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天地神兵

【會員創作】 [創作]世紀版會員創作專區

[複製連結] 檢視: 66850|回覆: 82

唉唉,最近惡搞比較有趣(誤

以下如有雷同...

純屬事實XD

鐵傲世紀女子校園

廣大無垠的校園中,暗示著上課的聲音傳遍校園。

「水希會長,妳這樣子賴在這好嗎?上課了耶!」穿著形似秘書,胸前的學生證寫著「紫影」
二字的人說道。

「紫影學妹,這有什麼關係?所謂的人阿!就要忙裡偷閒。」喚名會長的人答道。

「又在偷懶了!今天可是有新生來的啊!」

「什麼?我怎麼不知道有這回事?妳們居然漠視我這個學生會長,妳叫我情何以堪?我要提出告……阿啊啊啊!」不知何事發出尖叫聲的會長…
真是震耳欲聾的慘叫聲。

「痛啊!」水希發出高分貝的音量。

「會長,偷懶是不對的喔!何況妳昨天也去保健室裝死了一下午啊!」

「水紋同學,什麼裝死啊?我是被打進去的!」這叫做抗議?

「是是是!滋味不錯吧?」

「還是老樣子,被發現就會變成那樣。」水希也只好攤手承認。

「對了,紫影說的新生是怎麼回事?」

「不是有拿報告給妳嗎?是妳自己又亂丟了吧?」紫影抗議了。

烏鴉飛過……

汗……

鄙視的眼神……

「這我早就知道了,我是看你們有沒有認真在做事情,哈哈哈…」

「笑聲都變小聲了。」

「總之是兩位學生要入學,應該已經到了,請進!」語畢,門已經開啟了。

「報告!」進來的分別擁有紅髮屬性與犬耳屬性。

「這就叫做萌啊!」水希OS著。

「左邊紅髮的是…我看看,是叫做傻消吧?右邊的是…米糕。」紫影簡潔又有力的介紹完畢,其實也只有說名字而已吧!這也是
偷懶的一種?

「傻消啊!來我帶妳參觀校園,偶爾也要盡一下身為學生會長的義務。」水希緩緩伸出右手,臉上還掛著微笑,那是眾所皆知的表情。

「怎麼辦啊,米糕?」

「我感覺的到……」

「感覺得到什麼?」

「是糟糕眾!」

冷風吹過,這也是陰謀的一種?

「同學,相信我們之間有點誤會,不過沒關係,我一點也不介意。相信你們以後就會慢慢了解我,了解我有多正直……」

「會長啊!別再自欺欺人了!妳已經對多少人下手,我們都有在記的喔!」

紫影吐槽的好啊XD

「紫影啊!是不是該再畫上一條了,這樣就兩百個正字了。」

「嗯嗯,說的也是,可是我們不能讓新同學遭受會長的魔爪,要怎麼選阿水紋?」

「當然是保護學生權益,水紋要不要吃巧克力?我可以餵妳喔!」

「少噁了,妳哪裡冒出來的,去管理妳的圖書館!水夏。」

「無情的人,我的心深深的受到創傷…」

「去仆!」重重的一腳。

「怪人聚集地,傻消這裡好糟糕。」

「我也是深有同感!兩位需要找人帶妳們參觀嗎?」水紋很有禮貌的問道。

「可以找正常一點的人嗎?傻消會嚇到。」

只見某人正躲在門後顫抖,這也是萌的一種?

「那就找某左吧!」水紋裝備上了沖天炮乙隻。

「一支沖天炮,某左旋風來。」這什麼怪口號?

「有什麼事情嗎,副會長?」左賈參上!

「帶兩位新生好好參觀一下。」

「會長沒問題嗎?」左賈手指著會長。

水希蹲坐角落,手指在地上劃圈圈。

「哈哈哈!我當然沒事,左賈回去班級去,我會盡到身為會長的義務。」

「沒妳的事情,而且左賈本來就是我們學校的嚮導。還有…會長妳又要裝死了嗎?我可以在請人幫妳打進保健室去喔?還是妳比較喜歡醫院?我會找夜神陪妳的。」

「水紋副會長,難道我連帶新同學參觀校園,這點權利都沒有嗎?」

「沒有!」

說的太好了!斬釘截鐵,我喜歡XD

「會長妳快回去教室上課,紫影資料弄完就可以回去了,還有水夏快去管理圖書館,不然我等等踹死妳。」

真有威嚴,會長應該由她當才對啊!

「哼哼!水紋這筆帳我會記住的。」水希恨恨地說道。

「等等女王就回來了,看到妳不在班上她會很難過的。」水紋悠悠地反駁。

「水紋剩下的交給妳了,我先閃了!」什麼時候跑去門口的…

「好了,兩位準備參觀校園了嗎?請往這邊走。」禮貌是必備的。

「好了,該散場了,不相關的快滾,不然踹死妳。」終場宣言(?



這就是惡搞的一種(?

水紋好有威嚴XD

有興趣再繼續寫XD

[ 本文最後由 天地神兵 於 07-2-9 08:50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那最終的一戰,水紋軍已注定成敗局。

「為什麼...不迴避 ?那樣的配兵其實可以繞開減少更多的傷亡的。」

「那一戰,我覺得『不可以閃開』這樣罷了...」

「是嗎...反正我們已經是贏定了...」

最終的高地一戰,水紋已喪失最後的軍隊,只剩空蕩的城池與城外的屍骨...

「稟報万葉公主!我軍正準備進入林魯城。」

「是嗎?千萬別傷了皇兄,其餘人等一律活捉,不許濫殺!」

「是!」

稟報的士兵退下後,營帳中的公主陷入了一陣沉思...


那一夜----

「已經沒有時間了...万葉,這是最後的機會,無法把握就輸了全局...」

「但..但是我...真的可以嗎?」

「我相信公主您的話一定可以的,請公主...收下我的全部。」

「紫,不要...你知道我不能失去你。」

「公主,如果錯過這次機會,您如何愧對已英勇戰死的翼端鷹將軍和水希聖騎兵長呢?」

「我...但是...紫...」

「希望,您能成一位好國君,神虫大將軍、激萌夏槍砲長、米糕參謀、左條武長、牛奶遊俠長、白熱武士長、夜神馬弓長...」

少女哽咽的接著說「還有,我也一直陪伴在您身邊的」

「紫!不要!!!!!!!!」


----「將這股悲傷化為力量吧...」



「公主?公主?您身體不舒服嗎?」

「啊?啊?是米糕參謀啊,沒有,只是想起一些感傷事...」万葉恍然的說著。

「是嗎?公主千萬別弄壞身子啊,您還要帶領我們的人民百姓啊!」參謀米糕曉以大義的說道。



時光飛逝,自從林魯520年的宮廷事變已過了6年,

万葉公主歷經許多困境,但憑著過人的智慧、無比的勇氣...


期間雖歷經為護主的翼振雲端將軍戰死,水希冒死救紫后而中箭失血身亡,

但,也有許多效命旗下的將領,如代號yamapi的賽爾特義軍、匈奴武神長、尼可長弓軍等等...



「將這股悲傷化為力量吧...」

那夜,少女對公主最後的話語,至今仍迴盪在耳邊。


天空之堪藍、草木之翠綠、流水之透明

忘記在此相會之意義的淚水

握緊宿命之刃 向天空揮舞

因為是那份勇氣 開創時代






--------------------------------

後記:沒頭沒尾的一篇,裡面其實還有不少動漫句子(炸
   當做是我把上次那篇文接到結束吧...
   順道反映一下世紀版的情況
   原本以為寒假會上線的翼端也沒瞧見
   最近新人加入很多,雖然也有很多是以前就有出沒的版眾...
   但是這篇最主要是寫万葉和紫路線的結局(?)
   先這樣吧...我扯不出來了...

[ 本文最後由 水希月鈴 於 07-2-17 10:06 AM 編輯 ]
 

「抱枕大師── 」茶神大人,GP+1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文由水希月鈴 於 07-2-17 02:04 AM 發表
那一夜----

「已經沒有時間了...万葉,這是最後的機會,無法把握就輸了全局...」

「但..但是我...真的可以嗎?」

「我相信公主您的話一定可以的,請公主...收下我的全部。」

「紫,不要...你知道我不能失去你。」

「公主,如果錯過這次機會,您如何愧對已英勇戰死的翼端鷹將軍和水希聖騎兵長呢?」

「我...但是...紫...」


「紫,為了你,我情願犧牲自己。」万葉凜然的道。

「公主,不..不可以,這樣就...」紫感到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意識也漸漸不清楚,縱然使力的要睜開眼皮,也是徒勞。

「紫,你就睡一下吧,等你醒來,一切就過去了。」万葉轉身走出房門外,頭也不回的離去。


一切都遲了。


那正是水紋開的條件,在凌辱高地選擇不戰的和解方式,史稱:「七天的慘劇」。

瘋狂王子所開下的條件,只要公主與王子在一起七天,那麼,一切就會結束。


公主就這麼走了。


七天後----

所有的士兵們都傻住了,水紋的軍隊猶如不存在過一般,全部消失了。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神虫大將軍非常訝異的問著。

「莫非是水紋軍設下埋伏...小心可能有詐!」說話者正是年輕有為的米糕參謀。

「不!不是這樣子!是...是万...不,是公主救了我們,快!傳令下去!叫斥侯快去城內找公主!」騎著黑色駿馬,手持長弓的紫驚慌的說。

米糕參謀奇怪問道:「紫將軍知道什麼嗎?」

「.........不要再說了。」紫沉默了一會兒的答道。



自從林魯國520的事變以來,歷經6年公主英勇平亂,百姓又過著平安的生活,時間匆匆,又這麼過了兩年....

位於首都的住宅區,一棟建在最偏遠的小木屋,雖然稱不上富麗堂皇,但倒也雅致精巧,簡單的木造樑柱,沒有過多複雜的雕痕,就算是外行人看這木造建築,也知道是由上好木頭建成,木屋外頭還有一片薰依草花園,紫色的薰依草在風的吹彿下整齊的倒向一旁,窄長的葉子呈現灰綠色,更襯托了薰衣草的美麗。

兩位身著軍裝的男子正走進這棟小木屋,其中一位男子穿著簡單輕便的棉製衣裝,腰間繫有腰帶,腰帶的左右側分別各掛著一把小型手槍,男子背後還背著一把用黑布包起的大型榴彈槍,看起來笨重礙事,但男子走路卻能如同散步一般,如同槍根本不存在;另一名男子身穿那屬於真正戰士才配擁有的重型鏈甲,肩甲披著披風,左側的腰繫了一把長劍,凜然的霸氣讓人肅然起敬。

走進木屋的兩名男子,一進木屋便看到坐在床舖旁椅子的一位女子以及床舖上的另一名女子,椅子上的女子溫娩嫻靜,清純可愛,正扶起床舖上的女子餵食湯藥;床鋪上的那名女子,有著高貴典雅的氣質,但面容卻蒼白憔悴,嘴裡不停的碎碎的唸著,如失神一般,讓觀著不禁惋息。

「啊,是夏槍砲長和左武士長啊,請坐請坐,雖然屋子不大,還請當做自家一樣,不用客氣。」椅子上的少女招呼著,於是將正要替床鋪上的女子餵食的湯藥動作停下,正準備起坐招呼。

「不用了不用了,紫姊,都這麼熟了別還這麼客氣,直接叫我們的名吧。」那名被叫做左武士長的男子道。

「哈哈,我們只是來看一下,順便送點東西過來。」另一名被叫夏槍砲長的男子道。

「左條...左賈、水夏,這麼客氣怎麼行呢...平常太受你們照顧了。」椅上的紫說著。

「不會,只是一些小禮物,不成敬意,還請收下。」左賈一邊說一邊遞一包袋子以及一束鮮花給紫。

紫微笑著接過袋子,瞧了瞧,袋子裡頭裝了些乾酪,幾瓶用玻璃瓶裝的鮮奶,袋子的底部還有不少的金幣。

「在那之後...情況還是沒有好轉嗎?」水夏問道。

「沒有...不過...我相信万葉一定...嗚嗚....嗚...嗚嗚」話還沒說完,紫就已經哭了起來。



兩年,沒有好轉的兩年,只因為七天。

一旁的左賈和水夏看了不禁嘆息命運弄人,救了一切,卻也輸了一切,悲傷、哀慟、痛苦....

房間中,只剩下哭泣的紫以及床鋪上女子的不斷碎碎唸的聲音....






























「水紋哥哥你好壞喔,被你凌辱了,明天再被你凌辱....嘻嘻」



陽光依舊和喣,風依舊吹彿著紫色薰衣草

灰綠色的葉子,卻依舊伸展無光彩的精神

紫色薰衣草,什麼時候才能讓灰綠的葉子再度展現他的青翠亮麗呢?


<Bad End>


------------------------------------------------------------------

後記各位讀者好,我是水希,是最正直純潔的水希,這次的靈感相信常在激鬥區或有觀看激鬥區留言
   的讀者們一定都很清楚,不清楚的可以查詢激鬥區「不戰不睡! 第25頁最下篇留言」,相信故事
   幾年後紫一定可以憑著愛讓万葉恢復心靈吧?

「因為如果紫她們無法得到幸福,慘劇就永遠不會告終。然而永遠不會告終的慘劇,卻是從來不存在的。」
   

[ 本文最後由 水希月鈴 於 07-2-22 03:17 A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凌辱-最終大結局

「到底是那段環節出了問題?」

「你沒有辦法救紫。」

「不,我可以。」

「不,你不行。」

「這是最後一次。」

原文由水希月鈴 於 07-3-23 11:53 PM 發表
那一夜----



房間中傳來細微的開門聲,公主被這細微聲給弄醒了

是紫。

紫拿起配劍以及長弓,悄悄的關上房門離去。


「這麼晚了,紫要去那裡?」公主納悶的想。

「莫非...?」不要幾秒,答案已經清楚。

著急的公主立即起身,衣服內側的紙條不地滑落了出來。

是世紀七大神兵之一 「記錄檔的重撥」

「這是...?」万葉公主拾起那看似紙張的神兵。


突然,万葉全部想起來了-紫死亡的慘劇以及自身崩潰的慘劇。
万葉一時痛苦的抱頭俯地,痛苦、悲傷、哀慟充滿自身。


「我到底該怎麼做...?」万葉問著自己。

此時,他好像聽到戰死的水希聖騎長的聲音傳來....

「公主陛下...您將來會成為偉大的女王,不管是任何人、事、物,將都無法阻擋您,而今您已取得世紀七大神兵的其中六樣,最後一樣則是王子陛下所持有的地圖編輯器,相信您,無論如何一定都能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選擇,選擇...選擇!

想起了神兵之一的 「系統選項」。

万葉拿出一顆像石子般大小的圓球將之拋上空中,石子此時化為藍粉撒落下來,如同星光閃爍,房間煞時美麗無比。


「是汝呼喚吾嗎...?那麼,機會只有一次,你試著看看吧...」一道不知從那來的聲音傳出,接著只在万葉前面出現了一些提示。


選項1.追上紫然後替紫前往水紋本營。
選項2.繼續睡覺,紫應該只是去廁所。
選項3.叫醒全軍一起前往水紋大本營。
選項4.跟紫一起去水紋本營,並先兩人結合啟動巫女機能。

「這...剩下一個,那當然就是...」公主正準備起身做出最後一個選項:全軍總攻擊。

「但這真的是最好的決定嗎...」自問著自己。

「難道...答案...沒錯...答案就在這裡...因為王女可是很會記仇的!」万葉想起了什麼而笑著,那是充滿自信的笑容。

--

水紋殿上


少女以弓撐著地面,不斷喘著氣,衣衫破爛,配劍早已不知被打落何地,而少女的對面正是拿著長劍的王子,華美的服飾、細長亮麗的劍以及.............那淫邪的笑容和詭異的氣息。


「哈哈哈哈,你就是讓我妹妹變成如此忤逆我的傢伙?怎麼就這點能耐?打仗可不是請客吃飯,不能談禮儀的。」王子大聲笑著說道。

「咳咳..哼!你這妖魔,如果把公主陛下交給你這種人,那吾等全軍又有何面目對先王?」少女說。

「要吃飽才可以糟糕啊!」王子突然說出不明究理的一句話並且臉上突然出現一抹詭譎笑。「何況我是如此愛我妹妹,只因我是個妹控!」

「糟糕者,心中豈有愛焉?更汝等為其之最。」少女答。

「哼,你也只能在這咆哮了,接著最後一擊吧!」

「這..這就是..王之凌辱..糟糕的勝利之劍....咳咳...看來,万葉我們來世再見了...」


我整個人癱軟的滑了下來,我知道我的內臟應該是受傷了,我第一次覺得死亡離我這麼近,近到只要水紋輕輕的一揮手,我就會馬上失去生命。我知道,我要死了,也許下一秒,我就死了,死亡和我的距離,只有一瞬間,只有一個抬起手和放下手的距離,我閉上眼,心情格外的平靜,只是快速的回想著我跟万葉一起的日子。想著我們一起去薰衣草園的約定、一起去遊樂園摩天輪的時候、一起去海灘游泳、還有牛奶貓不小心掉進水溝裡的回憶,.....謝謝你,我想,我已不虛此生。


「紫!不要!」

啊,我好像還聽到那位少女的聲音了,我死了嗎?死了吧!水紋的王之凌辱,糟糕勝利之劍是無人能擋的。

「紫,你還好吧?」

掙開眼睛一看,

「万葉,你是万葉嗎?我...還活著?」紫問。

万葉哭著道「嗯嗯,紫,你還活著,我們還要一起去薰衣草園,以後還要自己開設一個屬於自己的花園....」


此時,兩人欣喜的見面時,殿的末方,卻傳出強烈殺氣,是水紋。


「妹妹啊...你為何要擋在我面前?」水紋不悅的說著。

「哥哥,該收手了,這樣下去沒有結果的。」

「結果?我要讓你完完全全感受到我對你的愛啊!用我的愛來跟你溝通吧!你們不乖葛格要開始凌辱你們了!」水紋狂笑。


水紋隨即又開始了準備動作「那麼你們都去死吧!地圖編輯器.血之神殿!」


地圖編輯器.血之神殿-這是水紋的凌辱七百二十變的終招,結合了高科技滾輪滑鼠和鍵盤F13鍵的殲滅敵之技,只要你是Microsoft世紀帝國征服者入侵的玩家,你所使用的兵種都會瞬間死亡,當然,也包括了世紀帝國羅馬霸主以及最新出的世紀帝國三的兵種,因此,這是絕對殺招!


一道血波往兩人衝擊過去,凡被血波掃到無論地面、牆,完全破壞,一時,宮殿塵土飛揚,煙霧瀰漫。

煙霧散去之時,水紋不敢至信「為什麼!為什麼!你們沒死!我要凌辱啊啊啊啊!!」

更奇怪的是,在万葉前面出現一位穿著上衣白色,下衣是紅色百折長裙,手裡還拿著一把掃把的少女。

「沒錯...世紀神兵之一 「第十位英靈」,正是紫,也因此,紫並非世紀的兵種,而是...」万葉笑著說。

「是什麼?」水紋問,

「是巫女!」

「什麼鬼啊!?」


「那麼,哥哥,結束了喔?」万葉懷笑意。

「世紀神兵之一 「擁抱的兩人」!王女與巫女的結合技!!」

「可惡啊!我不甘心啊!万葉!還有紫!我...不論千年!我一定會找你們復仇的!」

..
.
.
.
.
.
.
.
.
.
.
.
.
.
.
.
.
.
.


--

「喂!万葉!起床了啦!開場了啦!」神虫在叫醒抱著抱枕的万葉。

「啊啊,開場了啊...」万葉睡意惺忪的說著。


2005年5月26日,我在鐵之狂傲世紀帝國版發了一篇主題,是綠阿城快4Vs4的戰鬥,今天,終於可以開場了...

「我也參一角看看@@"」其中有一位鐵傲會員這麼回覆著。












































那正是-被電的風采 abyss83水紋流痕.........

「万葉,經過千年的等待,我們終於見面啦....」



<全劇終>


------------------------------------------------------------------

後記這就是最終大結局了(汗),其實還有構想不少東西,不過礙於字很多加上還要構想還是加不進去啊
   對了!最後選項藍字體是已經走過的路線,白字體是還沒有走過的路線,不過怎麼沒有全軍到水紋
   殿呢?其實是在於『「難道...答案...沒錯...答案就在這裡...因為王女可是很會記仇的!」這句』
   ,所以其實是有第四個答案唷 XD
藏字(?)  還有附上結尾提到的參一腳
   凌辱系列這樣就全劇終吧,雖然中間部份我全省略了,因為寫太細了,寫完的話我就可以出書了(炸

[ 本文最後由 水希月鈴 於 07-3-25 11:05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好像很久沒有寫了..

所以就來貼一下吧(?)

以下看過笑笑就算了(茶

===================

真是個瘋和日厲的早晨啊!(錯字無

校園中隨處可見綠意盎然的草地與森林。

「請問…」米糕首先開口。
「有什麼事情嗎?儘管說沒關係,我可是身兼導遊、隨行醫師、廚師、警衛、按摩師、教官…等職務喔!」好燦爛的笑臉…
「左學姊才藝好多…」
「沒的事啦!這都只是個人興趣喔!」
這已經不是興趣了吧?
「學姐都不用去上課嗎?」米糕問道,似乎到處東張西望的。
「阿啊!這個問題嘛…因為這是我的職責所在,所以可以請公假。」
「原來如此。」
「那學姊腰間佩帶的是……?」小消終於開口了。
「妳說這個阿?別擔心,這只是左輪手槍的模型喔!是我爺爺送我的,我還滿喜歡的,不過是有點年代的東西了。雖說是模型,不過也是有一定重量的,這樣比較有真實感。」學姐把腰間佩帶的手槍拿出來把玩一陣。
「不好意思!我們繼續參觀吧!」左賈滿臉歉意的說著,其實一直玩也沒關係。
「好,請往右手邊看,看到那個半圓型的建築物了嗎?那是學生宿舍喔!妳們晚點也會進去住的,至於為什麼是半圓形?大概是因為我們的校長很喜歡這樣吧?」

確實是很特別的宿舍,我還以為那是巨蛋…

左賈一邊走一邊解說。

「宿舍對面是各種體育設施,各種你們想的到的運動,在這都有足夠的場地可以使用,不過因為距離宿舍太近,所以偶爾會有學生偷跑回宿舍偷閒,這實在很令人傷腦筋!因為每次有人回來被發現,在抓人的時候宿舍就會嚴重毀損,所以也在極力倡導學生不要在上課時間回到宿舍。」
被破壞?該不會是教官抓狂把宿舍打壞吧…

「順帶一提,水紋副會長是田徑社的社長,其實不只是田徑項目,許多種運動她本人都有涉獵。對了,她和水希會長一樣是三年級喔!我本人是二年級,紫影也是,至於水夏是員工。她也是身兼教官、宿舍管理員、守衛等職務喔!」
這裡的人都多才多藝嗎…
而且左賈不是學生嗎?

「抱歉!我們走錯路了!前面是焚化爐。」
能抽空帶我們走就很感激了,我們不會怪妳的。
「趴下!」突然左賈向我們撲過來,這時候我才看清楚,原來有枚漆彈往我們剛剛的位子射去。
「真是危險,又是生存遊戲社的吧!不是告訴過她們不要在校園裡面玩嗎?」
「生存…遊戲社?」小消問道。
「是的,她們是本校的激進份子,常常翹課在學校裡進行生存遊戲。翹課就算了,還連累到許多無辜的學生,真是不知好歹。」左賈握著拳激動的說著,太激動對身體不好。
「這邊就由我來應付吧!妳們從這裡走過去,看到噴池後左轉就可以抵達學生餐廳,請在那稍作休息。本人非常推薦喝瓶牛奶什麼的,阿啊…扯太遠了,總之路上務必小心。」
「請學姐也要小心一點!」小消小聲的說著。

「那麼……現在應該好好的給予懲罰。」
語畢,從右後方又有一枚漆彈飛來,以大幅度動作閃躲的左賈馬上看清射擊者的位子,並拔出腰間的手槍,加以反擊。等等…那個不是模型嗎!?作者亂寫也要有限度阿。
「一!」
即使看見同伴被打中,生存遊戲社的社員仍然繼續對著左賈射擊。
「人多勢眾啊!」雖然口中忿恨不平的說道,不過左賈仍未停止射擊。
「二!三!四!」
「嘖!有兩個逃掉了。沒關係,狩獵就是要慢慢享受才顯其樂趣,啊哈哈哈!」
左賈趁著空檔馬上裝填子彈,也緩慢的往樹林移動。

「是左賈啊!我一定要贏才行。」不知從何處發出的聲音,交織著仇恨與興奮。


此時的三年H班教室──
從教室往外面快去,只見操場揚起一陣塵土,造成空氣污染的正是水希會長,如果她能以這種速度參加奧運肯定破紀錄的。
「達陣!不過安全嗎?」一踏進教室即大聲的嚷著,都不會喘一下啊?
接著水希環顧了一下教室,面帶微笑高興的說著
「看來還沒來嘛!水紋那傢伙又騙我,改天一定要給她好看。」
「水希…同學!」是一位帶著眼鏡,聲音掩飾不住顫抖的同班同學
「有什麼事情嗎?」微笑微笑,紳士的最好象徵。
「那個…她想請妳在下課後到她的房間去一趟。」
不消說,「她」是指誰水希心知肚明,一陣無力感席捲全身,水希癱軟在地。這時候門一腳被踢開,水希深刻體悟到門的痛苦。
「好像撞到什麼東西?算了,反正擋路者死。」聲音的主人正是水紋副會長。
「妳跟我很仇嗎?」水希趴在地上如此說道。
「還蠻多仇的,別計較這麼多!」
「又不是妳被撞到。」水希一面恨恨的說道,一面爬將起來。

「呵呵!原來我們學校又多了兩位新生啊!這也難怪剛剛會見不到水希,我好期待跟這兩位見個面。」笑聲在大廳中迴盪,那是一種被慾望與興奮充斥的笑聲。

待續……


[ 本文最後由 天地神兵 於 07-4-25 07:27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兩王一鄉民的爐邊閒談(全)

就貼在這吧,順便讓新手認識一下鐵傲世紀版有那些人物。

-----------------劇中角色飾演

 鬼化→ 
鬼王:木島万葉 - 万葉本命 飾

 王化→ 
人王:水紋流痕 - abyss83 飾


鄉民:水希月鈴 - 水希月鈴 飾

-----------------

  星羅棋列於南北約60公里,東西約40公里範圍內之64個島嶼所組成的小海島,有幾家村落以及少得可憐的店家,在寒冷的冬季裡更顯得蕭條,而在這小海島的角落有間彷彿風一吹屋頂就會飛走的破茅屋,裡面有三位少女...


「吶,紋..紋姊...你有沒有多的棉..棉被啊?好..好冷啊。」因為冷風不斷從茅草細縫吹進,一名少女猛打著寒顫,問旁邊的伙伴。

「誰有多得棉被啊!自從在海岸山脈一戰失利後,我現在窮得連H-Game都買不起。」那名被喚為紋姊的女孩回道。

「唉唉...現在連彰化、雲林兩地都被新興的獨立勢力給占領了,我們到底該如何是好?」第三位少女開口說話了。

「水希說的是對呀,我在台南的處刑場也被魔力天使奪去了,最重要的還是那裡的夜市啊!」想到此,原本直打冷的少女氣憤的說不出話來。

「万葉妹子,也不過是個處刑場和夜市罷了,但是我損失的卻是...」被叫作紋姊的女孩開始唱了起來:

『無法忘懷的,是過去的凌辱;所追求的,是更幼小的妹妹。』 水紋流痕2007年5月3日唱

「水紋姊作得好句,讓万葉好不讚嘆。」万葉由衷而鼓掌了起來。

水希也義憤填膺了起來,道:「到底你們也曾風光一時,唯我當初以傀儡政權而上臺,最後又被北方的紫影巫女學院給轟下來,顏面全失,又有何面目見老父老母?」

「同是天涯淪落人啊!這杯乾了!」紋說著,便拿起一旁的尿盆喝了下去。但不知為何,水希和万葉都沒有任何動作。

「對了...万葉妹子,我搞不懂為何當日你竟會被魔力軍給團團包圍於處刑場?你不是還能化身為鬼王?」水紋問。

万葉嘆了一聲「當日,我一不小心遭到埋伏,情況是這樣的,我看到有一本好物掉在沙坑上,一時受到蠱惑,大意之下才發現是個坑洞啊!不過重點是這本好物上面寫著『水唬傳-108位少女』現在這本書還鎖在我的保險庫,我已經把他供進來了。」

「這種苦我能了解啊!看樣子妹子真受了不少苦,不如我等三人先從高雄地區打入重返何如?」水紋提議。

「高雄似乎是被獨立勢力給占領,不過依然得注意,我們都知道大○長的斬真狼牙、戰國織田家異人蘭○都是由小地區近而統領全國的歷史教訓;對了!水希,你可有現在獨立勢力的名單?」万葉道。

「.......其實我比較想問你歷史課本讀了些什麼。罷了,看下面的名單吧。」水希無奈的說著。


    
尼可小子         萌消          Michi
      
黑崎玄            白熱         山下修       真行寺華苑


水紋看了看名單說:「有幾個好可口...呃,我看我們先進攻獨立勢力如何?」

万葉聳聳肩「這可不好,雖然七人在範圍內明爭暗鬥,但一旦外敵入侵,他們可是會七打一挨。」


之後,三人又陷入一陣沉默。

良久,水希又從口袋掏出一張紙將它攤開,看樣子,似乎是一張地圖。(見下圖;白色為獨立勢力)





「桃園以北,乃屬紫影亦星所管轄的巫女學院;新竹、苗栗、臺中為左賈的特殊服裝軍團,據本人指出,要與特殊服裝軍團對戰需要先把EASY/NORMAL/HARD/LUNATIC模式下,不接關分別將八位王的story模式破關SAVE後回到選單畫面,按住L1、R1不放再選擇進入遊戲,才能與之開戰;然後再來是宜蘭的Tim還有南投的糟糕貓;花蓮是夜神霸佔走水紋殿的領地;神虫的恐怖史萊姆、觸手、爬蟲類則是盤據在臺東;屏東一地被最近登上岸的餓狗給占領;嘉義以及台南處刑場則被魔力軍給取走;最後是水希自己有的龜山島和東沙島以及蘭嶼在前些日子已被天地神兵的米糕軍給奪去,以上是目前的勢力狀況。」


水希一邊指著地圖說,一邊告訴万葉和水紋目前領地的情報,說著說著........

「對了,怎麼沒有看到天地神兵的領地?」「是啊,前些日子迷雪情似乎被米糕軍給暗殺了,那現在米糕軍的領地是...?」

「這個...」水希似乎面有難色。

水紋万葉兩人不驚大奇,短短流亡期間,到底發生什麼事,紛紛逼問水希。

水希藏不住便道:「好吧,看了可別嚇一跳。」於是緩緩的從口袋拿出另一張地圖。

水紋、万葉「..............................................。」










































 
 
 
 「這樣怎麼打啊....!!!!」三人異口同聲的吶喊。

--------------------------------------------------------

後記:其實打這篇花了我好多時間啊,不過重點是女王和王子又被我惡搞演出了XD
   期待下次見。

[ 本文最後由 水希月鈴 於 07-5-3 08:33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突然一陣風切聲,一隻羽箭從耳邊掠過。再怎麼遲鈍的人都知道,這絕對是故意偏離的:正在警告著自己不要動的事實。

成群的敵人就像颱風所帶來的豪雨般連綿不絕。自己就算不動,也會被殺掉的。

這種情形就像身中毒藥A,而解藥A卻又是毒藥B的事實。

吃了也死,不吃也死。已經被包圍在懸崖之下的小消,其生死就捏在對方的手中。

雜亂帶著不平衡的踏步聲,這支軍隊一點都不精銳,充其量只是臨時調度來的雜牌軍。

不可能會輸的。

但,事實卻是,自己的能力連一只雜牌軍都不敵。

組合的再緊實的積木,要是一開始組裝的人就沒有將其紮實黏上,不管碰上什麼外力,輕輕一碰就會崩解。

軍隊也是一樣吧,小消想著。


遺言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不想死,嗎?不想說這麼確弱的話。

請讓我加入你們吧!應該會更早死。

死時,請讓我面向東邊。不不,我死都不說這種話。

正當小消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雜牌軍的頭頭已經來到她的面前。

「你就是傳說中的那隻小消嘛。」語氣中帶著輕視。

傳說中的?那啥鬼。我充其量只是一個平民啊。

「你不怕我現在把你給殺掉?」惡狠狠的瞪著。

彷彿是在嘲笑自己的無能,對方笑了出來:「你?你用雙手掐死我嗎?」

的確,身上連把防身的小刀都沒有,自己更不是什麼北斗流的子孫。這種狀況,大概會被殺死好幾十次吧。

好幾十次?對了──

對方絕對不知道,自己頭髮上,輕咬著頭髮的髮飾──神器「睦亞洛」的能力。

雖然沒有變成紅髮、拿著武士刀揮舞的能力,但是要把方圓一百公尺內的東西都炸乾淨絕對不是問題。

可是連帶的,以自己為圓心的炸彈怎麼可能不炸死自己?雖然沒有實際測試過,但是對於神器的話深信不疑的小消漸漸的失去冷靜。

把這些東西都炸掉並沒有好處。

可是自己目前唯一的用處就是炸了這裡。

雖然有其他的能力,可是現在最有用的還是這個。

現在一隱形,馬上會被萬箭穿心的──

隱形?


見對方一直沒有反應,將之認定為放棄反抗的象徵。擅自的意氣風發起來。

傳說中的小消也會落入我手裡?嘖嘖,真是太好笑了。

一個女孩子也想帶兵打仗?號稱最精銳的部隊只不過是一堆擅自丟下主子逃跑的傢伙?

更可笑的是,自己隨便召集來的這堆雜牌軍就是那部隊人數的好幾倍。

而眼前這傢伙更毫戰鬥能力可言。她只不過是有個名號在外而已。

不過看起來滿可愛的,啊啊,如果不殺掉的話也是可以。

只是自己要享受一下才行。


面對面的兩人,想著是天差地遠的事情。

只是一個是殺人,一個是被殺。


主動方作出了主動。

伸出手,接著被動方嚇了一跳。

緊閉著眼。

反正,這是最後一次看見藍天了。連神器的能力都忘了使用。

反正,我就是不會打仗。



撲滋。

撲滋。

撲滋。

撲滋。



閉著眼睛,能感受到的,只有身體的觸感,以及外在的聲音。

這是?

小消意識到被一把抱起的情形,被抱起的是自己。

剛剛還在眼前對自己伸出手的笨驢想對自己做什麼!?

不可原諒。

不可原諒!


因為一隻手是在後頸,而另一隻手......大腿後側。

眼睛也不睜開,直接朝著最有可能是臉的地方,一巴掌。

天曉得會被做什麼,光是躲避要吃自己的人群就得練就一身逃跑的好功夫,何況是這種更加糟糕的情況?

會被推倒。

會被推倒!


沒錯,一巴掌就對了。



「哎呀,好痛哦。」

因為沒有看見對方的容貌,可是聲音根本不像。

一點都沒有意識到的小消,還想再來一下。

是我,我是紫影。

......不認識。

不過不是壞人的聲音。

停下手,張開眼。



週遭軍隊的顏色不太一樣。

抱著自己的是自稱為紫影的俊俏少年。

「你是誰。」

「我是紫影。」

雞同鴨講。

望向四周,地上都是果凍。

果凍?

瞬間把一軍隊的人都變成果凍。

啊啊──







──咚嚨嚨。

MSN傳出刺耳的怪聲響。

夢醒。

紫影。

「我來幫小消一下吧。」





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紫影在小消還不會玩世紀被同學電時,同學的場子裡出演了第一次的戰鬥。

(也就是說,紫影是小消在鐵傲上第一位一起玩的)

在小消基地面前 (其實是自己跑到很前面弄基地) ,差點被滅掉的小消。

紫影上演了一場快速抄家戰。





望著身旁的果凍以及對方被抄的剩下一點點的地圖。

紫影,你相信在你密我之前,我做了這樣一個夢嗎?











啊,當然是唬人的啦......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妹妹(序1/3)

妹妹
如果那天我們沒有走在路上
結果是否能改變?
如果我根本沒有教她玩遊戲
結果是否能改變?
一切,只是世紀帝國。
 
---------------------------------
  
  我是水紋,一位平凡人,為了考試而拿著統計學的書閱讀,偶爾出外打打籃球,就跟一般的少年沒什麼兩樣。
我爸媽健在,沒有哥哥、弟弟,也沒有姊姊,不知為什麼卻有七個妹妹,聽爸媽說當時他們結婚時在看一部當時很紅的動畫影片,好像是這個原因才生下這麼多妹妹,但是我記得當年那部影片好像是有十二個妹妹....,不過終究是不可考。
父母常年出國在外工作,因此家裡只剩我和七位妹妹,名子嘛,老實說我比較常用小名來稱呼她們。
依年紀大小來排,分別是:汀鴿、左賈、水夏、米糕、紫影、小消、万葉,其中我最疼愛的妹妹是年紀最小的万葉。

汀鴿像是個倔強的女孩,說話常常沒大沒小,不過,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吧!
而且聽小消說,汀鴿放學還會偷偷去餵藏在神社角落小貓,總之,還是有像個女孩子的地方。

左賈也許是女孩中排行第二個關係,平日不茍言笑,做事冷靜果決,比起汀鴿,算是相反的性格吧。

水夏是個開朗的女孩,吃蛋糕與朋友一起出門逛街是喜歡的事,就像個一般的女孩。

米糕出生時似乎是基因突變的關係,頭上據然長出像貓一樣的耳朵,為此,當出爸爸還質疑媽媽到底做了什麼事,不過醫生證明只是基因突變。

紫影,體貼的好孩子,總是幫忙路上的老婆婆過馬路,至少我常常看到,不過路上真的有這麼多老婆婆嗎?

小消很怕生,跟同性聊天也會害羞說不出話來,還有一次有位男孩跟她告白,沒想到就昏倒了。

万葉為人直率可愛,也很能懂別人的心事,擅長的事是全部,不擅長的事是沒有,如果她不是我妹妹,我一定會喜歡上她。


另外,我們八個人共同的興趣是假日的下午一起對戰世紀帝國這款即時戰略遊戲,很奇怪吧?
如果是一個男孩在玩必定沒什麼不正常,但問題是加了七位女孩子...

不過,這也許就是刻板印象吧。


然而,我卻不知道,這竟是這可怕事件的序幕。


<未完待續>

暫時版後記:老實說,我想換個男女主角,不過不知為何,又寫成「他們兩個」了(嘆


[ 本文最後由 水希月鈴 於 07-5-28 01:41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世紀帝國版八王以及隱藏人物初步解析,另有推倒筆記本之初級使用方法

(惡搞慎入)







糟糕道-觸手之主水希
神器:無
技能:百練自得的糟糕
口頭禪:吾豈糟糕哉?
世紀版繼隱藏人物之後的第一順位,實力不容小覷,以及與外貌不符合的糟糕(?)。平日言行讓人無從判別,也常常堅稱自己是正直眾,但技能啟用後糟糕度隨之大幅上升。


凌辱道-鹹濕之主水紋
神器:八星級-凌辱學的研究論文
技能:OO的奇速濕
取得研究論文後自創招示。
口頭禪:未知糟糕,焉得糟糕物?
屬性:口嫌體正直屬性
世紀版凌辱眾之一,實力堅強也頗有糟糕之風,最常出沒之凌辱眾。常常堅稱自己並非凌辱道之主,但是事實證明一切。


速H道-風行之主水夏
神器:無
技能:速H的榮耀
口頭禪:少騙人了!連糟糕物都沒有還談什麼幸福?
世紀版凌辱眾之一,擁有2V1甚至是推倒眾人、連抄好幾家的實力。技能-速H的榮耀發動後,推倒速度X3。

以上為世紀版的水氏三家。


推之道-推倒之主夜神
神器:九星級-推倒筆記本
技能:不需要
口頭禪:無
世紀版神秘人物,出現機率極低之凌辱眾,實力不可否認的強大。

推倒筆記本使用方法:
1.需得知當事人衣著以及面貌,名字當然是最重要的。

2.被寫上去的人,會在300秒內被使用者推倒,若180秒內接著寫上推倒的原因,就有300秒的時間可以寫上被推倒的詳細狀況。但若超出現實可能,該次無效。

3.可以操控被寫者被推倒前的衣著和場地,但是不符合現實則無效。

4.若被寫者在寫上之前600秒內會被推倒,則該次失效。

5.若被寫者在推倒操控的時間1800秒內,無法抵達寫在筆記本所述推倒之場所,則該次無效。

6.推倒操控的時間內,若被寫者無法換上所述之衣物,則該次無效。

7.若想操控被寫者之屬性,超出現實可能性,該次會失效。但是若為衣著可改變者,有效。

8.被寫者若是在24小時內有被推倒之紀錄,則該次無效。

9.可指定攻與受之對象,即使不是使用者本人也可以(?)

10.推倒無性別上的限制。

11.若想玩多人連線(?)只有30秒可寫上人名,從第一個名字算起的30秒內寫入的人,會被使用者或指定者推倒,超出現實同樣無效。


奉之道-侍奉之主神蟲
神器:五星級-具現之鑰
可以在空中做出開鎖的動作,領域內的人會陷入謎樣的幻境……
技能:侍奉幻境
偶爾出現的糟糕眾之一,万葉女王親手調教之人,與女王、王子有一段愛恨交織的故事。(且待下回分解(?)

慾之道-慾望之主糟糕貓
神器:無
技能:固有結界-渴望庭園
口頭禪:世界就是繞著凌辱而旋轉的。
集凌辱與糟糕慾望之大成,擁有固有結界的凌辱眾,並列八王之一,可見其實力之堅強。印象最深刻的是其松蘭癡漢團,連抄三家……。雖然與隱藏人物的慾望相比差的遠。

食之道-食物之主餅乾
神器:四星級-天賜之笛
技能:食物的逆襲
利用笛聲導致食物群的暴走,食物的反抗是很激烈的……
經常出沒之糟糕眾,雖然有點下潛趨勢。最近逐漸轉為總受體,雖然本人矢口否認……。

逆襲道-逆推之主左賈
神器:七星級-逆凌兵書
技能:青龍逆凌陣、廬山逆凌霸
口頭禪:萌道有先後、術夜有專攻
前者為兵書所載之絕技,逆推成功率100%,後為自創絕技。
隱性糟糕眾之一,平日不表糟糕之風,一旦聊起糟糕物,學識淵博的令人讚嘆。另有名言集,收錄於米糕的鐵傲部落格……

隱藏人物解析:
鬼畜之主-万葉本命
神器:十星級-直辱之魔眼
技能:糟糕鼓動的愛、無盡的凌辱夜、鬼畜夜之月
擁有大量技能的主,這只是其中最糟糕的三項。
口頭禪:妳們不乖!葛葛要開始凌辱妳們了!
                 吃飽了才有力氣糟糕阿!
                 我要讓妳完完全全感受到我對妳的愛!
世紀版隱藏人物之一,擁有傲視全版的糟糕物(?),許多糟糕眾、凌辱眾都只得拜倒在其手下。習性(?)善於糟糕、堅稱正直。平日惡行多為人廣知,食性廣泛。

這些絕對沒有豪洨(認真貌

普通版眾:米糕
神器:無
技能:無
口頭禪:無
世紀版現役版主,平日不喜凌辱人,多為總受屬性,兼有貓耳、偽娘屬性,據說很多人喜食,想吃要排隊(?)。攻擊性極低,機率為0.00000001%,惟有碰上逆推時請小心食用。



以上為目前八王解析,如有出現其他版本,都是錯誤的。

[ 本文最後由 天地神兵 於 07-6-1 10:49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小消の世紀日記(?)

「神兵葛葛說,今天沒把難的電腦給暴掉,就不給我玩那個。」

那個是哪個啊。左賈內心的扇子早就拿出,卻不知道往哪打,意即不知從何吐槽,這是內心世界啊。

小消認真的面對著螢幕,很乖巧的與螢幕離三十公分剛剛好。

「呃。」

左賈雖然身為旁觀者,還是忍不住出聲了,畢竟他受命看管住這隻稀奇的謎樣物體。

「我覺得,還是不要把肉馬抓去撞戟兵比較好哦。」

他翻著謎樣的雜誌,手邊放著不只謎樣,還厚達三公分的奇異攻略本。

隔壁,電腦前不停滑動滑鼠的是小消,不斷的來回摩擦桌墊以求快速升城好像沒有什麼用,你的左手要記得快捷鍵啊!左賈內心吐槽著。

「我、我才剛『製造』出來,他就自己跑去撞戟兵了──」

小消回眸一閃。

面對著楚楚可憐,不,正因為是楚楚可憐更該多加防備的眼眸攻擊,左賈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鏡。

「我想這就是世紀的不可抗力吧。」

言畢,繼續看著謎樣的雜誌。

容貌敘述就省略了,看頭像就很明白了以下省略──

「是喔。」小消咕噥著轉回去面對著螢幕,然後噠噠的打著字。

打電腦幹麻打字啊?左賈內心一個疑惑,湊過去看。

然後狠狠的往小消頭上敲下。

「誰准你打密碼的──」



「左賈。」

小消感覺上十分沒大沒小的這樣叫著,若是多加個哥哥會不會比較好啊?左賈望向小消的所在地──電腦前。

「你可以跟我說,為什麼肉馬不能撞戟兵嗎?」

然後左賈一陣子沉默。

小消因為得不到答案也跟著沉默。

然後,小消又突然想到什麼,又直接發問:「為什麼那種藍色的車那麼厲害呀?難道他跟小O噹一樣是從未來跑過來的嗎?」

左賈,愣了一下。

(等等,我好像居於劣勢啊?)

不知道為何,左賈這樣想著。不回答些什麼是不行的。

「那,小消我問你。」

左賈宛如拿上教鞭般。氣勢上升了十點。

「前面有一堆針,你還會過去踩嗎?」

對嘛,前面有一堆針,過去踩根本就像肉馬撞戟兵一樣,去送死的嘛,沒錯。左賈點頭。

「跳過去就好啦。」側坐在沙發椅上的小消一笑。

嗯嗯,跳過去當然是OK的。

內心出現一張桌子,翻倒。

「那,前面一堆劍朝著你飛過來,就王之財寶那個嘛,你還會硬上嗎?」

雖然不知道這個譬喻用的好不好,不過管他的。

「那個紅色衣服的傢伙就閃的過啊。」

誰啊。

不過看小消一臉認真的模樣,到底是在哪邊又翻到了同人誌啊?

「我說啊,不是每隻肉馬都可以像『紅色衣服那傢伙』一樣那麼會閃的。」

「那遊戲裡面的戟兵都會用王之財寶嗎?」

左賈陷入了沉默。


「那車子呢?」

經過小消不停的死纏爛打,左賈以公式以及所謂的不可抗力之名擺脫小消的糾纏。

接著是所謂──來自未來的藍皮蛇車。

「那個,你想想,小O噹都可以從未來回到這邊,那種車子當然不算什麼啊。」

其實左賈很累了,不太想回答那種問題,他只想快點回到屬於他的領域,一旁的雜誌正閃耀著極大的光芒。

「為什麼車子會像火槍兵一樣一直吐岀一個一個的火砲呢?」

「因為車子裡面藏著一堆的火槍兵啊。」

兩人一搭一唱的,左賈一邊看雜誌一邊回答那些問題。

然後過了很久。

「那為什麼,那台車子沒有口袋啊。」

左賈又一愣。

「就是會拿出一堆東西的那個呀。」

哦哦,是百寶帶啊。

「因為,他是劣質品。」

左賈肯定的說道。

來自未來的貓沒有耳朵,不也是同樣的道理嗎?

「你看O雄他們一行人左右兩邊都有口袋,可是卻沒有藍皮膚跟絕對會猜輸布的手,這樣答案就很明顯了吧。」

左右兩邊的口袋,也變不出東西啊。頂多看到限量糟糕本的時候,會變岀一堆錢而已。

「咦?錢嗎?」

小消扯著裙子的口袋,看看是不是能找出錢。

然後掉出,早上神兵給的紙條。

像是想到什麼,把紙條撿起,然後開始閱讀:

「打暴最難的電腦,不然就沒那個玩。」

第二行字:

「P.S 我會在五點前回來。」

然後小消看見了左賈,左賈看見了在小消身後的時鐘。

「四點,五十七分。」

「左賈。」

突然警覺到什麼的左賈,放下手邊的那個,那個攻略本。

「可以教我三分鐘超超超城快外加把敵人打暴嗎?」








小消極短篇──小消の世紀日記2007/6/16







[ 本文最後由 消遙劍俠 於 07-6-16 07:02 PM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2-23 01:56 , Processed in 0.073075 second(s), 2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