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名望的騎士

☆☆☆☆☆☆☆



我最近正在開始讀《日本漫畫60年》,瞭解到了手塚時代前後,日本漫畫作品於國際漫畫界備受指責的事情,因為日本漫畫充滿了血腥、色情、暴力(形容得跟台灣新聞的羶腥色一樣);看起來現代日本漫畫好像也沒有比較「好」,但這種來自國際業界的非難,似乎已經停止了,轉而是由不看漫畫的保守團體接手這個工作,罵的東西差不多,而且延伸到動畫、遊戲、小說等相關產業,最近還有印象的大概是遊戲《電車之狼R》,被指責為鼓勵強暴犯罪,國內外都有出現。

手塚說過,他喜歡自己的作品被批判,認為那是漫畫進步的原動力,理性的批判可以讓作者更清楚讀者要的是什麼*1。岡田斗司夫的御宅族論,也似乎套好招地呼應了這個需求,產生了一種對動漫作品與動漫文化從事評論的現象。現代御宅族看起來的確死了,那三隻眼已經轉化為情緒,難以看清、難以說明、難以共享,最單純的「作品好看在哪裡?」這樣的問題,回答都變成了「你看了就知道。」這麼心證的看法,或者用一些粗糙的單一標準來評價神作、糞作;除了要對方直接看作品,御宅族是要如何讓外人理解自己看到的世界?

古老的色情、藝術之爭,「色情可以是藝術」贏了,所以藝術殿堂能正大光明地展示十八禁色情作品,讓主辦人與觀賞者毫不羞澀,但並非所有色情都被理所當然當藝術看待;動漫是什麼?當媒體用情色眼光看待時,御宅族大聲疾呼要用「創作」正名(似乎這樣就能排除色情),都好啊,但真相卻是觀賞者才能定位它,完全看你要怎麼用,有情色用途的可能性時,它就可以是情色的。藝術家對這種二分法當然不以為然,他們技高一籌,「色情的所有本質都是藝術」,人類的情慾與神經反射都是藝術家欲予描繪與掌握的東西,才沒有什麼裸體是純粹的藝術或色情呢!

早先的成人轉蛋、露底褲的插圖,或者近期的同人展事件,台灣媒體強調了「色情」,御宅族氣炸了,認為媒體汙名化了這個圈子,也汙名化了作品,萬惡的馬賽克讓戰火擴大延伸;媒體誇大了某些事的確是事實,但媒體帶來的社會影響:「對動漫貼上情色的標籤*2」,卻是媒體、訊息接受者、御宅族圈子的共業,光靠所謂的「媒體自律」、「正向或善意行銷」是行不通的,一來這有它的難度*3,二來就算成真,來自媒體以外的現象也不見得就是正面的訊息。

共業的脈絡很簡單:

一、作為新聞,媒體勢必得挖掘引人注目的事情,從動漫的相關事件來看,值得放送給大眾的好消息並不多(甚至我想不到),但那些充滿爭議的話題,卻永遠存在每個角落;動漫活動帶有情色色彩是事實(即便沒有媒體這麼誇大的程度),在媒體的動機上,它們可能並沒有打算把色情標籤為動漫的性質,但媒體因為新聞的特性而單獨抓出這個性質後,給社會帶來的影響就是不清楚狀況的人會產生刻板印象,就結果來說,媒體動機上沒有、但實際上動漫被標籤上了色情。

二、訊息接受者(閱聽人)多半沒受過媒體識讀訓練,對各種訊息沒有獨立思考的習慣,對媒體的報導生態欠缺掌握;一般來說,閱聽人不需要做到樣樣查證,而只需要有一些基本想像,比方說新聞報導了某政治人物發表了一句甚至一段話,那些鏡頭外的故事就需要做假設,像是他回答的是什麼樣的問題、或者那句話可能是斷章取義的。當有這種「可能性」被推演出來,我們就不會輕信媒體訊息*4,對於媒體刻意強調那些引人注目的事時,也會清楚那可能只是媒體取材的必然結果,鏡頭中的東西並非全貌。

三、御宅族們不習慣為自己辯護,有也多半是對內的,就算是對外的,感覺也像是在戰爭,帶有敵意地對外行人教訓,看似外行人擁有偏見有錯在先,但真相卻是:不管什麼事,社會經驗給予每個人對所有事情都有「粗淺的認識」,粗淺的認識時常是某種強烈顯明的性質,如果沒有更深入瞭解,理當就會以這種淺薄見識來定位它。而當「你自己看了就知道」成了外行人「深入瞭解」的關卡,想必結果就是沒有外行人能瞭解我們,它變成主觀晦澀的自由心證,而且門檻相當高。

網路上御宅族號召運動一次接著一次,幾乎都以失敗收場,大家在意的主題永遠都是社會偏見,這個傷疤不知道究竟有多深,我也時而看到有人被以動漫之由霸凌,悲憤的情緒流露在字裡行間。這些號召運動最常見的問題就是組織鬆散,僅靠網路聚會這種隨時說撤就撤的互動方式來維繫合作關係(或者,任何時後不想回應就能不回應),如果是約出來定期開會,至少還能帶給成員們一點責任壓力。並非說網路組織肯定不成功,而是網路組織靠的要是擁有強烈執行工作動機的成員們才有辦法持續運行。

我友人組織的「動漫向上」,因為行動模式太強烈而被許多御宅族看不起,我私心上覺得太多人太小看了社會,甚至有些根本就是偏見(這說來很諷刺),沒有足夠的力道打入權勢者,幾乎什麼都改變不了。我能理解一般人對這種街頭路線的恐懼,但指著非理性、暴力訴求、出風頭,或者所謂「有更好的方法」,都只能說大家對這些事太陌生,就跟大眾對御宅族陌生的程度一樣。

要改變社會對御宅族的不公不義,也不是除了上街頭就沒有辦法,方法是人想出來的,而你也許也會發現,即便目標設定上並不是為了這個,也有許多人的默默付出,正在建構著社會對動漫的正向看法。台灣有一群前輩努力在從事漫畫教學與產業分析,為的就是要讓台灣漫畫重新起步大鳴大放。日本社會對動漫的接受過程,也正是因為日本漫畫充斥了夢想,以及其聯繫日本文化帶來的深度與無限商機,日本人對漫畫改觀了,正是因為他們在漫畫中看到了自身的文化、連繫了自己的生活*5。

我不知道有多少御宅族想過,但起碼我認為是好點子:當新聞媒體在描述卡通對兒童與青少年造成的模仿問題(這包含香吉士吸菸、海綿寶寶髒話、暴力模仿等等)時,我們生氣了,痛批政府跟學者亂搞,但我們卻沒有一個也許是動漫社團提出任何聲明,而是自顧自地在論壇上擠在一起,然後少數人可能去投了訴這樣。

我更想說的是,為什麼我們不從推廣動漫文化著手來因應,模仿那些壞事又怎樣?我們老是反駁著說:「動漫有些壞的東西,但更多好的東西讓我們學習!」那麼,為什麼不來模仿一下呢?我們喜愛的動漫角色,除了玩COSPLAY,我們有沒有辦法在社會上,直接呈現他們的精神,並且影響世界?行俠仗義、夥伴、男子漢、對感情的智慧、處處為學生著想的學生會、探索超自然的社團,以及許多動漫感動中那些細膩的東西;我以前在大學社團放進了「萬事屋」,即便接過的CASE無聊到炸,還是會期待突然來個棘手的問題,以及,情感上,作品與自己的生活經驗也多了一段聯繫。

動漫文化給外人的感覺不應停留於一群消費者、愛好者,大家應該試著創造文化,讓那些既定成俗的偏見,有全新的角度提供理解,累積出全新的經驗;而更重要的是,來自自己的探索,我們喜愛的東西,甚至比我們想像得還要具有優越性也說不定。我會有所期待的是,御宅族更熱衷去思考自己所愛,喜歡一部作品,那就推廣出去,或者寫心得跟別人分享喜悅,喜歡作品中的某種精神,何不放手做做看?喜歡故事性、人物神情與筆觸,你搞不好能試著寫小說或畫圖。動機不同,但邁向的也許就是動漫文化的巨大擴散,更多人必須正視它,因為它就充斥在生活裡。偏見什麼的,像鼻屎一樣彈掉吧。(DUST,2011/10/11)


—————

〈註釋〉

1、言下之意,手塚似乎不把漫畫創作當成是一種藝術行為,而是當成一種商品買賣。藝術創作不需要考慮讀者的需求,而純粹是展現自己想表現的東西,這讓我想到傻呼嚕同盟的JOJO,在描述漫畫創作時的基本定位:「漫畫是商品,同人誌才是純創作。」時,引來某些人的認知失調;當然,要說手塚也許把漫畫當成身兼藝術與商品價值的東西也無仿,古代有些怪怪的藝術家(像安迪‧沃荷)甚至現代的設計師都這樣搞,沒什麼大不了。然而,就我看來,從這個脈絡去談手塚對漫畫的態度似乎有所偏差,他更像是拉進了自己的思想,並且期望更多人跟他討論,動機上這跟藝術或商品無關,而是一種社會影響的行動,以及更重要不能忘記的:「他熱愛畫漫畫」。

2、「標籤行為」,社會學概念,通常描述的是偏見或亂戴帽子的現象。值得注意的是,探討標籤、或者直接探討所謂的「偏見」,它並不是憑空生有,通常那都會指涉到某一部分的真實現象,只是就結果來說,會被理解為整體共有的現象。比方說,把御宅族說成衣衫不整家裡蹲的胖子,就是一種標籤行為。

3、一個簡單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媒體要獨厚動漫?」對於政治、社會、演藝、教育、科技等等任何領域,媒體一向都是那個樣子,斷章取義、置入性行銷、不完整講清楚讓人誤會、標題殺人、欠缺查證、危言聳聽。御宅族沒有理由該覺得要求媒體對動漫友善是可能的作法,真要從這個脈絡來做,也只可能是對媒體全面性批判,而非單單動漫而已。換句話說,這是一致性的問題,有結構上的原因,而非媒體單對動漫有這種惡趣味。

4、但我不鼓勵像是「完全不要相信媒體就好」這種一勞永逸的方法,我相信媒體訊息有許多都是「有用的」(比起真偽,有用更重要),尤其用來監督權勢者,媒體幾乎是唯一可以輕易掌握訊息的來源,強化自己分析新聞的能力,真相多少是摸得清的。

5、而這也是我之所以反對「是哪國漫畫不重要,好不好看才重要」論調的原因之一,這不足以作為冷嘲熱諷那些努力推廣台灣漫畫的人的理由。
(原文發表於極物動匙:http://animevt.blogspot.com/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5-23 23:01 , Processed in 0.019784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