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默聲

【長篇小說】 皇龍戰甲

[複製連結] 檢視: 5060|回覆: 55

這時,吳昆懋隱約感覺到有人在躲起來在偷聽他們說話,他靜靜的觀察那人的位置,發現氣息是從那大火爐後傳來的。於是當下往那方向使出「擒龍奪」。那巨大的火爐一瞬間被昆懋給吸了過來,後頭還跟著一個人。
那人直接被吳昆懋的「擒龍奪」抓來後,被掐住了頸部,說不出話來,呼吸也極為痛苦。這時董雨儒指著他說道:「他就是那兩人中的其中一人。」

        吳昆懋知道是郭大人派來的人後,趕緊鬆手。那人被放下後,還需休息一會呼吸才會平復。

「剛剛真不好意思,請問你是?」昆懋愧疚的說道。

「在下賴政瀾,是郭大人護衛部的武官。」護衛部是專門來保護郭言晨安全的部門,除了保護郭言晨外,還會被分派保護一些重要的人。

        知道是護衛部的人後,吳昆懋就比較放心了,於是問賴政瀾怎麼會出現在這。
政瀾則說,那人要他見到吳昆懋的話,就將吳昆懋帶到他那去。吳昆懋知道後,便請賴政瀾帶路,和董雨儒他們一同前去。

        一行人來到一間打鐵店門外,大門正打開著,意謂著要他們一行人進去。
吳昆懋等人進入後,看見裡面盡是些打鐵的器具,還有許多打造好的武器。只見一人在用鐵鎚專心地敲打著劍,完全不理會他們一般。

「這位一定是高師父罷。在下是昱晶城的吳昆懋,希望高師父能和吳某一同回城,並幫助我們打造“鋼鐵劍”。」吳昆懋客氣的說道。

只見高士奎還是許久不發一語,過了許久才說道:「我記得…昱晶城的城主是郭言晨,他主張反戰派沒錯罷?」

「不錯。」吳昆懋點頭說道。

高士奎舉起手中剛打造好的長劍,然後說:「你們所說的“鋼鐵劍”。或許我的確能打造得出來,而且還有把握能勝過霸秋和朝廷的“鐵騎軍”。不過…你們要知道,這鋼鐵劍若是真被打造出來,讓昱晶城的軍士們都拿著鋼鐵劍作戰,定能打倒鐵騎軍。但是,到那個時候…換成是霸秋那邊的軍士大量傷亡,仇恨反而會更深,戰火不會停止,只會更加擴大罷了!」士奎把手中的劍氣憤的丟在地上。此時,所有人全不發一語。

「劍!本是殺人之物。人人害怕之,當拔出劍的那瞬間,就會被人視為要和對方展開撕殺。」吳昆懋突然開口說道。

高士奎見吳昆懋開口說了話,仔細的打量著他。

「但是,有時候人會拔劍是因為要保護重要的人,或是要守護重要的事物,高師父,吳某一心一意只是想要保護昱晶城內的百姓還有幫助郭大人完成大業,我送給你一句詩…。」吳昆懋撿起地上的劍,然後走到牆避邊刻著。

        吳昆懋用劍在牆刻下了這些字:
「天蒼蒼兮臨下土,胡為不救萬靈苦?萬靈日夜相凌遲,飲氣吞聲死語語。仰天大叫天不應,一物細瑣枉勞形。安得大千後混沌,免教造物生精靈。」

「哈哈!果真不愧是吳大俠啊!」士奎看完這詩後,不禁放聲大笑著。

「高師父,吳某在這答應您,昱晶城全城上下的軍士,定會揮舞你所造的“鋼鐵劍”來平定亂世的,如今亂世浮生,一些殺戳己在所難免,雖然不願意…。但我們還是會努力的達成我們的理想,並完成心中的那份大業,那就是平定這亂世。」吳昆懋真誠的說道,希望士奎能答應他。

高士奎聽完吳昆懋這些出自真心的話後,面帶微笑的點頭答應和昆懋一同回城,在場的所有人無不皆在心中暗自高興著。

「吳大俠,信中說到您要帶六個人回城,我們五人皆己經被你找齊了,最後那位是何人?現在身在何方?」董雨儒問道。

吳昆懋被董雨儒這麼一問後,暗自思索著自己該不該把他心裡所想的那人給說出來,因為當初潘郎也沒有把這最後一人的姓名告訴他,只告訴他這人是誰他心裡在清楚不過。但是這關係到城內的存來,豈是他一人的想法能決定的,越想到後來內心越是掙扎。後來還是相信了自己內心的想法,更正確的來說,他更相信他所心裡所想的那最後一個人一定會幫助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說道:「那個人是我的徒弟…潘杰。」

「原來吳大俠還有個徒兒啊?現在多大了?」王瑞豪好奇的問道。

「如果沒錯的話,杰兒現在應該是十八歲。」昆懋推算著他和潘杰分開後到現在的日子。

王瑞豪聽到後有些訝異的說道:「你徒兒才十八歲,你忍心把他送到戰場?況且他才到這年紀,武學應該還不深才對。」

「瑞豪說得不錯,我也認為你徒兒的年紀上戰場還太輕了。吳大俠在多想想其他人罷。」宏哲也認同瑞豪的話。

就在眾人紛紛討論的時候,董雨儒說道:「既然,是吳大俠心目中的人選,那第六人就是那潘杰錯不了。那人是誰吳大俠的心中在清楚不過,所以我們要相信他。」

「多謝董軍師了!」吳昆懋聽到董雨儒讚同他的想法,感激的道謝著。

「那麼,你徒兒潘杰現在人也在濠州嗎?」王瑞豪問道。

「我看不然,定是在他的家鄉,他的家鄉“潘家村”就在離濠州不遠處。」昆懋說道。

「原來你徒兒是潘家村的人,那咱們趕緊上路罷!」周宏哲說道。

即後眾人便跟著吳昆懋前往…。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三、危機四伏

        樹陰密佈,在一大片樹林裡。潘杰剛替阿滿完成了多年來的報仇心願,兩人正開心的在樹林散步談心著,阿滿為了報答潘杰的相助和救命之恩。決定和他一同回城助戰,潘杰知道後開心不己。這時,潘杰突然發現到這樹林裡除了他和阿滿之外,還有其他人在這。當他們悄悄靠近時,發現在這裡的人竟然是霸秋手下的第一高手「雷伍王」。

        雷伍王和他的兩個徒弟,「雷童」和「雷申」。三人剛率領從中央朝廷那的「鐵騎軍」南下,準備一舉滅城。墨翰族才剛被他們剷平,三人正在商討著接下來的行軍路線。

「師父,依我看…我們要得挑一條避免涉水的路線,因為鐵騎軍懼水性,要是在那裡遇到敵軍突襲的話,鐵騎軍的損傷會很慘重的。」雷童分析著地圖上的路線。

「那就繞山而行好了,鐵騎軍不怕山勢的地行,越山而行是最好的妙計。」雷申指著地圖上的山區然後說道。

        三人商討完行軍路線後,雷童將地圖收起,然後神氣的說道:「師父,看這鐵騎軍的氣勢,天下還有誰是我們的對手?」

「除了我們現在率領的這萬人鐵騎軍外,還有左師率領的二萬鐵騎軍也正南下中,我們要趕在明日正午和他們會和,然後組成三萬人的鐵騎軍,到霸秋大人的城內。」雷伍王說道。這時,他穩約的感覺到,有人在偷聽他們說話。

「我記得離這不遠,是純陽派的地頭。純陽派的掌門人都會遵照和霸秋大人的指示做事,聽說霸秋大人怕這裡的村莊會有反抗他的意圖,就叫純陽派的掌門人把男丁都強迫收入門派裡,好控制他們的行動。」雷申說道。

        只見雷伍王不發一語,感覺在打探什麼東西一樣。雷童好奇的隨著雷伍王的視線細看著。這時雷伍王說道:「明人不做暗事,既然該聽的都聽完了。那就現身見個面罷!」

        潘杰知道雷伍王己經發現他們的行蹤後,和阿滿使了個眼神,兩人走出了草叢。雷童見了潘杰和阿滿兩人年紀都還輕輕,笑著說道:「才這等年紀,就想偷聽我們的大事!分明不要命了,師父!咱們趕緊將他們解決了,然後去找王正瀏掌門人。」

「那姓王的,你們就不用去找了!」潘杰說道。

「臭小子你說啥!」雷申拔出三叉戟憤怒的說道,這準備要出手時,被雷伍王擋了下來。

潘杰笑著他們不知道王正瀏己經被他解決的事情,得意的說道:「因為那姓王的己經被我殺了!」

「喔?那王正瀏的功夫算是不錯,獨門絕技“純陽鐵掌”更是威力驚人。你年紀輕輕竟然有法子勝他,可見你遇得名師,姑且說說你師父是誰吧?」雷伍王說道。

潘杰聽雷伍王這麼一問後,便縱然長笑幾聲,雷伍王看得不是滋味,便問他在笑什麼。潘杰則回他道:「我怕啊…我說出他老人家的名字,你會嚇得溜之大吉。」
雷伍王被這麼一激,更是想要知道這人是誰,於是氣憤的問道:「到底是誰?」

「聽好了!我師父就是當年在黃士高原上,用“降龍十八掌”把你轟飛到百里之外,又在你眼前搶走你們“皇龍劍”的那個人!」潘杰說道。

雷伍王一行人聽到無不感到驚訝。雷童聽潘杰這麼一說道,氣憤的向雷伍王說道:「師父,那人的徒弟就在這。咱們這就把他做了好來渲洩這幾年來的怨氣。」

「那你師父人呢?他怎麼沒和你在一塊。」雷伍王問道。

「我師父人現在定還在守城,我要盡盡孝道,提你的人頭回去獻給他老人家。」潘杰拔出背上的雪迓刀。

雷伍王聽潘杰這麼一說後,又拔出武器,說道:「老夫承認當年是敗於吳昆懋之手,不過當時老夫的絕學“五雷轟天掌”還沒練就到最高層。不過現在不同了,要是你師父在這的話,定要他領教老夫現在的本事。」

「少在那吹牛了!我看你那招只是名字好聽罷了,威力根本沒到那本事罷!」潘杰用的刀鋒指著雷伍王。

「那好罷,老夫就來施展一下身手,以免旁人說我雷伍王只會虛張聲勢。」雷伍王走向前,準備和潘杰動手,並叫雷童和雷申在一旁別出手。

「你這傢伙倒也痛快,小爺今天就送你上西天!」潘杰立即揮刀砍去。

        雷伍王見潘杰攻勢迅速,立即拔起腰間的紫色大刀來抵擋。潘杰一招「浮光掠影」平砍而去,刀面透著他的內力,還會呈現出青藍色的殘影。
雷伍王以刀立直擋去,潘杰被擋開後,以手平撫著刀面,然後由下而上側著砍去,雷伍王巧妙的側身閃過,然後揮著那紫色大刀平砍而出。潘杰向後一躍,躲開了這擊。

雷伍王舉刀直奔攻去,潘杰也提刀揮去,兩人刀鋒互相對砍後,即用掌互擊。雙方掌對掌,以內力較勁。比起了內力,潘杰輸給雷伍王許多,一方面是因為內力的修為,更大的原因是雷伍王的「五雷轟天掌」確實是一招威力極大的掌法。
潘杰以掌力勝不過雷伍王,被他的內功推了出去,往後退開了數步。

沒有等到雷伍王繼續進攻,潘杰忍著剛剛被內力打傷的痛,直接揮刀攻去。
雷伍王見潘杰又再度攻來,直接使出「五雷轟天掌」攻去,其掌力驚人,出招速度猶如閃電一般的快,潘杰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掌力到來前,即揮刀防禦,但是還是被那威力給震了出去,直接撞上了後方的大樹,吐出了一大口血。

「你沒事吧?」阿滿趕緊扶起潘杰。

「這老傢伙的掌力的確驚人,威力不弱於師父的降龍掌。不能讓他去對付師父,我得在這裡和他同歸於盡。」潘杰一邊說道,又咳出了幾口血。

潘杰自行運氣一會後,要阿滿退開。他正打算將所有真氣用在這一刀上,於是將內力全部聚於刀鋒上,打算這一刀下去和雷伍王同歸於盡。潘杰的真氣在刀鋒上清楚可見,呈現出一股青藍色,他打算這一刀揮出後,順道將那股真氣一同釋出。雷伍王見潘杰豁出這一擊後,竟不稍做防禦動作,直接衝上前以刀相迎敵。這時潘杰心裡不禁驚訝道:「這老傢伙在厲害…也不可能敢正面受我這擊啊。」潘杰不多想,仍然用盡全力雙手將刀高舉,然後朝雷伍王揮下。青藍色的真氣形成一股刀氣,直接砍向雷伍王,只見雷伍王直接舉刀抵擋潘杰的刀氣,他的紫色大刀也散出紫色的真氣抗衡著。

        這時,本來刀氣居於上風的潘杰,竟然吐血倒下。阿滿見狀趕緊向前看他。

「怎麼會這樣?」阿滿不解的問著。

潘杰以刀插在地上支撐著身體,此時他己經站不穩了。然後喘氣的說道:「我的經脈好像被逆流了,無法…運功。」

「經脈逆流…怎會呢?」阿滿慌張的問道。

這時雷伍王大笑了幾聲,然後說道:「就讓老夫來告訴你們罷,那少年拿得刀一定是把叫做“雪迓刀”的名刀,其刀身是由千年寒石所打造。最厲害的就是能封其對手的經脈,屬於陰性的刀。在他剛剛說他殺了王正瀏時,老夫就略感懷疑了,因為己他這等年紀要勝他是難上加難,定是靠了什麼神兵武器,要不就是有高人相助。而能夠勝過“純陽鐵掌”的武器,就是他那把“雪迓刀”!」

「知道這些那便如何?」阿滿說道。

「很不巧的,老夫手中這把刀叫“雷刀”。專門克制像雷迓刀這種陰性的武器,這把雷刀最強之處在於能夠麻痺對手的五官知覺。而且要是遇上雪迓刀這類的武器的話,還能造成相剋的功用,令對手經脈逆流…。」雷伍王說道。

「放心,老夫這時還不會殺了他。還得靠他引他師父出現呢!」雷伍王得意的說道,想藉機抓住潘杰來引誘吳昆懋前來。

正當雷伍王準備伸手一把將潘杰抓起時,阿滿迅速的抽劍刺去,令雷伍王震驚不己,想不到阿滿這女子的身法竟然如此之快。
阿滿朝雷伍王的胸口一劍刺去,雷伍王趕緊舉刀擋去這突刺。阿滿退開幾步,在以快劍攻去,使出「玄女靈心劍法」來迎戰雷伍王,阿滿劍走輕靈,身法極快。其這類的劍法讓雷伍王第一次遇上,還讓他不知該如何應付。

        雷伍王大力的揮刀來阻敵,誰料這樹林裡的樹木都成了阿滿施展「玄女靈心劍法」奧義的最佳工貝,藉由這些樹木,阿滿能夠輕快的施展輕功來四面八方的攻擊雷伍王。這時趁雷伍王稍有不注意,從衣袖中射出白色綢帶綁住了雷伍王的「雷刀」,封住了他的武器。雷伍王見阿滿的劍法變化無窮,不敢大意。當下奮力一掌,使出「五雷轟天掌」的「雷霆萬鈞」,將強而有力的真氣歸於一掌後,在發散出去,阿滿綁住「雷刀」的白色綢帶被那真氣隨之擊碎後,也受到他發散出來真氣的波及,被打退了數步。退回到潘杰的旁邊,見雷伍王想趁勢再發掌取勝,在危急中趕緊在射出白色綢帶阻擋而去,綢帶飛揚,捲起一團射去。其貫注真氣在內,那綢帶己經尤如鐵塊一般的沉重,雷伍王閃身躲去,那綢帶打中他身後的樹時,還讓樹木震動,落葉不斷的飛下。當雷伍王閃過這擊準備再功時,阿滿另一手的綢帶綁住潘杰的雪迓刀,然後直射而去。雷伍王見雪迓刀透過綢帶朝他射來,趕緊在躲。此實他只是面對一個小女子,竟讓他連躲兩次,己經臉上無光。當下命他兩位弟子一同進功。

        雷童和雷申見師父腦怒,趕緊出手相助。雷童拿出他的武器「雷嗚槍」朝阿滿刺去,使出一招「百雷穿嗚」。阿滿見這槍來得極快,趕緊揮劍擋去,雷童的槍法使得極俊,其也是身法之快的招式,令阿滿難以招架,招招被對方逼入死角。這時雷申也拿出「雙雷戟」來助他的師兄,抽出兩把三叉戟攻去。雷童的快攻己經讓阿滿無法招架,再來一個雷申助戰更是不敵,被破招後,雷申一技飛踢,踢中她的右肩,阿滿跌倒在地,兩人見阿滿倒在地上,舉起武器直攻而去,這時阿滿反應極快的拉回剛剛綁住雪迓刀的綢帶,雪迓刀藉著綢帶的拉回,往後快速的砍向他們,雷童和雷申急忙低身閃過,阿滿趁這個機會,讓身上所有的綢帶射出,在樹林間到處飛揚,擋住了雷伍王他們的視線,然後趕緊帶著潘杰逃跑。

        雷伍王見他們想趁機逃出,趕緊追去。不過卻被阿滿的綢帶給擋住了去路,當下擊出雙掌使出「狂雷破」,掌力就像閃電擊下一樣,一陣巨響後,阻擋他們的綢帶都被全部擊碎。潘杰因為受傷不清,在逃去的路上還留下許多的血跡,雷伍王他們便隨著這血跡追去。

        阿滿扶著潘杰在樹林間快速的奔跑著,潘杰此時力氣盡失,完全是靠著阿滿在逃命。潘杰氣喘的說道:「抱歉,害得妳也陷入危險中。」

「傻蛋,這時候還說這些來得及嗎?他們己經追來了,我們先躲進以前姐姐和我練功的石穴,到了那裡能躲一會。」阿滿邊跑邊偷打了潘杰的頭一下。

阿滿一見到石穴後,趕緊扶著潘杰直奔衝了進去,這時雷伍王和他兩個徒弟也用極快的輕功追到這來,阿滿在他們要衝進來前,趕緊按下石穴內的一個機關,只見石穴的洞口馬上被一塊巨石堵上,把雷伍王他們擋在石外。

「師父,這兩人在裡頭。咱們硬攻進去!」雷童說道。

「暫且不要,剛剛那女子的功夫甚為怪異。現在這石穴又機關重重,我們還身負攻城的大任!別在這受不必要的傷。」雷伍王阻止了準備硬闖的雷童。

「是…。」雷童此刻也只能聽命於師父的指示。


        從石穴內,阿滿仍能聽見外面的動靜,她知道雷伍王他們不敢硬攻後,便鬆了一口氣,然後看看潘杰的傷勢。

「有辦法運氣調息嗎?」阿滿問道。

「恐怕不行,現在只要一運氣的話,經脈逆流會更加嚴重。」潘杰說道。

阿滿稍微了解潘杰的傷勢後,站起身來。又在石壁上按下了一機關,只見一道石壁突然緩緩的推開,裡面是一間密室。阿滿將潘杰扶進石室內休息,這時潘杰說道:「好在姐姐知道遲早有一天會遇上這種狀況,所以有替我準備了良藥。」

「那太好了,藥你可有帶在身上。」阿滿心急的問道。

「藥是有在我身上,不過…。」潘杰說到這裡欲言又止…。


皇龍戰甲─第二話(中)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下)
一、 「江夜」

        江邊夕陽西下的美景讓人動容,一些村民剛收完了農作物。帶著疲憊的心情對著夕陽深呼著吸,希望能把一天的疲勞都給吐露出來。還有些幼童被母親帶到溪邊,母親和村裡的鄰居們邊閒聊邊賞著夕下的美景,孩童則和各自的玩伴在溪中打著水仗。

        吳昆懋率著眾人駕著快馬路過此地,此時他們無暇看這夕下的美景,他們還得趕著路到潘杰的家鄉,駕著快馬通過此村後,董雨儒建議要大家先在這休息一晚,畢竟剛剛才結束了一場激鬥,不管是昆懋或是俊宇他們都得好好休養一晚才是。不然徒勞的趕往,也只是傷神又耗力。

「軍師說的對,那咱們就在那片小竹木裡升火休息一晚。」吳昆懋指著不遠處的那片小竹林說道。

「好,就先這麼辦罷!」眾人答應道後,便駕馬前進。

        到了竹林後,一行人找了蔭涼處作休息之地。大家合力取了些柴和撈了一些水回來後,便升火休息著。

「看,我剛在路上獵了幾隻免子。賴兄則是在河裡抓了幾隻魚。咱們可以邊休息邊享受免肉和魚肉。」瑞豪抓著三隻免子開心地說道。

        眾人此時皆稍有疲憊之感,見到有食物來填飽肚子自當是高興不己。和賴政瀾一樣身為護衛武官的男子,主動接過王瑞豪手中的兔子,然後開始處理牠們,見他熟能生巧用著免子肉的樣子,眾人皆讚嘆道。

「還未請教這位仁兄方姓大名!」吳昆懋問道。

「小人姓劉,全名是劉宗銘,目前身為郭大人的貼身護衛武官。」劉宗銘邊說道,手邊的工作卻始終未停下來。

        劉宗銘注意到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一舉一動,然後笑著說道:「有時候我還得陪同郭大人出城外辦事,所以在野外謀生的功夫,我是頗有專研的。」

「喔…原來如此,有劉兄這等人才。郭大人在外頭就不怕危險和挨餓啦!」吳昆懋笑著說道,然後舉起從客棧帶出來的酒敬了宗銘一杯。

「好說,好說。吳大俠在城外奮力對抗來犯敵軍的威事兒,才讓小弟佩服!乾。」劉宗銘也回敬了昆懋。

「我看那…明早就能抵達潘家村了。我聽說潘家村四面環河,是一處世外桃園,這個話可沒錯罷!?」周宏哲說道。

「不錯!我以前曾去過一次,那裡的地形的確是那樣,所以要到達村內就得搭乘竹筏或是小舟。」吳昆懋說道。

        董雨儒大致了解地形後,在心裡擬出了方便之道。對大家說道:「我想…就讓吳大俠和龔大俠兩人到村內找潘杰好了,畢竟太多人渡水的話,遭遇突發狀況時無法應對。」

「不!我要到村內。」高士奎拒絕道。

        眾人被高士奎的這道拒絕回的錯愕,周宏哲聽到高士奎這麼說後,打抱不平的說道:「我說高兄啊…人家潘杰是吳昆懋的徒弟,師父親自去把徒弟接回來是天經地義的!你跟人參攪啥的真是…!」

「在下聽說,潘家村裡有一座擁有神力的泉水。吳大俠…這您多少知道些罷?」高士奎說道。

「你說的是“湧靈泉”。那的確是座有神力的泉,高師傅對那座泉有何打算?」吳昆懋好奇地問道。

高士奎站起身來,搖搖頭道:「這你就別多問了,明天帶我一同入村便是。」

王瑞豪小心翼翼地靠向董雨儒然後小聲的向他說道:「算了罷,這傢伙的脾氣怪得很,咱們別和他一般見識,明兒我們大家一同入村罷!」

「唉…也是,也是!只好這樣了。」董雨儒無奈的嘆氣道。

        最後還是決定好要所有人入村後,眾人便開始寒喧起來,聊起國事、家事、還有一些江湖上的奇人異事,在月下開心地各自飲酒著。一會過後,眾人便紛紛睡去。吳昆懋這時還未睡去,他小飲了一口手上的酒後,望著眼前取暖用所燃燒的柴火。看的極為入神,此刻他正想著還有多少無辜的百姓在這無情的戰火中送命,不久便帶著憂傷沉沉睡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二、 「突破危機」

        石穴內傳來由外吹來地陣陣冷風,讓本來就陰暗的暗穴,更顯得死寂。
潘杰和阿滿兩人躲在裡面,阿滿將潘杰扶進更裡面的一間石室內。然後想著替他療傷的法子。

「有藥的話,就還有得救罷?你趕緊把藥給拿出來。」阿滿催促著潘杰。

「阿滿…妳先靜點聽我說。」潘杰說起話來上氣不接下氣,邊喘著氣邊說道:「這藥的名字叫紅蓮丸。服下這藥後,我的各個穴道會被內力給衝開,本來被逆流的經脈也會被這股內力給調正回來,不過我的身體卻無法抵住這股力量,如果不找到應對辦法的話我會氣血攻心而死。」

「那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這應對方法啊…。」阿滿緊張的說道。

「好,我告訴妳。第一個方法就是馬上找座冷泉,將我浸泡在內。便可將那股熱氣給退去,不過這石穴內應該沒有冷泉罷?」潘杰問道。

「是沒有,那可怎麼辦?」阿滿點點頭道。

「最後一個法子,就是藉由男女交歡的方式,將過多的內力傳給另一人,然後內力會在兩人體內互相流動,如此便能均衡過大的內力。」潘杰臉紅的說道。

「好你個潘杰,都快死了還在給我開這種玩笑!」阿滿生氣的拍打著潘杰。

「喂!」潘杰叫了聲,阿滿也停手。潘杰接著說道:「我都快死了,何必騙妳呢?」

阿滿聽潘杰的語氣認真,而且當下他命在旦夕。的確沒有理由編出這種謊言來騙她,不過這件事又是何等為難,潘杰也能理解,所以才會欲言又止。

「哈…也對,我可不能那麼自私,我們倆又不是那種關係。要妳幫我這個忙是何等之難,這石穴的出口妳該知道罷?妳自己趕緊出去罷!」潘杰低頭說道。

「唉…你的藥呢?」阿滿走向潘杰。

「幹麻?」潘杰問道。

「唉呀…你把藥拿出來就是了!」阿滿心急的說道。

「可是…。」潘杰猶豫著。

阿滿站起身來,放下手中的劍,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一命還一命,這樣公平罷?」

潘杰見阿滿是如此執著,自己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伸進衣袖內,將紅蓮丸拿了出來。還不時望了阿滿幾眼。心裡想著自己打從內心是喜歡著阿滿的,但是卻不知道阿滿是如此看待他們之間的關係,所以還是覺得難為情。

「快服了罷!」阿滿打斷了潘杰的發愣。只見潘杰還是只將藥丸拿在手上,遲遲不敢服下,阿滿怕潘杰來不及將藥給服下就氣血攻心而死,一手抓起潘杰手中的紅蓮丸,並塞進潘杰的口中。
        潘杰也被阿滿這舉動給驚動,情急之下立即就把藥給吞了下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怎麼?感覺好些了嗎?」阿滿打探著服下藥後的潘杰。

        哪知阿滿問完後,潘杰的身體開始冒出了熱煙,全身的膚色也開始脹紅。痛苦的在地上打滾。阿滿是看得又慌又怕,當下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潘杰這時突然站起身來,一把將阿滿給抓來,並抱緊了她。阿滿被潘杰這有力又突如其來的一抓給抓去,並被潘杰摟在懷中無法動彈。她害怕的望了眼前的潘杰,只見他滿身大汗,眼神恍乎,阿滿此刻知道潘杰己經進入走火入魔的狀態,再不快點應對的話,很快就會氣血攻心而死。而可能是因為求生的本能之強,己經失去意識的潘杰,竟然還知道要藉由和阿滿的男女交歡才能救自己一命。

        潘杰此時因為內力貫注了全身上下,力量之大。儘管是把阿滿摟在懷中而己,就讓阿滿倍感難受,潘杰的痛苦的神色漸漸和緩,也許是因為摟住了阿滿的關係,漸漸讓熱氣散去,此時阿滿也因為替潘杰分擔這股內力,體內也是灼熱不堪,痛苦難受。這時潘杰輕輕的將阿滿抱起,並替她脫去了鞋襪和上衣,阿滿的意識也因為潘杰身上的內力散出,被衝得昏昏沉沉的。只知道潘杰正在緩緩的解開她的衣服,後來潘杰又是猛力一抱,將躺在地上的阿滿緊緊抱住,阿滿感覺得到兩人的肌膚正互相接觸著,潘杰的汗流得全身皆是,身上散發著紅蓮丸的中藥味,阿滿輕輕的閉上了雙眼,她聽見石穴外有蟲的嗚叫聲,她只希望這黑夜能儘儘快的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石穴內的細縫透出了些許的光亮,剛好照在潘杰的臉上,把原本正在熟睡的他給喚醒,他緩緩的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的光亮,心裡想著或許己經天亮了,剛剛昇起的太陽光照進了石穴,從細縫中照了進來。潘杰站起身來,覺得自己全身無比的舒暢,而且精神又是甚好,正感到高興時,才發現自己上半身是裸露的,然後又發現躺在他腳邊衣衫不整的阿滿,他才想起自己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差點送了小命,好在阿滿又將他拉了回來,他悄悄的蹲在阿滿的身旁,看著她熟睡的模樣,心裡想著昨晚阿滿一定為了他費了不少的體力,才會睡得這麼熟。不捨的看著她下體所流出的血,不停的在心中怪罪自己是這等沒用,竟然讓阿滿為自己做了那麼大的犧牲。就在他懊悔之餘,阿滿也逐漸醒來恢復了意識,潘杰趕緊在阿滿還沒完全睜開眼前,站到了一邊去。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阿滿緩緩的起來,然後用手摸摸自己的額頭,並揉揉睡意惺忪的雙眼。看見潘杰一眼羞紅的站在牆邊,她在心裡偷笑了一下。

「身體感覺如何了?」阿滿打破了沉默,問了問潘杰。

「啊…好多了,妳沒事罷?」潘杰吞吐的回答道。

「你說呢?」阿滿站起身來,將不整的衣衫給穿好。

潘杰知道阿滿的意思,於是羞愧的說不出話來,只是吱吱唔唔的望著牆角邊的地面。

「快把衣服穿上罷你…。」阿滿看潘杰心虛的樣子覺得好玩,於是便想逗逗他,便將潘杰的上衣丟去給他。

潘杰接起上衣後,便趕緊穿上。然後向阿滿說了聲抱歉。阿滿聽到潘杰向她道歉後,便說道:「我之前就說過了,是一命還一命。先前你救過我,我這是報答你罷了。」

「雖然知道是這麼回事,但還是得謝謝妳,因為妳也大可選擇不幫我。」潘杰笑著說道。

「盡會耍些嘴皮子你,先想想我們要怎麼出去罷!」阿滿說道。

潘杰以為阿滿對這石穴的地形是非常之熟,於是問道:「怎麼?這石穴不是妳和妳姊姊練功的地方嗎?既然如此裡面的地形妳應該是熟的罷?」

阿滿在四周的牆邊摸索著,聽潘杰這麼一問後,便嘆氣道:「老實說,機關是姊姊知道而己,而我們所在的這間石室,是姊姊唯一讓我知道的通道。」

「嗯…所以說,這石穴裡面除了此間石室外,還另有其他間?」潘杰問道。

「恩,是啊!你看看牆上。」阿滿指著牆上,並要潘杰看去。

        潘杰抬頭一望後,才發現牆上刻著許多文字和一些圖形,而且四周都有。好奇的他便開始四處觀望著,慢慢的看出上面所記載的文字是一套武學。於是問道:「這該不會是…?」

「沒錯,這上面所記載的就是我所學的“玄女靈心劍法”。」阿滿點點頭道。

「原來如此,難怪這劍路讓我似曾相識的感覺。」潘杰笑著說道。

「臭小子,這劍法才救了你一命呢!好險你沒把這劍路給忘了!」阿滿走向潘杰並往他後腦拍了一下。

「不過,我看這劍法…好像沒有完全記載完的樣子。」潘杰望著上面的文子說道。

阿滿望著潘杰,說道:「繼續說。」

「不管是刀法或是劍法,都有獨到的武學門路。我在學潘家刀法時,是先將刀路給學會了,在融會心法。如此才能將刀法地威力達到最大,不過現在我看來,這裡所記的只有單純的劍法,卻沒有修養內力和配合著使用的心法。」潘杰假設的說道。

「不錯,這裡所記得的確只有劍法,當初只來得及和姊姊進入到這間石室修行。相信其他的石室一定也記載更多。」阿滿得意的說道。

        潘杰來回在石室內走來走去,一邊思考著如何出去的方法,也邊端詳著壁上所記載的文字。這時他突然將阿滿手上的劍給拿了過去。

「怎麼突然要拿劍啊你!」阿滿不解的說道。

「別問了,妳先借我用用便是。」潘杰把劍拿到手後,便開始隨著壁上的文字開始舞劍,將壁上所記載的劍法全一字不漏的演示了出來,阿滿在旁看得是目瞪口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剛剛我所揮舞的劍法,和妳昨日對抗雷伍王的是同一路罷?」潘杰笑著問道。

「是啊,到這裡就是我目前“玄女靈心劍法”的所成了。你個好小子,這劍法是給女性用的,想不到你小子使起來還別有一番風味的。」阿滿說道。

「之前師父將許多的武器的操用技巧都傳給了我,這劍…乃兵器中的平常之物。學會使劍是基本的,有了使劍的好基礎,要練會妳這劍法,就是駕輕就熟囉。」

「喔…我還以為你只會使刀呢!」阿滿偷笑著,潘杰則是向她吐了個舌頭。意味要阿滿別小瞧了他。

        潘杰得心應手的在石室內揮舞著石壁上的劍路,幾次的舞劍下來,這“玄女靈心劍法”的入門功己經被他給學成了,看著自己又習得了一向武功,潘杰高興的說道:「阿滿姑娘…看來妳和妳姊姊這“玄女靈心劍法”己經被我給學成了!其實能有機會學到這路劍法也要感謝妳。我看…就用“潘家刀法”來當成回禮罷,想不想學?」

看著潘杰自個兒樂成這樣,阿滿則是蹲在地上嘆了口氣。潘杰見她似乎不怎麼高興,於是問了問她:「怎麼,氣我一下子就把妳的劍法給學去啦!」

「誰還管這個啊…我現在只擔心得一輩子待在這裡。」阿滿不耐煩的說道。

「我一直沒把妳話當真。難道以前練劍時,妳和妳姊姊多次走出這石穴,當妳姊姊帶妳出石室時,妳都沒注意看著她怎麼帶妳出去的嗎?」潘杰瞪大眼睛吃驚的問道。

「是啦!算我不夠細心總行了罷!」阿滿嘟著嘴著說道。

潘杰被阿滿丟下這句話後,只是傻傻錯鍔的站在那兒,一句話在也沒說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阿滿看著潘杰無辜的被她發了一頓牢騷後,有點歉意的說道:「學你的刀法就不必了,如果還有機會出去的話,你能把那把“雪迓刀”送我嗎?那把青藍又雪白的刀鋒,我挺喜歡的。」

潘杰聽到阿滿這麼說後,就知道其實這小ㄚ頭想道歉,不過她的性子就是讓她拉不下這個臉和人道歉,於是隨口找了話說說,想讓潘杰放心。

「其實,我們還是有機會出去的。」潘杰說道,然後走向石壁。

「嗯?你這話是認真的?」阿滿緊跟在潘杰的後面。

「妳以為我剛站在那一動也不動就只是發愣啊,我在回想…以前我看過一本書冊,故事裡的主角有一次也遇上了這種情況,我在回想他怎麼突破這困境的。」潘杰摸著石壁說著。

「是嘛!那你可想到了。」阿滿高興的問道。

潘杰回過頭向阿滿笑了一下,然後說:「主角他…不停地敲著他周圍的牆壁,因為他知道,敲起來比較空的那面,後面一定有路可以通行。」

「看你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定是找到出入了罷?!」阿滿說道。

「妳往後退開點。」潘杰要阿滿離他遠點,然後將“雪迓刀”拔出。

        潘杰的手在面前的石壁來來回回的摸去,然後不定時地又敲打了幾下,在同個點連續敲上幾下後,便舉起“雪迓刀”立即揮下。
藍色的刀氣強而有力地將潘杰面前的石壁整面給擊碎,阿滿看見潘杰成功地將石壁擊碎後,高興的在後面拍手叫好著。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後來果真不出潘杰所料,被擊碎的石壁後面,的確有一條長長的通道。而且深不見底。

「妳先待在這兒。」潘杰要阿滿先待在原地不動,自己拿著“雪迓刀”走向前探路。

        正當潘杰走進通道後,通道兩旁的火把全都自動點燃,讓本來暗得伸手不見五指的通道,變得格外的明亮,也不讓感覺那麼陰深詭異了。

「這火怎麼會突然點起?」阿滿不解的問道,然後不時的將頭探去看看前面那條通道。

「這還不簡單…一定是方才我踏入通道時,碰到了地面上事前安放的水銀機關,一有人踏進後,水銀的流動就會引導著石壁上的火壁點燃。」潘杰說道。

「喲…看來潘少俠是見聞多廣囉!」阿滿調侃的說道,而此時潘杰則是笑著看著她,讓她有點害臊,於是問道:「幹麻沒事直盯著人家看?」

潘杰被阿滿這麼一問後,將他的“雪迓刀”收回刀鞘,然後拿在阿滿面前對她說道:「看來,這把刀真的能如妳所願地送給妳了。」

「少神氣了,前面不知道還有什麼機關呢!」阿滿開心的笑著說,便和潘杰兩人一同走進那通道內。

        潘杰和阿滿一同走進那條通道後,便仔細的觀察四周的環境。潘杰注意到了石壁上記載的事情,於是停下腳步,細心的觀看著石壁上所記載的文字。阿滿則對那些毫無興趣,心裡只想趕緊找到出口。

「妳姊姊以前可有告訴妳這石穴的由來?」潘杰問道。

「沒有,只知道這石穴是姊姊發現的。」阿滿不在意的說道。

潘杰點點頭表示知道後,又繼續的看了這石壁上的內容。

「怎麼,這石壁又記載了什麼事?」阿滿好奇的問道。

「如果沒錯的話…這石穴是在“武則天”時期建造的。」潘杰大膽的猜測著。

「“武則天”?為什麼跟她有關係?!難道這裡是她的墓穴?」阿滿更好奇的問。

潘杰沒有回答她,只是更專注的看著石壁上的文字。阿滿不耐煩的問道:「到底是還不是你倒是說說話罷?別只是傻傻地看著那些文字!」

「這的確是座墓穴,但卻不是武則天的。」潘杰說道。

「那你怎麼會提到武則天?」阿滿更聽不懂潘杰的話。

「也許…。這是當時武則天的一位女侍衛的墓穴。」

潘杰指著石壁上的文字,並叫阿滿看道,上面寫道:「小人“李玄女”一生服侍武后娘…。」

「那她就是“玄女靈心劍法”的創始人了。」阿滿驚訝的說道。

「不錯,想當年這位李玄女就是用她自創的“玄女靈心劍法”保護著武則天,死後,武則天又派人建造了這座石穴,裡頭盡是記載著她所使過地劍法,相信她在武則天的心中,是個無可取代的人,武則天才會在她死後又特地建造了這裡來紀念她。」潘杰說道。

「真好,我一直覺得如果一個人死了以後,能讓自己最信任的人記下自己生前的風光的話,那這輩子就不會白活了。」阿滿羨慕的說道。

「一個人死了以後,他生前的所作所為就得留給後人來評判了,就像有人認為曹操是奸雄,也有人認為他是個大英雄…一切都只能留給後人來看了。也許現在我們生在的五代十國是個大亂世,不過在幾百年後,後人也會看著這個朝代的故事,到那個時候,又不知道改了多少朝,又換了多少代。笑著看我們這個時代的每個人…為了一套連見都沒見過的戰甲,打得你死我活的,妳說…這會不會變成一個膾炙人口的故事?」潘杰笑著說道。

「誰知道啊…。」阿滿沒有太在意潘杰的話。不過卻說道:「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每個人才需要自己留下自己的後代罷?讓自己的後代來講述自己的故事。」

潘杰聽阿滿這麼說後,於是笑著說道:「對啊,也許以後妳可以把現在的事講成一個床邊故事給妳的孩子聽,故事的名字就叫…“皇龍戰甲”罷?」

「好你個姓潘的臭小子,盡說些佔我便宜地話,看姑奶奶如何收拾妳!」阿滿假裝生氣的追打著潘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兩人就像這樣在這長長的通道內嬉鬧追打著,誤打誤撞地見了一間特別大地石室,又勾起了兩人的好奇心。於是便一同入內觀看。

「這間比我們剛進來的那間大多了!」阿滿說道。

潘杰沒說話,走在阿滿的前面。觀察著裡面的一切,他發現到這間石室和上一間一樣也記載著好多的文字,同時也有劍法圖刻在上面。他仔細的看著上頭所記載的劍法,發現道和他還有阿滿所學的是完全不同的劍路,而且這裡記載的是更高深的劍法。

正當潘杰高興的要阿滿看看上面所記載的劍法時,阿滿打斷他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這石室內的劍法…就是姊姊用的那套劍法。」

「原來如此…。」潘杰看到阿滿滿懷憂傷地看著上頭,知道她又懷念起她和她姊姊的總總。

「潘杰你看。」阿滿指著上面要潘杰看道。

潘杰隨著阿滿的手勢看去,了解阿滿是要他看上面的新劍法,不過他又發現道上頭使劍的卻有兩個人。

「圖上有兩個人在使劍,難道說…。」潘杰懷疑的說道。

「你想得沒錯,這“玄女靈心劍法”練到最高層時,必須要兩人配合使用,招式的威力才會達到最大,當時我太沒用了,還沒來得及練就到這裡,才無法和姊姊一同用這劍法和王正瀏對抗。」阿滿講到這,眼淚也不由自主的滑落。

潘杰看見阿滿如此自責又傷心,於是走到她身旁安慰道:「我們不己經替妳姊姊報仇了嗎?所以這些事兒就別在想了,如果妳想彌補妳姊姊生前的遺憾的話,不如讓我們兩個來把這套劍法練完罷!相信妳姊姊在上有靈也會很高興的。」

阿滿用衣襟拭去眼角的淚水,然後用食指戳出潘杰的前額說道:「你就只會出一張嘴哄我開心!」

「難道要我哄妳哭啊?」潘杰也用衣襟替阿滿拭去淚水。

        潘杰扶著阿滿緩緩的站起身來,兩人看著石壁上所記載的兩人和用地劍法。
他們二人就這樣望著石壁許久,雖然一語也未發。但其實二人皆在心中演練著那些劍路。

「看來,沒有先習得心法就來練這高層的劍法果然行不通。」阿滿嘆氣道,方才她雖然己經靜下心來悟劍,卻還是悟不透。

「連妳都這麼說了,更何況才練了半日的我。」潘杰無奈的笑道。

「這心法就記在那兒,看來我們想偷雞摸狗是行不透了。」阿滿說道。

「練武本該不能求快,重要的是要融會貫通,更要精益求精!」潘杰藉機說了說阿滿。

「哼…姑奶奶可沒有閒功夫和你這小毛頭鬥嘴了,我要自個兒把心法學去啦!」阿滿裝作沒聽見,然後走向記有心法的石壁。潘杰則也馬上追去,兩人便開始學起“玄女心經”。

        兩人花了二個半天的時間,將「玄女心經」的上層心法都給習得,之所以能那麼快的學成,都是因為他們倆人受到“紅蓮丸”藥效的影響,內力有所長進。而且潘杰的影響更是深,他的內力己經比不久之前成長的更多了,所以學起「玄女心經」這種帶柔的心法內功,對他來說是易如反掌。兩人皆把心法內功學成後,就更進一步地練起兩人用的劍法,各自拿起手中的劍,在石室內揮舞著。

        潘杰使劍平銷而去,阿滿踏步使輕功飛起,躍到潘杰的上頭後。潘杰便劍往上一伸橫平放,阿滿則是輕靈地站在潘杰的劍上。兩人聚氣完了後,潘杰往上用力一推,阿滿也縱身跳起,這時阿滿在潘杰上頭,和潘杰一同使劍順勢平砍而去,砍出了道強而有力的劍氣,直接將他們前方的石壁擊個粉碎。

「想不到光靠劍竟然使出這等威力!」潘杰收功後,不禁讚嘆道。

「那也是得靠我在旁邊助你才有辦法的!少了我的話,看你還能不能使出這等威力!」阿滿說道。

「自然是不能…。」潘杰微微搖頭道。

        兩人正開心的討論著剛才練成的劍法時,潘杰隱然發現方才被他們合力使劍擊碎的那邊石壁,透出了些許的光線。

「我們走!」潘杰將劍收起,然後拿起“雪迓刀”,帶著阿滿走出這間石室。

        潘杰推開一些石塊後,發現雖然是一條不好走的路,但是卻能通到外頭,因為他望見通道的不遠處,有強烈的陽光透著射進來,想必外頭還是早晨要不就是正午,而且出口就在那兒,心裡這麼拿定主意後,便帶著阿滿小心翼翼地走出這崎嶇難走的石塊通道,顛玻一會兒後,刺眼的陽光射向他們兩人的眼中,可能是因為這幾日都待在陰暗的石穴內,所以突然遇見陽光會不習慣,雖然感到刺眼,還是奮力的衝到了外頭,衝出黑暗的石穴後,迎向他們的是一處廣大地花草之地,微風輕輕的往西邊徐來,花兒和草兒也隨著風的走勢起舞著,像是在歡迎他們兩人到這來一樣。

「哈哈!太好啦阿滿!妳看…這些花兒多美啊!我們到外頭啦!」潘杰高興的向外奔去,然後和阿滿一起躺在這廣大的草地上。

「想不到…這石穴的後面,竟然是這等美麗之地…。」阿滿坐起身來,感動的說道。

「是啊,正所謂柳暗花明又一村。」潘杰說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此時四周的景像可以用花語交加來形容,潘杰和阿滿皆沉醉在這猶如世外桃園之地,就在他們二人開心的享受這情致時,潘杰感到背後突然有一股殺氣逼近,於是反應及快地將阿滿撥向一邊,自己也縱身跳了開來。潘杰迅速的跳開後,一把長槍從他下方刺了出來,阿滿趕緊拔劍將其長槍給撥去,將其刺擊給化解。接著便是舉起劍朝長槍伸出處刺去,那人將長槍急快的收回,利用長槍的優勢將阿滿的劍給擋了下來。潘杰在空中掌握到敵人的位置,凌空揮劍殺去,那人見潘杰疾如風地攻來,趕緊往後大退數步,和潘杰還有阿滿保持了距離。潘杰和阿滿仔細的觀看了這人的五觀,這才發現就是前幾日和他們交手的其中一人,雷伍王的大弟子「雷童」,且擅長使槍術。

「我在四周徘徊了一下,想不到竟然如此幸運能碰上你們倆賤人!」雷童得意的笑道。

「哼!我這才覺得自己運氣好能碰上你,正想找你們算算帳!雷伍王那烏龜王八呢?」潘杰大聲的喝道。

「臭小子!你狗命不死,好運活到今日竟然還口出狂言,看老子收拾你!」雷童憤怒地提起「雷嗚槍」刺去。

「放馬過來罷!」潘杰也揮劍迎敵而去。

        雷童和潘杰二人在百花盛開之地大打出手,雷童的攻勢猛烈,長槍既出總是刺向潘杰的要害,潘杰使劍輕盈,另雷童捉摸不定,心想道潘杰這小子數日才用刀和他們對抗,怎麼今日改成用劍相敵,而且還使得如此純熟,不禁讓他不敢大膽進攻,一邊提長槍刺去,一面探察著潘杰的出招方式。

        長槍如迅雷般地刺出,潘杰縮腰閃過,右手平揮劍而去。雷童趕緊低頭閃過這一劍,然後一掌隨即轟去,潘杰不甘示弱地也擊掌迎去,兩人掌力勢均力敵,互相被對方的內力震了開來。雷童接了潘杰這掌後,心裡不禁暗嘆道:「這小子幾日不見,大難不死後,內力倒是頗有增長…這幾日到底幹啥去了?」

潘杰見雷童突然呆在站那兒不知在思索何事,破綻擺出,於是便趁機使「玄女靈心劍法」的連段劍法攻去,雷童見潘杰這劍法來得急快,且劍路之多段。便無多加思考,直接揮出長槍,也使出了多段式的「長槍突刺」攻去。潘杰的「連段劍」和雷童地「長槍突刺」互相交戰,雙方的劍和槍頭相互撞擊和摩擦,兩人互攻不下。

        阿滿見潘杰遲遲未能和對方分出勝負,趕緊出劍相助,雷童見阿滿從右方揮劍襲來,心急如焚,當下便隨意舞弄長槍勢威,潘杰見雷童發了瘋似得亂揮舞著手中的「雷嗚槍」便要阿滿退開,以免被雷童這陣亂攻給傷到。

        「雷嗚槍」在百花之地狂掃著,也捲起了一陣狂風吹盡了雷童四周的花花草草,他用餘光瞄見潘杰和阿滿己經不在他視線範圍後,便放心得停下揮舞長槍的舉動,不料正當他雙手停止時,潘杰和阿滿己在他正前方,潘杰高舉提劍橫放,阿滿則站立在潘杰的劍上,雷童此時還不知道潘杰和阿滿己經擺出了「玄女靈心劍法」最強的一招「雙劍齊出」架勢,還痴痴地站在原地觀望。

        阿滿縱身一跳,跳離了潘杰的劍上,在空中翻了個圈,然後和在下方的潘杰雙劍同時朝雷童的方向平揮而出,兩人的劍氣伴隨著四周的花兒一同攻去,雷童這時才察覺到一股強大的劍氣朝他襲來,要閃躲是己經是不可能,於是提起「雷嗚槍」抵擋。但還是被這股劍氣給震飛了出去,也受了不輕的內傷,當下吐出了血。

        此時雷童雖然還有餘力和他們鬥下去,不過受了傷後才驚覺自己還有攻城大任,可不能在這個地方和這兩個年紀輕輕的男女糾纏不清,況且還不知道他們還有什麼招式還沒有使出來,在這個地方受傷不值得。便咬緊牙關,使了輕攻縱身離去。

        潘杰見雷童離去後,心裡是大感放心,其實他和阿滿剛剛那招「雙劍齊出」己經是他們目前最強也是最後的招式了,雖然這招具有極大的威力,但要是對手在接了這招還未倒下還能再戰時,他們要擺出第二次揮劍的架勢又是何等容易,此招最大的缺點便是出招還穩花時間擺出陣勢,要是敵人事先看出他們的陣勢將其攻破的話,此招便施展不出。所以不管雷童退去的原因是什麼都好,潘杰也無心在追擊而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1 19:02 , Processed in 0.86752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