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lorder123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四 章 喚魂
我父母親聽完之後,兩人像似心靈相通的樣子,互相看了一下,內心
又如此沉重,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那少年又怒氣忿忿,心有不平,
繼續說道:「十年前,為何你們要來呢?要不是你們,師父、師父他
就不會遇到這種事情。」
母親用眼角微微瞄看了父親一眼,猶豫了一下,語氣略帶哀傷問候說
:「我知道你師父過世,你很難過,可是,我們也並不知道會這樣子
,我們也為此事感到很遺憾,對了,這位小兄弟,可以想請教一下,
不知道,你師父有沒有交代過如何解除這條項鍊上的不動法界。」
那少年面聞言之後,面部一條條青筋露了出來,情緒相當激動,怒聲
暍道:「我師父如今生死不明,如活死人一般,淒慘萬分,還躺在那
,你們不思悔悟,卻還一心掛念你女兒,視我師父為無物,若非師父
魂魄一再交代,要我幫你們解除這結界,我根本不想幫你們這忙。」
突然那少年望了一下身後,對著空氣,獨自一人喃喃自語,像對人談
話一番,我父母親覺得事有稀竅,不敢隨意打擾那位少年,待在一旁
,靜靜等候,等那位少年說了一會兒,轉過身來,露出極度不情願的
表情,伸出右手說道:「項鍊拿來。」
父親聽了之後,知道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連忙畢恭畢敬將項鍊交給
那位少年,客氣的說:「有勞這位小兄弟。」
不過,那時母親似乎想到一件事情,急忙說道:「等等,記的那時,
師父不是說過,不動法界必須由施術者親自解開,不然就得經由密宗
流傳已久的法器,才能解除這咒印,難不成這位小兄弟身上擁有法器
,可以破解結界。」
那少年接了那條項鍊,頭低下來看了看,又舉起了頭,眼神惡狠狠瞪
了我母親一眼,不滿的說道:「法器,沒有,但是師父本人在那啊。」
母親聽了滿頭霧水,不解的說:「可是師父現在這樣子,要如何施術
來解除結界呢?」
那少年睜大了眼,像要把我的父母親吞食入腹,忿怒的瞪了我母親一
眼,很不高興的說道:「方法不難,你們等會只要待在一旁靜靜觀看
,等會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那少年從褲子內口袋中抽出一張符紙,左手拿起一個巴掌大的草人,
用右手中、食紙挾住那張符紙,貼上那草人身上,口中唸道:「天地
玄黃,鬼神借法,酆都請魂,喚魂,請~。」
不知是否眼花,竟然看到一道青色寒光自窗外射入,注入到那張符紙
上,經由符紙媒介,再傳至草人身上,那少年再回身一轉,左手草人
移至老人身前三吋之處,又大喝一聲:「去」,青光又飛至老人體內
,老人雙眼閃了一下青光,右手符紙也快速貼在老人額前。
那老人全身抖了一下,雙手扶在床沿邊,慢慢自床上起了身來,說道
:「兩位老友,好久不見啊。」
此時此刻,父母親兩人頓時呆掉了,這是什麼一回事,那少年不悅的
表情說道:「剛剛施展是回魂術,將死去的人,魂魄再度招了回原來
屍體,不過時效有限。」
那老人也開了口,用著沙啞的聲音說道:「小雲兒,為師時間不多,
快把項鍊拿給我,還有把為師的毛筆跟硃砂一起拿來。」
一下子,那少年就把東西都用好,感覺那些毛筆跟硃砂似乎早就準備
齊全,等候我們到來。
那少年找齊了毛筆跟硃砂,將手上項鍊一同交給了那老人,老人看了
那項鍊一眼,拿了毛筆沾了硃砂,朝項鍊劃了一道符咒,口中喃喃自
語唸道,那老人唸了一堆,不過我只聽懂最後一字「破」,將我困在
項鍊內的不動結界,對我來說就是眼前萬道光符閃耀著金色光,一道
道光芒結合而成的光牆,如今就像被極高的溫度,慢慢被溶化掉,我
魂魄也因此不再被禁錮住一個小小盒子空間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五章 討論
那天家豪說完他的經歷之後,沒多久就期中考,大家忙著準備考試,
也就沒有那心思再去關心其他的事情,那時心中不管有多少的疑惑,
還是等考完試,再說,那時,盡管我們心中還有些疑惑,也不敢隨便
拿自已學業來開玩笑。
時間匆匆而過,我們在那棟大廈也住了十一周了,距離家豪事件結束
後兩周,我們四人都期中考完後了,照舊大夥聚集在國雄房間內,討
論著四處訪查的結果。
當其他人還未開口前,我搶先在第一個開口,問出憋在心中已久的疑
問。
我搶先發問:「等等,讓我先問一下,國雄,之前不是說這件事情,
不要在房子內討論嗎?不曉的那施展結界的人,有無派遣其它惡鬼躲
在屋內,竊聽這棟大廈所有人談話內容,到時若被發現我們不就死的
很慘。」
國雄抓抓頭,面待羞澀說:「達安,真不好意思,那天發生太多事情
,所以少講一、二件事情,其實那天將你跟家豪帶回家時,那位法師
也送了我們幾張符,讓我們日後方便辦事情,早上我們不是分頭去找
其他住戶,查問一些事情,我有拿幾張符給你們,就跟你們說過,那
張叫偽裝符,可以讓那些鬼魂看到你們時,卻誤認成其他人,可以掩
飾我們真實身分,到時我們跟其他住戶問些事情,身份就不容易暴露
,這張符還滿好用,並且他還給我們另外一種符,必須貼在屋子四周
角落,就會形成一個小小結界,任何鬼怪到裡面,看到跟聽到的一切
都是幻覺,那張符形成的結界,叫幻之法界,所以在這裡面絕對比外
面還安全多了」
我聽了之後,感覺聽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不過事實上,真的是那
樣子嗎?不對,這裡面還遺留一個很大缺點。
我連忙回說:「國雄,不對,不是這樣子,應該說這屋子內結界至少還
可以維持兩周,無法一直使用下去。」
我話一說完,他們三人轉過頭來,每個人表情都帶了一個巨大問號,異
口同聲回了我一句:「啊。」那感覺就像問說,達安你知道自已在說什
麼嗎?
我看了一下家豪,先做了一個道歉的動作說:「家豪,等會我說的話,
可能要請你見諒一下。」然後,我又繼續說:「你們難道忘了,每一週
這棟大廈都會有一個人過世,照翊婷過世的手法來看,該是這棟大廈的
惡鬼搞的,所以再過兩週,就要輪到我們這層樓會有人過世,要是好死
不死,這層樓又換到我們四人其中一人,那惡鬼來到這,那你們覺的會
如何?」
家豪、國雄跟文裕聽了之後,三人面面相覷,本來熱鬧滾滾的局面,頓
時,都冷卻起來,鴉雀無聲的場面,維持了一下子,文裕開口打破了僵
局,說道:「你忘記你朋友大頭說過,短期之內,還不至於有生命危險
,不是嗎?」
國雄將頭湊過來,放在我跟文裕之間,雙手分別搭在我兩肩上說:「哎
呀,你們想太多啊,好幾個禮拜前,我這樣上下樓梯,都沒看到有人在
辦喪事,感覺這棟大樓似乎平靜許多,不過空氣中卻多了份妖異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怪,又說不出所以然來。」
家豪說:「照國雄這樣說法,有點像暴風雨前的寧靜,看來事情不簡單。」
國雄說:「好了,現在先來談談今天的收獲。」
家豪自右手拿的紙袋中取出一疊資料,晃啊晃,得意的笑著說:「今天花
一天時間去圖書館過期期刊找那棟大廈的新聞,沒想到這棟樓新聞還真不
少,還花了我不少影印費,嘿嘿,這一切都很值得,等會讓你們有意想不
到的內容,不過真沒想到這棟大廈歷史竟然如此精彩,當然要當壓軸,最
後說。」
聽了家豪這樣說,為了吊他們胃口,我故意裝神秘西西,壓低聲音說道:
「最近我也發現一些不尋常的事情,自那天…。」。
不過沒想到,這件詭譎的事情對日後事情發展,是那麼重要,更何況,現
今現實生活日子中,又有誰會想到,如今還會存在一隻如此巨大兇狠的鬼
怪,偷偷隱藏在廈內部深處,躲在陰暗的角落,蠢蠢欲動,等候時機的來
臨,將破閘而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六章 水池
自從那一次,法師施展「千里降魂術」在我身上之後,不曉的是術法關係造
成,還是怎麼樣,每當夜晚到來,經過大廈中央水池旁,不時會聽到斷斷續
續悽涼的哀鳴聲,讓聽到的人,有如切膚之痛,一刀一刀,深深刻在身上,
久久難以忘懷,那種感覺似真似假,感覺又那麼飄渺,卻又無法確定那聲音
真的存在,還是我無意間產生的幻聽呢?若是幻聽,又為何每次都恰好在水
池旁才會出現呢?
直至今天早上考完試後,想起還要去拜訪周小姐,拿起房東給我的地址,到
了周小姐那,發現那邊的房間格局恰好跟我們那一模一樣,想了想不會每間
都這樣吧!那位周小姐也滿客氣,人看起來那麼落落大方,笑了起來,是那
麼開朗,感覺又是那麼奇怪,無意間發現,不協調的地方,藏在那眼角,暗
中偷偷隱藏一絲絲悲傷,與她那麼活潑、開朗個性是那麼不搭。
周小姐笑了一笑,先開了口問:「之前聽我老闆說,他的房客有些問題想來
問我,不知道有什麼地方,我可以幫忙的。」
於是我就很直接坦白跟周小姐,說了些來這棟大廈時所遇到的一些事情,也
說明今天我來的目地。
周小姐聽了之後,假裝一派輕鬆,自口袋中取出一個打火機,點了根煙,讓
我覺的她借這一連串動作,故做鎮靜,來掩藏心中不安,難道她身上也發生
過些詭異的事情嗎?
周小姐抽了口煙,想要鎮壓心中不安,拿著煙的那隻手,極微小幅度振動,
若不仔細觀察,還真不容意發現這微小差異,吸了一口煙時間,似乎想強行
鎮壓住她那不穩定的情緒。
周小姐吐了一小口的煙,嘆了一口氣道說道:「原來如此,多虧了你,讓我
心中疑慮一掃而空,這一切的事情,源自於那一天…。」
 *  *  *  *  *  *  *  *  *  *  *  *  *  *  
那一天,大廈新建而成,我的老闆也是我的房東,知道我丈夫剛過世沒多久
,之前為了辦我丈夫的喪事,也花了不少錢,背了不少債務,加上兩個小孩
上幼稚園,也要花錢,那一年,可以說屋露偏逢連夜雨,壞運一直來,我老
闆得知我的窘鏡,無條件將他所購買其中一棟房子,低價租了給我,不只這
樣,連房租都讓都願意無償,讓我欠了快一年,才得以還清,我們老闆在我
們員工心中真是一個大好人,相信他也不願這種事發生。
當我帶我的兩個小孩,跟我婆婆一同搬進這棟大廈,真是欣喜若狂,沒想到
卻是另一個厄運的開始,搬進來的第二年,某一天傍晚,我婆婆帶著兩個小
孩過馬路準備要回家,突然大兒子沒有預警跑向馬路中央,被一輛突如其來
的小貨車撞到,不治死亡,據我婆婆描述,當時大兒子跑向馬路時,口中還
大喊:「危險」,那時,馬路上卻一個人影都沒有,這句話卻不知向誰叫喊
,那輛貨車司機接受警察的檢查,並沒有喝酒,精神狀態也十分良好,開車
時速也符合標準,無任何異常,但是為何還是會來不及煞車,難道那司機沒
看到那小孩子跑出來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七章 八卦消息
據那位司機所言,那時,他並無看見任何一個人,僅僅感到車身震動了一下
,問題在台灣馬路凹凸不平,這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也不引以為意,直至周
遭路人將他攔了下來,才知道事情大條了。
不過我小兒子說法卻又跟其他人說法,大為相異,相差更多,小兒子看到哥
哥衝向前去,將位於馬路中間,一位騎紅色三輪車的一位小弟弟,要去救他
,不過那位騎紅色三輪車的小弟弟,卻沒有其他人看見。
不管日子多麼悲傷,日子還是要過,我一如往常上下班,我婆婆也一如往昔
,帶小孩子上下課,日子也一如往日的過去了,到了我大兒子頭七那天,小
兒子站在窗口,看著窗戶外面,突然拉我的衣服,一直用興奮的語氣叫「媽
快來看、快來看」,我被我兒子拉到窗口,往外一看,嗯,中庭可以看到一
些小孩在那玩耍,一群婦人站在那聊天,沒什麼特別啊。
我輕輕撫摸我小兒子頭說:「小安,什麼了,外頭那有什麼東西,讓你這麼
興奮。」
我兒子指著水池旁一個小角落,語氣急促的說:「媽,你看那,水池那啊,
那啊。」
我順兒子手指的方向,看了水池旁角落,說:「沒什麼啊,小安,那邊沒什
麼東西啊。」
我兒子慌張急忙,拉著我衣角直直喊說:「媽,哥哥站在那啊,哥哥站在那
啊!」
我訝異往水池那仔細的瞧一瞧,水池依舊,沒什麼不同啊,心中想說,大兒
子死於意外,又怎麼會出現在水池旁,依照習俗,死後頂多逗留在大馬路那
,不斷徘徊,不過這幾天也幫他做法事,洗去怨氣,照理說也該回去該去的
地方或回來看看家人,怎樣想,也不該會逗留在水池旁。
想說,小安可能太過於思念哥哥,產生的幻覺,於是,將小安帶離窗戶,自
那一天起,小安總是不時走向窗戶旁,目不轉睛,望向水池觀看,常常怎樣
勸說,都沒有用,看來,小安真的看見他哥哥了,不過他哥哥為何會在水池
旁呢?難道這有什麼含意?
*  *  *  *  *  *  *  *  *  *  *  *  *  * 
國雄插嘴說:「這件事未免太離奇,人在馬路上被撞死,照大頭所說,也該變成
地縛靈,在馬路那徘徊,為何會到大廈內水池啊!」
我繼續又說:「這還不算怪呢?還有更怪的事情。」
國雄、文裕跟家豪三人異口同聲說:「不會吧,還有什麼事,能比這更怪。」
我故意壓低聲音,暗沉沉說道:「據周小姐跟其他鄰居的八卦消息,每一棟每
一樓中央那一間房子,住進去的每一戶人家,從來沒有一個人生還過。」
文裕結結巴巴,訝異問道:「沒有人生還過,那…那些人是什麼死的。」
我雙手一攤,身體往後一躺,躺在國雄床鋪上說道:「這就不清楚唷,聽說那
些消息都被警察給查封住了,對了,家豪,你表哥不是警察嗎?看看能不能幫
忙查到一些蛛絲馬跡。」
家豪回說:「這不成問題,嘿唷,達安,你真是人不可貌像,竟然能問到那麼多
事情,不亞於我手中這袋資料。」
我笑笑說道:「還好,還好,對了,文裕跟國雄,你們問的情況如何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八章 怪事連連
文裕說:「我去拜訪了游先生,他們家到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不過據游先生
所說,這可能跟他們平時有拜拜,身上放些護身符有關,所以那些鬼怪較不敢
找他們麻煩,所以也沒遇到過些奇怪的事情,想說既然沒什麼事,那就算了,
早點離開好了,也可以早點回去休息,正當我準備告辭離去,游太太也剛好回
來,看到我跟我寒喧了一下,得知我的來意。
游太太說:「我們家是沒什麼事發生,可能跟我們家有拜拜,也可能家中有供
奉神明有關,神明有保佑啊,不過其他戶就沒那麼好過,像隔壁劉太太二年前
玩六合彩,玩到拜陰神,發瘋了,現在整天都被關在家裡,自前幾天開始,到
了晚上,就恢復過來,跟正常人沒兩樣,天剛亮時,又回復成瘋子,你說奇不
奇怪。」
游太太又繼續說:「還有C 棟四樓那李太太的公公,前幾年中風,全身動彈不
得,樣樣都要別人幫他侍候,一周前,每到半夜就會自已起來,到處走動,到
了白天,又恢復成中風的樣子,最怪的事情,在D 棟六樓,那蔡小姐,家裡面
收集一大堆可愛造型的布娃娃,讓人愛不擇手,奇怪的事,前天早上,天才剛
亮,居然拿下來全都丟到大廈樓下垃圾箱中,據可靠消息來源,聽蔡小姐說前
幾天晚上,睡到半夜都會被小孩子聲音吵醒,問題他一個人住,家中又沒小孩
,那來小孩子的聲音,醒來之後,聲音又消失了,一連好幾天都這樣,她也分
不清是夢還是現實,於是想到一個方法,在自已臥室裝一個攝影機,晚上錄影
自已晚上睡覺情形,隔天一早,急忙將攝影機內的影帶拿到錄影機,放映,看
到電視內出現房間內布偶在玩耍的情況,於是吃了一驚,一早就將那些玩偶整
理好,趕緊拿到樓下垃圾箱丟掉。」
*  *  *  *  *  *  *  *  *  *  *  *  *  * 
我思考了一下說:「奇怪,這些事情都是自從各樓層不再有人過世後,產生出
來的奇特事件,並且都是最近發生的事情,怪哉,那國雄你呢?」
國雄說:「今天下午,去拜訪二樓那對夫妻,他們聽到我的來意,也很友善的
跟我說了關於這棟大樓一些傳聞,這裡面也包含了達安所說的每層樓的中央第
五間房子,住過的人都無一幸免,連有些不信邪的人,晚上偷跑進去,亦難逃
過一劫,因此這大廈每一棟每一層的第五間房子都被封住,不得讓人進出,住
在這鄰居們,也都討論過,發現一條重點,似乎所有怪事的發生,都源於每一
層第五間房子,有人過世後,那一層樓就不太平靜。」

*  *  *  *  *  *  *  *  *  *  *  *  *  * 
國雄好奇一問:「既然察覺到有問題為何還不想趕快搬離這呢?」
那年輕先生說:「像有些人跟我們一樣,一些親人意外死亡,根據習俗,那些
意外死亡的人,將會在過世的地方不斷徘徊,像我們希望還能見到他們一面,
有些人則是沒有能力搬走,要建商賠錢,又無證據,總不能拿鬼神之說,來當
罪證吧,法官一定不會採信,另外一些有能力搬走的人,聽說後來死的更慘,
死法更怪,沒一個善終。」
國雄心理面想說,大頭說的沒錯,還好那時聽大頭的話,沒搬走,不然現在就
無法站在這了,國雄好奇的問說:「那你們知道他們是如何出事的,能說一下
嗎?」
那位年輕先生愣了一下,說:「其實這也沒怎麼不能說,不過想到那些事件,
心都寒了一半,像這層樓第四間房子的主人,一知道隔壁第五間房子,發生兇
殺命案,一家五口無一倖免,嚇到趕緊連夜搬家,開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時,
遇到剛巧前方有一輛載鋼筋的大貨車,綁鋼筋鐵鍊,不知何故,半途鬆掉,數
根巨大鋼筋,一根根突然去撞擊那輛車子,由於事件發生太突然,車子也來不
及煞車,因此重力加速度,一輛好好車子被撞成稀爛,裡頭的人更不用說,就
像爛泥一般,難分難捨,分不清那塊肉,那滴血,那些碎骨,誰是誰的,你說
這樣慘不慘啊。」
國雄想到那情形,差點把今天吃過的東西嘔吐了出來,說道:「這或許不過是
一個巧合,一個特例,不會那些人搬走都如此巧合吧!」
那位年輕先生說:「所以一開始就說了,那些搬走的人,無一不橫死街頭,你
想想看,每一個離去的人都下場都那麼悽慘,你覺的還會有人敢輕意離去嗎?

突然一股莫名的寒意從身旁唐突的滲透入脊背,全身打了一個冷顫,忽然間四
周溫度驟降下十度,身後感覺有人在監視的感覺,回頭一看,嗯,又無半個人
在身後,那會是錯覺嗎?誰也不知道,此刻,我們四人已經一步步踏進紅色警
界,死亡氣息也慢慢漫沿到我們周邊,隨時也準備將我們一一吞噬下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二十九章 四大禁地
那位年輕的先生看到我露出不尋常的表情,急忙關切,為了避免無謂的困擾,國雄說了謊言,欺瞞了他,那位年輕先生不疑有他,又繼續說了下去。
年輕先生說:「除了這些,這些大廈還有一些禁忌的地方,像是每棟大廈的頂樓,夜晚來臨時,沒有人敢上去,每一棟大廈的頂樓曾經有好幾個人墬樓身亡,傳聞這些人都是自殺的,事實上是否如此,恐怕也沒人知道。」
年青先生拿起了桌上一杯冰開水,喝了幾口,又繼續說:「還有每棟大廈的地下室也一樣,不管白天或黑夜,到了那,總會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待也待不住,可能地下室太過於潮濕、陰森,加上長年不見日光,陰氣才會如此盛,若身體差一點的人到那,輕則引發頭暈、嘔吐,重則昏迷等症狀,聽別人說那是地下室陰氣太過於旺盛,身體差的人,陽氣會過於虛弱,才會被沖到,重點是地下室也電死過不少人,所以也被列為禁區之一。」
國雄的兩隻眼睛睜著大大,露出難以理解表情問道:「什麼被電死?在地下室好好的,為何會無緣無故被電死?」
年輕先生回說:「這我也不清楚,不過據警察官方說法,被電死的,可能不小心碰到電線,或其它東西吧。」
年輕先生說:「再來就是這棟大廈有名的死亡電梯。」
「死亡電梯?這…這又是為何?難不成這電梯也常常死人。」國雄回說,講到這,腦袋中又回想到前幾周,看到電梯內的情形,又打了一個冷顫。
 *  *  *  *  *  *  *  *  *  * 
前幾年,這電梯曾經發生一個離奇慘案,那時間剛好大家都下班放學,一大堆人擠在電梯口等候,電梯一到,大家都爭先恐後,擠進了電梯,每天電梯人都很多,我又懶的跟別人擠,每次都乖乖等下一班電梯,或下一班電梯,頂多等二三班電梯,電梯內的人就變少很多,不會那麼擁擠,那一天,運氣就是那樣的不錯,幸運逃過一劫,那天情形,今日回想起來就像個惡夢一般,看到一群人進去了電梯之後,電梯平穩的到了二樓,卻絲毫沒有停下來跡象,緩慢的一樓樓升了上去,三樓、四樓…,一直到了頂樓都沒有停下來,整個詭異氣息充斥整個大廳。
人潮也逐漸增加,數十雙眼睛看著電梯門上方,一排顯示燈一閃一閃,似乎透露出不尋常訊息,本來人聲鼎沸的大廳,隨電梯步步高昇,也漸漸變的鴉雀無聲,若非這棟大廈出了不少怪事,可能大家還會懷疑是顯示燈號又故障了,若非這電梯跟顯示燈,前幾天才維修過,也不太可能壞的如此快,此時此刻,大家心中寒意一點一滴慢慢竄了出來,隨著時間流逝,莫名的寒意也籠罩大廳四周,整個現場顯的無比孤寂,與平常熱鬧滾滾的景像,差之甚多。
驟然,雷動石火般,急速下降,不斷聽到電梯內轟隆隆的巨響及電梯內人們死亡前一刻,求救的呼喊,聲嘶力竭,卻還是無法得到救援,碰啊,轟隆一聲,整個大廈微之一震,四周又回復安寧,煙不斷自電梯口冒了出來,等到救護車及消防隊到來,打開了電梯口,消防人員連忙下去救援,之後由底下,上來的人員個個面色慘白,口中不斷嘔吐,據那些消防人員所說,那些電梯內的人,全都被擠壓成不成人樣,骨頭都成了粉狀,肉都成碎肉,整個電梯,看起來就像個小血池一般,分不清誰是誰,到現在都沒有人能想的出來,這樣驚人下墜的速度,如何形成,至今還是個謎,所以這棟大廈居民,現在都沒人敢坐電梯上下樓。
 *  *  *  *  *  *  *  *  *  * 
年輕先生又繼續說:「最後一個地方是水池,那個地方,水很淺,照理說不會淹死人才對,實際上卻淹死不少人,每個人都溺斃而亡,連警方也感到很不可思議,為何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年輕太太突然開口冒出一句話:「這謠言是真的,這棟大樓已經遭受到惡毒的詛咒,沒有人可以安然活的離開這裡,就算搬離這裡,亦難逃詛咒降臨的厄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 章 詛咒
國雄好奇問道:「詛咒?這是什麼一回事?」
年輕的妻子說:「當初建造這棟大廈的工程師及那些工人,在這棟大廈完工之後
,當天晚上,全都發生意外身亡,從那時候開始,這棟大廈流傳一個傳說,聽說
這棟大廈藏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為了防止秘密洩漏出去,這棟大廈在建造期
間就被下了詛咒,工程完成之時,也就是詛咒啟動之時,那些參與建造工程的人,
就是第一批應咒之人。」
年輕的妻子又說:「這些都是過去的資料,懷疑這棟大廈有問題的住戶,暗中成立
的調查隊,暗中調查這些事件,不過這些人都在那天電梯事故,全部身亡。」
嗯,不對啊,有查出資料,人死之後,那些資料應該還有保存啊,不可能這樣憑
空消失,假如我們能找到那些資料,或許所有事情就能真相大白,我們也就不用這樣
到處奔波。
「不知道那些資料還有留著嗎?」
「資料,這我就不清楚了,隨著那些調查人員死亡,那些資料也沒人知道放在那。」
拜訪完年輕先生跟太太後,夜也降臨了,黑暗充斥四方,走廊的燈,不知是壞了,
還是怎樣,忽亮忽暗,替周遭更添加些許鬼魅氣氛,那時,不知怎麼了,一顆心懸掛
在那,忐忑不安,自從待在那年輕夫妻房子裡頭,總是覺的背後有人在監視,走到外
頭了,還是一樣,回頭一看,長長走廊,一個人影都沒有,難道我太神經質了嗎?
還是有鬼怪暗中跟蹤我呢?哎呀,可惡,身上沒帶天眼符,沒辦法開天眼,不然一切
就明瞭了,算了,不要管那麼多,還是走快一點,快點離開這鬼地方,走到這層樓
第五間房門口前時,突然聽到一聲狗兒的慘叫聲,聽了汗毛都豎了起來,算了,
算了,還是早點回去吧。
 *  *  *  *  *  *  *  *  *  * 
沒想到經過一番的訪查,察覺到這棟大廈的怪事,還真是不少,不過要是早點知
道這樓頂是大廈禁區之一,或許家豪的女友就不會喪命了,現在至少也知道為何這
棟大廈的居民,為何會視電梯為不祥之物,避之有所不及了,難怪之前每次坐電梯
,都會被別人用異樣眼光看待,心中部份疑惑,得到了解答,卻也增加了不少疑問。
我的腦海還在不斷思考所得到的資訊之後,「喂」一大聲,將我由迷思之中,強
行拉了出來,我嚇了一跳,用手拍拍自已胸口,壓壓驚,國雄似乎對剛剛的傑作
很滿意,笑笑的說:「你剛剛在想些什麼,魂不守舍的樣子。」
「沒事,不過在想你剛剛說的那些事情,在我的腦海中做整理,不過剛剛被你那麼一嚇
,整個都被你那一聲喂給砸亂了。」我不悅的對國雄說,不過眼角卻瞄向家豪手
中的資料袋,到底家豪查到什麼資料,要裝的那麼神秘。
「大家都提供不少消息唷,家豪換你了,要是你得到的資料不夠精彩,嘿嘿,那
今晚的宵夜就看你唷,可不要讓我們大家失望。」文裕對著家豪奸笑說,好像今
晚的宵夜有著落了。
那天晚上不只是文裕,連國雄跟我都覺的我們都已經將大廈內所發生的怪事都講
的差不多了,難道家豪,他有查到更詭異的資料,去學校圖書館期刊室,難不成
還能找到比我們三人所說的怪事更加精采嗎?不過看到家豪那胸有成竹的樣子,
看來他收集的資料,一定又有些驚人之舉。
「那又有什麼問題,不過今晚你們沒有機會吃到我請的宵夜啊。」家豪一邊笑嘻
嘻的說,一邊著拿手中的資料袋晃啊晃,晃了一下,將資料袋中拿出了幾份影印
的剪報。
剪報上聳動標題寫的「太 x、皇X及尊x三大建設公司搶標一塊空地」、「皇X建
設又再度以極微差距奪標」、「太X建設董事長XXX離奇死亡」、「皇X建設傳奇
故事」、「特派記者李如風,調查皇X建設期間,不幸暴斃而亡」、「調查皇X
建設之記者,無一幸免‥。」
皇X建設、皇X建設,好熟悉的名字,這‥不就是這棟大廈的建設公司嗎?奇怪
,照這樣看來,跟這家公司有牽涉到的,就會出問題的樣子,嗯,再度以極微
差距奪標,這家公司滿利害,連招標都能以些微的差距得標,看來還不只是
一次,該是常常的樣子,不然怎麼會用到「又再度」這個字眼,看來這家公司
絕不單純,不會說連敵對公司及調查它的記者,都難逃厄運。
家豪看到我們目瞪口呆的樣子,似乎感到相當得意,眉開眼笑,不過這些資料
及今天得到的消息,難道就足以解決這些謎題的嗎?足以找到下咒之人了嗎?
亦或是另一個厄運的開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一 章 李如風
沒想到今天晚上收獲真豐富,若之前能早一點跟鄰居打成一片,或許有些事就不
會發生了,不過一切都只是或許,猜測,又有誰能夠猜到真正的答案呢?就像我
們看了家豪的剪報,單憑剪報上的標題,雖然還沒看到剪報內容,內心已經有八
成認為皇X 建設就是主嫌,但是為何要對這棟大廈下詛咒呢?這樣做又有何好處
?目的又是為何呢?
這就有點像警察抓到犯人,人證跟物證都對這犯人相當不利,但是這犯人卻毫無犯案的
動機,那麼這位法官還能判這犯人的罪刑嗎?一個人沒有犯罪動機又如何會犯罪
,除非是那個人替人頂罪或被誣告,不然那個人就是瘋子。
國雄聽完我的心得之後,伸出手,輕輕觸摸一下我的額頭,露出怪怪的表情說
道:「奇怪,你又沒發燒,怎麼會忽然之間胡言亂語的起來。」
我一手揮開了國雄的手,急驟之間,不自覺的提高聲量說:「難道你們不覺的很
奇怪嗎?他們這樣做不怕以後房子賣不出去嗎?一個做生意的人,又怎麼會砸了
自已招牌,這裡頭一定有古怪,不像表面浮現的線索那麼簡單。」
家豪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叫我冷靜一下,拿起手中資料,微微一笑說道:「該
聽聽我的調查結果了吧,等聽完我的調查結果再下結論也不遲啊。」
家豪看了看大家都沒什麼意見,又繼續說了下去。
「今天早上去學校過期報刊區,查了很久資料,差點想放棄,想說再查個五分鐘
,再查不到任何相關消息,就放棄了,沒想到,這念頭一動,一陣突兀的狂大陰
風,吹了過來,身體不禁也打了冷顫,手上拿著那一大疊過期報刊,被狂風吹動
,頁數不斷翻滾,狂風消逝之後,報刊的頁數也停了,心想奇怪,圖書館不是都
用空調,密閉的空間,那來的風,還那麼的寒冷,還把我手中資料打亂了,都不
知道查到那了,正打算把手邊的資料整理一下,就要離開了,不會吧,這‥,這
是怎麼一回事,難道那個人死不冥目,想要借我們幫他查出實情嗎?眼前所看到
的報刊上的大標題寫著–特派記者李如風,調查皇X 建設期間,不幸暴斃而亡–
,看了裡面內容,疑點重重,也鼓舞了我繼續查下去,也因此,才有你們手上這
一疊的資料,你們先把這疊資料看完,等會再來討論。」
這些剪報經過我腦海思緒整理了一下,內容大約是這樣,太X、皇X及尊X三大
建設公司搶標林雲路上一塊空地,最後由皇X建設又再度以極微差距奪標,這表
示皇X建設常常以高於同業些微差距的價錢,標得空地,因此造成外界懷疑有綁
標的嫌疑,偏偏太X跟皇X建設兩家公司是世仇,再加上這次太X建設以不合理
的高價去標,就算皇X建設標中,也賺不了多少,才釐清市場的疑慮,不久之後
,太X建設董事長被發現在居家臥室之中,心藏病發而亡,不過可疑的是,他家
中都有佣人在一旁侍候,就算佣人離去,旁邊還有個求生鈴,當心藏病發,只要
按一下,佣人就會自已拿好急救器材過來,為何那天心藏病發,卻沒有按求生鈴
,為何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二 章 皇X建設傳奇
皇X建設傳奇掘起於三十年前,據說其資金來源,由刑老爺幫人抓妖除鬼、占卜
問卦白手起家,一點一滴累積起來,不過這職業卻是他們代代世傳,直至皇X建
設這一代,才轉職成商人,開始做投機生意,奇怪的是他投資的產業都相當冷門
,一般人認為不好賺錢的產業,但是只要他一投資下去,沒幾年,那門產業就變
成相當賺錢,等那產業正當紅極一時,又將那產業脫手,改投入其它產業,如此
循環,不到十年光陰,刑家成為當地最富有的大地主,也在三十年前成立皇X建
設,直至如今。
成立皇X建設之後,不斷以低價購入土地,高價售出,讓人不禁懷疑了起來,皇
X建設是如何買到那麼便宜的土地,那些人又為什麼願意低於市價售出,引起警
方高度注意,警方曾經介入調查過,卻毫無所獲,查出來的結果,幫刑家證明了
,他們沒有黑道背景,土地得來都是清清白白,沒有威逼強奪之情事。
一直至今,X報記者李如風出現事情才有了轉機,才讓整個事件爆發了出來,卻也
讓他踏入了奪命的警戒區,傳聞李如風為太X建設過世的董事長的姪子,自太X
建設董事長過世後再加上皇X建設傳奇事跡,讓他步入探索皇X建設不為人知的
世界,剛開始李如風跟警方一樣,查無實證,也毫無線索讓他繼續追查下去,當
他放棄追查後,請了幾天假,順便返家之後,無意間發現,其實他們的家土地就
曾被皇X建設收購過,根本不須要對外調查,他的父母就是最好的實例。
皇X建設自其它產業賺了一大筆錢後,回到故鄉,大肆購買土地,當然鄉民一開
始也不願出售祖產,畢竟那些房子土地,代代相傳,再怎麼不肖也不可以變賣家
產,這些觀念已經根深柢固植入鄉民腦中,直至鄉鎮發生一件劇變,有一戶人家
有人過世,屍體在頭七當天,無故消失,不管鄉民如何找,將整個鄉鎮都翻了過
來,屍體就像人間蒸發了,還是不見蹤影,那時刑老爺看了一下屍體所放的地方
,直接斷言說,七日之後鎮山鄉將有滅鄉之劫,隨後搖了搖頭,回到自家住宅,
將住宅四周都畫滿了符,不管鄉民上門如何求助,刑老爺像鐵了心,將鄉民回拒
於大門口。
最後沒有方法了,鄉民只好拜託鄉長前去刑家巨宅,希望請出刑老爺來化解滅鄉
之危,鄉長跟刑老爺密談了半天,出來之後說出了刑老爺的要求。
鄉長很無奈的搖搖頭,看了眼前的鄉民,說道:「刑老爺提出一個要求,不過大家
一定不會答應,這件事大家其實心理都有數,不是我這鄉長替刑老爺說話,刑老爺
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啊,他也是為大家好啊,這鄉下地方,若能變成渡假山莊,不
管對誰都有利啊,刑老爺也保證到時大家都有工作,不會讓你們任何一人流離街
頭,再過三天,鄉里將要逢劫了,若要保命之人,就快去找刑老爺幫忙,不然晚了
就來不及了,假如人死了,房子土地最後還是歸於國家,你們自已好好想一想,今
晚開始症兆將一一浮現,晚上沒事不要出門。」
鄉長說完之後,邊搖頭邊離去,鄉鎮有些不想被刑老爺牽著鼻子走的人,聚集起來
,請了別的鄉鎮著名的法師前來,另外一些人則躲在房子內,僅有極少部份的人,
為了求命,將祖產低價賣給了刑老爺,以保身家安全。
沒有人知道,會有何怪事發生,唯一曉的是平靜的鄉鎮,將因厄運的來臨,不再平靜
了,或許有人說逃吧,逃離這裡,逃到別的城鎮去,等事情平定後再回來,那些逃離
的人們,真的都沒有回來過,不過在離鎮山鄉不遠的地方,卻多了一堆白骨,發現的
人,卻是那些要請鄰鎮法師前來的鄉民,看到這情形,又有誰敢輕易離開這裡呢?鄉
民們難道真的擺脫不了厄運的來臨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三十三 章 深夜降臨
夜晚無聲無息,靜悄悄的降臨,然而今夜卻不再像往常般,那麼寧靜,一陣陣吹狗
螺在鄉鎮內響起,此起彼落,相互接應,久久不絕於耳,似乎在迎接厄運的到來,直
至破曉時分,第一絲晨光破雲而出,狗叫聲才逐漸平息,鎮山鄉才又回復安寧的空
間。
鄉民們連續三天,被這景像嚇到躲在屋內,將房門、窗戶都層層鎖緊了起來,外頭
詭譎的氣息罩住整個鎮山鄉,鄉民們聽到外頭一些莫名的聲響,像是爪子往玻璃上抓
的聲音,這些聲音是相當刺耳又尖銳,不久刺耳的尖嘯化作了無奈的淒鳴,這到底是
怎麼樣的一種鬼怪啊!聲聲都讓如人如此驚心膽跳,鬼怪聲音平息了,換來卻又是
雞、鴨、豬‥等家畜,激動的叫喊,是那麼的悽厲,不過鄉民們卻連探頭觀看的勇
氣都沒有,深怕一不小心被那鬼怪發現,闖進屋子內將他們抓了去吃。
直到吹狗螺聲平息之後,太陽照亮了鎮山鄉,鄉民受了一晚驚嚇,匆匆跑出門口,
看看現在外面情況到底怎麼樣了,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差點沒暈了過去,圍欄內
養的家禽,屍呈遍野,無一悻存,今日鄉鎮西方鄉民所養家禽受劫、明日鄉鎮南方
鄉民所養家禽受劫、後日鄉鎮北方鄉民所養家禽受劫,三日後整個鄉鎮除了那些投
靠刑老爺鄉民,免於災難之外,就除了鄉鎮南方,像是受了神明保佑,毫無損傷。
人人看了紛紛稱奇,鄉民私下查詢的結果,得知,鄉鎮南方為刑老爺巨宅所居住的
地方佔了一大半的土地,為了不讓血鮮沾染了刑老爺所居住的地方,在鄉鎮南方蓋
滿了符印,可以暫保南方鄉民及家禽的安全,不過等過了三天,鬼怪吃了鄉民所飼
養的家禽之後,兇性將會增加,妖力也將會增強,到時那些符印也將沒有用,等於
多給了南方鄉民三天思考時間,三天之後,鄉民見到鬼怪如此兇猛,不敢再堅持已
見,絕大多數鄉民都答應了刑老爺開出來的條件,除了極少數的鄉民之外。
到了第四天,好奇的鄉民們都跑到那些極少數的鄉民住處,發現有幾戶人家,死狀悽
慘萬分,身驅不知被什麼野獸撕裂,肉塊都散落到四處,整個房子都充滿腐屍的氣
味,讓人看了,會有段時間不敢吃肉,本來剩極少數不同意刑老爺條件的鄉民看了
之後,都毫不猶豫答應了刑老爺的要求。
刑老爺跟鄉長討論過後,鎮上剩下土地全都賣給了刑老爺,等鎮山鄉改建成渡假山
,鄉民便至內山莊內工作,至此,鎮山鄉完完全全都歸屬刑老爺的了,有不少人猜
測,刑老爺花了這麼多錢,難道僅僅只為了開發鎮山鄉,將其成為一個著名的渡假
山莊,那麼簡單嗎?這一切的一切恐怕僅有刑老爺才知道真正的答案。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14 19:02 , Processed in 0.02914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