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東方小說】 東方少女飼養日記 蕾米莉亞篇

[複製連結] 檢視: 5860|回覆: 11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Day 1

      飼養寵物,大部分的時間,應該是主人付出耐心與愛心去照顧他們。而我們從他們那得到的,也許是陪伴的時間或者是一個擁抱。當然,像是我家那樣會幫我打掃做飯,甚至是偷摸走我的眼鏡,讓我跌跌撞撞半小時,還要在眼前一片迷濛的狀況追著兇手在屋子內跑來跑去──而且她還會飛,算是特例中的特例。

      昨天的我在居家走廊上,被一個耳熟的小聲音叫住。而那個聲音的主人便是我剛剛所提的那位幫我打理家中的寵物。雖然她不常跟我要東西,不過我真的很認真的考慮是不是該付她跟另外一位薪水才好。

      不過這倒是蠻稀奇的,平常都是我跟她剛好碰上,她才會放下手上的工作跟我鞠躬問好──儘管我講過好幾次不用這樣了。

      她的那雙小手捧著一個信封高舉在我面前。

      「給我的?」

      我拿起了信封,看了看前後,上面什麼都沒寫,只有封口用著蝙蝠翅膀造型的深紅蠟印封了起來。

      「這個是什麼啊?」我邊說邊想把蠟印撐開。

      「呀!啊!」咲夜很緊張的拉了拉我的褲管阻止了我,她拿起了一本小冊子似乎想表達些什麼。

      那個是...我帶她們回來的店家的DM嘛...

      「有什麼想要我買給你的東西嗎?」

      她搖搖頭,指了指信封,再拍了拍那本冊子。

      「呃...妳要我把這個帶去店裡...是嗎?」我有點沒把握的問。

      「呀!」我似乎是猜對了,她很高興的點點頭。

      嗯...也不是什麼難事,「我知道了,交給我吧!」我把信封塞進口袋裡。

      「呀啊!」咲夜對著我鞠躬。

    ----------------------------------

      因為如此,今天我來到了店裡。我推開了門,隨著響起響亮的鈴鐺聲。不過櫃檯卻沒有店主的身影。

      「歡迎...噢!」店主的聲音後面跟著「磅」的一聲,櫃檯似乎震動了一下。

      我連忙趕到櫃檯前,「老闆?沒事吧?」

      店主帶著不好意思的尷尬笑容,從櫃檯底下攀到櫃檯上,「哈哈哈...小路啊?不好意思,我在整理東西...」

      「呃...沒怎麼樣吧?」

      那一聲相當的大耶!

      「沒事沒事...」店主坐到了椅子上,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今天有什麼需要嗎?我應該沒有收到你的預購單吧?」

      「喔...」剛剛那一下差點讓我忘了,「咲夜給我了這個,好像是要我帶來這裡的樣子。」我把信封拿出來。

      「嗯...」店主接過了信封端詳了一下,「這個是...啊...喔!」

      店主發出一陣像是讚歎的聲音,也許他在看清涼寫真集的時候也會發出一樣的叫聲吧?

      「呃...那是什麼?」

      「你真是厲害呢!」

      「啊?」我一頭霧水。

      「這個呢!可是要咲夜對你完全的信任才有辦法拿到的喔!這麼短的時間就辦到,你真的是很厲害呢!讓你把咲夜帶回去真的是選對人了。」

      「是...這樣啊...」雖然他好像在稱讚我,不過我還是沒搞懂那封信的意義,「那麼...那封信到底是要做什麼的?」

      「這是給她的主人的。」

      「主...那不是我嗎?」

      「啊...正確來說是她的前任主人。」

      「前任...這樣啊!」我恍然大悟,這麼說起來,她既然是這麼厲害的女僕,那應該就有不少經驗才對,所以她曾經服侍過幾個主人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雖然我沒認為自己是咲夜的第一個主人,不過沒這麼提起我還真沒想起來。

      「那...給她的前任主人...然後呢?」

      「帶回去啊!」

      「帶...啥?」這又讓我呆住了。

      「只有被咲夜認同才能帶她的主人回去的,這可是相當光榮的喔!」店主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說,好像被認同的是他似的,「就算是有客人指名她的主人,也是不能交易的。」

      請不要講的好像在酒店點櫃檯小姐一樣。

      「那...要多少錢啊...」我今天以為只是交個東西就沒事了,所以身上沒帶什麼錢。

      「放心吧!她是非賣品,所以是免費的。不過就算有咲夜,還是要你多照顧了。」

      「呃...喔...」

      「那麼你稍等一下。」店主才要轉身走進櫃檯後的門,卻又停下了腳步,「喔!對了!先跟你說一下比較好。」

      「是?」

      「那孩子是位大小姐,所以等等對她尊重點,不然就算是有咲夜的推薦,她也不會給你好臉色看的喔!」

      「喔...我知道了。」

      我總覺得...從我走進來之後就有點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感覺。

      店主正式走進了櫃檯後的門,沒多久,他自己開門走出來,不像是之前帶著她們三個,坐在他的胳臂上出來──魔理沙跟我對撞的那次是例外。

      「呃...怎麼了嗎?」沒看到那位傳聞中的大小姐,讓本來只是有點像是被寵物差來當司機的我,反而開始有了興趣。

      只見店主突然彎下腰,不知道在忙碌些什麼,好像把什麼東西架到了櫃檯邊。只聽見接下來有一陣上樓梯的腳步聲,一個小身影爬上了櫃檯。

      看到的第一眼,該怎麼說呢...就真的很有那種大小姐的感覺吧!一襲粉紅色滾白色蕾絲邊的連身洋裝,儘管身材比起咲夜還要嬌小──咲夜她們的身材已經很嬌小了,這可是相當的嬌小──卻讓人感覺到一股自傲的霸氣,湛藍色的雙眼打量著我,好像是在展車場挑座車的挑剔客人一樣。不過我很在意的就是,在她背後那對似乎像是裝飾品,似動非動的蝙蝠翅膀,那是某種流行是嗎...?

      另外我總覺得,我似乎在哪看過這個身影...不過這不可能才對啊...奇怪了...

      「這一位呢!是蕾米莉亞.斯卡雷特。」店主說,接著他指著我對著蕾米莉亞說,「這位就是咲夜推薦的人。」

      「呃...」

      怎麼辦!?怎麼辦!?我該說什麼!?

      「哈...嗨。」我有點生硬的舉起手來打招呼。

      ...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蠢。

      接著我們兩人加一隻陷入有點尷尬的沉默,蕾米莉亞就那樣冷冷的盯著我,跟靈夢那種好奇心強烈的眼神不一樣,我覺得身體被她目光掃過的每一吋地方,就像是有人拿著插花的針山插了上去。簡直就像是房屋仲介帶著大客戶出去看房子,客戶盯著房子看不發一語,仲介在旁邊緊張得一直搓手的狀況...但是很奇怪,我才是客人吧...

      過了許久,蕾米莉亞對我平舉起了右手,像是歐洲的王族女性,對著自己的騎士之類的會做的動作,似乎在等著我的反應。

      「這...這個...」

      「她、她認同你了,快點!把她接起來,記得!輕一點,尊重一點。」店主連忙說。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

      我伸出了手托住了她舉起的迷你右手,這個細緻的感覺,好像我只要輕輕一捏,她的手掌就會像豆腐那樣碎開。

      呃...電視上是怎麼演的...

      店主眼鏡後的雙眼緊盯著我的動作,他流汗的程度比我還嚴重。

      我的臉靠近她的手,有點緊張的邊注意蕾米莉亞的反應,一邊輕吻她的手,深怕有點不小心,蕾米莉亞不跟我回去,說不定咲夜會憂鬱個兩個禮拜一個月也說不定。

      我彎起了右手,擺到了蕾米莉亞的腳邊。

      「呃...那麼蕾米莉亞大小姐,我們回去吧。」

      蕾米莉亞稍微拉起了自己的裙擺,坐到了我的上臂上,左手揪住了我的領子穩住身子。這讓我感覺輕鬆很多,這應該代表我沒有犯錯吧?店主也鬆了一口大氣。

      「那麼...我們先離開了。」

      但是我才拉開店門,本來完全不想動,展現尊貴氣質的蕾米莉亞突然憑空浮起,繞了一圈躲到了我背後。

      「啊?蕾、蕾米莉亞...大小姐,」我連忙補了一句,「怎麼了?」

      「啊!對了!」店主說,「她很怕陽光喔!」

      「怕陽光?」

      這倒是讓我蠻意外的,雖然我不認為她會是在廣大的草原上奔跑的陽光少女,不過感覺像是會在風光明媚的花園裡,璀璨的陽光下享受下午茶的那種樣子。

      我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陣微微的震動,剛剛看起來那麼了不起的她,居然會這樣顫抖。

      我關上了門,走回了櫃檯前。

      「請給我一把洋傘。」

      「是~謝謝惠顧!」店主立刻從櫃檯下抽出一把迷你的粉紅色蕾絲滾邊的歐風洋傘,跟蕾米莉亞的洋裝配成一對。

      「...」

      老闆!你算計我啊!老闆!

    ----------------------------------

      雖然跟她見面的時候,一副看不起我的樣子。但是在回家的路上,她就真的表現出那種尊貴的素養。

      雖然買了洋傘,我還是特地繞了有騎樓或遮陽棚的路走。有時候偷偷瞄了把洋傘架在肩上的蕾米莉亞,雙眼直視著正前方,一手輕揪著我的後領,有時似乎是在示意我走的太快,像是在拉馬疆繩一樣扯一下,不過還是能感受到那種高尚的感覺,就像是只會在戲劇或動畫裡,在花園中邂逅撐著陽傘的文靜大小姐。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相對輕盈許多的重量,我還以為我是帶著咲夜還是妖夢出來散步。

      回到了家中,一打開大門,咲夜似乎已經在玄關久候,一看到我們兩人,就立刻彎下了腰。雖然我已經習慣了,不過我覺得這次她應該是對著蕾米莉亞而不是我。

      我蹲低了身子放下了蕾米莉亞,她將傘一收,直接順著走廊走去,就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樣。咲夜回頭看了我一眼,也馬上跟了上去。

      「啊!等...」

      我連忙趕上。

      感覺我好像是被強烈的無視了。

      接近咲夜房間的時候,咲夜快步趕過蕾米莉亞,並將自己的房門打開,必恭必敬的迎接蕾米莉亞進入房間。

      「呃...蕾米莉亞...大、大小姐,妳要跟咲夜住在一起嗎?」

      「呀啊?」

      蕾米莉亞回頭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說「有什麼不對嗎?」

      「會不會...太擠了一點...」

      咲夜房裡除了個人房該有的東西外,還有一組系統廚房...這種東西一般來說不會擺在自己房間吧...這樣子要住兩個人會不會太擁擠了一點。

      只見蕾米莉亞拿起了洋傘戳了戳我的口袋。

      「呀啊!啊啊!」

      「啊?」

      我摸了摸我的口袋,裡面只有我的皮夾還有...啊...老闆一起交給我的說明書...這麼說來...

      「呃...」我不是很有自信的拿出說明書,並抽出夾在中間的符卡,「這個?」

      「呀!」

      她似乎認同了我的想法。

      於是乎我放下了手上的符卡,並走出了房間,在門外拉著我的右手筋,雖然蕾米莉亞並不是很重,不過為了避開太陽,比平常多繞了好一段路...長時間撐住還真是吃不消...

      拉著拉著,並跟從我面前拖著茶壺經過,要去廚房裝水的靈夢打了聲招呼,三分鐘也過去了。我打開房門走了進去,比起過去的幾次,這次感受到的震撼就沒那麼大了,也許是麻痺了吧。房間的風格沒變,只是寬上了一倍,中間的四柱大床變成了兩組。

      蕾米莉亞坐在平常我坐著的鏤空高腳桌椅組上喝著紅茶,咲夜則是懷中抱著盤子站在一旁。

      咲夜看到了我,把手上的盤子放到了一張椅子上,似乎想走向我,不過她才跨出了半步就又縮了回去低著頭。只見蕾米莉亞「呀!」的一聲,咲夜才走向我,並且我把拉到蕾米莉亞座位的對面坐下。

      「呃...謝謝...不會打擾到嗎?」

      「呀啊!啊!」

      雖然我聽不太懂蕾米莉亞說什麼,不過她沒拿起架在桌旁的洋傘往我的腦袋敲下去,也許是不會吧...我想...

      「咿!啊!」

      咲夜雙手高舉著什麼站在我旁邊。

      「嗯?...這不是妳的說明書嗎?怎麼了?」

      那些說明書在我閱讀過後,都交給了她們自己保管,因為我自己留著大概會塞到不見吧...雖然我認為給魔理沙自己保管也是一樣的狀況...

      我伸手拿起了咲夜的說明書,只見它跟在我另外一隻手上的另外一本蕾米莉亞的說明書一起發出了紅色跟藍色的光芒,「什麼?這、這個是...」

      我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

      光芒慢慢變小,並集中在其中一頁。我翻開了咲夜的說明書,看向發光的那一頁,上面多了一欄本來不存在的欄位。

      「關係:
        蕾米莉亞:主人」

      ...居然還有這種功能...這是什麼技術...

      我也攤開了蕾米莉亞說明書的發光頁。

      「關係:
        咲夜:女僕長」

      嗯,相當好懂。

      「呀啊!咿啊!」蕾米莉亞突然叫了幾聲。

      「呃?啊?什麼?」我本來還專注在說明書上,聽到聲音才猛然抬起頭來,「呃...有...什麼需要嗎?」

      「呀啊!啊!」

      果然還是完全不能理解...如果做出錯誤的反應,我可能這輩子都別想進來了。

      我的褲管被咲夜扯了兩下。

      「啊!咿!」咲夜稍微壓低音量的說,並且點了點自己的嘴。

      難道說...

      「大小姐...餓...呃!要用餐嗎?」仍然不是很有把握的問。

      「咿!呀!啊啊!!」蕾米莉亞叉起雙手,似乎在怪我怎麼理解這麼慢。

      如果我能夠理解這麼快的話...我想我英文就不會這麼差了...

      不過要吃飯跟我說也不對啊...我又不是很會煮飯...咲夜做菜那麼厲害...身為前主人應該不會不知道吧...總之,先看看蕾米莉亞吃些什麼吧...不然等等洋傘可能就要我往這戳過來了。

      我翻開了蕾米莉亞的說明書。

      「我看看喔...主食是...」

      ...

      我...眼鏡要換了嗎...還是我想睡了...

      我感覺到後面有一股讓我背脊發涼的寒氣,我還來不及轉頭,眼前閃過一個朦朧的紅色影子。接在脖子上一股刺痛感後,我的意識在下一秒消失在黑暗中。

      「是...血...」

    ----------------------------------

      我不知道我暈過去多久,當我醒來的時候,先看到的是咲夜房間深紅色的天花板,然後是咲夜的臉。

      「呃...」

      似乎是咲夜跪坐在地上枕著我的頭。

      怎麼又是這種發展啊...至少應該不會像妖夢那次會有問題發生吧...

      我的頭不是很暈,看來被吸血的影響還不如我被嚇到的震驚。雖然我沒去捐過血,不過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我坐起身子,咲夜一臉擔心的拉了我一下。

      「我沒事了,謝謝妳。」

      我伸手摸摸咲夜的頭,咲夜才安心的站了起來。

      我抬頭看向仍然坐在椅子上,正在喝著紅茶的蕾米莉亞,她斜睨了我一眼,用著那種「被咬一下就昏過去,怎麼這麼沒用」的眼神。

      我沒有辯解的話可以說。

      我打開蕾米莉亞的說明書從頭看起。

    「名:蕾米莉亞.斯卡雷特

    種族:吸血鬼
    ※請不要讓其曬到太陽,以免造成寵物身體不適,甚至死亡」

      欸?吸血鬼?真的嗎?

      不過這麼想起來...她背後那對翅膀...不是裝飾品啊?

    「別稱:永遠紅色的幼之月

    特殊能力:操縱命運程度的能力」

      呃...這個是...

      「那個...大小姐...您的特殊能力是...什麼意思?操縱未來嗎?」

      「呀啊!啊!」

      我聽不懂...如果沒辦法跟她溝通的話,要驗證也困難吧。

      「呀!」蕾米莉亞叫了一聲,咲夜立刻從儲物櫃裡拿出了紙跟筆交給了她,並且在桌上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我繼續讀下去。

    「主食:鮮血
      也食用一般食物,尤偏好紅茶,但必須以鮮血延續生命
      不吸食其他寵物的血,不用擔心與她共同生活的其他寵物」

      那就不用擔心飼主的性命了嗎...

      讀到這裡,蕾米莉亞似乎也忙完了。她翻起桌上的紙,讓我看她在上面寫...應該說是畫的東西。

      「...」

      我只看到紙上有一堆扭曲的線條...這就叫抽象藝術嗎...

      「...呃...對不起...大小姐...我真的看不懂。」

      「呀啊!呀!啊啊!」

      她伸手指了指我,再敲了敲紙上一個由圓跟五條直線組成的東西。

      「那個是...人吧?...喔!是我嗎?」

      「呀!」蕾米莉亞點點頭,「咿!啊呀!」她又伸手指了指門。

      「呃...我...在門口...」我不太有把握的翻譯著。

      「呀啊!伊呀!」她指著另外一個獨立的圓,畫出一條軌跡線往標示人的頭部過去。

      「我...會被某個圓形的東西...敲到頭?」

      「呀!」我的翻譯似乎是對了,她很滿意的放下了手上的紙張。

      這個...算是預言吧...可是如果是可以操縱...所以妳是想玩我是嗎?

      「不過...只要我注意一點就沒事了吧?」

      「呀啊。」蕾米莉亞搖搖頭。

      這是在宣告我絕對閃不過就是了...不過我還是小心一點吧...反正我看算命都是參考而已,沒有完全去相信的。

      蕾米莉亞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她的表情像是在說「這不是算命,是命運」。

      「呃...我想我就打擾到這了,我先離開了。」

      我打開了房門,遲疑了兩秒才踏出去,突然走廊的一側傳來了一聲巨大的尖叫聲,我才把頭偏向左邊想看看是怎麼一回事,馬上就知道我先看錯邊了。

      「鏗鏘!」一聲,我的後腦杓被某個又圓又硬的東西以高速撞上,我痛得兩手按住後腦杓,跪了下去。咲夜馬上跑到我身旁關心我。

      「我...我沒事...」今天一下子被咬的,一下子被撞的...我今天犯沖嗎?...

      我抬頭看見魔理沙坐在掃帚上,她跟我眼神一相對,她立刻一溜煙的飛回自己的房間去。

      剛剛撞到我的東西滾到了我面前,那是剛剛靈夢拖著走過走廊的黃銅色茶壺。靈夢立刻跑過來把自己的茶壺抱走,剛剛的尖叫聲似乎就是靈夢在追著偷拿走自己茶壺的魔理沙時候發出的。

      蕾米莉亞走到門口,用一副很了不起的表情看著我。

      「我認了...」

      看來以後蕾米莉亞要跟我提醒些什麼的時候,我要多注意一點...

    ----------------------------------

    Day 2

      昨天除了知道蕾米莉亞會操控命運以外,我還要擔心其他事情...當然就是關於吃的。

      雖然我這個人不是說多弱不禁風,不過也沒有相當健壯。一陣子一次還沒什麼關係,如果三天兩頭就這樣被咬一次,我早晚會因為貧血去住院的。

      有沒有可能有什麼替代方法呢...至少多爭取點讓身體回復的時間就好了...

      下午我提著一袋東西去敲蕾米莉亞跟咲夜的房門。為我開門的是咲夜,一如往常,她仍然對我鞠躬,看來就算迎來了蕾米莉亞,她還是把我當主人看,這讓我有點感動。而蕾米莉亞仍然是坐在桌旁,用著很大小姐的方式喝著紅茶。

      「呃...大小姐,我帶了東西給您。」

      蕾米莉亞放下了茶杯,看起來還蠻有興趣的樣子。

      我在袋子裡摸索了一下,抽出了另外一個小塑膠袋,裡面裝著一個用竹籤串著的黑色塊狀物。

      蕾米莉亞接過了袋子,好奇的從袋口看了進去,並把竹籤抽出來打量著上面那塊黑色的玩意兒。

      「呀!啊?」她指著那東西看著我。

      她似乎是不曉得那是什麼。不過我想也是。

      「那是一種傳統食物...叫米血。材料有用到血...雖然是煮熟的,不過我想給您試試看。」我不是很有把握的說。

      蕾米莉亞一臉狐疑的看著我,然後看向手上的串物,低頭聞了聞後,張開她的櫻桃小嘴咬了一小角。

      她靜靜的嚼著,我看著她,心情跟著忐忑不安。畢竟這關係到我的身體健康啊...

      「呀啊!咿!啊呀!」蕾米莉亞看起來不是很滿意的晃著手中的串物,對我發出像是抗議的聲音。

      不行啊...

      我看了一眼手上的袋子,裡面裝滿了冷凍米血。不過我本來就只是問看看而已,我也不討厭吃米血,如果蕾米莉亞不喜歡,我可以自己處理掉。

      「那麼那一根...」我伸出手來想接過蕾米莉亞手上的米血。

      「呀啊!啊!」蕾米莉亞卻把手一抽,像是在抱怨一樣的唸了幾句,但是卻又張口咬了一口米血。

      「呃...大小姐...」

      「咿!啊!」她的另外一支手指向我手上的袋子,順勢甩向咲夜的方向。

      這是要我把這包交給咲夜...嗎?

      我一邊注意蕾米莉亞的反應,一邊蹲下把袋子遞給咲夜。

      「那...就拜託妳了。」

      還沒完全確定蕾米莉亞意思的我,還是把袋子交給了咲夜。

      但是蕾米莉亞似乎沒有在管我,她嘟著嘴,口中不斷的嚼著,不時還會發出類似抱怨的聲音,不過她手上那串米血倒是以相當有效率的速度慢慢變少,最後只剩下一根竹籤。

      「唔...我今天...就打擾到這...」

      雖然說蕾米莉亞沒有做出像是把米血串直接扔到我的臉上的激烈反應,不過她的心情看起來也沒多好,我想我還是見好就收吧!

      我有點像是逃跑一樣,慢慢溜出了大門,雖然說幫我開關門的仍然是咲夜。

      只希望大小姐就算不滿意,她還是能高抬貴手不要對我的命運動手腳...不過我給她帶的那隻她還是吃完了...嗯...她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我站在咲夜的房門前繼續煩惱著。

    ----------------------------------

    Day 3

      我並不常去海灘。

      不因為我討厭游泳,反而我最有自信的運動應該就是游泳了。不過一方面因為海灘實在太遠了,另外一方面我喜歡游泳池的自來水勝過自然的海水。所以像是浮潛、沙灘浴之類的經驗幾乎是沒有。

      今天為什麼提這個呢?因為我今天目擊了應該只有在海灘才會看到的景象。

      一張沙灘長椅上,穿著黑色連身泳裝,留著波浪金髮,戴著太陽眼睛的女孩躺在上面享受著陽光。長椅旁躺著一隻掃帚。

      一般而言,這應該是相當養眼的鏡頭。但對現在的我來說不是。

      「嗨!魔理沙!舒服嗎?」我走向前搭話道。

      「呀!啊啊!!」她像是同意的回應我。

      「是嗎?是嗎?很舒服啊!那真是太好了啊!哈哈哈!!」

      「哈哈哈!!」魔理沙跟著笑。

      「哈哈哈...」

      接著我們兩人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當魔理沙把手移向掃帚的時候,我想她已經理解我的下一步了。

      「妳把屋頂開個洞,然後在走廊上做日光浴個頭啊!!!!」

      在我大叫的同時,魔理沙已經坐著掃帚一溜煙的飛回自己房間了。

      可惡...那個超級大笨蛋...

      我抬頭看了一眼頭上的大洞。

      真是亂來...等等先拿個什麼東西遮起來,明天再找人來修理吧...

      「啊...啊呀咿...」

      在我身旁最近的房門敞開來,蕾米莉亞揉著眼睛走了出來,似乎剛剛在睡覺。

      「啊...不好意思,大小姐。吵到妳了嗎?」

      話說回來,昨天離開咲夜房間後,我並沒有遇上什麼不好的事,看樣子應該是蕾米莉亞高抬貴手饒過我了。

      「呀啊啊...咿...」蕾米莉亞也抬頭看了看距離房門只有兩步...她的兩步的大洞。

      「魔理沙做的。我等等會先遮起來...大小姐要小心點。」

      「呀...」

      我感覺到頭上落下了一些灰塵,吸引我再次抬頭往上看,只看見一條裂縫往蕾米莉亞的頭頂延伸過去。

      這...該不會...

      「小心!」

      連我自己的意識都還沒反應過來,我就以撲向壘包的方式衝向蕾米莉亞,兩手抓住她的腰,在地上滑行了一小段距離。接著我感覺到我的背被石塊砸中。

      「呃!」

      「呀!呀啊!啊!」

      「...沒事吧...大小姐。」

      「呀啊呀!咿啊呀咿!」

      她似乎不是很滿意我採取的行動,硬是掙脫我的手,然後嘴巴沒有停下來過。

      不過至少不管是掉下來的落石,還是接著透過縫隙照在我身上的陽光都沒傷到蕾米莉亞。

      我撐起身子,感覺到背上一股刺痛。

      「唔...」

      我伸手摸了摸剛剛被砸到的地方,有股濕濕的感覺。

      沒想到這麼嚴重啊...

      「呀啊咿啊!啊呀!」蕾米莉亞仍然不斷的叫著。

      「呃...我想我去找咲夜還是妖夢幫我包紮一下吧...」

      剛剛看到兩人感情不錯的一起去打掃廁所了。先不管她們兩人的工作範圍越來越大了,至少兩人合作的感覺越來越好了。

      但是蕾米莉亞突然拉住我的衣袖。

      「怎麼了嗎?大小姐。」

      也不是說那麼疼痛,我想還是聽聽蕾米莉亞是不是還有什麼要求。

      「呀呀!哎呀!」

      她指了指自己的嘴。

      這比起第一次來說,表現的相當直接。

      「您...餓了嗎?」

      不過現在是跟我說這個的時候嗎...?

      「我去找咲夜來幫您作飯吧!再順便幫我包紮...」

      我變成順便了...

      「呀啊!!」蕾米莉亞又用力的拉住我。

      「有、有什麼問題嗎?大小姐?」

      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呃...難道說...

      「您要...吸我的血?」

      「呀!」她的表情看起來很肯定。

      不會吧...這種時候還要吸我的血會不會太...

      但是看著蕾米莉亞那張狠狠盯著我的表情,似乎我不乖乖聽話,會吃不完兜著走。

      「我...我知道了...」

      我跟著蕾米莉亞走進了房間,並坐到了咲夜的床上,蕾米莉亞站在我身後,兩手扶著我的脖子跟肩膀,接著我感覺到像是被刺入大管注射針筒還有溫熱的感覺,儘管我不認為有哪家醫院會作頸靜脈注射。

      經過短暫的幾秒,蕾米莉亞似乎滿意的放開了嘴。

      一股輕微的暈眩感湧向我的腦袋,不過我還是努力撐著,不像前天那樣暈過去。

      「這樣...您滿意了嗎?」

      「啊呀。」

      又拖了點時間,這件衣服上的血漬還洗的起來嗎?

      我再伸手摸了摸傷口的位置。

      「嗯?怎、怎麼!?」

      我還以為我摸錯地方,因為我找不到剛剛還在冒出鮮血的傷口。

      「怎麼會這樣...」

      我可不記得我的癒合能力有這麼驚人啊...

      「啊哎呀呀!」

      蕾米莉亞把一樣東西遞到我面前。

      「說明書...?」

      我不太理解這是什麼意思。我乖乖接下說明書,並且攤開找著可能的線索。

    「被動能力:微量病毒
      其體內有微弱的吸血鬼病毒,不會將人吸血鬼化,但是在被吸血後,能夠短暫的提升被吸血者身體的免疫能力與回覆能力」

      還有這回事...?不過話說回來,前天被蕾米莉亞吸血後,那天晚上的確感覺莫名的神清氣爽。所以這種時候還要吸我的血...其實是為了我嗎...?

      「...謝謝您,大小姐。」

      「咿...呀咿呀!啊呀呀呀!」

      她叉著雙手轉過頭去,嘟著嘴發出一陣「真是沒用!還要讓我擔心!」之類的叫聲。

      雖然她一副只是順便、做不做都無所謂的樣子,我還是相當的感謝她。至少我好像沒有我自己想像的讓那麼讓她看不起。

    ----------------------------------

      已經快要到睡覺時間,我在自己的房間,在床上側躺著,聊勝於無的翻著已經看過好幾次的漫畫書。

      門外傳來一陣含蓄的敲門聲。

      光是這樣我就能猜門外的是誰。魔理沙會用手上的八卦爐轟開門,對她來說,禮貌什麼的只是個無意義的字詞而已。至於靈夢也會自己開門進來,那種時候大部分都是她房裡的點心吃完了。所以剩下妖夢跟咲夜,至於蕾米莉亞...我不曉得...她應該不會來敲我這個她認為是下人的房門吧?

      「請進。」我對著門喊道,不過門沒有自己敞開。

      ...看樣子是咲夜,妖夢可以用半靈開門,沒辦法飛的咲夜就不行了...也許我該準備個腳凳之類的放在門口會不會比較好。

      我起身去開門,就像我預想的,門外站著抬頭看著我的咲夜,她沒有穿著平常整齊乾淨的女僕裝,而是上半身套著一件鬆鬆垮垮的大襯衫,那是我穿不下的一件,原本要拿去扔掉的,剛好被咲夜撞見,就被她要去了。

      「怎麼了?咲夜?」

      她沒有答話,只是低下了頭,那對狗耳朵無力的垂下來。

      「妳還要照顧大小姐不是嗎?還是早點休息吧!」

      咲夜晃了晃頭,似乎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要進來就進來吧!」

      她點了點頭,繞過了我走進了房間。

      「要看點什麼嗎?」

      我先走向書架,看著上面陳列的書,大部分是漫畫書,也有參雜點林林總總的書籍。

      「看看食譜...可以嗎?」

      那是我某天心血來潮跑去買的,結果也沒有實際用到。

      我回頭看著坐在我床上的咲夜,她只是有點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總覺得就算我問看隔壁的那本「基礎電腦知識」好不好,她也會點頭吧。

      我拿起了食譜,放到了她的面前,並坐到她的左邊。我拿起漫畫書繼續翻著,翻了兩頁後,我偷瞄了她一眼,只看見她兩眼盯著食譜的封面而已。

      「...」

      ...這種狀況我實在很難說些什麼...

      我才把目光移回漫畫上,我的手肘感覺到一種細柔的觸感,不知道什麼時候,咲夜的頭若有似無的靠向我的手肘。

      ...真是的...不坦率的孩子...

      說起來這幾天,遇到咲夜的時候,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她都會用有點意味深長的表情看著我。也許每次單獨遇到她的時候,她都在努力的保持家裡的清潔,而她的房間現在住著蕾米莉亞...也許她認為在自己主人面前跟其他人撒嬌不好吧。

      我伸出右手放在咲夜的頭上,她頭上那對耳朵一瞬間豎了起來,又立刻攤了下去。我們兩人誰都沒開口,咲夜就這樣安靜的給我撫著頭。

      這時候房門自動的打開。

      妖夢嗎?

      「呀呀啊?」

      這個聲音是...

      蕾米莉亞的頭探入了房間,看到我們兩人後,眼睛張的奇大。咲夜急忙站了起來。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我,我們三人以相當微妙的狀況對望了幾秒。

      「啊呀呀!」蕾米莉亞大叫道。

      「啊...咿呀...」咲夜則是看起來相當的緊張。

      雖然我聽不懂,不過這種氣氛似乎很不好。好像是蕾米莉亞在氣咲夜自己跑不見的樣子。

      「那個...大小姐...」我出聲想緩頰。

      「啊!呀!」蕾米莉亞再次大叫,我閉上了嘴。

      對不起...我真的很沒用...

      看蕾米莉亞的小嘴嘟的老高,我看我還是不要多插話會比較好。

      蕾米莉亞不發一語,振了振背上的蝙蝠翅膀,坐到了我的左邊。

      「大...大小姐...」

      「啊呀!呀呀咿呀!」蕾米莉亞抬頭對著我喊。

      但是我仍然是一個字都聽不懂啊...

      「呀啊!」

      蕾米莉亞抓起我的左手,放到了自己的頭上。

      「呃...」

      這...難道是...

      我不是很有信心的慢慢的動著手,像平常在撫摸咲夜那樣,蕾米莉亞沒有反抗的樣子,只是她的表情仍然相當的臭。

      「呀...呀...」我的另外一邊傳來細小的叫聲,就好像是怕被蕾米莉亞聽見一樣。

      「啊...啊...好乖好乖...」

      我把右手放回了咲夜頭上,她看起來很滿意的重新坐了下來,靠到了我的身旁。

      ...該怎麼說呢...真是...嗯...真是對可愛的主僕呢...


    ─To be continue─


    後記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4   檢視全部評分
    loacloacloac  超棒 鼻血止不住啊  發表於 12-6-30 20:22 聲望 + 1 枚
    vky  讚一個!!  發表於 11-9-4 22:40 聲望 + 1 枚
    厄難的永夜  過萌 請準備好衛生紙 準備完成 可以開始腦 ...  發表於 11-2-16 17:50 聲望 + 1 枚
    heaton    發表於 11-1-30 01:37 聲望 + 3 枚
    dendenden    發表於 10-9-3 21:53 聲望 + 2 枚
    十六夜 安矢  ※萌寵注意  發表於 10-9-3 19:31 聲望 + 3 枚
    a123875074    發表於 10-9-3 04:34 聲望 + 1 枚
    夢之羽    發表於 10-9-2 23:35 聲望 + 1 枚
    d88885123  好久不見,恭喜新篇出爐030~~  發表於 10-9-2 22:46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大大辛苦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也要摸摸(被咬)
     
    貼出來流量應該不會爆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大大辛苦了..............
    a123875074 發表於 10-9-3 04:34


    我不辛苦啦...都在混

    我也要摸摸(被咬)
    pingu8007 發表於 10-9-3 12:22


    小心她的牙齒就跟大針筒一樣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大大..
    我指的辛苦是你辛苦的打這麼多的小說
    量還不少

    小的感謝大大和大大的小說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羽泉 於 10-9-4 11:05 編輯

    小路大大的飼養日記又出了(樂轉
    蕾咪好可愛~~她的ZUN帽呢?
    期待下一篇(被打

    另外,感謝小路大在巴哈的路過支持,我會加油的(人懶成性……倒…
    寫好之後會第一個拿給小路大看的(目前還在Day2…

    雖然是打算全部寫好才貼到哈啦版或鐵傲
    不過好奇的問一下
    小路大是怎麼發現那一篇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小路大大的飼養日記又出了(樂轉
    蕾咪好可愛~~她的ZUN帽呢?
    期待下一篇(被打

    另外,感謝小路大在巴哈的 ...
    羽泉 發表於 10-9-4 10:51


    這一切都是GOOGLE大神的意志(無誤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羽泉 於 10-9-4 15:10 編輯

    我試過了…真的是很…讓人吃驚…
    前五個啊…
    只能說GOOGLE大神真是無所不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下一次是妹妹 下一次是妹妹  XD  對要不要弄個猫レミりア XD?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下一次是妹妹 下一次是妹妹  XD  對要不要弄個猫レミりア XD?
    s22081456 發表於 10-9-5 19:07



    比起妹妹,我比較想看衣玖或是天子,不然小伍蘿莉也不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21 22:33 , Processed in 0.063692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