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lorder123

惡靈鬼錄第二部 守護靈(上) 第二章 漫長的一夜(5)
那隻小鬼突然出現在車窗外,閃著綠光的眼睛,不斷往窗內摸索,詭異的笑容,一直掛在嘴邊,繞著車子兩、三圈後,站在駕駛座的車門旁,小鬼冷笑了幾聲,說:「嘻…,抓到第一個喔。」話還沒說完,砰啊一聲,車窗被打破了,司機都來不及叫喊,眼見那小鬼的手一伸一縮,快如閃電的手法,五指硬生生的插入頭顱,由脖子上硬扯了下來,小鬼又轉過頭來,冷冷笑著,往我們這邊,慢慢移了過來。

「怪了,隱身咒為何會失效?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事情過於緊急,如今也沒空再去思考了,一手緊緊抓著詩穎,另一手偷偷握著聖光符。

當小鬼移到後車門時,嘴巴正要開口說話時,我將手中的聖光符朝著小鬼,一道金光隨之而出,聽到一慘叫聲「啊……」,嗯,小鬼呢?然道被聖光符給除去了,
太好了,可惜無辜的司機先生已經受害,看來,要下車步行,走到大頭師叔那了,於是我將我的想法跟詩穎說了一下。

詩穎用拳頭輕輕敲了我頭三下,然後自口袋中拿出了手機,笑著說:「你不會忘了,還有現代科技新產品,手機可以用,打電話給警察,到時就有免費的便車可以坐了。」

我笑著說:「妳不怕等會是坐啊坐,坐到監獄去啊!」

詩穎一手微微牽著我的手,另一隻手指著我的鼻子,臉也靠了過來,離我的臉不到三公分的地方,笑著說:「不怕,只要跟你待在這邊,怕等會不是被怕惡鬼吃掉,而是被你這小色鬼給佔了便宜,才是。」說完,用手指輕輕碰了一下我的鼻子,另一隻手則甩了開來,身子轉了過去,身上穿著連身裙也飄了起來,隨風飛舞,在這空曠的地方,清風吹著,微弱的月光照射下,就像放大版的美麗小妖精在這跳舞一樣,如此美不勝收,那一天,第一次跟女生手牽手,才發現詩穎的手,是如此柔軟,細膩,小巧而且纖細,當詩穎的面離我那麼近的時候,心不斷加速,碰、碰、碰,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心動嗎?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由自已夢中清醒了過來,差點被詩穎嚇了一大跳,我泛紅著面說:「妳幹嗎?靠著我的臉那麼近,害我剛剛回過神來時,差點被你嚇死。」

詩穎淘氣的笑著,臉別向一邊說:「誰叫你剛剛那麼豬哥,目不轉睛,一直盯著人家看,人家想說,你既然那麼喜歡看,為了報答你今晚的救命之思喔,就靠近一點,讓你看仔細一點唷。」

「啊,今晚的救命之思,不會吧,害我自作多情,以為自已還有希望,沒想到只不過是白日夢一場。」好大的失落感,一顆大石頭壓在心房,好悶啊,原本開心的笑容,頓時,暗了下來,無法笑的那麼自然,卻變的那麼生硬。

「你看太陽出來了,白天了,好久沒那麼早看到太陽了」詩穎高興叫著。

太陽出來了,漫長一夜也過去了,黑暗總是會過去的,明早起來又是嶄新的一天,看著詩穎那欣喜的笑容,內心不知不覺的沉重了起來,誰又知道,前面要克服的路途還很遙遠,過了今日,還有明日,誰又知道那隻殘忍的鬼怪,又設計了那些慘酷的遊戲,等著我們


歡迎光臨‧紅塵的網路小說
http://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遊子新作--詭異旅遊事件簿之忘憂古鎮--熱烈連載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太陽才剛出來沒多久,詩穎就忙著打電話到派出所,而我呢?只能眼怔怔的看著她的背影,也許這個事件一過去,她也許就不會再對我那麼熱絡,我兩之間的關係,也許只是僅僅於此。不過,對我而言,不管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用盡全力,好好保護她,不會讓她受到任何一點傷害,當然僅限這次死亡遊戲中唷。

沒多久,派出所的人來了,他們看了一下現場,似乎對這種事已經司空見慣,也不覺的奇怪。反而看到我們兩在那,用一種狐疑的眼光,看著我們老半天,也順便向我們問了一些事情的經過,做了一下筆錄,就結束整個過程,當他們聽了昨夜的事情之後,每一位員警的面色都起了些許怪異的表情。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等會再去大頭師叔那,憑他那通天本領,應該可以輕而易舉將這件事給解決掉。之後,我跟班花「詩穎」之間的關係,也會又恢復跟以往一樣,淡到不能再淡的關係。畢竟現在的關係,不過建立在利用上,等我沒利用價值,她又何必浪費時間在我這種其貌不揚又毫無才華的人身上呢?不過世事總是難料,又有誰知道未來是如何呢?

筆錄結束之後,詩穎用她那柔到不行的聲音,向幾位警察撒嬌,要求幫忙帶我們到大頭師叔那,有幾位較年輕的警員一聽到,馬上自告奮勇,連忙站了出來,表達願意幫我們這點小忙的意願。當他們站了出來,同時眼光也不懷好意飄向我這邊,似乎怪我這顆小電燈泡,怎麼還站在那邊,這麼不識相,不會自覺一點,主動滾離現場。

最後,由小劉跟小洪這兩位員警,負責開警車,送我們到大頭師叔那。

不過由那兩位警察的七嘴八舌中,也悄悄聽出了一些蛛絲馬跡,經過我頭腦一番思維後,整理出來這樣的結果。原來這裡叫做靜安村,這邊的村民相當的純樸,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命案,頂多來個一些小小的盜竊,在當地來說,算是已經相當不得了的案件,然而,卻在大約半年前,四月份清明節的時候,靜安村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震驚了整個靜安村,那一天早晨開始,恐怖的夢魘靜悄悄降臨在每一個村民身上。

鄉間的村民總是比一般人還早起床,天空才剛露出一點點曙光,村民們都已經準備好要開始一天的行程。

清晨,靜安村的某處一條小路,員警〝小劉〞騎著腳踏車,悠閒做例行的巡邏,跟上前方的一位老農夫〝老黃〞,肩上扛著一個鋤頭,兩人在這條小路上,不期而遇,也就閒聊了起來。

「嘿,老黃,好怪喔,昨晚起了一陣大霧,記的我來這邊五年了,還沒有遇到過在四月天起霧,並且還是那麼濃的大霧。」

「怎麼?昨晚有起大霧?」

「對啊,大約左晚十點左右,不知那來的大霧,將整個村子圍住,不過也托那霧的福氣,昨晚所長下命令,不用出去巡邏。嗯,老黃,你怎麼了,面色這麼難看?」

「慘了、慘了啊,難道,六十多年前的悲劇又要重演一次,糟了,祖墓有事了啊!」

老黃一說完,整個人轉身,匆匆往來時的路,走了回去,留下一頭霧水的小劉待在那,莫名其妙看著老黃離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小劉執行完任務之後,也順道回到警察宿舍,補休。

「不好了啊!小劉,快起床了啊,大事情啊!」小洪大力甩開了房門,碰一聲,衝了進來。

「哎啊!幹嗎啊?這小小村子,能有什麼事發生,頂多又有人偷別人的稻穀被抓到,沒事的話,我要繼續睡唷。」真受不了,小洪這小子,每次一點小小案件,就大驚小怪,已經好幾次都這樣,上次村內走失一頭老牛,半夜就被他挖了起來,陪他去找那隻迷失的老牛。這次,又不知發生什麼小事,又跑來吵我睡覺,真是的,算我倒楣啊,誰叫我分到跟他同一寢室,做了三年的室友,我說完話後,又抱著棉被,將自已整個頭又包了起來,又要開始準備睡我的大頭覺。

「這次真的不一樣,這次事件大到不行啊,已經震驚整個村頭了,你要是再晚點起來,等會就看不到熱鬧喔,可不要怪我沒來叫你。」

「好啊,我起床就是了,這樣行了吧。」真是煩人啊,我來這五年了,發生過最大的一件事,頂多不過整個田的稻穀,一夜之間,被盜個精光。當時,這件事算是相當不得了,所長一怒之下,命令我們這些小小員警一週內要破案,為了這個案件,派出所所有員警都動員了起來,那一次也是我唯一漏夜偵查,還好,不到幾天,就把這案子給破了,不會吧。難不成又有人的稻田被盜了,或是被破壞了?

小洪拉著我的手,兩個人就這樣匆忙往村中央走了去。

「有怎麼大事,有需要這麼急嗎?」

「你都睡死了,當然不知道今天早上村內發生的大事,你也曉得平常村長都跟我們打哈哈,就算遇到怎麼事情都一笑置之,也沒看過他生過氣或幹麻,相當的隨和,在村內人緣相當的好。可是今天卻一反常態,一進到派出所內,表情相當嚴肅,嚴肅到感覺好像有大事發生一樣,村長就這樣大步大步邁向所長的辦公室,直接闖進去,村長跟所長兩人在所長辦公室內,密談沒多久,兩人都帶著沉重的表情就一起離開派出所。」

聽到這,我好奇心也被點燃了起來,到底村內發生什麼事?會動員到村長跟所長兩個人,忽然想到今天清晨遇到老黃的事情,嗯,難不成跟昨晚的霧有關係嗎?

「快中午的時候,派出所不斷擠進憤怒不平的村民,不到一小時,差不多村內快一半的村民都到所內報案,每個村民都是報同一件案子,你猜猜看喔,是怎麼樣的案子?」

「小洪,現在怎麼時候了,還賣關子,快說啊。」

「今天清明節,一大早村內有不少村民都準備好要去掃墓拜祖先,到了墓地,乖乖不得了,每塊墳墓都被人掀了開來,這樣就算了,連墓碑都被摔的稀巴爛,自已的祖墳被人這樣對待,有誰看了,還能控制的住自已的情緒,不會感到悲憤,
不過卻有幾件怪事,讓村民感到無法解釋。
第一、到底誰跟整個村民有仇,要這樣做呢?
第二、為何一夜之間上千個墳墓都被掀了開來,連墓碑都摔爛了,這是一個人力所能為的嗎?
第三、為何除了外地人的祖墳沒有受到波及,其他本地人的祖墳,似乎沒有例外。
由以上三個疑點,可以確信嫌疑犯跟靜安村所有村民有很大仇恨,但是怎樣的力量可以一夜之間破壞掉上千個墳墓,又可以精準知道那些是村民的祖墳,那些又是外地人的祖墳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25 21:35 , Processed in 0.03344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