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驚悚短篇】 簡單遊戲

[複製連結] 檢視: 841|回覆: 1

本文章最後由 奶包 於 12-2-4 16:16 編輯


魔術方塊最近在我們學校掀起一股風潮,在我們學校裡隨處可見有學生邊走在走廊上邊把玩著魔術方塊的景象,或是一群人圍著一張桌子觀看魔術方塊的解謎比賽,

「解開了!」三年甲班的哲男率先解完他手中的魔術方塊,全場隨即爆出一陣歡呼,

「哲男,這是你今天擊敗的第五十個對手耶!我看全校應該沒人可以解的比你快了吧?!」哲男的朋友開心地摟住哲男的肩膀說,

哲男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自滿的笑容:「哈...哈哈,我很快...對吧?」他邊說邊擦了擦他額頭上的汗,就算是解魔術方塊,他也可以解的氣喘吁吁的...,

他是三年甲班的高材生,每次考試班上的第一名總是他,帶著一副細框眼鏡,不修邊幅的模樣,是標準的乖乖牌...

沒錯,是個連上體育課都一定要帶著書本的書呆子,他似乎是從小就在眾人的稱讚中成長,所以養成了他那驕傲不可一世的欠揍模樣,

我記得有一次早上朝會的時候,在頒發期中考班級前三名的獎狀時,他因為只拿到第二名,氣得在頒獎台上對他們班的第一名一陣亂抓亂打,

他們班的第一名臉上掛著好幾條抓痕血流不止,還要躲避他的追打,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被教官制止了哲男的脫序行為,

後來聽說原來哲男是躁鬱症患者,他是經不起一點挫折的人,隨時都很有可能會崩潰,經過這次之後,他們班再也沒有人敢考得比他好,甚至連體育老師都開始會替他護航盡可能不讓沒在上體育課的他被當掉,慢慢的會跟他相處在一起的只剩下一些同樣是書呆子的同學了。



放學後,我和幾個同學在學校後巷抽菸,聊到了剛剛那場魔術方塊的比賽

「看到他剛剛那副嘴臉真的是噁心到我吃不下晚飯了」柏愷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說,

「如果我也會玩魔術方塊的話我真想把他電掉」峻彥把菸蒂用力地往牆上一彈,清脆的〝啪〞一聲,火花從剛才被彈到的地方飄散出來,

「你把他電掉的話你不怕他又會跑過來抓你的臉?」宇緯這樣一說惹得全場一陣大笑,

「好!有種就來!這樣正合我意!!」峻彥擺出一副打拳擊的架式對著空氣揮了好幾拳...

「不如交給我吧!我...來負責用魔術方塊對付他,我幹掉他之後如果他還想怎麼樣,剩下的就交給你們,如何?」我是我們這掛的智囊人物,魔術方塊這種事情還難不倒我,而且我有絕對的自信可以把哲男PK掉。



於是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由我負責用我平常不太表現出來的魔術方塊解謎技術給哲男一點小小的教訓,如果之後哲男想對我不利,就把事情交給峻彥他們處理...

我們的目的只是想給哲男嚐一點苦頭,他的作風囂張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如果只是單純給他一點警告或許是會被允許的吧?!

就這樣,第二天放學之後在一間舊校舍的空教室裡,我和哲男的決鬥開始了,我在一片不被看好的批評聲中和哲男展開了魔術方塊的解謎比拚,

想當然爾,平常我和一些在學校裡耍流氓的人廝混在一起,理所當然的也被貼上壞學生的標籤,一個不求上進的學生和高材生玩魔術方塊在他們眼裡根本是自殺式的行為,

旁邊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不可能會贏啦!」

「你看看他,應該連公式都不會背吧...」

只有俊彥和柏愷悶不吭聲,等著看我怎麼好好給哲男一記下馬威。

「開始!」在一旁當裁判的同學一聲令下,我和哲男迅速地拿起各自桌上那塊已經被打亂的魔術方塊開始流利的轉動著,

只見哲男慌慌張張地在撥弄著魔術方塊,斗大的汗珠不停地從他的臉頰旁落下,

我不慌不忙地轉動著魔術方塊一邊用輕挑的語調說「高材生,你那種速度根本不配做第一名!」哲男更慌張了,我看得出他的步調已經開始亂了,

這時候我已經解的差不多了,而他看的出來才解到一半而已...我從制服前面的口袋拿出我的香菸之後點燃它,大家都被我這莫名其妙的舉動嚇了一跳,在魔術方塊的比賽中是分秒必爭,然而我卻還有時間抽菸

「哲男,CUE我!」我叼著菸說,然後當著他的面把最後一圈轉起來...

「我完成了!」我高舉方塊轉向所有觀眾,現場鴉雀無聲,連裁判都因為被嚇得說不出話而忘記按碼表,

突然觀眾群中爆出了一陣掌聲,在一陣歡呼聲中我被大家抬起來在半空中拋著,而哲男此時正趴在桌上啜泣,

突然哲男站起身,拿起旁邊的椅子朝我這砸了過來,而這張椅子正好被已經蓄勢待發的峻彥接個正著,而哲男也難逃一頓毒打...



「你有沒有看到哲男剛剛的表情?又害怕又難過,還哭著叫媽媽咧!」柏愷走在我們前面邊說邊模仿他的表情,

「總而言之呢,你還是替我們大家出了一口氣!」宇緯拍拍我的肩膀說,我點了點頭不發一語,

就一個躁鬱症患者來講,今天發生的事情等於是點燃炸藥的引線一般,我不知道這顆炸彈什麼時候會爆炸,只希望我們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這件事情之後,哲男就沒有再來上課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而魔術方塊比賽當天的所有觀眾也都很有默契的當作沒發生過這件事情,對老師詢問哲男的去向一概表示不知道、不清楚...



幾個禮拜過後的某一天,我發高燒請假在家沒去學校上課,就這樣子一路睡到凌晨,我是被一陣電話聲吵醒的...

我疲憊的撐起身子拿起手機查看,是無來電顯示?!或許是峻彥他們在外面喝酒喝到現在想來看我吧,因為沒繳手機費的峻彥很常用公共電話打給我...

我把電話接了起來,本來以為會是峻彥用醉茫茫的口氣先來一聲國罵跟我打招呼,但電話裡卻傳來一陣陰沉的男子聲音

「我是哲男,馬上來我們上次比賽的那間空教室,我們有很多事情沒有完結!」然後電話就掛掉了...

問題來了,為什麼哲男會有我的手機號碼?我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太對勁,我究竟該不該去赴約?

如果不去赴約的話我會不會遭遇到什麼危險?但我又有什麼理由不去赴約?就憑哲男一個人,他可以拿我怎麼樣?

去或不去,不都是他一個人面對我嗎?我穿起外套,拖著弱不禁風的身子走下樓去,我決定我要去看看哲男究竟在搞什麼鬼?

我來到學校很勉強的翻過圍牆後,便走向舊校舍的地方,

原來早上熱熱鬧鬧的學校,到了半夜凌晨會是這種光景,沒有半盞燈可供照明,死氣沉沉陰風慘慘的,活像一座死城,

更慘的是我現在身子這麼虛弱,我會不會遭遇到什麼不測?想著想著,我看到不遠處一間教室還有燈光,便朝那個方向走去,那裏就是我當初和哲男比魔術方塊的那間空教室...

教室裡空無一人,只看到當初我比賽時坐的位子的那張桌子上放著一個魔術方塊,底下還壓著一張字條,

我走上前去看,那張字條是用紅筆寫成的,字跡潦草凌亂,就像是一個手出不了力的人寫了軟趴趴的幾行字一樣:抽出紙條遊戲即開始,解開這顆魔術方塊你才能離開這裡,解不開...,

後面的字被紅色的不明液體給弄糊了,究竟解不開會怎麼樣?哲男叫我來這裡就是為了叫我解這顆魔術方塊?

反正對我來說在短時間內解開這個並不是什麼難事,於是我便抽開紙條,抽開的紙條帶動魔術方塊,讓魔術方塊在桌上轉了半圈,

就在這轉了半圈不到一秒的時間之中,教室的前後門被瞬間關上,頭頂上的燈開始以不規則的頻率閃爍著,我想我是慌了,我開始環顧四周

「是誰?!出來!」我對著旁邊亂吼亂叫,但始終沒有人出來應聲,我又看了看手上的紙條...

沒錯,現在的我只能冷靜地解出魔術方塊,除此之外我別無他法,於是我坐下來拿起那顆魔術方塊開始解謎,

我照著平常解謎的公式旋轉著方塊,但總會出現鬼打牆的情形,明明已經解過的地方又好像變回了原本沒動過的樣子,這次真的輪到我慌了...

斗大的汗珠從我的臉頰旁落下,我已經沒有辦法像平常面對事情一樣那麼的冷靜了,早知道就叫峻彥他們陪我一起來,或許事情還會有轉機...

「屁囝仔!你那種速度根本不配擊敗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教室的角落傳出一個男性的聲音,最後那高八度非常不自然的笑聲讓我直起雞皮疙瘩,

我顫抖著望向聲音傳來的地方,但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我的手越來越不聽使喚了,我放棄原本的公式,開始像小孩子玩魔術方塊一樣瞎猜,我想這樣總會給我曚中一面,

〝嘎嘎嘎~~〞突然在我前方的黑板傳來一陣噁心的聲音,「嘿~你在CUE我嗎?」一個穿著我們學校制服的男學生正在用他銳利的指甲刮著黑板,

他有著一頭凌亂的頭髮,隱隱約約可以從他的後面看到他的側臉,有戴眼鏡!蒼白的皮膚清楚的透印著皮膚下的血管,

天花板的燈持續的閃爍著,在閃爍中我看著那人刮黑板的背影,顫抖著的雙手再也抓不住任何一樣東西,

就在我鬆開手中的魔術方塊的那一瞬間,我的手硬生生的被魔術方塊〝鉗〞住了...

沒錯,我兩隻手的手指被吃進魔術方塊的細縫裡,我發出一陣撕裂的慘叫聲,這種痛楚就像古時候的犯人被逼供時上夾棍一樣...

魔術方塊不時傳來咀嚼的聲音,還有像狗在啃骨頭一樣的喀喀聲,我痛得在地上打滾,已經叫到快沒氣得我現在唯一還能夠思考的事情,就是在黑板前的那人到底是誰,

昏暗的燈光裡他依然像一隻好動的猴子在幫同伴抓蝨子一樣,用很積極迅速的動作把黑板從頭到尾抓了一遍,然後又從尾抓到頭,無視於我的慘叫,

我持續呻吟著,直到他停下了他那毫無意義的動作然後轉過身來...

這是我最後僅存的印象,在燈光閃爍昏暗能見度非常低的教室中我依然可以清楚的看見,

他雙眼插滿眼鏡玻璃的碎片,還不停的流出血來,整張臉幾乎全爛,倒不如說是全部爆開,

鼻子到嘴巴中間裂了一個可以打開的縫,他朝我走了過來,然後打開那張已經和鼻子打通了的嘴笑了笑說:「你不可能會玩得贏我了...永遠!」

然後,哲男伸出他的腳踩碎了鉗住我的魔術方塊,連我的手指頭一起...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發表於 12-5-25 23:04:36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載入全部圖片
这个后面再接一些的话会不会更好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25 21:44 , Processed in 0.01969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