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長篇小說】 【奇幻】時之紀錄者

[複製連結] 檢視: 1617|回覆: 0

第一章  時之紀錄者

     

  他們隱藏於歷史的角落,紀錄著英雄的殞落,王朝的興衰。

  無關勝敗,無關忠逆,以旁觀者的角度,記下歷史的輝煌與醜惡。

  不管是明君背後隱藏的血腥秘密,忠臣為主犧牲的無數生命,悲慘失敗者的血淚史,全都毫無保留。

  他們紀錄的只是文化演變的軌跡,時間的流動,不存在武斷的評價,刻意的抹黑。

  『時之紀錄者』,傳說中紀錄者一族的稱呼,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否真的存在,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們真正的名字。

  他們紀錄著歷史,卻從未真正出現在歷史的舞台,只留下口耳相傳的傳說,和無法證明真偽的謠傳……



   
  在一座直徑大約5公尺的營帳內,兩個人面對面盤坐在地上。

  「…為什麼是我去?」

  「因為妳很閒,海瑟奇。」

  烏黑的長髮,以棕色的錦繩繫緊,束成馬尾,髮束自頭後直洩而下,只差一點便可及腰。

  黑髮女孩外貌清秀,宛如蒼穹般美麗的藍眼帶著明顯的怒氣,瞪視著和自己一樣席地而坐,在一族中有著崇高地位的老者。

  「我才不要去紀錄那個斯加格瓦國的著名忠臣維契托伯爵!那種全身上下充滿「忠義」二字,腦筋死板到只懂的為國犧牲,連在路上看到美女都不會有非份之想的硬石頭,就算只要紀錄一天,我都會無聊到想自殺!」海瑟奇兩手拍地怒吼,毫不留情的用刻薄詞語諷刺一國民眾心目中的偶像。

  「我們赫斯特瑞一族在紀錄歷史時絕對不能摻雜自己的私人看法,海瑟奇.赫斯特瑞。」穿著寬鬆長袍的老人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接著吐出的話絕對可以稱作威脅。

  「如果不去的話,妳就得穿過死亡沙漠,到另一頭去紀錄夕特卡國國王。」

  「絲嘉!你這個死老頭…」海瑟奇怒視有著相當『女性化』名字的一族長老絲嘉.赫斯特瑞。

  對人來說,名字代表著一個人,是此人存在的證明,其實與性別根本毫無關聯,只是一般人深植於心的偏差觀念認為,女人就該取柔弱點的名字,男人就必須有個勇猛的名字,取名字其實正好反映出一般人對於男女個性所存在的偏見。

  女性就該溫柔,男性就該果斷…這些自以為是的想法便證明兩性不平等可以說是習俗的陋病,除了少部分是母系社會外,大部分都是以男尊女卑為主的社會型態。

  別稱『時之紀錄者』的赫斯特瑞一族則巧妙地利用了這一點來欺騙敵人。

  對赫斯特瑞來說,醜事和榮耀的事蹟是同義詞,他們以各種方式來設法尋找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秘密,並將之紀錄保存,以達成『紀錄正確歷史』的任務,雖然他們不會將情報拿出來販賣,也不會隨便洩漏,但是對有著重要地位的人來說,有人知道自己見不得人的秘密,而且還紀錄下來,可以說是芒刺在背,因此不管這些人確不確定是否真的有這個族群,都不會對此族有半點善意存在。

  除了想除掉他們的人以外,還有意圖獲取他們所得到的資訊的人,這種人大部分是別國的領袖、企圖登上王位的王子或者是野心家,想知道自己的敵手有什麼秘密可以當作把柄來利用。

  為了自身的利益,想利用他們的人不計其數。

  赫斯特瑞是男女平權的社會型態,但是他們為了避免外人知曉一族的秘密和存在,執行紀錄工作時都是使用較為符合外人認知的假名,而真正的名字則是以和一般常識完全相反的方式命名。

  替女孩取名字時,就用以外人來說相當『男性化』的名字,替男孩命名時,則取『女性化』的名字,藉此達到保護族群安全的目的。

  即使被敵人捕獲拷問,或想藉由名字使用魔法操縱族人來得益,不知道真正的名字也無用。

  所以若是被抓的是男性,只要假裝恐懼的報出『拉克』之類的『男性化』名字,敵人通常都會上當。

  這是赫斯特瑞一族的保命之道,也是能存活這麼久的原因之一。




  「那個糟老頭竟敢威脅我…」被迫答應出門的海瑟奇憤憤不平的背著行李,騎著馬走在往斯加格瓦國的路上。

  「可惡!有一天我一定要拔光他的鬍子…」海瑟奇撥了撥金色的短髮,表情猙獰的低聲咒罵。

  為了隱藏身分和避免不必要的危險,赫斯特瑞族人在執行紀錄工作時,並不會以真面目示人,而是使用一族的秘術將外貌改變,並使用假造的身分混進人群之間以利蒐集重要的情報。

  海瑟奇將自己變成了有著金色短髮,比真實年齡大5歲的23歲黑眼女性,因為金髮黑眼正是斯加格瓦國國民的特徵。

  她化名「海絲.奇雅」,是一名職業傭兵,斯加格瓦人海絲是海瑟奇眾多假身分中的一個,為了『本業』的需要,一名赫斯特瑞族人都會擁有多重身分,得以知曉各式各樣的消息,而另一個目的,就是為了『錢』。

  買東西一定得用到錢,旅行時金錢更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雖然族裡會給予補助,但是大部分的費用仍必須自行負擔。

  傭兵便是獲取大量金錢的管道之一。

  在執行紀錄工作時,遭遇危險是常有的事,因此紀錄者個個身懷絕技,無論是武術、魔法、特殊才藝、甚至是暗殺的技巧,為了增加活命的機會,正式的紀錄者都必須樣樣精通。

  對獨當一面的紀錄者而言,傭兵的工作實在是輕而易舉。

  因此雖然海瑟奇看起來就像街上隨處可見的普通女孩,事實上卻比一打成年男子還恐怖。




  經過數天的路程,海瑟奇抵達了距離斯加格瓦60公里遠的休息點,黃刀村。

  黃刀村盛產一種有著黃色光澤的金屬,以此種金屬製造的刀十分鋒利,深受斯加格瓦國軍隊青睞,故村莊便以「黃刀」為名。

  海瑟奇繞了村莊一圈,最後選定一家住宿費最便宜的旅店當落腳處。

  她隨意的躺在有些破舊的床上,腦海裡計算著明天的行程。

  「應該能在天黑前到達吧…」海瑟奇低喃著。





  由於距離晚餐還有段時間,海瑟奇決定四處逛逛。

  她背著裝有錢和其他重要工具的背包,輕鬆的走在街上。

  1個小時下來,海瑟奇用她的特殊技藝『殺價』以便宜的價格買到了足夠的食物和水,還有幾把以黃色金屬製作的飛刀。

  看著豐盛的戰利品,再想到店家老闆哭喪著臉的表情,海瑟奇感到非常的愉快。

  正當她準備回到旅店時,代表警報的鐘聲激烈的震盪著空氣。

  「是盜賊啊!盜賊來了!」

  「警備隊!快叫警備隊來啊!」

  「快把小孩子、女人和老人帶走!」

  路上的行人倉皇奔跑著,健壯的男子則拿起能當武器的工具,跑向村莊的另一方。

  很快的,人便跑的一個都不剩。

  海瑟奇看了看空無一人的街道,再轉頭望向兵器敲擊聲與吼聲交錯的另一頭。

  最後,她朝旅館的方向瞧了一眼。

  海瑟奇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

  「算了,看個熱鬧也無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05 , Processed in 3.05022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