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冒險日誌】 thesol團:薩布洛斯齊之旅

 關閉 [複製連結] 檢視: 10367|回覆: 0

發表於 10-12-16 13:21:24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本文章最後由 馬孫 於 10-12-16 07:10 編輯

    經過一翻修整,卡德加、伊絲娜、小剝和牧師伊特南德˙杰先生,與公會出名的醉鬼艾爾,一起前往薩布洛斯齊的道路,由於是伊絲娜的任務,卡德家這次心情格外的輕鬆,就這樣一行人居然沒有遇到幾乎每次都會遇到的盜賊團,閒的發慌的卡德加不禁心裡想著:最近的治安是不是有變好一點?
    胃口被卡德加養刁的醉鬼艾爾現在對一般的葡萄酒感到不滿,口中說既然質量不足就用數量來補,一天到晚在喝葡萄酒,整天都醉醺醺的,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個強者的樣子。就這樣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入薩布洛斯齊,卻遇到聖庫斯柏的守衛在門口,要求大家交出武器,武器從不離身的卡德加與小剝幾乎都要直接動手,才由培羅神殿的塞妮雅小姐將一行人保進去,令卡德加感到驚愕的是伊絲娜竟然和賽妮雅很熟,一個擁抱加上一句我回來了,這令卡德加有一種末日降臨的錯覺。
    (天啊!培羅神殿的盜賊!比我這個法師之塔的術士還要稀有啊!我似乎接觸到神殿的黑暗面了!這是什麼世界啊!)卡德加在心理吶喊著。於是一行人便來到培羅神殿,在神殿中的卡德加可以說是渾身不自在,不知不覺發起呆來(本人馬克化中,因此以發呆帶過),回過神時發現小剝將塞妮雅給艾爾的醒酒液給喝掉了,整個人精力過剩的開始做起各種詭異的運動(俺回來了)。伊絲娜則是與塞妮雅敘舊去了,杰先生似乎去參拜培羅。卡德加在萬般無聊中很想出門,然而又不想看到聖庫斯柏的那些守衛的嘴臉。
    (那群狂信者都是一堆本質邪惡的殺人狂,我可比他們善良多了。)卡德加心理傲嬌的想著。(卡德加:那個...旁白先生?可以不要亂用「傲嬌」這個辭嘛?)
    伊絲娜推門進來,邀請同伴一起去酒館,卡德加頓時便來了精神,到了酒館,發現老闆娘居然也跟伊絲娜很熟。
    (雖然伊絲娜以前住這裡,有人認識不奇怪,但那星星眼是怎麼回事?特地留專屬的桌子是怎麼回事?這已經不是認識,而是很有人望了吧?)卡德加在內心不斷的吐嘈著。
酒菜並沒有因為伊絲娜而有所打折,然而對金錢沒有什麼概念的卡德加並沒有任何不滿。反倒是那肉排的調味讓卡德加感到異常的熟悉,似乎在多年以前也吃過這味道。沒有八歲前記憶的卡德加順著衛道慢慢回憶那些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過去,然而因為小剝和艾爾的亂花錢,讓卡德加不得不放棄回憶,畢竟再怎麼沒有金錢概念,也會在快沒錢時感到心疼。
    在酒館吃完了中餐,卡德加開始陪伊絲娜去進行任務的準備工作,藍鋼的製作,礦坑的老頭很愛喝麥酒,卡德加也拿出自己很會勃矮人感情的絕招,豪爽的與老頭喝起了酒,伊絲娜也是非常驚人的海量,但是因未來要逼老頭加緊工作,不能喝太多,不過顯然在取得好感方面兩人非常成功,得到了驚人份量的礦石。之後又來到另一位老矮子的房子,要求製作藍鋼,得到了兩週內完成的保障後,兩人才放心的回到酒館,剩下等待和風巨靈的方面,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伊絲娜決定去泡澡,卡德加則是決定和小剝去逛街,順便買了一個藍鋼的飾品做樣本。
    伊絲娜在許久之後回到旅館與眾人會合。
(她這樣泡皮膚會爛掉吧?)同樣愛洗澡的卡德加傲嬌的想著。
    無視卡德加買的樣本(這裡的藍鋼飾品好像可以當定情信物?)(卡:咦!???說明書上沒寫啊!),伊絲娜決定去找她的導師,不久後又回到酒館與卡德加借錢。
    「我需要一筆錢,大概需要300金左右...」伊絲娜有點侷促不安的說,然而卡德加並沒有多問,而是直接將30枚白金幣交給伊絲娜。
    伊絲娜則是愣一愣後說了一聲「謝謝」後離開了,基於對同伴毫無保留的信任,再加上  對金錢的忽視,卡德加對於那些錢並沒有很重視。
    (300金=30枚白金幣,還有剩呢!比艾爾花的少,應該是小錢吧?)卡德加有點天然呆的想道。(卡德加:哇靠!我哪裡天然呆!?)
    這一天默默的結束,卡德加與小剝在房間為了爭奪睡床的權利而發生了一場大戰,然而沒有認真的卡德加毫無疑問的敗北了,小剝大咧咧的躺在雙人床的正中央,還毫無疑問的說著夢話和打呼,卡德加無奈下只好睡到衣櫃裡。
    第二天伊絲娜來到小剝和卡德加的房間,想將兩人叫醒,卻發現只有小剝在床上,而找不到卡德加的身影,於是便問小剝卡德加在哪?小剝則是非常沒義氣的指著衣櫃,於是依絲娜便與因為沒睡好而賴床的卡德加交戰了起來,最後以卡德加的斗蓬被匕首釘在衣櫃門上敗北做結束。(驚!怎麼又是我輸!?卡德加與不知身在何處的旁白一起喊道。)
    眾人下樓去吃早餐,卻發現艾爾不在。
    「他嘴裡唸著一些話,晚上便離開了呢!」老闆娘貝莉笑瞇瞇的說。
    於是一行人快速的將食物塞進嘴中,便一路趕往貝莉所指的方向,好死不死,傳說中冒險者每次出門必遇到盜賊的詛咒又實現了,在晚上休息時,眾人遭到一個神祕組織的兩次伏擊。第一次由於準備充分,冒險者們並沒有受什麼傷,然而第二次的襲擊卻讓一行人吃到了苦頭。
    沒有穿鎧甲的小剝遭到連續重擊,卡德加便舉起小剝的塔盾當大盾用衝了出去,大吼一聲後渾身爆出湛藍的光芒,在蒼藍的光芒下可以清楚映照出對方驚嚇的臉孔,卡德加揮舞著長劍,帶著戰藍光芒的他在黑暗中異常的顯眼,但也沒有敵人願意靠近一個已經發出不知名光芒的戰士(卡:我是術士!)
    一個盜賊找到機會一刀砍在卡德加身上,卻看到一道藍光閃過,那傷口瞬間癒合,讓盜賊有如置身在地獄,在驚恐中忘了防禦,被卡德加斬成了兩半,另一頭伊絲娜也解決了幾個敵人,小剝則是帶著頭盔,抓著長劍,繞著大樹說到:[我很強的,別來惹我!]
敵人似乎終於意識到事不可為,撤退了,而卡德加在追逐中遭到敵人用特殊毒物攻擊,幸好用小剝的盾牌擋下而沒有中招
    因為小剝的傷沒有好而且擔心有毒而決定回薩布洛斯齊修整。卡德加再度與小剝開始進行了一場床舖爭奪戰,一記衰弱射線加上暈眩術,小剝被卡德加硬塞進了衣櫥。
    重整旗鼓後,一行人騎著從培羅神殿借來的馬匹出發,順便也讓培羅神殿知道這些事,讓他們隨後跟來。卡德加、伊絲娜、小剝以及杰先生再度趕往艾爾移動的方向,在晚上終於看到一個村莊,但防衛的很嚴密,由於一行人非常疲憊,決定與村內人交涉,以獲得修整的機會,裡面的人在聽到我們不是盜賊後,將門慢慢開了起來,伊絲娜感到可疑而潛行到另一邊的圍牆,卡德加、小剝、牧師先生則是在門口繼續與裡面的人交談。

伊絲娜用鉤爪與繩索上了圍牆,並看到裡面居然一副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景象,便大喊:[有埋伏!]
  
[
嗖~叮!]一支箭射在小剝的盾牌上彈飛了出去,白痴也知道這裡有問題了。

(不幸啊!怎麼連借宿都會遇到這種鳥事!難道我已經快要成為[神淨討魔]了嗎?)卡德加在心理吶喊。然而手上也不落後,反射性的對著高台上那射箭的伸出左手,在空中劃下一到藍色的符文後,喝道:[去吧!我的愛!(龍語)]瞬間兩顆湛藍色的魔法飛彈破空而去,惡狠狠的打在那人的胸口。

出乎意料的,對方不是草包,竟然沒有乖乖的死掉,而是一邊吐血一邊大喊:[那傢伙是施法者!]瞬間,所有的火力都對準了卡德加。

(不幸啊!這是怎樣,我怎麼不知道魔法飛彈還有群體嘲諷的效果)卡德加一邊逃跑一邊治療傷口,順便一邊詛咒[魔法飛彈]的說明書,絲毫沒有OT者的愧疚感。

小剝站在村口的門的正中央,避免對方將門關起來,一邊很牛的對著裡面大喊:[我要打十個!]找不到卡德加的敵人只好將箭頭瞄準了小剝,從裡面射箭的聲響和小剝塔盾盔甲上傳來的叮叮聲表示,敵人絕對不只十個。

小剝大喊:[你們犯規!我只要打10個!],然而沒有人理會他的叫囂,反而是又衝出兩個拿巨斧的戰士和小剝打了起來。

林中的伊絲娜和卡德加(原來躲到這裡)也發現了敵人,於是也和敵人纏鬥了起來,雖然知道很傷,但不得已之下卡德加還是點燃了自己的魔力,那湛藍的身影又在樹林之間閃現。

(真是太不幸了,這樣不是告訴大家我在這裡了嗎?血脈之力什麼都好,就是太亮了!而且代價也不是一般的大!)卡德加一邊哀嘆自己的不幸一邊對更不幸的敵人揮出自己的重劍。

[哼!]一聲冷哼從卡德加旁邊傳來,卡德加看到了一個穿著十分精良鎧甲的劍士正一臉鄙夷的看著伊絲娜,而伊絲娜似乎受了不輕的傷。



卡德加毫不猶豫的對那劍士衝鋒,並且將重劍由右下往左上斬了出去,不過對方並沒有被這樣的偷襲擊中,歸根究底似乎是卡德加太亮了。


[哼!]又是一聲冷哼,卡德加的胸口被對方的長劍劃出長長的一道血痕,然而還是一樣,一道藍光閃過,胸口的傷口便快速癒合了,即使對方是個冷酷的劍士,但還是十分驚愕的看著那已恢復的只剩一個小疤痕的傷口。

[再來!]卡德加已經打出了火氣,原本暗紅的眼睛隨著強烈的戰意閃動著火焰一般鮮紅的光芒,和身上的藍光呈現極不和諧的對比。

即使在自信的強者也不禁在此時對自己的勝算產生了動搖,這名劍士口中喃喃說著[怪物...]而後退了幾步……
---------------------------------------------------------

「拷問時間!」戰鬥結束後卡德加、伊絲娜、小剝正惡狠狠的站在俘虜的旁邊,可惜不論三人用各種方法,這位硬漢什麼都不說。

「你們不能這樣虐待俘虜!」一旁抽煙中的不良牧師終於說話了,但表情似乎並沒有他嘴上說的那麼悲天憫人。

「他本來就該死。」伊絲娜漠然的說,她對牧師先生有諸多的不滿。

「那就讓他死吧!」不良牧師抽出了腰間的釘頭錘。

「要死前也應該要讓他展現最後的價值。」卡德加嘴砲的說。

「那讓我來問吧!?」杰繼續打棍隨上。

於是三人讓開了路,用充滿不信任的眼光看著這位一路表現都不太妙的牧師。

「…你們幕後的主使者是誰?」牧師先生憋了半天,終於問出了這一句。

「我什麼都不會說的!殺了我吧!」俘虜很配合的回答。

「好!那我就賞你個痛快!」杰抽出釘頭錘就奔向俘虜。

「靠!」三人忿怒的攔截了牧師的攻擊,卡德加一記飛踢,將杰踹離了地面,之後杰又遭到伊絲娜的絆摔,最後被一身盔甲的小剝壓在身下。

「你們這是幹嘛?」杰很憤怒的看著這三個冒險者,卻發現這三位似乎比自己還生氣?
-----------------------------------------------------------

「結果他還是什麼都沒說…」卡德加有點無奈的嘆道。

「口風很緊。」伊絲娜面色陰沉,簡短回應。

「他連搔癢都不怕呢!」小剝有點沮喪的接話道,畢竟在他的想像中,搔癢是絕對有用的酷刑。

一行人就在村外不遠的樹林中休息,直到第二天的到來。

「啊!是馬蹄聲!一定是神殿的人來了。」四人便出去和賽妮雅會合。

非常驚人的屍臭從小村中傳出,昨天也只有伊絲娜進去把一個麥迪文之塔製作的空氣清靜機拿出來作戰利品,因此就算是卡德加等人也不敢保證裡面還有多少敵人。

卡德加默默的發動了在賽妮雅馬鞍旁的袋子中的[空氣清靜機],頓時屍臭消失無蹤。

賽妮雅感激的看了卡德加一眼,然後大叫一聲「衝鋒!」就跟身邊的侍衛們衝進了村子。裡面顯然已經沒有半個活人,讓前來的賽妮雅和她的護衛士氣十分的低落。

賽妮雅開始替死者禱告,冒險者們也在一旁觀禮,在一番儀式後終於將所有屍體入土為安,賽妮雅也也決定回薩布洛斯齊報告這件事。冒險者因為還沒有找到艾爾決定修整一番繼續前進,在中午杰先生禱告完之後(主要還是要等這個麻煩的傢伙),眾人再度往山中前進,伊絲娜一進樹林就消失了蹤影,卡德加只有帶著剩下的人小心翼翼的潛行移動,可惜不論多小心,小剝吭吭鏘鏘的盔甲聲還是不停的傳來。也因此眾人走的更慢了。

不知過了多久,眾人隱約聽到了打鬥聲和怒喝的聲音,於是加快了一點速度。突然卡德加發現前面的路居然有一段沒有樹,上面還有人探頭探腦的看過來,才發現自己暴露了。「唉呀!」卡德加自以為亡羊補牢的縮到一邊大樹的後面,然而這倒是讓上面的那些腦袋露臉了。

「他發現我們了!」一個看起來就像笨蛋的壯漢抓起巨斧走了出來。

「你這個笨蛋!不要出去!」另一個笨蛋走出來用力敲了一下笨蛋一號的頭。

「…去吧!我的愛(龍語)」實在看不下去的卡德加抓起魔法飛彈魔杖對著笨蛋二號就是一記魔法飛彈,三顆淡藍色的光球砸在那傢伙的胸口。

「好痛啊!我要殺了你!!」笨蛋二號抓起巨斧對卡德加大吼,然而欠扁的卡德加卻對他拍拍自己的臉,彷彿說著「打我呀!笨蛋!」然後又再度縮到了樹後。

「我一定要殺了你!!!」這位笨蛋顯然惱羞成怒,渾身肌肉噴起,將身上的重甲塞個滿滿,雙眼赤紅,彷彿就要變身成為超級賽○人…咳咳…二話不說的衝向卡德加…前面的樹(不能衝鋒攻擊)

(驚!什麼人不惹惹到狂戰士!我的不幸指數難道又飆升了?)卡德加心中雖然腹誹但還是開始狂奔。這時小剝很帥氣的衝出來擋在這個笨蛋的前面,小號的長劍在他身上劃下一道傷口。笨蛋的目光卻是緊跟著卡德加。

卡德加發現這個笨蛋還在看自己,便自我感覺良好的右手比了個七,放在自己的下巴,順便附贈一張豪爽的笑臉。這讓本來目光快被小剝造成的疼痛吸走的笨蛋又再度雙目赤紅,惡狠狠的衝向卡德加(由於小剝的阻攔,所以還是沒能衝鋒攻擊)。

(…我在幹嘛呀!沒事又去惹他幹啥?)卡德加自然不知道有隻無形的大手操控著他放風箏,只能一邊自我吐嘈一邊再度逃跑。

小剝已經和另一個笨蛋打的不可開交,伊絲娜又不知去那了,卡德加只好慌不擇路的躲到牧師的後面。

「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狂戰士的怒吼與牧師的驚叫聲同時發出,最後「噹!」一聲,牧師險險的將這一斧擋了下來,綁著盾的手一陣發麻。

「呼…呼…呼…別…跑…」笨蛋累了,顯然他的狂暴也已經到了極限,現在只能慢慢的走向卡德加,然而卡德加又用魔杖一記「去吧!我的愛(龍語)!」讓三顆魔彈打在他臉上,而牧師也快速的後退並賞這位打錯人的白痴一箭,這一箭直接穿過了筋疲力盡的笨蛋的腦袋,讓他死的不能再死。

這時卡德加似乎聽到上面傳來一些唸咒的聲音,凝神一聽後大驚,叫到「天乾物燥!小心火球!」,然後一顆火球術就飛了過來。
伊絲娜終於現出身形,只見她在火燄中一個翻滾,然後毫髮無傷的站起來。
卡德加一個前滾翻,大喊道「好燙啊咦?怎麼不太燙?」雖然魔杖被燒沒了,但卡德加卻沒受很嚴重的傷,只有衣服上一些地方看起來有點焦黑。
(難道是空包彈?)正當卡德加這麼想時,後方卻傳來牧師的慘叫聲,狂暴的野蠻人沒有打中他,反而被火球術給燒個正著。
「啊!我的魔杖!」卡德加瞬間感受到心靈上的傷害大於生理上,憤怒的衝上了高台。
映入卡德加眼簾的是艾爾正渾身是傷的和幾個戰士打的不可開交,小剝雖然想衝向他,但卻被另一位戰士擋住不能前進。艾爾正和幾個風巨靈協同作戰,但是依然有寡不敵眾的趨勢,台上已經到處是屍體,一個巨大的房子飄在上面,地上則是背叛者卡拉,腳下踩著一個魔法陣。
法師卡拉利用地上的屍體做出了一個超大的縫屍者,大到不可思議的全投瞬間將小剝打成重傷。
卡拉似乎還不滿足,使用幽靈手和電爪的組合將小剝電的仙仙欲死。
[小剝!]卡德加再度燃起體內的瑪娜,渾身散發出湛藍色的光芒,之後衝到小剝旁邊並將正能量注入小剝的體內,瞬間小剝又再度生龍活虎了起來。「快退!」心知自己其實治療不太多的卡德加對小剝喊道。
縫屍者又是一拳打下來,目標似乎是卡德加,雖然卡德加一度已經絕望並做好變成肉餅的準備,但沒想到這個大傢伙居然是個大近視,一拳將旁邊的地板砸出一個大洞。
卡德加斜出一剣砍爆了幽靈手順勢將剣勢劃向一邊的戰士,但被那戰士險險的躲過了,於那縫屍者居然選擇繼續向下走去,看來目標是小剝(真是個大近視)
下方的杰牧師看到不死生物就怒了,抓起聖徽對著縫屍者施展驅散不死生物。  「Return!」牧師大吼,但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靠!失敗了!Return!」牧師氣急敗壞的再吼一次,但是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給我消失吧!」牧師再度施展驅散,但還是失敗了。大概是信仰不堅定所以才這樣吧。
上面的戰場異常的慘烈,艾爾已經被斬斷一隻臂膀,昏倒在地上,風巨靈們已經全滅,對方也只剩下法師、身邊的一個強力戰士跟法師腳下的魔法陣了。
伊絲娜也受了重傷,場面變的十分尷尬。下面的小剝和杰則是合力對付縫屍者。
「哈哈哈!誰也不能阻止我偉大麥奎特(菲爾斯的大徒弟)後裔,卡拉˙麥奎特!」地上那疑似傳送陣的東西亮了起來,卡德加見狀,大喝到:「燃燒吧!破壞死光!(龍語)」一道橘紅色的光芒直接擊中了卡拉,卡拉在慘叫中倒地,焦灼射線可以說是卡德加所會的魔法中最有殺傷力的,卡拉的身上幾乎傳來了烤肉香,一旁的護衛趕緊拿出治療藥水,但又被伊絲娜打斷。
那個戰士護衛決定陪卡拉一同赴死,而漂浮在正上方的房子沒了卡拉的魔法支撐,立刻開始搖搖欲墜。
「靠!我要退了!」卡德加雖然口中這麼說,但身體卻沒有動,眼睛死死盯著倒在房子正下方的艾爾。
「我真的要退了!啊!煩死了!」似乎躲不過良心的譴責,儘管卡德加口中傲嬌的喊著,卻還是衝向前扶起了艾爾。伊絲娜也同時行動,並將藥水灌進艾爾的嘴中。
「嗚喔…怎麼了?」艾爾一起來,看到卡拉,又抓起剣要衝,但被卡德加和伊絲娜所阻攔,在卡德加和伊絲娜的護衛下,艾爾也快速的往山下撤退。下面的小剝和牧師見情形不對也跑的更加賣力,但是牧師不理同伴逃跑的行為實在太天怒人怨,連好脾氣的培羅都看不下去了。
[轟!]一道雷光從天而降,轟爆了牧師前面的大樹

不幸還在延續,一顆石塊將伊絲娜擊昏,讓卡德加頓時頭大了起來,但艾爾也在此時展現大將之風,果斷的拋棄了自己的右手,和卡德加一起將伊絲娜拖出了危險地帶。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2-24 20:05 , Processed in 0.058683 second(s), 19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