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連載】 恐 懼-終章。無止盡的延續(8/18更新)

[複製連結] 檢視: 4011|回覆: 12

第一章-奇怪的郵件




「呿!又是一張騙人的合成圖,這種程度也敢放上來嚇人。」我看著螢幕碎罵著。

正當我罵的興起的時候,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阿超啊,找我幹嘛!?」我接起手機說著。

「喂─大膽吳,沒事是不能打給你續續舊啊?」阿超回罵著。

「你少來,每次你打給都沒有好事。說吧!這次又是誰叫你來找我的。」我回問著。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都不用說你就知道了。」阿超笑笑的說著。

「好啦好啦,廢話別那麼多!是不是又是莉莉叫你來找我的?」我問著。

「大膽吳啊大膽吳,這次你可猜錯了。是小米要找的,不是莉莉。」阿超說著。

「是她啊‧‧‧我還在想說莉莉前幾天才出團過而已,怎麼又想去了。」我說著。

「啊‧‧‧莉莉這小丫頭現在魂還沒回過來呢!怎麼可能再去呢?廢話不多說,這團你接還是不接?」阿超問著。

「接,怎麼不接?有錢賺當然接啦。時間地點還有人數跟我說一下。」我回話著。

「8/15,下禮拜六,他們說想去碧潭夜遊,至於幾個人嘛‧‧‧我回頭再給你問問。」阿超回答著。

「8/15??你們他媽的還真會挑時間,中元節還去夜遊,找死嘛你們!」我罵著。

「日子他們訂的,我只負責通知,至於去不去嘛,還得看您的意思了。」阿超說著。

「好,這團我接了!好久沒有帶到這種有膽子的團了。」我大聲的說著。

「太好了!話說回來,咱哥們倆好久沒聚聚了,要不要出來吃個飯?」阿超問著。

「好啊!超爺要請客,哪有什麼不好的,去了。」我笑笑的說著。

「去你的!就知道坑我,等等12點半老李那邊見。」阿超笑罵著。

「是是是,小吳一定準時出現。先這樣啦,掰。」我說完掛了電話。

我會被叫做大膽吳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台灣這塊土地上哪裡的鬼屋沒去過,哪裡鬧鬼的地方沒玩過?只不過人膽大運小,從來沒讓我看過真貨,有的只是旁邊被我帶出來的朋友所發出的尖叫聲。

想當初在民雄鬼屋裡唱軍歌,在澄清湖裡摸黑釣魚,刺激歸刺激,但總覺得少了點什麼?這次既然這群人想玩這麼大的,哪有不奉陪的道理,老子去定了。

我把電話放在電腦桌前,站起身走進了浴室,洗了洗把臉,正當我拿著毛巾對著鏡子擦臉的時候,彷彿有人在我耳邊吹了口氣。

我馬上回頭一看,沒人!?難道說我他馬的得了精神妄想症!?算了,還是別想太多,反正這輩子沒坐過什麼虧心事,就算真的碰到了我也不怕。

想著想著我走回了電腦桌前,發現有人寄了封e-mail給我,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打開來看了一下。

這封e-mail沒什麼內容,就只有兩行字,也沒附加檔案。只是寄件人的帳號有點眼熟,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誰。

「你膽子夠大嗎!?點進來試試看吧!」我唸著e-mail上的那兩行字。

我輕笑了一聲,這簡直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不自量力。我大膽吳什麼沒見過,會怕你這小小的網頁!?就算是中了大陸的木馬,頂多整台電腦重灌罷了,怕它不成!?

「乖乖,讓老子看看你有多大能耐。」我輕笑著點了那個超連結。

就當我點下去的那一瞬間,彷彿有人在我後頸重重的打了一下,我感覺到眼前的景物開始模糊了起來,耳邊卻傳來了似哭似笑的怪聲。

[ 本文最後由 04747487 於 08-5-23 12:45 A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04747487 於 08-8-18 01:47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二章。詭異的空間




當我慢慢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四周圍怎麼那個的暗,幾乎連自己的四肢都看不到。

「難道說停電了??」我疑惑的說著。

然後我開始回憶剛剛發生的事,我點了那個奇怪的郵件之後,突然有人從後面打暈了我,然後我就在這裡了。

想到這我下意識的摸了摸後頸。媽的,果然有人偷襲我,而且下手還不輕,幸虧的是沒有流血。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眼睛已經適應了這裡的亮度,能見度勉強可以達到五步以內的距離,再遠就是一片漆黑了。

「這裡是哪裡啊?不太像是我的房間啊‧‧‧」我看了看四周圍碎念著。

我人在一個奇怪的通道內,左右的距離大概有三公尺,眼前是筆直的黑暗,而身後是一面黑漆漆的牆,不仔細看還以為是玻璃呢。

接著我抬頭往上一看,一瞬間我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在空中有一個怪臉就這樣看著我。

那個怪臉就這樣掛在空中,看起來離我有一段距離,不過那張臉大的誇張,讓人產生一種距離很近的感覺。

仔細一看,它整個臉是死白的,頭上還帶一個蘆薈型狀的怪帽子,活像個小丑,唯獨不同的就是它不是笑臉也不是哭臉,就這樣面無表情的盯著我看。

而小丑的臉似乎會發光,但是那個光亮程度只會讓你看得到它,卻不能照亮其他的地方。

「他馬的!老子生平最討厭小丑,現在居然擺這一張怪臉瞪著老子!」我破口罵著。

嘴巴上罵歸罵,雙手可沒閒著,我開始在我身上尋找著有用的東西,翻了翻口袋,只找到了手機與一隻鋼筆。

「乖乖,手機還在身上,那情況還不算太壞。待本大仙找人來把你這怪臉給打下來」我興奮的拿起手機說著。

打開了手機蓋一看,馬的!果然沒訊號,這下子求救的門路沒了,看樣子得靠自己找路出去了。

我拿起手機充當手電筒照著地面前進著,這地板好像是用石塊鋪成的,還好沒長青苔,不然我還沒找到路出去就先摔死了。

我就這樣拿著手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著走著突然一陣怪聲傳了過來。

「喀─喀─喀─」一種物體撞擊的聲音從前方傳了過來。

這怪聲好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但是音量卻沒有因為距離而變小,還是一樣的清晰,而且這怪聲還間隔一秒,不多不少就是一秒。

當我開始猶豫還要不要前進的時候,怪聲沒了,周圍又恢復剛剛的死寂。

我開始緊張了起來,開始考慮要不要現在回頭,在前面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等著我,光是上面那個小丑怪臉就已經夠我受的了。

「喂─!大膽吳,你他媽的害怕了是不是!?」我對自己罵著。

屁!怕個屁!我大膽吳從來沒怕過,只不過是一個區區的怪聲而已,怕你不成。

想到這,我用雙手大力的拍了自己了臉頰,然後又拿起手機慢慢的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後,兩邊的牆突然不見了,而中間的走道變成了只有二十公分寬的小路,而下面又是一片黑暗了。

「嘖‧‧‧這摔下去可能連超人再世也得去見佛祖了。」我望了望底下說著。

我慢慢的走了上去,右腳在前左腳在後慢慢的向前移動著,右手拿著手機看路,左手則努力的維持平衡。

「喂───」一口涼氣從我背後吹了過來。

我下意識的轉過了頭,一轉過去,一個糟老頭的臉就在離我不到十公分的距離。

這糟老頭死盯著我,但是他兩個眼窩裡沒有眼球,只有兩個黑漆漆空洞,嘴角往上翹著,一臉詭異的笑容看著我。

「去你個乖乖!」我破口罵著。

我轉身將右拳揮了過去,不揮還好,這一拳讓我失去了重心,該死的居然是沒有打到他,撲了個空,接著我整個人從小路上摔了下去。

媽的!這下子真的要去見佛祖了。

[ 本文最後由 04747487 於 08-5-23 12:47 AM 編輯 ]

[ 本文章最後由 04747487 於 08-5-26 00:53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三章-怪魚



我就這樣從小路上摔了下來,當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一股涼意從背後竄了上來。

「噗咚!」物體掉進水裡的聲音響起。

我掉進水裡的一瞬間給摔迷糊了,上下左右都分不清楚,正當我憋氣憋得受不了吐出了些空氣時,看著氣泡的方向,才發現我是頭下腳上的在水裡面,轉過身來趕緊像水面游去。

「噗─哈─哈‧‧‧哈‧‧‧」我在水面上大口的呼吸著。

看樣子老天對我還不錯,這懸崖下面居然是有水的,不然這下子我可真的要去見佛祖了,只不過這水不知幾百年沒流動了,味道臭得要死,最該死的是我還不小心喝了幾口。

我全身放輕鬆的在水面上浮著,慢慢得拿出手機照著四周,還好當初聰明買了防水的,不然這下子連光都沒得照了。

看著身邊都是一望無際的髒水,根本沒辦法分清楚方向,而水底也不知道多深,手機上的光頂多像下照個兩公尺就差不多了。

「完了,早知道就隨身攜到指南針了。」我隨口說著。

眼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將手機拿起來看了看時間。

「嗯‧‧‧十九點十五分。乖乖,這時間還真剛好。」我看著手機說。

接著我以正前方為十二點,轉向了左後方七點鐘方向開始向前游去。

我也不知道游了多久,只覺得手腳開始發痠,還好沒有抽筋,畢竟我可是連熱身都沒有就以奧運十分的姿勢跳水下來的。

游了大概五分鐘,我發現有件事怪怪的,總覺得我划水的聲音怎麼比剛開始的時候還要大聲呢?

我轉頭過去,看到水面上好像有東西,順手拿出手機一照。不照還好,這一照又讓我吸了口涼氣。

在離我三公尺遠的地方有一個東西浮那在那盯著我,遠看像是一顆浮標浮在那,仔細一看,天啊!這是魚還是人啊!?

那顆青綠色的怪頭的眼球分別在兩邊凸了出來,鼻子整個塌了下去只能隱約得看到兩個孔,沒有耳朵,頭上有個類似魚鰭的肉瘤,最要命得還是那張嘴,厚厚的嘴唇,嘴角延伸到兩頰中間,嘴巴半開著還可以看到牠嘴裡那銳利的牙齒,活像個燈籠魚。

這個燈籠魚頭好像被我手機的光亮嚇到,往後游出了一段距離,但一游出燈光的照射範圍又轉過頭來瞪著我,那眼神像是在考慮著從哪邊吃比較順口的感覺。

「馬的!這一輩子吃了不少海產,難道這次要換這海鮮來品嘗我了嗎!?」我看著那個魚頭罵著。

好顯的是牠似乎怕光,我將手機的光線一照到牠,牠就會游到旁邊沒有光的地方。

我就這樣拿著手機照著牠,用仰式慢慢的往後划去,雖然只有一隻手能划,但總比背對著牠安全多了。

突然那隻怪魚潛了下去,從水裡光照不太到的深度游了過來,似乎下了決心,吃定我了。

「去他媽的!」我大罵著。

我馬上轉身把手機收了起來,開始拼命的向前划著,剛剛手腳的痠痛早就因為腎上腺素的激發而不見了。

我死命的划,划得比當初在考救生員時的速度還快,但是後面的水花聲越來越近,這時侯才開始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再瘦個五公斤。

回頭一看,那怪魚已經在我背後一公尺內,嘴巴已經開的比球還大。那怪魚嘴裡牙齒密密麻麻不規則的排列著,如果被牠咬到,這條腿可真的要送給牠當點心了。

一想到這,我馬上把收起來的手機拿了出來,鏡頭對準那怪魚的臉,按下拍照功能,瞬間一道白光閃了出來。

那怪魚發出一陣痛苦的怪聲,然後馬上回潛到水底下去。

「馬的,這下還不讓你失明!想吃老子,下輩子吧!」我對著水底罵著。

不過罵歸罵,我還是迅速的游開了這片水域,誰知道那隻怪魚還會不會回來找碴。

人就是這樣,危險的時候都會有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一旦脫離險境,那疲憊跟痠痛的感覺馬上就取代上來。

我手腳漸漸僵硬了起來,每划一次水,那痛就像是千萬根針在你手腳上扎似的。最後我越划越慢,雖然知道後面的怪魚還不一定跑了,但是這四隻手腳已經不聽使喚,開始想要罷工了。

突然我手摸到了堅硬的物體,仔細一看,終於到岸邊了。我吃力的爬上岸,將全身盡量得遠離水面,以大字型躺在地上大口呼吸著。

「呼─呼─這是我頭一次喜歡上這個地面!」我躺在地上說著。

離開了水面之後,我累得快虛脫,眼皮已經受不了疲勞的攻擊,慢慢的闔上了,在我睡著前的一霎那,我看見了天空的那個小丑臉。

「它是不是在笑!?」我在心裡疑惑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四章。美人計





「吳俊燦!吳俊燦!!」一個低沉的聲音吼著。

我馬上睜開了眼睛,看了看四周圍,刺眼的日光燈,組合木製的座椅,眼前亂糟糟的文件,前方一個站著死盯著我看的矮胖男子,以及身旁看似嘲笑的目光。

「吳俊燦,這麼重要的商務會議你居然敢給我打瞌睡!?」矮胖男子罵著。

「副總,我‧‧‧」我回過神說著。

「你什麼都不用說,你現在可以回家了。明天也不用來上班了!」副總打斷我的話說著。

「啊─!?」我驚訝得喊了出來。

「你還在這裡幹嘛!?現在是本公司的商務會議,跟你這外人沒關係。小陳,把他帶走!」副總瞪著我說著。

我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是門口的小陳把我往外一拉,我整個人就這樣被拖了出去。小陳就這樣把我帶到了電梯門口,並在我胸口的暗袋裡塞了些東西。

「小吳,別讓我難做人。這些錢你先拿去吧,然後去找個好工作,副總他是不會再用你了。」小陳在我耳邊說著。

「小陳,謝謝你。」我低下頭說著。

我本來還想進去跟副總解釋,不過冷靜想想,以副總的個性我看我這次真的得回家吃自己了,真該死!我怎麼會在那麼重要的會議上睡著呢!?

我走出了公司的門口,拿出手錶看了看時間,五點十五分,反正就當作是下最後一次的班好了。

我在街頭上搖搖晃晃的走著,一直無法把剛剛的夢境跟現在的事實連接在一起,只覺得這一切來得太快,讓我想面對也沒辦法。

「媽的,到底是怎麼了!?吳俊燦,你這傢伙快點想起來啊!」我捶著街邊的牆壁喊著。

我用力捶了兩三下,突然覺得有東西滴在我身上,抬頭一看,整個天空黑壓壓的,看樣子要下大雨了。

當我還望著天空時,一陣雷聲響起,接著豆大的雨滴掉了下來。沒多久,整個街到模糊了起來,連耳邊聽到的都是轟隆隆的雨聲。

「他馬的!老天爺,連你也跟我作對!」我對著天空大罵著。

罵完後,我無力的坐在街邊,思考著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走,想著想著,忽然感覺到有三四個人影跑進了旁邊的防火巷內。

我想想反正現在也沒事做,看看那群人在幹嘛也好。爬起身,慢慢得走到了防火巷口。

「呀─啊─!!」女子的尖叫聲從防火巷內傳了出來。

我一轉頭看去,三個男人包圍著一名女子上下其手,而地上有幾塊破碎的布料,看樣子是一群強姦犯準備例行公事了。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陣無名火燒了上來,我隨手拿了在巷口旁邊的木棍,悄悄得靠近他們。

「去你媽的死畜生!」我揮著棒子大罵著。

這一下扎實的打在其中一名男子頭上,砰的一聲讓他整個人幾乎昏了過去,而男子身旁的兩人見苗頭不對,轉過身爬腿就跑。

「馬的,下次別讓老子碰到!」我對著巷口罵著。

我回過頭看看躲在垃圾桶旁發抖的女子,她似乎受到太大的驚嚇,遮著自己的重要部位並不斷的往後退。

「小姐,沒事了。來,我帶你去警察局。」我伸出手對著那名女子說著。

那名女子慢慢的把頭抬了起來,緊張的看了看四周,突然撲了上來,雙手環在我的脖子上。

「帥哥,謝謝你的好心啦。」那名女子在我耳邊說著。

忽然我脖子感覺到一下刺痛,像是被針扎了一下,我連忙推開那名女子,而她被我推開後,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針筒,微笑著看著我。

「你‧‧‧」我伸手摸了摸脖子被刺的孔說著。

接著我眼前的事物越來越模糊,全身一軟就倒了下去,我模糊得看見倒在那名女子旁邊的男子站了起來,走到了我旁邊,嘴巴不知道罵著什麼並踢了我兩腳,接著我整個人被扛了起來,被人塞進了後車廂,車廂門一蓋,我就昏昏得睡去了。

「馬的!中計了!」我在心中罵著。

[ 本文章最後由 04747487 於 08-5-29 00:3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五章。器官屠夫



「啪嚓!」燈光打開時的聲音。

非常刺眼的手術檯燈在我的眼前,雖然我恢復了些許意識,但是在這燈光照射下,快要恢復的視線又變的更模糊。

我感覺我被綁在一個手術檯上,身邊大概有五個人在徘徊,其中在我左邊的兩個人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而右邊的人則是推了一台手術用的推車走了過來,有一個人正在比較遠的地方穿衣服的樣子,剩下的那一個就站在我後面,他伸手掀開了我的眼皮,拿著小型的手電筒照了照,又探了探我鼻前的呼吸,做完這些動作後,他就走過去左邊政在交談的那兩人身邊。

「臭蟲,咱們的聚寶盆醒了,怎辦?」那人問著。

「怕啥!他現在被我們綁在這上面,就算是金剛來了也得乖乖給我躺在上面。」被叫做臭蟲的男人說著。

「哎─小區,你怕的話就去給他打一針不就得了!」臭蟲身旁的男子說著。

那名叫小區的男子聽完後,走到了手術台車旁,在上面拿了一只針筒,再從藥瓶裡抽了些液體,接著他在我右手扎了一下,然後又將針頭抽了出來,放回了手術台車上。

原本我身體已經漸漸得恢復知覺,但是被他這麼一扎,我全身開始無力了起來,最後只剩下兩顆眼珠子能轉動,剩下的能有感覺就不錯了。

「小區,準備開工了。」臭蟲吆喝著。

他們一群人圍了過來,拿出了一隻簽字筆在我腹部畫了畫,接著從手術台車上拿起了手術刀,往我腹部一劃,鮮紅色的血液就這樣冒了出來。

「媽的!他們連麻藥都是過期的嘛!?」我在心中大罵著。

那一刀下來的痛楚讓我在心裡不斷得哭爹喊娘,但是我只能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切割著我的身體。

忽然覺著身體內部好像少了什麼東西,雙眼仔細一看,那顆血淋淋的豬腎好眼熟,他馬的!那不是我的嗎?

他們小心翼翼的把我的腎臟放進一邊的罐子裡,接著又拿起手術刀在我腹部裡尋找著。過沒多久又拿出了另一顆腎臟,也一併放進旁邊的罐子裡。

我惡狠狠的瞪著他們,但是沒有任何的效果,那名叫做臭蟲的男子轉頭看著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他拿起手中的手術刀又往我肚子一割,這一下痛得我眼淚都流出來了。

他們慢慢得從我身上拿走各種器官,胃、脾臟與肝臟,每一次下刀,都讓我感受到在十八層地獄的那種痛苦。終於,他們停止了,看樣子我的內臟已經被掏得差不多了。

小區這時候走過來指了指我的眼睛,而另外四個人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大笑著,接著他們把手術台車推到了我頭邊。

「這次的貨物還不錯,身上的器官還挺健康的,就連這眼角膜,看起來也比昨天那個爛貨值錢多了!」臭蟲指了指我的眼睛說著。

「是啊,昨天他們不知道怎麼弄得,居然抓了個流浪漢回來,全身都爛得差不多了,唯獨肝臟比較好一點而已。哪像今天的,樣樣都是值錢貨。」臭蟲身邊的男子說著。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固定器,將我的左眼皮狠狠得撐開,我只看見那冷冷的光芒離我越來越近,伴隨著劇烈刺痛的黑暗,看樣子左眼已經廢了。

臭蟲非常謹慎的將我的眼角膜放進了一個培養皿內,然後他走過來我的臉前,把口罩拿了下來,用他肥又臭的舌頭在我臉頰上一舔。

我雙眼一睜,身邊並沒有其他人,也沒有什麼手術台車、器官培養皿以及那群喪心病狂的器官屠夫,有的只是兩顆乒乓球大小的黃珠子盯著我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六章。食人野獸


「嘶─嘶─」呼氣的聲音在我面前持續著。
我慢慢的往後爬,直到距離那兩顆黃珠子有一段距離後,才漸漸的適應了這裡的光亮。
這裡還是不久前的那個奇怪空間,四周還是一樣的黑,旁邊有嘩啦啦的水聲,而頭頂上還有一顆微笑著的怪小丑。
我慢慢的爬起來,往前一看,發現那兩顆黃珠子還是向著我,這時候心中開始麻麻的,趕緊將口袋中的手機拿出來往前一照。
距離我二十步遠的地方,有一個龐大的生物趴在那盯著我,原來那兩顆黃珠子是他的眼睛,牠的頭有一個臉盆大,頭型圓圓的,鼻子尖長,嘴巴不斷著吐著一條粉紅色的東西。這隻怪物的四肢不長,大概才五十公分,但在指尖端卻長出了十來公分長的爪子,爪子還閃著墨綠色的光。而牠的身體大約有兩公尺,全身佈滿黑漆漆的鱗片,活像個穿山甲,只是穿山甲比牠可愛多了。
這隻穿山甲被我的燈光一照嚇了一跳,馬上往後爬了出去,爬的時候還撞到了些東西,發出『喀喀』的怪聲。
我將手機的燈光照了過去,這一照我整個頭皮麻了起來,附近幾乎都是骨頭,有不知名的生物還有很像是人類的頭骨堆疊在旁邊。
「馬的!這東西吃葷的。」我邊照邊罵著。
我照著照著忽然感覺有一道風撲了過來,我趕緊翻了個滾,只覺得左肩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擦了過去,灼熱的刺痛感馬上刺激著我的精神。
我趕緊撿起了手機往旁一照,那隻穿山甲似乎忌諱著光亮,馬上就閃到光照不到的地方並發出低沉的嘶吼聲。
「咕──」聲音從周圍傳了過來。
我拿著手機不斷的往四周亂照,盡量保持身邊的光亮,突然一陣風從背後衝了過來,我來不及閃躲,狠狠的被撞到在地上。
「咳‧‧‧嘔─」我吐出了一口鮮血。
好在的是那隻穿山甲撞到我後不知道又躲到哪去,我趕緊將掉在地上的手機撿了起來,頭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我不斷的向前狂奔,大腦也不斷的在思考著。
「他媽的!連做個夢都那麼像真的,到底哪個是現實哪個是虛假的啊!?」我疑惑的罵著。
一陣強風從後面襲了過來,我馬上往前撲倒,閃過這一陣強風。
「砰!!」石壁被砸碎的巨響。
我趴在地上用雙手掩著後腦,避免被碎石頭砸傷,然後快速的爬了起來繼續跑著。
跑著跑著,突然腳底踩到了一根棒狀物體,猛然一滑,整個人跌倒在地上,而這時候又剛好閃過了穿山甲的攻擊。
我順勢拿起了地上的棒子往前一揮,不偏不倚的打在牠的鼻子上。
「吱─吼─」穿山甲痛苦的怪叫著。
那隻穿山甲似乎被這一下嚇到了,怪吼著向後逃去。
「呼─呼─馬的!真以為老子好欺負,下次再來就燉了你!」我揮著棒子大罵著。
我摸著牆壁慢慢的坐了下來,胸口悶的難受,看樣子剛剛那一下撞得不輕,我揉了揉胸口,低頭看著手上這根救了我兩次的棒子。
這根棒子不長也不短,大概七、八十公分,頭的地方圓圓的,摸起來還濕濕的,我靠近圓頭聞了聞,一陣焦臭味傳了過來。
「好樣的!這回撿到寶了!」我高興的說著。
我開始在身上摸著,找了半天,找不到一個能點火的東西。
「唉─如果沒那麼早戒菸就好了‧‧‧」我嘆著氣說著。
休息了一陣子,感覺胸口已經沒有那麼悶了,慢慢的站了起來往前走去。
走著走著,感覺地上的石板越來越不結實,有時還會滑動,而且空氣中的濕度也好像越來越重了。
「馬的!真他媽的難受!!」我碎罵著。
我拉了拉黏在身上的衣服,正想繼續往前走的時候,一個怪力把我撲倒在地上,在我眼前的又是那兩顆熟悉的黃珠子跟一條臭死人的舌頭。
那隻穿山甲得意的在我臉上舔著,接著牠張開了牠的嘴巴,滿嘴的利牙與不斷滴下來的唾液,還有一陣陣腐臭的味道。
「馬的!這下真的沒戲唱了!」我在心裡罵著。

---------------------------------------------
最近我可能要忙著考試。。。關於小說的更新可能會在兩三個禮拜才會繼續的更新吧~@@~
或許我有時候心血來潮跑上來更新也不一定~所以。。。麻煩大家耐心的等候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七章 群屍



「喀-喀-喀-」物體撞擊的聲音。

穿山甲聽到這個聲音,猛然的抬起頭晃了晃,過會,我感覺到牠壓在我身上的爪子在顫抖著。

牠低下頭盯著我,鼻子不斷發出呼嚕呼嚕的怪聲,接著慢慢的把爪子抬離了我的身上。

我眼看機會難得,趕緊將身體往後抽了出來,突然,那隻穿山甲張開大嘴向我咬了過來。

我緊張的隨手亂揮,右拳不偏不倚的右打在牠的鼻頭,那穿山甲吃痛後退了幾步,我肚裡的一把火瞬間旺了起來,隨手撿了地上的石塊往牠的頭上砸去。

「吱--吼--!!」穿山甲大吼著。

穿山甲被砸中了那一下,鼻頭開始流出大量的鮮血,驚恐的轉身就逃,爬沒多遠,我就感受到牠那惡毒的眼光瞪著我,我也不甘示弱的將手中的石塊扔了過去,才將那隻穿山甲趕跑。

「呼-呼-看樣子‧‧‧呼-終於‧‧‧安全了。」我喘著氣說著。

我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呼吸著,揉了揉胸口,甩了甩手腕跟腳踝,確定完身體狀況後,我慢慢爬了起來,撿起了剛剛掉在附近的火把,抬起頭吸了口氣。

「馬的,你這臭小丑敢笑我!!」我拿著火把指著天上的小丑大罵著。

我甩了甩頭,用力的在自己的臉頰拍了幾下提神,接著抬起腳步往前走。

沿路上已經不是剛剛的石壁跟石板路了,踩在腳下是鬆軟的感覺,三不五時還會踢到堅硬的石頭,而且四周也變得非常空曠,忽然,在我面前憑空燃起了一團青火。

「我操!!」我破口大罵著。

我被這突然的鬼火嚇的跌了一跤,就這麼剛好屁股下去的地方有一塊石頭,這一撞痛得我眼淚差點噴了出來。

而那鬼火只燃燒那一瞬間就消失了,我忽然靈機一動,握緊了手中的火把,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沒幾步,左手邊也燃起了一團青火,我見狀趕緊將火把伸了過去,火把一碰到那團青火就燒了起來,四周圍瞬間明亮了許多。

「嘿嘿-古人還要鑽木取火,本大膽吳只要利用這小小的鬼火就能點亮光明之源了。」我得意的笑著。

有了火把的光亮,視線已經從原本的五步擴展到了二十幾步的距離,看了看附近,原本的石板路變成了泥土跟石塊,四周也沒有封閉的牆,只有像是荒原的土壤。

檢查完四周,我拿著火把繼續往前走,走了不知道多久,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麼,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啪唦-啪唦-」像是挖土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停了下來,拿起火把照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但是只有一堆土在那,沒有其他的東西。

正當我還在思考的時候,一隻手從土堆裡挖了出來,一隻枯黃裹著爛布與濫的差不多的皮肉的手就這樣伸了出來。

「他碼的!這裡是亂葬崗啊!!」我驚恐的大罵著。

喊完沒多久,一顆頭從那堆土裡爬了出來,兩個眼窩只有左邊懸了一顆眼球,右邊則是有一隻十公分長的蟲掛在那,整個鼻樑也塌了下去,而那嘴巴則是張得開開的。

頓時一股酸辣的感覺竄上了喉嚨,我當場吐了起來,這不吐還好,吐完時又多了好幾具屍體爬了起來,而我也吐得快虛脫了。

我伸手擦了擦嘴,趕緊向前跑去,跑的過程中挖土的聲音不斷在四周圍響起,我奮力的向前跑著,忽然,左腳一緊,整個人向前趴去。

我趴在地上轉頭往後看,一雙只剩白骨的手緊抓著我的左腳,旁邊還有一個只爛上半臉的頭張著嘴咬了過來。

「啊------!!!我操你媽的!!」我痛得大罵著。

我趕緊拿起掉在旁邊的火把往那殭屍的頭打去,這殭屍爛的剛好有很多屍油在臉上,火把一碰到屍油就燒了起來,殭屍被火一燒鬆開了嘴,痛苦的哀嚎著。

千鈞一髮把左腳搶了回來,只不過褲管沾到了些許的屍油,所以也跟著燒了起來。我只好忍著痛拿起土往著火的地方猛拍,把火拍熄後,我咬著牙把左腳伸到面前。

「馬的!給咬去了一大塊肉‧‧‧」我看著缺了一塊肉的左腳罵著。

還好的是剛剛的火焰把傷口燒焦止住了血,我撕下左手臂的袖子,包扎了傷口後,趕緊爬了起來,一拐一跳的向前進。

在我跟殭屍搶腿的時候,已經不知道爬了幾十具殭屍起來,並且不斷的向我圍了過來,而我只能拼了命的向前跑。

我一邊賣力的跑一邊往回看,猛一回頭撞上了不知從哪拿的石牆,這一下撞的我金星直冒,鼻血也流了出來。

「去你媽的,是誰說天無絕人之路的啊!這擺明了就是玩我啊!」我摀著鼻子罵著。

我摀著鼻子轉過身,眼看這群殭屍離我越來越近,我絕望的往後一靠,忽然重心不穩,摔了下去。

摔這一下,又讓我痛得直問候別人的父母親,抬起頭一看,眼前的殭屍變成了一面石牆。

「果真是天無絕人之路!老天爺,小人不懂事亂說話,請您不要見怪啊。」我抬起頭雙手合十的說著。

我低著頭默念了幾句,轉頭看了看,又是那熟悉的走道,與那掛在天空上笑到露出牙齒的小丑。

我一手摸著牆壁一手拿著火把慢慢的向前走著,走沒多久,來到了一個空曠的房間,而出口在房間的對面,但是中間似乎有個人躺在那。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八章-女屍




  我拿起火把向前揮了揮,發現火把的光芒照不了那麼遠,但是躺在那的人似乎會發出淡淡的白光,不過這白茫茫的光線卻把躺在地上的人遮的若隱若現的,只能看出個人的模樣,再仔細就不行了。

  這個房間很大,四四方方的,前後左右大概有十五公尺。因為進來這個房間後我就沒辦法扶著牆,只能拐著腳慢慢的往前走去,距離大概十幾步時總算看清楚躺在地上的人的模樣了。

  這人平躺著,剛好擋住了另一邊的通口,雙手平擺在兩旁,全身穿了一件死白的布袍,身上的皮膚也是沒有血色,若不仔細看還以為沒穿衣服,此人從胸口看來應該是名女的,修長的頭髮平順的壓在腦後延伸到背部,五官清秀,看樣子生前一定是個大美人,死了以後也沒有痛苦的表情,平祥的表情像睡著了似的。

  「我的姑奶奶啊,小弟只是路過這裡,絕對沒有非分之想,還請您讓條路讓小弟走走。」我停了下來雙手合十的說著。

  說完,拿起火把慢慢的向前走,距離女屍沒多遠,我屏起氣息,小心翼翼的走著。俗話說得好,越是小心越是容易出差錯,我拐著的左腳不知道給什麼東西絆了一下,失去重心的向前跌去,手中的火把也滾到了旁邊,我這張臉不偏不倚的往女屍的胸口撞去。

  「阿密陀佛…阿密陀佛…小弟真的不是故意的,請姑奶奶您千萬不要介意啊!小弟若是能安然出去,定會回來給您好好安葬的,阿密陀佛…阿密陀佛…」我趕緊爬了起來閉著雙眼雙手合十的唸著。

  不知道唸了多久,看屍體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我呼了一口氣,轉過身想去撿掉在旁邊的火把。

  「喀-喀-喀-」物體碰撞的聲音響起。

  我頓時全身的雞皮疙瘩立了起來,因為這聲音是從我背後傳來的,我顫抖著慢慢回過頭,看到身後的女屍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起來,而且她似乎知道我在看她,她慢慢的轉過頭來,轉動時還不忘發出骨骼摩擦的聲響。
  
  女屍的雙眼睜了開來,用兩顆漆黑的眼球盯著我,眼窩還不斷流出黑水,而她的嘴巴一開一合的,似乎在舉嚼什麼東西。

  「喀-喀-喀-」女屍用牙齒互相碰撞的聲音響起。

  我看到這個畫面,雙腳都軟了,卻又不能在這邊等死,趕緊往後爬去,爬的時候還聞到一股類似泡爛死屍的腥味,爬離了大概二十步遠,我回頭看看女屍是否有追來,慶幸的是她還坐在那邊磨牙齒。

  「呼-呼-還好這婊子不會動,不然吾命休矣!」我坐在地上喘著氣說著。

  不過我似乎高興得太早,只見那女屍用雙腳將自己的身體撐了起來,雙手反了過來伏在那,並且以一中很詭異的姿勢慢慢像我這邊爬了過來,那顆頭懸在那裏一晃一晃的,而那漆黑的雙眼卻死盯著我,起初她爬的速度不快,但她好像越爬越熟練,速度快到像是一個正常人在跑一樣。

  我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向旁邊跑去,因為往回跑的話是自尋死路,我繞著牆跑,而她則是跟著我後邊追,途中還不忘發出磨牙的怪聲,不知不覺中,我跟她的距離只剩七步之遠。

  「馬的!照這樣跑下去,就算沒被她追到,也一定會累死。」我在心裡暗罵著。

  忽然心生一計,我轉個彎向旁邊的牆壁跑去,快撞到時我還刻意放慢了速度,感覺後方的聲音快要碰到我時,趕緊往旁邊一滾。

  「他馬的撞死你!」我回過身大罵著。

  只見那女屍要撞到牆壁時居然將手抬了起來,整個人像隻壁虎爬上了牆壁,還甩了尾轉過來盯著我。

  「我操!還有這樣的啊!」我驚訝的罵著。

  女屍嘴巴磨牙的聲音突然變得有節奏,像是在嘲笑我的無用之舉,身體抖動著,慢慢的向我爬了過來。

  我雙腳在剛剛的翻滾已經使出全力了,現在連伸直的力氣都沒有,更何況爬起來。那女屍見我不能動,悠閒的爬到了我旁邊,而她懸在脖子上的頭剛好倒掛在我的面前。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女屍用磨牙發出了有節奏個怪聲。

  突然女屍不再磨牙,而是把嘴巴張開從裡面伸出了一漆黑色的舌頭像我的臉舔了過來,我的臉距離她的臉至少也有十五公分,她那漆黑發臭又流汁的舌頭不知道為什麼出奇的長,這麼遠的距離還是快讓她舔到。

  「馬的!被那豬舌舔到,就算沒事我也恨不得把臉給割了下來。這下不成,得想個法子。」我心裡碎念著。

  這當我猶豫之際,右手摸到了一個堅硬的物體,方方正正的好像是塊磚塊,沒多想就綸了起來往女屍的臉砸去。

  那女屍被我用力一砸,整顆頭轉了快一圈,而從她眼窩流出來的黑色噴得我滿身,臭的我直想吐。女屍吃痛,趕緊往上倒爬回去,爬到了天花板上用惡毒的眼神看著我。
  我拿起剛剛砸她的磚塊往上扔去,雖然沒命中臉部,但也扎實的打在她的肚子上,那女屍痛得趕緊又往後爬了幾步,我趁這個空檔撿回了掉在旁邊的火把。

  這火把果真是好物,掉了這麼多次卻沒有一次拍熄過它,我拿起來後四周圍亮了許多,而在我旁邊有一個不大的洞口,洞口的寬度剛好可以讓一個成年人爬過去,若不是被逼退到這裡,又有一把照明的工具,不然很難發現這個洞口。

  「乖乖,什麼時候有了這口洞,看那婊子的移動方式一定爬不進去,不如爬進去看看好了。但是又怕裡面又有奇怪的東西在等我。」我在心裡盤算著。

  那女屍似乎也發現如果我進去這洞裡,定無法報那磚塊的仇,她挪了挪身體忽然衝了過來。

  「馬的!怪東西就怪東西,晚死總比現在被這婊子玩死好,拼了!」我大罵著。

  我轉過身趕緊往洞裡爬去,但總是慢了一步,在我快完全進去洞窟時,女屍抓住了我還沒伸進來的左腳,還不斷發出磨牙的怪聲。

  「啊───!!你他媽的好死不死又抓那裡!」我大吼著。

  我在洞裡轉過身,抬起右腳往那女屍踹去,不偏不倚踢中他低下來的臉,那女屍怪叫著鬆了開手,我見狀趕緊將腳收了回來。

  「呼──終於‧‧‧」我喘著氣說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章。百蟲穴




  雖然逃過了那噁心女屍的追趕,但要我這左腿受傷的人爬這個狗洞也著實難受,光在地上摩擦已經讓我猛冒冷汗,一不小心去踢到旁邊的小石子,痛得我直罵娘。

  「他馬的──!!」我冒著冷汗大罵著。

  一個小石頭剛好倒刺在左腿的傷口上,這一下不僅讓我痛到差點咬到舌頭,在本能性的抽動下,我還撞到本來就不高的洞頂,害我猛流眼淚一手揉著頭另一手摀著傷口。

  休息了一下,我又繼續往前爬,不知道爬了多久,只感覺這狗洞似乎沒有盡頭,最該死的是我居然把火把丟在洞口,現在只能爬一吋算一吋了。

  爬著爬著覺得左腿的傷口已經沒有那麼痛了,心想應該是快好了吧,便沒放在心上繼續往前爬,突然右手不知道摸到了什麼,黏糊糊的像是碰到口水的棉花糖,可惜現在沒有燈光,不然一定給他瞧個仔細。

  爬了一段距離後,覺得空間沒有那麼擁擠,就順手向四周摸了摸,雙手伸出去亂晃了一陣子,發現沒有碰到任何東西,索性就站了起來,站起來才發現已經離開那個狗洞了。

  「乖乖,這又是什麼地方?」我疑惑的自問著。

  我往四周看了看,雖然能見度有限,但至少五步內的東西還是看得清楚的。

  跟剛剛的通道差不多,只是少了天花板,四周的牆壁也不像之前的那麼完整,坑坑洞洞的腐蝕得很嚴重,地面也是坑坑洞洞的,而且倒是多了些黑色的固體,摸起來稍微硬硬的,用力一掐就變成粉末。

  我抬頭一看,又看到了那個死小丑,只不過他的表情…似乎笑得更開心了,嘴角已經裂到了臉頰,露出了血紅色的嘴巴,原來…他沒有牙齒…

  我在原地坐了下來,右手托著腦袋開始思考這一切事情。原本我應該是在房間裡收信件才對,為什麼我會無緣無辜的來到這裡呢?還有我被敲暈那時候的怪笑聲又是從哪裡發出來的?再來就是作的那場怪夢,真實到我都搞不清楚哪邊是現實了。

  我換了左手撐著頭繼續想著。如果我是在昏迷的時候被帶到了這裡,這裡的一切就是人造的,那麼剛剛碰到的怪魚、穿山甲還有那些殭屍都是人所扮演的!?不可能!!那剛剛那具女屍跟咬了我一大塊肉的殭屍怎麼解釋?這又不是在演奪魂鋸,怎麼看都不像人為的,而且那臭死人的黑水也不像是做出來的。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之前在報紙上好像看過一篇奇怪的報導,上面寫說有一名男子離奇的死在家中電腦前,死因初判是腹部遭到利器割傷流血過多致死,但是法醫報告卻跟這個初判完全不同,死者在遭到切腹前幾個小時就已經猝死,死因不詳,而腹部的傷口是在死亡後才加上去的,現場不僅沒有打鬥的痕跡,也沒有任何的兇器跟指紋,再加上整個房間都封得死死的,不像有人出入過。過沒多久,這篇被列為懸案的報導被一篇無聊的影星醜聞壓了下去,整件事也就不了了知了。

  難道說…他也來過這個地方!?剛剛的火把就是他作的,那他是不是被那隻穿山甲給殺死了!?還是說他成功逃離這裡後被什麼怪物給吃了?

  正當我想得入神時,突然四周圍不斷發出蟲子在爬動的聲音,而且覺得背部癢癢的,順手往背後一抓,居然抓到了一隻有七公分長的大蟑螂,我馬上跳了起來,但是這一跳我後悔了,有股刺痛的感覺從腳底傳了上來,左腳的傷口剛好在這時候又裂開了。

  我吸了幾口涼氣後,趕緊將口袋中的手機拿出來一照,四周圍密密麻麻的爬滿了小黑點,有些還不斷的掉到我身上,我開始伸手往身上開始撥開爬上來的蟲子,原來不僅只有蟑螂,還有馬路、鼠婦、蚰蜒、蠍子、蜘蛛、鞭蠍、飛蛾、蜈蚣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蟲子,不知道在什麼時後發現了我,不斷的往我身上爬過來,而且體型都比現實生活的大上了許多,像原本五公分左右的馬路也長到了十公分。

  我開始後悔為什麼沒把火把帶進來了,這些蟲子好像受到我手機光亮的影響,更是不要命的爬了過來,我被這一幕給嚇傻了,直到一隻蠍子在我手上咬了一口才醒過來,趕緊猛拍掉身上的蟲子並往前跑去。

  原本我想張嘴大叫,但一想到可能會有蟑螂爬進嘴裡便把嘴巴閉得死死的,我雙手護在頭上不斷的往前奔跑著,那些蟲子則死命的追著我。

  「媽的,老子平常只不過是踩死你們這些害蟲罷了,現在居然聯合起來報復我,去他馬的死蟲子!」我在心裡大罵著。

  不管我怎麼跑,體力早就已經負荷不了而減慢了速度,加上地面上那些分泌物又快速的消耗我的體力,漸漸地開始有蟲子爬到身上來,我只好伸手去撥那些蟲子,但又怕它們鑽進耳朵洞裡,撥沒幾下又將手護住了耳朵繼續跑著。

  突然手機的光亮沒了,拿過來一看,原來是有幾隻飛蛾擋住了光線,難怪會暗下來。

  「等等…難道說…算了!命比較重要!」我在心裡盤算著。

  我回過身將手機往後一丟,不出我所料,蟲子果然馬上就圍住了我的手機,不再繼續追著我了,我鬆了口氣,趕緊往前跑去。

  跑了一段距離後,忽然覺得腳底一空,整個人摔了下去,還好的是這個洞不深,很快就著地,只不過又壓到了受傷的左腳,痛得我差點暈了過去。

  「馬的!買樂透都沒這麼準!」我破口罵著。

  我爬了起來往四周一看,又是一個房間,不同的是有好幾個入口,除了我摔下來的那個洞口在角落外,其餘的入口都還蠻大,大約可以四五個人並排著走,這裡沒有天花板,所以我又看到了那個笑到嘴巴快掉下來的死小丑,而唯一沒有入口的那面牆前面似乎有個人站在那裡。

[ 本文章最後由 04747487 於 08-7-31 20:5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十章。假象




  那人挺高的,大約有一百九十公分,垂頭面對著牆壁,像是一個人在面壁思過,我慢慢往那人走去,並從口袋裡拿出鋼筆防身。

  越靠近那個人視線也越清楚,那人身上穿的不是現代的衣服,有點像是古裝劇才會出現的唐山裝。

  走到他旁邊才發現原來是座石像,雕刻得栩栩如生,遠看還以為真有人站在這。石像距離牆壁約有五步遠,臉上表情似笑非笑,給人一種很虛偽的感覺,雙手捧了一個奇怪的木匣,而拇指則死死的扣在木匣上,似乎不想讓人拿走那木匣。

  我在旁邊看了許久,只覺得這石像刻得精緻並沒覺得有什麼古怪的地方,而它手中的木匣既然不想讓人拿去,我看我也偶爾當一回君子,不去碰那東西。

  我轉過身去看看石像面對的牆壁有沒有什麼古怪之處,這面牆已經被嚴重的腐蝕了,但似乎有人在牆上刻字,只是牆壁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楚上面寫些什麼,還好有些痕跡比較深還看得出來。

  仔細檢查完整面牆後,上面的字跡能判斷出來的只有〝洞、丑、魂、離、匣、亡〞六個字,但這六個字並沒有連貫,有的還跳過一大段,根本不能猜測出什麼。

  「這個〝匣〞是不是指那個木匣?」我疑惑的問著。

  我回過身走到石像前,猶豫著要不要把木匣拿出來,但又怕有陷阱,連續伸了幾次手出去又收回來。

  「喀-喀-喀-」磨牙的聲音響起。

  瞬間我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來,趕緊聽清楚聲音從哪傳過來的。

  聲音是從石像背後的洞口傳出來的,隱約可以看到有一個白點快速的往這移動著,而我掉下來的洞口也不斷爬出一隻隻的毒蟲,我當時給嚇矇了,愣了一下,又感覺左邊的洞孔有東西爬動著,過會有一雙墨綠色的爪子從洞口探了出來。

  「他奶奶的!怎麼都知道我在這裡,不管了!石像兄弟,我是萬不得已才借你的木匣一用,還請您多多見諒啊。」我對著石像說著。

  我將雙手放在木匣上,這木匣並沒有像想像中的被那雙手扣死,用力一抽就拿了出來,但木匣拿出來後整個都封死了,根本打不開。

  摸了許久,還是找不到開啟的地方在哪,忽然感覺肩膀濕濕黏黏的,伸手一摸,一股惡臭的氣味直衝腦門,嗆得我差點吐出來,趕緊回過身,發現那女屍居然趴在牆上瞪著我,嘴巴邊發出聲音邊流出黑色的口水。

  我見狀趕緊往旁邊滾去,滾到一半撞到了堅硬的物體,定眼一看,那隻穿山甲的大臉又出現在我面前,他舉起爪子便向我揮了過來,我閉上雙眼順勢拿起手中的東西往胸口擋。

  「啪嚓-」木頭碎裂的聲音。

  我心想完了,逃命的東西毀了,這下真的得歸位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一道強光從破碎的木匣射了出來,我潛意識的閉上眼睛往後倒去,只覺得身後空蕩蕩的,直接摔到了地板上。

  「噢…真他媽的痛死了!」我破口罵著。

  但一想到還沒脫離險境,趕緊往旁邊一滾,這一滾不知道撞到什麼,痛得我直冒金星,我甩了甩頭,睜眼一看,四周根本沒有什麼女屍、穿山甲、小丑跟石像,也沒有大得噁心的怪蟲跟石頭砌成的房間,有的只是一台開著的電腦和我撞到的床腳。

  「乖乖,這地方好熟悉,嗯…這不是我的房間嗎?我回來了!?」我看著四周說著。

  我走到電腦前看著螢幕上的訊息,上面只有我開得網路信箱,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怪了,難不成剛剛那些都是在做夢!?那也太真實了吧!」我疑惑的說著。

  突然手機響起,我慢慢的將手機拿了起來,深呼吸了幾口氣才接聽。

  「喂-?」我說著。

  「喂-吳俊燦,你他媽的到底來不來,你再不來,我就閃人了。」阿超罵著。

  「哦-阿超喔,抱歉抱歉…剛剛不小心睡著了,我馬上到。」我道歉著。

  「真是,快點來啊。」阿超說著。

  我掛了手機看了看時間,pm:14:44,難怪阿超會氣成那樣,我拿了鑰匙便往老李的麵攤趕去。

  到了老李的麵攤,看到阿超一個人坐在角落的桌子,我向老李打了個招呼後便走到阿超的坐位旁坐了下來。

  「哎-小吳,你是不是跑去找女人快活了?不然怎麼現在才來。」阿超笑問著。

  「別提了,我跟你說啊…我剛剛…」我講到一半停了下來。

  「這會不會跟上次一樣只是個假象?」我在心裡問著。

  我伸手去捏阿超的臉,阿超被我這一捏,拿起桌上的筷子就往我身上丟了過來。

  「吳俊燦-!!老子可沒那個嗜好,別亂摸!」阿超推開我的手罵著。

  「阿超,你別誤會了。你要跟我一樣碰到那些事情你也會跟我一樣的。」我解釋著。

  我把我收到一封怪郵件後跑到了那個奇怪的空間的事情講給了阿超聽,包括我怎麼從橋上摔下來,沿途碰到的怪魚、怪夢、穿山甲、女屍、蟲穴還有那個石像都告訴了他,說著說著老李也拿了一瓶二鍋頭坐過來聽我說著。

  「媽的-我看你是有精神妄想症!要不要我介紹個醫生給你?」阿超說著。

  「你少瞎扯淡,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問你們記不記得幾個月前有一篇離奇命案的報導?」我問著。

  「忘了!你知道我這人有過目即忘的功夫,況且又不關我的事,怎麼可能記得!」阿超說著。

  「我說你這阿超除了會吃還睡什麼?小吳你等等,我去舊報櫃找找。」老李站起來說著。

  老李走到舊報櫃那翻了許久,他回來時我已經吃完一大碗牛肉麵了。

  「你們看看,就是這篇。」老李指著報紙上的報導說著。

  我跟阿超看完後讓老李將報紙收到一旁,報導上的內容跟我印象中的差不多,而阿超看完後也點了點頭說有這回事。

  「不是我唬你們啊,我覺得我就是跟這個人一樣跑進了不該去的地方。」我指著報紙說著。

  「小吳,你別瞎說!如果你跟他一樣進了同一個地方,怎麼你回得來他回不來?」阿超說著。

  「你他媽的不懂甚麼叫作吉人自有天相嗎?我像是那種短命鬼嗎!?」我罵著。

  「哎-你們別吵了,我覺得小吳不像是說謊,倒是真有其事的樣子。」老李說著。

  「哦-老李,你怎麼看得出來?」阿超問著。

  「之前聽過一些傳聞,說人類的靈魂會被惡鬼抓到某一個空間去,在那個空間裡會不斷出現那個人心中最害怕的事物,而且還會至人於死呢!我看小吳就是被抓進去了那個空間,還好他命大逃了出來,不然咱們可別想在一起喝酒了。」老李邊說著邊喝了一大口的二鍋頭。

  「那…靈魂被抽走的時候總會有一些條件吧?總不能說祂們想要捉誰去誰就得去吧。」我問著。

  「這我倒是不清楚,不過聽說是藉由某種特殊的入口吧!小吳你仔細想想,你有沒有碰到或撿過什麼奇怪的東西。」老李說著。

  「八成隔壁蔡老鴇的陳年肚兜吧!」阿超沒腦的說著。

  「就你這副豬腦袋才說得出這種話,本來講個正經事,被你扯的都沒興趣了,不說了!我去後面收拾收拾。」老李拍著阿超的腦袋說著。

  老李說完後站起來就自顧自的走到廚房去收拾東西,根本不理我跟阿超的呼喊。

  「這老李真是…說走就走,都幾歲的人了,還這麼孩子氣!」阿超碎念著。

  「還不都怪你,什麼不扯,扯隔壁的蔡老鴇。你看,這下真的給你扯出問題了吧!」我罵著。

  「哎-算了算了,你還是給我說說那小丑最後怎樣了?」阿超說著。

  「哦-你說那小丑啊…它真的是…等等,我沒跟你說過小丑的事啊!」我警覺的說著。

  「你剛剛沒說嗎?在剛剛那個女屍的時候啊!」阿超解釋著。

  「不!我剛剛完全沒有提到小丑的事,你怎麼會知道有小丑?你到底是誰!?」我站起來大聲的問著。

  阿超漸漸地抬起頭,我發現他的嘴角慢慢的裂到了耳根,兩個眼睛快瞇成一條線,並且用這個噁心的表情看著我。

  「嘻嘻嘻…你這小鬼得緊覺性還真是高啊!不過…嘻嘻…你的好運也只到這裡了,嘻嘻嘻…」阿超用奇怪的笑聲說著。

  阿超…不…應該說是小丑,手中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把鐮刀,迅速得往我脖子一劃,我只覺得四肢好像脫了力,接著我看到一具沒有頭的身體倒在我的面前,我還沒反應過來,那小丑的怪臉就橫擺在我的面前。

  「真的…玩完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14 18:25 , Processed in 0.02642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