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小懶公子

【長篇連載】 刑人

[複製連結] 檢視: 24837|回覆: 30

回覆: 刑人

鼎為打著呵欠,頭一左右轉動,就發出嗶嗶剝剝的聲音,他一直維持著相同姿勢開車。已連續開了四小時車的他,精神逐漸不濟。

這時,眼前車量逐漸增加,沒多久,已身陷車潮之中,時速也從一百公里降至不到三十公里,車速越慢,他的心情也越見煩躁。

鼎為開始嘴碎表達不滿,口中唸唸有辭,試圖效法摩西渡紅海,以三字經、別人父母的性器官等咒語讓眼前車潮一分為二,好快速通過,前往聖地泰山。

這時……








上午十一點。

兩個小時過去,離目的地高雄只剩一段距離,睡飽飽的小昏在這中間漸漸甦醒,和耕司談起那「長話短說」的話題。

聊到一個段落,搞懂事情始末的小昏亦贊同耕司作法,也接受那「念力電波」千里傳音的科幻說法。

「哇哇,廣播中講的新聞還真嚇人。」專注於廣播節目的小昏開口。

「想找個音樂節目聽來放鬆,沒想到卻轉到新聞,越聽越毛。要換頻道聽嗎?」耕司伸手至音響前。

「等等!」小昏拉住耕司的手。「你聽,新聞上說出現連鎖車禍的路段,不就再前方不遠處嗎?」

耕司看了看路牌,的確,再開一段路便會遇上,他提醒自己要放慢速度。

算算時間,目標為自己的刑人差不多啟動了,可是對策仍然為空白。

不經意地往後視鏡望去,一輛銀色休旅車緊貼在後,耕司察覺有異,正打算加快行進速度時,後方來車已急踩油門撞上。


受到衝擊,車身震動,車廂凹陷。


安全帶讓向前傾倒的二人不至於飛出車外。


「天啊!怎麼回事!」小昏叫道,她已完全清醒,睡意散去。

「應該是刑人來了,來的好快。」耕司沒料到自己竟失算,刑人動作比預期還快。

油門急催。

時速來到一百四十公里,僅拉開一點距離,無法甩不掉對方。

耕司心裡有數,再過去就是車禍現場,速度不行再快了。

稍微放慢速度,以蛇行迂迴前進。

「坐穩了。」此時車道上除了黑色MAZDA與銀色休旅車外,只有零星幾台轎車,耕司打算就在此地收拾對方,無計可施之下,殺戮才是脫險捷徑。


「把十字弓拿到前面。」耕司命令道。


「把箭矢裝上去。」


小昏連忙照作。


銀色休旅車再次加速,往前追撞。


耕司方向盤一打,往左急轉,躲過撞擊。


休旅車已和MAZDA平行。


「搖下窗戶。」


小昏按下按鈕,打開車窗。


「好……」耕司左手緊抓住方向盤,右手舉起十字弓。


「低頭!」


小昏縮起身子,板機扣下,箭矢往敵車撲去。

雖是命中,無奈對方車窗玻璃堅固,只造成些微裂痕。


「再裝箭!」


銀色休旅車逼近,緊貼MAZDA,將MAZDA擠至分隔島,車身與護欄摩擦,擦出點點火星。


「這次由你來射,瞄準輪胎攻擊。」耕司將十字弓交予小昏,改變戰術。

「我來?」

「對,射擊!」


小昏雙手顫抖,不曾有過射擊經驗的她努力瞄準對方車輪。


咻一聲地,箭矢擊中柏油路。


「啊,怎麼沒中!」小昏尖叫,「可惡。」惱怒的她一把抓起六支箭矢,徒手往輪胎扔去。

想當然爾,六枝箭就這樣浪費掉。


「你在幹麻!」耕司來不及阻止小昏,眼巴巴看著箭矢被丟出,給小昏攻擊真是大大失策。

「啊啊,糟糕!對不起啦!」小昏算了算,原本耕司從家裡帶出的十二發箭矢,被她這麼一弄,只剩下三支。


油門再踩,往右反擊,MAZDA撞出一點縫隙,趁機脫離被包夾的窘境。

耕司一面觀察對方,一面繼續思考應敵辦法。

停車後下車攻擊對手?

不行,在停車之前連人帶車都會先被那台不要命的休旅車撞個粉碎。

猛踩油門逃跑?

撞上車禍路段的車可能會更快殞命。


「看見右後方那台計程車嗎?駕駛座旁邊的門有紅色噴漆,寫著司機的姓名,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快點,不然,再繼續開下去,你的死亡機率是百分之八十五,情況非常不妙哦。」危急時刻,那神秘聲音再度出現。


的確,右後方有台計程車,耕司確認。


……事到如今,只能設法轉移了。


減速,移動至計程車左方。


「磅」的一聲,休旅車鍥而不捨,也在這時展開攻擊,撞擊MAZDA左側,MAZDA受到衝擊,亦撞向計程車。


由左至右,休旅車、MAZDA、計程車,三車緊貼在一起,情況混亂。


「我一往左擠開休旅車,你就往右方計程車車門看,告訴我司機的姓名。」耕司吩咐。


「好!」


MAZDA展開反擊,一口氣將休旅車撞離,兩車互不相讓,猛烈攻擊對方。


「快,不然計程車會開走。」耕司察覺受驚的計程車司機正打算加速逃離身旁那兩台發狂般的車。


「車身一直動,好難看清楚。」小昏將頭伸出身外,「那個、油……油加滿。」小昏說。


「什麼?」耕司以為小昏要他去把汽油加滿。


「我不是要叫你去加油,那個司機叫做游嘉滿啦!」


「……」


耕司將身旁的窗戶打開,也把頭伸出車外,準備進行轉移目標,但撲面而來的大風及車窗隔音效果,使他聲音根本無法傳至銀色休旅車中。


休旅車再次撞來,耕司連忙將頭伸回。


「車子感覺快壞掉了。」小昏遞過裝上箭矢的十字弓,「射破窗戶,聲音就傳的進去。」


「嗯。」耕司接過,「幫我扶緊方向盤。」


揚弓。


箭矢出擊。


扼腕的是,依然無法射破窗戶,只能造成裂痕。


「哇,前面就是車禍現場了!」小昏以能藉著目視看見不遠的車禍現場。


「路況非常糟,都是出車禍的車,要快,不然我們會撞上去。」小昏再裝上倒數第二發箭矢。


揚弓。


一定要中!


箭矢沒讓耕司失望,


第二次攻擊造成更大的裂痕。


休旅車靠近。


「現在換你駕駛,待我一唸完名字,就馬上踩下煞車。」耕司提起小昏的手,放在方向盤上。


「我腳一離開,你要補踩住油門,然後往對方開去。」


小昏點頭。


「數到一開始動作。」


兩人眼神交會。


「一!」耕司抓住駕駛座上方的扶手,起身攀至窗沿上。


小昏補上駕駛空缺,駕駛著時速八十的MAZDA。


耕司緊握扶手,靜待時機,一個不小心,他便會摔出車外。


距離車禍現場剩下一千公尺。


風很大。


心已決。


人搏命。


兩車接近之際,


抓準距離,


耕司蓄力凝勁,往對方車窗作出完美踢擊,勝負盡在此舉。


原本就有裂痕的車窗應聲而破。


距離車禍現場剩下五百公尺。


他發聲。


聲音這次確實傳至刑人耳裡。


小昏踩下煞車,耕司往後傾倒,跌至小昏身上。


距離車禍現場剩下五公尺。


MAZDA穩穩煞車,車後可見清晰煞車線。


安全上壘。






【十三章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刑人

﹝十四﹞


耕司從小昏身上起身,重新回到駕駛座,駕著遍體鱗傷的MAZDA想低調地離開現場。

身後,銀色休旅車迴轉撞擊計程車,路旁護欄耐不住車身衝勁而被撞斷,二車滑下山坡。

MAZDA繞過凌亂不堪的一地碎車殼,一名傷者正被送上救護車,處理事故的員警及醫護人員不約而同,對那台看起來受到重傷的MAZDA車投以關心眼光。

還好這群人很快就趕往後方救援那啟剛發生的新事故,沒把耕司攔下來盤問,耕司趁機加速駛下交流道。


「果然厲害,解決危機了。拿東西記一下,我說明目的地的位置。」聲音在耕司脫離險境後再次傳出。

「有沒有紙筆?」耕司連忙問道。

小昏打開副駕駛座前的抽屜,拿出一隻原子筆和廣告傳單。

耕司接過。

「我開始說囉,目的地就在………」

振筆疾書,原子筆在廣告傳單背面畫上地圖與地址。

「嗯,快去吧。」聲音交代完後便迅速消失。

「又是千里傳音嗎?」小昏看了看耕司畫的地圖,「畫的真糟……」她搖頭道。

「是的。我看得懂就好。」耕司擋住地圖,不給小昏繼續嘲笑。

「那麼,出發囉。」耕司說。

「才剛坐完超刺激雲霄飛車,現在又要去玩大怒神呀?身體會受不了。」小昏半抗議道。

「你就當作一票玩到底,不要浪費。」

「欸,剛才我英勇吧?要不要親一個鼓勵。」小昏用手肘頂耕司,邀功似的問。

「撇開把箭矢亂丟那邊不談的話,英勇到嚇壞我,簡直就是演惡靈古堡的蜜拉喬佛維琪。」

「別說那丟臉的事了,那是不小心的啦……你發狠演出危險動作踢破車窗時才嚇壞我,真不要命啊你,我那時還只用一隻手握方向盤,另一隻手緊緊抓著你耶,湯姆克魯耕司。」

二人大難不死,心情頓時輕鬆愉快起來,悠哉地拌嘴閒談。

「車子開起來會不會怪怪的?」小昏問。

「是沒什麼感覺,等會下車時再看看外殼損傷程度。」

小昏嘆了口氣,說:「完了,要怎麼和我爸交代呢,回家可能會被吊起來打。」

「我會負責的。」耕司心想,如果真有幸能夠回歸正常生活,可能要打好幾個月的工才有錢修車。

「嗯……我就知道你是個負責的男人。」

車子經過一間國小,喜歡小孩的小昏往裡頭望去,說道:「好像都沒看到有小朋友在上課耶。」

「就算政府沒宣布停課,很多家長也自動幫小孩停課,這時應該沒人會讓小孩子亂跑。」耕司回答道。

說著說,看樣子已經開進像市區的地方,四周招牌林立,港都高雄沒有耕司想像中熱鬧,不知是不是沒有真正開進市中心的關係?街道冷冷清清,與陰陰的天相互襯托,只能看見少數人影與商家,也許是大家都躲在家中沒出門吧,原本應該熱鬧的中午,卻迷漫一股令人不愉快的陰沉味。

小昏繼續向窗外探索,「唉唉,大家好像都很怕的樣子,害怕會傳染嗎?」

「感覺人一個人的時候,是很精明的,可是只要一聚在一起,就變得愚蠢。」耕司嚥了口口水,繼續說道:「也許刑人的威能沒那麼厲害,但是經由口耳相傳,互相告知,就變得很可怕啦,之前SARS時,大家不就一窩蜂跑去買N95。」

「好像羊哦,羊咩咩也會一起跳下山谷自殺。」

循著地圖,對於路況不熟的耕司倒也順利朝目標處前進。

「快到了,你會不會餓?」耕司邊說邊搜索附近有無賣午餐的商家。

「還好,我想先看看那傳說中的目的地是什麼。」

「嗯……紙上的目的地寫著神網,是前面那家電腦店吧?」小昏指著前方,一家外表破爛不堪的電腦店。

街上鮮少車輛,所以尋找車位變得不困難。

停好後熄火,二人步下車,耕司把車鑰匙遞給小昏保管。

「嗯……」耕司打量著MAZDA,傷勢沒想像中嚴重,難道是這牌的車比較耐撞不成?

小昏倒也不在意車子怎了,一個人走向櫥窗向內看去。

耕司跟上,對照地址,和紙上所寫無誤。店門口掛著營業中的招牌,外表破不打緊,簡直是根本不打掃嘛,髒亂不堪,放電腦的展示窗裡竟還出現煮麵的鍋子、小孩的玩具,一旁停著學步車,把住家和營業店面混在一起,是倒店前的徵兆。

這種店裡,會藏有關於刑人的訊息?

一個小朋友正在給媽媽餵飯,小朋友停止咀嚼,從裡頭往外面看去。狀似媽媽的人,也跟著轉頭,看見二位站在店門口的客人。

小昏推開門,走進店內,對小朋友親切地揮揮手,小朋友也投以傻笑,腮幫子股股的,口中的飯還是沒吞下。

「往右看,桌上那台黑色筆記型電腦,帶它回車上。」在耕司困擾時,聲音給了指示。

電腦嗎?

的確是有台筆記型電腦,而且是開機的。

耕司入內問道:「老闆娘,還有營業吧?」

小孩媽媽,也就是老闆娘放下飯碗,用一口台語招呼道:「有啊,歡迎歡迎。」

「我要買電腦。」耕司用生澀台語應答。

小昏蹲在地上,作出咀嚼動作,嘴裡發出怪聲,誘導小朋友吞飯。

「阿寶,你不乖乖吃飯會被姐姐笑啊。小姐,他兩歲哦。」老闆娘邊說邊走向櫥窗,問:「帥哥,要買哪台?」

「不,不是要櫃子裡頭的,我要買桌上那台。」耕司指著那張堆著過期雜誌的凌亂辦公桌。

「啊?那台是我老公在玩遊戲的,不是商品欸。」老闆娘一臉疑惑,對於眼前客人的要求十分不能理解。

「可是,我一定要買它不可,出個價吧。」耕司堅決地說,他內心也不知道自己買一台八成是中年老伯掛線上遊戲的電腦幹麻。

小昏捧起飯碗,和小朋友打成一片,彷彿忘記來此的目的,「阿寶乖,來,姐姐餵你吃飯。」她溫柔哄著小朋友阿寶吃飯。

「這個,要問我老公耶,他在睡午覺。」老闆娘表示道。

背後,店門被悄悄推開,又有客人上門。

「啊,麻煩你了,我一定要這台電腦。」耕司注意力集中在婦人身上,沒發現後方出現另一訪客。耕司一臉誠懇拜託老闆娘,老闆娘亦給眼前年輕人說服,點頭表示答應,轉身入內。

耕司心想一台中古電腦應不貴,從家裡帶出的家當該能應付,不然和小昏借錢、或去提款機領錢都可。

一回神,只見一男子抓起筆記型電腦一拉,插頭被扯掉,得手後男子拔腿就逃,衝出店內。

「小偷!」耕司轉身,欲將電腦搶回。



眼前竊賊速度不慢,二人一前一後在人行道上狂奔。

耕司雖非弱者,可惜負傷在身,一跑步起來傷口便隱隱作痛,距離逐漸被拉開。

「可惡。」心想這樣下去就要讓他給逃掉,耕司咬緊牙關,忍痛加速。


距離拉近。


小偷男也感覺到後方來者逼近,拐彎,鑽入小巷,想藉由狹窄地形甩開耕司。

一連數拐,非但沒有甩開追兵,反而腳步聲越來越近。

不幸,對於該處地理沒有研究的小偷男跑進入死胡同,前方已無路可走。

「哼,還想跑?」耕司冷冷道。

小偷男氣喘吁吁,放棄逃跑,緊盯著耕司看。

眼前這小偷身型瘦弱且不高,有些眼熟,看樣子就是一拳即倒的肉腳對手,耕司勝券在握。


「媽的,不要逼我!」面對殺氣凜凜的對手,小偷男心生懼意,仗著髒話壯膽,以為能先嚇唬對手。


耕司似笑非笑的瞧著他。


「媽的幹,你就裝做沒看到,四海之內皆兄弟,以後你有事我就挺你。」眼看嚇唬攻勢沒用,小偷男準備和對手博感情。


「把電腦放下,我當做沒看到讓你離開。」


「不行!這是我搶來的,我需要他!」小偷男不肯放下贓物。


「人的耐心有限。」耕司上前兩步。


「媽的媽的媽的!我一生氣,連自己都很怕自己。」小偷男後退兩步,緊靠著牆,無路可逃的他只能繼續威嚇對手。


耕司不發一語。


小偷男竊喜,心想,那傢伙該不會真的怕了吧,喔耶,再繼續嚇嚇他。


「別看我這樣,我火氣上來,可是能夠一拳揍死一兩個國中生,要是真的抓狂,要揍死三四個也沒問題呢。」小偷男繼續說道。


耕司嘆氣,無奈的搖頭。


你快走吧,放你一馬,快走快走。」小偷男認為自己已經佔了上風,語氣得意起來,意氣風發的說。


「我數到三,你再不走,我可要他媽的大開殺戒痛殺八方!」小偷男揚聲。


「一。」


「二。」


糟了,他怎還不走,難不成真不怕死?小偷男暗想。


「三。」耕司接話,抽出腰後短刀。


等、等等……我可是手無寸鐵,啊,忘記帶球棒了。


小偷男冷汗直流。


「耕司────────────」小昏在耕司跑出店面後,也隨即跟上,一路呼喊。


「我在這!」耕司應聲。


小偷男只見一名美少女手中抱著十字弓加入戰局。


冷汗狂流。


「等一下,二對一不公平,有失江湖規矩。」小偷男連忙說。


「來,武器。」小昏遞過已裝上箭的十字弓。


耕司瞄準目標。


「啊啊,耕司,被箭射到一定很痛吧,我還是閉上眼睛,不敢看見血。」


「嗯,想必痛極了。」


「媽的媽的!你們該不會玩真的吧……」小偷男哭喪道。


「小偷先生,你以為箭頭裝的是玩具吸盤,射到玻璃上還會黏住那種嗎?」小昏用開朗少女必備的陽光笑容說:「當然是玩真的囉。」


「對、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拿去吧,電腦還你們。」小偷男把電腦放到地板,雙手高舉作出投降冒。


「退後,趴在牆壁上。」耕司命令。


小偷男照作,背對二人,伏在牆壁上不敢動彈。


耕司取過電腦,傳給小昏。


「默數到一百,沒數完之前不許回頭,要是被我看到你偷跑,下場你應該知道吧?」耕司威嚇道,接著與小昏齊步向後退。


小偷男深怕一個回頭,便要成為人體箭靶,於是乖乖地默數到一百。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回覆: 刑人

「啊,便宜賣你們吧。」老闆娘對於耕司英勇擒賊的表現十分讚賞,豪爽開了個
便宜價錢讓出那台中古筆記型電腦。

「哇哦。」耕司看見老闆娘的手比出「三」這數字。

「賺到了!」小昏拍手叫好。

「哎呀,電腦外表有點髒,要記得擦啊。原本要白白損失的,還算有賺,帥哥辛苦了!」接過耕司遞出的三張千元鈔票,老闆娘笑吟吟地說。

「那我們告辭囉。」耕司點頭致謝。

「弟弟再見。」小昏對小朋友道別。

在老闆娘的目送下,耕司抱著電腦和小昏一同離去。

才剛走出網神電腦店,耕司就發現一旁牆角蜷縮著一個落寞人影,是小偷先生,莫非他想要報仇?

小偷男一見耕司走出,馬上起身上前呼喊:「拜託你收留我吧,公司。」

「怎麼又是他!」小昏表情錯愕。

「公司哥,我真的無路可走了,我認為你是好人。」小偷男話說完,低著頭,擺出「拜託你相信我」的可憐樣子。

「你什麼時候開了公司啊?」小昏偷偷問耕司。

「我叫做耕司,不是公司……」耕司皺眉苦笑。

「我還吐司咧。」小昏笑道。

「是哦,對不起啦,耕司哥。」

「怎麼,又想來偷東西嗎?還是想來報仇?」耕司問。

「不是的!請相信我,我已經痛改前非,就如周公除三害的周公一樣。」小偷男連忙辯解。

耕司仔細打量著小偷先生,外表倒也不像壞人,平凡老實人的臉孔中帶有一絲弱智氣味,樣子怪可憐的,最重要的是真的好像在哪看過他。

「到旁邊說,免得老闆娘以為我們是共犯,聯手騙他電腦。」耕司避免瓜田李下,和小偷站在一起非常可疑,要小偷男移動到一旁。

站定位後,耕司又問:「為什麼走投無路?看長相你也是個成年人了,回家啊,來找我幹麻。」

「我的車壞了,沒辦法去泰山,想搶電腦又搶不到,你是第一個讓我感到尊敬害怕的人,請讓我追隨你,當你的食客。」

到底在說什麼啊,他腦袋到底是不是壞掉。耕司面對這種毫無邏輯的說法,更加懷疑小偷男的智商。

「泰山不是大陸的五嶽之一嗎?又不在台灣。」小昏插嘴,展現他的地理長才。

「媽的屁啦,泰山是好山,在台灣最南端。」小偷男大聲反駁。

「你叫做什麼名字。」

「報告耕司~哥,我叫做林鼎為。鼎是一言九鼎的鼎,為是為民喉舌的為。」小偷男鼎為總算用對兩個成語。

……林鼎為!?不是那個刑人嗎?破窗時曾瞄見一眼,難怪眼熟,他怎麼會出現在這?

「你的車怎麼壞掉的?又是怎麼到這的?」

「我從桃園來的,然後碰到塞車,然後砰一聲,然後出了連環車禍,我沒受傷,連忙下車,搶了一台快壞掉的車,開到這附近時,然後那台車也報銷了,然後看見你開著一台車到電腦店買東西,然後想說先搶了電腦後,再想辦法搶你的車,對不起,請原諒我的邪念,我是走投無路才會想犯罪的,現在不敢了。」

「還挺誠實。那麼,你搶來後報銷的那台車呢?」

「停在那啊!」鼎為指,是台車身受損的計程車,「咦,怎麼不見了,我車位被搶走了,應該是太破爛所以車子被阿摸酒柑收走吧。」發現車子不見後,他解釋道。

……是錯誤記憶嗎?他認為自己是搶了別人的車,實際上,林鼎為殺了司機後,將車駕駛至市區,錯誤記憶到此才告一段落,車上應該還放著司機屍體才對。耕司推理。

「既然也住桃園,反正回程順路,就送他一程吧。」小昏替鼎為求情。

「啊,謝謝漂亮小姐。好吧,泰山去不成,回家也可以,反正桃園還有虎頭山可以躲。」鼎為已經認定耕司會讓他加入。

耕司思考一會,實在感覺此人一點威脅性都沒,十足像隻呆頭鵝,暫時收留他倒也無妨。

「好吧,先上車,考慮送你回家。」耕司下了一個自己也覺得十分奇妙的決定,收留一個有些智障的小偷,還曾經是追殺自己的刑人。不管了,電腦也到手,先看看藏有什麼秘密再說。


三人回到車上,鼎為坐在後座。



耕司打開筆記型電腦,電腦桌面上,放著網路遊戲的捷徑、外掛程式、幾部A片,乍看下,無疑是台普通至極的電腦,還有點髒。

抽起衛生紙,準備擦拭外殼。

畫面一跳,霎時轉黑,耕司以為是電腦當機,準備重開機時,螢幕突然一亮,且呈現出完全不同於剛才的桌面。

一個類似Media Player的視窗彈出。

「終於和你面對面了。」

是音樂檔放出的聲音嗎?這聲音,不就是出現在耳中那個神祕人……

「等了好久,我終於可以安心說話。」聲音源自電腦喇叭,除耕司外,身旁二人亦能聽見。

「這是有些音樂前奏時會附上的對白嗎?」小昏問。

「不!不是的,我是在和你們三位對話呀,耕司、小昏,還有剛加入的鼎為。」

「哇靠,媽的電腦裡面有惡靈!」鼎為驚呼。

「你是用什麼特殊方式,藉由這台電腦,從遠處向我發出訊息嗎?」耕司平靜地發問,用衛生紙擦拭著電腦外殼。

「如鼎為所說,我就像附身於電腦的靈魂,不是人類,而是程式。」

三人像是有默契般,皆不說話,靜靜的等電腦說下去。

「我叫做小吉。是來幫助耕司解決刑人的,我知道你們現在有很多疑問想問,像是怎麼有程式會說話這種怪事,我從哪裡來的,這些會慢慢告訴你們。」

「活到這麼大第一次看見這種事,拜託你,電腦先生,哦、不,是小吉先生,替我解答吧!」鼎為對於電腦會說話的事情十分敬佩。

「原來這就是把我叫來高雄的原因啊?」耕司想起小吉這個名字,就是之前解壓縮時用的密碼。

「嗯,我一直潛伏在那家人的電腦中,等著你到來。」小吉說話聲音和人無異,有平仄起伏,一點都不像電視影集中電腦人那種死板規律聲調。現在聽起來,小吉的音色就像個十三、十四歲少年,還帶有童音。

「耕司,雖然你可能還不信任我,但是你要相信,要破解刑人只能靠我了。先發車,目標彰化員林鎮,已經準備好作戰基地。」

「作戰基地?」耕司發動MAZDA。

「哇,雖然不知怎麼一回事但感覺好酷。」鼎為興奮大叫。

「我準備好一間房子,備有糧食、武器,在解決刑人事件前暫時住在那。」

為求謹慎,耕司思考小吉所說之言是否可信。

「就聽小吉的話嘛,我相信他不是壞人,讓我們一起解決掉恐怖的刑人再回家。」小昏開口發言,欲說服耕司。

「既然小昏都這麼說了……」耕司答應了,都走到這步,不繼續走下去也不行。

「我也可以跟去嗎?拜託讓我跟。」鼎為懇求道。

「好呀,人多好辦事,鼎為一起來。」小吉說。

「媽的好爽。」鼎為狂喜。

「鼎為,你要跟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就是你不准再說髒話,只要再給我聽到,一定把你趕下車。」耕司認為鼎為掛在口中的髒話非常刺耳。

「是是!我一定控制自己不說。」



「那麼,恭喜刑人破解小隊誕生!」小吉道。


目標員林。






【十四章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好刺激..............

還有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十五﹞


一輛往北行駛的車。

三人外加一台電腦,四位乘客。

車上沒有那種即將面臨未知危險的苦悶與緊張,而是充滿宛如畢業旅行校車巴士那樣的快樂氣氛。

應該說,乘客的快樂建設在駕駛的無奈之上。

十五分鐘前,小昏與鼎為正玩著由小吉出題的超級大富翁百萬獎金大問答,三人才相識沒多久,卻好像認識已久的朋友一般。

可惜小昏碰到不會的問題時,打算CALL OUT 耕司,耕司卻不領情地繼續專心開車。

五分鐘前,鼎為問小吉:「小叮噹,你有沒有可以唱KTV的法寶。」

於是在小吉神奇般弄出KTV播放程式後,鼎為開始高歌一曲。

「……真是夠了,我什麼時候變成畢業旅行校車的司機啊?」耕司的忍耐臨界點被鼎為的那首「舞女」所挑戰,終於忍不住開口抗議。好險小昏沒和他合唱雙人枕頭,不然耕司八成會氣到失去理智而開車撞山。

「對不起啦,我是怕你開車太無聊所以唱歌消磨時間。」鼎為停止賣弄歌喉,一臉無辜地看著小昏,小昏作出「與我無關」的表情。

「嗯嗯,也該談正事了!」小昏趕緊與玩樂組撇清關係,加入組員目前只有耕司一人的認真組。

耕司一路沉默,腦中不停思考關於小吉的事,一台在科幻片中會出現的人工智能電腦,乍看是助力、實則為敵友未明之神秘身分。

他大致底定應對之策,只要保持界線加以試探,或許小吉的加入是利多於弊。

耕司整理出一些準備問小吉的問題,作為日後方針的參考。


問題開始。


一、為何明白關於刑人破解的方法?你又從何而來。

「刑人是由人為形成的,這個你應該心裡有數吧?我一直待在主謀者身旁,算是他的夥伴,或者說是所飼養的電子雞也行。在朝夕相處下,不滿日積月累,最後因看不下去他的作法,所以選擇幫助你。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自己已陷入一場遊戲中,耕司啊,你便那人消磨時光的遊戲主角,而我就打算利用這點,由你展開反擊!至於我的出身……連自己也不清楚呀,人類至少清楚自己是從母體誕生,而我什麼也不明白……」


二、你為何出現在這台電腦上?又是如何用其他人聽不見的聲音聯絡我的?

「我本身可以藉由網路移動,那天,趁著他不注意,我悄悄離開他的電腦,在沒設定去處的狀態下移動至眼前這台電腦上,這也是我要你前往高雄的原因。

記得那次你一探2F後,便失去那時記憶嗎?我就是趁那時在你身上動手腳好聯絡你的,至於方式,說了你也不懂,先略過。這種聯絡方式,通話時間有限,不能過久,我也是努力好幾次後才接通你的大腦。」


三、 要如何破解刑人?

「這問題等到了目的地後,我會再另外詳細說明。」


四、刑人的形成原因?

「聽過催眠術吧?刑人的形成原因和催眠術可是有很大的關連。這種群體催眠若要採用催眠師與被催眠者一對一,過於麻煩。所以需要一種一次能夠傳達訊息給大眾的媒介,而聲音,便是主謀者所使用的媒介。

傳聞中,「黑色星期天」這首歌聽了會讓人想自殺。那麼,主謀者所製造出來的音樂,就是讓人聽完後會變成刑人的。主謀者透過管道,在電視、網路上進行播放。那種聲音人類聽覺是無法辨識的,摻雜在流行歌曲、廣告、電視節目中,受到歌曲暗示的人們,再配合特殊指示就會啟動,大概就是這樣囉。」


五、你說得不清不楚,再說詳細點可以嗎?所謂的特殊指示是什麼?

「我也只略懂皮毛,詳細情形掌握在主謀者手中,無法窺見一二。」


六、口中的主謀者是?

「S.S是他和你接觸時使用的代號,他是個帶有嚴重救世主情結者,認為要藉著破壞讓人類社會重生,把現有的積木構造打亂,由他親手建築個理想中的世界。」


聽完小吉對這六個問題給的答案,耕司認為這番說詞可以信、不可盡信,真實中摻雜著謊言。小吉迷樣般的出身除外,以第四、第五題兩個答案最為可疑,刑人的成因不該僅僅只是這樣,且轉換目標、胸口紫斑、自我毀滅這三個條件,真是催眠術可以做到的?是小吉真不知,還是知而不答、刻意誤導……

S.S是主謀這點則和原因臆測不謀而合,自己那時真是錯信他人,而這種錯誤,不能再犯第二次,面對小吉若不仔細提防不行。


問題繼續。


七、那天在2F,你和S.S對我做了什麼?

「也沒什麼,他本想對你進行一些小小虐待遊戲,但我阻止了他,S.S的個性就是那樣令我反感。後來就在你手中挖洞,放進解壓縮密碼,跟之前所計劃一樣。很單純的一晚。」


八、這麼說的話,殺害有田那人身上的骷髏項鍊,是為了我而準備?

「可以這麼說。」


九、為何說得好像知道我會將那條項鍊拿走?如果我很不巧地沒把項鍊帶走,你們不就白設計畫?

「你會拿的,應該說,你不可能不拿。因為你的部分行為思考已受制於S.S。」


十、受制於S.S?什麼意思?

「他在你的潛意識裡頭動了手腳,沒猜錯的話,他就是在你那天晚上和他用即時通聊天時動手的。所以,在部分關鍵抉擇時刻,你的思維模式會不自覺的跟著S.S所設定的路線走。」


先前的胡思亂想竟歪打正著的中了?被S.S牽著鼻子走嗎……耕司內心自語。


「哦,耕司你不用擔心,這個我能夠幫你解除。」小吉好像「看見」耕司發窘的樣子,要讓耕司安心似的說道。

「你不是不懂S.S的催眠手法嗎?」

「在你的淺意識埋下暗示和讓人類變成刑人這兩種方法不同。我會破解前者。」

悶在一旁聽著兩人對話的鼎為開始坐不住,開口說:「那小吉,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刑人要加上轉移這項功能?還要加上三次就死的怪規定?單純的殺人魔不是比較厲害?」

鼎為這個問題也引起耕司注意。

「問得好,你從上車到現在終於說了句有價值的話。」耕司說。

「這個嘛……不清楚。」小吉給了個令二人失望的答案。

「是不是想讓人類害怕自己變成刑人,最後提早殺害名單上的目標?」鼎為接著說。

「這麼說也有可能。」耕司答。

「……不知道耶。」小吉答案依舊。

車內就在眾人各有所思的情況下,進入短暫沉默。


耕司木訥的面孔上,鑲著兩顆深邃眼眸,視線聚焦在遠方,想突破的不知名遠方。


鼎為兩手掌互相搏鬥,嘴唇微動,當他不安時就會想聒噪地說話,鼎為努力克制自己保持安靜。


小昏半捂著臉,旁人無法看見她的表情、窺得她的心思。


小吉沒有形貌,類似音樂撥放軟體的畫面仍呈現在螢幕上。


「對了,鼎為,你剛才的發言是你自己所想的嗎?還是是從哪看來的?」耕司的發言讓中場休息時間宣告完畢。

「哦哦,我是拾人牙齒啦。是從一個叫做K什麼的小子那看來的。」

「網路上?」

「對,網路上的留言。」

「嗯。不過我看這台筆記電腦應該沒附上網路卡,現在想看也不行。」耕司對於鼎為所說的那篇留言很感興趣。

「我有辦法連接到網路上哦。」小吉想再展神奇之處。

「為什麼啊?」鼎為問。

「嘖,你跟耕司都很喜歡追根究底嘛,你們看小叮噹拿出縮小燈時,也會追究道具是因為什麼構造才會讓東西縮小不成?神奇就是神奇,少太執著於為什麼,因為我本身就是個神奇。」小吉被一堆問題問煩了,說話聲音就像個對老師教學抗議的小國中生。

「先把這個插入USB槽吧。」耕司將骷髏形狀得隨身碟交予小昏,打算檢查名單。

「哦,很好,適時的檢查是必須的。」小吉語調恢復正常。

插入插槽,解壓縮後,刑人搜尋程式再現。

小昏聽完操作方式,依序輸入在場三人的姓名,搜尋出來的結果令人滿意,紅格、藍格皆無名單,安全。

「第十一個問題,S.S為什麼要把這個程式交給我?」

「很簡單,他想讓你安心,不讓你疑神疑鬼,不會擔心自己或別人什麼時候會變成刑人、陷入幻境,也可以對身邊的夥伴放心,這樣你才能心無旁鶩的進入S.S的遊戲。你可以完全信任這個程式,我保證它絕對可靠,不會是什麼陰謀。」

這應該是實話,得到程式後,自己才停止懷疑、胡思亂想,也因為程式關係,才能放心地與小昏相處,要不然現在應該是孤身一人,沒有人能夠信任。

「好了,先這樣。讓我休息一會吧,到員林再叫我。」小吉道。

「機器人也要休息嗎?」鼎為再問。

「我是青春期的機器人,需要充分睡眠,再見。」小吉說完話,程式從螢幕上消失,畫面跳回原本正常桌面。

小吉離開後,耕司的第十二個問題也被迫延後出場。

鼎為試著連上網路,還真的可以上網,連至昨晚看的討論區,那篇K先生的文章還停在第一頁,人氣也提升至破萬。

再從文章中連結到他的網誌,想看看有沒有新的東西,一篇名為「適應」、發表時間為兩個小時前的新文章顯示在網誌首頁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適應。

沒想到才幾天,我便適應這種生活,不由地感歎:人也有蟑螂般的適應力呀!

辭去工作,想想這一生的努力算是什麼呢?國小時就被教育著,要努力念書,日後才會出人頭地,長輩用那殷殷期盼的臉說,要做律師、醫生才是能夠賺錢的職業,千萬不要去幹一些沒錢賺的活。

嗯,國小為了國中而努力,國中又為了高中而努力,高中為了大學努力,努力到了博士、碩士,最後出社會、賺錢,依照所謂幸福人生模式,再來是娶妻、生子,等到孩子長大後,坐在搖椅上、喝口熱茶,嘆道:我這一生終於要結束了,真是了無遺憾。

多虧刑人,原本的生活步調被破壞,現在多出不少閑暇時間,回想過去那工蟻般忙碌生活可真是愚蠢。

身旁的皮箱,裝著目前工作所累積下來的存款,是目前人生的努力結晶。

啊……到底剩幾天能活呢?

人家說,坐著等死,比死還可怕。

我可不想坐以待斃,雖說變成刑人後早晚要死。

早在前天,我就在身上裝設攝影機,攝影機忠實紀錄我的一切,今天開花結果了,起床沖澡時,發現胸口多出一塊紫斑,證明自己成為刑人的紫斑。

哦,天吶,我是全台灣中,少數達成殺人任務的偉大刑人嗎?替自己的幸運感到高興,也替被我殺死的亡魂感到難過。

要活著,就要踩著別人的屍體,這是真實且殘酷地生存之道。

打開錄影畫面,有些期待、有些顫抖,用八倍速度仔細地檢查,果然……

原來在我以為自己在烹調食物、休閒吃著下午茶時,身體正跑去殺人呀!

被殺害者的特徵就不寫上了。

偷偷告訴有看我網誌的各位一個小道消息,最好在身邊放把能夠致人於死的武器,應該能夠提高變成刑人的生存率哦,我猜,變成刑人後的自己,會取距離自己最近、最有力的武器出門殺人。

因為我的彈夾,少了三顆子彈。

剛才有提到我那裝滿錢的皮箱吧,我是打算把他全部換成槍枝。

然後用自己的意念支配身體,大開殺戒……

記得以前曾經看過部漫畫,裡頭就有人在日本新宿街頭開殺。

我也想這麼做。

這是說真的!

我想用我努力賺來的錢,瘋‧狂‧開‧殺。

寫到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適應這種生活,還是被這種生活逼瘋了呢……

King8egg 筆

※※


耕司開車,鼎為瀏覽網路,兩人偶爾交談交流意見。

小昏望著窗外,好像在看風景。

就這樣,距離員林剩下幾公里。









「小吉,醒醒!要到了,快告訴耕司該怎麼走。」鼎為輕拍電腦。

「OK。」小吉迅速出聲,接著說:「沒猜錯的話,你剛剛還偷看了一下A網。」

「馬……嘟嘟成人網我每天必逛。」鼎為本想用髒話當作發語詞,但一想到耕司還在前頭,只把好髒話吞回嘴裡。

「下交流道。然後……」小吉指示著路線。

耕司默記來時走過的路,一路拐了七個左彎,五個右彎,穿過不少小路。約又開了十五分鐘,進入鄉下地方風景,眼前是一棟有庭院的別墅。

「到了。」小吉說。

「這個漂亮啊!」鼎為拍手叫好。

這種地價便宜的地方,較容易出現這種算是不錯的別墅,這也是耕司所響往的未來住所。

「放心,沒人在裡頭。鼎為你先下車,到圍牆旁邊,左邊上排數來第三塊石磚夾縫內藏有一串鑰匙,最大的那把就是庭院大門的。」小吉吩咐。

鼎為下車,走道石磚旁,還真的在夾縫內找出一串鑰匙,打開大門後,耕司將車停入,也把小吉抱下車。

「這裡,就是我們刑人破解小隊專用秘密基地。」小吉的語氣得意。

下車後,小昏伸了一個懶腰,鄉下地方的空氣可真是不錯。

庭院種了不少漂亮花草,一旁是喝悠閒下午茶用的小棚子與日光浴用躺椅,還有座人造假山和小池塘,看來屋主可真享受。

「來,進去吧。」小吉像個導遊,引領著三人。

陽光柔和地從窗戶照亮客廳,屋內採光良好。

耕司一進門,腦海就浮現出富麗堂皇這四字。

大理石地磚、西式大桌、真皮沙發一組、酒櫃擺滿洋酒、四十吋液晶電視、一幅色彩鮮明抽象畫、尼泊爾風味地毯。

好一間別墅。

「這麼好的房子,為什麼沒有人在?」耕司問。

「屋主是把這邊當作假日休閒的小別墅,平常不會有人用的。不錯吧,屋內一塵不染。廚房還放了不少糧食飲品,都是新鮮的,想吃自己動手。」

小昏想找廚房,看看冰箱有什麼,畢竟大家都還沒吃午餐,才剛靠近廚房,她驚呼:「這種開放式吧檯,是我夢寐以求的呀。」

鼎為倒在沙發上,轉開電視、冷氣,這是最棒的休閒姿勢。

耕司把小吉放在桌上後,也隨即模仿鼎為姿勢,耕司真的累壞了,現在不管那麼多,只想單純好好歇息。

數分鐘後,小昏端出用料理包弄成的義大利麵、濃湯以及飲料。

三人狠狠大快朵頤一番。

飯後,小吉要他們好好休息,晚上再開始說明計畫。

耕司躺在軟綿綿的床上,身體疲倦,但卻無法入眠。

小昏拿著一杯水走進房,坐在床沿。

「睡不著吧?把這三顆藥吃了。」

耕司望向小昏的手心,三顆藥丸,白、紅、橙三色。

「安眠藥嗎?」

「對,另外兩顆,小吉說是解除你體內淺意識控制和監看功能的。」

……小吉這麼做是想讓自己卸下對他不信任的心防嗎?可以從很多地方看出,小吉一定有辦法監視自己,甚至嚴重到聽見自己的心聲,又或許,連主謀者也在監看自己。耕司心想。

也因為這樣,耕司渾身不自在,感覺就好像衣不蔽體被人赤裸裸看穿般。

「他還要我轉告你,早在你聽見怪聲開始,S.S就因為他的甘擾,無法繼續監看你了。」小昏遞過藥丸,「吃下吧,好好休息,等我們解決刑人就回家。耕司,你要相信小吉!」她溫柔地說。

面對小昏懇切的眼神,耕司無法猶豫,他抓起藥丸,配著水一口吞下。

和小昏聊了幾句後,睡意湧上。

耕司沉沉入睡。



【十五章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好恐怖的一篇文章阿......
沒想到男主角家就在中壢夜市附近............
感覺發這篇文章的大大是桃園縣的人= =
不然怎麼知道中壢觀光夜市這種地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很緊張懸疑耶~

看著這篇~心情也都跟著緊張起來
雖然結局還沒出來~
但總覺得最後好像還是被刑人給利用了!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事情跟狀況發生在現實世界中,那是不是會造成互相殘害呢...
恐怖唷~~~~不過很好看喔!加油~也謝謝!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篇小說給我的感覺有點像幾年前一部叫做「把門鎖好」的小說,不曉得作者是不是同一人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小懶哥

我是小小讀者阿記得我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14 17:49 , Processed in 0.03047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