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lorder123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五章 結界

那天到你們大廈樓下,感覺沒怎麼異樣,看到大門關閉,剛要按門鈴
,叫你們開門,剛好有人也要進去,我就跟她身後一起進去,進去之
後,一股強烈陰氣自面撲來,立刻感到整個人都頭暈目眩,我連忙結
起不動法印,避免陰氣侵入我體內,我結起法印後,身體狀況也逐漸
好轉,不幸發現我的法力也逐漸流失中,不動法印無法維持太久,趁
法印還在,趕緊離去,若晚一點離去,後果難料,也為了避免鬼怪來
襲,我只好先行離去,回到住處,再行打算。

「不會吧,我們在那住了快三個月都沒事。」

「因為有人在那下了結界,那個結界對一般人來說,不會有絲毫影響,
對我們這種修道人,對我們的法力影響嚴重。」

「不會吧,那我們住那不就很危險。」我說。
「對啊,等下順便到台北找房東要回租金,趕快搬家。」國雄說。
「嗯~,看你們三人面色,印堂發黑,大難臨頭,不過還沒那麼快,
若是你們現在一搬家,驚動那大廈鬼怪,到時你怎麼死都不知道,
一動不如一靜。」

「不會吧,搬也不是,不搬也不是,難不成要我們在那等死。」

「哎啊,解鈴還需繫鈴人啊。」

「解鈴還需繫鈴人啊」我們三人異口同聲說,我們三人瞬間眼前出現
了三條線。

「現在什麼時候還打啞謎,有話直說。」我說。

「凡事必有因,你們那棟大廈被人下符咒,形成一道結界,所有在那
大廈死去都成為地縛靈,無法離去,慢慢整棟大廈,將變成一巨大陰
地,至於為何要那樣做,及會造成怎樣影響?我目前無法預估。」

「不過現在唯一能做,就是去查,查看看這棟大樓由那家建商所建,
相關人員是否還健在,興建期間是否有不尋常事情發生,及問問那邊
的住戶,這棟大廈建好後,他們搬進去,是否有耳聞或遇到過怪事,
至於你們房東會將那房子便宜租給你們,想必也知道一些事情,當然
他也是我們必問對象之一,這些對我們來說日後將成為重要線索。」

「大頭那你也要來幫幫忙嗎?」

「朋友有難,我啟會不顧道義,不過這件事情疑點重重,我還需上山
請教一下我師父。」

「對了,那我朋友家豪,有辦法救他嗎?」

「你們找一天晚上,調查他的行蹤,看他去那,做那些事一一記錄下
來,小心不要驚動到他,我這有幾張符,這幾張較隱身咒,貼在身上
,可以讓一般鬼怪,看不到你們,也聞不到你們身上人氣,另外這幾
張叫天眼符,可以開啟你們天眼,到時你們就能見到一些另一個世界
鬼怪,最後這幾張為聖光符,可以發出神聖光芒,將來襲鬼怪一一擊
退。」

「啊,那幾張符要如何用。」

「嗯~很簡單,隱身咒沾上你們口水,貼在你們胸前,到時術法會自
動施展,天眼符則需用火燒後,再成為灰燼前,自眼前一揮,便成,
至於聖光符,則需置於掌心,面對鬼怪,向其一擊,聖光符感應到眼
前,有鬼怪出現,便會自動出現神聖光芒,到時沒有一個鬼怪敢隨便
接近你們。」

「不過由於你們大廈被施於結界,一張隱身咒大約只能撐半個小時,
所以法力消失前,就必須更換一張。」

「什麼,那我要如何知道隱身咒時間到了沒。」

「當施展隱身咒時,隱身符中央會發出一道微微藍光,不過要先開天
眼,才能看的見,當藍光逐漸消退,形成若隱若現光芒,表示隱身咒
將失效,那時就要趕快換一張。」

「等等我還有疑問,為何你施展不動法印,一下子,法力就洩光,施
展隱身咒,就能維持那麼久時間。」

「因為這些符紙由我師父用特硃術法加持過,符紙上法力將不會受到
影響,所以這幾張符紙特別珍貴,要珍惜一點。」

 *  *  *  *  *下期預告  *  *  *  *  *
下午,我們三人決定先到台北會會房東,聽聽房東說法,下一期,房
東將會說出他的遭遇,他為何會將房子租給別人,無意還是別有意圖
呢?

~~~ 請看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六 章 房東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第六章 房東

那一天下午,天氣比早上更加悶熱許多,我們三人揮汗如流,想想反
正都來到台中,不如再坐二小時自強號到台北去找房東,看看房東的
說法,也可以順便吹吹火車上的冷氣清涼一下。

到了台北,房東聽到我們的來意,面上露出些許的驚呀表情,一下子
,又回復平靜的情緒,道:「既然你們都知道了,我也沒什好隱滿,
我會將我所知道事情一一告之。」

五年前大廈新建落成,這棟大廈可算是高級住宅區,但是不知怎麼因
素,價位卻比一般大樓便宜二到三成,所以大廈在當地造成一陣熱烈
大搶購,沒多久,就全部銷購一空,可說當時最暢銷大廈,那棟大廈
建材及屋內裝潢、格局都相當好,讓人無可挑剔,至於價錢為何會壓
到那麼低,至今還是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那段時間,剛好我做生意也賺不少錢,又正逢新婚,一口氣就買了三
間房子,一間自已住,二間租給別人,等搬進去之後,一如往常,工
作常常忙到半夜,工作做完,才回家。

回到家中,家中一如往常般平靜,走到臥房內,嗯,奇怪,為何浴室
的電燈沒有關?按照平時來說,小芸這段時間應該躺在床上熟睡了,
為何浴室內燈沒關呢?

開啟了臥房內大燈,發現小芸並不在床上,小芸會在那呢?心中升起
了一股莫明的不安感,暗暗自內心深處,逐漸升起,轉身大步走近浴
室,舉起右手伸向浴室門口手把,身體不自主顫抖了起來,打開浴室
門,看到小芸全身赤裸躺在浴缸旁邊,下體鮮血不斷流出,心急如焚
的我,連忙順手拿起浴袍,抱起小芸,到地下室,開車奔向醫院。

到醫院,小芸被送往手術室,經過緊急急救,母體得救了,肚子內小
孩卻失去了。

流產之後,她精神就開始有點不穩定,半夜時候,常會看到她一人喃
喃自語,那時我還以為她太思唸她的骨肉,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晚上可能是在夢遊,也不引以為意,畢竟他白天看起來還滿正常,
跟平常沒兩樣。

直到有一天,那天剛好是我們結婚敬念日,為了給她驚喜,特地早一
點回來,記的那天下午,回到家門口,怕吵醒她睡午覺,我小心翼翼
拿起鑰匙,放進鑰匙口中,輕輕嘎啦一聲,打開了門,我放輕腳步,
一步步由客廳慢慢走到臥房,走到臥房前,當我伸手按到門把,準備
靜悄悄打開門時,聽見房內有人說話聲音,內心升起一股好奇念頭,
平常這段時間小芸不都在午休嗎?今天下午到底有何貴客,還是小芸
做出了對不起我的事情來呢?需要待在臥房內呢?我停止打開門的動
作,將頭慢慢趴向房門,生怕一不小心,製作出聲音來,打草驚蛇。

耳朵貼緊門邊,偷偷聽到我老婆小芸開心溫柔說:「寶寶要乖乖的,
不要跑來跑去,會很危險喔。」

那時,我心中暗暗思量:「好久了,沒看到小芸那麼開心?不過今天
那來的寶寶,難道是鄰居寄放在我家的小孩嗎?」

正當我內心暗暗自喜的時候,小芸又繼續道:「寶寶什麼時候你才要
跟爸爸相認呢?爸爸要是知道你還在這陪我們,一定也會很高興。」

聽到小芸那樣說時,我內心又充滿許多疑惑,於是我將右眼靠近鑰匙
洞口,看見小芸開心像小孩子一般一人跑來跑去,像是追人一般,問
題是房內根本只有她一人,看她一人走來走去,又低頭像跟小孩子說
話,整個氣氛詭異了起來,我越想越不對勁,用力踹開了房門,一腳
大步踏了進來,隨即轉頭查看四方。

小芸似乎被我粗魯的舉動嚇到,沒多久,她連忙跑到茶几旁,雙膝微
微一彎,蹲了下來,雙手一抱,似乎像抱一個小孩,保護他一般,小
芸說:「寶寶不要怕喔,他是你爸爸,叫爸爸喔」,一邊說,一隻手
做出撫摸的樣子。

我見到小芸這樣,內心感到十分悲痛,為何小雲會變成這樣呢?難道
之前白天正常模樣是偽裝的嗎?一步當兩步走,當走近小芸身前時,
小芸突然大喊一聲:「寶寶不要走啊……」,突然一陣陰風自我身前,
穿透而過,整個人顫抖了起來。

等我回過神來時,看到小芸正往外跑去,內心不知為何升起一股寒意
,一股極度不詳感覺,圍繞心房,揮之不去。

我連忙跟去,生怕她出了意外,當我跟他後頭追去時,眼見她忽然身
形矮了下去,往前一看,自樓梯口跌落下去,樓梯到處都殘留鮮血,
我趕緊連跑帶跳下樓去,緊緊抱了住她。

她慢慢睜開了雙眼道:「寶寶之前都孤單一人徘徊在家門口,好孤獨
,我死了之後就可以去陪寶寶,他將不再一個人,有我陪在他身旁,
,剩你孤單一人,你不要為我傷心難過,我死後,還有寶寶陪我,而
你要堅強活下去,為了我跟寶寶,你看寶寶在前方笑的好開心,對我
揮手……。」
 *  *  *  *  *下期預告  *  *  *  *  *
每當夜裡,都夢到我老婆小芸跟小孩跟我求救,到底我們房東夢到怎
麼夢,這些夢境對他又有何影響?欲知詳情
~~~ 請看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七 章 神秘黑衣人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第七章 神秘黑衣人

每當一人回到這沉靜房子,傷心回憶不覺之中,洶湧而出,一段段重
新播映,尤其到了夢中,夜夜都會一直夢到我妻兒,他們兩身上傷痕
累累,衣服被撕裂裂成破破爛爛,流淚水,哀怨哭喊,聽到我老婆小
芸悽涼聲音說:「公,我們這邊好冷唷,到了這跟剩下我跟寶寶婦孺
孤單兩人,沒人依靠,無人照顧,一直被其他惡靈欺負,你要想辦法
救救我跟寶寶,我被欺負沒有關係,但是我好痛心,無力去保護寶寶
,我內心好難過好心疼啊,公,幫幫我啊,救我們離開這裡。」

寶寶說:「爸爸,我沒有關係,看到媽媽被人欺負,我年紀太小,力
量不夠,沒法子保護媽媽,爸爸,你要想法子救出媽媽啊。」

我不知所措,慌張的說:「小芸,妳們等等我,我一定會想辦法將你
們救出來的。」

每當由夢中醒過來,都流了滿身冷汗,這個夢太逼真了,我不知道小
芸跟寶寶過怎樣惡劣生活,我要如何才能將他們解救出來呢?我從來
不信鬼神之論,經歷了這一連串打擊,我心動搖了,當初,我能適時
花些心思去關懷小芸,或早一點去發現這些徵兆,這一些或許就不會
發生。

我也曾去求助過心理醫生,都沒有效果,最後沒法子,我開始去一些
鄉間廟宇,求神拜佛,結果每間廟宇都各說各話,問了也是白問。

那一天我如往常般,到別人介照那些很靈驗神明去那問問題,也一如
往常般,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那一晚心灰意冷,不知不覺走進一個
平常都不曾進去過公園內,該說連望都不想,那公園樹木長的非常茂
盛,也因此棵棵都非常雄偉,茂盛花草,樹葉將日光都遮蓋了住,整
個公園白天看起來都陰森森,到了夜晚更不用說,雖然多了幾盞夜燈
,還是遮不去,詭異氣份。

當我警覺來到不曾來過的公園時,我已走到公園深處,眼前有一個身
穿黑色衣物,頭載一頂鴨舌帽,故意讓帽子緊緊往下壓,似乎不想讓
別人看到他的容貌。

神秘黑衣人說:「你不分日夜,不顧風雨,翻天到地找尋靈驗廟宇,
不過為了讓你妻兒解除痛苦是吧。」

我訝異的問:「你為何會知道?」

那神秘黑衣人冷笑道:「我知道不止這些,你妻兒夜夜都托夢給你,
希望你能將他們救離痛苦深淵,你很想幫忙,卻深感無力感,最後救
助你最不相信鬼神之說,到最後還是得不到幫忙。」

我那時感到不可思議,後來我冷靜思考一下,我最近到處求神拜佛,
若有人心在旁邊偷聽我的講話內容,知道這些又有何奇怪呢?那時,
心中一把怒火點燃了起來。

我憤怒大喊:「偷聽別人的隱私有那麼好玩嗎?你到底是誰為何要跟
蹤我,難道這樣你就能得到什麼嗎?」

我一邊罵一編逐漸接近他,他只冷笑了幾聲,當我接近到離他不遠時
,突然全身被電到一般,連忙往後退數步。

*  *  *  *  *下期預告  *  *  *  *  *
神秘黑衣人到底是誰?是想騙財?還是有心相助或相害的人呢?

~~~ 請看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八 章 四句真言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第八章 四句真言

神秘黑衣人冷笑道:「你不覺很奇怪,今晚為何會一人失神般,恍恍
忽忽不知不覺走來到這邊,我又為何會在這等你呢?」

我那時整個人內心都茫茫然然,心神不定,不知如何回覆。

神秘黑衣人續道:「你會來這裡,不是偶然,而是我特意施法引你來
止,這裡被我施法後,形成結界,平常人無法進來這邊,今晚才顯更
加寂靜。」

我內心思道:「施法?結界?這不是電影或漫畫中才有情節嗎?難不
成我在作夢。」

我回過神說道:「我跟你又不認識,你引我來這有何目的。」

神秘黑衣人道:「你不是想幫你妻兒脫離苦海嗎?卻苦無對策,我卻
可以幫你。」

我驚訝的說:「你到底是誰,為何要幫我?」

神秘黑衣人說:「我是誰,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解
救你的妻兒。」

神秘黑衣人沉寂了一下,又繼續說:「大善之家必有餘陰,若非你之
前常做善事,累積些許陰德,也不會有今夜之相聚,今晚來到這,目
的就是要指點你一條明路,牢牢記住這四句真言“離去傷心地,惡夢
不再來,房租有緣人,妻兒苦難消”,切記,切記。」

神秘黑衣人話一說完,突然陰風四起,強勁狂風吹起了地上雜草花葉
,到處狂飆,風沙實在太大了,唯有伸起雙手擋住狂吹風沙,好不容
易微微睜開了雙眼,風沙也停止了,黑暗夜晚,隨陰風離去,剩下幾
盞夜燈照亮公園四處,詭異氣份也消失無影無蹤。

那晚發生的事,就如一般電影情節一樣,讓我覺得有點匪夷所思,似
真似幻,若非親眼所見,真讓人難以置信,那夜發生的事,感覺其中
有點問題存在,就是不知問題在那,經過一夜深思,仍然想不出所以
然來。

隔天一大早,我依循黑衣人的說法,連忙搬家,也將出租昭示趕緊貼
了出去,看能不能早點租出,讓我妻兒早點脫離苦海,,不過說起來
也真奇怪,自從那一天我搬家之後,不再曾做過那些惡夢,自那時後
起,我也等候有緣人來租房子,不過我也沒想到那些有緣人是你們,
更沒想到過,房子出租會害了你們同學,真的很抱歉。

「據你之前所說,不是還有分租兩間房子給別人,那兩間房子住的人
,現在過的怎樣?有些異樣事情曾經發生在他們身上嗎?」我好奇問


「那兩間房子,我分別租給姓游跟周兩戶人家,她們也是我員工,至
於他們情況如何,其實我也並不清楚,那段時間自已也發生那麼多事
情?實在也沒有心思去注意其他人狀況。」房東說。

「那可以麻煩給我那兩位房客的地址嗎?等我們回台南後,想順便去
訪問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些眉目。」我說。

「沒問題,我會先打電話跟游先生跟周小姐打聲招呼,到時候,你們
去找他們時,就比較不會那麼生疏。」,房東先生說完,拿起襯衫前
口袋,取出了一隻筆跟便條紙,寫了他那兩位房客地址。

「等等那我們房租呢?我們住那發生那麼多事,不會還需要繳房租吧
。」國雄說

「房租喔,嗯…,那是小事,我以後不會向你們拿半毛房租,我還會
將之前拿的訂金跟房租全都退給你們,等你們有空將你們帳號跟我說
,我再將錢匯還給你們,不過我希望你們能將這些事都查的水落石出
,順便能不能幫我查看看我妻兒現在過的如何?」房東靦腆說。

*  *  *  *  *下期預告  *  *  *  *  *
晚上拖疲倦身體回到大廈前,正當打開大門時,見到家豪也要出來大
廈之外,我們三人決定跟隨家豪之後,開啟了天眼,不會吧,開啟天
眼竟然看到這些…

~~~ 請看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九 章 天眼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第九章 天眼

那天晚上的自強號,還是很擁擠,並沒有因為我們搭比較晚的列車而
情況改變,雖然車上有冷氣吹,似乎比不上人群體溫,悶熱車廂,讓
人情緒不免浮動起來,車上回台南途中,我們也激烈討論房東那所得
到內容。

「那黑衣人到底是誰,為何會幫房東先生?這是疑點一,他真的是幫
房東嗎?還是另有所圖,這是疑點二,我們搬進去後,房東先生妻兒
真的就能解脫嗎?這是疑點三。」我說。

「對啊,那黑衣人到底是誰,只要查出來,事情大概就明曉七八分。
」文欲說。

「不過那黑衣人似乎也懂些道法,達安,你可能要找些時間,問一下
你那朋友大頭對這件事看法,順便問看看有沒有方法可以知道現在房
東先生妻兒況如何。」國雄說。

「沒問題,不過沒想到房東先生,竟然有過這麼悽慘經歷。」我心有戚
戚焉說。

*  *  *  *  *  *  *  *  *  *  * 

到了大廈門口,時間已經半夜一點鐘了,正當我們拿起鑰匙準備打開
大門時,看見許久不見的家豪精神恍惚搖搖擺擺,自大廈內部走廊慢
慢走向大門口,我們三人見狀,匆匆忙忙躲到離身旁最近一條乳白色
水泥柱旁。

文裕說:「家豪要出來了,要跟去看看嗎?」

國雄說:「廢話,當然要跟,不然下次還要特意等到半夜再跟去啊,
達安快點把那些符拿出來用一用。」

我急促地自包包中拿出大頭之前送給我們一疊符紙,拿起隱身咒沾了
口水,往胸前一貼,又將天眼符拿起打火一燒,往眼前一揮,不揮還
好,一揮下去,哇~,後悔莫及,早知如此就不要開天眼,那些幽靈
模樣跟死前樣子沒兩樣,有聽過死人樣子是好樣的嗎?若死人的樣子
叫好樣,那死樣這句話是如何來的呢?

天眼一開,眼前突然出現一些未曾見過幽魂在大廈四周遊走,大多數
幽魂跟一般人長的沒兩樣,不過皮膚白了點,一看就知道,非人即魂,
死氣沉沉,用來形容,才知道真是恰到好處,有些可能是被撞死,身
上肉被撞的稀爛,有些還四分五裂,東吊一塊,西吊一塊,血肉模糊
,慘不忍睹,或面目全非,被火燒的焦掉‥等等,不管那一型,都有
一種特色,像行屍走肉般,毫無生氣。

文裕拉我跟國雄衣服袖角,輕輕在我們耳邊顫抖說:「有沒有辦法將
天眼再度關掉,不然看了眼前東西,我看將會好幾個晚上都無法入眠
唷。」

國雄小聲說:「不要說那些廢話,奇怪現在大廈門口也有些幽魂來來
去去,可是你那朋友大頭不是說人死後,靈魂都會被困於大廈內,無
法離去,那為何還會有一些靈魂可以自由進出大廈。」

我抓抓頭說:「我也不清楚,難不成是大頭搞錯了嗎?不過那些出去
的幽靈,感覺跟那些大廈旁走來走去,那些幽靈感覺又有些怪異。」

文裕說:「那些離去大廈幽靈,看起來比其他幽靈,似乎凶狠許多,
看那些大廈旁幽魂遇到那些凶惡靈魂,都避的遠遠。」

國雄說:「先不管那麼多,看家豪快走遠啊,先跟過去再說。」




*  *  *  *  *下期預告  *  *  *  *  *
正當我三人跟蹤家豪到一公墓時,看到一個不該還留在這世上的人,
她為何會出現在這?她的出現對家豪又有何影響?欲知結果

~~~ 請看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 章 公墓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quote=lorder123]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第 第八章 四句真言


等等那我們房租,我們住那發生那麼多事,不會還需要繳房租吧
。」國雄說


[FONT=細...[/quote]
有注音文!請改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感謝感謝文改好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 章 公墓
我們三人加快腳步跟隨家豪去,家豪樣子看起似若無神,走起路來卻
相當快,一點也不含糊,沒一下子,就到達距離大廈不遠地方一處墳
場。
這邊公墓雜草繁多,有些墓碑看起來年久失修,旁邊雜草長的跟一般
成人高度差不多,將些許墓碑都蓋了起來,若不注意一點,壓根不會
注意到那些墓碑。
我們三人隨家豪身後來到這公墓,遠遠走近一個墓碑旁,停了下來,
急忙停了腳步,怕太靠近,容易被家豪發現,倉促之間,躲進身旁長
滿一堆雜草巨石後方。
文裕納悶問說:「奇怪家豪半夜不睡來這地方幹嘛?」
國雄將食指放在嘴邊做噓聲狀,意指叫文裕安靜一點,靜靜注意家豪
的舉止。
家豪在墓碑前不知呼喊怎麼,不久之後,家豪身前墓碑慢慢浮現一道
人影,與其說浮現,還不如說是一道若隱若現人形,或是說鬼影,自
墓碑內走了出來,仔細一看那不是翊婷嗎?
奇怪大頭不是說,在大廈內死的人,將形成地縛靈,只能在大樓內徘
迴,無法離去,那翊婷鬼魂為何會出現在那?大廈內為何又有幽靈離
去,家豪房間內又是跟誰說話呢?難道大頭所說的事情不對嗎?
眼前家豪跟翊婷鬼魂就像平常陷入熱戀中情侶沒二樣,親密狀交談,
沒多久,家豪站了起來,牽了翊婷手,帶了翊婷往大廈方向走去。
*  *  *  *  *  *  *  *  *  * 
到了大廈門口,家豪將手伸進褲子內口袋,不久,家豪拿起不知名的
物品,同時翊婷也隨之消失,正當我們也要跟隨家豪進入大廈時,國
雄將我跟文裕後領同時抓住。
國雄說:「再等一下,我們身上隱身咒還沒退,還不能進去大廈」
文裕說:「我們進去大廈,跟隱身咒有什麼關係?」
國雄說:「你忘了隱身咒,會讓那些鬼看不到我們,等會我們進去大
廈,那些鬼魂看到門自已打開,會什麼樣?等到隱身咒效力失效後,
我們一現身,那些鬼魂又會什麼樣?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還是等隱身
咒法力失效後,再回大樓。」
我說:「嗯,國雄說的也有道理,現在隱身咒隱隱約約散發出藍色光
芒,等一下,就失效,現在也沒差那幾分鐘,不用急的進去。」
國雄說:「反正還有點時間,趁這段時間,也可以順便討論一下日後
計畫。」

國雄繼續說:「沒時間了,等你那朋友大頭一個月,要知道再過二週
,就要期中考了,到時就算解救了家豪,期中考成績太差,期末再如
何用功,也難逃被三二局面,還是給被退學。」
我說:「嗯,明天我會打給大頭,看看有沒有其他方法,先幫家豪渡
過難關,再花二週時間準備期中考,剩下二週就準備跟大頭會合。」
國雄說:「跟大頭會合前,還要先拜訪房東先生的另外二位房客,周
小姐及游先生,看她們住在那間房子期間,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
然後就查這棟大廈興建期間有無發生問題,這些都是這兩週內要調查
重點。」
我說:「不對,不對,周小姐跟游先生由我跟文裕負責訪查,上次你
在二樓不是跟一對年輕夫妻聊過天,那對夫妻就由你負責訪問。」
國雄有點納悶的說:「達安,你有沒有搞錯,為什麼我要去調查二樓
那對年輕夫妻。」
我說:「你跟那對年輕夫妻小孩有一面之緣,或許那小孩也有事需要
你幫忙,並且現在得到越多關於這棟大廈的其它消息,對於日後調查
及事情明朗度越有幫助。」
國雄說:「好啦,好啦,你這樣說也是有點道理,這樣一人調查一人
也剛剛好,誰也不偏誰。」
文裕說:「好了啊,不要在聊了,再聊下去,天就亮了,別忘了早上
還要上課。」
*  *  *  *  *下期預告  *  *  *  *  *
隱身咒藍色光芒終於消失,隨隱身咒失效,我們三人也回到大廈內,
到大廈內,等候電梯到來,沒多久,電梯到了一樓,也開門了,這是
什麼一回事,難道當初那些人是否也看到過這些景象,才沒進來,還
是另有別因呢?
~~~ 請看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一 章 算命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一 章 算命
我們三人看看彼此之間身上隱身咒藍色光芒都消失了,舉起了大腿,
跨進了大廈,看到幾個鬼魂,上身赤膊,頭上戴工地安全帽,可能是
建造大廈時,死去的工人,人死去了,成了鬼魂,還是沒忘記生前工
作,死後,還是不斷重覆生前動作,挑土、砌尼、補磚,唯一不同,
那些砂石、泥土、磚塊,卻不存在,剩下那些熟到不能再熟的動作。
我們走到了電梯門口,文裕按了上樓的按鈕,不久電梯到了,門緩緩
開了,瞬時,我們三人都看傻了眼,這電梯要如何搭啊!一眼望去,
電梯內,擠滿了不少鬼魂,卻無一軀體是完整,每個人身體都爛成泥
一般,連在一起,好像同時被炸的稀巴爛樣子,所有驅體都合成一堆
,誰是誰,都難以區分,電梯內鏡子也不斷滴出鮮血,一滴一滴落下
,到了這地步,我們膽子再大也跨不進電梯一步。
自這一次後,我們再也不敢坐電梯,都改走樓梯,上下樓,不過之前
坐電梯時,那些人是否也看到過這些景象,才沒進來,還是另有別因
呢?
*  *  *  *  *  *  *  *  *  * 
隔天下午,約了國雄跟文裕沒課後,到校外一間茶店討論這幾天事情。
我說:「你們沒課了啊。」
國雄說:「對啊,剛下課,我跟文裕剛剛在校門口遇到,就一起過來
,你下午不是滿堂嗎?那麼早就過來,喔‥,翹課喔!」
我說:「下午最後兩堂課,體育老師臨時有事,剛好讓我爽,怎樣羨
慕啊!」
文裕說:「這麼好,我今天七堂課,就快睡了六堂,不過才剛闔上眼
睛,就馬上看到昨晚見到那些斷手斷腳,四肢不全,甚至五官擠成一
塊,那些鬼魂,今天這些課,就在半夢半嚇醒之間度過。」
國雄說:「再過一段時間就會適應啊,等到破了大廈結界,救了那些
關在裡頭冤魂,也可說是大大功德,死後不一定就直接昇天,不會到
地獄,少受些苦難,並且這也等於救我們自已一命,在大學畢業之前
,也多一個不用錢地方,可以住,可省下不少錢,何樂不為,現在想
抽身也來不及不是嗎?」
文裕說:「丟了性命,還有何好為不為,昨晚你們也看見了,那些長
的跟尋常人一樣的鬼魂,讓人看了不寒而慄,其他那些殘體不全的,
更不用說了。」
我說:「事到如今,都牽連進來了,跑也跑不了,不如去面對,想辦
法去解決,還比較實在一點,這一切,得一切,或許就是天意。」
文裕跟國雄兩人訝異的異口同聲說:「天意。」
國雄說:「達安你今天怪怪的唷,你何時變的那麼聽天由命,這不太
像你個性。」
文裕跟的說:「對啊,你今天吃錯藥,還是你跟家豪一樣中邪了。」
我說:「你們先聽我說好不好,不要話聽一半,就開始斷章取義,其
實,這件事情,年代有點久遠,我也記的不是很清楚。」
我繼續說:「記的大約我五、六歲時,那時候我身體很不好,常常住
院掛急診,有天我父親帶我由醫院回家途中,經過一個算命攤,就帶
我過去那坐。」
算命師開口道:「這位先生是想算算流年、事業,還是有疑惑需要解
決?我啊,鐵口直斷,有問必答,算不準不用錢啊。」
父親說:「我只想幫我兒子算一算他的命盤,看看他的命底好不好,
能不能當官不重要,身體健康就好。」
於是我父親就將我八字唸給那算命師聽,算命師聽了之後,又對我看
了幾眼,左手掐指不知在算何,右手不斷寫字在一張白紙上,不過那
些字都歪七扭八,看不出寫什麼東西,過了沒多久,算命師動作停了
下來。
*  *  *  *  *下期預告  *  *  *  *  *
不會吧,這就是我前世,造成我今生,跟另外一個世界結緣,不會吧
,這種緣分我寧願不要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二 章 緣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二 章 緣分
算命師說:「你兒子命格獨特,跟另外一個世界滿有緣分,萬事因緣
而聚,就像你我今天相會也是一種緣份,為何你今天會來到這,找我
算命,就因為我們有緣,不過這種是一面之緣,或數面之緣都是所謂
薄緣,你兒子為何會當你兒子,就因為前生你們倆有深切關係,今生
再續前緣,就是所謂厚緣,深厚的緣分。」

算命師繼續說:「上一世你兒子為一個道士,替人消災解惑,當然也
滅了不少鬼怪,所以也得罪不少惡靈,好不容易等到他過世了,但是
由於你兒子上一世生前做不少善事,再加上修過道,知道死後,將有
不少惡靈會來找他麻煩,死之前,也做好萬全準備,讓那些惡靈無法
為害到他的靈魂,不過靈魂總要輪迴,轉世為人,當他重新轉世為人
後,上一世所施的法就失效了,這些跟隨你兒子來到現世的惡靈,也
隨時間流逝減少不少,剩下那些惡靈,無法違反天命,直接奪取你兒
子性命,卻可以對他惡作劇,所以你兒子才會常常動不動就受傷、生
病,這些都是那些惡靈所為。」

算命師嘆了口氣後,拿起桌上一杯茶水,喝了幾口,又繼續說道:「
不過還好等到你兒子年方十二歲後,上一世修行的法力會逐漸回復至
今生,到時那些惡靈就無法再隨意惡作劇,連一般惡靈都無法接近,
不過滿十八歲後,跟另外一個世界緣份將續前緣…。」
我說:「那時候我年紀還小記的並不清楚,我記的內容大約只有這樣
,其實他後面也說滿多,不過都不太記得。」

文裕說:「我不太懂,什麼叫那個世界,那是什麼意思啊。」

我說:「我父親那時也有問這問題,他說那個世界是指陰間,就是昨
天所見那些幽靈。」

國雄說:「那你覺得準不準啊。」

我說:「其實小時候很多事情,我都記不太起來,我有聽我爸說過,
小時候走路常常會無緣無故跌到,那時候我常抱怨不是,有人推我,
我才會跌到的,大人都不相信我說的話,直到那一天,才洗清我的冤
情。」

文裕說:「那你是說今天我們遇到這件事也是命中注定。」
我說:「嗯,遇到了,唯有面對,才能解決問題,這是那算命師當時
留給我父親得最後一句話。」

國雄說:「對了,你有打電話給大頭了嗎?」

我說:「我來茶店前打給他了,大頭給我一個地址,叫我們晚上,把

家豪帶去那,那位師父會幫家豪看看。」

國雄說:「那你沒有說到房東跟昨天我們遇到事情及疑惑。」

我說:「有啊,大頭叫我們晚上跟蹤由大廈出去的惡靈,看他去那,
照理說,那棟大廈鬼魂出不了大門,他能夠出去,定是設結界的法師
,交代它去辦事。」

文裕說:「惡靈?什麼意思?麻煩解釋一下。」

我說:「意外死亡的人,怨氣會比一般鬼魂還重,再加上被困在大廈
內,將會不斷累積怨氣,怨氣積到一定程度,將會便成惡靈危害人間
。」

國雄說:「那為何家豪能帶翊婷自由進出大廈,不是說進入大廈內的
鬼魂,將無法離去,那翊婷為何可以呢?」

我說:「這我問過大頭了,連他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不過一些疑惑
今晚就能解決,相信只要把家豪帶去那,或許可以知道一些眉目。」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14 18:58 , Processed in 0.03610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