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綜合討論】 跟御宅族作對,保守主義吃屎吧!

[複製連結] 檢視: 1222|回覆: 1

名望的騎士

☆☆☆☆☆☆☆



以下這篇是我最近投稿報紙未果的投書,字多了點,也引用了時事,可惜還是沒上,據瞭解可能跟文句不夠清楚明瞭有關。

原本我有個簡單的計畫,想寫出一封連署信(不是投書,而是私下的信件),僅代表連署者的意見轉交給各大媒體,內容是御宅族對媒體的基本期望,並在信件中列舉過去的新聞報導與節目製作,指出其誤導(如色情)、偏見(對宅男跟御宅族的連結)造成社會大眾誤會的部分,並詳加說明御宅族的處境。

程序上預計是,先到御宅族社群收集意見,並跟極誤動匙其他人員說明(因為要用極誤動匙的名義撰寫),接著寫出連署信,然後再找動漫向上推廣協會詢問是否願意一起背書(有過抗議事件,媒體應該會比較熟悉且信任),然後將連署信放上連署平台,連帶訊息轉發到各大動漫社群,連署期間為一個月,並設立門檻蒐集到上千人連署才寄出(若無法達到上千人,那肯定連署信的內容並不是御宅族的心聲,這必須重新檢討)。

而當連署信寄出後,若有幸有若干媒體做出了回應,或者都沒回應也好,等待一段時間,我會將這件事重新寫成投書投到報紙,作為計畫的收尾;整個計畫的規劃跟文章都由我來出,也算是有意告訴御宅族們,「行動」並不困難。

不過當我在各個御宅族社群蒐集資料時,卻發現找出相關新聞,但要提出有道理的論述認為媒體在這個事件新聞「有責任」不該或該做什麼,並沒有如此清晰且容易,至少目前瞭解到的御宅族對媒體的批判,大多要嘛是沒有明確文本可供討論的模糊泛指議論,要嘛是有文本但卻過度地要求媒體責任的這種意見(我甚至看到有人覺得媒體「應該」只報導「好的」)。

在無法掌握夠多有道理的新聞與節目文本評論的情況下,我放棄了這個計畫,改成直接以投書形式描繪御宅族的處境,並將矛頭指向政治人物,文章最後也期望讀報的大眾能把「御宅族」跟「宅男」兩個概念分開,以及媒體能在瞭解的前提下作出更好的節目與報導。(DUST,2012/06/21)


—————

台灣現況未擁有厚實的國產動漫產業能力,不過已經有了厚實的「動漫迷」基礎,並且不僅止限於消費行為本身,動漫迷已經形成自己一套次文化,用以溝通互動、享受生活、培植興趣,動漫迷甚至以「同人(二次創作)」形式從事「生產」,為國內動漫產業塑造前置實力。

「動漫迷」在次文化內部的另一個名字為「御宅族」,在國內其人數至少有十萬以上,這個「至少」是從近幾年大型動漫展入場人數推估出來的,以「開拓動漫祭FF(Fancy Frontier)」為例,近年場次新聞數據每場有四到七萬不等,若再加上取向不同的「台灣同人誌販售會(Comic World in Taiwan)」、「開拓動漫祭PF(Petit Fancy)」,以及南部場次、各類小型場次,不重複的人數應能輕易達十萬以上。

這還不包含平常抽空會看動漫的人們(大抵以各階段學生為組成群體,觀看作品以熱門動漫為主,如《航海王》、《獵人》、《火影忍者》,以筆者男校高中以及大學經驗為例,至少有一半的男學生會觀看熱門動漫,在不考慮女性讀者的前提下,根據教育部統計資料,大專校院、高中職、國中小的在學人數約為四百萬人,若讀者占男性一半,也有一百萬人左右);根據台灣東立出版社編輯長陳清淵於2010年《航海王》第60集出版時所稱,《航海王》單行本漫畫在台灣發行量已經突破千萬本,也就是平均每一集出版社預期約有十六萬人購買(不包含租書店、漫畫週刊、網路的讀者群)。

易言之,動漫迷不少,會看動漫畫的人更不少。

動漫迷擁有「群體意識」,我們比「平常抽空會看動漫的人們」更熱衷於動漫,基本上,我們討厭別人「打壓」甚至「歧視」我們的興趣,社會的主流意見認為「動漫是小孩子看的」,影響到的是在人際關係上的鄙夷(幼稚)、花時間花金錢上的不正當(學校的違禁品、家裡的垃圾);這完全不符合事實,漫畫店裡的漫畫,或者說那些熱門的動漫畫,通常都是青年、少年、少女取向的作品,它們需要一些青春校園經驗、較高的語言認知能力、對人心的預期能力,兒童要「讀懂」並不容易,而主要的動漫畫消費者,也從來都不是兒童。

我們氣結於動漫畫形象如此不堪,不僅僅因為如此,這種主流的社會意見,連帶地以相當猥褻、侮辱的態度來看待動漫人物;2010年新黨的王鴻薇議員曾指著《乃木坂春香的秘密》為情色十八禁作品,不應該陳列在圖書館,王更將露底褲之圖片打上馬賽克,意圖強調其情色性質,是說出現底褲或乳溝就是十八禁,這種保守到清朝的性觀念真令人感到困惑;同黨的侯冠群議員也聲稱該作品有「墮胎」、「雜交」情節,更是完全鬼扯到火星上去。

台灣社會的情慾標準是相當模糊的,路邊隨處可見的廣告,塑身按摩、內衣褲,或者海邊的三點式泳裝、穿著稍微低胸的學校女教師或演藝人員,彈起來大罵情色者,放眼望去還真得難見;剛發生於今年6月6日,民進黨立委陳節如批評勞委會廣告有裸背男「不雅」,有這麼嚴重?即便是政黨惡鬥或美其名為監督執政雞毛蒜皮之事都要吵一下,這種一點都不「進步」的性觀念還是放在腦裡自個兒害羞用就好。搞不好政治人物腦袋都有洞,藏著這些不堪入目的東西呢!

若不是因為動漫被大眾定位為適小孩子性的讀物,動漫也不會被這種三流的「看到封面就彈起來」、讀內容也讀錯(另一個類似例子是吳宗憲涼宮春日事件)的意見指責,社會太敏感,敏感到見影就高潮,簡直中二得沒藥醫。「孩子,你說怎麼辦?大家都不讓你自主探索情慾,好像雞雞不是你的一樣,你只能看健康教育課本打手槍。」

我們的困境不僅如此,「御宅族」跟社會邊緣人的「宅男」時常混為一談,筆者是不清楚「身兼兩者」的人比例有多少,但它們明顯是不同概念,御宅族是專精於次文化(例如動漫)的愛好者,宅男是不善裝扮與言行、不喜外出的男性同胞。社會主流文化的不友善,喜歡拿宅男開玩笑,這該罵;而把御宅族跟宅男混為一談,這更該罵。你們的不用心,讓脆弱的我們一哭二鬧三上吊,我有責任說清楚為自己捍衛、你也有責任聽聽我在講什麼(反正你都看到這邊了),而我更希望媒體先進們,能在製作節目以及報導時,多瞭解一點動漫迷的處境作為世人的知識先導,讓世界更善良,人與人之間有更多的體諒。(DUST,2012/06/12)



(同步發表於:極誤動匙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讓脆弱的我們一哭二鬧三上吊
反效果
就算自焚都只是小菜一盤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5-24 00:02 , Processed in 0.02141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