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lorder123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三 章 解惑
傍晚我們三人靜靜留在客廳等候家豪,喀嚓一聲,門打開來了,自翊
婷過世後,家豪消瘦了一大圈,面頰都凹了下去,再外帶兩顆黑深深
黑眼圈。
國雄首先開口說:「家豪,好久不見了,難得今晚大家都聚一堂,等
會去外面走走好不好。」
家豪面露出些許迷惘的表情,我們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連忙連哄帶騙
將家豪帶離房間,坐上計程車,往大頭介照廟宇前去。
到了廟前,看見一個大香爐置放於廟口前庭之處,香爐內插滿香客放
的香火,茂盛香火冉冉升起,煙霧瀰漫香爐周圍,久久不散,廟前兩
旁排滿長狀暗紅色的木製椅子,椅子上坐滿來問事情的人們。
坐在車上,心想不會吧,人那麼多,要等多久才能輪到我們,就算我
們能等,家豪願意等嗎?
車子開道廟口前停了下來,我們帶家豪下了車,一下了家豪痴傻的神
情,立刻起了三百六十度變化,取而代之,卻是驚慌恐懼的表情,像
是遇到恐怖的事情,欲避不能的感覺,家豪立即轉身,使盡了吃奶力
氣,大幅度擺動雙手,差點將國雄跟我甩了開來,我們兩人也使盡了
全力緊緊抱住了家豪。
廟內法師正在幫別人解惑之時,一看到家豪下了車,立即大喊:「快
,快將他帶來廟內。」
我跟國雄兩人竭盡心力,頂多讓家豪停留原地,卻也無法讓家豪離廟
門再接近一步,法師可能看到我們兩無力對付家豪,嘴邊唸唸有詞,
右手沾起了硃沙,憑空畫起一道符印,不知是符印生效,還是家豪跟
我們一樣都筋疲力盡,頓時全身軟了起來,我跟國雄連忙招呼文裕一
同將家豪扶進廟內。
廟內法師一看,叫旁邊的人拿起一張鐵製灰色椅子,讓家豪坐在上面
,隨手拿起桌上前方一張符紙,將其順向移至燭火,一過燭火,符紙
也隨之點燃,燒了起來。
法師嘴邊不斷唸一些法語,右手拿起點燃符紙,再度在家豪胸前、背
後寫了一些咒文,將燒盡符紙置入一個鐵碗之內,倒了一些白開水置
於碗內,吩咐我們將碗內開水給家豪喝。
家豪將碗內水一口喝盡之後,漸漸徐徐而醒,雙目睜了開來,炯炯有
神,看了起來似乎清醒了許多,不像之前看起來痴痴模樣,當家豪想
扶椅子站起來,卻力有所未逮。
法師看看家豪,右手不斷掐算,頭也不斷搖來搖去,最後嘆了一口氣
,對家豪道:「孽緣啊,孽緣,何必呢?陰陽兩間,不相干,何必為
情苦苦求,時至,情歸來,緣盡,終需散,今生無緣,來生續,懂嗎
?」
家豪坐在鐵椅上,全身攤在那,見家豪頭微微點了一下。
法師拿起桌前一杯茶水,喝了一口,繼續道:「此時相依,甜蜜蜜,
分離時,陰陽永分離,來生不得續。」
家豪聽了之後,全身顫抖不止,擠進全身力氣問了一句:「為何?」
法師看看家豪搖搖頭道:「過世的人,本該回歸陰間,逗留陽世,已
違常理,再加上你身上三魂七魄,已被她勾引一魂三魄,再不久將來
,你將隨她回歸陰間,同成黃泉情侶,永世不得超生,逗留人間的遊
靈,也不代表亦可以永久遊戲人間,還必須避開來枉死城鬼差的抓拿
,一旦被抓到,將被帶回枉死城內,到時你兩還必須分離,永無續緣
機會。」
法師看了家豪眼神呈現出迷惘,將手伸進家豪褲袋口,取出一個項鍊
,看了我、國雄跟文裕一眼,將項鍊交到我手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四 章 做法
法師開口冷冷道:「你們三人之中依你的法骨,較為特別,加上這件
任務十分重大,必須完成,要是這次任務失敗,你朋友將永遠失去一
魂三魄,神智將永遠呈現半清醒半昏迷狀態,所以人選非你莫屬,等
一下,我會施法,讓陰間的鬼魂看到你,它們都會將你誤認成你朋友
模樣,等會,你拿這一條項鍊,到他女友墳墓上,輕輕喊她名字三聲
,她自然會出現在你面前,到時你要想盡辦法將她哄進項鍊內,將她
帶來這裡。」
法師話一說完,左手拿起一張空白黃色符紙,右手拿起一隻毛筆,沾
起了紅色硃沙,畫了起來,一下子,一張符就畫好了,又將其拿到燭
火中,將符紙點燃了起來,拿那張被火燒的符紙,在我身旁週遭憑空
畫了些符文,直至符紙被燒盡成灰後。
法師道:「現在我幫你做了法,開了天眼,不然等會你去了,你看不到
那隻女鬼,這次去,也就白去了,另外也幫你做了其他術法,其他鬼魂
看到你,都會誤認你為家豪,現在時間不早了,快去快回。」
那時我內心想說:「 不會吧!我想這世上有幾個人有這機會跟鬼做親密
接觸,還是我好友女友,我該說我是幸運嗎?我現在只希望到時,家豪
恢復正常,不會氣到把我分屍八塊。」
到了翊婷墓前,我依照法師說法,輕輕叫了翊婷三聲,翊婷魂魄從自己
的墓碑飄了出來,翊婷看了家豪來臨,身軀像缺了骨頭,像得了軟骨症
,全身往家豪身上趴了下去,偏偏這家豪,由我假扮,避也不是,不避
又對不起好友,不過為了家豪,今晚只好小小對不起良心,望日後家豪
能夠諒解。
翊婷躺在我身上蹭啊蹭,像隻可愛小貓咪躺在主人身上撒嬌,讓人看了
不知不覺起了憐憫之心,可是偏偏我又不是家豪,所以她也不是我女朋
友,面對這種飛來艷福,真是無福消受。
翊婷緩緩舉起頭來,幽幽面孔含帶哀怨眼神,不解問道:「 豪,你今天
什麼了,感覺好像生疏了許多,你不愛我了嗎?」
我呆了一下,腦袋中正在想該如何回應時,突然身軀震了一下,微微感
到有一股強烈寒氣,自腳底竄入頭頂,身體感到不支,眼前一片昏眩,
在暈到之前,耳邊停留,聽到翊婷提高聲調,急促聲調挾帶慌恐的聲音
,所說的一句話,「家豪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啊,家豪,家豪~。」
 *  *  *  *  *  *  *  *  *  * 
不知過了多久,逐漸清醒過來,奇怪又沒做什麼事,為何全身感到疲倦
無力,對了,剛剛在翊婷那暈了過去,那表示今晚我無法將翊婷帶回廟
宇,那家豪該什麼辦?難道,不好,壞事了。
我連忙睜開了雙眼,一看,淺藍色牆壁,棕色木製衣櫥,韓國最熱門賤
兔圖樣被單,奇怪這不是我房間嗎?為何我會在這裡?為何我會躺在我
床上?難道之前發生種種,都是夢嗎?那真是一個奇怪的夢境,可是我
全身都動彈不得,該說全身乏力,難道這就是所謂鬼壓床嗎?內心正質
疑一切時。
房門被打了開來,國雄跟文裕有說有笑一起走進來,走到我床邊。
文裕開心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國雄說:「嘿,你看達安醒來了。」
國雄用手輕輕扶住我的頭,慢慢抬了起來,將我那可愛賤兔模樣枕頭調
整到適當位置,置於我後腦勺下。
國雄說:「達安,先不要動,剛剛才回復知覺,需要好好休息,我知道
,你一定感到很奇怪,到底昨晚發生什麼事情,你又為何會待在這,這
些事情,我會跟你說清清楚楚,現在你只要靜靜躺在這,好好聽我說昨
晚發生的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五 章 法骨

昨晚你離去沒多久,那位法師跟我們大家在那靜靜等候,連在外頭觀看
的一群閒雜人等,都安靜了下來,後來家豪清醒了過來,將頭望向法師
,說話有氣無力的樣子,對法師說:「還是讓我來做這件事,我那朋友
太老實了,沒這能力說服我女朋友,他去了,只是讓他陷入險境,讓我
來試試看。」
法師嘴角微微上揚,笑了一下說:「不錯,不錯,其實讓你朋友冒這險
,我也沒把握會成功,難得你清醒過來了,做了正確決定,讓我把你魂
魄,轉移至你朋友身上,讓你去勸服你女友,不要太心軟,到時不只會
害到你,也會讓你朋友魂飛魄散。」
那時我心中,感到點點不快及些許疑惑,明知道那麼危險,為何還讓你
去冒險呢?就算要冒險總要本人同意,那有人這樣處理事情。
法師走到廟門前,右手不斷掐算,頭也不斷望向外面黑咕籠咚的星空,
連一顆星星都看不到,隱約之間,僅能看到朦朦朧朧的月亮,當時氣份
之下,那夜月光顯的詭異許多,法師又走回壇前,然後低頭,思考樣子
,過沒幾分鐘,拿起幾張空白符紙,將筆沾了些硃砂,在空白符紙上面
又畫了些符文
法師表情嚴肅對家豪說:「 時機已到,現在我將施展千里降魂術,將你
魂魄降在你朋友身上,改由你去對你女友說服,記的千萬不能心軟,到
時,不只會害到你,也會害到你朋友,知道嗎?」
家豪點點頭,回應法師
法師將家豪前後左右各放一個紅紅小碟子,上面各放一支紅色小蠟燭,
上面點燃紅紅火燄,只見法師雙手各拿一張符紙,手足舞蹈一番,口中
不斷念念有詞,突然將右手一張符紙,壓在家豪天靈蓋,向空中一扯,
同時四個小碟上火燭,霎那間紅紅火燄轉換成藍色火燄後,又轉回紅色
火燄,這樣一來一往,瞬間完成,若沒注意看,還真不容易發現。
右手符紙移去,同時左手符紙迅速貼在家豪天靈蓋上,那一刻,法師看
起來相當疲倦,豆大的汗水,不斷自額頭滴滴落下,我走到法師身旁,
還沒開口
法師看了我一眼,彷彿看穿我心靈深處,接著說:「我知道你想要問什
麼,你想問說為何要讓你朋友冒這險,假如出了事情,什麼辦?」
我頓時嚇了一跳,這位法師簡直可以說活神仙,可以說料事如神,似乎今
天發生的一切事情,都逃不過他的法眼,這世上什麼會有如此神奇的人呢
?對了,假如他肯幫我們解決大廈的難題,那還有何難題可言。
法師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們還面臨其他危機,這次危機我無法幫你們
,至於原因,日後,你們自然會知道,該你們知道,我自然會說,不該知
道,恕我無可奉告,我先將今日之事幫你們先解解惑。」
法師繼續道:「今日你們那位中邪朋友一下車,我已先觀過其面像,其個
性重情,亦重義,只要善加開導,知其利弊、得失,自然就會知道如何做
,至於,選你們那位朋友去公墓,原因有三,一  你朋友身具難得一見法
骨,施法在其身上,可事倍功半,二  由於身具法骨之人,就算施法之後
,有何後遺症,亦較其他人輕微許多,三  由於必須施展千里降魂之術,
當然必須有法骨之人,方可擔之重任,這法術可不是一般人可承受得起,
若非有異於常人之法骨,一不小心,魂魄將被他人所取代,後果嚴重非常
,不得不小心」
我好奇問:「 想請教一下大師,何謂法骨?」
法師喝了口茶水,笑道:「 法骨之術語,乃我們道教專用語,就像武俠
小說上面寫的,武骨奇特之人,乃是練武難的一見之人才,法骨亦是相
同道理。」
法師又繼續道:「 擁有法骨之人,修練術法可謂比常人還快捷許多,施
展法術之效能又較常人威力強許多,擁有法骨之人,若為居心不良之人
,危害社會之鉅,可說嚴重非常,一般學習術法之人,我們都會挑些品
性端正之人,現在就讓我們靜待佳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二十篇有一個注音喔

很精采~謝謝分享摟,等下丟你+
 
最近的樣子真難看 是該恢復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文裕說:「我不太懂,什麼叫那個世界,那是什麼意思啊。」

補充樓上朋友的,就在這裡,請改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改好了...謝謝提醒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大大的文章實在是太好看囉~

剛剛忍不住上網找了有關小說......

一口氣把惡靈鬼錄看完囉....真的是超讚的~^^

加油唷!!
 
我不想忘記你.....

www.wretch.cc/blog/l770408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你看完惡靈鬼錄是只有第一部還是含第二部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六 章 翊婷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知不覺已過三個小時,奇怪都凌晨一點鐘了,為
何達安還沒回來,難道出事情了嗎?看了一下法師,見他一人雙腿盤坐
在壇前,雙眼微閉,不知睡了,還是閉目養神呢?
其他在一旁觀看熱鬧的人,好像也閒閒沒事做,難道他們明天也不用上
班上課一樣,依然聚在一旁。
等候時間分分秒秒都顯的如此漫長,我跟文裕兩人在那,乾著急,卻連
一點忙也幫不上,看看家豪身軀攤在椅子上,兩眼乾乾望前方,就像一
個活死人般,一點生氣也沒有,突然,廟門口前對外道路,一條漆黑道
路,出現兩點亮光,直直往廟口方向而來,隨亮點接近,逐漸看清楚遠
方,逐漸接近兩亮點,原來是黃色計程車車前車頭燈燈光
計程車到了廟門口停了下,你下了車,進了廟門口,同時,法師也睜開
了雙眼,你將手伸進衣服內口袋中,取出了一條金色項鍊,交給了法師
,法師看看手上項鍊,嗯了一聲,隨即咬破手指,手指流了些鮮血,以
指替筆畫了一道血符於項鍊之上,你看見了,可能怕法師施展符咒會對
翊婷不利,你心急之下,手伸了出去,欲將項鍊奪回來,見法師身體微
微一避,向身後退了一大步,兩人錯手而過,法師又將流血手指,對你
胸前畫了幾下,你就向被人用力推了一下,往後跌跌到到,撞向家豪身
上,見你跟家豪兩人,紛紛跌落到地面上
我跟文裕兩人看情形不對,跑到你跟家豪旁邊,將你們扶到椅子上,同
時,忽然法師對我們也灑了不知那來的一些清水,瞬間感覺身體一片清

法師面向我們說:「 我剛對你們灑了一些符水,那些符水中會幫你們開
天眼,所以等會不管看見什麼,聽見什麼,切忌都不要出聲,都要視若
無睹,至於他(指家豪) 魂魄剛歸體,休息一下,等會就醒來,不過他(
指你) ,剛剛被我強迫成為千里降魂術的受體,靈體遭到一些傷害,一
般人可能會昏迷一星期,才有可能醒來,不過他的體質特硃,擁有異於
常人的法骨,頂多昏迷三天,就會清醒過來,不需過於擔心」
我不解的問:「不知大師為何會幫我們開天眼,理由何在」
法師嚴肅表情說:「 若我不幫你們開天眼,等會我還需要轉敘她所說的
話,麻煩啊,並且親眼所見所聞,不是來的更真實」
我此刻心中又起了一些疑惑,我說:「 大師所說的,我聽不太懂」
法師笑的說:「呵呵,此刻,你不需要懂,等會了,一切自然就會懂了」
我跟文欲兩人點點頭,回法師一句:「喔」
法師打開了項鍊的蓋子,翊婷魂魄自蓋子內照片,緩緩而出,翊婷可能
察覺情況不對,面露出驚慌,看看你,又看看家豪,翊婷那時可能覺得
奇怪為何會有兩個家豪出現在她面前,此時此刻,心中一定感到非常困

法師看了之後,拿起一碗水,灑了幾滴在你身上,翊婷頓時驚呼了一聲
她該看到兩個家豪,其中一個變回達安,嚇了一跳,,法師開口說:「
剛剛到公墓跟妳約會的人,就是他(指你),不過妳放心,人是他,心
非他。」
翊婷抓抓頭皮,露出疑惑表情問:「這到底是什麼回事?那句話又是什
麼意思?」
法師繼續說:「 剛剛到公墓的人,是他(指你),不過他體內魂魄卻是
他(指家豪),所以妳大可放心,妳並沒有被佔便宜,請你來這,另有
所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惡靈鬼錄第一部猛鬼大廈

惡靈鬼錄 第一部猛鬼大廈 第 十七 章 淨化
法師冷眼觀看翊婷反應,翊婷整個人都愣在那,毫無動靜,動也不動看起來在思考事情,這情況維持沒多久,事情卻反過來,變成翊婷兩隻眼睛直直盯住法師,似乎注意觀察法師行為一舉一動,兩人互相對持一下子,四周圍也沉靜了一會兒,那一刻時間,像被凍結住,四周
啞口無聲,寧靜到每個人都能聽到自已心調跳聲,噗通、噗通響。
法師開了口,打破空氣被凝結的氣份,拿起手中項鍊晃啊晃說道:「 嗯,當初給妳項鍊的人,他幫妳算出今日之劫,若非跟妳家人有深厚交情,怕妳死後,無法到你該到的地方,到時候無法進入輪迴道 ,再世為人,他為了替妳避掉一劫,將這項鍊施一道符令,讓你死後,有一個歸宿,不會被困於陣中,成為地縛靈,不過這樣作法,卻違反天理,如今他也已經遭受天譴,但是你今日所做所為,不免辜負,當初贈予妳項鍊之人。」
翊婷聞言,震驚了一下,往後飄啊飄,數步之遠,問道:「 你究竟是誰,為何知道這些?」
法師嘆道:「我跟你不過是萍水相逢之人,對你來說,我是誰,對妳來說毫無意義,亦不重要,重要是你該如何作,才對得起當初幫妳之人」
翊婷聽了之後,說道:「那麼我該如何做呢?」
法師繼續道:「陰陽兩相隔,相聚本不易,何必苦苦求,今生緣盡了,來生再續前緣,懂嗎?」
翊婷猶豫了一下說:「妳是說我跟家豪還有來生,這是真的嗎?」
法師笑道說:「若問來生緣,先看今世果」 
翊婷說:「這是什麼意思」
法師說道:「今生積善,福未得,來世為人,福將至,懂嗎?上天不會虧待任何一個善人」
翊婷想了一下,突然激動說:「你不必再說了,反正你就是不想我跟家豪聚在一起,不管來生如何?今生今世我不會再離開他了,他也別想離開我。」
法師收起了笑面,嚴肅怒斥:「你想想,最近在你身旁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常看到鬼差,到處抓鬼,抓回到枉死城,你認為自已能躲多久,不被發現,等被發現那一天,妳跟他將真的永遠分離」
翊婷面上露出複雜表情,從她表情中可以看出,內心相當掙扎,最後,翊婷內心似乎軟化,哭泣的說:「難道真的沒有其它方法了嗎?」
法師搖了搖頭對翊婷嘆了口氣說道:「人鬼殊途兩相異,相聚一起天難容,若為愛情兩相守,生生世世永難逢,妳是聰明鬼,該知道如何做?」
翊婷緩緩移至法師身前了下來,說道:「我明白了,請大師作主。」
法師長嘆了一口氣說道:「不要說我不通人情,妳托夢給他(指家豪),跟他說明前因後果,也算是今生最後一面,其餘等來生再會。」
翊婷舉起了頭,說道:「謝謝大師。」
法師隨即拿起一張符,畫了一些法咒,口中也念念有詞,聽到法師最後說的,也是我唯一記的,最後一個字「淨」,淨字一說完 ,很神奇的見到翊婷全身上下,像解散一般,忽然化為點點白色星光,迴繞家豪身旁,然後一點一滴慢慢融入家豪體內。
法師幫翊婷做完法後,又繼續說了一句話:「今生原有姻緣命,卻陰差陽錯,鬼迷竅,誤送命,來生相聚,更惜緣」,不過這句話,聽起來別有玹外之音,卻不知道翊婷有沒有聽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14 19:37 , Processed in 0.02651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