面寫著:「那男孩是多麼的喜歡那少女,要不是、要不是那皇X建設少東出
現,她最後一定會選擇我的,我為了她付出那麼多,她怎麼可以這樣移情別戀呢?
不可以、當然不可以,妳永遠是我的,永遠…」
整件案子,最後判定,男方發現皇X建設少主人「刑天風」,積極追求少女,男方
怕失去少女,於是設計下圈套,引少女到工地內,喝下參有迷藥的飲料,將女方迷
昏之後,先姦後殺,最後男方畏罪服毒自殺,事件到此,似乎結束了,如果事情真
的就如此結束了,那麼就故事就不會有後續的發展。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九 章 隱鬼
家豪的表哥直覺卻認為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現場所有證據都說明了男孩就是兇手,
不過雙方家長都強烈認為不可能,雙方家長都知道,他們兩私交很好,就算不是男
女朋友,也算是非常好的朋友,並且男方生活很單純,平常下工之後,都直接回家
,也沒有什麼不三不四的朋友,那來的門路,拿到迷藥跟毒藥呢?
據女方的父親所言,那天是皇X建設少主人「刑天風」前來找他女兒,刑少爺在他
女兒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那少女就跟著刑少爺上了車,沒想到就此天人永別了。
於是我表哥就前去拜訪邢天風,邢天風一面無事的樣子說,那少女上了他的車沒多
久,那男孩就打了電話過來,於是我就帶她過去工地,後來發生什麼事情,我也是
在報紙上看到。
我表哥又去電信局查了通聯記錄,確實有那少年打電話給那少女的電話記錄,不過
為何那少年要約少女到工地去呢?那刑少爺又到底跟那少女講了些怎麼話,讓少女
會乖乖上他的車呢?那少年手中的迷藥跟毒藥又是從那來呢?一切的一切都像讓人
深入五尺迷藏之中。
幾天之後,那少女的父親選在午夜,陰氣最旺盛的時段,自大樓頂端墬樓身亡,自
那一天起,沉重到讓人喘不過氣的死寂的氣息,慢慢漫延至工地各個角落,工人一
個個莫名消失,工頭打電話到工人家裡,工人家人回答都說昨天他已經出門去工地
上工了,到現在還沒回來,整個工地的工人就這樣消失了一大半,對整個興建工程
進度影響甚巨,最後沒有辨法,皇X建設只好找一位法師前來觀看。
那位法師據工人描述,年紀相當大,外表看起來至少有七、八十歲,並且整個頭髮
都白花花,不過奇的是那老法師的外貌到跟我們的老闆有數分神似,而且是還第一
次看到我們那傲氣凌人的老闆對人那麼畢恭畢敬。

「有趣、有趣,不過這小把戲還難不到我。」老法師微微一笑,往身旁水泥牆,伸
手一抓,抓出一個小小鬼怪,大約手掌大一點,形狀似人,赤裸樣,唯一跟人不同
的地方,整顆圓圓的頭上只有一隻大大眼睛跟一張小小的嘴,看起來相當駭人,老
法師看了那小鬼怪一眼,反手一扔,將那小鬼怪丟的遠遠的,後來聽那老法師說,
那鬼怪名稱「隱鬼」,在鬼怪界內算相當低的等級,沒有什麼害人的本領,唯一的
本領,隱藏在不起眼的地方,竊取、偷聽、監視他人,然後將影像及聲音一起傳回
去給他主人。
那老法師在整個工地都走了一圈回來後,嗯了一聲,自袖子中取出幾張符,交給了
幾位工人,吩咐將這幾張符放在碗中燒一燒,燒完之後加水,每個工人都要先喝一
口,再到各大樓每一層第五間房子及地下室將牆壁一一打掉,沒想到打掉的牆壁內
挖出所有失蹤工人的屍體,其中最匪夷所思的地方,每個工人死狀就像被拉入水泥
牆內,跟水泥混為一體,卻不知這是如何造成,不過自從法師開壇作法之後,整個
工地又恢復往日安寧的日子。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四十 章 妖化
「那麼說這大廈發生的一切都是那少女的父親化成的惡鬼所做的喔,可是為何大廈
興建完工後,住在大廈內的人,就像被下了詛咒一般,非殘即亡呢?」文裕看了看
大頭,提出他內心的疑問,這疑問也可以說是我們大家心中疑問。
「嘿嘿,這其中內部必定大有文章,不過下次調查,我相信結果就會出來,所以你
們暫時什麼都不必問,需要的是時間去證明一切,現在說說我的看法,大廈興建好
之後,那些住在大廈每一層第五間房子的居民,他們的屍體也該跟那些工人一樣在
牆壁內發現的,對不對。」大頭忽然轉頭偏向家豪,帶著充滿自信的眼神,看著家
豪。
家豪訝異,張開了口,像被嚇呆了的表情,望著大頭,愣了一下,後又連忙點了點
頭,證明大頭的說法是對的。
「看來你們住的大廈被佈下十方血咒,還好這次回去看了不少古書,古書上記載,
四方為輔,中央為主,以內為主,擴張向外,血洗十方,這是一個相當惡毒的詛
咒,被下了詛咒的房子內的人,將一一慘死,不得善終,等血咒收集足夠冤魂的
力量,血咒威力將會逐漸擴大,所包容的地點將會越來越大,最後整個城鎮都難
逃一亡,而施術者還可以操控冤死的惡靈,四處作怪,看來這一仗可大條了」大
頭搖了搖頭,面色沉了下來。
「那大頭你的意思是說周太太的兒子,在大廈外遭受橫禍也是血咒所害,也就是
說血咒的範圍已經擴大到大廈之外了,受到血咒所害的人,靈魂都會被收到大廈
內,可是為何靈魂會一直徘徊在水池旁呢?」我一副疑惑的樣子對著大頭說。
「水池對風水來說,可以吸納四方之正氣,用來旺人,相對若施加術法,則可以
修改成吸納四方陰氣、遊靈,加速陰地形成及擴大,亦可用來作為困住來自四方
遊靈,直至在水池內受到極陰之氣影響,邪化成惡靈為此,不過這施術者也太過
惡劣,連小孩都不放過,竟然將其妖化成隱妖,真是缺德。」大頭氣忿怒不平,
氣沖沖的說道。
「什麼妖化,這是什麼意思啊!」難得我們四人異口同聲的發問。
「不管是邪屍獸或剛剛說的隱鬼,都是將自已的生命、靈魂或驅體,經術法轉
換成鬼怪,換取更強大、更驚人的力量,若是死去的靈魂、軀體也就算了,有
些人為了得到更強大權勢,不惜以身試法,獲得黑暗的力量,不過不管那一種
,都像被詛咒,終身只能躲在黑暗之下,無法見到陽光,除了極少數的鬼怪,
或特硃情形,其中隱鬼乃是將剛出生不久的嬰兒,施術法轉換而成隱鬼,由於
身子短小,妖氣微弱,方便隱藏在不起眼的地方,若不細心查看,還真不容意
發現,因此常被一些有心人士,拿來當間諜,索取機密…等等,其它用途,不
過那可憐的嬰兒,才剛出世,就被妖化,化成隱鬼,將終身被人利用,無法存
活在光明的地方,這種術法可以說是相當不人道。」大頭激動的說著。
我聽了之後,心微微像被針刺了一下,痛了一下,為何天下就是有這種狠心的
人,視他人生命為糞土,任意賤踏,心有戚戚焉的問:「難道被妖化成鬼怪之
後,就沒有方法可以還原回本來的面目嗎?」
「唉,唯有一死,才能超生,不過世上也有幾個極微少數的修為極高又懂的方
法的修道人,能夠淨化妖氣,有部份的鬼怪,經借由淨化之後回復本來得形態
,這世上擁有這種修為,又懂方法的人,少之又少。」大頭說到這,心情似忽
也暗淡了下來,語氣帶著無耐又哀愁的感覺。
「剛剛依你們所描訴,看來十方血咒已經有所小成,等到大功造成,真的是非
常不堪設想,看來這兩天就要開始行動,今晚我將跟蹤大廈出來的惡靈,看它
的目地為何?明天早上,就要麻煩你們帶我進去大廈內,開始查看看大廈的結
構,你們要負責找出跳樓身亡的工人,他還有那些親人,那些親人在那工作,
明天一樣在這裡集合。」大頭謹慎中又繼續說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四十一 章 石獅子
夜無聲無息,靜悄悄的來臨,本來難得店內如此寧靜的環境,可以帶給人舒適的感
覺,不過對我們來說卻安靜的讓人如此心煩意亂,我們待在茶店中由下午四點等到
現在都快八點了,還不見大頭的蹤影,照理說最晚五點多就該來這裡會合了,為何
還沒看到呢?難不成連大頭也逃不出大廈的血咒嗎?
正當大家都焦心如焚,不知所措,店門口傳來一聲巨響,碰啊一聲,一個人匆忙的
闖入店內,往我們方向快步走來,仔細一看,啊,那不是大頭嗎?怎麼變的那麼狼
狽,衣服破破爛爛的,頭髮都亂成一團,身上還有一些新的傷痕,傷口還沒癒合呢
?傷痕累累的樣子。
大頭拿起一張椅子,就坐在上面,呼…呼…,不斷喘氣,兩隻眼睛睜的大大,帶著
惶恐的眼神,由他的精神狀況可以看的出來,還處在驚魂未定的模樣,奇怪,大頭
本身就是個道士,也早就該看慣各種靈異現象,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把他嚇成這副模
樣。
大頭情緒穩定了一點之後,拿起桌上一杯冰開水,喝了一大口,靜靜的望的我們,
也看出我們心中的疑慮,緩緩道說:「昨天晚上我施展「離魂術」,也就是俗稱的
靈魂出竅,跟隨離開大廈的惡靈的行蹤,不知道經過多久,來到了一處山區,一條
山路蜿蜒而上,順著路繼續向前方望去,不遠的地方,聳立著一棟氣勢磅礡的大宅
,大宅門前,放置兩隻巨大、外表兇惡的石獅子,每隻獅子的額頭都雕刻的一個邢
字,正當惡靈要通過石獅子時,吼…一聲,狹帶驚人的氣流,氣流化成陣陣狂風,
惡靈被石獅子的驚人舉動嚇到,正要準備往後退,一道獅影自石獅子內,飛奔而出
,還來不及看清楚怎麼一回事,那道獅影又回到石獅子體內,惡靈也被獅影一口吞
進腹內,消失無蹤,還好我沒跟的太近,不然連我都難逃一劫。
「如今我可以確定十方血咒的施術者,不是皇X建設,是另有其人。」大頭說出這
句話時,之前那種驚魂未定的感覺都一掃而空,取而代之是那種,自信滿滿的樣子

我們聽到這句話之前,內心也早有所定數,今天去調查那位跳樓自殺的工人,得知
他姓吳,在工地工作很久,至少也有二十餘年,認識他的人都叫他老吳,他的老婆
在十幾年前因病去世,剩下他跟他女兒兩人相依為命,他的女兒可以說是他的命根
子,每個人都認為他女兒過世,對他打擊非常大,可能一時承受不了這個打擊,他
選擇了自殺,隨他的女兒一同赴黃泉之路,不過經家豪表哥協助幫忙,查到老吳還
有兩位兄長跟一個父親,不過那兩個兄長也是打零工,並無可疑之處。
唯一最可疑的人物,是他的父親,也曾經當過法師,幫人解厄消難,直至他兒子過世
之後,沒多久,就轉職去當管理員,還是當我們這棟大廈的管理員,那時查到這件事
情,我們四人心中就有個底了,經大頭這樣說,我們更能確定十方血咒是老吳的父親
下的魔咒,為了替兒子報仇,不惜犧牲他人生命,轉為惡靈,再操控這些惡靈去對付
皇X建設,但是皇X建設的創建者刑老爺,也不是盞省油的燈,早就在巨宅門前佈好
法陣,等待將前來的惡靈一一消滅。
想了一想,不過那吳老先生又自那得知他的兒子跟孫女的死跟皇X建設有關呢?那少
女又有何證據,能夠證明是被刑家少爺邢天風害死的嗎?可是這一切的線索要自那才
查的到,連警方對這案件都找不到對刑家少爺不利的證據,那吳老先生又是如何辦到
的呢?察知一切案情呢?

「啊,如果我們破了血咒,那吳老先生不就破不了仇,皇X建設不就無法得到應有
的懲戒,那還有天理嗎?」國雄聽了之後,對吳家命案相當不滿,難道就這樣讓刑
少爺逍遙法外嗎?
那少女死的如此無辜,難道大廈內的所有居民就不無辜嗎?吳老先生為了一已之私
,下血咒,害那麼多人平白無故的就喪生,那就應該嗎?可是若破了血咒,刑家少
爺不就從此高枕無憂,不就不用擔心夜晚的到來,惡靈索命,這樣做,等於間接著
幫助到壞人,也不是我們所願意看見的,除非…。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四十二 章 法器〝淨〞
除非我們能破解刑家大宅的法陣,讓吳先生能先報仇後,再破解血咒,這才是皆大
歡喜,最好方法,回到現實層面來說,這是不可能的,現在要破解血咒,都搞的大
家人仰馬翻,更何況要對付比吳老先生,利害萬分的刑天師,想想人還是要面對現
實,先解除自已的困境,再考慮如何幫助別人吧。
不過大夥仍然對大頭身上的傷痕,感到疑惑重重,大頭似乎卻不願提起這件事,讓
大夥對這次破除血咒之行,信心大打折扣,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還給帶著一
顆懸浮不定的心,前去。
臨行之前,大頭拿出一隻金黃色的手鐲,交予我手上,一觸之下,感覺一股暖流,
自手鐲源源不絕,傳自我全身,上上下下,原本一股不安的感覺,被這股暖流撫平
了,心中也不知不覺感到安穩許多,真是一個奇妙的手鐲,讓人不禁想到,似乎這
隻手鐲深藏了不為人知的力量。
仔細觀看了這隻手鐲,上面雕刻了兩隻栩栩如生的麒麟,隨時都會磞了出來保護主
人的感覺,手鐲剩下其餘空白的地方,則刻滿了許許多多的符文,將空白的地方塞
的滿滿。
大夥看到大頭這不尋常的舉動,都覺的很奇怪,大頭為何無緣無故將一隻看起來價
值非凡的手鐲給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呢?
大頭將手鐲交給我後,又拿出四隻小圓鍬,交給我們四個人,說道:「時間不多了
,晚了,一切就會來不及,我現在長話短說,將破解血咒之法,交授給你們,晚上
之時,為血咒開啟之時,四棟大樓的地下室及各樓層的第五間房子,地板下會浮現
一道血光,順著血光之處挖去,將可挖出一些殘骸,將這些殘骸挖出來,將這道封
魔符貼在上方,直至所有地點都封好之後,便可將血咒封印起來,直至天明之時,
拿去寺廟供奉,將聚集屍骸上的怨氣,化去之時,便是血咒化解之時。」

文裕不甘心的問道:「等等,為何我們大家都沒有手鐲?為何只有達安有?」
大頭笑了一笑,用手指著這隻手鐲說道:「這手鐲是我師叔交代給我,一定要交給
達安,並且這還關係到破除血咒的成敗,套一句我師叔送我的最後一句話,成也達
安,敗也達安,可見達安對我們這一次血咒之行,是多麼重要,至於那手鐲有怎麼
樣的能力,我也不知道,僅知道這手鐲,也是一種法器,名為〝淨〞,奉師叔之命
拿給達安,等到事件完後,要將這件法器再送回我師叔那裡。」
文裕又插了嘴,問出了我們大家心中的疑惑:「師叔?你的師叔是那一位啊!為何
之前都沒聽你說過。」
大頭的眼神閃爍了一絲絲的迷惑過去,呆了一下下,霎時,頓悟了一下,回過來看
看我們,開口問道:「難道你們不知道,那位幫家豪破邪的那位師父,就是我師叔
,這也不重要,現在最重要趕快破除血咒,要趕在凌晨二點鐘前完成。」
不過「成也達安,敗也達安」,這句話對我來說,未免太過於沉重了吧!
我對術法一無所知,更沒有接觸過,那能擔任如此重任呢?又不像大頭潛心修道,
對術法又有幾分的研究,那時候,又有誰能連想到,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宿命,由
小時後遇到的算命師,就已經注定,這些都是經過許多年之後,回頭看看現在,才
領悟到宿命的安排,是那麼神奇又如此高深莫測。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四十三 章 行動開始
大頭將事情交代完之後,我們也走到大廈門口對面的馬路前,大頭將手中的符咒又
拿了幾份,分別交給我們四人,一人一份,大家拿起了天眼符跟隱身咒,同時開了
天眼,也將身形隱藏了起來,希望能藉隱身咒,能平安的渡過今夜這一劫,我們四
人分別走向其它四棟大樓,大頭則走向水池那,等我們將各大樓每層樓中央的房間
,所有屍骸上的血咒都封印住後,水池內主體的血咒的威力將會大大減弱,此時,
方為封印最後主體的血咒最佳時機,反之,若無將四方殘骸先封印住,血咒威力將
會不斷吸收四方陰氣,源源不絕,到時任何人想將血咒封住都相當困難。
我被分派到前往B棟大樓,尋找殘骸,奇怪,才十一點多,怎麼感覺整棟大樓都如
此冷清,還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呢?
首先走到地下室,據大頭所說地下室為十方血咒之源,各層樓中間房子負責吸收外
面的陰氣及遊靈,經過層層樓層到地下室,再轉輸送至中央水池,再由中央水池利
用大量極陰之氣加速邪化來自各地魂魄,將其化為惡靈,來差遣去為其辦事。
當血咒運行之時,埋屍骸的地方,將會籠罩一道暗紅色的微光,這道紅光就是表示
血咒正在運行的跡象,微光的邊緣還會透漏出暗暗黑色潮流,像水流一般,不斷朝
屍骸方向流去,這道暗流代表天地之間的陰氣及大廈四周遊靈正被吸收至中央水池
,其中紅光亮度及黑色潮流強度,亦是代表著血咒威力的強弱。

到了地下室前樓梯口前,面對黑漆漆的一片,伸手到口袋內摸出一個袖珍型的手電
筒,往地下室一照,嗯,沒怎麼奇怪的地方啊!頂多感到有手電筒照,還是感到還
是有點陰暗,可是每往下走了一步,寒意也越來越濃,視野也像進入霧中,越來越
朦朧,不過這白霧也很出現的很怪異,外頭明明沒有起霧啊,不曉的眼前這讓人清
涼透骨的迷霧,自那來呢?

摸索了老半天,好不容意終於找到地下室屍骸的所在地,朝紅色光芒挾帶著黑色潮
流的地方,連忙拿起小圓鍬,在地上挖啊挖,挖了一下子,嗯,怎麼感覺背越來越
重啊!感覺有東西壓在我背上,心中燃了起一股莫名的不安,不會吧!難道是那個
東西發現我的存在,我頭緩緩看著胸口,藍色光芒還沒熄著啊,那麼不該會被發現
啊!心中的不安感,還是一直揮之不去,將頭往後微微,用眼角觀看一點點,啊…
,我嚇了一大跳,不會吧,背上不知何時多背了那麼多,老人跟小孩,連忙又抽出
一張聖光符,一道微微金光層層罩在數公分處,呼…,背部感覺輕鬆多了,不對啊
,隱身咒的法力還存在啊!為何剛剛那些鬼怪能發現我行蹤又附在我背上,這又是
為什麼呢?
難道隱身咒失效了,那我們的處境不就很危險,一聲聲淒涼的聲音,由遠至近,不
斷不斷,回蕩在地下室,原本空無一物的白霧,一道道形影,逐漸一個個現了身來
,一個、二個……,沒幾分鐘,整個地下室都擠滿了那些不受歡迎的不速之客,我
拿著聖光符所發出的金光,接觸到沒幾個惡靈,金光都消耗光光,一張又一張拿了
起來。
現在不要說沒空拿著小圓鍬去挖那屍骸,連伸出手拿口袋內的聖光符時間都怕不夠
了,不…不會吧,剩下最後一張了,面對那些張牙舞爪的惡靈,用完了,看來我也
等著被那些惡靈抓去,不會吧!看來我們還是難逃血咒啊!血咒真的無法破解嗎?
大頭啊大頭,這次真的會被你害死啊,如今我也能大約猜的出大頭身上的傷痕如何
來的,為何大頭一開始會露出如此驚愕的表情?
這也是沒有辦法,有誰看到這麼多惡靈在你面前,揮舞手中利爪,有誰還能保持平
常心,動作慢了一點,取出新的聖光符,來取代法力失效的聖光符,身上又會多了
些新的傷痕,大頭啊大頭啊,此行如此危險啊!你都傷成這樣了,還將我們送入虎
口,難道我跟你有何深仇大恨嗎?為何要這樣子對待我呢?要是我有幸逃出生天,
我一定要狠狠踹大頭兩下,不過依眼前情形看來,這機會十分渺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14 19:40 , Processed in 0.02768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