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前回提要



--------------------------------------

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四回:全面失控

----------------------------------------------------------------------------

地球歐洲-舊英國-地球聯邦軍令部

植入雲霄的巨大塔城內,羅姆斐斯坐在位子上看著窗外的景色,另一個人正跪在老人桌子前方說道

「元帥,在7分鐘前,我們收到了一號城正在跟泰坦進行通訊。」

羅姆斐斯馬上轉身過來問著

「消息非常確定?」

「是的,元帥。電波解讀無誤,訊息是從一號城發射出去的。」

-------------

長約200公尺的走道上,兩側每格5公尺就站著身穿白色軍服的憲兵。

(控…控…控…控…(整齊的行走聲))

-------------

老人又轉身看著窗外。

「你離開吧。」

「遵命。」

說完人影就消失在房間內…幾秒後辦公室的大門被打開了三個人走了進來,穿著黑色的軍服肩上都披
著黑色大風衣長到幾乎快到腳踝,頭戴黑色的大盤帽除此之外左側都配著軍刀。

領頭的分別是海撒身後跟著京瓊斯、青發,這三個人是除了元帥之外擁有第二強大兵權的人,一人之
下萬人上之的地球聯邦海軍上將,誓死效忠軍隊與元帥。

「元帥您叫我們三個人過來有什麼事嗎?」

海撒問著羅姆斐斯,老人只是繼續看著窗外的閃電風暴說著。

「計畫已經被啟動了。」

「元帥難道?」

青發急問著,老人只是轉身過來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幾個茶後便說

「時候不早了,變更計畫,聯邦總艦隊四天後出發,目標FOH星。」

「另外青發,你去一趟議會。」

「候!」

三名上將同時回答並舉手敬禮著。

老人也回了個禮,見老人放下手後三人便身踏出辦公室。

老人放下茶杯坐在座位上沉思,突然用力的敲擊桌面(碰…)。

「沒想到比我預期的還要早,愛國者們…」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

聯邦最高議會廳內,軍隊要調動的事情已經傳到議會內,所有議會成員正在爭論不咻。

「安靜!」

議長站在議會塔頂多嘶吼道。

「地球已經不適合人類居住,軍隊出動是必要的!我們今天會落到如此下場一切都是叛軍所為!」

「放棄地球移民到更美麗的星球上不是更好嗎!有誰反對!」

「我反對!」

議長看著左上方的座席,科學家李昂正舉起手反對!」

議長臉上顯的非常不高興。

「李昂你為何反對!」

李昂站了起來說著

「這個問題依舊,軍方花了人民的血汗錢發動這種毫無異議的侵略戰爭有什麼用,從開始到現在已經
過了六年了!軍方絲毫沒有任何的進展,依然只是在對星球進行游擊戰。」

「軍隊每次調動都要花上6兆的預算,人民可是會吃不銷的!」

議長被這樣的劃反駁嘴巴講不出話來。

「而且我認為地球今天會這樣根本不是叛軍造成的,我不相信叛軍有這麼大的力量能再短時間內佔領
聯邦的重要軍事基地和要塞,各位議會的成員們,難道你們都不覺得奇怪嗎?」

議會廳內頓時引起不小的騷動,議員們交頭接耳。

「如果真是這樣,那聯邦軍根本還比叛軍不如,這樣的軍隊要如何對外打仗!」

「我強烈懷疑,人械大戰根本是聯…」

「住口!!」

一個穿著軍服的軍官從議會廳外走了進來,肩上正閃逤著四顆金色的星星。

「證據在哪?李昂博士,你說人械戰爭是聯邦軍造成的,那證據到底在那?」

李昂絲毫沒有任何畏懼反駁到

「證據就在南極!如果說人械大戰一切都是叛軍所為,那我要問,為何叛軍有能力潛入軍方視為最重
要,防守最嚴密的要塞基地裡?」

「這是因為!」

「因為聯邦軍內有內奸!我說對了吧?還是說電腦有了自我意識?」

李昂講的話再次引起議員們交頭接耳,軍官也絲毫不怕馬上嚴厲的反駁。

「李昂,如果是這樣把證據交出來!把證據給我交出來阿!不然我馬上以在議會內公然蟲惑眾人的罪
名逮捕你,你可要知道,如果你找不到證據你就是叛國!」

「要證據是吧,我一定會有證據的!」

(轟隆…轟隆…轟隆…)

----------------------------------------------------------------------------

地球亞洲-舊中國上海-黃色七號區-聯邦中央武器研究院

(轟隆…轟隆…轟隆…)


研究所外閃電的聲音不斷響著,李昂正努力尋找可以運用的線索,突然間畫面顯示一封紅色1號的加密訊息傳輸了過來。

「這是什麼?」

李昂非常好奇馬上就打開了此訊息,訊息的內容讓他非常震驚,他一直在尋找的資料這邊全部都有。

李昂馬上進行之前從元帥資料庫偷來的資料進行合併,原本不能讀取的資料全部都可以讀取了,而且
10項機密竟然多了一項。

「X戰略計畫?」

X戰略計畫-預定4年後完成。


計畫報告:

運用DER星上採集到非常、非常、稀少珍貴的動能藍色結晶石,搭載在衛星軌道離子砲,作為巨大
離子砲的運作能量。

計畫一度暫停。在6年後由比利元帥繼續計畫。



射擊動能為藍色結晶石:

原本為運用在地球能量發電用途。

0.1公克的藍色結晶石可提供一艘末日級的戰艦運作的能量。

從DER星南區的高危險等級三發現一了一顆完美無暇的藍色結晶體,長13公尺寬13公尺高24公尺,
形狀成稜型的圓柱體,總重約8公噸。

測試時只運用了29%的能量。就摧毀了比預期還大上20倍的範圍,造成現今的南極地中海。

計畫為測試離子砲將對木星進行測試性攻擊,後改成對南極進行射擊地下要塞。

愛國者3號衛星空照圖

目標射擊前




目標射擊後



計算結果射擊誤差為0.0000052968公分。




觀察15年後發現南極中海海岸附近陸陸續續出現藍色結晶石的副產品綠色結晶體。



這種格狀的結晶體會透過吸收大地的任何物質自我繁殖,持續釋放毒氣,這種毒氣在空中會一直匯集不會消失久了就會型成離子風暴,如果動物接觸超過兩小時這種結晶體有99%的機率會對人體造成傷害,並在人體表面開始自我複製直到完全被吸收。

照片為
一名機動步兵受到晶體侵蝕



紀錄:可以看見結晶體不斷的吸收人體的所有機能目前沒有任何方法阻止晶體持續擴散只能得知晶體無法在水中繁殖,但是晶體一樣會吸收海水。

「果然....這就是一切的真面目。」

李昂一邊敲打著鍵盤的按鈕一邊繼續說著

「打從一開始這就已經被設計好了,聯邦根本無法控制這股力量持續蔓延,一切都已經失控了,我一
定要想辦法讓這個訊息傳輸出去才行。」

(轟隆…轟隆…轟隆…)


---------------------------------------------------------------------

FOH星北部大陸:一號城

一號城四周都是大量的黑煙不斷的串升在城內各處,機動兵團還是不斷的往城市內的塔城推進著,順
著城內的防禦系統以及強大武力的巨神兵,機動兵團很快就佔領了城內各各重要據點。

范依然站在高處看著這附景象,臉上絲毫沒有任何生氣,也沒有笑容,只見范雙手用力張開,好像一
道無形的網往外擴散開來。

下一秒後原本還在前線衝鋒陷陣的士兵突然好像中邪了一樣突然停止了動作,雖然不是很多個,但是
卻分散在整各機動兵團內。

旁邊的幾名弟兄看了覺得奇怪便問道:「喂!你還好吧?」

這些如同傀儡般的士兵突然在度舉起機動步槍射擊,但是社的不是蟲,而是身邊的隊友

「你這是在幹麻阿!?」 (搭搭搭搭搭.....)

身邊好幾各戰友一一被射殺,其他人見狀不得以只好舉起步槍對那各被控制的人射擊,(搭搭搭搭搭搭
搭搭搭…)直到他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為止,部隊的小隊長走到被控制的屍體旁看著那名戰友說著

「願你安息,其他人趕快把傷者送到後方去,動作快。」

話才剛說完身邊20公尺處就被炸了一個大坑洞,小隊長也被餘波波擊,那邊剛剛還有10幾名弟兄走過
但是地上只留下一各大坑洞,天上淋下了少許的紅色雨,以及一些肉塊。

「幹,後方的火力在幹什麼阿!」

話才剛說完又聽到一聲火砲射擊的聲響,(碰~)第二發就打中了在部隊附近約40公尺處正在移動的巨神
兵,巨神兵附近幾各失控的士兵跟機甲也著對巨神兵開火。

-----------------------

[城內遭受大量攻擊-無法分辨-准許自由攻擊]

-----------------------

類似的事情不斷傳到城外的指揮部,戰區指揮官看著各處傳回來的訊息說著

「怎麼會再這時候發生叛變,而我們卻毫不知情?聯絡上級,快!」

已經突破大氣層的兩艘巡洋艦正緩緩的靠近一號城的市區上方,許多空降艇跟戰鬥機一一從巡洋艦的
左右兩側的艙口內飛出

----------------------------------------------------------------------

旗艦內李奧看著戰區指揮所傳回來的訊息又看了看戰略3D地圖的部隊下降情況說著

「這不是叛變。」

「長官?」戰區指揮官有所疑惑的問著

「肯定是某種力量控制了這些士兵。」

「長官你確定?(指揮看你快看)」戰區指揮官問到一半旁邊就插來另一個人的聲音,指揮官回頭看著城
內遠處,出現了好幾個爆炸而成的巨大半圓形火球,指揮所內的許多通訊跟畫面都中斷了,只見火球
中慢慢走出了巨大的人行身影。

「我的媽呀,巨神兵怎麼攻擊我方了?!難不成…」

「長…長長長…官」身旁的通訊員對著指揮官說著

指揮所的帳部外傳來許多的槍聲跟慘叫聲,指揮官拔出在腰上的手槍幾名指揮帳內的通訊員跟士兵也
拿起步槍。

帳內的警報器突然大響指揮官回頭一看,其中一隻巨神兵已經在指揮帳附近,手中的長矛不時往地上
的戰車刺去,頭部的其中一個孔正匯集著能量。

「該死…」

(秀…碰轟………)

指揮中心在一瞬間被摧毀……


--------------------------------------------------------------------------

通訊員轉頭看著李奧說著

「將軍,我們與地面指揮中心失去聯繫了,最後一段的畫面顯示巨神兵正朝他們開火。」

李奧看著戰略地圖上人類的據點不斷的消失著一手揮著喊道

「派出死靈轟炸機,把那幾各東西給我炸成廢鐵。」

「這裡是文克斯旗艦,派出102中隊,進行地面轟炸,目標:巨神兵。」

黑漆漆的長甲板內,除了四個腳都有一排直線的光路引導著,甲板末端正停著十幾架死靈三型蓄勢待
發。

「這裡102隊長,收到命令,3分鐘後抵達目的地並進行轟炸。」

駕駛員緩緩的推著推進器的操縱桿,轟炸機後方逐漸噴射出藍色的火焰,(轟…)

一架架的死靈三型迅速的從航母內的通道飛出,直衝大氣層。

沒多久十幾架死靈就已經看到了龐大的一號城,城內五隻非常龐大的巨神兵正在不分敵我的進行攻
擊,巨神兵所到之處全部被摧毀。

李奧正聽著102中隊的頻道一面看著戰機傳回來的畫面。

「所有人員注意採取V型。」

「收到!」

十幾架的死靈馬上變成V型狀飛行。

巨神兵依然沒注意到有飛機正接近他。

「目標:前方第一隻,開啟投彈系統。」

[DD...遭受鎖定!遭受鎖定!開啟防禦系統]

死靈轟炸機的底盤打開了兩各閘門,兩管飛行炸彈XII正掛在轟炸機下。

「發射!」

(咻咻咻咻咻咻咻……)

轟炸機緊接著拉起機身往上直升,二十幾顆飛行炸彈馬上衝向前方的巨神兵,巨神兵轉頭時炸彈已經
命中他全身引起爆炸,(碰轟…)黑煙一陣迅速掩蓋了整各具神兵所在的地方。

轟炸機突破黑煙不斷的持續升空著。

「這裡是102隊長,確認命中目標一,準備攻擊目標二。」

-------------------------

[防禦系統遭受空中攻擊-對空中進行反擊]

-------------------------

「隊長你快看。」

駕駛從駕駛座的側窗看著,黑煙逐漸散去,巨神兵走出黑煙,頭部的武器依然正常運作著,幾乎沒受到任何損害。

「這裡是102,目標毫無損毀,準備進行第二次攻。」

巨神兵的全身突然都出去彈夾艙,好幾個雷射點馬上對準了正在飛行的死靈轟炸機,下一秒全部的火
砲和飛彈都集中在空中,死靈轟炸機根本沒辦法反應突如其來的火砲攻擊,一一被擊落。

「隊長!阿………。」

「防空火炮太多了,我方根本沒辦法閃避,阿………。」

李奧拍著戰略桌說著。

「叫在城市上方的七號跟九號艦對巨神兵射擊!射擊!。」

「這裡是文克斯旗艦,這裡是文克斯旗艦,普德、坎希艦馬上進行對地射擊,目標:巨神兵」

「這裡是普德七號艦,收到,啟動對地射擊目標巨神兵,確認目標。」

「這裡是坎希九號艦,收到,啟動對地射擊目標巨神兵,確認目標。」

在城市上空約1公里處巨大的巡洋艦上警報連連,砲口已經瞄準了五架巨神兵。

[完成連結-30秒後關閉一號城主機]

「射擊!」

(碰碰碰碰碰碰碰………)

一連串的砲彈發生響聲接著就是地面的爆炸聲響

五台巨大的巨神兵有四台承受不住艦砲的攻擊紛紛倒地甚至爆炸。只剩一台即使胸口被砲彈貫穿依然
抬著頭匯集白色能源。

煙霧瀰漫,鎖定雷達沒辦法搜尋到目標是否存活,只見下一秒一道細長的光速衝破煙霧直衝普德艦底
部,光束穿過了立場護盾直擊艦身(秀……碰碰碰轟)

普德艦艦橋內艦長看著艦內的系統,警報不斷的響著。

[30秒]

「艦長左後方第241區跟256區以及ED區被光束砲貫穿,立場護盾無法維持正在下降。」

普德艦長喊到

「繼續砲擊,把他給我打濫。」

[20秒]

(碰碰碰碰碰碰……)

艦砲又持續著一連串的射擊,砲彈從正上方穿透了巨神兵厚重的裝甲,最後一台巨神兵也支撐不住倒落在城內。

蟲族趁著人類內部混亂的時候大量進擊,連位於南方的前進指揮中心也快被來四面八方的蟲族團團圍住,人類的地面部隊不斷的往內縮入,空中的支援部隊也不斷的飛到城內降落。

空降艇一降落左右後的三面閘門馬上開啟,百名機動步兵馬上從艇內提著機動步槍衝了出來。

[10秒]

--------------------------------

往下繼續觀看

[ 本文最後由 叛國者 於 08-5-10 10:2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李奧看著巡洋艦把巨神兵摧毀的情況又看了一號城的平面戰術圖說著

「把地面部隊撤回來,我們快離開這。」

「長官?」

「我說把地面部隊撤回來。」

「是!」

[5…]

[4…]

[3…]

[2…]

通訊員:「這裡是文克斯旗艦,所有部隊放棄所有據點,撤離一號城,我在重複一次,」

[1…]

「這裡是文克斯旗艦,所有部隊放棄所有據點,撤離一號城。」
-----------------
[關閉一號主機-啟動泰坦系統]
-----------------

一陣強烈的電磁波瞬間干擾了所有的通訊系統跟雷達系統,旗艦上也完全頓時失去對外所有艦隊和地面部隊的通訊和控制權,李奧看著艦橋上的所有通訊雷達系統全部被干擾3D戰略地圖影像全部模糊大吼著

「這是怎麼一回事?干擾訊號是從那裡來的?快搜尋!」

艦橋上所有人都跳了起來,艦橋頓時亂成一團。

「長官,無法搜尋到來源處阿,系統突然完全沒有反應,重開也一樣阿。」

「怎麼可能,蟲族難道連這都能干擾!?」

--------------------------------

運輸機從塔城的南方緊急出口射出,已經經過了10分鐘,機上瀰漫著一股哀傷,運輸機內搖搖晃晃,
斐斯躺在醫療床上,鮮紅色的血隨著斐斯的嘴巴旁流出,靈月依然在旁邊緊握著斐斯的手。

「我…真……笨……」

「哥我求你別放棄,不要對我這樣,蕾莎姊姊怎麼辦?你不可以這樣子。」

「…………」斐斯先是看著運輸機的頂部,頭轉向靈月說著

「告…訴………我愛……她。對…不……………」

「哥哥……………」

「你……不可以…這樣對我……。」

「啊!!!。」

靈月痛苦的大叫著

靈月整個人幾乎是撲上了斐斯的身體,眼淚一幾乎已經流乾,赤風則是撇著頭,因為他這次完全束手
無策,上校的右肺被穿透沒有醫療器材是無法緊急治療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上校斷氣,心裡非常懊
悔,也流出了男兒淚。

赤風大吼著「上校!!!」約書亞和蕾雅則是默默的站在旁邊舉起手敬禮著。

「虹,你能不能趕快聯絡上旗艦。」

虹點了點頭便拿起通訊耳麥調著通訊器,通訊系統上傳來了一陣雜訊

「這裡是文………所有…………撤…………我……在…………」

「這…是文…斯…………面………退………………在重……次」

亞流恩重重的敲了通訊系統說著

「怎麼搞的,為什麼收訊那麼不良。」

此時運輸艇已經飛離城市7公里處,回頭還看的到巨大的塔城依然聳立在那裡,直入雲霄。
亞流恩坐在駕駛座上,心裡也非常愧疚,但是他知道現在不能分心,以離開這邊為優先。
虹坐在副駕駛座上對著亞流恩說著

「流恩…要不要換我駕駛?你看起來很累。」

亞流恩臉上努力擠出了一個微笑說著

「虹,我沒事的。」

-------------------------------

站在范後方的一名首領對著范問著。

「大人?」

「我知道,這股電波真的很強,連我也不明白為何,我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我回去在跟你好好算這筆帳。」

「是!大人。」

說完范就在前方用手在空中劃了幾痕,前方的空間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縫,范進去後,後方的首領也跟
著進入一下秒裂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

[泰坦系統運作中-使用程度27%]

[一號城已經被佔領-啟動計畫-F]

在離星球外太空的某處太陽在火熱的照耀著,但卻感覺太陽在水裡般扭曲模糊,這種奇特的景象一般
人根本無法解讀為何?

此時扭曲越來越模糊一個超乎想像的巨大物體的影子正逐漸的顯現出來,從外表遠處看起來就像一個
橢圓形但是並不完整,就好像一隻把翅膀縮起來的蝙蝠型成的橢圓形,橢圓形的下方看的出細長的條
柱。


物體越來越清晰可見整個物體如果隔他100公尺處看著,看不到頭也看不到尾,龐大到無法想像,最長
處直徑長達24公里,最寬處7公里。

[矯正目標區-修正軌道誤差]

在這巨大的物體中心內,千百個銀幕瞬間動了起來,綠色的字體以非常快的速度從銀幕中飛炫過,有如跑馬燈般。

這巨大的物體開始快速的轉動形體,底部面的長條柱正指向往方的一顆星球。

[計算射擊誤差-修正]
[運作動力晶石-輸出能量3%]

這巨大物體內,一連串的機械齒輪全部互相轉動著,機百個重型加壓氣伐都開始推動,中心部位的渦輪中心可以看的出一顆非常巨大的藍色結晶石正漂浮著,結晶石正發出強烈的藍光,周圍的巨型齒輪也圍繞著這個結晶石運轉,強烈的電力變成閃電般在結晶石周圍彈跳著,底部長條柱底口逐漸匯聚青綠帶點白光芒的能量球。

在一瞬間,千百個螢幕突然停止計算,每個畫面都出現了一排綠色的字樣。

"修正完成"

[系統修正完成誤差0.0000000000000000000000535]
[能量填充完成100%]

下一秒所有螢幕變成一排紅色的字體

"第一階段發射"

一條長型橢圓的光束彈瞬間從砲口射出。

-------------------------------


「將軍,我們真的失去所有聯繫了!」

當所有人都亂成一團的時候旗艦上突然警報大響

警告:[巨大的能量正在急速接近中請迴避]

「怎麼回事?」李奧看著銀幕傳輸的訊息說著

「長官,3點中方向有一股非常龐大的能力正在急速接近中阿。」

警告:[巨大的能量正在急速接近中請迴避]

「緊急迴避!!!左滿舵!!」李奧大吼著

「30秒後接觸!」

「戰艦駕駛員急忙拉起推進器的操作桿,旗艦急忙往右邊噴射,其他附近的巡洋艦也接到警報急忙閃躲。」

巨大的光橢圓體束越來越接近幾乎以光速在接近,從十幾台巡洋艦中間穿越過去,直衝地表,光束彈直接準確無誤的命中了塔城的頂端,在城內的人全部都愣住了,一大片的強烈青光罩著整各城市,浮在城上的巡洋艦也被這奇特的爆炸隴蓋住。

坎希的艦長吼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阿!?快報告損毀程度。」

「艦長,我方戰艦並沒有受到任何損害。」

「護盾?」

「立場護盾正常運作,沒有任何減少。」

------------------

[第二階段-發射]

------------------

整顆藍色結晶石突然變成紫色。

龐大的物體底部砲口早已匯集能量又射出一道長型光束,光束體以超光速飛行直達星球地表。從遠看
好像一條線與星球連結了一樣。

三艘來不急迴避被這巨大的光束穿透,二艘巡洋艦和母艦在光束內瞬間消失。

在一號城的士兵在瞬間目睹了兩種能力相撞產生的強烈反應產生超強爆炸,一顆超巨大的白色光球體攏罩住了整座城市,產生強大的衝擊波,下一秒就完全沒有知覺了,一個人身體在一瞬間變成許多光點、散開、飄落、消失,如同分子在一瞬間一個接一個消失。

「到底怎麼一回……」

艦橋內一陣強光攏罩,感覺一切都好像被分解了一樣,停在一號城上空的兩艘巡洋艦也從最外面開始
化為光點消失,就好像蒸發了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爆炸的聲響。

已經在城外遠處的運輸艇上,爆炸的衝擊波很快就撞上了運輸艇,運輸艇劇烈搖晃一下秒強烈的光芒
也隨之覆蓋住運輸艇………

接下來的幾秒內整座城幾乎在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

[進行空影迷彩-解除干擾系統]

巨大的物體逐漸緩緩的消失著,眼前的景象跟一開始一樣模糊不清,直到消失完全平靜下來。

李奧搬著艦橋的防震住從艦橋的窗戶看著眼前的景象,艦橋的系統逐漸恢復操作的銀幕跟系統燈光都
亮了起來,通訊也正式恢復,戰略地圖上俯瞰圖已經看不到城市,系統只計算出一個直徑長100多公
里,深約4公里的大坑洞

「快回報損失!快!」

艦橋底下一直忙碌著

「長官,我們一共損失了兩艘先鋒級、兩艘末日級巡洋艦、一艘建國級母艦,人員身亡……59萬人…
還在持續增加中。」

李奧整個人頓時愣住了,坐倒在自己的倚子上

(這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如果得到這股力量要征服全宇宙我想也不是問題…難怪他這麼想要得到…)

「派…派出搜救部隊,能找到多少人就多少人。」

「另外我自己也要下去。」

「長官?!你確定?目前我們還不能確定那股力量會不會再出現,請你不要衝動!」

「你給我把戰艦管好就對了。」


「一切都失控了…」

說完李奧就晃著身子走出艦橋。

--------------------

運輸艇墜毀在草原上,殘骸四處散落,機身幾處地方還正冒著濃煙,所有人都因為強烈的衝擊昏了過
去。

「靈月…靈月…」

靈月緩緩的爭開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無法辨識眼前的東西是什麼,只聽到有人一直在呼喊他的名子

「是誰……誰……在叫我……」

雖然模糊但是眼前的確有東西在動,可是靈月全身都毫無力氣,眼前又逐漸模糊昏了過去。

------------------------------------------------------


「靈月!」

「哥哥,你沒事?!太好了!」

靈月飛也似的衝向站在前方約30公尺處的斐斯,斐斯正張開雙手迎接靈月,斐斯身旁還站著幾個人分
別是虹、亞流恩、克諾特三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微笑。

正當靈月快碰到斐斯的時候一切突然如雪花般的散落,四周完全變成漆黑的一片,只見斐斯倒臥遠處
的血泊之中。

「不!!!」

「不………」

(DD...旁邊的儀表顯示警告,心跳呼吸加快,腦波異常)

當靈月越想衝過去眼前的景像又逐漸模糊,靈月腦中只聽到見有人在他旁邊講話著

「幫我把強化劑加量!快!」

「可是…」

「難道你要看著她死嗎?快加量。」

聽著聽著又昏了過去。


------------------------------------------------------


事件失控後的3各星期個月…


一個美麗的早晨,陽光從窗戶射入了房內,微風輕吹著窗旁的白色窗簾,不時可以聽到鳥兒清脆的叫
聲,靈月緩緩的睜開眼睛。

「原來是夢…」

靈月想坐起身來卻發現全身毫無力氣,嘴巴動了可是也講不出話來,頭勉強可以動,左右兩隻手腕上
各插著幾條維生管,坐在旁邊的人察覺到靈月醒來便高興的大吼

「靈月醒來了!!」

此時房門碰的一聲打開了赤風率先衝了進來跪在靈月床邊嘴巴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靈月轉頭看著赤
風擔心的面龐臉上露出了往常的笑容嘴巴動著,此時赤風在也忍不住了,眼淚奪框而出,抱住靈月的
身體說著。

「太…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靈月先是吃驚了一下後馬上又露出了微笑,雷傑克和約書亞也跟著走了進來。

赤風逐漸緩平了心擦乾眼淚說著。

「太好了,輝望剩下的謝謝你。」

「學長你這麼說就太見外了,以前我還在是新兵的時候你那麼照顧我今天這一點小事算不了什麼
的!」

約書亞笑著說

「埃唷赤風,你這樣不像男人了唷,小心這件是傳出去可是會毀了你在學妹中心的帥哥樣唷,哈哈哈
哈哈哈哈。」

赤風說著

「那又如何?只要靈月沒事我就足夠了,那怕即使要我犧牲這條小命。」

雷傑克悄悄的在約書亞耳邊問起

「少尉,赤風上尉真的那麼喜歡中尉啊?」

約書亞搖了搖頭

「根本是愛到成癡了,不過靈月真的是美到不行,不過就我所知道的,很多人追求她都被她笑笑的婉
拒了,而且大家都知道靈月的哥哥是被人喻為冷血上校,上校曾經講過這句話,誰要是敢動靈月的想
法我就讓他好看。」

想到這約書亞不經打兩個冷?,看了看赤風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可是上校…」

雷傑克不小心講太大聲,靈月似乎好像聽見了臉上突然有點失落的感覺,耳尖的約書亞和赤風,兩個
人馬上往雷傑克的肚子重擊了一下後,,雷傑克厄的一聲倒臥在旁邊,輝望看著雷傑克突然倒地急忙
扶著說

「喂,你要不要緊阿!」

約書亞走到靈月床頭旁邊坐在旁邊的倚子上說。

「我來吹一曲吧。」

靈月才頓時忘記剛剛腦中閃過的一件事,再度露出笑容。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約書亞看了看手上的表說著。

「赤風,我先回軍營去了。」

「約書亞,謝謝你了,還好那時候有你幫忙,不然…」

赤風回頭對著約書亞說著,約書亞舉起手在嘴上比了各安靜的手語要他回頭看著床上,赤風回頭看了
一下也淡然微笑了,搖了搖頭。

當約書亞離開後,只剩下赤風還陪在靈月身邊,時間過了約沒多久靈月醒了過來,轉頭看著赤風依然
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手靠窗邊看著窗外的星空,臉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赤…風…」

靈月帶著有點沙啞的聲音喊著赤風的名子,此時赤風才從沉思中醒來,轉頭看著靈月問著。

「怎麼了?」

「你怎麼看起來有點心事…」

「沒事沒事,我怎麼可能會有心事呢。」

不過靈月眼神已經告訴他,你在說謊。

「現在可以告訴我…大家怎麼了嗎?還有哥…在那。」

赤風雖然早就知道靈月一定會問他這各問體,但又不能隱瞞靈月,因為他知道靈月非常討厭別人欺騙
她。

「靈月……」

「?」

「我知道你很討厭別人說謊,但是我也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講。」

靈月轉回頭看著房內上方的吊燈說著。

「沒關係的…」

赤風心裡正鬆了一口氣的時候靈月接著說 。

「講出來…」

馬上神經又繃的死緊,深怕自己說到讓靈月傷心的話。

「那天到現在已經過了25天有了…」

畫面突然強光四射…

- - - - - - - - - - - - - - - -

往下繼續觀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 - - - - - - - - - - - - - -

『喂,你們有沒有事情阿!?』


『沒事!只是頭有點痛。』

約書亞柔著額頭說。

『我也沒事。』傑克從旁邊的地上慢慢的爬起來。

蕾雅拿著步槍已經站在旁邊看了看周圍的情況說著。

『我們得趕快離開這。』

『上校,你說的到容易,我還不知道有誰活著。』

赤風四處張望對蕾雅說著。

運輸艇受到強大的衝擊波頓時所有系統全部失效,墜落在城外在城外約29公里的地方。

赤風轉身張望看著索妮靠在機艙牆邊,走過去蹲下問著。

『索妮姊,你沒問題吧?』

索妮依然不動於中,赤風轉頭說道。

『約書亞幫我照顧一下索妮姊,我去醫療艙看靈月有沒有怎樣。』

赤風才剛轉身索妮就從腰上掏出手槍試圖舉起槍朝自己的太陽穴射擊,眼尖的約書亞整個人飛撲了過
去。

(碰…) (坑…坑坑-子彈掉落的聲音)

約書亞在手槍擊發前用手擊輕擊中索妮的後腦讓索妮昏了過去。

『索妮姊對不起…!』

赤風馬上回過頭來拿下掛在機艙旁邊單架一邊對著約書亞說著

『約書亞過來幫我把她抬上來。』

『OK!』

沒幾秒前方的駕駛艙艙門就被踢了開了,亞流恩端著機動步槍走了出來,虹也跟在旁邊手上也拿著TF
狙擊槍

『發生了什麼事?』

赤風一面幫著約書亞把索妮抬上單架一邊對著亞流恩說著。

『剛索妮姊還想自殺。』

『傑克你也幫我照顧一下索妮姊。』

『沒問題。』

赤風轉身離開機艙中段來到後方的醫療室,赤風還沒進門就看到靈月趴倒在斐斯身旁,赤風急忙衝了
跪在旁邊把靈月翻了過來說著。

『靈月!靈月!』

赤風看了一下靈月發現嘴巴還流出了鮮血,纖細的腹部插著機身的一塊爆炸的碎片。

赤風更心急了,馬上拿出止血繃帶壓在鐵塊旁邊免的血一直溢出來。

『我需要幫忙!誰快過來阿!醫護官!』

赤風根本頓時忘記自己就是醫療官,前艙的三人聽到赤風喊叫後,亞流恩對著約書亞點了點頭,約書
亞便往後艙跑去。

蕾雅聽到運輸艇外有非常細微的聲音便走道運輸艇圓形窗旁看了一下外面的景象一邊說一邊拉上槍機
讓子彈上膛。

『蟲來了,小心點。』

亞流恩也靠到窗旁朝窗外看了一下,拔出彈夾看了一下後又裝了回去項其他三人點了點頭。

虹也點了點頭將一顆又一顆長達20公分的子彈裝入彈夾內,傑克也已經蓄勢待發準備和蟲子打一場。

『赤風怎麼了?』

赤風根本沒辦法回頭,對著約書亞喊著

『你快過來幫我壓著這邊的傷口!』

約書亞跑過來便蹲下幫忙壓著靈月腹部的傷口,傷口不時流出些許的鮮血,靈月依然昏厥,赤風馬上
抱起靈月到手術台上。

『我要進行手術,約書亞你來當我的助手。』

『我?!』

約書亞吃驚的答到又接著說。

『赤風你有沒有問題,我們還不確定這艘運輸艇會不會爆炸,而且器材都不知道能不能使用。』

赤風早已穿起手術衣拿起手術刀,約書亞走道赤風身旁一隻手握著赤風的手腕。

『我不許你這麼做。』

赤風扯開約書亞的手吼著。

『你不要阻止我,我已經失去對我來說生命中最重要的其中一人了,如果今天我連另一個也救不起的
話我就沒資格活著,所以請你不要阻止我,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

約書亞走到手術台的另一邊也穿起手術衣和手套,眼神充滿了殺氣看著赤風說。

『赤風如果你失敗了,我就一槍斃了你!』

赤風拉下手術鏡說道:『我一定會成功!』

赤風慢慢的手術刀把鐵塊的上下兩邊劃開大一點,在用箝子把傷口往兩邊撥,約書亞正把斐斯的遺體
放在另一邊輸血給靈月。

(搭搭搭搭搭… ?! 搭搭搭搭搭……)

約書亞抬起頭來說

『怎麼回事,外面怎麼了?』

赤風依然專心看著傷口,手術刀熟練的劃來劃去。

『太好了,鐵塊都沒傷擊到任何器官。』

說著就拿著箝子小心翼翼的拔出鐵塊扔在一旁,鐵塊掉落在地上響起(康康康的聲音)

『開始縫合傷口。』

約書亞也鬆了一口氣回答著

『好!』

此時運輸艇外圍已經在激烈戰鬥著,亞流恩和蕾雅在前面一邊跑著一邊對突擊者猛力開槍,虹則是站
在運輸艇附近舉著狙擊槍掩護亞流恩和蕾雅兩人。

『這些死蟲子,吃我的子彈吧!』

亞流恩怒吼著,手上的機動步槍百發百中,沒有任何一顆子彈沒打在蟲身上。

蕾雅也毫不遜色每發子彈也都命中在蟲身上,此時一隻躲在沙裡的突擊者突然衝出沙地,蕾雅來不即
回擊,眼看突擊者的刺就要擊中了(搭搭搭搭搭…)突擊者馬上倒臥在旁邊。

『上校,小心一點阿,我可沒辦法一直照顧妳!』

話才剛說完另外兩隻突擊者也從亞流恩身旁的沙地冒了出來,蕾雅迅速舉起步槍發射榴彈,突擊者瞬
間被炸成碎片,另一隻突擊則是突然倒下。

『謝拉!虹。』

虹正拉著槍機桿,長15公分的彈殼馬上從退殼口彈出,彈殼還正冒著白煙。

『流恩,你自己也小心點阿!這麼遠我可是很難照顧你的。』

『哈哈!』

亞流恩大笑著便拔出機動步槍的彈夾丟在一旁馬上抽出另一個彈夾插入步槍拉了槍機後便又繼續對著
蟲子射擊。

蕾雅看著這目心想著,(學長我真羨目你有這樣的屬下。)

戰鬥沒過多久突擊者就幾乎倒光了,不過遠處扔有一堆正往這衝來。

亞流恩拔出彈夾看了一下後丟在地上說

『我沒彈夾了!誰那邊還有?』

蕾雅從背後取出一個彈夾丟給亞流恩並對著他說道

『這是最後一個彈夾了,省著點用吧。』

『謝拉上校!』

約書亞從運輸艇殘骸走了出來,拿著TO3型狙擊槍一邊上膛一邊對著虹說

『虹你趕快拿彈藥盒去給流恩他們,運輸艇交給我跟傑克就行了。』

虹看著約書亞和傑克對他們點了點頭便抓起彈藥盒往亞流恩所在的位子跑去。

(磅!磅!磅!磅!磅!)

五隻想接近虹的突擊者一隻一隻的倒在旁邊,約書亞正射擊著,彈殼不斷從退殼口彈出,掉落在地
上。

虹一個漂亮的滑壘到亞流恩和蕾雅旁邊,他們在離運輸艇左側約80公尺的地方建立起防線。

『我拿彈藥來了!』說著就從盒子內拿了一個彈夾丟給亞流恩,亞流恩很順手的又把彈夾插入槍內繼
續射擊一邊講著

『謝拉!』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彈夾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個,突擊者依然繼續推進,只到一個聲音響起,所有的
突擊者完成站在原地不動,幾百隻的突擊者就停在亞流恩前方約20公尺的地方,完全都不動就好像木
頭一般。

『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他們好像受到什麼東西控制一樣。』

亞流恩疑惑的問著,蕾雅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為什麼,此時突擊者突然往兩旁靠在中間型成了一條道
路,兩個身影逐漸往亞流恩他們三人走去,當身影越來越明確時蕾雅就搶先說道

『是人型蟲!』

人型蟲已經走到亞流恩他們前方10公尺左右,三人通通不敢大意,馬上舉槍瞄準那隻人型蟲,在後方
的約書亞也舉著狙擊槍瞄準著。

『人類,你們為何要如此?』

三人都嚇到了,這隻人型蟲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們驚訝不以。

蕾雅馬上鎮定下來回答道。

『為了生存當然要抵抗你們這些怪物!而且為什麼你會說話!又為什麼不早說!』

那隻人型蟲似乎聽到這句話了解其中的涵義而且很不高興。

『人類!我不是不想說,可是你們這種低劣的生物根本不董什麼是談和,只顧自己,從不想過別的種
族!』

『你們入侵我的家園!殺害我的族人!還說為了生存!』

所有的突擊者突然跟著鳴叫著。

『你少胡說,我們在這邊不想跟任何人戰鬥,你們卻對我們先發起戰爭!這一切都是你們的問題你們
的錯!』

(又…又…又又……)

(碰…碰…碰碰……)

幾顆從天而降的炸彈在蟲子聚集地方爆炸人型蟲絲毫不為所動但是怒氣已經達到最高點,約書亞眼看
情況不對勁用mic講著快點退回來。

『可是…』虹疑惑的回答著

(磅!磅!磅!磅!磅!磅!)

所有子彈都打中了人型蟲,但是好像都沒事下一秒就消失在眾人眼前。

『厄…』

約書亞發出痛苦的聲音,雙腳已經踩不到地上,狙擊槍也掉落在一旁,勃子被一隻手巨大的手臂舉的
高高的。

『人類!你太自不量力了。』

『放過他怪物!』

傑克馬上舉起步槍對著人型蟲射擊(搭搭搭搭搭…)

(咼咼咼咼咼…)所有子彈全部被彈開,(咖咖咖咖咖…)

『可惡』,傑克拔出槍上的彈夾正準備換另一個彈夾時人型蟲另一隻手馬上刺向他,機警的傑克馬上
用步槍置在胸口上,刺穿透了步槍的槍身離傑克的胸口只剩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就刺中了,傑克還沒反
應過來人型蟲就用力一甩傑克連人帶槍一起被甩到一旁去。

『死怪物,全部都是你的歪理,吃我的子彈吧!』

亞流恩早已一馬當先跑回運輸艇對著人型蟲開槍,人型蟲放開快窒息的約書亞,(咖咖咖咖…)亞流恩把
已經沒子彈的步槍丟在一旁,從身後抽出鋼片長刀往人型蟲劈了過去,人型蟲只是身體一側就閃開了
亞流恩奮力的一擊,亞流恩撲了一個空摔倒在地上,人型蟲準備給亞流恩第二擊的時候。

『人類!你們還太弱了!』

虹見狀不對勁馬上舉槍射擊,不過人型蟲根本好像不覺得什麼是痛。看了一下虹便走了過去虹持續開
槍,但絲毫沒有作用,蕾雅忙於應付另一隻人型蟲沒辦法回過頭來幫忙,人型蟲手臂一揮,虹沒辦法
承受這樣的衝擊手中的槍被擊飛了出去,機伶的亞流恩馬上爬起來,撿起鋼片長刀衝向人型蟲往他背
上刺去,人型蟲發出了一陣怒吼聲,身後的尾刺橫掃,強襲尾擊中亞流恩的腹部『啊…』,亞流恩整
個人重重的飛了出去,摔在地上。

『流恩!快閃開!』

亞流恩想起身卻覺得身體動不了,此時人型蟲起身一跳兩三層樓的高度,拔出背上斷了一節的鋼片長
刀,用力的丟像亞流恩,亞流恩緊閉著雙眼,好像接受了死亡的到來。

隨著時間的過去幾秒後亞流恩睜開眼睛看,映入眼簾的是虹努力擠出的笑容,虹跪在亞流恩的身上雙手撐
在亞流恩肩膀左右兩邊的地上,雙手懺抖著,鮮血從嘴角邊慢慢的流下

『亞…我…我一直好想對你…說我愛…你……』說完虹整個人就倒在亞流恩的身上

『虹……………!』亞流恩大吼著眼淚不斷從兩旁流下,亞流恩緊抱著虹,赤風此時也衝了出來。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人型蟲冷笑著『就平你?人類你真的太自不量力了!』

『赤風剩下的就麻煩你了。』

亞流恩說完就把虹輕放在旁邊的地上,從身上拔出高效能炸彈衝向在遠處的人型蟲。

『啊!!!』(碰轟…………)

『亞流恩!!』

赤風大叫著,蕾雅轉頭一看,火球正在竄升著,當赤風這麼叫著的時候,跟蕾雅打鬥的人型蟲給蕾雅
重重的一擊馬上退到火球旁邊,赤風一看馬上愣了一下…

『怎麼可能!?』

『為什麼你會在那邊!?』

那人型蟲好像沒看到赤風正對著他大吼一樣依然站在那邊不動。

『回答我!!!沙諾!!』

此時火球中走出了一個身影,那人不是亞流恩而是人型蟲,不過天上這時已經滿是人類的空降艇正在
降落,不時對著地面上的突擊者掃射。

『范大人,大英雄在招換您回去。』旁邊的人型蟲正對著范講著。

人型蟲對著赤風說著

『愚蠢的生物,你們這輩子都別想從我手中拿走這個星球!』

說完就捲起一陣風沙消失在其中……

- - - - - - - - - - - - - - - -

「索尼姊她…到現在好像木頭一樣,整天都坐在床上發呆,上校的死對索尼姊打擊非常的大。」


靈月一語不發,房間內氣氛頓時便的很沉重,赤風也不知道該如何在講下去,最後靈月還是開口了。

「赤風…」

赤風馬上抬起頭問著

「什麼事?」

「我自己大概也早就知道會這樣了。」

靈月轉頭看著窗外的星空繼續說著。

「我之前夢到哥…虹…流恩…和諾特,他們都笑著站在哥的身邊……」

「我以為…」

靈月哽咽了起來,眼框充滿了淚水,赤風從椅子站了起來轉身抱住了靈月…

「都是我害的…對不起…赤風…」

眼淚終於奪框而出。赤風接著說道

「我才要說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上校更沒保護好大家。」


-----------------------------------------------------------------------

靈月換上一身潔白的白色軍服,手裡捧著一束白色玫瑰

『靈月真的不要我陪你去嗎?』

赤風問著,靈月搖了搖頭

『請讓我自己去,謝謝。』

--------------------

靈月來到了一個園區進入園區就是一條長到快看不到盡頭的道路,一路上旁邊的楓樹被輕風呼呼的吹著,搖擺不定,此實景場好像重疊了一樣,靈月身旁出現了一個穿著一模一樣人,但很明顯一看就知道是一位男士。

走著走著,走到了一個墓碑便跪了下來,靈月把玫瑰放置在墓碑前,並緩緩的從胸前拿出項鍊看著水銀白的項鍊在陽光中閃逤著,靈月就這樣一語不發對著墓碑發呆。

秋風夾帶著楓葉,緩緩的吹著靈月的衣服,此時旁邊也走來一位身穿白色軍服的人,手中也拿著白色玫瑰,靈月沒回頭扔看著墓碑發呆,那人走到靈月的旁邊便蹲了下來把玫瑰也放到墓碑前,便雙手閉合啟禱著。

靈月早就知道旁邊是誰,但是她想開口說話,嘴巴卻發不出聲音來,那人祈禱了約五分鐘站了起來,靈月才免強擠出幾各字。

「蕾…莎…姊…」

眼淚早已奪框而出,蕾莎轉向靈月雙手把靈月抱的緊緊的

「靈月…不要哭…我相信斐斯一定也希望妳不要傷心。」

「可是…可是…哥哥他…哥哥他…他…」

蕾莎把靈月抱的更緊說著。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們都跟我講了…」

「任誰都沒辦法改變…我對他的愛…即使我們在也無法見面…」

「烏……烏………」

靈月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來,從斐斯下葬到現在都沒有流淚的蕾莎也流下眼淚。

墓碑上面寫著Earth federation 第三獨立作戰隊隊長,羅姆斐斯‧拉文西爾‧斐斯-上校,墓碑最下面還寫了一句話

"即使戰死,戰將榮耀,永遠長存"


待續…

再次向各位讀者深深的一鞠躬,因為本人公事忙碌,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的編寫,總之還是一句,讓大家見笑了。

故事也進入後半段了,這本小說在三個月半就要邁入一年摟!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說拖太久 囧。



(鞠躬)


[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08-11-1 22:20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0-25 12:55 , Processed in 0.05814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