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血色孤山

[複製連結] 檢視: 4804|回覆: 57

轟隆隆一聲巨大的雷聲驚醒了在船艙休息的小王子,衛兵看見王子甦
醒過來,趕快前去通知正在甲板上,忙著指揮應付這場暴風雨的軍團長佛朗多,佛朗多在聽完消息後,示意衛兵先下去照顧小王子,自己則繼續帶領眾人穿越這場暴風。其實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人,很難想像海上的暴風雨有多可怕,咆嘯的狂風夾帶著不知道是雨還是海水,無情的穿刺拍打在皮膚上令人發疼,天上滿佈的烏雲閃擊著陣陣雷電,震耳欲聾的轟隆隆的巨響像是永不停歇似,層層疊起的巨浪將船抬至數十丈的高處,再狠狠拋摔下來,低冷的溫度更是凍得人們渾身直發抖,緊握纜繩的手早已失去了知覺,只能在身體圍繞個兩圈,深怕一旦風帆被吹了開來,整艘船會因此而翻覆。在面對如此惡劣的天氣下,佛朗多軍團長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我不能死,我絕不能死在這,還沒將小王子送到目的地之前,我們一定要活下去,因為他可能是王室最後碩果僅存的唯一血脈。』

這個故事其實要從兩年前說起......

以吾名為誓,藉聖劍安塔雷托斯之力封印此冥界之門,任何生死之靈善惡萬物都將無法進出,唯吾後世子孫以自身奔流鮮血清洗聖劍,此門才可再度開啟.....。

孤山,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都是這樣稱呼它的,因為它不屬於任何山脈的一部份,只是單獨聳立在一大片的草原上。由於這座山的土壤充滿了鐵質,到處都是堅硬的岩石,或許是遭受詛咒的關係吧,自從發生了那些事件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植物可以在這裡生長,就連最污穢卑下的生物也不敢在此生活。看上去除了到處是一片光禿禿的岩塊之外,整座山好像是佈滿生鏽的鐵屑,泥土的顏色幾乎像血一樣鮮紅,所以也有人稱呼他為『血色孤山』。

然而在孤山的最頂端是一大片被人工鑿平的平地,在這一塊平地上卻聳立一座十分雄偉巨大的黑色高塔,它的寬度足可以讓數百人牽手環繞,高度更不用說,你根本無法從地面看到塔頂,最多只能看到塔的周圍雲霧圍繞的樣子。根據它的神話裏,這裡就是通往神的住所唯一的路徑。

這座孤山的山腳下,有一條的河流橫貫平原直奔大海,在河的兩旁有一個的國度、達拉加王國,他們主要是依靠著這條亞拉河而生活著。但是這裡屬於不是那種到處又髒又亂,地上散落些死魚死蝦、惡臭,充滿惹事的水手和散發渾身臭氣酒味醉鬼的港口城市。相反的,你只要走在路上,鼻子中聞到的,都是空氣中所飄浮河流清新水的氣息,跟各種花的香味。眼裡看到的,就是這個城市的街道上鋪滿了由白色的花崗岩製成的地磚,每一塊地上鋪陳的石磚像是用尺丈量過形狀大小幾乎相同。地上總是保持的乾乾淨淨的,絕對不會有人胡亂的丟棄垃圾。沿著河流所興建的房舍,不但整齊劃一,一間間屋子都漆上白色,而且他們好像是國家規定似的,房子的屋頂都鋪上淡橙色琉璃瓦。因為這裡的人們大都喜歡在他們的花圃裡,種上各式各樣的花朵,遠遠望去,幾乎周遭就是一片綺麗花海。耳朵所能聽到的,都是大街上人們親切打招呼的聲音,或是一些祝福的話語,偶爾也是會有街頭賣藝的樂師,或是四周飄泊過日的流浪詩人,演奏動人的歌曲還是朗誦美好的詩篇,到處充滿詩情畫意。路上,你所能遇到的人都是彬彬有禮,不管有多麼急的事,也不會看到有人匆忙的走路,因為對他們來說這裡的時間永遠夠用。反正這個國家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慵懶卻又充滿活力、和善、美麗的國度。

根據他們建國的傳說,他們是為了看守血色孤山的黑色高塔而存在的。因為在許多年以前孤山上曾經發生了一場大戰,人類幾乎差點被居住在高塔中的不死族所滅亡,幸好他們的先祖亞多烈、穆思仰仗著一把聖劍,率領剩下的人類奮勇抵抗,終於將不死族封印在高塔內。並且將原本人類持有的土地分為五個區域,其中四個地方給跟隨他奮勇作戰的部落首領,而亞多烈、穆思則是在此建立達拉加王國,除了讓人民可以安居樂業之外,同時也用來防止不死族再度肆虐。不過那似乎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由於這裡是屬於人類的國度,只有少部份的矮人偶爾會過來,賣他們的手工藝品,或是經由他們巧手打造的武器。因為矮人們的手藝相當的精巧,所以受到人們熱烈的喜愛,常常都可以高價賣出。平時也是會有精靈們經過,可是他們對這種人類以非自然力量所形成的城市,卻不見得喜愛,通常他們只是路過要前往北方森林,很少會停下腳步休息。這裡的地理環境位居交通要道,河上有無數的船隻往來貿易著,船上所有的貨品經由港口、市集,轉運向大陸的各地,所以這裡的人們大都是相當的富有,每天過著舒適的生活。

今年剛好是建國三百週年紀念,達拉加國王很早以前就宣佈要舉行一場盛大的慶典,並且舉辦為期五天的武鬥競技大賽。所有的人民都有資格參加,優勝者除了可以得到一筆豐厚的賞金外,更可以獲得皇家直屬騎士團、第一侍衛隊隊長的職位。就因為如此,大陸上許多的冒險家全都蜂擁而來,大家腦中所想的,無非是那一筆可以讓人衣食無憂的獎金,還有可以令人飛黃騰達的職位。



[ 本文最後由 eve0618 於 07-4-5 06:38 A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eve0618 於 08-12-13 14:5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這個王國的中央有一個美麗的人工湖泊、葛達爾湖,它靠特殊的設計引來亞拉河的水,維持它的水位。碧綠的湖水清澈無波,鏡似的水面總是輝映著岸邊兩排整齊白樺樹的樹影,偶爾還可以看見潔白天鵝在水中嘻戲的景象,或是成群的野雁飛來過冬的美麗畫面。

在湖的中央有一座象牙白的城堡,在它的正前方有一座長長的白色拱橋,連繫著它與葛達爾湖兩岸。數座高塔的屋頂覆蓋著蔚藍色的琉璃瓦。每到了黃昏,在夕陽餘暉下,整座城堡閃耀金色光芒,搭配白樺樹林裡成群飛鳥歸巢的景象,簡直美不勝收。而這裡就是達拉加王國的所在,葛達爾湖。

在這個重大的日子,許許多多的達官貴族都前來參加,當然其中還包括其他國家的國王,甚至矮人王跟精靈們都有派遣使者前來道賀。城裡上下都忙進忙出的,深怕一個不小心,得罪這些重要的貴賓。

然而在花園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個長的高大雄偉,一頭飛揚紅褐色短髮,深邃的黑眼珠裡,帶著一股桀驁不馴的神氣,身穿淺藍色王族衣裳,年紀大概十七八歲的少年,正在跟一個神官打扮的中年人談話著。

『喂!』少年刻意壓低聲音說:『我要的東西你帶來了沒。』

一個看起來才剛步入中年、高瘦身材的巫師,因為是被王室為了慶典徵調來服務,身上則是穿著一套制式神官服飾,連忙張望四周說:『有是有啦,但是你要它做甚麼呢?』

『廢話少說,東西給我其它的你不需要管』少年一副顯得不耐煩模樣

『好吧!這一個瓶裡的是易容水,每次只需用一點點塗抹在臉上,它就能讓你的外表看上去像是老了十歲,而這個小藍色瓶裝的是它的解藥,一次只要吃一顆,就能馬上恢復你的外貌。這些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從神廟裡面偷偷拿出來的.........。』少年不等他把話說完,一伸手就一把搶了過來,同時,在他手裡塞了一百個加索。

『我知道了,這些錢是賞你的,不過你要是膽敢把這件事說了出去,我可是會要你加倍奉還。』少年語帶威脅的說『現在,你快滾吧』順勢側腳往巫師的屁股踢了上去。

『是是是!今天的事我絕對不敢告訴任何人,那就謝謝大王子殿下,我先告退了。』話一說完,巫師看一看手中的錢,拍一拍自已的屁股,面帶笑容轉身快步離開了。原來這位少年就是達拉國的王儲,傑若米、穆思大王子。

達拉國國王自從繼位以來,一直苦無子嗣,直到四十歲那年,王后才幫國王生下大王子,但是王后卻在王子出生後不久就去逝了。大臣們為了怕國王太過悲傷,一直鼓勵國王再娶,但深愛王后的國王總是執意不肯,或是藉故推遲。直到傑若米三歲,國王為了怕傑若米沒有享受過母親疼愛,才又娶了一個小他二十歲的新王后莫妮卡。而新王后對傑若米更是疼愛有加,雖然自已也幫國王生了一個小傑若米六歲的二王子狄利,但是對待大王子的方式,卻遠比對自己親生的兒子還好,因此大王子從小就在這種備受寵愛的環境下成長,而傑若米也正是的王室第一繼承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聰明過人的傑若米,從小就特別喜愛劍術跟搏鬥技巧,在他十二歲時,更是跟著全國第一的劍術高手佛朗多學習。年滿十八歲的他,更被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武術天才,同時也是風靡整個王國少女的帥氣美男子。

年輕氣盛的他,總是急於想證明自已的實力,所以十分渴望參加這次武鬥競技大賽。但是礙於自己王子的身分,不方便露面參加,因此他左思右想好幾天,終於讓他想到可利用喬裝改扮的方式,前往參加比賽。正因為如此他才會買通神官修格斯,幫他竊取可改變容貌的魔法藥水。

大王子傑若米眼看著神官離開後,心想計畫的第一步成功了,滿心歡喜的一個轉身,他向花園一堆灌木叢的後面走了過去,阻隔著葛達爾湖跟花園裡有一大片城牆,城牆裡有一片爬滿薔薇的牆壁,於其說是爬滿到不如說是佈滿,因為上面的圖案全都是巧匠妙手雕刻出來的,要不是伸手去仔細觸摸,根本讓人無法發覺。只見大王子傑若米在那面牆壁的下方,隨手一扳,牆壁的中間部份出現一道像是門的縫隙,緩緩的向後打開。門裡是一層層往下,但不知道通往那裡的階梯,傑若米王子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慢慢的,王子身影消失在通道的黑暗中,緊接著那道門,馬上又的恢復成原來爬滿薔薇的牆壁,像是絲毫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的豎立在那。

王子迅速通過了這一條位於湖底下,可以直接離開王宮的逃生密道,來到密道的盡頭,打開了另一道出口,那是位於一顆長滿青苔的巨大石頭的下方,巧妙的掩飾讓人無法得知,這裡是一個通往城堡的密門。一陣猛烈的陽光照在王子的身上,四周都是午後剛睡醒鳥兒的啼叫聲,吱喳吱喳的十分悅耳動聽,原來這裡就是王宮外白樺木林裡。大王子傑若米披上早先就準備好的破舊斗蓬,仔細的罩著全身,往樹林下方的街道走去。

來到了大街上,剛好遇上正在遊行的隊伍。伴隨著炫麗的煙火跟花辦,可以看見有許多踩高蹺表演拋球跟特技的人,在帶領著隊伍前進,迎面而來是八匹駿馬拉著的花車,花車上面多是開建王國的傳奇故事,或是一些美麗的花卉裝飾,一輛接著一輛,熱鬧的音樂不斷的演奏著。在花車的下方還可以看到許多美麗舞孃,穿著戲服表演曼妙的舞姿,頗令人玩味的是,裡面竟然穿插一群全身戴著七彩繽紛的羽毛,圓滾的外形,體重像是上百公斤的中年婦女們,硬是打扮成華麗、俗豔的孔雀,費力扭腰擺臀,甩動渾身上下的肥肉,跳著自認為極為性感的舞蹈,她們滑稽好笑的模樣,讓在場所有圍觀的群眾不時爆出轟笑聲,並隨著她們的舞步,一同跳起舞來,場面好不熱鬧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藉著灰色斗篷的掩飾下,傑若米王子刻意避開擁擠的人潮,穿過幾個跳著瘋狂舞蹈的少年,走過幾個轉角,往其中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子走了進去,走沒幾步路,就在一間有著綠色木板門的簡陋小屋前面停了下來。

叩叩叩~~~(王子拍打木門的聲音),卡吱的一聲木門打開了,有一個人從門裡探頭出來低聲問道:『大王子是你嗎?快進來』

王子看了那個人一眼,他讓出身旁的一道縫隙,傑若米王子很自然的走了進去,順手關上了門。這間小屋說真的很簡陋,像是許久沒人住過似的,到處都是厚厚的灰塵,顯然不是適合大王子這種身份該來的地方。一進門所能見到的,就只有屋裡角落的一張木板床和一個大袋子,和一間用木板稍微隔住的廁所兼浴室,三米大的空間,卻沒有任何的家具擺設。

其實這是王子一個月前為了比賽,所租下的臨時場所,主要是用來放置一些比賽需要用到的裝備跟武器,還有一些易裝改扮的道具。而在裡面的人,就是王子從小到大的玩伴兼死黨的吉姆、泰雷力。他長得濃眉大眼的,頂著一頭蓬鬆像是鳥巢似的雜亂捲髮,一副粗獷的外表、壯碩的身材,年紀身高都跟王子差不多。是城裡鐵匠舖的大兒子,在王子十歲的時候,偷溜出宮外打架認識的,也因為王子的關係,他才能一同跟隨佛朗多軍團長學習劍術。

王子一進門,吉姆馬上用極為關心的口吻說到:『好擔心你出不來了呢!我們可能動作要稍微快一點,因為比賽的報名時間剩下沒多少了。不過......。』吉姆稍為遲疑一下說道:『你說的那個魔法藥水有效嗎?要是沒有效用就慘了!到時候我可能只好一個人去參加。』

『放心吧!』王子說道:『諒他也不敢欺騙我的,要是沒有他講的那種效用,我一定會馬上回宮,把他整的死去活來的,讓他後悔還活在這個世上。』王子拿出黃色小瓶子看了一下,堅定的說:『不管了!反正沒時間了,現在就來試試看吧!』接著王子依照神官所說的方法,將魔法藥水直接塗在臉上,過了一會漸漸感到臉上有種燒灼的感覺,就好像被人用滾燙的熱水直接潑灑在身上,痛到幾乎快大叫出來,不過這種感覺一瞬間就馬上消失了。

王子望著吉姆說道:『怎樣有用嗎?有改變嗎』吉姆用力的點點頭,一臉充滿驚訝的表情,其實王子從吉姆的表情就能知道個大概,但是他依然跑到廁所,從水銀鏡的倒影看著自己。果然神官完全沒有欺騙王子,易容水的效果甚至比神官說的更有效。王子原本瘦削的雙頰因為腫大而變極為豐腴,迷人的雙眼則顯得相當的浮腫細小,毛細孔放大的效果,造成皮膚極為粗糙泛黃,整個臉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王子高興的說:『哇哈,看吧!我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了,這一百個加隆花的還真有價值。』接著轉身回頭,對著驚訝到吐出舌頭的吉姆說:『對了,我叫你幫我準備的東西你帶來了沒,別楞在那裡,快拿給我換上阿。』

『喔!你看我差點就忘記了,』吉姆這時才回過神來,快速的走到床舖說:『這個袋子裡面裝的就是了。這可是我跟我老爸花了三個禮拜才作好的,王子你穿看看合不合適。』吉姆一邊說著一邊從大袋子拿出一副成套的銀色護胸鎧甲,仔細打磨過的表面閃閃發亮,上面還點綴著幾道特殊的花樣紋路。配上一副駱駝皮製成的藍色手套,老水牛皮的皮靴。加上一件連身加厚的灰色襯衣,還有一個可以藏在裡面,隨身攜帶的貼身小皮囊。

大王子傑若米滿意的看了一下,藉由吉姆的協助下,迅速換穿上去。『嗯嗯不錯樣式是老舊了點,不過重量滿輕的,也還算是堅固,跟我要求的都差不多。』吉姆接著又拿出一把長劍遞給王子,大王子傑若米拔出劍來稍微揮舞一下:『吉姆,你的技術進步了喔,這把劍打造得相當不錯,拿起來還蠻稱手的,劍刃也磨的滿鋒利。』

『那麼我們快點出發吧,時候不早了,超過報名時間就不好了。』吉姆催促王子說道。

大王子傑若米點點頭,稍加整理後。馬上,兩個人離開小屋往比賽會場走去。穿過幾條大街他們來到人聲鼎沸的廣場,到處都是小販叫賣東西的聲音,數百名穿著全副武裝,像是騎士打扮或武道家的人,到處走來走去,不時大聲喧嘩或是爆出幾句爭吵聲。而在廣場中央噴水池的東南方,搭建了一座好像是在表演馬戲團用的超大型帳篷,門口還有兩個衛兵站崗。在那裡有一張告示上面寫著:

武鬥競技大會報名處
參賽辦法:
凡年滿十七歲種族為人類男性皆可報名參加,但必須先完成大會所指派一項任務,以確定參賽者的能力是否達到標準,任務完成本大會會加贈該項任務的賞金。

PS.進行比賽或任務的同時,本大會會盡力護衛諸位的安全,倘若因不可抗之因素,導致諸位身體生命有任何損傷,本會概不負責。
                                               達拉加三百年一月一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當王子跟吉姆正要走進帳篷的時候,正好迎面撞上一群七、八個剛要走出帳蓬的騎士,接著從那群人中傳來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

『呵!看看是誰來了,原來是大王子的跟班吉姆、泰雷力,你不回家幫你的酒鬼父親打鐵,跑來這裡幹什麼?』說話的是其中一個穿著華麗衣服、滿臉雀班一副富家子弟的打扮,年紀約二十多歲的青年,用極為嘲諷的口氣說道:『你別以為可以靠你那幾手鱉腳的功夫,來這裡想多少撈些好處,依我看是根本行不通的,因為這次的冠軍非我莫屬。哈哈哈』

『喔!是嗎。』吉姆滿臉漲紅不甘示弱的說:『不知道誰是我的手下敗將,盧曼、湯克夫,別老是仗著你父親是宰相,而在那裡欺負人,我才不吃你這一套呢。』原來這個人是當今宰相的獨子,他也曾經拜入佛朗多軍團長門下,一同與王子們學習劍術。如今老是仗著父親的權勢,總是喜歡欺壓其他的人。

『嘿嘿,要不要來比劃比劃阿,乾脆你一個讓我們八個人好了,怎麼樣,敢不敢試試,』盧曼臉色深沉雙手插腰大聲的說『哼!我老早就想好好教訓你一下,今天妳沒王子的撐腰,看誰敢來幫你。』

話一剛說完,在一旁看不下去的大王子傑若米,伸手握住劍柄說:『你別太過份了。』

吉姆見狀,連忙伸手阻止王子拔劍,輕聲的在他的耳畔悄悄說道:『忍住!先別跟他計較,想一想我們的目的。』

『哦!還找了個大叔當幫手,沒關係,大夥們幫我打倒他,我重重有賞。』其他眾人一聽,唰的一聲,紛紛拔出劍來指向大王子。

眼看這場打鬥似乎是無可避免了,突然間,聽到一聲大喝『住手!!你們這是在幹嗎,盧曼、湯克夫,你又想要惹事生非了嗎,小心我告訴你的父親。』一個虎背熊腰,體形足足比一般人高上兩個頭的彪形大漢,滿臉鬍鬚的,帶著一把巨型大劍,正推擠開圍觀的人群,率領一隊武裝的士兵走了過來。

『哼!我父親才不會管我這些事呢,』盧曼示意一行人收起了劍『吉姆!算你運氣好,今天我看在老師的份上放過你,下次在遇到時,你最好給我小心點。』盧曼狠狠瞪了吉姆跟王子一眼,接著驅趕前方圍觀群眾,一行人離開了現場。其中一名長著小甲蟲般細小黑眼睛,行動鬼祟獐頭鼠目的男人,還故意在經過大王子的時候,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看到這種沒禮貌的舉動,頓時感到怒氣沖沖的王子,原本還想衝上前去給他一個教訓,但是在吉姆的勸阻下,情緒似乎也慢慢平穩下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怎麼樣!你們有受傷嗎?』忽然一隻巨靈般的手掌,從他們的背後伸出來,搭在吉姆的肩膀上:『幸好衛兵看到情況不對勁,馬上跑去通知我。要不然你真的跟他打起來,事情真的會變的很不好處理,畢竟他好歹也是宰相的兒子。』

轉過身,回望著高他半個頭的壯漢,吉姆露出潔白的牙齒,笑了一笑說道:『不會的,佛朗多老師我會遵循你的教誨,不會隨便動手跟人打架的。』

『很好,乖孩子......。』佛朗多話還沒說完,就從後方的市集傳來激烈的爭吵聲,『嗯.......我看這樣好了,我先處理一下這裡的事情,你報完名再到會場後面的臨時指揮所找我,我有話跟你說。知道嗎』話一說完佛朗多馬上轉身往聲音的方向走過去了。吉姆跟王子愣了一下,心想會是什麼事呢?

『算了,先報名吧!』

大王子傑若米冷冷說道:『盧曼這個混蛋,平常在我面前裝成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沒想到背後是一隻仗勢欺人的狗,等我回到宮裡,非得把他找來好好出這一口氣才行。』

吉姆稍微安慰一下大王子,等王子平息了怒氣後,兩個人就走到帳蓬裡報名去了。裡面擠滿了正在報名的人潮,排隊了許久,好不容易輪到大王子跟吉姆,在繳交了報名費用跟填寫一大堆資料後,兩個人還個自抽取了一個比賽捲軸。吉姆原本想就此先告別王子的,但實在是拗不過王子的堅持下,一同來到位於報名會場後方的臨時指揮所,找他們的老師佛朗多軍團長。

『歡迎!吉姆你來了啦,對了這位是....。』佛朗多在給吉姆一個擠壓式的擁抱後(就是將人抱在懷中,用力的把他肺部的空氣全部擠壓出來)同時說道:

王子很有禮貌鞠了個躬,照著事先跟吉姆商量好的說辭說道:『偶事吉母的遠房表哥的拉,名字叫作阿稍哇、珠戈雄,這次事來參加彼賽的拉,地一次來倒擬們貴寶地,請哆哆只叫的拉。』因為怕被認出聲音來,王子故意提高音量,模仿前些日子來造訪的,一個東方島國的使節口音說話。

聽不太懂這種語言的佛朗多愣了一愣,吉姆馬上接口說:『他是我一個遠房表哥啦,是跟我一起來參加比賽的。沒關係!有什麼事老師你盡管開口說,反正他聽不太懂我們這邊的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喔喔!』佛朗多狐疑的看了一下吉姆,並朝著王子笑了一笑接著說:『好吧!那我有話就直說了喔。』佛朗多繼續說道:『你知道的,在我們王國建國神話裡,所有不死族都被封印在黑高塔裡,所以這三百年來人們一直畏懼著黑高塔,深怕有一天它們會再度出來犯亂。但是可能這三百年的和平生活使人們忘卻恐懼,最近竟然出現一個神祕宗教,不斷鼓吹神其實是居住在黑高塔上面,伺奉祂的人必會獲得永生。而且我們偉大的祖先是犯了嚴重的錯誤,原本的不死族是要將永生帶給人類的幸福使者,但是我們祖先卻是用武力拒絕他們,所以他們才會回到神的身邊,不再出現。』

佛朗多吞了口口水接著說『根據我派去臥底的屬下回報,這個名叫薩依瑪的神秘的宗教,目前教眾已有上千人,而你今天所見到盧曼身邊的那幾個人,全都是薩依瑪教裡的首腦人物,但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原因要拉攏盧曼,可能是想借重葛達爾宰相的力量,將他們的邪教發揚光大吧。呵呵,也不想想葛達爾宰相是多麼忠義無私的一個人。』

說到這,吉姆深表同感的點點頭。佛朗多微微笑了一下繼續說道:『但是由我屬下回報給我的消息中,他們可能會破壞這次的武鬥大會,因為他們想要獲得這次比賽其中一項獎品,也就是皇家直屬騎士團、第一侍衛隊隊長的職位。』

吉姆大感訝異的說:『為什麼?當上第一侍衛隊隊長對他們有用?』

佛朗多接著說『當然有用,因為這個職位主要是在維護亞美斯城的安全,要是有人在王宮裡發動暴亂,而這個隊長又加以協助的話,你想後果有多嚴重。』

吉姆顯得相當震驚的說:『難道他們意圖謀反!』

『沒錯。』佛朗多點點頭正色的說:『依據可靠的消息來源,他們可能就是準備要發動叛變。』

吉姆接著說:『那....那直接把他們都抓起來就好了阿,何必那麼麻煩?』

佛朗多搖搖手說:『不行,目前還沒查到他們教主是誰,這樣極可能會打草驚蛇,在加上沒有他們明確的犯罪證據之前,根本無法逮捕他們。因為有越來越多的達官貴人也漸漸相信他們的教義,要是抓了他們會惹上不少的麻煩的。而且這也可能是他們要拉攏盧曼的原因,想要利用他父親的名氣來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那個笨蛋!原本以為他只是自大了點,沒想到他會那麼笨。』吉姆氣憤的說

『或許他並不知情,所以.....。』佛朗多突然間舉起雙手,用力按住吉姆的肩膀說:『無論如何這次的比賽你一定要拿到冠軍,因為在這個王國裡,除了我跟大王子外就屬你的武藝最好,要是你認真起來,說不定連大王子都不是你的對手。如果是你獲得這個職位的話,以你對大王子跟達拉加王國的忠心,相信王宮絕不會有安全上的疑慮。』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聽到這些話,尷尬吉姆靦腆的望一望王子,看到王子浮腫的臉上,出現似笑非笑的表情。轉過頭對佛朗多說:『可是......我怕我不行....』話才剛說到一半,就被佛朗多一聲怒喝打斷,

『沒什麼好可是的,我教導你七年了,對你的能力我還不了解嗎?七年來我可是毫不保留的教導你,嚴格來講也算是你半個父親了,難道你就不能完成我這個作父親的心願嗎?反正你就去給我把冠軍拿回來就對了。(吉姆心想你又還沒死...)』

『是是是』吉姆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著。

『好了,那沒事了你們可以走了。還有給我記著,這件事千萬不可以告訴大王子,要不然,以他的個性不曉得又要惹出什麼事來,知道嗎?』

『是是是』吉姆在一次回答著,心想..(笨蛋!他都聽到了)....

王子心想..(啦啦啦,我都聽到了)

吉姆向著佛朗多鞠躬說『那麼老師我先告辭了』正當要跟大王子走出門外時,突然間,聽到佛朗多對著王子說了一句:

『莎呦那啦!』(東方島國離別時的問候語)

吉姆心想.......(糟了,沒想到這隻老狐狸他也懂!)

王子心想.......(別擔心!小事,看我的).......接著轉過身向佛朗多鞠了個九十度的躬說:『阿里呀多,溝災因媽是,莎呦那啦!(東方島國感謝人的話)』之後就跟吉姆一同離開了

到門外吉姆看了王子一眼心想....(厲害厲害,這樣也給你混過去了)

王子滿臉笑容的心想.....(嘿嘿嘿,騙吃騙吃啦)兩個人就往小屋的方向走去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到了小屋,換好自己衣服後,大王子急忙的拿出另一瓶小藍瓶,倒出一顆藥丸說:『剛剛到現在,總覺得臉部肌肉都很僵硬,不曉得會不會有問題。』說著說著順便把藥丸吞了下去,過了不到一會兒的時間,臉上因為浮腫而變形的部份,像是皮球洩氣一樣,開始消瘦下來,漸漸的變回原本王子的模樣。看一下鏡子覺得很滿意的王子,開始打開自己所抽取的羊皮捲軸,捲軸上面寫著:

潛伏在罪惡森林的黑暗
我們正用著貪婪的眼睛望著你
口中的巨鉗正想吸吮你體內甜美的汁液
無情的絲網只望纏繞住你跳動的身軀
我們還擁有八隻長槍般的肢腳
身如馬,頭如斗
請帶回十個我們體內的毒囊,你才能獲得繼續比賽的資格。
你的任務將在一月二號早上九點開始,請務必準時到達。

王子看完了以後,捲軸上的用魔法書寫而成的文字,也跟著慢慢旋轉了起來,最後在捲軸中央形成一個像似成人的手掌印。王子若有所思的,不斷在思考捲軸中文字所代表的意義,沉吟了一會兒,突然興奮的大叫起來:『阿..我知道了,是大蜘蛛!!要消滅十隻黑色大蜘蛛,還要帶回他們的毒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6-2 04:04 , Processed in 1.980430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