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會員創作】 話鬼

 關閉 [複製連結] 檢視: 5874|回覆: 10

  夜悄悄的降臨,但那太陽似乎仍對這個大千世界有所眷戀而賴在天際不肯走,於是乎,晚霞被染成絢麗的紫紅色。迷濛間我有一種不太真切的虛幻感。

  漫無目的地在這在十字路口閒晃、徘徊,過路人毫無所覺的與我擦肩而過,行色匆匆。

  眼神中的冷漠我沒忽略。在心中輕嘆,我摸摸口袋掏出乾癟的菸盒,這下吞雲吐霧的想法也無法實現了,唉。

  渴望地將目光調向對街的那間便利商店,看了看腕錶,嘖!一直停在那沒有意義的五點四十六分啊……下意識的想搜尋那熟悉的忙碌身影,但這個時間我若沒記錯是小可在值班。

  如果這時走進去說要買菸,又免不了要被她叨唸一番了吧。我苦笑。

  小可是那間便利商店的工讀生,也是我暗戀的對象。頭髮短短的笑起來有酒窩,很可愛,也很青春。

  老實說我一直懷疑小可這傢伙也喜歡我,但每次約她,她總對我露出一副凶巴巴要吃人的母老虎模樣說「你找死啊!」

  如果說這話的時候她不要臉紅就更有說服力了,哈!

  我摸摸下巴思索著邀約失敗的原因,一邊在路上繼續遊蕩。

  下次是不是該換個台詞呢?一直聽一樣的「小可,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探討男人、女人生理的差異?」總是會膩吧!對了,我想就是這個原因讓我每每都吃了閉門羹。





  電線桿下,一個蜷伏的小小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老實說我對於一個人能夠做出那樣的動作是感到很不可思議的。怎麼說呢?那個哭泣的男孩是將頭埋在併攏的雙膝間。

  「就算是如此,也沒什麼大不了」你一定會這麼想吧?我也不訝異。但怪就怪在他的雙腿靠的太緊了……

  於是我走了過去拍拍他的肩,善意中帶著好奇的問道︰「小弟弟怎麼一個人待在這還不回家呢?」

  一陣沉默後我心想自己是不是太多管閒事了?摸摸鼻子我正想走,只聽一個怯怯的聲音顫抖的說︰「……我、我找…不到我的頭……」

  然後我看著他慢慢轉過身來……我終於理解為什麼他的背影看起來如此的怪異了。















  嗯?你以為到這裡就結束了嗎?

  當然不可能。
  
  頭不見了怎麼還能講話?想必你有跟我一樣的疑問。於是我失笑。

  「你一直待在這裡當然找不到啦!」然後,我牽起小男孩失溫已久的手,說︰「你再說句話看看。」

  「…要、要…說什、什麼?」怯怯的童音少了嗚咽聽起來清晰多了。

  順著聲音的方向我順利的在一台貨車底下找到、這孩子遍尋不著的,頭。

  眼淚留過在髒污的臉上留下兩道清晰的痕跡,但他的表情是欣喜的,還露出一個可愛且大大的笑容。

  似乎有點靦腆,他捧著頭臉紅紅的說︰「謝謝大哥哥。」

  我笑著輕拍這孩子的肩,只叮嚀道︰「好了!趕快回家吧!你爸媽一定也都很擔心你。」

  他用力的點了點頭,其程度讓我擔心他脆弱的脖子會不會無法支撐他的頭而再次掉下來?

  目送他奔跑離去背影融入在夜色中,這時我才發覺天已經完全的暗了。

  看著電線桿下不太明顯的暗影,那是血跡吧……弔祭的花束,相框裡笑得燦爛的臉孔,都在追憶一個小生命的消逝。




  然後我,繼續在路上遊蕩。

  有些落寞的自語著︰「這孩子也真可憐,年紀小小就慘死輪下……」

  「你不也一樣嗎?」

  我朝著發聲的人望去,是一個正在擺攤算命仙啊!我笑笑,想不到他看起來蒼老且佝僂的外貌底下有這麼一副清亮的好嗓子。

  他也對我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年輕人,你又在執著什麼呢?」

  我沒有答話,只是眼神不由自主的飄向對街的那間便利商店。

  小可,正吃力的把笨重的大垃圾袋從店裡拖出來,以往我都會去幫她的。只是,現在我,不能了。

  她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著她這模樣我有些心疼。

  視線相對的那一刻我有窒息的錯覺,然後我發笑,我都死了怎麼還有呼吸呢?

  但小可,哭了……



  
  「唉,情關難過啊!萬般都是命,半點不由人。」算命仙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縹緲,但我已無心思。

  若有情,怎無緣?

  做鬼以來的第一次,我發現,原來鬼,也會哭。







好久沒發文(汗
希望大家還喜歡喔!
然後邏輯有不順的地方還請多指教
第一次嘗試這樣的風格呢

[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08-12-7 11:28 編輯 ]
 
做自己,最自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哦?兩個都是鬼?
還真是沒想到呢
看中間的時候還在想
這男人太誇張了吧...
不怕就算了還幫忙找頭呢...
本來以為可能是陰陽眼還什麼的
看習慣就不怕了..
原來是同類阿~~~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故事的陳述方式這讓我想到''靈異第六感''這部電影X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話鬼(二)鏡

原文由 滕影 於 08-12-7 15:12 發表
哦?兩個都是鬼?
還真是沒想到呢...

呵呵~就是想要製造出意外的感覺

[/quote]
這故事的陳述方式這讓我想到''靈異第六感''這部電影XD
[/quote]
姆,沒看過的說
希望你喜歡就是=)


這個叛逆有打算寫成系列~
算是有關聯也可以單篇單篇看的短篇集就是
最近比較閒再來發一篇XD
希望大家還喜歡噢
(自己是還蠻尬億的啦哈哈)



話鬼(二)鏡


  最近的天氣似乎一天比一天更冷呢。才剛入秋,可生性纖細的她對於氣溫的變化總特別敏感。雖然已蓋著厚重的棉被,但她仍覺得不夠暖和。

  還想再多賴一會兒,卻想到今天要做的事情她只好爬起身。蔥白手指掀起棉被一角動作輕巧地像隻貓,優雅翻身下床,那模樣,慵懶中帶著一絲成熟女人的魅力。

  視線不經意的瞥到旁邊散落的玻璃碎片,憶起那晚的爭執娥眉忍不住輕蹙,是他呵……盛怒之下失手擊破了鏡子。

  唇瓣噙著一抹苦笑她踱步進廁所,卻意外發現裡面的鏡子竟然也是破的。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她問。想不起來呀……似乎是什麼不願想起的回憶呢。那就算了吧。榛首輕晃她告訴自己那就別再多想了。

  哼著歌一邊做著簡單的梳洗,心中滿是即將和情人會面的雀躍。

  他還在生氣麼?收拾著東西她不禁有些擔心,隨即想到以往他總不會真發她脾氣的,所以這回合該也是如此。

  唔,皮夾中的錢怎麼好像又多了些?咬著食指,她不明白。啊!是他吧?總體貼她錢不夠花……這樣細心的舉動、還有這氣味,嗯,沒錯。分明就是她心愛的他呵。

  她真的好愛他呢。撫摸著紙鈔她臉上漾起柔柔的、醉人的笑。








  


  站在他任職公司的門口,她猶豫著。到底該不該進去呢?

  她知道他不喜歡她在上班時間去打擾他,可這次情況不同,他會不會了解她的用心?

  提在手中的紙袋是她用心整晚的成果,她有信心他會喜歡的。

  雖然有些傻氣,但她就是希望可以藉此求和。畢竟她實在沒有把握他到底還生不生氣。
  
  搖搖頭她暫時拋開那些惱人的想法。

  看到她他會不會很開心呀?會的,而且說不定還會給她一個熱情的擁抱!她努力給自己做著心理建設,然後終於不再躑躕的邁開步伐。

  站在人來人往的大廳她剎那間有些迷惑,一個不小心就被人碰倒在地。「痛……」她低呼,那人卻毫無所覺的就逕自離開。

  而竟然,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扶她一把。

  起身拍拍長裙上的塵埃,她今天還特地選了那件他送的白色洋裝呢。頓時她倍感委屈。

  晶亮的大眼泛起惹人心憐的迷濛水氣,咬著下唇她告訴自己別在意了吧。好在……那特地為他準備的東西沒摔著。

  









  搭承電梯她更靠近她心愛的那人,光是如此她就感到無比的幸福。

  她是不是太容易感到滿足了呢?但臉上的笑靨如花粲然。

  奇怪的是,這回經過那美艷秘書的面前竟沒有遭到她的冷嘲熱諷。意外的順利呢。嘴角愉悅的弧度更加上揚。

  感到冷風吹過的秘書收緊手臂,疑惑地皺眉、抬眼,只看到那厚重的雕花木門闔上。

  「奇怪,剛才有人過去嗎?」秘書喃喃道,隨即又埋首於公務中。



  其實她也不難瞭解那秘書的敵意何在,怪就只怪那男人太有魅力總輕易的擄獲眾人的愛意。可他卻不愛任何人呵……曾經她以為她可以成為特別的,但……

  咦?為什麼是曾經?她對自己突來的想法感到困惑。

  算了,再怎麼渴望他也不會是她一人的……她懂,卻不甘心哪。

  明明他沒有結婚,也沒有其他愛侶,可總不願對她許下承諾。

  陷下去的人,是她呀。

  看著他在她面前努力辦公的模樣,她忍不住心疼。還是別打擾他了吧。

  將提袋放下,她轉身便離開。













  聽見關門的聲音,他伸了個懶腰倒要好好看清楚是誰這麼好大膽子打擾他工作。

  但,沒有人?

  看見擺在桌上的紙袋,他有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是誰這麼神神秘秘的呀?」拿了東西給他也不說一聲。

  可是線觸及袋內的東西他臉色瞬時大變。這、這不是……?

  「這東西是誰拿來的?」他再也顧不得什麼形象失了冷靜的大吼道。

  秘書聽見叫喊便衝進來,待看見他上司手上的紙袋臉色竟然發青,她顫著唇急忙撇清責任︰「我、我不曉得……」  

  他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威嚇道︰「最好不是妳搞的把戲!還不給我滾?」

  慌慌張張的奪門而出,秘書想到剛才自己闔上的門……該不會是……










  上了公車她挑了角落的位置,靜靜的看著窗外的景象飛逝而過。

  她平常撘的這一線公車人總不多,才能夠這樣子的享受。可心思還是掛念著心愛的他。

  不曉得現在他看她送給他的禮物了沒呢?呵呵,真想親眼看看他那surprise的表情呢!

  到了站她連忙按鈴下車,卻在此刻懊惱的發現她的零錢竟用完了。

  算了,她無奈只好抽出一張鈔票塞進錢筒裡。不忘禮貌的說聲謝謝。

  司機聽見也中氣十足的回道︰「不客氣,謝謝!」

  可,一抬頭,照後鏡,沒有人。












構思只花一下下可是寫好久(汗
不曉得各位大大們看的懂不才叛逆想表達的是什麼嗎?
總之還是老話
希望還看的愉快(咦?

[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08-12-9 14:21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文由 yangdv 於 08-12-9 13:16 發表
這故事的陳述方式這讓我想到''靈異第六感''這部電影XD

話說我看這部戲的時候...
一直到最後他去看他老婆..
就是他發現自己是鬼之後
我也才發現他是鬼


-------------

看到她經過秘書身邊卻沒有被冷嘲熱鳳
才發現她是鬼
滿好奇她送他什麼樣的禮物呢~呵

還有那些鏡子為什麼會破呢?
皮包裡的紙鈔變多了是不是因為有燒給她冥紙?
那個男生又為何會懷疑禮物是秘書搞鬼呢?

[ 本文章最後由 滕影 於 08-12-9 22:39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文由 滕影 於 08-12-9 22:36 發表

話說我看這部戲的時候...
一直到最後他去看他老婆..
就是他發現自己是鬼之後
我也才發現他是鬼
......


突然想到更早之前還有一部叫''神鬼第六感''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只差兩個字 )
而且從劇情編的蠻有趣的(到底誰才是鬼?,到底誰才是被嚇的一方)...,只是對只想看驚悚片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被耍了...



TO叛逆大:
原來''她''是個鬼呀~被鬼送禮可真嚇壞那個''他''了
不過看''她''送禮的途中一副很幸福的模樣,很難想像為什麼會死掉,
如果能把一些供人聯想的橋斷慢慢做出一些解釋的話會更完整,如鏡子,禮物,
至於為什麼懷疑秘書的話我能理解,反正就是個看人家有餅吃就不爽的競爭者嘛,要搞鬼肯定是頭號嫌疑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文由 yangdv 於 08-12-11 22:38 發表


突然想到更早之前還有一部叫''神鬼第六感''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只差兩個字 )
而且從劇情編的蠻有趣的(到底誰才是鬼?,到底誰才是被嚇的一方)...,只是對只想看驚悚片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被耍了...



TO叛逆大:
...

那一部我倒是沒看過

-----

說的也是...既然祕書算是情敵..
那她也很可能會搞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禮物該不會就是.....不敢想像
 
未來是屬於神的,只有祂才能揭露未來,只要依照神的教誨去過每一天,要相信神會眷顧祂的子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TO:滕影大

房間的鏡子破掉是被男生打破的
廁所的則是那個女生自己打破的
因為那女的做鬼以後不相信自己死了(尤其是被她愛人殺掉
所以她照鏡子卻沒看到自己嚇到

TO:yangdv大

其實線索都在文章中噢!
有提到爭吵
所以那男的不只失手打破鏡子也不小心殺了那女的
不過那女的實在太愛那男的了(又不相信自己死了
所以還是去探班

TO:殘血大

喔?你覺得禮物是什麼呢?(笑
其實叛逆想的很簡單啦
因為是那女生花了一整晚所做的心血嘛!
想想看:鬼做的料理你敢吃嗎?
而且那男的本身又心虛
不嚇死才怪(聳肩

[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08-12-31 11:06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話鬼(三)引路人

又要段考了…囧rz
為什麼在家裡還這麼冷啊……嘖








  天氣似乎一天比一天更冷了呢!每天經過的人們套上了越來越多的衣服。當然,對於身為鬼的我來說是毫無所覺啦!看著小可那被凍的紅撲撲的臉蛋,我覺得好可愛但也好心疼。可我又能怎麼辦呢?畢竟,人鬼殊途。

  我依然站在那對角,看著把垃圾拎出來的小可一邊呵著氣搓手取暖。除了看,我什麼也不能做。這大概就是身為鬼的悲哀。

  小可是我喜歡的女孩,在便利商店當晚班的工讀生。

  話說,從我死了到現在少說也有幾個月了,嗯,如果我記憶沒錯那是剛入秋的時候,但重點是為什麼我至今都還沒看過所謂的牛頭馬面呢?該不會是因為閻羅王看我太善良所以不忍心收我?這倒是很有可能。我摸著下巴思考。那為什麼沒有飛天來把我引進西方極樂世界啊?嘖!不過做鬼好處是不少啦!至少我就不用每天起床又煩惱著鬍渣是不是又冒出來了。

  我是不急著投胎啦其實也無所謂,雖然有沒有來生那回事都還很難說。反正這一陣子當鬼的生涯還蠻愜意的……欸?你說我在自我催眠?你說我怎麼會知道你在想什麼?嗯!難道你不知道鬼是有他心通的嗎?呵呵。

  真是的,這不是重點。其實當鬼樂無窮啊,只是我也還在習慣怎麼當一個鬼,然後如果沒有那個惡鬼的脅迫我想我當鬼會當的更輕鬆的!

  什麼惡鬼?噓!小聲一點!你一叫我都可以感覺到那恨不得把我碎屍萬段的視線了!雖然我的屍體當初好像也不怎麼完整就是,所以也算是順了她一半的心願啦。

  她?她就是那惡、女鬼!
  
  啊,看在你這麼好奇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說給你聽好了--












  

  當了鬼之後,每天我都閒的發荒,要不是待在戶外能接受太陽的洗禮我想我大概真的會發霉。尤其又是在台北這樣的環境裡。

  畢竟當人能做的事情,像是上學啊、打工啊諸如此類,做鬼的我是不可能再繼續了。因此好一陣子(還沒發現當鬼樂趣前的那一陣子)我的生活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無聊。

  那一天,我依然在路上遊蕩著。沒有目的。這幾乎要成為我唯一能做的事了。

  突然我發現好像有同類的氣息啊?你問同類是什麼?就是跟我一樣是鬼的傢伙啦!然後我抬起頭下意識瞇起眼閃避刺眼的陽光,視線,就這麼對上了。

  那是一個吊死鬼,女鬼,艷鬼。當下我並沒有去仔細想到那身紅代表的是什麼意思,紅色洋裝,厲鬼。

  雖然和那鬼所在的地方有一段距離,不過男人嘛!我肯定那女鬼頗有姿色。

  她就那樣在窗邊冷冷的注視著我,在當中有無法言喻的濃稠悲傷。我心一緊,不清楚是怎麼樣的感覺,但我想幫她。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站在那扇門外,被封鎖線所隔絕的那扇門。

  雖然沒有必要但我還是伸出了手去推開門,踏進之去前我有一下子的猶豫,聳聳肩,轉念一想,沒辦法!誰叫我天生雞婆。

  像是沒有發現我的到來,她仍然維持著吊在窗邊的姿勢。背對著我。

  然後我就趁隙打量這個可能是我下一個服務對象的女鬼--嗯,她有一頭及肩且染成栗子褐的俏麗短髮,很時尚,露出的一截脖子白皙光滑,看的出平時有保養,只是上面青紫的勒痕讓人觸目心驚。

  合身的紅色洋裝襯出她玲瓏有緻的身材,裙擺隨風搖擺有一種說不出的妖媚。

  我清了清喉嚨,開口︰「妳,有需要我幫你的地方嗎?」

  回答我的只有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

  好像又自討沒趣了啊?但如果沒有要我幫忙的地方幹麻讓我來這裡?

  果然,女人心,海底針呐。

  喔,修正--女鬼心,一樣海底針!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她已經從那繩索下來,並且在床沿落了坐。

  雖然她是拿側臉對我,但那還是不影響我看清楚她的模樣。

  被瀏海半掩仔細修過的柳眉此刻像是有什麼煩惱的緊皺在一塊,其下是靈活有神的褐色杏眼,那鼻子呢雖不夠挺卻也小巧有致,朱脣緊抿噙著絲絲冷意,尖尖的下巴可以想見她有一張瓜子臉。

  嘖嘖!真的是個正妹啊!

  大概是察覺我在想什麼的她冷哼一聲,終於道︰「你,想幫我?」

  聲音輕輕脆脆的煞是好聽。

  我點點頭這時才有心思注意我現在身處的環境。

  這是一間單人小套房。格局方正擺放著簡單的家具--書桌和衣櫃並列靠牆,單人床則在另一端,矮桌上擺放著一台NB,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塞滿書籍的書架。關著的那扇門想必其後是不可或缺的浴室。空間雖不大卻很是舒適。但我卻覺得……怪怪的。啊!是了!一般來說如果是女孩子住的地方不是都該有一些瓶瓶罐罐的化妝品保養品啊之類的,再不來就是可愛的布偶公仔怎麼這裡卻都沒有?看那書桌上散亂的汽車、商業雜誌,還有床底不明的光碟、雜誌……怎麼看還更像是我在住的!

  「這裡是我寶貝住的地方……」像是看穿我的疑惑那女鬼幽幽的說道。

  喔喔!原來喔!男朋友就男朋友叫什麼寶貝存心刺激我這個萬年好人團團員麼?等等……不對!

  自殺就自殺還專程跑到別人家是怎樣?也太瞎!

  沒理會我的反應她自顧自的繼續說︰「你知道嗎?其實我不想死的。」

  呃、不想死妳上吊幹嗎?

  「要不是那賤人拖著寶貝不放我也不會死……」眼看她有越來激動的傾向我急忙安撫,「那妳要我怎麼幫妳?」

  睨了我一眼她似乎冷靜下來又說道︰「幫我離開這裡。」

  「妳離不開這裡嗎?」我疑惑的問道。

  說完的瞬間我有被人掐住脖子不能呼吸的錯覺。對,僅是錯覺。然後我知道了,其實那感覺叫恐懼。

  我咽了咽口水,當鬼的這些日子,第一次遇見這麼可怕的……這算什麼?做鬼的本能嗎?

  果然太多管閒事了。

  沒想到這女鬼……竟然翻臉比翻書還快!

  我只能看著她原先姣好臉孔慢慢的扭曲,頭髮狂亂的飛舞,卻動彈不得!

  我到底招誰惹誰?無語問蒼天啊。

  「你幫不幫我?」靠!這是威脅啊!赤裸裸血淋淋的威脅啊!想我堂堂男子漢竟然遭受這女鬼的欺壓……

  但看著她那大有讓我魂飛魄散的價是我只好悻悻然的回道︰「我又沒有說不幫。」
  
  什麼貪生怕死!這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啊!

  話聲一落,壓力頓時消散無蹤。

  她也回復剛才那嫻靜的模樣,此刻還帶笑的看著我。

  我有誤入狼窟的感覺……果然「惹龍惹虎不要惹恰查某」這句話在死後也受用啊!



  

  我在她口中完整的得知她死去的前因後果。

  情侶嘛!之間難免吵吵鬧鬧,偶爾會搞到要分手、你劈腿我就死給你看這種把戲。反正小芽(那惡女鬼堅持要我這麼叫她,但我也堅持要叫她惡女鬼)也是和男朋友為了芝麻綠豆的小事吵架。

  她一氣之下拿著繩子就跑來這裡說要死給他看,原先也只是想嚇唬嚇唬他,結果好巧不巧那天他竟然不在。

  然後打了手機卻是一個女孩子接的!這下真的氣不過,套了繩環打了結,蹬上椅子又打了一通。也不管對方說什麼,就放狠話「給你一次機會救我五分鐘沒回到家就真的死給你看!」

  結果越想越氣,鑽進了死胡同裡,就這麼鬼使神差的踢翻了椅子。

  當意識清醒的時候她就已經死了。

  看了看時間也不過才不過一分鐘左右的光景。她就漠然的看著自己的屍體等著她男朋友返家。突然有點後悔選了個死相這麼難看的死法。

  後來等小芽男朋友跌跌撞撞進家門的時候已經過了約莫十分鐘。

  那個沒看過的女孩縮在門外表情像是訝異、慶幸和高興混雜著還有驚懼的複雜。

  小芽當下就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在她男友痛心的抱著她時,她才深切的感覺到自己做了錯誤的事……但,無法挽回了。

  在男友泣不成聲的打電話報警時那女孩也在一旁安慰,可嘴角的那抹笑意刺眼的很!




  聽完這經過,我只覺得根本是鬧劇一場!

  真是電影看太多了才以為上吊的人還可以掙扎很久,其實當頸椎一斷,怎麼樣都回天乏術!需要的不過是短短一分鐘。

  而且女人間的鉤心鬥角實在太恐怖了!竟然連性命都能拿來做賭注麼?

  畢竟是自殺……有執念的靈魂形成了地縛靈,只能在這徘徊不得離去……這也是她剛才抓狂的原因。看不過我這個「遊魂」四處亂晃還白目的那樣問她!

  雖然是答應了要幫她,這樣的情況卻讓我感到很棘手。而且我看這惡女鬼……小芽出去了八成是要找她口中賤女人復仇。所以呢只能說是愛莫能助了。

  但我還是做出一副為了妳願意滔湯覆火的模樣,不然我看我要離開這裡都難的很!

  最後離開前,我還是忍不住的問了︰「自殺的人真的要每天都重複一次自己的死亡過程直到陽壽盡嗎?」

  她沒有回答只是唇邊勾起的那抹笑容大有「你來試試不就得」的意味在。










  這樣你還不了解我叫她惡女鬼的原因嗎?

  真是!跟你說這麼多害我都差點忘了正經事!現在我還得去找我的服務對象呢!好啦,不說了。





  十字路口的那一端,一個只著短汗衫還有短褲的中年男人目光沒有焦距的看著前方。是這個樣子啊?我苦笑。我正想走過去如往常拍拍他的肩時,一個看起來很是清秀的少年卻早我一步。

  我一愣,停下腳步看著眼前奇妙的光景。

  做鬼之後很多奇妙的事情就算你不想相信也不行,其中也包括了--陰陽眼這回事。所以我想他應該就是屬於「看的見」的那種人。

  但馬上我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為那中年男人在少年的掌下身形逐漸透明……我一驚,急忙衝了過去,他卻在此刻轉過頭來對我露出那熟悉的憨厚的笑容。

  最後完全消失在這清冷的冬天街頭。

  「你做了什麼?」我問,語氣竟然在顫抖。

  那少年的表情也從原先的驚愕到現在的……玩味:「啊……這很難解釋,大概就是讓他到他該去的地方吧!」

  然後露出了有些感傷的笑容。

  「什麼意思?超渡嗎?」我又問。

  他點了點頭,然後說︰「可以算是吧。」

  接下來是一陣沉默。

  為了打破這凝結的氣氛,我硬著頭皮開口自我介紹︰「你好,我是一個鬼。我的名字是楊豈昊,你叫我阿昊就好。」

  他又露出那種笑容,然後說︰「名字麼?我沒有名字。不過你可以叫我死神、黑白無常或者是我更希望你叫我--引渡人。」

  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阿金伯現在走的應該終於沒有牽掛了吧?我想到剛才那憨厚的笑容。

  「引渡人?好麻煩!我看我叫你阿渡就好吧。」

  像是想到了什麼,他這次笑的很真心很開懷。「你和他還真像呢。」

  我疑惑的問︰「他?誰?」

  「以後你們一定會見面的。」阿渡這麼說了卻沒有在多做解釋。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對了,我很好奇你是怎麼死的?啊……這樣問會不會唐突了些?」他問出口後就顯的有點苦惱,果然還是個孩子吧。

  我擺擺手示意沒關係,然後回想起那幾乎稱的上可笑的死亡過程。

  「那天我就站在這十字路口,等著燈變號正準備過馬路然後不曉得為什麼那天人特多,結果冷不防的被人推了一把……當後來有意識的時候就是看著自己的屍體被運上救護車……周圍的人正議論著那場奇怪的車禍,還有人說我是自己衝出去給車撞的呢!其實說起來也沒什麼啦!」

  聽完之後,他的表情若有所思。然後他歉意的對我露出笑容說︰「這樣啊!好了,那我也該走了。」

  想到自己可能耽誤他的工作就覺得不好意思,我微微的頷首算是道別。

  我以為他就要走的時候他卻忽然回過頭,問說:「車禍麼?真的是被人推的麼?」

  雖然是個莫名氣妙的問題,我卻渾身一震。

  是啊,那雙手的溫度,真的是人嗎?或者說,我以為是人推我的,但,真的是嗎?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太陽已經西下了,只剩些落日的餘暉散落在我身上。


















這篇寫超久
希望大家還喜歡
歡迎給予指教
然後字數好多啊(汗

[ 本文章最後由 叛逆ˇ 於 09-1-2 12:4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25 21:43 , Processed in 0.03265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