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lorder123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八 章 清醒
我躺在床上,感覺像生完一場大病,身體相當無力感,還是耐心聽完
國雄講完昨天晚上我暈到不醒人事之後,發生的事情,聽完之後,內
心充滿許多疑惑,偏偏身體一點力氣都無法出,想要張開口,說出心
中想問的疑點,卻又心有餘,力不足
國雄看到我有想開口說話的樣子,說道:「我知道你心中一定還有些
疑惑,其實昨天我跟文裕兩人心中早就擠滿一推問題,一直等到翊婷
被淨化之後,才有機會問心中疑問」
 *  *  *  *  *  *  *  *  *  * 
當法師淨化完翊婷靈魂之後,也將四周圍觀人潮,一一請走,現場僅
留下我、文裕、家豪跟你,不過家豪跟你還是呈現昏迷狀態,法師走
到我們身旁
法師說道:「不需多問,等會,你朋友清醒,疑惑自然就會解開」
既然法師都開口這樣說了,我跟文裕兩人也只好將要說出口話,又一
一吞回肚子內,只好載滿腹疑惑回去耐心等候
 *  *  *  *  *  *  *  *  *  * 
那天晚上,國雄跟文裕兩人待在我床前,說明昨晚整個事情發生經過,
但是還有一些疑點卻還是需要等候家豪醒來後,才得澄清
經過這幾天緊張生活,沒想到,今日難得平靜日子,我卻躺在床上一動
也不能動,雖然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可以動彈,但是腦中思路卻不斷急
轉,疑問接踴而來,奇怪國雄他們今日為何不怕,大廈內鬼魂竊聽到他
們的談話,到時跑去通風報信,造成我們處境危險嗎?難道,昨日我昏
迷期間又有什麼事發生?國雄忘記說了嗎?
想到家豪跟翊婷,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 會讓翊婷想不開,自頂樓跳下
來,結束她那年輕生命,家豪在翊婷死後數日,整天都關在房間內,一個
人偷偷哭泣,卻不知那一天開始,家豪還是跟往常一樣,關在房間內,唯
一不同,哭泣聲不再出現,取而代之,卻是莫明的聲響,那一切都該是家
豪跟翊婷鬼魂相遇之後的事,可是他們之間又是如何相遇一起呢?
翊婷死後遺留下來的遺物,那條項鍊又是如何會在家豪手中呢?家豪又如
何知道翊婷魂魄寄生在那條項鍊之上呢?贈與翊婷那條項鍊的人,又是什
麼樣的人,他又遭到什麼樣的天譴,一切的一切卻如此奈人尋味。
聽國雄說到那法師,感覺具有通天本領,無所不知,似乎萬事到他手上,
沒有不能解決的事情,像那麼利害的法師,可以說半仙也不為過,可是為
何獨獨不能幫我們過解決這問題這,難道有難言之隱嗎?還說日後就會知
道原因,到底有誰可以解答這一疑惑呢?
扣、扣、扣數聲,房門被打了開來,國雄跟文裕見到那位好久不曾擁有神
采飛揚,精神抖索的家豪,來到房間內,連忙開心跟家豪打招呼,這一刻
,好久了,沒這樣四個人聚在一起
家豪也開心熱情回應國雄跟文裕,也沒有忘記不時跟我打招呼,可能看到
我冷冷都沒有理他,實際上該說我連面皮要動一動都無力可為,內心也十
分著急,怕家豪誤會了,國雄注意到這一點,也趕緊跟家豪說明這些日子
來發生的事。
家豪聽了之後,略有歉意的說道:「這些日子來,真不好意思,讓大家擔心
了,昨晚翊婷托夢給我說了一些事情,你們大家那麼幫我,也該有權知道,
事情經過,其實那天是這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九 章 項鍊
那一天,我跟翊婷兩人在大廈頂樓,被晚風吹拂,平靜的心,仔細的想了
想,怪哉,最近不知為何,心情總是那麼心浮氣燥,總是為了一點雞毛蒜
皮的小事情,一把無名火就這樣無緣無故就被點燃了起來,兩人也就這樣
不知覺吵了起來,不過以往都不曾這樣啊,為何最近會如此反常呢?難得
今日,兩人心如止水般,平靜渡過這一天。
真的很久沒那麼開心在一起了,兩人在大廈頂樓俯視外頭夜景,突然,翊
婷提出一個提意,難得那麼晚,看到那麼美的夜景,英雄配美人,那麼美
景也該配滷味,才不會顯的乏味,對不對,既然美女都提出來這要求,那
麼我這英雄若無法辦到,不就變狗熊了,為何不讓英雄變成狗熊,只好自
已摸摸鼻子下樓去買滷味。
不過當時,考量翊婷一人在那怕會有危險,也叫翊婷陪我一起下去買滷味
,翊婷認為我們都上來了一個多小時,都沒看見半個人影來這,現在又這
麼晚了,要上來早就該來了,依此推斷這時間應該沒有人會上來頂樓,翊
婷又說她還想在這吹吹風,看看夜景及滿天的閃閃發亮的星星,享受一下
自在的感覺,翊婷又繼續說,我若擔心她的安危,就趕快去,早點回來,
不要留她一人在那太久,接著就把我推向樓梯口。
沒想到一去,卻成永別,那天我帶著幸福感覺下了樓,去買了滷味,才剛
剛走近大廈門口時,就在這時,一股寒意突然沒有預兆的侵襲了全身。刺
骨的冷逐漸的爬上脊背,不安的感覺,猶如丟入水中的石子一般,在本來
平靜無波的湖裡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漣漪,在內心深處不斷、不斷的擴散
開來。
不安的心,讓我不自覺,將頭舉了起來望向翊婷觀看夜景地方,看到翊婷
一步步走向樓頂邊緣墬落了下來,內心惶恐大喊「不,不要啊,翊婷」,
卻還是無法阻止悲劇發生,連忙打開大門,快跑趕去現場觀看,那時,現
場被警方封鎖起來,僅能在場外觀看。
那天之後,我內心十分自責,當初我若堅持拉她跟我一起去買滷味,就不
會有這些事情發生,日復一日,將自已封閉在自已小小生活空間中,不知
過多少天,突然接到翊婷母親打來電話,問我要不要去看翊婷最後一眼,
她明日就要下葬了。
當天,我匆匆忙忙整理了一下儀容,趕到翊婷家中,翊婷父母看到我,招
呼我到一旁,等來上香的客人都走差不多時,帶我到旁邊一個小房間內,
裡面掛一盞小小昏黃燈泡,照明整個房間,那燈泡亮度實在不足,僅能發
出微微燈光,房間內顯著些許昏暗,望向周遭,四周都空無一物,心裡感
覺有點怪怪,卻說不出所以然來。
那時我誤以為,翊婷過世那麼多天,我都沒去上香,可能翊婷父母認為我
是一個薄情男子,顧及翊婷面子,不想在翊婷靈堂前,給我難看,才特地
帶我到隔壁小房間內,誰知道一切跟我猜測,差了十萬八千里。
正當我要開口解釋,同時,翊婷母親先開了口說:「家豪啊,本來我們一家
人對你很不諒解,畢竟翊婷的死,你也要負些責任,若這幾天你來給翊婷上
香,也不會讓你踏進靈堂一步,要不是,昨晚翊婷托夢給我,說你不是一個
薄情人,那天她墬樓而亡,跟你無關,叫我們不要太過於責怪你,一直為你
說情,說實在我跟我那口子,聽了心裡有點不是滋味,覺的人死了,當鬼還
是那麼護你」
我心急連忙說道:「伯母,對不起,不是,我…」
我話還沒說完,伯母打斷我剛說一半的話,突然伯母問我說:「你真的很
愛翊婷嗎?」
我說:「恩,我真的很愛她,至死不渝,若不相信,我可以對天發誓」
話一說完,腦上浮起以往跟翊婷相處日子,淚水不自禁就流了下來,伯母
跟伯父互相看了一下,伯母拍拍我的背,說道:「好孩子,那麼如果你有
機會再跟她在一起,你願意嗎?」
那時聽完伯母說的話,我張大嘴訝異的問道:「翊婷還活著嗎?人在那裡
,在那。」
伯母自他口袋拿出一條金色項鍊,置於她手掌之中,那時我愣了一下,那
條項鍊掛一個花邊小盒子,盒中有張翊婷的照片,不會是要把那條項鍊送
給我吧,那時我沒想到,我只猜中了一半,卻沒猜中另一半,事情另有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 章 死因
伯母繼續說:「等會,不管看到什麼,要保持冷靜,不要過於訝異」
我聽了之後,冷靜的回答:「嗯」
伯母將手輕輕撫摸項鍊,溫柔呼喊翊婷,翊婷,叫了數聲後,一道
白色影子若隱若現,自項鍊中慢慢浮現,沒多久漸漸成形,看到翊
婷活生生站立在我眼前,那時我腦中感到一陣陣迷罔,這是真的,
還是夢呢?
眼前一切讓人感到迷惑,伯母又繼續說道:「翊婷已經過世,剩下
魂魄遺留人間,本來我想留她在身邊,要不是經不起翊婷一再要求
,今天也不會找你來這,如今翊婷是個靈魂,不是人了,妳還願意
跟她在一起嗎?」
我聽了之後,直接往前抱住了翊婷,一直說,我一生一世都不會離
開妳,於是我收起了項鍊,伯母那時跟我交代,每天深夜都必需帶
這條鍊子到極陰之地,最好是墓地,那裡陰氣最旺盛,到那,才可
以讓翊婷鬼魂吸收陰氣,不然時間一久,陰氣衰弱,重則魂魄
將會永遠消失,這點一定要切記。
那天之後,晚上都會帶翊婷到她自已幕碑前,吸收陰氣,到凌晨兩
三點才回大廈,兩人在那談談天,有一天,翊婷自已提到我們兩人
之間最不想提起的那件事,怕掀開了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或許也
是我們兩之間一個默契。
那晚發生的事情,雖然我也很好奇,不過事情都過去了,翊婷也回
到我身邊翊婷,既然翊婷不想提,我也不會主動去問,畢竟,誰也
不想回憶自已死亡時的事情。
那時,我不解的雙眼凝望翊婷,覺的翊婷為何會突然提出這件事情
呢?
翊婷看著我,緩緩的談到那晚的事情。
 *  *  *  *  *  *  *  *  *  * 
那天晚上,你下了樓,我一人獨自望大廈底下一覽無遺夜景,看那
形形色色的人群來來往往,不久,也看到你出了大廈門口後,我的
眼光也跟隨你的背影到了對面的小李滷味,想信你到那,會買我最
愛吃的鴨舌頭,而我則在頂樓等候你的歸來。
忽然刮起了一陣強風,那道強風不知為何,感覺那麼寒冷,全身不
自主顫抖了一下,心想這道不知那吹來的風還真冷啊

「嗚…」哭泣聲,奇怪,剛剛家豪下去時,明明只剩下我一人留在
這,何時,又有人上來這,為何我都沒查覺到呢?
我轉過頭去,看到一個身穿紅色連身裙,長髮披肩,四隻修長,身
材絞好一位少女,頭低低,烏溜溜長髮蓋住整個面,坐在樓頂邊緣
,一不小心可能就會摔了下去。
我生怕那少女心中有不解之事,要是心頭事無法可解,尋短,鬧出
了人命,那就不好了,誰知道,鬧出來的卻是我這條命。
我走近了那少女身邊,坐了下來,拍拍那少女肩膀,說道:「有什
麼事,說出來,心裡會比較輕鬆,不要悶在心理,把自已給悶壞了
。」
那少女依然獨自坐在那邊哭泣,邊喃喃自語說:「為什麼不要跟我
在一起,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你說過永遠都不會離開我的,會跟
我永遠在一起,你說過的,嗚…,現在我一個人好孤單、好寂寞,
你要來陪我嗎?」
當她恨恨說出最後一句:「你要來陪我嗎?」,頭也慢慢抬了起來
,啊呀!她……她的臉,血肉模糊,都擠成一團,無一吋是完好,
唯一認的出來,就是剩下那五官之中的眼睛,卻剩下兩個又黑又深
的眼窩,那時,不知是著了魔,還是什麼樣,內心嚇的要死,避都
來不及了,但是手腳卻不聽指喚,一步一步,卻跟隨那可怕少女腳
步,一起走向頂樓邊緣,最後那少女憑空漂浮在半空中,兩眼黑呼
呼看著我,看著我樓頂墬了下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一 章 竹林
當我墬樓身亡之後,身上載這一條項鍊,也散發出一道道金色光芒形
成的符文,將我魂魄層層照耀住,將魂魄強行鎖進到項鍊上懸掛的小
盒子內,後來,這條項鍊隨屍體,經由警方轉交給我父母,等警察走
後,我父母匆忙帶這一條項鍊,連忙開著汽車,由市區內一路開往山
上,不知經過多久,本來四周還有明亮路燈照耀,轉往道路旁一條小
路之後,周遭瞬時漆黑了起來,僅有照明工具,剩下車前兩盞車燈
車子到了一處茂盛的竹林,翠綠竹林內有一棟老舊小木屋,前面有
一塊空曠土地,那邊足夠停三、四部汽車大小,車子就停在那棟小
木屋前,一處樹木枝葉覆蓋下的陰涼處,我的雙親一起下了車,車
燈依舊開著,燈光直直照在木門上,原本一片靜寂的山野,,突然
刮起一陣狂列的晚風,呼呼的吹起,似乎對我們拜訪,不太歡迎,
此時塵沙四起,塵土飛揚,地上樹葉也隨風飄舞,來襲的風沙實在
太大,我的父母親連忙舉起雙臂護住眼,鼻,口避免風沙吹進不該
進的地方。
呼‥呼‥,山風吹動的聲音,隨時間慢慢的經過,風聲也漸漸變小
,終於風逐漸平息了下來,他們兩人將兩隻手動啊動,將殘留在衣
服上泥沙,一一抖了下來,同時也走近了屋前,兩人互望了一下,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心想十年沒來,這棟木屋為何變的如此破爛,
好像都沒整修過,他究竟發生什麼事,小心翼翼推開了木門,生怕
這破舊的木門一不小心可能整塊都會跌落了下來。
 *  *  *  *  *  *  *  *  *  * 
進到這間破破爛爛的木製房屋內,眼前出現一老一少,那位老人躺
在床上,眼神呈現癡呆的模樣,靜靜地動也不動,另外那位少年外
表看起來眉清目秀,不過此時的他,卻目露兇光,恨恨怒視的看著
我們,就像看到仇人一般。
「你們還來幹嗎?難道我恩師被你們害的還不夠嗎?」那位少年看
到他們進來,衝到他們面前,用力將他們推了開來,怒聲喝道
那時我看到他那粗暴舉動,讓我真想一巴掌打過去,’讓他清醒一
下,不過他說的那句話,又讓我頭上那把怒火,頓時澆了把水,給
用熄了。

那少年咬牙切齒,忿怒不平,氣鼓鼓說道:「當初我師父為了替你
們愛女解除厄運,如今遭受天遣,成了一個空有肉體,魂魄四散的
軀殼。」
我父親露出訝異的表情問道:「這位小兄弟,究竟發生什麼事?為
何這位師父會變成這樣呢?」
那少年紅著眼睛說道:「還不都是你們害的,當初若不是你們,我
師父就不會變成這付模樣。」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還勞煩這位小兄弟說明一下。」父親望向躺
在床上的老人,腦海中的問號一個個冒了出來,奇怪為何好友今日
會變成這付痴呆的德行,跟以往那風流倜儻的模樣,差之甚多,並
且從前來這邊問事情的人潮亦相當多,今日又為何會變的如此孤寂
?這幾年來,他身上又發生了什麼事?父親又將頭轉向那位小兄弟
,看來這一切的疑問都,都只能僅僅靠這位小兄弟來解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quote=lorder123]你看完惡靈鬼錄是只有第一部還是含第二部呢??[/quote]

第二部..是不是還沒寫完呀@@"...打算等寫完一次看....(嘻~本人比較急..

不過第一部真的好好看><......驚悚呀@@~

也蠻不可思議的@@...加油唷^^~*
 
我不想忘記你.....

www.wretch.cc/blog/l770408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阿..我還有一部目前在參賽大約二月底會完結篇....有空歡迎來看一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嘻嘻...第二部我看到最新囉...都是很耐人尋味呢!!

加油~相信大家都會喜歡你的作品的^^~

*本來以為第一部跟第二部沒有關聯...因為你說了"是看了第一部還是第二部"..

 就去看了第二部...沒想到是有關聯的...慚愧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哈哈....我是指我的參賽作品..惡靈檔案...小弟對這部比較沒信心...有興趣可以去看一下..風格又會有所不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二 章 十年前
十年前,你帶著你女兒生辰八字,請我師父幫忙排其一生命盤,排
出來後,我師父連連搖頭嘖嘖稱奇,怪哉,為何會這樣子?急忙重
排數次命盤,排了數次之後,結果還是都一樣,師父表請相當凝重
,嗯了一聲,似乎有所不解,舉起了右手掐指一算,面上疑惑表情
又更加深了一層。
父親看法師表情如此沉重,試探性的問一下:「不知大師有何不妥
之處,還望明說。」
「奇也,一輩子幫人算命,排過不少的命盤,也未曾見過這種命盤
,並且這劫難只聞以前前輩口耳相傳,沒想到,竟然真有這種劫難
,不過為何會這樣呢?」法師面色沉重的說,這是我跟了師父十多
年,第一次看到他面色如此難看,看來此劫定非比尋可。
父親看了大師面色,內心也深感不安,連大師那麼利害的法師,不
知看過多少人的命盤,怎麼樣的命盤,他沒看過,如今大師這樣反
應,看來這劫難逃啊,父親繼續問道:「大師,請明示。」
法師望了父親一眼,嘆了口氣,又繼續說:「你女兒十九歲之前,
運途風平浪靜,無災無難,萬事平順,不過到了十九歲當年,將有
二大劫難,劫數難逃,也就是說,先遇死劫,再犯魂刑,連兩難啊
。」
母親聽了之後,內心深感奇怪,何謂魂劫呢?不過聽這名稱,就知
道這一定不是件好事,心急如焚,面呈憂愁開口問道:「大師,死
劫,我懂,但是,何謂魂刑呢?卻從未聽過,還請麻煩大師解釋一
番。」
法師面色沉重,頭微抬,目置遠方,似乎深思在遙遠的回憶中,沒
多久,回了神過來,緩緩說道:「很久很久沒聽到魂刑一詞,好久
了,魂刑這句話也是聽前人耳聞,還未曾親自目睹這種命盤,魂刑
的傳聞,是說人死之後,其魂魄將會被困鎖住,等候它的,將是無
止盡的受苦受難,直至魂飛魄散,將永無機會進入輪迴之道,日後
將無法重返人世,謂之魂刑,至於怎樣的原因,才會造成魂刑,古
書之上並無記載,所以目前無法可考。」
妳們夫妻倆人聽了之後,感到十分震驚,於是苦苦哀求師父,看在
咱們世交份上,一定要幫我的女兒解除這災難。
我師父嘆了一口氣,面有難色,苦苦的說道:「方法不是沒有,不
過天命難違,死路難逃,不過倒是有一個方法可以試試,可以賞試
看看,或許可以救其魂魄免於受難。」
師父望了一下小女孩身上項鍊,說道:「我將施一個術法,於鍊子
之上的盒子內,就算過世之後,其魂魄將會自動鎖入項鍊之內,到
時,就算有人想傷害她,也難,順利的話,或許還有機會逃過魂刑
。」
師法取了項鍊,放置手掌心上,一口咬破手指,在鍊子上劃了道紅
紅血符,看起來似乎是很輕鬆的一個動作,實際上,對法師來說卻
是大大消耗元氣,要在同一時間內,要連續施展三個術法,又要將
其統合起來,術法之上,乃是算相當高難度等級,非一般法師可以
隨意施展的高等級技巧。
這三個術法分別為鎖魂咒、本命咒及不動法界,第一個術法叫鎖魂
咒,一般來說對付惡靈,才會施展這術法對付,將其鎖入一個物件
之中,如碗內,將其深鎖在內,讓其無法再次出來作惡,這次卻施
展在這條項鍊上懸掛小盒子之上。
本來是一個簡單術法,不過這術法又另外加一個叫本命咒,當此物
擁有者喪命之後,將會開啟其它術法,環環相扣,也就是說當擁有
者,死後,將啟動本命咒,再經由本命咒,開啟鎖魂咒,將死者魂
魄收到小盒子內,其中本命咒,這術法為一奧妙術法,本身並無任
何威力,一旦結合其他術法,產生威力及效果,往往出乎意料之外
,讓人防不勝防。
最後再開啟不動法界,施法在小盒子四周,將可以避開其它惡鬼及
術法侵襲,這術法須由極高修為的修道者,不管是身、心任一方面
,方能施展這術法,這術法除非經由施術者本人親自解開,不然就
得經由密宗流傳已久的法器,才能解除這咒印。
當時誰也想不到,那位法師好心施法幫助翊婷魂魄,免於受難的一
番好意,日後卻埋下導致翊婷父母面臨更大危機的導火線,不過這
些又是後話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三 章 十年後
十年之後的今日,妳們又來了,如今可知道妳們是如何不受歡迎,
當初我師父施法在項鍊上,助你女兒逃過該受的魂刑,有違天理,
怕遭受天譴,自那天起,足不再出大門一步,希望借由屋內滿天神
佛的法力,來避開此劫,從此靜待在屋內,不再對外辦法事,苦修
道法,希望也能找出方法來避開此劫難。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前幾天,我師父一直心神不寧,於是連忙掐
指測算,不管如何測算,都算不出所以然來,迫不得已,於是只好
破戒,一到屋外,天空頓時風雲變色,原本晴朗天氣,瞬時被層層
烏雲遮蓋,強風也隨之狂飆,雷電閃動,似乎告戒師父不可以任意
輕舉妄動。

師父卻不為所動,拿起隨身攜帶的羅盤後,用力咬破右手食指,隨
後用那流出鮮血的指頭劃了道某人的本命咒,那流下來的血液並沒
有滴落在地上,而是滴在羅盤上空二公分處凝固住,閃耀暗紅色血
光,乍看之下,感覺相當詭異,隨著暗紅色血光慢慢溶入羅盤之內
,兩者逐漸合一,本來外表漆黑平常的羅盤,外觀多一層暗紅色光
芒籠照,之前本來平靜不已的羅盤,忽然指針指向北方,不斷急速
晃動,讓人感覺好像快由羅盤內蹦了出來。
師父看了看北方,深思了一下,又拿起右手食指放進口中再次使勁
一咬,然後疾伸指在空中迅速畫了一道「追魂符」,劃完之後,隨
及大喊一聲「千里追魂」,一道血符破空疾風般向北方疾疾飛去,
之後,又將右手傷指,移至眼前,喝道「血指開光,目行千里,啊
…,去」,去字一聲完,同時傷指也由眼前移去,目光隨血符飛行
,眼前四周景色急速飛逝而過,直飛至一棟大廈頂樓前,停了下來
,才剛看到翊婷跟一個陰沉沉少女待在一起,還未看清楚情形,頓
時血符四散,頓時化為烏有。
師父的目光也回復至眼前景色,臉色也變成慘白無比,汗衫不知何
時也變的如此濕透,一顆顆呈圓滴形的汗水,自兩旁臉頰落了下來
,跟隨師父那麼久,第一次看到師父這樣精神未定,看來這次事件
相當不簡單。
師父顯的有點呆掉,望著手中羅盤,口中不斷喃喃自語說:「奇怪
,為何會這樣,看似平白無奇的大廈,為何會內含眾多兇猛的惡鬼
,翊婷又為何會在那麼危險的地方,血符為何到那之後,憑空失效
,納悶啊!」
沉靜了一會兒,忽然師父大叫一聲「不妙」,連忙將右手並食中二
指,用力一咬,隨後用那流著紅色鮮血的二指在空中畫了一道紅紅
的「鎖魂符」,劃好的符印,也隨之墮落在羅盤之中,瞬時,羅盤
紅光四起,紅光四射,紅光頓時照亮了四周八方,此時,轟、轟、
轟,數聲,旱雷也隨之怒響,似乎對師父干擾天運感到不滿,同時
師父口中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魂,鎖!」,施展鎖
魂咒。
同時,轟啊一聲巨響,天空閃起了一道怒雷自天而降,不偏不移,
打中了師父,我嚇了一跳,奔跑到師父身旁,察看了一下,發現奇
蹟似,師父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唯有衣裳被雷劈焦的痕跡,不過
人卻像失去靈魂的軀體一般,動也不動,難道,這就是天譴,「小
雲、小雲」,嗯,這聲音好熟悉,好像是師父的聲音,不過這聲音
又有點過於陰沉,並且師父現在正躺在我身上,像睡了一樣,嘴角
連動也沒動,不可能開口叫我啊!連忙環顧週遭,連沒半個人影,
到底誰在叫我,難道我聽錯了。
「小雲啊,小雲,為師才剛離開沒多久,你就忘了為師的聲音,未
免太過於薄情。」
「啊,師父沒有啊,弟子不敢,但是我看不到師父你啊,不知師父
你…你在那裡!」
「為師就在你身邊,不過現在變成遊靈,所以你現在看不到我,唉
,為師從小養你,最大願望就是看你長大成人,教育你,不過現在
看來無望實現了,現在為師有一件重要事情要交代給你,要仔細聽
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14 18:21 , Processed in 0.027063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