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漫畫心得】 吳道成對台灣漫畫困境的三種觀察

[複製連結] 檢視: 959|回覆: 0

名望的騎士

☆☆☆☆☆☆☆


不少人都在談論台灣漫畫「怎麼了」,或者台灣漫畫「是什麼」,包含我跟吳道成(很遺憾以下簡稱「熊」),都對此相當感興趣。熊更是處在一個「台灣漫畫讀者」的視角,從最早的迷上台灣漫畫,開始收集、閱讀,看見了台漫在通路上的問題,以及不同階段、連載刊物上的作品差異;接著熊研讀台漫歷史、產業觀察等相關資料,並且分析親身所見所聞,發展出一套自己對台漫困境的獨特見解;同時熊也持續撰寫心得評論以及跟友人分享漫畫,作為推廣台灣漫畫作品的實際行動;因為熱愛台灣漫畫,所以關心台漫、希望它更好,這就是熊含淚寫文章的基本信念。

熊著眼的視角相當全面,從出版業看、從漫畫家看、從讀者看,甚至從台日動漫歷史、文化的角度,互相糾結綑綁好不自在;熊對「如何振興台灣漫畫?」的問題,給了一個相當清楚的回應:「太難了!我不知道!」複雜到恐怕任誰都無法回答;熊也提醒,大家通常對台、日的漫畫產業了解得不夠全面,不確定的事不該說得太滿,輕易地相信「將日本經驗複製到台灣,或者政府大把錢往動漫產業燒,台灣漫畫就能成功」,其實反倒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台日的基礎不同、政府出手也時常搞雜,至少從這兩個方向而言,應該需要相當深刻的研究批判才可能進行。

台灣漫畫的困境,熊認為有三種脈絡可以探討。第一,台灣的漫畫產業自從日本漫畫大舉入侵,並邁入大量網路盜版分享的時代,台灣讀者對漫畫訊息的了解,完全不依賴日本式的週刊連載,而直接從網路資源,以及日漫建立的品牌,讀者對實體書的第一次接觸,就直接是單行本;一本單行本要不要花錢買,端看這本書是不是已經看過、知道裡面的東西是否是自己喜歡的,或者碰運氣地看看封面、相信日本漫畫家,以及漫畫本身的名氣,來做決定。

「資訊」是日本漫畫在台灣熱賣的優勢,因為有充分了解作品的管道,所以願意花錢而不踩雷(熊認為,這就像是一種公熊跟母熊之間,從約會到迎娶的過程);即便台灣也有日本漫畫的連載週刊,這也並非讀者資訊來源的大宗,因為仍然有許多的日本漫畫在台灣直接就以單行本面世卻相當熱賣,日本放送的動畫(經由網路盜版分享),其許多原作漫畫即是如此。台灣漫畫專屬的連載週刊也並非沒有,只是購買人數相當少,起不了資訊傳遞的作用,倒是以前在《元氣少年》與日本漫畫一起連載的台灣漫畫:周顯宗的《摺紙戰士》(而且前後跨了好幾本青文的週刊),連動畫化都能做到,甚至推銷到日、韓,也許相關地證實資訊充足對作品銷售的重要性。

熊進一步指出,台灣漫畫正是缺乏一個資訊了解的過程,大部分的新興台灣漫畫,幾乎只能從單行本本身獲取資訊,在一些大型的漫畫獎項出版品,亦無多加介紹故事劇情,有也相當簡陋,更不用說,台灣漫畫市場小,租書店、漫畫店要找到台灣漫畫相當困難(熊曾經去找台灣最強漫畫家——鄭問的作品,遍尋台北大街小巷怎麼找都找不到,啜泣之餘還被尖酸刻薄的老闆調戲),網路上亦無盜版資源可供參考。不過,已經有出版社了解到這個問題,著手運用網路免費閱覽來增加大家對台灣漫畫作品的關注,例如全力出版社的「ComiComi」平台、未來數位的「創意漫畫大亂鬥」,我對ComiComi不熟,倒是我親身感受過未來數位出版漫畫的資訊效果,光是在漫畫產品的宣傳網頁,放上畫工精細的精采預覽,就足以吸引相當多的購買者,即便漫畫之前已經有在線上免費給大家看、網路也連載了好幾年。而現在,我在宜蘭的偏僻書店,都有機會看到未來數位出的知名台漫被擺到架子上。

第二個脈絡跟文化有關,熊觀察台灣大眾對漫畫的看法,基本上是定位在「青少年讀物」,在許多熟稔此道的動漫迷眼中也是如此,這造成了一種連鎖效應:對政府或有影響力的人來說,台灣漫畫的發展,因為是小孩子的事,所以不必認真看待;在社會反應上,漫畫是小孩子在看的書,看的人就是幼稚,小孩子的文化,家長、教師不需要去參與或理解;小孩子看的書裡有色情暴力,那就立法禁止小孩子碰到漫畫;小孩子不成熟,所以看的書都要經過大人挑選後才能看;漫畫最好具有教育意義,能啟發小孩子的學習興趣。

熊對這個連鎖效應觀察得很犀利,這不只阻礙了台灣漫畫發展的空間,在我發現的一些日漫迷眼裡,其實也知道日本作品應該區分兒童跟青少年以上,他們習慣會把兒童動畫作品稱為「卡通」(雖然這是一種誤植,但這跟成長經驗有關),這就是他們因應社會對動漫作品從事批評所做的回應:「有些不適合給兒童看的作品就分級吧。」但這種回應,我猜在熊的觀察裡,可能是毫無用處的,因為在大眾眼裡,動漫畫沒有所謂「青少年看的」、「兒童看的」、「成人看的」這種區別,它一直都是相當單一的「兒童看的(或者青少年以下看的,不再切割細分)」;大眾所持的很可能是一種消滅性的態度,對兒童有害的動漫畫就不該存在。對,也許我們看得到有些聲音是主張分級處理,而表面上,做處理的人也真的分級了(很多都只是粗淺地分兩種:普通級或限制級),大眾似乎也沉默接受,但這不見得直接反應了大眾的內心態度,我們還是得做最壞的設想:「大眾不容許不適合兒童的動漫。」事實上,把動漫當小孩子(尤其是兒童)在看的東西,在社會上顯而易見,這種設想很可能成真。

這種社會對動漫畫的態度該怎麼改變?熊認為「我們必須與社會對話」:開出版社、寫書、辦研討會、寫網誌、寫信指正媒體錯誤報導等等,都是與社會對話的方式。日本漫畫文化,過去也曾經歷過「惡書追放運動」之類的對動漫有著破壞性影響的社會壓力,但日本動漫界卻撐過來了,就是因為產業界與讀者勇於與社會進行對話。岡田斗司夫在其《御宅族學》裡曾提到御宅族必須要有「通の眼」,其要求的正是動漫迷必須有將動漫畫與社會結合的能力,這也包含了對話的能力。岡田嚴厲批評現代的萌系御宅族,正是因為他們只顧著活在自己的世界,拒絕與社會溝通。御宅族將動漫視為是一小圈子的人的事,展現出封閉心態,正是漫畫文化無法提升的真正阻礙。只有當動漫迷有著成熟的態度、勇於與社會對話,才能真正解決動漫被當「小孩子在看的東西」的社會定位問題。

台灣漫畫困境的第三個脈絡,是漫畫家的「待遇」問題。熊表示,台灣漫畫的稿費相當低廉、漫畫家在單行本能抽的版稅也相當少,這起因於日本漫畫在台灣大量翻印導致的出版商定價競爭,讓漫畫價格拉低到失去原本的價值水平,導致台灣的漫畫家收入必須與日本漫畫家在台灣的海外收入做競爭,日本漫畫在台灣價格被壓低,對日本漫畫家影響不大、在日本國內能得到的稿費跟版稅是仍然是一樣的,只是額外多了一筆海外收入(台灣價格低也許這筆收入會少一點);但對台灣漫畫家而言,幾乎不可能靠這點差不多是「日本作品海外版稅收入」程度的版稅與低廉的稿費過活;熊也痛心地指出,許多台灣漫畫家其實是兼職在畫漫畫,這種環境之下,台灣漫畫家放棄的放棄、換軌道跑到遊戲產業、繼續想畫漫畫的人則去國外發展,台灣漫畫自此一蹶不振。

關於漫畫的「原本價值」,熊提出了一個相當有意思的比較:角川書店在台灣跟日本都有公司,旗下最熱門的大作《涼宮ハルヒの憂鬱》在台灣小說版定價是新台幣180元,漫畫版定價則是新台幣110元,漫畫約只有小說六成價格。日本呢?《涼宮ハルヒの憂鬱》小說版日幣540元。假使如果日本人對待漫畫的態度跟台灣是相同的(也就是小說的六成價格),那漫畫版就應該就是日幣324元,但令人驚訝的,日文漫畫版定價是日幣567元。這代表了什麼?同樣一間出版社,因為區域不同採取不同的定價策略,這正反應了讀者對於漫畫與小說間的價值。換言之,漫畫在台灣讀者的地位是比不上小說的,「漫畫比一般書便宜」成了讀者對漫畫的刻板印象。

熊主張,要讓台灣出現好的漫畫,最基本該做到的就是提升漫畫家的合理待遇(同人誌比商業漫畫好賺的說法,也印證了漫畫家待遇偏低的事實),使得更多漫畫人才投入,並願意留下來。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由出版社提升漫畫訂價使其與一般書籍相當,順道還可以改善漫畫書本品質,讓漫畫更值得收藏。熊提醒,漫畫價格提升對讀者來說並不會是太大的負擔,因為台灣最大群消費者的日本動漫迷,花在作品週邊的錢一向不手軟,漫畫書幾十、百餘元的差異,對動漫愛好者並不算奢求,何況那還是動漫產業的核心產品。

提升至合理訂價,當然不是說說就能做到,出版社面臨網路盜版的市場壓力,也許一提升大家都不買單了,而若只提升台灣漫畫家的作品,也可能使台灣作品遭到質疑(「內容比不上日漫,卻比日漫貴兩倍」之類);這看來還需要讓出版社對讀者更有信心、而讀者也真的支持,才有機會推行。撇開解決漫畫家待遇的台灣漫畫進步策略,我們還是能做熊提的另外兩個困境因應方式:「一、努力與社會對話,讓社會撇除認為漫畫是小孩子看的東西的偏見,進而提升社會對動漫畫產業的重視與深耕」,「二、讓台灣漫畫創作有更多的資訊開放,鼓勵大家多看線上平台的免費台漫、多轉貼相關資訊,或者學熊一樣撰寫心得推薦文、拿著漫畫書盡是往別人褲檔塞,以讓更多讀者獲得台灣漫畫的作品資訊,促成購買機會」。(整理自吳道成,2007-2010;DUST,2012/01/11)


—————

〈延伸閱讀〉

吳道成筆記:http://lff985.blogspot.com/

(原文發表於極誤動匙:http://animevt.blogspot.com/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5-24 00:34 , Processed in 0.01997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