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會員創作】 鬼物語

[複製連結] 檢視: 2252|回覆: 0

  其實小來不喜歡看鬼片,倒不是因為會害怕或是不想做惡夢之類的原因。

  而且除了鬼片以外,舉凡書籍、圖片等等只要牽扯到鬼怪的東西,她都不喜歡,更不會主動的去接觸。

  要知道,人的想像力……有時候真實的很可怕。

  「小來、小來,今天晚上要在宿舍舉辦說鬼故事大會喔!這次你一定要來!」同寢的雅雅一下課就跑過來,扯著她的袖子一臉興奮的說著這個消息。

  撥開擋到視線的瀏海,小來微微的露出苦笑遲疑道:「可以不要嗎?」

  對方似乎是誤解了什麼笑的一臉曖昧,一樣用她偏高的嗓音吱吱喳喳的:「妳會害怕唷?沒關係啦!放心!今天男生也會過來一起喔!」

  他們高中採取的是住宿制,男女宿舍分別在教學大樓的一左一又遙遙相望。

  基本上只要不出事,校方對他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也許就是私立高中的好處吧。

  「很多人?」眉頭糾結著小來欲言又止。

  「對呀對呀!」點點頭,雅雅的臉上迅速染上紅暈:「可以趁機認識很多人喔!」

  很多人呀……那只要想辦法中途脫身就好了。小來暗自的做決定。
 











  可是她發現她太天真了。

  七點一到,人潮便迅速的往交誼廳集中。

  才吃過晚飯就被雅雅拖住不放的小來有點無奈。這麼多人,情況只怕會失控……

  「怎麼辦才好……」喃喃自語道,她的眼中閃著複雜的情緒。

  七點半,不知道誰關了燈,只留下約莫三十支的蠟燭散發出昏黃的光。
  
  這樣真的很危險,先不說別的,要是哪個冒失鬼不小心踢到了,恐怕他們都得把命留在這裡。小來嘆口氣,卻沒有說什麼。

  四五十個人很有默契的以蠟蠋為中心繞成一個圈,彼此挨彼此坐下。

  「咳咳,歡迎大家來到這裡參加丞凌高中第一屆說鬼故事大會……」一個帶著眼鏡長相俊秀的男孩溫溫的開口,手上捧著一支蠟燭,也許正是因為這樣的關係,火光映照他的臉色顯的蒼白。

  「今天,很適合說鬼故事。有人知道為什麼嗎?」全場很一致的搖搖頭。

  扶正眼鏡,他壓低聲音道:「因為今天是,難得的陰日。」

  有人笑笑說不要說這種無聊的話,有人卻緊張不安的四下張望。但原本處於沉思狀態的小來卻因為這句話,突然的抬起頭。

  「好啦,我也不多贅言,基本規則就是在場的各位都要說一個鬼故事,而輪到的人……」他晃晃手中的燭台,「要拿著這個。」

  笑了笑,他環視了每個人,又繼續說:「如果想中途離席,可以,但是……」

  「請一定要小心。」聳聳肩,他態度自然的說出意義不明的話。

  「那麼,就從我先開始好了。」不等任何人有反應,他又自顧自的往下說:「現在我要說的,是關於我們學校的,真實事件。」

  有人驚呼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小來隱隱的感到不安。

  「大約是十七年前,在場的各位都還沒有來到這裡的時候,那時後還是實施男女分班制……」他的目光幽遠,口氣像是在緬懷什麼似的。

  「有一個前段班的男孩,很優秀,也是下屆的學生會長候選人,但是在交接的過程中,他卻無意的發現了這個學校的秘密。他很驚慌,但卻很冷靜的沒有張揚。不過不知怎地最後這件事還是被發現了,學校為了湮滅證據,於是便命令他的級任女老師殺了他。」

  「為什麼?」有個怯生生的問道。

  他看像那個膽小縮在一旁同學身上的女孩子,淡淡的開口:「因為,只有死人永遠不會說出去。」

  「好可怕。」雅雅吞了口口水,拉拉小來的衣襬。

  小來只是點點頭,表情看不出什麼。

  「就在有一天他要走下樓的時候,女老師便從後面推了他一把。他就頭潮下,當場摔死了。」小來發現他嘴角若有似無的勾起,像是在笑。

  慢慢的,她舉起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可是故事還沒有結束……」

  「在學生死後沒有幾天女老師也跳樓自殺了,就是從辦公大樓的頂樓。說是自殺,但有人信誓旦旦的說看見是一個穿著染血制服的男學生,從後面推了她一把。沒有人可以證實這個說法,可是女老師的背後卻有一個清晰的血手印。」

  「我講完了。」他笑笑,把手中的燭台往左邊的同學遞過去。

  「那那個秘密到底是什麼?」另一個男同學舉著手冷靜的問道,聲音卻有掩不住的顫抖。

  「這個嘛,很抱歉我不能說。」

  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有的很精采很可怕,有的很溫馨很悲悽,有的卻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像是什麼醫院的屍環、高速公路招手的人影之類的,在過程中小來早已放下了手。

  就算她再怎麼拒絕聽,聲音會從任何孔隙鑽進她的腦海裡。
來不及了。她知道。

  身旁的雅雅早就因為害怕整個人縮成一團,對外界的動靜似乎一點也不感興趣。

  沒有人注意到,隨著故事的進行,燭影搖動的幅度就越大,陰影也逐漸的擴散在每一個角落。沉浸在故事裡的人都不知道。












  「我要說的,是我的親身經歷……」一個瘦小的女孩緊張的扯著自己的辮子,她的聲音不大,卻很有效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我從小就看的到……就是所謂的陰陽眼。一開始看到的時候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而且,我也不常看到……」說著沒有邏輯的話語,女孩的眼神中有著憂傷。

  下是下定決心的她深吸一口氣,然後說:「可是那一天,在那一天一切都改變了……我再也不能當個正常人……」

  所有人都屏息著,沒有人因為這句話兒笑出聲來。

  「那天,我媽媽帶著我出門散步,我們在附近的小公園散步,我看見一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小男孩,他在沙坑玩,玩的很開心,我跑過去問他我能不能也一起,他看著我問我要帶他回家嗎?我還小,我不懂他這樣問的意思,我只是問他說如果我帶他回家的話,我就可以一起玩嗎?他說是,但是答應的事情就不可以反悔。我什麼也不知道,我點點頭,然後我們就一起堆沙寶、堆沙人……玩的很開心很開心,我記得……」她細細的抽泣了起來,卻沒有停下。

  「媽媽後來回來了,我問她她去哪裡,她說她哪裡也沒有去,我還小,真的什麼都不懂,我不知道事情已經發生了,可是就已經發生了,是我讓它發生的……我指著他問媽媽可不可以帶他回家,媽媽卻眨眨眼拍拍我的頭跟我說傻孩子那裡什麼都沒有呀,然後牽著我的手要離開。我回過頭在心理跟他說再見,他沒有說什麼只是低著頭站在那裡……然後下雨了,雨突然下的很大,我又回頭,可是那裏什麼都沒有,我想、我以為,他也是回去了他自己的爸爸媽媽那理吧!」

  「晚上睡著了,我又突然醒來,我聽到隔壁房間,爸爸媽媽的房間有奇怪的聲音……有人在哭、有人在尖叫,還有一個小孩的笑聲,我覺得很奇怪,所以我偷偷推開門,我看見了那個小男孩……他全身都是血,可是他在笑……嘻嘻……笑的好開心,我也看到了爸爸媽媽,他們也都是血,我很害怕,所以我又跑出去了……他問我,我要不要當他的家人?我還是很害怕,所以我搖搖頭,他說,答應過的事情不可以反悔,我答應他了,我答應要帶他回家,所以他來了,他來找我……我要當他的家人,所以他就一直一直跟著我……」說到這哩,她突然哭的不能遏止,有幾個比較膽小的人也都跟著哭了起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面面相覷,他們都想,故事應該是結束了。

  但是小來知道,現在才是開始。











  她冷眼看著紛紛騷動起來的靈體,聽著故事一個接一個又繼續下去。

  那個女孩不是在場唯一一個看的到的人,小來也是。但是小來平常是看不到的,必須有媒介……也許是一張圖、一段文字、一個畫面,那些大家都以為不存在的鬼怪便會在這個世界上現身。這才是小來不喜歡看鬼片的真正原因。

  對這個世界來說,小來太危險了。

  她的存在,會為這個世界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一些比較敏感的人紛紛不安了起來,他們蠢蠢欲動卻想到了開頭男孩子的那句話「但是,請一定要小心。」

  到底要小心什麼,他們現在都知道了。

  一個小男孩笑嘻嘻的跑到小來的身邊,歪著頭問她:「你可以帶我回家嗎?」

  她沒有回答,只是也對著他笑笑。

  她看見了一個全身是血的女人跛者腳走到一開始那個男孩的身邊坐下,脖子的角度扭的很奇怪。

  她看見了一個護士推著點滴架,手上掛著一條有著編碼的手環。

  她看見了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婆婆,蹲在門口雙手在地上不曉得摸索著什麼。

  她看見了一個又一個的靈體紛紛化成傳說中的鬼怪……

  不只她看見,很多人都看見了。

  還有力氣尖叫的就尖叫,還有力氣逃跑的就逃跑,幸運一點的直接暈了過去。

  雅雅算是很幸運,她在故事才輪到一半就已經嚇暈了。

  小來面無表情的看著已經慌做一團的人群,還是靜靜的坐在原地。身旁靠著熟睡的雅雅。

  她知道這不是她的錯,卻還是忍不住感到無力。就算她不在場,這麼多的靈體也不會安份到哪裡去……她出現,只是幫助他們「現出原形」。而且她知道,她可以幫的上忙的……不會在像之前那樣手無對策。

  至少,她現在能夠做點什麼。

  所以她在等待一個好時機。

  深吸一口氣,她閉上眼又慢慢的睜開,一瞬間所有騷動的靈體都頓住了,又很快的通通聚集在她身邊。

  小來的眼睛依然黑的很漂亮,裡面的黑卻更加的深沉……黑的像是能夠吸收世上萬物一般的黑。

  她張開手,靈體們便又害怕又興奮的接觸著她,輕輕的她開口:「我看見了,我看見你們了……走吧,離開吧,你們已經不於這個世界,所以不要再留戀了……」

  奇異的因為她的話語和觸碰,大部分的靈體便像是一縷清風消逝的無影無蹤,卻有些仍頑強的抗拒著她的誘惑。

  她仍然只是笑笑,再次的閉上眼睛,那種蠱惑的光芒便像是從來都不曾存在的消失了。
  
  輕輕的拍拍手,靈體們也不再交纏的散去。

  望著躺了一地的人,她莫可奈何的扯開一個笑。她知道這些人都沒事,但是就算沒有仔細去數,她也知道最終還是少了幾個。

  無法改變的結局。因為太過深的執念,是除了自己誰也沒辦法打開的死結。

  放心的鬆口氣,她知道她還是做到了……曾經她以為他自己絕對做不到的事。轉過身,她走上樓打算收拾行李。這裡是不能再待了,等到有人經過交誼廳……

  「呀啊!」

  一聲尖叫打斷她的思緒。微微的苦笑,看來她得加緊腳步了。

  她想,從今天以後這髓背負著秘密的高中,學生們又多了一個禁忌的、可以談論的鬼故事了。










  _THE   END.




  打的好累,希望大家看的懂~也可以喜歡這一個故事:D
 
做自己,最自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25 21:09 , Processed in 0.02445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