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默聲

【長篇小說】 皇龍戰甲

[複製連結] 檢視: 5062|回覆: 55

「不!都督您誤會了,我會想要得到“皇龍戰甲”無非是要讓朝廷能夠平定現在的亂世。」霸秋說道。


「梁國己經被你滅了,在過不久我就要奉命率兵攻打齊國,到時候朝廷的財物狀況會很吃不消,對於昱晶城這邊你得要速戰速決才行。」潘皓太說著接著來他們陳國的計畫。


「齊國的軍力一直和我國相提並倫,想必一定會是一番苦戰。不過要是滅了齊國,要統一其他國就不是夢想了。」霸秋說道。


「這幾日來,少林寺放了個消息出來。」潘皓太說道。


「少林寺?他們放了什麼消息出來?他們出家人的消息怎麼會和咱們的國事有關?」霸秋不解的說道。


皓太說,少林寺放的消息,霸秋一定會有興趣。這話一說更讓急性子的霸秋更想知道答案,便急著問皓太到底是什麼消息。


「少林寺說,他們突然擁有了“皇龍戰甲”之一的“皇龍盔”,他們知道這個是天下必爭之物,絕對不能留於少林。於是便放出消息要求各方人式來搶奪,有能力戰勝群雄的人,便能獲得此物。」潘皓太將少林寺的消息說了出來。


「為什麼陛下不派出軍隊直接將“皇龍盔”給搶來呢?」霸秋問道。


「就當做一場遊戲嘛,玩玩又如何呢?況且我一定會搶到的。」潘皓太拍拍霸秋的肩膀說道,其實話裡頭又己經告知霸秋不要派出軍隊去進攻少林。

「既然陛下都這麼決定了,就拜託都督一定要搶得。」霸秋無奈的說道。


「這樣就對啦!你就安心的對付郭言晨,將昱晶城給攻下來,然後皇龍戰甲的事情就交給我,在說雷伍王也不在這裡,你這應該也沒有能夠派出去的高手罷?就放心的交給我去辦就是了。」潘皓太雖然知道霸秋滿腹的不滿,但還是故意的要激激他。


        和霸秋說完話後,潘皓太便帶著鄭有和虎飛準備要離開了軍營。


「都督,方才您可激得好啊!看那老賊都快氣瘋了。」虎飛在一旁開心的說道。


「哼…朝廷裡誰不知道霸秋那老小子想要奪權,不過這就是人性,我和他雖然身在同一個陣營,但是彼此卻要競爭著。但是這場競爭我卻不能輸,因為要是輸了會將整個國家賠給了他。」潘皓太說道。


「我剛剛簡單的觀察了霸秋的軍隊,他軍隊的素質不比我們朝廷的差,雖然他是我們的武器,但總有一天這把武器也會揮向我們的。」鄭嚴說道。


潘皓太說自從霸秋有能力靠自己打下梁國和那麼多個部隊他就知道了,不過現在朝廷需要霸秋,而霸秋也需要朝廷的力量。這是一個平衡,朝廷知道這點,霸秋本身更了解這點。


「所以我才會告訴他“皇龍盔”的消息。」潘皓太看來像是打了什麼主意一樣說。


鄭嚴和虎飛都疑惑的看著皓太,並也覺得奇怪為何皓太要將皇龍盔的事情告知霸秋,明明知道霸秋最貪圖那套戰甲,卻要讓他知道這個消息。


「狗急都會跳牆,更何況人呢?」潘皓太輕笑了一下說道。並帶著鄭嚴和虎飛前往少林寺準備執行搶奪“皇龍盔”的任務。


        另一方面,霸秋在皓太離開他的「玄天城」以後,便召集了城內的武官和文官商議戰事。


「這姓潘的果然有兩下子,這下子我看那皇龍盔非落他手不可了!」霸秋氣憤的說道。


「不過屬下覺得有一點很奇怪,這皇龍盔乃是戰亂之物,而與事無爭少林寺為何會私藏這東西呢?一定有些問題!」霸秋底下的一名軍師說出的他看法。


霸秋氣憤地甩了甩手,並說道:「我在也忍不住了,現在我就要調派城內的鐵騎軍進攻少林寺,把那皇龍盔給搶來!」


        霸秋這話一說完,便引來他底下的官員們議論紛紛,有的人認為如霸秋所說,必需即刻派兵前往少林,並且掃平少林寺將其皇龍盔奪來。有的人則認為如果這麼做就會引來朝廷的不滿,進而招到朝廷的攻擊。


就在眾人你來我往的爭執時,一個人打斷了所有人,並說道:「大人,小的有個建議請您聽聽。」


        說話的這人叫「陳常威」,是最近朝廷派調而來的軍師,讓霸秋去攻打梁國就是他的計策,隨後他又說服朝廷讓更多的兵力分到霸秋的旗下,使得霸秋成為朝廷中,兵力和皓太並駕其驅的其中一人,霸秋對他更是信認有加。


「軍師!你就快說來讓老夫聽聽罷!」霸秋要陳常威趕緊說出他的計策。


「小的認為,現在去攻打少林並非是個良策。」陳常威說道。


陳常威的話不免讓霸秋有些不滿,並問道:「軍師明明知道這皇龍盔對我的重要性,為何還要阻止本王呢?」

「在下認為,應該要先將昱晶城打下才是上上策。」


「軍師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霸秋問道。


        陳常威說,雖然他不知道為何與世無爭的少林會擁有皇龍盔這種紛爭之物,但是這中間必有問題。如今位於他們正對面的昱晶城,擁有「皇龍劍」和「皇龍盾」,如果這次成功的打敗昱晶城,不就能夠一次獲得兩樣珍寶,如此就算皓太搶到皇龍盔的話,也不成威脅。


「嗯…軍師說得有理,本王剛剛的確急糊塗了。」霸秋靜下心來說道。


「大王聖明,如今攻下昱晶城才是我們最大而且必須的任務。」陳常威敬重的說道。


「好!那我就用潘皓太送我的這五千軍士先來給郭言晨一個下馬威罷!」霸秋站起身來說道。

        雷伍王的大弟子,「雷童」受到雷伍王的命令先行回城,支援霸秋擔任前鋒的任務,霸秋命令雷童率領這五千兵馬,立即壓向昱晶城的國境,並準備進攻。


        雷童馬上接到霸秋的命令,便把自己武裝成鐵騎軍的主將,他穿上了無堅不摧的鐵甲衣,同時也像其他主將一樣帶上了鐵面具,揮動他的兵器「雷嗚槍」指揮著霸秋的五千兵馬。


「聽著!現在我們就要壓向昱晶城的國境範圍,這次就要一口氣將他們給攻下來!」雷童對著五千軍馬放聲大喊道。


「衝啊…!」那五千軍士也隨著雷童一起大聲叫道,其聲音宛如貫穿了天空。雷童駕馬往前衝去,後頭的五千軍士也跟著衝了出去。


        在昱晶城方面,在界境的看守的軍士很快的也發現到玄天城軍士的動靜。而且一次又是派出了五千軍士襲來,其聲音又是何其之大,方圓百里就能聽見其戰馬的奔馳聲,和敵軍的叫吼聲。


「報!玄天城正派出大批軍士朝我方襲來!」看守的守衛軍馬上駕快馬到昱晶城通報正負責守城大任的李信。


「敵方大概有多少人馬?」李信問道,如果要找出應敵之策。最重要的就是要先了解對方的軍力。


「從百里之外就能聽見敵軍如雷貫耳的氣勢聲,屬下推斷…敵方大概不少於五千兵馬!」那名看守界境的軍士說道。

        李信摸摸下巴仔細思索道,這些日子下來。雖然和玄天城的軍士交戰數回,但是從沒有看過對方派出那麼多人數的軍士。他斷言這其中一定有問題,馬上和嚴將軍和史將軍討論應敵之策。


「五千…這可是很多的敵軍啊!」史將軍驚訝的說道。


「老夫猜測,對方是想用誘敵之策。好以探查我方的總軍力。」嚴將軍猜測著敵軍的想法。


「不。我倒認為霸秋不會這麼拐彎抹角,他一定是想一口氣把我們掃平。」李信搖搖頭否認了嚴將軍的看法。


嚴將軍則反問道李信,如果對方的確是想要探查兵力的話,李信願意付起所有責任嗎?

「現在不是在推誰該負起責任的時候,敵軍將至。要是我們在不趕快拿起武器迎敵的話,到時候所要面對的責任,就是要賠上這座昱晶城了。」李信語氣認真的說道。

「那李隊長想派出多少人馬呢?」史將軍問道。


「既然對方來勢兇兇的一口氣派出五千人的話,我們也不甘示弱。我也要派出五千軍士,來和對方迎戰。」李信說道。


嚴將軍和史將軍互看了一眼,似乎無法相信李信怎麼敢那麼大膽地動用了整座城一半的軍力。正當嚴將軍想要反駁李信時,被史將軍擋了下來。史將軍和嚴將軍使了眼神,就像是說由他去吧的感覺,才讓嚴將軍不甘願地將話給吞了回去。


「好吧,那就照你的意思去吧。不過還是老話一句…」嚴將軍嘆口氣說道。

李信拿起長槍,走向緩緩打開的城門。回過頭來看了嚴將軍,聽聽他要說啥。


「後果你得全部負責!」嚴將軍露出自私的笑容說道。

李信沒有回話,只是駕上戰馬衝出了城門。坐在戰馬上快速的奔馳時,他在心頭無奈的問道:「難道這不是所有人的責任嗎?如果不團結一心承擔成功與失敗的責任的話,要怎麼戰勝敵人呢?」

        昱晶城的軍士在城門外擺出了迎戰的陣式,李信將騎兵隊擺在第一前鋒軍。第二批則擺上了長槍隊和步兵隊,第三批則擺上了二千人的弓箭手部隊。最後的一千則是用長槍兵和步兵組合而成。

「隊長,敵軍的移動速度很快!而且是用鐵騎軍當作前鋒。」騎兵隊的軍士駕馬衝了回來向李信報告敵軍的狀況。


「什麼鐵騎軍?!」李信問道。


「鐵騎軍是霸秋這些日子向朝廷得到的強大軍隊,鐵騎軍的軍士們皆身穿鐵甲衣,手中拿著鋼鐵劍。是一批令人聞風喪膽的軍隊,最近己經有很多不服從霸秋的部族,被鐵騎軍給掃平了。」聽說過鐵騎軍的軍士,和李信說道。


「好!我打算運用“箭雨陣”來打擊他們的前鋒部隊,弓箭部隊聽令!等到敵軍的軍士踏進射程範圍後,便所有人一齊放箭!」李信打算使用由弓箭部隊才能使出的「箭雨軍」戰術來對付霸秋的軍士。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在玄天城方面,雷童率兵神速的朝昱晶城攻去。擔任前鋒和主將的他,打算打一場勝仗來討取師父雷伍王和霸秋的歡心,這個時候他想到了陳常威和他講述的戰術:「雷童你聽好了,要是等會和敵軍交戰時。我方的前鋒軍己經到達界境,但是對方還沒有派出騎兵隊來和我方作戰時,就代表對方會使用弓箭部隊來迎戰。」


「那我們不就會在一開戰前就會受到重挫?!」當時雷童問道。


陳常威毫不擔心的笑了一下,並說道:「所以我才會把這五千人武裝成鐵騎軍和重步兵隊。」


見雷童還是無法了解,陳常威繼續說道:「我己經有預料,敵軍會以弓箭部隊來打擊我們前鋒的威力。到了這個時候你要切記!不用調動鐵騎軍騎兵的位置,讓他們還是擔任前鋒,後頭的重步兵隊的大盾隊,隨即高舉大盾,將所有的步兵團團圍起,然後旋轉。這樣就能抵擋對方的“箭雨陣”!」


        回想起軍師的戰術,雷童不禁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心裡想道有著他的武藝,再加上陳常威的智慧,昱晶城的軍士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一定會被他們打得措手不及。


李信駕戰馬快速的從防衛線的軍士前衝了過去,並且吩咐了弓箭部隊開始向前移動。

「弓箭部隊聽令!移往第一陣線!」李信命令道,所有的弓箭兵皆迅速而且整齊地往前進,然後有秩序地排成了兩排,兩千人同時將手上的弓給高舉,待到敵人到達射程範圍時,就要將敵人給射殺。


「主將…就像軍師所說的,我們的騎兵隊己經到達了界境。但是對方的騎兵隊卻沒有出來迎擊,代表對方的確是打算用弓箭陣來對付我們!」雷童旁邊的副將說道。


「我知道了,照方才出征前所安排的陣形開始作戰。我們用“回天陣”來應付對方的“箭雨陣”!」雷童舉起長槍高聲的叫道。要所有的軍士照著剛才編排的陣形開始行動。

        鐵騎軍的騎兵繼續地往前邁進,後頭的重步兵團開始放慢了腳步。提大盾的步兵緩緩地往軍隊的兩旁靠近,然後高舉起盾牌。三千人的大步兵高舉鐵盾將所有的步兵給包圍了起來。李信和昱晶城的軍士在對邊卻無法看到玄天城的軍士己經擺出迎戰他們的陣形。

「轉!」雷童命令鐵盾兵開始旋轉,「回天陣」是一種高防禦力的陣形,專門用來應對敵軍的弓箭陣。在戰場上能夠善用這個陣形的軍隊實在少之又少,因為此陣必須得靠許多的人力和團結一心的戰力,才能盡善盡美的完成。


看著敵軍大兵將至,李信不慌不忙地指揮軍隊準備迎戰。他指揮的弓箭部隊己經有效率地趕往第一陣線,並準備對敵軍展開箭雨攻擊。「箭雨陣」是在兩軍交戰時,先發制人的一種戰術,由大量的弓箭部隊朝敵軍的上空發射弓箭,射向天空的弓箭會向落雨一般地朝敵軍射下,是一種能夠讓敵軍前鋒軍士氣打擊的強力戰術。

「第一隊!放箭!」李信將高舉的右手順勢往下揮下,第一批的弓箭兵便快速地發出弓箭。第一批弓箭兵的箭矢全數射向位居敵軍的正上空,然後在以高速朝敵軍的中心如下雨般地射下。


玄天城的鐵騎軍騎兵隊不懼箭矢的繼續往前衝去,昱晶城軍士的弓箭完全無法傷及他們身上的鐵甲衣,後頭的鐵盾兵也開始旋轉手中的大盾,鐵盾臨空旋轉起來。使得落下的箭矢皆乎全被彈開,裡頭的軍士全都停下腳步。


「第二隊!再放!」李信在遠處無法察覺對方己經擺出「回天陣」來防禦他的戰術。依然打算用「箭雨陣」來重創對方。

僅管昱晶城的「箭雨軍」威力極大,但是對上專門克制弓箭陣的「回天陣」卻完全無用武之力,第二波的箭矢猶如大雨一般從天在降下來,玄天城的軍士仍然使出「回天軍」來抵擋第二波攻勢。


「隊長!咱們的“箭雨陣”成功啦!」李信身邊的軍士高興的說道。


李信點點頭,現下的他也認為「箭雨陣」己經成功的打擊了敵軍的前鋒主力,但是卻有說不上來的不安感在他心中隱隱的跳動。


使用「回天陣」成功抵擋昱晶城攻勢的雷童,駕馬衝去。並強而有力地揮轉手中的「雷嗚槍」,雷童使出了「狂嵐烈」的招式。這是一招可以藉著長槍引來狂風的武功,尤其雷童現在又在沙場上使出,使得戰場上的沙礫皆群群飛起。將他們整支軍隊給整個覆蓋了起來。


李信見到敵軍被飛沙給吞沒,突然感到了奇怪。


「隊長,他們受到我們的箭陣攻擊。現在又被飛沙給阻斷去路,他們這下是完了!讓咱們一口氣把他們打跑吧?!」李信身旁的將士說道,但是李信卻認為這其中必有蹊翹.。


「隊長,您是感到哪裡奇怪呢?!」將士們問道。


「你們想想,要能夠覆蓋他們整支軍隊的飛沙必定需要一陣強風,而我們的位置剛剛卻沒有吹起強風。由此可見,對方是被他們後方的狂風所襲,但要是這樣的話…為何我們這邊會一點事都沒有呢?」李信將他的看法說了出來。

所有的將士聽了李信的話後,皆點頭認為李信的推斷沒有錯誤。並且建議派出探查兵,去確認敵軍的動向。


「你們兩個,去前面看看。」李信命兩名騎兵作為偵查兵,去前方探查狀況。

        兩名騎兵遵循李信的指示前往探查,他們熟練地駕馬衝了出去。緩緩靠近敵軍的大約位置後,才全力地衝進飛沙圍繞的區域。兩名騎兵進去沒多久後,就隨即衝了回來,緊跟在他們的後面就是一群敵軍。昱晶城的軍士們皆是一陣驚呼,他們不敢相信敵軍竟然有辦法控制大自然的力量來當作他們的屏障。

探查兵發現敵軍深藏在飛沙之中後,就趕緊調頭回來。但是也引來了一大群敵軍,雷童駕著戰馬以飛快地速度衝出人群,緊追在那兩個騎兵的後頭。雷童的戰馬很快地就追上了他們,他甩動「雷嗚槍」往右橫掃而去。準確而且有力地將跑在右邊地騎兵給掃過,槍頭強勁地劃開了騎兵的戰甲,騎兵受到攻擊後。就失去重心,然後重重地重馬上摔了下來。另一名騎兵從左邊逃開,雷童依然緊追而去,將「雷嗚槍」高舉然後朝那名騎兵的後頭擲去。整支槍神速地飛了過去,然後刺穿那名騎兵的腹部,將他給活活刺死。這些畫面李信和昱晶城的軍士全看在眼裡,李信憤怒地直瞪著將他兩名部下活活殺死地雷童。

        雷童駕馬慢慢地靠近那名被他貫穿身體騎兵屍體的旁邊,然後將插在他身上的長槍給拔了起來,拔出的同時鮮血也隨之噴灑而出。然後也注視著對邊的李信,
雷童得心應手轉動了幾下「雷嗚槍」,然後駕馬指揮前鋒部隊直殺而去。


「殺啊!」雷童大聲的高喊著,然後他後頭的軍隊也隨之起舞。揮動他們手中的兵器朝昱晶城軍士所佈成的防衛線直衝而去。


「騎兵隊聽令!上前阻擋敵人的攻勢!」李信駕馬往後退去,讓騎兵隊可以全數出動向前迎戰敵人。


        昱晶城的騎兵隊向前衝去迎擊,騎兵們將長槍平舉,駕戰馬直殺而去。玄天城的鐵騎軍騎兵隊也衝了出來,同樣的舉起戰戟和昱晶城的騎兵隊交戰。雙方的騎兵隊衝撞在一塊,昱晶城的騎兵隊在受到第一波衝撞後,隨即統一往後退開,然後排成一字形,使出騎兵陣勢的「排敵」陣形,所有騎兵一字排開,並持長槍衝撞敵人,是一套能夠運用騎兵的優勢可攻可守的戰術。

        玄天城的鐵騎軍騎兵隊,見到昱晶城的騎兵排開陣形後,也馬上將隊伍排出三角狀,打算使用「突破」陣形來對抗。這套陣形是將所有的騎兵排成三角狀,然後聚集威力直接衝破一點的單一攻擊陣形,雖然攻擊範圍受限,但是威力極大。

「禦!」排成一字形的昱晶城騎兵隊全體大聲喊道。


「破!」排成三角狀的鐵騎軍騎兵隊齊聲喊道。

        昱晶城騎兵隊所排開的陣形,輕而易舉地被鐵騎軍騎兵隊給突破,「排敵」陣形被撞開後,騎兵們的隊形皆亂了開來。李信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狀況,他沒想到霸秋鐵騎軍威力是如此之大。昱晶城的騎兵隊換了攻擊方式,打算使出分散作戰,好來分散敵人的戰力。但是這招也沒有湊效,昱晶城騎兵隊的武器和戰甲完全無法和玄天城的鐵騎軍匹敵,昱晶城從以前到現在最引以為傲的騎兵隊就這樣被鐵騎軍打得一敗塗地。

眼看騎兵隊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李信趕緊運用另一種輔助作戰策略。就是利用長槍兵去牽制對方的騎兵。指揮長槍兵部隊向前,李信心想,既然連騎兵隊的武器都無法傷及鐵騎軍的騎兵的話,那麼配備同樣長槍的長槍兵也無法對付。所以打算運用人海戰術取勝,他把二十個人編制一個小隊,然後以一小隊去對付一名鐵騎軍騎兵。


「殺!」昱晶城的長槍兵們大聲叫道,然後按照李信的指示以二十人編成一小隊,前去戰線支援騎兵隊。


        李信的戰術展現了效果,雖然現在的武器無法對抗玄天城的鐵騎軍,但是如果集合眾人的力量一定可以擊倒。雖然無法擊敗對方的鐵騎軍,但是卻成功地牽制住了對方騎兵隊的動作,讓他們無法動彈。


「圍!」以二十人為一小隊的長槍兵合力將一名鐵騎軍騎兵給圍起來。二十人同時將長槍高舉,然後刺向敵軍。


同樣在後頭指揮的雷童發現到對方利用長槍兵牽制成功後,便打算派出後頭的重步兵隊展開總攻擊。李信也發現對方有意派出重步兵隊,也調派了步兵隊到前線待命。

就在雷童打算出動重步兵隊前往攻擊,後頭的玄天城嗚起了戰鼓聲。這個聲響是命令撤退的指示,雷童雖然心有不甘,眼看大破昱晶城的機會就在眼前,為何會被命令撤退?他在心裡頭這麼自問著。然後隨即將軍士調派回去,李信見到敵方大軍撤退,也沒有繼續追擊,也再度將軍士撤到防禦線的位置。

        待到確定敵軍完全撤退之後,李信就率著軍士返回城內。城門在他面前緩緩地打開,他的心情也像沉重的城門一樣。和玄天城的軍士交戰下來,從來沒有這麼不安過,總算見識到鐵騎軍實力的他,也知道以現況的昱晶城軍力是無法和霸秋作戰的,要是展開全面戰的話,昱晶城就會陷入一面倒的狀況。

帶著沉重的壓力,李信總感覺就算是到郭言晨的殿內也是寸步難行。帶著沉重的步伐走進了殿內,這時城裡的重要大臣也都聚集到這來,像是在等待李信的到來一樣,李信在眾人的目視下慢慢地進到了殿內。郭言晨也臉色沉重地坐在殿內的正中央等李信來和他報告狀況,他的妻子筱芷也在一旁憂心重重地坐著。


「屬下參見城主大人。」李信向郭言晨行禮道。


「李隊長快請起來吧,快和孤說說剛剛的戰事。」郭言晨說道。

李信猶豫的說不出話來,他認為不能在這些大臣面前講一些負面的消息,因為城內的大臣皆乎都是以財政聞名,對於軍事方面的問題並不是完全了解。如果在他們面前說出和敵軍配備有差異的話,只會受到他們的反彈,對他們來說國家的財力才是第一重要。

筱芷挺著身懷六甲的身子慢慢地站了起來,這是她替郭言晨懷的第二胎。夫妻倆都很期待著這新生命的誕生,筱芷走向李信的面前,然後溫柔地說道:「有什麼話就請隊長說吧…。」

只見李信還是苦惱的無法說出實話,筱芷也感受到李信是因為旁邊的大臣的自私讓李信無法說出實話,就回過頭和郭言晨使了個眼神,他們倆夫妻情深。所以筱芷使得眼神郭言晨是完全了解的,郭言晨隨後便站起身來向所有的大臣們說道:「各位,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吧!有任何的事情明日本王會在向各位商議的。」

所有的大臣在郭言晨的命令下,七嘴八舌地離開了殿內。離開前還是依然議論紛紛的,像是在談論什麼事情一般的。在所有的大臣離開後,郭言晨也走了下來到了李信的面前,親切的說道:「我知道你的感受,他們不懂軍事的事情。但是他們也是城內重要的財政支柱,多少要尊重他們。」


「屬下知道,抱歉讓大王費心了。」李信低頭說道。


「快別這麼說,本王能夠得到你和吳昆懋這兩位猛將就己經是蒼天保祐了,要是沒有你們,現在本王應該敗在霸秋的手下了。」郭言晨拍拍李信的肩膀說道。


「亂世當道,屬下能有您這位仁心的主子己經是上輩子所修的福份了,還望大王能夠帶著屬下完成您心中的大業。」李信說道。


「一定、一定。」郭言晨面對李信對他的忠心,感動地說道。


筱芷也走向李信的身旁,語氣輕柔的道:「現在就等吳昆懋能夠成功的帶著城內所需要人才回來了,戰火一觸即發。作父母的都不希望懷胎十月的孩子會在無情的戰火中受到傷害,還請李信隊長能夠奮戰到最後一刻。」


「郭夫人請放心,屬下就算犧牲性命…也一定會保護您和您腹中的孩子。」李信敬重的說道。隨後便向郭言晨尾尾道來剛才發生的戰事,如今昱晶城不需要那些苟全性命的謊言,需要的是拿出勇氣和敵人背水一戰的必死決心。


        另一方面,雷童率領軍隊回到了玄天城,對於被召回的這一事。他的心裡還是很不快活,他將鐵面具給卸了下來。然後怒氣沖沖地跑去找陳常威。


「軍師!屬下努力奮戰,卻在勝利的前一刻被這樣的召回,要是軍師沒有給屬下一個理由的話,屬下實在無法原諒軍師。」雷童走向陳常威的面前,然後口氣憤怒的說道,此時他的臉己經漲紅,然後面露青筋。


「勝利的前一刻?你真的認為你能夠打勝仗嗎?」陳常威面對充滿怒氣的雷童還是態度輕鬆的說道。而雷童是一個單純的練家子,脾氣也是很直接。遇到陳常威這種態度,反而讓他更加憤怒。


「對方不是己經想出辦法來困住你的騎兵隊嗎?」陳常威問道。


「是這樣不錯,但是敵人必須用二十人才能困住我們一人。」雷童反駁道。


「但是敵方己經想出辦法了!而且也對我軍造成影響。」陳常威的語氣也變得嚴厲。雷童頓時說不出話來,陳常威繼續說道:「你聽好,所謂的勝利。是要不受到任何波折的,人是一種在危機時會替自己拚命找出路的生物。你敢保證接下來對方不會在使出讓我們異想不到的戰術嗎?」


「如果你認為,軍師只是躲在後面紙上談兵的人你就錯了雷主將。軍師的責任…往往是一場戰爭中,最重要的因素。」陳常威轉身離開,雷童說不出任何話來應對陳常威,或許真像他所說的,敵人找出一種戰術後。很快的就會找到第二種戰術來應對,後面的輸贏就很難說了。


「對了…雷主將是希望我把你塑造成戰場上的英雄呢?還是一敗塗地的敗將?請你記住了,戰爭上的主角不是武將,而是軍師。」陳常威離開前,冷冷的說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二、「軍師的責任」


        經過一晚的作戰後,峰秀城的反抗軍成功的驅逐了本來駐札在城內的霸秋軍隊。反抗軍的軍士也開始幫助城內回復現況,把一些作戰時受損的房舍作修補之類的工作,李國豪和潘杰正在幫一間戰後損害的房舍修補屋詹。


「老實說,你師父在這裡出現是不是讓你打根兒沒想到?!」李國豪一邊敲打著木板,一邊問道。


潘杰點點頭,然後說道:「恩,我以為他人還在昱晶城,想不到會跑來這。」


「沒想到昱晶城那麼多武藝出眾的人啊,“一陽指”、“七十二路空明拳”、還有“打狗棒法”。難怪昱晶城能夠和霸秋對抗到現在。」李國豪比手劃腳地說道。


「嗯…那些人以前我在城內都沒見過,可能是我離開城內後,才來的吧。說真的,世上真的有那些功夫啊…。」潘杰放下手邊的工作,然後躺在屋簷上說道。


「你這小子,世上還有很多厲害的功夫你沒見識過呢!像是我昨晚用得那最劍法,你也不知道是啥吧?!」李國豪笑著說道,然後也放下手邊的工作。


潘杰一聽到李國豪這麼說後,馬上坐起身來說道:「對啊、對啊!國豪哥你快說昨晚使得那套劍法叫啥來這。」


「我這套劍法叫“瀟湘劍法”。」李國豪揉揉鼻子說道。


「“瀟湘劍法”啊,這名字真不錯。和我的師父“降龍十八掌”一樣,有個好聽的名稱,又有威力。」潘杰羨慕地說道。


「小潘…我死去的妻子,名字就叫林瀟湘。」李國豪低著頭說道。


「什麼?!」潘杰有點聽不清楚李國豪的話。


「我的妻子不幸的死在霸秋軍的鐵騎之下後,我就沒有一天不無時無刻的想念她…。」李國豪滿臉憂愁的道。


「嗯…。」潘杰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坐在一旁靜靜地聽李國豪把事情說給他聽。


「我後來就加入了反抗軍,並且開始不斷的練劍。當練劍的時候,心裡就不斷的想起瀟湘的身影,也就是那些和她相處過的回憶一直存在我心中,我才能一直走到現在的吧?!」李國豪苦笑著說道。


「這樣啊…那瀟湘姊在天之靈一定很高興的,因為國豪哥你不僅練劍了這套劍法。而且還完成了大夥心中的大業,我想峰秀城的百姓一定都會很高興的。」潘杰說道。

李國豪點點頭,然後問道潘杰:「你覺得促使一個人成功最大的原因,是內心的思念,還是內心的仇恨呢?」

潘杰搖搖頭並說他還沒想過這類的問題。李國豪則笑著說,現在問潘杰這類的問題的確還太早,畢竟他所經歷的事情並不多。

見到李國豪放開心胸的笑,潘杰也不禁笑了一下,然後他在心中問道:「將自己最心愛的人的性命,當作完成大業的養份。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又有多少人能夠在喪失真愛中,提起勇氣去渡過難關呢?」


「小潘,你能幫我一件事情嗎?」李國豪站起身來,然後看著即將落下的夕陽問道。


「國豪哥你請說吧。」潘杰也站起身來說道。


「我想把這套“瀟湘劍法”傳給你,來日方長。又何況現在我們都身處在戰亂的世代中,我不希望這套劍法到我這就消失了,我希望可以傳承下去。」李國豪說道。


「這當然好了,不過我學藝不精…還望國豪哥見諒了。」潘杰高興的說道。

        在答應要授與潘杰「瀟湘劍法」後,潘杰便迫不及待的想將劍法給學會。隨即縱身一跳,直接從屋簷跳到地面上。


「真是個急性子的傢伙,你沒聽過欲速則不達嗎?」李國豪從屋簷上探著頭問道潘杰。


「唉喲,練武功沒這個道理啦!國豪哥你快下來。」潘杰向上對著屋簷上的李國豪笑著說道。


「你說的話才沒道理吧?!」李國豪搖頭笑著嘆氣道,然後也輕快地縱身使輕功一跳,到了潘杰的面前。


李國豪隨手撿起房舍旁的竹子,當作像劍一樣的揮舞幾下。然後走到潘杰的面前說道:「之前你受過吳昆懋指點劍術,所以使劍的基礎應該不用我在說明了。再加上你和阿滿姑娘的“玄女靈心劍法”。也是劍走輕靈的招式,所以練起我這套劍法應該沒有困難。」


「恩!」潘杰點點頭道。


「聽好了,“瀟湘劍法”是一招透過極快的身法配合疾電般的劍速才能施展出來的招式,你覺得和你還有阿滿姑娘的“瀟湘劍法”有哪裡不一樣?」


「“玄女靈心劍法”是一套配合輕靈的輕功,再加上順勢的劍法所配合的招式,我認為和“瀟湘劍法”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輕功、和使劍的力道吧?!」潘杰將他的看法說出來。


「沒有錯,現在我要告訴你。輕功要使得好,就要靠“身法”。而你之所以能看到我使劍時所產生的殘影,就是我身法的關係。接下來就是力道,你必須忘掉使劍的第一要領,就是輕巧。就像在用刀時的感覺來用劍,強勁的力道,加上飛快的身法,就是“瀟湘劍法”的最高奧義。」李國豪一邊揮舞竹子示範,邊解說道。


了解李國豪的話後,潘杰便開始和李國豪練起劍來。而這個時候,同樣和吳昆懋前往峰秀城來救援的周宏哲,正在一旁看著他們練劍的模樣。


「喂…我說,你在這兒幹麻?!」王瑞豪從周宏哲的後頭走來問道。


「沒幹麻,就是看看這而己…。」周宏哲搔搔後頭說道,然後走了開來。


王瑞豪順著周宏哲剛剛的視線看去,發現原來是在看人練劍,不禁偷笑了一下。


「你覺得現在,和以前有什麼不同嗎?」周宏哲問道。


「還好吧,怎麼突然這麼問?」王瑞豪回過頭來看周宏哲。


「只是覺得,以前是在為丐幫做事。現在則變成了守城的將士,總感覺事情要改變真的很快,而且還讓人措手不及。」周宏哲嘆著氣說道。


「是啊,你為什麼會答應吳昆懋來和他守城?」王瑞豪靠在牆上問道。


周宏哲笑著說,可能是一種使命感吧?!當自己被別人認定能夠勝任某件事時,總是會高興一下,而且既然自己有能力,為何不去做呢。


「我倒是覺得,人是要有目的才會行動的。就打我們來說好了,我們會到昱晶城是因為我們與生俱來被別人決定的使命,這是動機。而目的呢,我想應該就是讓昱晶城在亂世中獲得勝利吧。」王瑞豪說道。


「的確,不過現在的局勢真的很妙。我們竟然敢跑去投靠在一座沒有任何國隸屬的城,然後和整個時代對抗。」周宏哲笑著說道。


「要對付的可不只有霸秋,還有霸秋背後的陳國這個朝廷。你看…不如我們去排靠齊國吧?!這樣還有機會活命喔…哈哈。」王瑞豪開著玩笑說道。


「現在能和陳國匹敵的就只有齊國了…。但我不服氣,我偏偏就要和整個時勢對抗。」周宏哲彎下腰下來,撿起一顆石頭然後一手將他捏碎。


「走一步算一步吧。如果哪一天,連你也在戰場上送命了…你覺得我還能平安無事嗎?」王瑞豪拍拍周宏哲的肩膀說道。隨後兩人便苦笑了一下,對於後面的事情,他們真的不知道,也不願意去猜想。就像王瑞豪所說的,任何事情都得走一步算一步的去做,如果連試都還沒試就放棄或是看低自己的話,那在往後的日子還能靠什麼走下去呢?


「恩?你們都在這啊?」不知不覺地,夕陽己經西下。李國豪和潘杰也練劍結束,兩人離開前,碰巧遇上了他們。


「身法是對用劍的人來說,就能依賴的武器和盾牌,你要好好記住。」周宏哲對著潘杰說道。


「你有看見你師父人嗎?」王瑞豪問道潘杰。


「現在人應該在和城中心商議事情。」李國豪說道。


        在峰秀城的中心,吳昆懋正和陳亞碩等人在討論接下來的情勢走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雖然你們成功的驅逐了駐守在這的軍隊,但是霸秋一定不會善霸甘休,我想在過幾天,他就會出兵來討回這座城。以現在城內的軍力和財政狀況來說,很難抵擋霸秋的攻勢。」吳昆懋無奈的說道。


這句話說完後,眾人便陷入一片沉默。黃釩碩生氣的站起身來,並從腰間抽出一把小刀,插在桌面上大聲的罵道:「媽的!那我們昨晚不就白打了?外頭那些戰死的弟兄也不全都白死了?!」


所有人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都低著頭。而董雨儒這個時候便開口了,他捶捶己經坐了一整天然後感到痠痛的大腿說道:「辦法也不是完全沒有,但就要看昱晶城肯不肯做點犧牲。」


「就請軍師姑且說來聽聽。」吳昆懋說道。


董雨儒點點頭,並站起身來。來來回回的在一張放在大桌上地圖前走去,那張地圖記載了現在五代十國的局勢,董雨儒將剛剛黃釩碩插在桌上的小刀給拔起,然後走到地圖上昱晶城的位置停了下來,然後用刀在昱晶城和峰秀城的距離劃上了一刀,這刀痕從昱晶城開始連接到峰秀城,就像是一條線緊緊的牽起來一般。


「軍師…這是?」吳昆懋也站起身來,看著地圖問道。


「峰秀城想要存活的唯一方法,就是依賴昱晶城。雖然我還沒正式走訪昱晶城,但我知道昱晶城擁有豐厚的財力,要支助一座像峰秀城這種規模的城,雖然會耗費一點財力,但應該還應付的來。」董雨儒說道。


「不過昱晶城怎麼可能平白無顧的幫這忙,要知道…現在昱晶城還得應付他們對面的玄天城。」陳亞碩提出他的問題道。


董雨儒笑了一下,並指著陳亞碩他們反抗軍那邊的人說道:「那就要看你們峰秀城這邊,願不願意冒險一下了。」

見眾人好像不能明白他的話,董雨儒繼續地說道:「你們看看,峰秀城離陳國的位置比昱晶城來的近。霸秋之所以會想要峰秀城這裡,就是因為霸秋可以透過這裡當作和陳國的轉換站。我在想,陳國應該還會陸續的加派援軍到玄天城,但是他們要派兵,就一定要經過這裡。如果你們峰秀城願意和陳國派給霸秋的支援軍背水一戰的話,我想要昱晶城出點錢替你們渡過危難是可以商量的。」


「這麼一來,就能阻擋霸秋玄天城的援軍,又能靠峰秀城牽制陳國,我想郭言晨應該會很樂意和峰秀城締結雙城同盟的條約。」董雨儒補上最後一句說道。


「不愧是昱晶城的軍師,難怪昱晶城能夠和那麼強的霸秋對抗到現在。我們峰秀城很願意擔任對抗陳國援軍的任務,也希望你們能夠轉達郭言晨我們所需要的幫助。」陳亞碩拍拍雙掌佩服董雨儒的才智說道。


「請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向郭大人說這件事的。」吳昆懋說道。


「對了,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們有準備一些酒和肉,我們全城打算一同慶祝戰勝的喜悅,還希望你們能夠一同參加。」陳亞碩說道,並邀請吳昆懋等人參與他們的慶祝晚會。


「這當然好了,還多謝陳大俠的招待。」吳昆懋道謝的說道。


        會議結束後,吳昆懋還有龔俊宇和董雨儒三人走在通往廣場的路上。

「要是真能締結同盟的話,對兩邊都在好不過了。」龔俊宇說道。


「沒錯,其實昱晶城最大的危脅就是來自陳國龐大的援軍部隊。如果真能靠著峰秀城來阻擋的話,那麼接下的戰況就會不同了。」吳昆懋點點頭說道。


「不過我們還沒有和向昱晶城的大臣們接觸過,不了解他們的想法…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出錢來幫這個忙。」龔俊宇有點擔心的說道。


「想也知道那些管錢的人,心眼一定很小。」董雨儒一副事不關緊的樣子說道。


吳昆懋聽到董雨儒這麼說,便笑著說道:「不愧是軍師…那麼能猜出人的個性。」


「不僅要能悟透人性,還要能夠策劃大事,軍師可不是個簡單的職位啊!」龔俊宇佩服的說道。


聽到這句,董雨儒便停下了腳步。二人看他停下了腳步,也停了下來看了看他。
董雨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這就是軍師的責任啊…。」



三、「啟程」

        晚上的星空點綴了夜晚的星空,峰秀城全部的百姓今晚都陷入了歡樂的氣氛。百姓們都在自家的戶外擺起桌子,和街坊的鄰居們一邊享用自家準備的美食還有談天說地的。自從昨晚的起義戰到現在,阿滿都還沒有和潘杰說過話。潘杰到了城中心後,吳昆懋等人己經結束了會議。找不到人只好又回到了之前李國豪幫他安排的客房休息,只是沒想到一回去時,阿滿己經在裡面休息了。


「妳早就回來啦…我還以為妳人在外面走呢。」潘杰將劍放回桌上說道。


「外面有沒什麼,有什麼好晃的。」阿滿從床上起了來,甩甩頭髮說道。


阿滿將鞋穿上,然後站起身來說道:「你這幾天可鴻運當頭了,做了反抗軍的英雄…然後又遇上你一直在找的師父。」


潘杰點點頭,然後走到阿滿的身旁。總感覺阿滿是話中帶話,於是便問道她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沒有…只是想問你,接下來是要和你師父回去?還是繼續留在你結義兄弟這?」阿滿側著頭問道潘杰。


「我不知道耶,這個問題其實一直在我心中逃避著吧?!不管是師父或是峰秀城這裡,都對我來說很重要。」潘杰的語氣感覺無法決定事情。


「算了,慢慢想吧。」阿滿嘆氣道。


「孩子有沒有踢你啊?」潘杰把頭探到阿滿的腹部問道。


「傻蛋…才幾天而己哪能有這種感覺啊!」阿滿拍了潘杰的後腦笑著罵道。


兩人說說笑笑後,潘杰便說要去梳洗一下。好洗去這二天來的疲累,而且衣服上還沾著敵軍的血漬,老穿在身上也不吉利。


潘杰將要換洗的衣物拿起後,打算推門離開時。心裡不禁默默的問道自己:「把自己心裡的話說出來就這麼難嗎?」


離開客房後,潘杰感覺到門外有人。便回頭看了一下,發現到是個熟悉的身影。


「這三年來,你倒是經歷了蠻多事的。」吳昆懋坐在通往一樓的樓梯上,背對著潘杰說道。


「師父…。」潘杰看著吳昆懋的背影說道。


吳昆懋頭沒有回過來,繼續說道:「我都聽反抗軍的人說了,你是志願要幫助這裡的人民逃出水深火熱之中,這個想法很好。」


「只是想盡份心力而己。」潘杰說道。


「有這種心態就對了,活在當下。就是要把自己的能力用在救助於世人,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吳昆懋把頭轉過頭來看了潘杰。


潘杰點點頭,並說他己經慢慢的懂得這個道理。


「外頭蠻熱鬧的,何必悶在這兒呢?」吳昆懋笑著問道。


「嗯…等我換洗好後就過去。」潘杰指著他手上的衣服說道。


        在峰秀城的廣場,反抗軍的軍士和城內的人民正高興的慶祝著戰勝的喜悅,大家正開心地享用著燒肉和酒。黃釩碩正和大家炫耀他的兵器「大蛇茅」,敘說著他曾經用這把武器以一人之力擊退百人的英勇戰蹟。


「一個人打一百人啊?!」周宏哲坐在釩碩的對面,拿起酒杯問道。


「是啊!一百人喔!」黃釩碩高聲的說道,然後又喝下了一杯酒。


「原來大家都在這啊?!」潘杰走了過來,還帶著阿滿一起。


「喔…小潘啊!來快來坐下!」李國豪此時也喝得醉勳勳的,紅著臉對潘杰說道。


潘杰和阿滿坐了下來,然後和大家行了個禮。


「我方才己經寫信回昱晶城報告目前的狀況了,相信明天就會有回應了。」吳昆懋說道。


反抗軍這邊的人,皆高興的讚賞道這個好消息。對於現在的峰秀城來說,受到昱晶城的支援是第一要件。陳亞碩等人皆舉起酒杯和吳昆懋敬酒道,大夥兒都高興的乾了一杯。


「話說霸秋的鐵騎軍主將真的很厲害,我們好多弟兄的兵器都無法傷及他們主將身穿的戰甲。」李國豪說道。


「但是釩碩哥你們的武器就能劃破他們的戰甲啊。」潘杰隨手拿一塊肉吃著。


「因為我們的兵器,可是一位名將幫我們打造的。」黃釩碩摸著他的大蛇茅自豪的說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然後還說,不只他的「大蛇茅」。就連陳亞碩的「青龍偃月刀」還有李國豪的「翔天雙子劍」,以及許濰至的「神鷹弓」都是同一個人打造的絕世武器。


「原來如此,真不知道是哪個高人有這麼好的技巧。」王瑞豪喝了杯酒說道。


「他啊,名字我不知道。但是他是個很厲害的鑄造兵器的師父,江湖很多人都有聽說過他,但是他的行蹤現在成謎…自從發生了一件事情後。」黃釩碩斷斷續續的說道。


「這位大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眾人皆好奇的問道。


「從他打造出“皇龍戰甲”後,就消失了蹤影。」高士奎默默的說道。


「高兄你又是怎麼知道他的事啊?!」王瑞豪吃驚的看著坐在他旁邊的高士奎。


「同樣是身為打造兵器的人,應該很崇拜吧?!」董雨儒笑著猜測道。


高士奎也輕聲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何止是崇拜,他是我的師父。」


眾人聽到這裡,份是一陣驚呼。人說名師能夠出名徒,原來高士奎之所以有能力打造出鋼鐵劍,是因為後面有一位好師父的指導。


「就讓我來和你們說說“皇龍戰甲”被打造出來背後的故事吧…。」高士奎說道,然後喝了一口酒。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聽著,因為大家都很好奇這個引來天下大戰的戰甲的由來。


        所謂的五代十國,是由宋、齊、梁、陳、魏為天下的趨勢,有一日。這五國的皇帝相約在一處園子中賞月景並且吟詞。當時他們也邀請了高士奎的師父前來,他們打了個小賭,要是誰先出了對詞能夠勝過其他四位皇帝。就可以請那位鑄兵名師親自打造一份禮物。五人互相出了好幾對詞來較勁,後來是由齊國和陳國的皇帝不相上下,兩人便宣佈平手。那名鑄造名師也同意送給兩國的皇帝想要的禮物,當代武力來說,這剛好是這兩位皇帝最強。於是陳國的皇帝提議道:「不如,你替我們打造一副無堅不摧的戰甲吧!然後你將戰甲分散開來,待到能夠得到全部戰甲的人,就是當今的王者。」

後來那位名師就連夜的打造了這套戰甲,他當時從那五位皇帝的眼前見到了「貪婪」。他直覺要是將這套戰甲都歸於一個的話,天下只會燃起更多的戰火。於是便暗中派人將戰甲分散的送到不同國和部族。為的只是希望天下能夠維持一個平衡,但他卻沒想到…天下反而更亂了,戰火一觸即發,五國相互猜測對方私藏戰甲。就這樣演變到今日的情況,這位鑄兵名將發現自己親手鑄造了不可收拾的錯誤,害得天下許多百姓喪命,認為自己罪大惡極,在幾年前。就消失了蹤影,將畢生絕學鋼鐵劍的鑄造技巧授與高士奎後,他就消失了。


「原來,這套戰甲背後有這個故事啊。」眾人聽完後說道。


「好啦!今晚就把天下事拋到腦後吧!我們就好好的享受這個夜晚。」黃釩碩舉起酒杯高聲的說道。


大夥兒皆接受這個提議,又開始談天說地。從年經講到現在,也聊著各自的人生經歷,就這樣將夜晚的星空點綴得更加的繁亮。


        隔日一大早,眾人皆在城門邊等待昱晶城的回信。遠方即可看見駕著快馬的傳令兵以飛快的速度直奔這裡。


「真是好久不見了吳大俠!」送信來的是以前和吳昆懋在戰場上奮戰的騎兵隊軍士,見到些日子不見的他,便高興的說道。


「昱晶城目前的戰況還好吧?」吳昆懋問道。


「還是請您先看看郭大人的指示吧!」那名士兵將信交到了吳昆懋手上。


吳昆懋隨即將信給打開,上頭寫道:

        「多謝吳大俠成功的找尋到潘軍師之前所說的人才,日前才與玄天城發生激戰。雖然還是渡過了難關,但還是和敵軍的兵力有所差異。還望你能早日歸來,和本王共渡難關。對於和峰秀城連盟一事,本王覺得董軍師說得十分有理,這對本城來說可說是增得一處強援。接下來的事情,本王自有調度就請吳大俠再替我去完成一件任務,近來少林寺發出了消息,指說皇龍戰甲之一的“皇龍盔”在他們手上,要求各方好漢去爭奪。希望吳昆懋能夠帶領幾位信任的將士一同前往爭奪。待到任務完成後,盡快回城準備和玄天城的交戰。」


吳昆懋將郭言晨的信看完後,就大致向大夥說了信的內容。並要求劉宗銘和賴政瀾先護送高士奎還有董雨儒回到昱晶城,董雨儒可以先了解昱晶城的軍力佈署,然後開始調度。而高士奎則可以開始鐵鋼劍的鑄造工作,至於龔俊宇、周宏哲、王瑞豪、潘杰,則和他一同前往少林寺去搶奪“皇龍盔”。


「我和你們一起去…。」阿滿走向前說道。


「妳…?」吳昆懋低頭看了一下阿滿。


「喔…就請吳大俠放心吧,這位阿滿姑娘的功夫很好的!一路上一定可以幫上你們一點忙。」李國豪趕緊說道。


潘杰走到阿滿的身旁,然後小聲的向她說道:「不好吧,妳現在的身子不適合打打殺殺的。我看妳就留在這吧,或是和他們先回昱晶城。」


「我才不要和不熟識的人待這呢!」阿滿也小聲的回潘杰道。


正當潘杰準備和阿滿起口角時,吳昆懋便說道:「杰兒如果你要帶他上路的話就快吧!」


潘杰無奈的嘆了口氣,即然連吳昆懋都答應了。他又何必在那邊為了反對和阿滿起口角,畢竟從小到大他和阿滿總是會起口角,讓她一下也無妨。


「那麼峰秀城就拜託你們了。」吳昆懋向他們四人微微點頭道。


四人要吳昆懋不用擔心峰秀城的事,他們會用盡全力來抵擋陳國那邊的援軍。


        於是本來在一起的眾人,便為了各自要達成和盡的責任而踏上了不同的地方,就像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一樣。三個地方,代表著不同的意義。峰秀城、昱晶城、少林寺,都是他們無法逃避的未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在前往少林寺的路上,必須要花了二天的行程。眾人在二天下來的趕路下,終於到達了少林寺下的城鎮,在這裡到處可以見到少林寺的武僧,他們都在下面的路上替不知道路途的人引路。


「不用去問問他們嗎?」潘杰指著前面那群少林武僧問道。


「不用啦,我們知道少林寺怎麼去。」周宏哲和王瑞豪說道。


「你們以前來過啊?」阿滿好奇的問道他們。


「以前啊,在替丐幫做事情時。為了要調查少林的一些事情我們偷偷潛入過那裡。」他們二人說道。


潘杰問道他們少林寺是怎麼樣的地方,他們二人則是有氣無力的回答道:「是個去過一次就不想在去的地方。」


「你們一定是被人家轟出來的…。」阿滿摀嘴笑著說道。


「不會吧…兩位叔叔的功夫那麼好,還會被轟出來?!」潘杰不可置信的問道,並直說少林寺一定有高手在那。


周宏哲和王瑞豪二人搔搔後頭,然後說:「其實,那個時候的我們年紀和你差不多,當時我們聽說少林寺有很多絕世武功的抄本。就摸黑到裡面想偷取幾本來壯大丐幫的威力。後來我們本來偷了四、五種武功…但被少林掌門方丈發現,我們和他們大打出手,不料他們卻不敵,本來偷來的武功就只剩他們身上所學的“一陽指”、和“七十二路空明拳”了。」


「那本來偷的另外三種呢?」潘杰問道。


他們嘆氣道,說著是被少林搶了回去。而本來偷的武功有「大力金剛掌」、「五郎八卦棍」、「蓮花指」這三樣,剛好都是被搶回少林的正宗功夫。


「少林寺的武功是武術的正宗,很多的武術都是從他們那延伸而來的。更何況是他們的正宗功夫…當然拚了命也會搶回來。」吳昆懋說道。


「這次去我就要給那老禿驢一點顏色瞧瞧。」王瑞豪躍躍欲試的說道。


要從少林寺下的城鎮到少室山上,必須要通過兩個重要的地形,就是「太極峽」和「天梯」。所謂的「天梯」就是一座連接到少寺山的置空吊橋,而吊橋下面就是深不見底的「太極峽」。下面的峽谷形狀就像太極圖示一樣的彎,再加上這裡有著名的「飛來石」所以被當地人稱為「太極峽」。


「這就是“天梯”啊?!真的很壯觀耶!」潘杰看著連接著少寺山的吊橋說道。


「是啊!要是沒有功夫的人,根本走不過去…你看這個高度就知道了。」周宏哲指著下面的太極峽說道。


「摔下去的話,一定會粉身碎骨的…要小心一點。」龔俊宇拍拍潘杰的肩膀說道。


他們六人隨即踏上了著名的「天梯」,吳昆懋等人走在前頭。而潘杰和阿滿則走在後面,可能是因為身法底子的關係,他們四人走得健步如飛,而潘杰和阿滿只能慢慢的走。


「看來他們還是把你把小孩子呢!」阿滿扶著潘杰的肩膀小心的走著。


「對啊…。」潘杰無奈的說道。


「要小心一點喔…哈哈!」阿滿學起剛剛龔俊宇對潘杰說得口氣,還順勢的學龔俊宇拍拍潘杰的肩膀。


「真受不了妳耶。」潘杰嘆了口氣道。


在走天梯的路途上,吳昆懋等人發現前方不遠有位女子正背著竹籃走著。看她走得極為輕鬆,吳昆懋見那女子走得極快,就直覺她一定也是習武之人。於是便加快腳步的走到了那女子的旁邊,那女子很快的發現到吳昆懋的接近。然後笑著和他打了招呼道:「很少人能在這座橋走得那麼快的…。」


「妳不也走得很快嗎?」吳昆懋反問道,然後放慢了腳步。


「喔…我是走多了,習慣了啦!」那女子笑著說道。


「是嗎?」吳昆懋假裝不相信的說道。


「唉…不說了,我還得趕緊替少林寺送上午日的菜呢!」那女子加快了腳步道。


「姑娘貴姓?」


「我姓晨,叫晨亦…。」晨亦離開前回過頭向吳昆懋說道。


周宏哲等人走近吳昆懋並好奇的問道:「那女子是誰啊?」


「只是個替少林寺廚房送菜的姑娘…。」吳昆懋說道。


        走了一段很間,六人終於通過了天梯。到了少寺山下,就看到一大群人聚集此地。而早就到達這裡的潘皓太則在遠方注視著他們一行人,鄭嚴指著吳昆懋說道:「都督,他就是昱晶城的第一大將吳昆懋。」


「原來就是他…。」潘皓太輕揮扇子說道。


「快來他身邊有很多人呢…。」虎飛探著說道。


「是啊…連我堂弟潘杰都落到他手上了。」潘皓太看著潘杰說道。


鄭嚴和虎飛爭先恐後的看了一下潘杰,並問道為何潘杰沒有和潘皓太他們一起歸於朝廷。


「這小子從小就是自以為是了一點,沒關係等會讓我來好好教導一下就行了。」


「不過他身邊有會“降龍十八掌”還有“一陽指”、“七十二路空明拳”、“打狗棒法”的高手在,要出手可能會難了點。」虎飛和鄭嚴認出了龔俊宇等人。


「那就會靠你們了…可以應付的來吧?!」潘皓太看了他們二人一眼。


「雖然會有點麻煩,但應該是有辦法。」鄭嚴和虎飛笑著說道。


少林寺的方丈走近吳昆懋的面前,並問道:「請問眾位施主是從何而來?」


吳昆懋也走到方丈的面前,然後說道:「昱晶城。」


「原來王兄你後來跑到昱晶城啦!」旁邊走出一位像是江湖道士的人對著王瑞豪說道。


「這不是“星蛇郎君”嗎?你上回沒把他解決啊?」周宏哲看了一下那位道士,然後問道王瑞豪。


「待會我先解決他總行了吧…。」王瑞豪看著星蛇郎君嘆口氣道。


龔俊宇看了看周圍的人,然後向吳昆懋說道:「以現在的情勢來看,應該是少林寺佔進了優勢,不止有方丈在,連“少林十八羅漢”都請來了。」


「我知道…。」吳昆懋看了看說道。


「哼!看來你變得膽小啦王瑞豪!竟然要那個吳昆懋走在前頭,有種站出來和老子把三年前的帳算清楚!」星蛇郎君指著王瑞豪說道。


「找死啊這傢伙…。」王瑞豪在心中罵道,但是吳昆懋還沒說動手,他又怎麼擅自動手。但這個時候,在後頭的潘杰便站了出來說道。


「臭道士!我看你才會只出一張嘴吧?!有種就和我打!」潘杰走出來說道。


「杰兒…你去對付他還太危險了,讓我來!」王瑞豪抓著潘杰的肩膀說道。


「放心吧,我正想試試剛學成的“瀟湘劍法”呢!」潘杰回過頭來笑著說道。隨即拔劍衝去。


星蛇郎君也不甘示弱的抽出一條鋼鞭一躍而起,和潘杰的劍在空中互相對擊後,才落下…。

一場絕世的大戰,即將在少寺山下展開…。


未完…待續。(皇龍戰甲 第五話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20 , Processed in 3.094064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