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我的一日女友50

看著學期即將邁入尾聲,同學們除了準備期末考以外,就是忙著再準備畢業旅行需要的五四三囉,班長湘婷也常常上台叮嚀要去的同學們,旅行的注意事項,而且還要持續的跟旅行社承辦員做確認。

看來湘婷這次可真是又累又頭大了,因為卡著期末考,還要忙畢旅的事情,當班長還真是辛苦,只看她在比較無關緊要的選修課時,就拿著必修課的書開始狂k,好像完全不把選修課的老師放在眼裡似的。

而幾個主要幹部,也跟湘婷一樣,k書k的特別努力,看來,這情況似乎不到考試那天都不會結束了。

相較於她們,我可就清閒的多,而Joe也是如此,因為我們可是不到考前最後一星期多,是不會把書來出來看的!反正,隨便看看,考一考會過就好。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Joe還是忙的咧,每天跑東跑西的,動不動就把網上找到的資訊,跑去跟馨儀討論計畫著什麼,我看啊,他們才真的是去渡蜜月的吧!

虧Joe之前還在那邊說,叫我跟涵一起去,當作是蜜月旅行一樣玩,結果咧......真是無言啊。

無言的還不止這一件事情,自從之前跟涵冷戰的時候起,若芸跟我之間也不再熱絡,常常她就撐著下巴傻傻的看著我,不然就是看到我以後,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漸漸的,我們之間的距離也拉遠了。

真搞不懂若芸在想些什麼耶,我好像也沒有得罪她,或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吧,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為什麼現在卻變成這樣咧?看來人真的可以說變就變的。

下課時,湘婷她們還在努力的跟書本拼命,而我則是和Joe在走廊上曬著太陽,而小胖則是在一邊看著他的正妹。

“喂,至宣,你跟若芸還在吵架啊?”Joe慵懶的模樣靠著欄杆“有眼睛都看的出來。”似乎是對我那驚訝且詢問眼神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我摸摸額頭,對這問題我也是無解啊。

“該不會你對若芸做了什麼對不起茹涵的事情吧?”Joe的眼神閃動著詭異的光芒“你腳踏兩條船喔?”用手指著我,Joe似乎對於他胡謅的八卦很感興趣。

“想太多...”

“一定有問題!”Joe還是不放棄他那驚人的想法。

“你們快看,下面有個穿短裙的黑襪妹。”小胖卻選這時間插話,我們都沒理他。

“我跟若芸不是那種關係。”

“不然是哪種?去MOTEL喝茶、聊天、看電視?還是去借廁所的那種?”

“快,又來一個,2點鍾方向。”再一次,又沒有人理會小胖,但是我們都知道他很能自HIGH。

“靠,我可不像某人之前,可是標準的花心界代表咧。”我還不忘免費贈送一個中指給Joe。

“之前是之前,我現在可沒有喔!”無視我的中指,Joe賊賊的笑臉,看了就讓人想扁他“你可不要亂來喔,小心我去跟茹涵打小報告。”Joe一臉賤樣,似乎是在告訴我,打我啊~笨蛋!

“又來了,天啊今天的妹真多耶,你們快看啦。”小胖失敗兩次,仍不死心,要是在課業上也如此,我看他應該不至於吊車尾了吧。

但是不會選時機的小胖,實在太白目了吧他。

“滾一邊去吧你~”“煩不煩啊你~”我出一拳,Joe出一腳,我們合力把小胖打飛,只留下一聲像是殺豬一樣的慘叫。

把怒氣發洩在小胖身上,還真爽,心情真是好不少,咦...在樓梯那邊探出頭左看又看的,不是君卉嗎?我叫了她的名字,君卉一臉總算找到你了,朝我跟Joe小跑步的走過來。

“總算找到你了,至宣學長。”君卉舒了口氣,才開口。

“唷唷唷唷唷,我們的君卉大小姐,怎麼會主動到我們資管系來啊?”看到一向不跑來我們這的君卉,Joe簡直像是看到什麼稀有動物一樣,只差沒抓來解剖吧。

“啊,立喬學長,你們跟我來一下。”君卉抓著我跟Joe就往平常沒人去通往頂樓的樓梯。

“君卉,幹嘛那麼急急忙忙的啊,一點都不像平常的妳耶。”搞不懂,是什麼事情能讓像是夏穗是雙胞胎,個性卻完全相反的君卉急成這樣。

“就是說啊,妳這樣抓著我跑,到時候馨儀回去不讓我抱抱,我看妳怎麼賠。”Joe雙手交叉在胸前,假裝生氣的樣子。

“好啦,聽我說。”

“嗯?”我跟Joe同時應聲。

“我剛剛不小心看到王浩誠跟一個女生不知道在計畫著什麼。”君卉一臉擔憂的模樣。

“王浩誠,關我什麼事啊?”聽到這個名字,我就很火大。

“阿浩?他又想做什麼?”Joe倒是挺好奇的。

“聽我說完嘛。馨儀說那個女生,好像是你們班的...叫若什麼的。”對於我們打斷說話,君卉不是很滿意,倒也沒生氣。

“若芸!?”我跟Joe一起把若芸的名字喊了出來。

“對,就是她”君卉終於想起來名字了“我只聽到它們在討論有關你跟茹涵怎樣的,好像要搞些什麼,我怕他們發現我所以沒聽的很清楚。”君卉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王浩誠跟若芸...什麼跟什麼啊!?”靠原來若芸最近這樣對我,都是因為王浩誠!?王浩誠這個可惡的死小孩。

“乖女孩,妳做的很好啊,幹嘛這個表情。”聽到君卉說的,Joe倒是不太擔心,只是拍了拍君卉的頭稱讚著“妳回去跟馨儀說,我們知道了。謝啦!”很久沒有活動筋骨的Joe笑的很暢快,終於有機會可以玩一玩了。

“謝謝妳,君卉。”我對君卉點點頭道謝“請妳們多陪著涵一下了。”現在能依靠的,也只有跟涵最親近的,這幾個涵的姊妹淘囉。

“不會啦,那我先回去囉。”君卉淺淺的笑了笑,轉頭就走下樓梯,跑回國貿系大樓。

若芸跟王浩誠,這奇異的搭配啊,不過我可是不對女生動手的,所以王浩誠,你的皮就給我繃緊點,上次那拳的帳我還沒跟你算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我的一日女友51

說也奇怪,從君卉跟我說了王浩誠跟若芸的那件事情以後,日子卻過的十分平靜,一點兒也不像是有事情要發生的感覺,真是平淡乏味啊,王浩誠,我還想看看你想搞什麼鬼的說。

不過,王浩誠那個討厭的傢伙,平常還是有事沒事就想接近涵,上次還在我面前想纏著涵不放,看到我的涵,就像看到救星一樣的跑到我身邊,我看涵其實也快受不了了吧,看著她嘟著嘴不高興的抱怨著,害我不自主的捏她的兩頰。

結果涵也很配合我,跟我開玩笑的打鬧起來,當然又是我跑給涵追囉。

遠遠走來的Joe跟馨儀看到這幕,Joe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馨儀,心想又來了,而馨儀則是笑開了,一幅理所當然又習以為常的樣子。

之後,王浩誠依然藉著一大堆有的沒的理由,找涵說話,親近涵,在夏穗跟君卉的幫忙下,能推就推,能閃就閃,能躲掉就躲掉,到最後涵她們三個人,只能跑到圖書館閱覽室的一個角落。

“他沒在追來了吧?”夏穗從拿著的書後面探出頭來,因為是在圖書館裡面,所以特別壓低音量。

“好像沒有吧。”君卉也跟著探出頭,望了望。

“呼...真是的,有完沒完呀。”涵靠著書櫃舒了口氣,壓低著音量“這樣下去,我們連教室都不能待了。”面對王浩誠三番兩次的糾纏,涵脾氣再好,都沒辦法忍耐了。

“夏穗快進來...”透過圖書館整片的落地窗,君卉看到王浩誠走了過來,緊張的拉著夏穗的衣服,把夏穗拖回書櫃後面。

“君卉不要拉了,再拉衣服就要破了啦...”被硬拖過來的夏穗,沒想過君卉的力氣會那麼大“那個王浩誠,是想我再罵他一次喔。”自從被夏穗罵了幾次以後,王浩誠也盡量跟夏穗保持的距離。

“真是陰魂不散...偏偏宣這時候又不在。”涵看著手機上我的號碼,不知道該不該撥。

“茹涵,快打給至宣吧!我們總不能一直這樣等下去吧。”急性子的夏穗,情願直接跟王浩誠槓上,也不想一直這樣躲躲藏藏的。

“對呀、對呀,茹涵妳就打給至宣學長吧。”對於夏穗的提議,君卉可是舉雙手贊成。

“原來妳們在這裡啊...!”王浩誠突然從書櫃後面出現,讓三人驚訝的叫了出聲。

這一叫劃破了沉靜的圖書館氣氛,讓在裡面看書或是借書的同學們,通通望著涵她們所在書櫃那,連負責圖書館管理的老師也急急忙忙跑來,畢竟再圖書館會讓人嚇到尖叫,可是非常稀奇的。

“同學,怎麼了嗎?”老師推了推眼鏡,看了看涵她們,又把眼神定在王浩誠身上“同學,你們知道圖書館是不准吵鬧的嗎?”老師又推了推眼鏡。

“老師,真的很對不起。”涵起身鞠躬道歉,就匆忙抓著夏穗跟君卉往外跑。

“喂,茹涵等等...”眼看好不容易找到的茹涵,又從眼前跑掉的王浩誠,就要要追出去。

“同學,這理事圖書館,請不要吵鬧。”從眼鏡後面,傳來老師銳利的視線,讓王浩誠馬上低頭道歉後,又急忙追了出去。

這時候,我跟Joe和馨儀三個人剛好回到了涵的班上,看到涵她們三個都不在,我放下便當還正要想出去看看,就發現涵抓著夏穗跟君卉急忙的跑來。

夏穗還不滿被抓著的嚷嚷著,放開她,她要把王浩誠罵成豬頭,就算認命被抓著的君卉,怎樣安撫也沒有用。

“涵,妳們是怎麼了啊?”我還真沒想到,涵居然還拉的動夏穗啊。

“唷唷,妳們三個是在做減肥運動呀?”Joe還是不改他那無裏頭的個性,真是語出驚人啊。

不過卻被馨儀巴頭,並送了笨蛋兩個字給Joe,而Joe只是對著馨儀傻笑著...。

“宣~”看到我的涵,大聲的叫著我的名字,並且撲進我的懷中。

“怎麼啦,我的涵?誰欺負妳啦?”看涵一臉委屈的模樣,誰敢欺負涵,我一定去扁他。

雖然涵被人欺負這點,讓我很不爽,但是,總覺得涵愈來愈會跟我撒嬌了呢,我又忍不住輕輕的捏了捏涵的臉頰,卻換來涵的白眼...還是正事要緊。

之後,我分別看了夏穗跟君卉,夏穗仍十分腦火,而君卉只是無奈的搖著頭,看到後面跟著跑來的人,我想也不用再問下去了,王浩誠,一定是這傢伙,乘我跟Joe去打撞球的時候,又在纏著我的涵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 52

看到從後面追來的王浩誠,這下就連Joe也覺得很麻煩了,馨儀現在看到王浩誠,也沒有好臉色給他看,原本馨儀還以為,王浩誠是個不錯的男生,不過自從他一直糾纏涵開始,也讓馨儀漸漸變的討厭他了,當然更別說夏穗跟君卉了。

“喂喂~阿浩,你這次又在玩什麼?老鷹抓小雞?捉迷藏?”看到馨儀的臭臉,跟前面這個大麻煩,Joe只好抓抓額頭。

“他最近常常這樣,害我們連教室都不能待了。”看到王浩誠不說話,只是一臉你能把我怎樣的樣子,君卉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

“對嘛!王浩誠,你到底想怎樣?”這下,夏穗也爆發了,把內心的火氣、怒氣完全釋放出來“有完沒完啊,茹涵是至宣學長的女朋友了,你不會去找別人啊?”

“不關你們的事!”王浩誠一點也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我只是想跟茹涵談談。”王浩誠雙眼盯著在我懷中的涵,握拳的手微微的顫抖著。

“現在涵就在這,你要說什麼就快說,屁放完了之後,就別再給我纏著涵了。”我故意示威般的挑釁著王浩誠,你王浩誠知道怎樣讓我不爽,我也照樣還給你。

“至宣學‧長‧,你確定要我在大家面前說嗎??”王浩誠瞇起眼,嘴角勾了起來。

“什麼東西不好在大家的面前說的?要說就說出來大家聽啊。”靠,要說不說的,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有什麼不敢聽的。

“對嘛,阿浩...你就說出來啊。”Joe被王浩誠的這要說不說的話,引起了興趣,而馨儀也點點頭附議。

夏穗跟君卉也都等著王浩誠會說出什麼驚人之語。

“茹涵,其實妳一直被他給騙了...。”王浩誠吸了口氣,做出對我的指控。

我騙了涵?這可是非常神奇的事情,除了之前跟雅詩出去的時候,只有跟涵說跟朋友出去,但是雅詩的確也是我的朋友而已,所以要說我騙了涵什麼,這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懷中的涵聽到王浩誠這樣的指控,抬起頭用著詢問的眼神看著我,Joe他們也都露出不解的表情看著我,我也只能聳聳肩,一臉無奈。

“你以為,沒有人知道,其實你早就跟你們班的若芸學姊,是一對了嗎?”王浩誠從褲子側邊的大口袋,掏出幾張相片,滿臉得意的樣子。

“嘎...?哩勒供瞎...我沒有聽錯吧?”王浩誠這句話,一定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話之一了,我用小指掏了掏耳朵,我還差點以為我聽錯了咧。

“哈哈哈~這實在太好笑了。”連Joe都笑彎了腰,手不停的拍著腿,狂笑著。

“立喬,你幹嘛笑成這樣,快跟我們說呀。”看到Joe的反應,馨儀滿頭霧水,馬上抓著Joe問個清楚。

夏穗跟君卉也在馨儀身旁狂點著頭,要Joe快點說,而涵則是要聽我親口告訴她。

“不可能~不可能~阿浩你一定是搞錯什麼了,至宣跟若芸如果是一對的話,他們早在二專就在一起啦。”Joe好不容易在馨儀的追問下,召了出來。

“那你說,這些照片又要怎麼解釋?”王浩誠把照片塞到Joe手裡。

還以為王浩誠有啥勁爆的消息,結果只是這樣,反正照片什麼的也不重要啦,反正只要是我們班的都知道,我跟若芸本來就沒什麼,所以看著懷中的涵,我故意的在涵面前嘟起嘴對空氣親了親逗著涵玩。

“我說...阿浩,這根本就是我們二專的畢業旅行拍的嘛!”Joe才看了幾張,就做出這樣的結論。

畢竟,畢業旅行的時候,比較要好的同學們,幾乎都會三三兩兩的一起拍合照或是團體照什麼的,一點也不稀奇或是可以證明什麼。

如果這樣就說我跟若芸有一腿,那跟我有一腿的女生還真多...,瑜芯學姊也跟我合拍過,焉翎也有,幾個在店裡打工的妹妹也有,就連現在我們班的班長大人湘婷,也有跟我合拍過咧。

這樣說,我的女人緣好像還真不錯...而且我又很花心喔!?我呸...,這是哪個腦殘的思考邏輯啊!

馨儀跟夏穗還有君卉傳閱著照片,再加上Joe的解釋之後,三個人全都一臉釋然的樣子,畢竟那幾張只是單純的合照,也不能證明什麼。

“宣,真的是這樣嗎?”涵的眼睛直直看入我的眼裡。

“嗯,當然是這樣。”我也回看著涵,我知道涵不能在受到傷害,而且我也沒有說謊“難道妳不信我?”其實,我也知道,涵一定會信我的。

涵搖搖頭,雙手身往我的後腰,環抱著我,又把頭埋進我的胸膛。

“妳不要被他騙了,茹涵,他是在騙妳的。”事到如今,王浩誠還是不肯放棄,乖乖接受事實,還在做垂死掙扎。

“啊,原來上次你跟若芸學姊在討論的,就是為了計畫這個嗎?”君卉這才聯想到,原來之前無意間看到王浩誠跟若芸的事,其實都是為了今天在做準備。

沒想到事情會被發現,這下換王浩誠一臉鐵青的樣子,呆站在原地。

“我說,我不知道你們想要幹嘛啦,但是...你要是在敢給我纏著涵,你就給我試試看。”我可不是隨便說說的,我對他的容忍也到極限了“告訴若芸,叫她別再做傻事了!”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該拿若芸怎麼辦。

事情終於真相大白,Joe拉著馨儀走往教室,夏穗瞪了王浩誠一眼,就拉著君卉往教室裡去,我們到現在,中餐都沒吃,早就餓翻了。

我跟涵之間的感情愈來愈穩固,想要用這種鳥事拆散我們,下次找個比較有爆點的事情再說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53

自從王浩誠跟若芸兩個人的計畫宣告失敗後,我對若芸實在是覺得有種嚴重的挫折感啊,沒想到原本很要好的,結果現在反而跟別人計畫要陷害我?想讓我跟涵分手?

所以,對於若芸,我已經不再多想些關心她的事情,我對她,只有冷淡到不能在冷淡而已,能閃則閃,能避就避,現在的我還沒辦法給她好臉色。

畢竟是若芸她自己自作自受的,是她先背叛我們之間的友情,一點都不在乎我對她的信任,我幹嘛還替她想那麼多做什麼?

而我也相信,我要王浩誠帶的話,若芸也已經知道了,最近這幾天,若芸常常若有所思的發著呆,有時候還會在上課中轉過頭呆呆的看著我,一幅有話要說卻又不知道要不要說的模樣,真搞不懂,她到底想要怎樣。

下課,我照常在下課中響的時候,一刻也不多待在教室就跟Joe兩個人,就往國貿科跑,就是不想要給若芸機會,而且王浩誠那個死小孩,也不會因為我的威脅,就這樣乖乖的放棄涵的。

“喂,我說你啊至宣”Joe雙手很隨性的插在口袋,詢問的看著我“你真的不跟若芸好好談談嗎?”快到馨儀她們班上時,Joe的腳步卻突然停了下來,等著我的回答。

“我無所謂......”我雙手一攤,對於這樣對我的若芸,我還能怎樣呢?

“至宣不是我要說你,但是...你真的很遲鈍啊。”

“怎麼?難道若芸這樣對我,我還要像沒事人一樣跟她說說笑笑的?”

“唉~也不是這樣啦...”Joe嘆了口氣“至少你可以跟她好好談談吧!?”

“為什麼?我幹嘛無聊沒事用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Joe瞇起眼打量著我。

“不然呢?”

“算了,我還是告訴你吧...想當初茹涵喜歡你的事,好像也是這樣...”對於我的遲鈍,Joe非常的無奈。

“什麼東西,涵是涵,若芸是若芸,她們兩個能比嗎?”一個是把心完全交給我的涵,一個是背叛我的信任的若芸,這還要說嗎?

“哎呀呀,所以我就說你很遲鈍嘛!”Joe指著我,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只能假裝鎮定“其實看在我們眼哩,你跟若芸...”

“我跟若芸怎樣?”

“就像一對情侶!”Joe十分肯定,一點都沒有開玩笑的成分存在。

我沉默了,這點我連想都沒有想過,我跟若芸會像一對...可是我自己也不這麼覺得啊,我跟若芸之間的關係很正常不是!?

“你自己想想,之前茹涵不也是這樣?”看到我一臉茫然,Joe把茹涵的事情搬了出來。

當初要不是Joe說出來,我也不會知道茹涵喜歡我的。

“那若芸她...”照Joe的邏輯,我猜也猜出個大概來了。

“沒錯...,那時候我們都覺得,你們應該是一對,只是我們都在想,你們怎麼一直都沒有在一起。”這個問題,其實Joe已經想問很久了。

“所以,若芸覺得我一直都是她的男朋友?也認為,是涵從她身邊搶走我了?”

“嗯”Joe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也許是出於憤怒、忌妒、不甘心,所以她才會找上阿浩吧!”Joe其實還滿同情若芸跟自責的,要是他早點告訴我,若芸現在應該會很幸福的嗎?

“算了,都過去了...我能做的,只有至少不要對她那麼冷淡而已了!”就算知道事情的原委,但是我還是不能完全釋懷。

“你自己想想吧。”Joe丟下這句,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走進馨儀的教室。

還要想什麼呢?已經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不可能了。

我跟著走進教室,Joe早就跟馨儀膩在一起了,涵則是趴睡在桌上,卻不見夏穗跟君卉的人影,而王浩誠看到我進來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打著他的簡訊。

我在涵身旁的空位坐下,用手輕撫著涵的後背,這幾天天氣忽冷忽熱,也讓涵不小心感冒了,真是的,不是誰說笨蛋不會感冒的嗎?那我的小笨蛋涵怎麼會感冒了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54

趴在桌上睡的涵乾咳了幾下,我馬上輕拍著她的背,涵也只是發出了嗯的聲音,往我這邊靠過來些卻沒有起來,看來雖然醫生說不嚴重的感冒,但還是讓涵很不舒服吧。

當我把側臉向著我,趴著睡著的涵,她額前的流海撥開的時候,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一個身影,在我的桌前停了下來。

我抬頭一看,居然是若芸,她怎麼會來到涵的教室裡來?Joe看到若芸也是一臉錯諤,馬上要還跟他嘻嘻哈哈的馨儀,等他一下,就跑了過來。

“若芸,妳這是......”Joe完全不了解若芸是為何而來,只是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所以Joe想,還是乘事情還沒發生前,先擋下來再說,但是沒想到,若芸可一點都不買帳。


“抱歉立喬,我不想跟你說,我只想找至宣談談,就在這。”若芸特別強調“就在這”,就把眼神從Joe身上,轉而停到我身上。

“若芸,現在真的不是很好的時間啊,改天我會讓至宣好好跟妳談談的!OK?”Joe還是不放棄,因為他知道,如果讓若芸今天就跟我談,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夠了,立喬...”若芸不滿Joe的干擾,也顧不得形象的吼了出來“還有你,至宣,你跟這學妹還沒玩夠嗎?之前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現在我知道了,你......”若芸就像大老婆抓到丈夫的外遇一樣,神氣的用手指著我,並數落著我。

旁邊圍觀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而我當然也聽不下去,也無法在莫不吭聲,任由若芸說去了。

“妳說夠了沒?”如果我之前讓妳誤會了些什麼,我道歉。”現在的我也很火大,沒想到之前的事情,若芸還是沒學乖啊,還是自暴自棄的來個放手一搏?

“你跟我道什麼歉?再說,我沒有誤會什麼!!”若芸再次吼著“還有妳,妳這隻小狐狸精,為什麼要跟我搶男朋友?”氣急敗壞的若芸,就想上前抓被她吼聲吵醒,悠悠醒來的涵的頭髮,當然被我擋了下來。

“學姊,妳夠了沒...”這下馨儀也沒辦法坐著看了,畢竟都被人欺負到頭上,總不能不吭聲。

“馨儀”Joe喚著馨儀的名字,並對她搖搖頭“若芸,妳別太超過了...不然,我也沒辦法只是看而已了。”Joe轉頭瞪著若芸,口氣有多冷就有多冷,但儘管如此,Joe對若芸始終有份歉疚。

“真是場好戲啊!”王浩誠收起手機,笑嘻嘻的拍著手走來“茹涵妳自己看看,至宣學長從頭到尾不都在騙妳嗎?”王浩誠幸災樂禍的,在旁邊加油添醋。

“至宣,走啦~跟我回去,你就收收心吧,你還有我,不是嗎?”若芸的態度突然軟化下來。

“茹涵,那傢伙根本不愛妳!妳幹嘛那麼傻虐待自己,去愛他?我絕對不會像他一樣的。”王浩誠跟若芸一搭一唱的,朝著涵伸出他的手。

“你們......有完沒完啊。”Joe真的聽不下去了“你們少在這玩什麼挑撥離間,很好玩嗎?”

“至宣,我會原諒你的...回來吧,別管那隻小狐狸精了。”若芸絲毫不理會Joe,依然更加放低身段。

“就是說,茹涵,好好想想,妳跟他沒有未來的,他只是跟妳玩玩而已,玩膩了就會拋棄妳的!”王浩誠說的好像真的一樣,愈說愈超過了。

“你這渾蛋...”我的理智神經這下真的斷了,我站起來抓著王浩誠的衣領,就是一拳往他臉上揮去。

“不要”剛進門的夏穗看到這幕,大聲的喊著。“至宣學長,不可以。”跟在夏穗身旁的君卉,也出言想制止。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在眾人的叫喊聲中響起。

不對,這不是我打的,我的拳頭還離被我壓倒在地上的王浩誠的臉,最少還有1公分遠。拋開王浩誠,我站起來轉向聲音的來源,在旁邊的所有人早就紛紛轉頭,注視著站在那,對若芸揮出一巴掌的涵。

“妳做了什麼,妳這可惡的小狐狸精...”手摀著被打紅的臉頰,若芸仍不甘心的回嗆。

“誰是狐狸精了?學姊妳才是吧!搞清楚,我才是宣的女朋友耶!”第一次,涵真的生氣了,不滿的情緒通通都湧上心頭。

涵想,憑什麼她這個正牌女友,要被別人說成狐狸精?還被人反客為主,想要帶走自己的男朋友?就算她現在重感冒,也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妳敢罵我是狐狸精?”聽到涵這樣說她,若芸火又更大了。

“沒錯,我就是罵妳。”涵也不管若芸是不是學姊了“雖然當初是我先告白的,要宣做我的男朋友,但是後來,他也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涵理直氣壯的把話說完,就瞪著若芸。

“妳給我差不多一點...”若芸時在想不出什麼可以反駁的話,大聲一喊,手一揮就想往涵臉上打去。

又是一聲清脆的啪聲,但是若芸打中的不是涵,而是我的側臉。看到打中的人是我,若芸反而慌了手腳,不知該如何是好,手在半空中往前伸,卻又馬上縮了回去。

“若芸,這樣夠了嗎?這一巴掌,就當是我還妳的,對不起...”我摸摸臉頰,若芸這巴掌真的打的很用力。

不過,這巴掌也許是我應得的,就當作我無心之過的贖罪吧,除了對不起以外,我實在不知道能跟若芸說什麼了。

“嗚...為什麼是你跟我道歉?是我打了你...”這下若芸的情緒真的崩潰了,放聲的哭了。

“我一直都不知道,妳喜歡我...,而我也是直到之前,才知道我真正喜歡的人是誰!”我伸手過去摸了摸若芸的頭,想要安撫她的情緒“過去的事情都隨這巴掌過去了,好嗎?”我應該生氣的大吼,但是我卻做不到,反而很溫柔的對待若芸。

有時候真的覺得,我是個爛好人,這還真的要多虧我老媽啊...。

“茹涵,我...”從地板上爬了起來的王浩誠,還想說些什麼,一點都不管馨儀等人的白眼。

“王浩誠,現在你知道了,當初是我先跟宣告白的了!?因為我喜歡宣,才會跟他告白的。所以請你,不要再來糾纏我...”我字的聲音還是環繞,涵卻頭一昏,直直的倒了下去,嚇的我,本能的反手一抱,接住了她。

“涵,還好嗎?”看到涵倒下,真的讓我嚇到臉色發白。

“咳咳~我想...休息...一下。”涵又咳了幾聲,很吃力的才把話說完。

“Joe,之後的事情,拜託了。”我才看Joe一眼,Joe馬上知道的點點頭,想也知道我是指若芸的事。

“至宣,茹涵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了。”一旁的馨儀不等我說,主動的把涵交付給我。

於是,Joe跟著若芸回我們班教室,馨儀則幫涵請了假,我則是帶著涵先回涵家去,而對於如此明瞭的拒絕,王浩誠也沒多說什麼,只能接受失戀的事實,直到最後,在踏進叫是前一刻,若芸才語帶哭腔的Joe說了聲對不起。

Joe則是咧嘴笑著,也像我一樣,只是用他的大手按著若芸的頭,這也讓若芸哭的更慘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55

我和涵跟Joe、若芸、王浩誠幾個人,理所當然又被抓去教官室泡茶、聊天一番,不過這次僅僅只是寫個悔過書了事,但是得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而這一切都是幾天後的事情了。

之後事情有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發展,經過上次大鬧國貿科後,得到了明確答案的若芸也徹底死了心,反而很坦率的跟我和涵道歉。

涵也沒多說什麼,就接受了若芸的道歉,既然涵都這樣表示了,我還能多說什麼呢?

當若芸問我,我們仍然是朋友嗎的時候,我告訴自己,一切都過去了,我跟涵都還在一起,而且若芸還是以前那個若芸,所以我對若芸點點頭,嗯了一聲,我對她說:我們依然是朋友!

聽到我這句話,若芸的眼淚好像又快掉了出來,不過,若芸硬撐著,沒讓眼淚落下,還是對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走了。

我看到若芸走去的那頭,王浩誠正站在那邊等著她,同樣是失戀的兩個人,也許特別容易戶想吸引、共鳴吧,看著手牽著手漸漸遠去的兩個人留下小小的身影,我想,只要他們可以得到幸福就好。

看著兩人走遠的同時,涵的手也牽上我的手,我也緊緊的握著當作回應涵的心,我在心裡發誓,這隻手我不會再放開,我要好好保護著。

我心中的這個想法萌生著,手也很主動的,把涵的手拉進我外套的口袋。

“這樣比較暖。”我沒有看著涵,像是對著空氣說話。

“宣~我想喝東西啦~”涵像是了解我的心意般的,露出洋溢著幸福的微笑,撒著嬌的跟我要喝的。

“好好好,看妳想喝什麼我們去買。”我邊說,邊往學校開設的便利商店走,拉著涵一起。

“馨儀...”涵對著球場邊喊著正在看Joe打球的馨儀,同時用手比了比便利商店,手又在空中做出了喝東西的樣子。

“等我一下”馨儀先叫住我們“立喬,你要喝什麼嗎?”馨儀轉過頭,問著剛剛才投進一球的Joe。

“喔,幫我隨便買個運動飲料吧!”Joe匆忙的回答,之後又把注意力集中在球場上。

“真拿他沒辦法,放著我這美麗的女朋友不管,只顧著打球...”馨儀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開玩笑的發著牢騷。

這話讓我跟涵都笑了出聲,而馨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那個再球場上意氣風發的Joe,也是馨儀真正喜歡的Joe,這點我們都清楚的很。

不過看著眼前嘴唇還微微發白的涵,我還是滿擔心的,畢竟涵的感冒也才剛好了一點,還沒有完全好,而且也很容易感覺的疲倦。

前幾天我抱著涵,從學校送涵回家,到她房間的時候,也讓涵媽嚇了一跳,涵不僅臉色發白還有點發燒。涵媽也急忙拿來熱水盆跟毛巾,順便把我趕到客廳,關上房門,先替寶貝女兒了擦了擦身體,換上比較舒適的衣服後,才叫我拿冷毛巾進去,敷在涵的額頭上。

原本只是小感冒的涵,因為若芸一鬧之下變的更加嚴重,這讓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對涵媽說。

“涵媽媽,對不起...”把毛巾敷好,我走到客廳對涵媽道歉,沒照顧好涵,的確是我的錯。

“傻孩子,這哪是你的錯?”涵媽對於我的道歉反而有點吃驚“抱著涵上來也累了吧?要不要喝點什麼?”涵媽打開冰箱,問著。

“不用了,謝謝涵媽媽。”對涵媽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可以進去陪著涵嗎?”我現在擔心的是躺在床上的涵。

“當然可以,你不是涵的男朋友嗎?快去吧。”涵媽用鼓勵似的目光,目送我進去涵的房間。

兩個小時之內,我替涵換了幾次毛巾,幾次經過客廳,看到身為SOHO族的涵媽,正努力的跟工作奮鬥,不停的敲打鍵盤,印表機也不時將資料
印送出來。

我給自己拿了杯水喝,手摸著涵的額頭,還是燙燙的,用冷毛巾敷好像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而且似乎還比剛剛更燙了點,而且在吃醫生開的藥的涵,也不能隨便吃退燒藥。

所以我只好找涵媽商量,涵媽聽到這回事,就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叫我去幫涵把她今天穿的外套穿好,涵媽先去開車,等等叫我帶涵下去,準備去醫院掛急診。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56

涵媽開著車到了醫院,拿著涵的健保卡,匆忙的替涵掛好號,同時護士拿著耳溫槍幫涵量體溫,39.2度,燒的還真不輕啊。

還好今天的人不算多,很快的就輪到涵了,醫生拿著聽診器幫涵檢查了一下後,就跟我和涵媽說,要涵留下來吊點滴,之後就要護士找張空床給涵,要涵先躺一下,護士很快會幫她上點滴。

聽到醫生這樣說,看著我參扶著涵躺上床,涵媽才跑到急診室旁邊的走廊上,打了個電話給涵爸,告訴涵爸現在的狀況,要涵爸別太擔心,並叫涵爸晚餐自理。

回到急診室,涵媽拉了張椅子,堅持要留下來陪著涵,所以我只好自己去醫院的販賣部,幫涵媽跟我一人買了一個喝的,我也不知道涵媽跟涵喜歡看什麼,所以就隨便抓了兩本女性雜誌,付完帳就帶了回去。

“涵媽媽,這給妳。”我把裝著雜誌跟飲料的袋子,遞給涵媽“我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所以就隨便買了。”我不忘補充說明。

“謝謝你啊,沒想到至宣那麼體貼呢。”涵媽拿出其中一本雜誌拆開“難怪茹涵這丫頭會那麼喜歡你。”涵媽看著吊著點滴躺在床上的涵,露出關愛的眼神。

“媽~”聽到涵媽這樣說,涵害羞的臉又紅了。

“呵呵~沒有啦,這是應該的...。”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真是不習慣別人這樣誇我呢。

涵媽是又看了我們兩,曖昧的笑了笑,把注意力放在雜誌上沒有再說什麼,而我也拉了張椅子坐在涵旁邊,把飲料放一旁,拿著雜誌一頁頁翻給涵看。

畢竟發著高燒,外加又吊著點滴,涵的手也不好活動,所以我只好辛苦一點囉。

看著、看著,突然我想到一件事情,今天我沒班,不過涵好像有班的樣子耶。最近沒看班表,我也不太確定,所以叫了聲涵,不過涵早在不知道我翻到哪頁時,就已經睡著了。

到現在點滴才滴了不到一半而已,就已經過了一個小時左右了,照這種速度,涵今天是不可能趕去上班了,就算可以我也不放心讓涵就這樣去啊...,店裡最近又比較忙,看來我只好去幫涵代班囉。

“喂喂,我是至宣,是焉翎嗎?”我跑出急診室,打了通電話給焉翎。

“嗯,我是。怎麼,有什麼事情嗎?難得至宣你會想到打給我耶,我好高興。”接起電話的焉翎,假裝哀怨的逗著我玩,好像我對她始亂終棄似的。

“切~焉翎別鬧了,妳可以幫我看一下,茹涵今天是不是有班啊?”我可不想讓別人誤會啊,再說還是先辦正經事要緊。

“好啦好啦,玩一下都不行,至宣真小氣...”說不玩的是焉翎,結果她還是繼續玩“茹涵今天有班沒錯喔!”焉翎查了下班表,看著茹涵的那一欄。

“果然...”看來我果然沒有記錯啊。

“茹涵她,怎麼了嗎?”聽到我這樣說,焉翎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她發燒了,現在還躺在醫院急診室,吊著點滴咧。”我實話實說的告訴了焉翎,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茹涵她還好吧?”聽到我說涵在醫院吊點滴,焉翎也替茹涵擔心“那...我幫茹涵請今天的假吧。”焉翎想茹涵今天應該也沒辦法去上班了,所以主動的要替茹涵跟店長請假。

“謝了焉翎,不過,我今天還是去代茹涵的班吧。”我先謝過焉翎的好意“請假的話,到時候還得要去補班啊,我怕茹涵會吃不消。”其實我真正擔心是這個。

“喔~至宣你真的很體貼呢,茹涵也真是幸福。”焉翎半開玩笑的這樣說“那等等見囉!掰啦。”講了那麼久,焉翎也該去忙了,所以匆忙的斷上電話。

我想如果今天換作是我躺在床上,涵也會替我代班的,不過我情願請假到時候去補班,也不要涵去帶我的班,因為我不想她那麼累。

放好手機,我又回到急診室裡面,跟涵媽說了一聲,並請涵媽在涵醒來以後跟涵說一下,要涵不要擔心上班的事情。拒絕了涵媽開車送我去店裡的好意,看來我今天只好先坐車回涵家一趟了,就算會遲到被女王抓去約談,也總比半夜沒車回宿舍的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57

雖然我已經飛快的騎著車,從涵她家飆到了店裡。

無奈因為正好是上下班時間,基隆市區簡直是塞爆了,就算我努力的鑽小巷,最後等我到店裡,我還是遲到了。

“至宣,快去打個卡換個衣服,過來幫忙。”看到我匆忙進來的焉翎,乘店長不注意,把我推進更衣室。

“是...,謝了焉翎。”我搶在更衣室的門快關上的時候,對焉翎的掩護道謝。

“咳咳,我說...你又遲到了是吧!?”門又被推開,女王大人一看才在換衣服的我,就知道我遲到了“算了,今天就放你一馬。”女王大人一反常態的沒追究遲到的原因“...茹涵那孩子,還好吧?”女王大人的眉間,露出擔心的神情。

我就知道,女王大人會放過我,當然還是因為涵,畢竟女王大人可是很喜歡涵的!我在想,也許涵有機會接手原本屬於瑜芯學姊的位置,成為女王大人身邊,新的左右手之一呢,畢竟瑜芯學姊的缺也空很久了。

“茹涵她,現在應該還在醫院吊點滴吧!”畢竟我從醫院出來之前,涵吊了一小時的點滴,也才滴那麼點兒“我想茹涵她最近的班,應該都會是我來代吧!”乘此機會,我也順便跟女王說了我內心的想法。

“是嗎...”女王大人想到一陣子看不到涵,表情有些落寞。

“嗯,店長,應該可以吧?我想,還是讓茹涵她好好休息個幾天的好。”讓涵她再暈倒個幾次還得了,我的心臟可能會先宣告停擺吧。

“隨便你囉。”女王大人隨手一撥,她那及肩的長髮,率性的回答。

“謝謝店長,那我先去忙了...”我關上衣櫃,打開更衣室的門就要往外走。

“你也別讓自己累壞了。”在我左腳才剛跨出門外,女王大人的手突然輕柔的搭在我肩上“瑜芯她...寄了封信來了,有空在拿來去看吧。”說著,女王大人就自己走回店長室。

“瑜芯...學姊...”看著女王揮著手進去店長室的背影,我實在有點難接受,那麼久沒消息傳回來,去日本追逐自己夢想的瑜芯,她居然會想到寄信來!?

說到瑜芯,當初她畢業前夕,決定要去日本的時候,也曾經跑來問過我,她應不應該去日本?還是應該留下來的好?

現在想起來,自從瑜芯跟她的男友分手之後,瑜芯似乎就滿依賴我的,我們之間的關係說起來也滿微妙的吧!套句從日本流傳來的話,那就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而且我跟瑜芯還是學姊、弟的關係...。

當初的我,對感情根本一竅不通,跟瑜芯頂多也只有牽著手到處瞎逛的程度,雖然瑜芯她是第一個讓我大略體會到,身邊有個女孩子,是什麼樣的感覺的人,但是卻不是我的初戀。

與其說瑜芯是我的女朋友,不如說,瑜芯的就像是我的親姊姊一樣,是個給我很多溫暖感覺的存在。

“至宣,你知道那件事了呀?”看到我失魂般的樣子,焉翎在我後背拍了一下。

“哇哩~焉翎,妳不需要這樣嚇我吧...”我拍了拍胸口,差點心臟就要跳出來了咧“妳說的是哪件事?”舒了口氣,我才想到焉翎到底是指哪件事。

“看你的樣子,你應該是知道瑜芯要回來的事情了吧,不是嗎?”這下,反而是焉翎一臉疑惑的表情看著我。

“瑜芯學姊...她,要回來了??”突然聽到這消息,我嘴巴張的大大的,一時之間還不知道該怎樣反應。

“是啊,說是這星期週末要回來。”焉翎一隻手把我的下巴壓回來,真像是在拍搞笑片一樣。

“是嗎......!?”

“我想,你應該很想瑜芯吧?不是嗎?畢竟瑜芯跟你.....”

“嗯?”

“算了,不說了!你現在也已經有茹涵了,快給我認真點工作啦。”焉翎眼神一變,用手勢叫我低下頭,突然巴了我的頭一下。

“好啦,妳知不知道,這樣會痛耶...”靠,焉翎居然還打那麼大力,我要是變笨了該找誰賠?

“不痛幹嘛打你,笨蛋!”焉翎作了個調皮的鬼臉,就跑去繼續工作。

瑜芯要回來了,這麼久不見,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是胖了還是瘦了呢?她一直想去日本學習,成為一個頂尖的化妝師,這個夢想已經實現了嗎?我的心情,突然替瑜芯忐忑起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58

剛知道瑜芯要回來的消息的時候,我的確有點又驚又喜。

驚的是,這好久沒提起的名字,過了那麼久無聲無息的日子之後,又再次出現在我的生命中;喜的是,這名字的主人就要回來了,一個像我親姊姊的人,就要回來了。

但是,這種驚喜的心情並沒有持續太久,接下來的幾天,我可真的忙到昏了,因為,除了平常在學校上課以外,我還要代涵的班,更別說我還有要顧好自己的班了。

所以空堂或是比較清閒的課的時候,我也很自然的,就加入了湘婷她們的K書團,靠著湘婷借我的重點整理,這樣一直K到期末考的時候,沒有很高分,最少也可以低空飛過吧。

看我突然開始努力的K起書來,Joe一開始也以為自己眼睛花了,還跑過來問我,是不是涵把感冒傳染給我了?還是我投殼壞掉?難道地球逆轉了?等等之類的蠢話。

真是夠了,我也還不想被當光好唄...。

涵在吊完點滴後的兩天,請假沒來上課,在家裡好好休息,而我在下課之後都會帶著涵愛吃的零食,先到涵家去看她之後才去上班,涵媽則是很熱情的,乘我還沒上班前,留我下來吃完晚餐再走。

當涵開始來上課,馨儀他們姊妹淘都很高興的慰問著,而我下課就拿著湘婷借我的重點,到涵教室陪著她,雖然經過兩天的休息,不過因為吃藥的關係,涵的精神還是不大好。

所以涵最近的中餐、點心、飲料,通通都是我幫她準備好的,為的就是不要讓涵到處跑,下課可以趴在桌上休息一下,下課的時候當然也是我送她回家,順便品嘗涵媽準備的晚餐之後,才跑去上班。

等到下班回宿舍,我就直接撲倒在床上,馬上就呼呼大睡,因為我實在是累爆了,這幾天代班的日子,我都是這樣過的。

今天下課,當我送涵到她家門口正要進去的時候,涵卻阻止我拿著她的鑰匙開門,用手按著我的手,用著那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

“宣,謝謝你,最近真的麻煩你了!”涵一臉歉疚的樣子,跟我道謝。

“笨蛋~”看涵那漸漸恢復紅潤的臉色,我就很滿意了,我用手指搓了搓涵的鼻尖“我只要你快點好起來!”我還是比較習慣看到那個活力充沛的涵呀。

“嗯,宣...我...”涵閉上眼對著我,仰起了下巴,那還有些泛白的唇迎了上來。

“涵...”我用手圈住涵的腰,正準備閉上眼,涵家的門卻突然開了。

“至宣跟茹涵你們回來...啊~對不起,對不起。”開門的涵媽原本要歡迎我們到家,沒想到卻看到這幕,尷尬的連忙道歉著。

“涵媽媽您好,我們回來了...”我放開還在涵腰上的手,也一臉尷尬的看著涵媽,不知道該不該馬上回去。

“媽~”涵主動的親吻,卻被涵媽破壞,涵的臉真是紅透了,不依的喊著媽。

這下的氣氛真的很尷尬,同桌吃著晚飯的我,只能低著頭不敢看涵媽,涵臉紅一直沒退過,不時的瞄我一眼,之後還不忘幽怨的,瞪了哧哧笑著的涵媽一眼,害涵媽還不小心噎到。

我說...這頓晚餐真是漫長啊。

好不容易吃完,涵堅持要送我到樓下,但是為了不讓涵的感冒二次復發,所以我一直勸著涵,叫她送到門口就好,但是涵一點都不依,硬是要跟我到樓下去。

為了要涵乖乖聽我的話,於是,我低下頭在涵的額頭上親了一下,才讓涵打消送我下樓的念頭。

“至宣你來啦。”才剛跨進店裡,焉翎看到我就跑了過來“你有朋友來了。”焉翎叫我低頭,才在我耳邊小小聲的說。

“誰啊?”知道我在這邊打工的朋友並不多。

“挪,不就在那桌嗎?”焉翎指著旁邊的一個桌子。

“啊~那不是小胖嗎?他怎會來?”看到那個阿宅代表的身影,我馬上就認出是小胖了。

“你果然認識的吧。”焉翎把餐盤遞給我“那桌就你負責啦。”

我一換好衣服,就馬上拿著餐盤過去,準備跟小胖哈拉幾句。

“喂小胖,你今天怎麼會想到來這啊?”拍了小胖的肩膀,對於他會出現在這,我真的滿驚訝的。

“喔,至宣啊,沒有啊,只是有個朋友想看你一下而已。”小胖拿起桌上的飲料,吸了一口滿滿的。

“你好~”坐在小胖對面的女孩,拿掉墨鏡跟我打招呼。

“妳好...初次見面...”我還沒看清楚她的長相,只是本能反應的跟她打了聲招呼。

“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唷~至宣...”拿掉墨鏡,抬起頭來,一個熟悉的面孔看著我。

沒想到,居然會是雅詩!?她怎麼會突然跑來店裡,算算日子,從上次的陽明山一遊之後,好像就沒跟雅詩聯絡了,忙到昏天黑地的我,也幾乎快忘了雅詩的事情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59

哇靠,最近到底是怎樣?難道是因為之前,無意間看到同學拿來的報紙上,那個星座預測說的,我最近的運勢,真的已經開始走下坡了嗎?不然,怎麼最近一些怪事,都接二連三的來找上我咧?

先是王浩誠跟若芸,兩個人想在我跟涵之間的搞破壞;再來是涵病倒,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好;接著久久沒音訊的瑜芯,突然傳來消息說這星期要回來;現在,已經快被我淡忘的,那個跟我提出驚人要求的女孩,雅詩,卻出現在店裡。

這個死小胖,等我下班回去你就知道,我兩隻眼睛死死的瞪著他,小胖他明明就知道,我跟雅詩也有過一次一日情人之約,他現在卻還把雅詩帶來...

雖然小胖不知道我跟雅詩之間那複雜的情感糾葛,但還是不能放過他,我繼續瞪著小胖,殺氣也滲了出來。

“至宣,那個...來這邊找你其實不是我......”感應到我灼熱且帶殺氣的眼神,小胖連忙想解釋事情的前因後果。

但是聽到小胖說話,我更火大,殺氣又更強了點,眼神還露出兇光,硬是讓發頭汗在飆著的小胖,把話咽了下去。

“至宣,是我要陳維佑他帶我來的。”看到小胖的窘樣,雅詩只好自己搶著說。

“是啊、是啊,就是這樣...”旁時總是在線上遊戲裡面,靠著一身好裝,耀武揚威的小胖,這時候卻險的很俗辣。

聽到雅詩替自己解釋,就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樣,甘願當個應聲蟲,小胖不停的點著頭,贊同雅詩的話。

“真是夠了。”現在我終於能體會,Joe為啥想扁小胖的原因了“雅詩,妳...怎麼會過來這?”對於雅詩沒跟我說,就自己跑來,我到是滿錯錯阨的。

“因為想你啊!!”雅詩雙手肘撐在桌上,托著下巴,饒有興致的看著我。

雅詩說的理所當然,表情一點兒都不像是在跟我開玩笑,反而很期待可以看到我,等看到我以後,心情就更好了。

“呃...是...這樣子的嗎?我...這個...我...”我像壞掉的答錄機一樣,一直在那邊我個不停。

“你們之間...有問題。”小胖看看我的糗樣,又看看興高采烈的雅詩,自己下了個這樣的結論。

“有什麼問題?”不知道是不是被小胖看出什麼,我非常的心虛,表面上卻強裝鎮定。

“我們之間的確有個很大的問題。”雅詩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脫口而出,讓我整個傻眼。

“至宣,腳踏兩條船不好喔。”小胖又一次,很自以為的下了結論“嘖嘖嘖,你也不想想,你已經有如涵學妹了呢。”小胖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還提高了點音量,好像要昭告天下來個公審似的。

好死不死的,被在附近收桌的焉翎全都聽了進去,死小胖,你是真的沒被我扁過,不過癮是吧!?這下誤會可大了,我整個人也呆掉了。

“至宣,你還欠我一個答案...你到底是要還是不要?”雅詩突然把一隻手,有意無意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還是...,我覺得雅詩的小腹好像大了點,該不會...不會吧,不可能的,怎麼可能?努力的撇開這怪異的念頭,努力的說服我自己,是我想太多了吧!!

“要不要什麼?難道雅詩妳...有了??”小胖倒是很直接的聯想到了那方面的事,把我想問的問題問了出口。

“嗯~已經快3個月了。”雅詩低頭看著自己的小腹,手也很溫柔的撫摸著,臉上流露出作為人母的喜悅感。

“什麼?雅詩你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雅詩前男友,送她最後的禮物吧。

“至宣,你這樣就很沒意思咧...,這樣你還要跟涵在一起?”小胖整個陶醉在他自己的世界裡面,我也懶的管他了。

我看著雅詩,雅詩一直沒有說話。

“我前幾天噁心的想吐,去做檢查,才知道已經3個月了。”一陣沉默之後,雅詩抬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我。

“至宣,那真的是你的...”一邊的焉翎也聽不下去,指著雅詩的肚子。

“焉翎,我等等再跟妳解釋,我先出去一下。”說著,我就拉著雅詩朝店門口走,留下那個白痴小胖,繼續待在他的異想世界裡面。

到店門外,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說雅詩,這種事情居然現在才知道?女生對這種事情,不應該很敏感的嗎?電影跟電視不都這樣演的?

“你生氣了?”雅詩擔心的看看我“因為有了這孩子,還要跟你......所以你生氣了?”雅詩愈說愈小聲。

“我是很生氣...。”看了雅詩那小女人又憂心匆匆的表情,我只能無奈的嘆氣“那孩子...是妳前男友的吧?有告訴他嗎?”其實我還是滿擔心雅詩的就是。

“我沒有告訴他,因為...這孩子是我的。”看我還是很擔心她,雅詩鬆了口氣。

“那妳打算怎麼辦?”從口袋拿出菸,點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

“我想生下來,你認為呢?可不可以不要抽?”看到我抽菸,雅詩的眉頭皺了起來。

“對不起。”我把菸丟到水溝“妳要生?那妳要怎麼養?妳...有好好想過嗎?”生小孩簡單,要養可就不容易了。

“總是會有辦法的...對吧!?”雅詩朝我眨了眨眼,轉頭,甩動長髮飄逸著,走回店裡。

沒想到,雅詩居然真的懷孕了,還真被我猜中,是她前男友留給她的紀念品!?而且雅詩居然還要把孩子生下來,事情怎變的那麼複雜了?我走進店裡,眼神一直沒有,從回到小胖身邊的位子上的雅詩身上移開過。

“至宣,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女的真的有妳的孩子?”剛聽了小胖一堆自以為的推論,焉翎心情十分沉重。

一向認為自己對我很了解的焉翎,對我會做這種荒唐事,很不能諒解。

“這說來話長...那孩子,是她前男友的紀念品啊!”我可沒說謊,這整件事情要說,可真要說到收店,都還說不完啊。

聽我這樣說,焉翎還是在確認了一次,才真的放下心來。照常理的,我又被焉翎巴頭了,說是叫我不要沒事搞些大條的來嚇她。

之後就立刻趕著我,叫快點回去工作,畢竟,剛剛和小胖跟雅詩聊這一下,也真的花了滿多時間,在這樣摸下去,我看女王大人就會衝出來,再叫我多補一天班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3-30 16:27 , Processed in 2.940875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