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wyhome4

我的一日女友40

自從我狠狠的在球場上,讓王浩誠知道輸了的滋味以後,似乎就像喪屍一樣,行尸走肉,整天都不知道自己再做什麼,有時候走路還心不在焉的,看到柱子就給他撞個幾下,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

明天就是星期六了,也就是我跟雅詩約好的日子。

中午,我們幾個照常的聚在一起,在學校旁的便當店佔桌為王。

雖然,這樣聽著夏穗這樣說著王浩誠的糗事,還有君卉在一旁生動的補充說明,是很好笑,而且又很爽,尤其是說到我打爆王浩誠的那個三分球的時候。

而涵雖然也為我那一擊感到高興,不過就是一點都不坦率,還故意說什麼,如果要打分數的話,勉強給我個90分...真是受不了咧。

但是到現在,我始終還沒有決定,到底要不要把明天的事情,告訴涵,真是好掙扎啊。

坐在椅子上,我拿著筷子歪著頭凝視著涵,而我的腦海裡的天使跟惡魔,正展開一場世紀大戰,一邊拿M4A1,另一邊就拿AK47,根本就是在打CS了嘛...喂喂喂,聽說CS已經退流行很久咧。

“宣,宣~幹嘛這樣看著人家啊?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涵看到我看著她看呆了,也探頭過來看著我。

“呃~沒有啊...看妳漂亮嘛。”回過神,我當然不會忘了逗涵一下,不知道從哪時候開始,我發現,逗涵真的滿好玩的。

“討厭啦,不理你了>///<。”到現在,涵還是不習慣我在大家面前虧她,仍然是那麼容易臉紅。

“厚,又來了,又來了...有必要這樣嗎?”夏穗深深的嘆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

“就是嘛...肉麻到我的雞皮疙瘩都快掉下來了。”君卉也附和著。

“喂喂喂~便當店內禁止公然打情罵俏啊!!”為了防止大家把中餐吐出來,Joe半開玩笑的這樣說,而馨儀只是在坐在Joe旁邊笑著看。

這些人真是,明明Joe跟馨儀平常也是無聊沒事,把肉麻當有趣的,幹嘛最近都把焦點放在我跟涵身上啊?受不了咧。

這天晚上,載著涵去店裡的路上,雖然天使跟惡魔打成平手,我最後卻還是決定,坦白從寬,所以我就把明天要跟朋友出去的事情,告訴了涵。

只是跟我打算上次一樣,不告訴涵,我是跟誰出去的,我想涵也不會問這個,因為涵只是要我跟她說一聲,並不是要把我管的死死的。

“那個......,涵,我明天要跟朋友出去喔。”於是我開口,帶著有點試探性的口吻。

“是喔,那你明天的班怎辦?”聽的出來,涵有點小失望。

“沒辦法,只好跟女王請假囉,還好我平常累積的假夠多的。”我笑笑,沒有把我早就跟女王喬好了的事,說出來。

“那...會很晚?你知道的...,我明天要補一天晚班的。”

“嗯...放心啦,我會在妳下班的時候,去接妳的。”我當然知道,涵是想要我送她回家嘛。

就算她不說,我也不放心讓她一個人那麼晚,還自己一個人回家的,就算她有小CUXI代步也一樣。

“嘿嘿,那明天就放你一天假吧!”聽到我說會去接她的涵,因為達到目的,而十分開心“我下午就跟馨儀她們,去京華城逛逛好了...。”真搞不懂她那種小女孩心態咧,不過這也算是涵可愛的一點吧。

“可別玩太晚耶,不然女王會抓妳去店長室打屁屁喔。”來到店外,我接過涵遞過來的安全帽,另一手在半空中揮了兩下,裝做要打涵的屁股


“啊,宣,你很色耶...”涵馬上用手放到背後,遮著屁股,就往店裡跑。

“跑的還真快...”沒想到涵會跑那麼快,我只好嘟著嘴把安全帽放到車箱,同時不忘碎碎唸一下。

“你說誰要打誰的屁屁啊??”突然女王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沒想到居然被女王全聽到了。

饒了我吧,女王大人...我把最近全家送的,那個什麼中華隊小黑人公仔通通都送給妳啦...看著直撲而來,像是開了無雙技一樣的女王大人,這招似乎沒用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我的一日女友41

被女王大人抓進去店長室虐待一番以後,女王才大發慈悲的放我一馬,但是卻沒有忘記把放在我包包裡面,那堆沒開盒的中華隊公仔收下,縱使中華隊慘遭日本隊打爆,也照收不誤,我想有公仔收集癖的女王,應該對體育新聞也沒有興趣吧。

一直到收班的時候,實在是給他累到一種程度啊,差點就想把機車的椅墊當作床,直接躺上去睡了。想也知道,這種白痴的想法,當然會被涵制止的,只是,可憐我的頭,又中了一計涵免費贈送的“愛的一擊”。

送涵回家後,回到宿舍以後,我理所當然的就倒頭栽到了床上,大腦自動進入休眠狀態,連一點胡思亂想的時間都不給我。這個晚上,真是睡的有夠安穩的,不像上一次要跟雅詩出去的時候,怎樣都睡不好。

星期六的早上,我的手機又開始開啟演唱會,唱著那首屬於涵的來電鈴聲。

突然間,我好像看到了周公,正撥著他那長鬚,笑著跟我說下次再來...,就這樣,我醒來了,唉...原本還想睡晚點的說。接起手機,就聽見涵的聲音。

“宣,你起床了嗎?我們現在要出發去京華城囉,你跟朋友不要玩太瘋喔。”聽的出來,對於要去京華城,涵可是很興奮“不然回來就換你要被打屁屁了”涵不忘補充,我突然想到,涵上次...好像去買了一之愛的小手啊。

“咦...唔啊,你們要去京華城了?現在??”想到愛的小手,我可真的醒來了。

“宣,你不是睡昏頭了吧?我昨天才跟你說的耶!你不會忘了吧?”就算我常常這樣,涵還是很受不了我這種天然呆。

結果還是給涵猜對了,我還差點忘掉今天涵要去京華城了。

咦...好像忘了什麼事情,啊...雅詩的約會......,天呀!我真的忘了。

“喂,宣?宣,你還在嗎?”聽我一直沒回話,涵看了看手機的螢幕,手機可正常的顯示通話中。

“我在聽,那妳們要怎麼去?”

“我跟馨儀、夏穗、君卉都在基隆誠品了,馨儀說Joe要開車跟我們去呢。”

“這樣啊,既然Joe陪著你們幾個大小姐去,我就放心了。”

“是呀、是呀,不過宣...你欠我一次喔,誰叫你不陪我去。”對於涵的嬌嗔,我可是整個人都快軟掉了。

“好好好,晚點補給妳嘛!”我若有所指的賊賊的笑著。

“厚~你這個色鬼,好啦,Joe來了,我們先去了唷,你別玩太晚喔,記得要來接我咧。”看來涵跟我的默契愈來愈好了,一聽就知道我的絃外之音。

“嗯恩,先這樣囉,晚點見,掰。”我就要按下手機的結束通話鍵。

“宣~”涵的聲音卻又傳了過來,我的手指放在按鍵上,還好我沒按下去。

“嗯?”

“愛你喔,啵。”涵對著手機親了一下,涵總覺得今天心裡不太舒服,有種奇怪的感覺,讓涵很不安。

“幹嘛呀,涵~妳今天怪怪的喔?”不會是涵知道了些什麼吧,不是有人說啥,女人的第六感很準的嗎?

“沒...,宣~你要記得,我真的好愛你唷。”就連涵自己都搞不太懂,為什麼,像是本能一樣,驅使著她說出這些呢?

“我也愛妳,等妳回來,我一定會好好“愛”妳一下的。”我用著極為曖昧的口吻,又故意逗著涵。

“討厭啦,宣是笨蛋~”

“呵呵...”涵就是這樣可愛,讓我不禁笑開了。

“不說了啦~你都欺負我。”

“好啦,等妳回來再說吧,好好玩一天吧。不過不要迷路了唷,要好好跟著馨儀她們。”

“咧~誰會迷路啊,等我回來再好好跟你算欺負我的帳,先這樣囉,掰掰。”涵故意吐了吐舌頭,小小的抗議兼嚇了嚇我。

“嗯,涵乖~,掰掰。”

掛了手機之後,我想著,難怪涵常常跟我抱怨,不要把她當小女孩看了,不要跟她說“乖”或是“給她糖糖吃”之類的話...,不過涵的抱怨,都是帶著撒嬌似的表情,當我再騷著她的下巴時,很小聲、很可愛的抱怨。

這就怪不得我了吧,誰叫她那麼可愛,有時候簡直跟慵懶的小貓一樣,有時候卻有活撥的跟小狗似的。對於沒交過女朋友的我來說,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跟涵相處,而且涵不是寵物這點,我清楚的很。

對於涵嘛,我近乎是溺愛的程度了,而這當然也是身為旁觀者,我們的戀愛大師,Joe說的。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回想心路歷程的時候了,還有雅詩啊,雅詩...,所以,才剛掛上電話不久的我,又馬上打了通電話給她。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2

“喂...,至宣嗎?你起床啦?”雅詩很快的接了起來,從手機裡,可以感覺的出來雅詩心情很好,不過她是怎麼會知道我打的?

“是啊,妳怎麼知道是我打來的...”話說出口,我才發現我問了一個笨問題。

“呵呵,不然你以為我之前怎麼打給你的?”雅詩笑了,我的心臟似乎受到雅詩的笑聲牽動,重重的跳了起來,一種奇怪的感覺又湧了上來。

“這個......”每次跟雅詩說話,怎都會變的那麼頓咧?

“我已經把你的電話輸入到我的手機裡面了嘛,真是的,受不了你耶。”雅詩帶點無奈的笑著,邊拿起飲料吸了一口。

“那...妳在哪了?還在台北?”連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那,方到用時才恨笨的嘴巴了,更別說雅詩了吧,所以我馬上岔開話題。

“沒有,沒有,我已經在基隆了。我正在吃早餐呢,就在車站旁邊的漢堡王。”拿起漢堡的雅詩,用著跟她外表形象一點都不搭的吃法,大口把漢堡咬了下去。

“妳怎麼那麼早就到了?”我真的沒想到雅詩會那麼早來,不然我也不會睡死了。

“沒有啊,反正也沒事做囉,怎麼,不歡迎我嗎?那我走囉。”沒想到我平常用來逗涵的招數,也被雅詩拿來用了,看來我真的被雅詩吃死死的耶。

“不是啦...,那我現在馬上過去,妳別走耶。”我一手拿著手機,同時忙著換衣服。

“好啦,我會等你啦,剛剛是跟你說笑的嘛。”

總覺得,雅詩說話的語氣特別親暱的感覺,好像我跟她曾經是一對,或是現在根本是一對一樣,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職業病的一種咧?

穿上外套,我匆匆的往停車場走去,今天又得辛苦我的GSR了,往陽明山的路程可不是去久份比的上的,如果兩個人騎小50上去,我還真的怕小50在路上就給我縮起來咧。

等我到了漢堡王,正要找雅詩咧,就看到角落座位上,一個對著我揮著手的女孩子,那不是雅詩,是誰?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我是那麼的好認啊。

從起床到現在,我都還沒吃東西咧,所以我對著雅詩用手指了指櫃檯,雅詩也知道的,笑了笑,用眼睛示意我,意思是叫我先去點餐。

我拿著我點的東西,坐到了雅詩的對面,我發現現在的雅詩明顯比之前看到她,氣色好了很多,看來,雅詩已經走出了她前男友留下的陰影了,真是值得喝采呢。

“HI~好久不見了。”雅詩拿開嘴邊的飲料杯,甜甜的笑了。

“嗯,真的很久不見啦,最近過的怎樣啊?”我拿起漢堡,咬了一口。

“就那樣囉,最近生意比較少呢,看來得等到聖誕節囉。”雅詩的眼神,最後停在我的臉上,就這樣一手靠在桌上,扥著臉盯著我不放。

“嗯?”我歪著頭,給了雅詩一個詢問的眼神。

雅詩只是搖搖頭,沒說什麼,但也沒把眼神移開,還是靜靜的盯著我看。

“怎麼,我臉上沾到什麼了嗎?”我把吃完的漢堡紙隨手一揉,丟到餐盤上,摸了摸我的臉。

“噗哧,沒有啦,只是我現在才覺得,至宣也很帥的呢。”看到我的傻樣,雅詩笑了出來。

雅詩自己在內心想了想,從分手以來,都還沒像今天開心的。

“呃...是這樣嗎?”我騷了騷頭,還真是不習慣別人這樣說我。

“嗯”雅詩很用力的點點頭。

“妳...還正常吧?”我伸手過去摸了摸雅詩的額頭,嗯,溫溫的,很正常啊,沒有發燒。

“你才不正常咧,真是個笨蛋。”雅詩假裝生氣推開我的手,這是今天第二個人叫我笨蛋了。

“生氣了?”我試探性的問著雅詩,畢竟雅詩不像涵,跟我之間是那麼的有默契。

看到我緊張的樣子,雅詩反而笑了,搖了搖頭,看我也吃的差不多了,就拿起包包自己往店門口走,還回頭看我有沒有跟上。

真是,這樣我會消化不良的啦。

說歸說,我還是馬上拿著沒喝完的飲料,跟了上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3

從基隆到陽明山的這段路,上次跟著Joe還有班上的幾個在地人一起去過幾次,所以還算熟路,不過這段路其實也不算短啊,也要差不多一小時才會到山下。

走在西濱的海岸線上,真是久違的藍天與大海,難得到太陽也探出頭來照耀著大地,真是入冬以來很少見的大好天呢。

經過的萬里翡翠灣,又看到了那像城堡的建築,在海邊蓋了座城堡,其實還真的滿新奇的。

之前跟班上的同學來的那幾次,都沒有機會好好看個幾眼,現在總算有機會可以看一下了,就連雅詩也很有興趣的,想多看幾眼呢。

就這樣我們騎車上了上了山坡,把車停在可以看到城堡全景的路旁,雅詩像個小孩子似的,興奮的雙手撐著路邊的矮護牆,讓上半身整個懸空在外面,看著下面的城堡。

“至宣,快過來看。”雅詩崔著我,叫我過去跟她一起欣賞。

“好,我馬上來。”我把買來就沒什麼再用的數位相機拿了出來。

“你在幹什麼啊?那麼慢。”我還在搞定數相,雅詩已經等的不耐煩,小小的抱怨一下。

“雅詩,看這邊。”在車旁,調整好數相焦距的我,呼喚著雅詩。

“咦?”雅詩聞聲轉過頭來。

喀嚓,我等著就是這一刻,雅詩轉頭的瞬間我也按下了快門,雅詩回眸的瞬間,被我的數相忠實的收錄在記憶卡中。

“幹嘛偷拍我啦?”雅詩難得出現了羞澀表情。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雅詩露出這種表情,我一直覺得,雖然雅詩在工作上表現出很嬌弱的樣子,但那很容易跟人親近的超外向個性,讓我覺得,現在在我面前的,好像不是雅詩一樣。

“再多拍幾張吧。”我笑著走到雅詩身旁,給她看我剛剛拍下的畫面。

“好啊,不過你回去要把照片傳給我喔。”看著相機的螢幕上的自己,不知道雅詩在想什麼,不過還是答應可以繼續拍她。

看來我的拍攝技術還不錯嘛。

以城堡當背景,鏡頭前的雅詩,接著擺出幾個pose,有裝可愛的,有成熟風格,還有用手在空中抓城堡的,看來雅詩說她曾經當過外拍麻豆,還不是開玩笑說說的。

拍了好幾張照片也夠了,總不能在這裡就把記憶卡的容量用光吧,我們還要上陽明山呢。

所以,我們又騎著車下山,走在通往野柳漁港的海邊小徑,這邊過去有個靠海的人行步道,步道外就是整片的太平洋,好天氣的時候,還會有新人來這邊拍婚紗呢。

所以我們又停了下來,雅詩一下車就跳到矮牆上,就坐了下去,雙腿還跨到了牆外,不停的上下揮動著,看雅詩的樣子,可開心的。

我說...這矮牆的另外一邊就是海咧,而且還頗高的,沒想到雅詩居然敢這樣跳上去,真是佩服、佩服。不過,說真的這個畫面還真不錯,我當然不忘拿出相機又拍了幾張。

為了方便我拍照,雅詩把撐在牆上的手拿去壓著隨風舞動的頭髮,不過雅詩自己不怕,我還真怕她掉下去咧,所以我只拍了一、兩張就不拍了,收起相機,我走到了雅詩背後,雙手扶著她的肩膀,不讓她真的掉下去。

“怎麼,怕我掉下去啊??”感覺到肩膀上多了雙手的雅詩,並沒有轉頭看我,只是哧哧的笑了,真不知道是笑我傻還是怎樣。

“是啊,你也不看看這有多高。”我用放在雅詩肩膀的一之手指,比了比雅詩腳下的礁石“掉下去不死啊,骨頭也要斷好幾根囉...”雖然我半開玩笑的說著,但是其實我還滿擔心的咧。

“嗯...”雅詩沒有反駁,只是嗯了一聲,靜靜的把身體靠在我身上。

雖然我覺得這樣有點怪怪的,但是為了不破壞遊玩的心情,我還是默許了雅詩靠著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4

現在這氣氛真微妙,雅詩靠在我懷裡,而我的雙手按在雅詩的肩上,似乎像是我故意縱容她似的。

我跟雅詩明明就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是現在卻如此的親密接觸,我現在腦袋也是一片空白啊...我到底是在做什麼啊?要是被涵知道了,一定會殺了我吧!

我們似乎再這邊呆的有點久了,所以我輕輕的拍了拍雅詩的肩膀,小聲的叫著雅詩的名字,想要告訴她,我們準備往金山走了。

“嗯?”雅詩似乎在輕柔的海風催化下,勾起了睡意。

原來雅詩剛剛是因為想睡了才往我身上靠,呼...真是嚇到我了,要是雅詩自己主動靠過來,現在就還真的覺得有點尷尬。

喔...雅詩伸了個懶腰,不過她忘了我在她身後,高舉的手剛好正中了我的臉,讓我悶哼了一聲,不過雅詩這小妮子,看起來是那麼的嬌弱,讓人不自主的想保護她的感覺,但是她的力道...怎麼會那麼大啊!?

“呀,對不起,對不起啦,我忘了你在...”打到我才想到我一直在她身後的雅詩,低著頭猛道歉。

“不是說好不打臉的嗎?我可是靠這張臉吃飯的耶...”我揉了揉被雅詩打中的臉頰,故意學著忘了從哪聽來的台詞。

“真的嗎?我看看有沒有怎樣...”雅詩突然雙手按著我的臉,把她的臉湊到我面前,認真的看著我臉上紅起來的地方。

“呃......”說真的被雅詩這樣看著,還真有點不好意思。

“你怎麼臉紅啦?難道...你...喜歡我嗎?”看到我臉紅到了耳根,雅詩把自己心底真正想問的話,藉著半開玩笑似的說了出來。

“沒...沒...沒...沒有啦,我只是不習慣女生這樣盯著我看而已。”我馬上轉過頭,往車子方向走去,心跳卻跳的很快。

我承認我真的有喜歡過雅詩,但是,雅詩畢竟不屬於我的,對她的感情,我也只能放在心底藏著,所以現在我只想要逃避。

“喔”雅詩對於這結果感到失望了,只是小小聲的喔了一下。

其實,雅詩說,從我第一次打給她的時候,她對那拙拙的我感到好奇,而這些都是後來雅詩才告訴我的。

雅詩上了車,我們就繼續沿著核電廠旁的公路,往溫泉鄉的金山飛馳著,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入山口前,其實還蓋了幾座溫泉會館呢,可惜像我這種窮鬼,可沒機會進去一虧究竟啊。

通常好天氣的假日,陽金公路上的車應該不少才對,但是,我們眼前卻沒有車子擋著,似乎老天已經幫我們預約了道路使用權,替我們開了道一樣。

在入山口旁,我停了下來,因為冬天的山區,就算是像今天這種難得的好天氣,還是頗冷的,從剛剛開始上山以來,我就覺得雅詩似乎冷的不像話了,只是她一直沒說,而我問她會不會冷,也只是說不會的硬撐,整個人在我背後縮成一團。

怪怪,會冷就說嘛,真是我又不會虧待妳,雅詩真是個小笨蛋呢!!說起來這點還跟涵有點像,真不知道是天然呆咧,還是後天呆,看來有機會可以來研究一下。

看著雅詩,雖然有穿著小外套,不過才剛下車,就似乎是因為冷的關係,差點軟腳沒站好,連嘴唇都有點微微的發白,這樣還要硬撐什麼啊?真是搞不懂雅詩耶,到時候感冒了,該怎辦咧??

所以我從車箱拿起那件屬於我的風衣,披在了雅詩身上,接過風衣的雅詩緩緩的穿上,身體似乎還有點抖,所以我過去,用手在她背後婆娑著,想藉著摩擦產生些熱。

“要不要,先去買點熱的東西給妳?”我有種預感,那就是,雅詩回去一定會感冒。

“不用了,我沒關係,謝謝。”雅詩道過謝,並示意我不用在幫她取暖。

“笨蛋...,妳這樣回去一定會感冒的啦。”對於雅詩不愛惜自己,我突然有一股無名火燒起。

“反正也沒有人愛我...”雅詩有點自怨自艾的指控,接觸到那哀怨的眼神,本能要我的眼光馬上避開。

對於雅詩這...類似控訴或說是抱怨的說法,再加上那眼神,真的讓我實在無力招架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5

車子騎在蜿蜒的山路上,雖然太陽照著感覺很暖,但我跟雅詩之間的氣氛卻很冷。

唉~我最不會應付女孩子了。

也想不懂,為什麼雅詩會突然那樣呢?

像雅詩這樣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沒有人愛她?我怎樣看,雅詩應該像馨儀或是若芸那種,追求者多到要排隊報數了吧!

要冷靜,雖然老媽平常教我的,要好好保護女孩子,但是...現在的我,看到那樣的雅詩,也不可能把她抱在懷中,安慰她。這是不可以的!!

因為, 我有涵了!

就算要抱,我的懷中早就已經被涵劃好位子,那專屬於涵的位子。

沿著山路上去,來到了那橫跨山間的大橋,馬槽橋,站在橋上,可以俯視整個山谷,可以看到下面小路崎嶇蜿蜒,還有些渡假村的房舍,跟一大片綠油油的樹林,更多的是帶著硫磺味,那屬於陽明山獨特的味道。

雖然,感覺陽明山並不是多高的一座山,但是當我站在橋上,從橋的中間往下看,卻也是夠深的。

下次如果帶涵來,真想在這裡對著山谷大聲叫著,告訴涵我愛她,不知道會是怎樣咧?涵應該還是會賞我個愛的一擊吧。

“我的前男友...”雅詩靠在橋上,已經一陣子沒開口的她,似乎要說屬於她的故事。

也對,認識雅詩的日子,也不算短了,可是我對她的了解卻也不多。

“嗯?”既然雅詩要說故事,我當然願意當個忠實的聽眾囉。

“其實你跟他很像呢!”雅詩轉過頭來看了看我,又轉回去凝視著山谷“他跟你一樣,都是個好人...”

“也跟你一樣,對女生都很好。”

“而且還有顆善良、純潔的心。”

“雖然都不是帥的像金城武,但是卻都散發著光芒。”

“喂喂~這不是標準被發好人卡的條件嗎?”我昏,沒想到雅詩也要發我一張啊。

“笨蛋,連這點...都跟他那麼像幹嘛?”雅詩笑了,但是笑容中,卻有那麼一點點惆悵。

“但是,他卻不像你那麼直率...”

“他什麼都情願自己藏在心底,什麼都不跟我說。”

“他情願要讓我自己猜,讓我自己想問題的答案,讓我自己在那邊瞎猜、亂想。”

“當初,就連怎麼樣跟他在一起的...我都...”雅詩猛然搖搖頭,想把這怪異的想法甩掉。

“知道我的工作以後,他毅然決然的跟我分手,卻什麼都沒告訴我。”

“我真的很愛他,那時候我以為沒有他,我就活不下去了。”雅詩把頭埋在自己的臂彎裡,聲音有些哽咽。

“當我哭著問他原因時,他也只是搖了搖頭,就走了。”

“就算到了分手的時候,他也還沒跟我說過,他愛我...我不懂,在他的生命裡,我算什麼?”雅詩的肩膀開始抽續著,強忍著不讓淚流下。

看著眼前的雅詩,我卻想到那時候,接到雅詩打來的電話的涵,到現在我才突然真正的了解,涵內心的感受。

付出了那麼多,卻得不到應有的對待,是多麼的可悲。但是...感情不應該是互相的嗎?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我用手拍了拍雅詩的背,想要緩和一下她的情緒,我不知道,事情已經過了那麼久了,照說雅詩應該已經走出陰霾了不是?

“不要想那麼多了!妳沒有做錯,只是他不懂珍惜!”我覺得雅詩的工作並沒有什麼不對啊,靠自己在賺取正當的收入。

“那你呢?你知道要怎樣珍惜我嗎?”雅詩轉過身,帶著淚水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我。

“這個...妳知道的,我有女朋友了。”如果現在我是單身的話,我想,我絕對會答應雅詩“而且我不是你前男友的替身。”但是我也不想做別人的替身。

“你當然不是...”雅詩聽到我說自己是替身,非常驚訝,覺得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記得我喝醉的那天嗎?”

“嗯...”我點點頭,那不就是...雅詩在睡夢中偷哭的那天,我當然記得。

“當我醒來的時候,看到你,就覺得你是一個正直的好人,而且很直得托付。”

“是...這樣嗎?”我摳摳臉,不是原本就該這樣嗎?

“你是你,你是至宣...不是駿逸,不是我的前男友!”雅詩用手擦掉淚水,對於這點十分的肯定。

“可是...我愛我的女朋友,我不想失去她。”對於這點,我同樣很肯定。

“我可以當你台北的女朋友,你的秘密情人”...怎樣都可以。”雅詩早就想到這問題,而且也早就知道我會這樣回答。

“雅詩,妳不用這樣的...”雖然我不否認我對雅詩的確有好感,但是,我覺得她現在根本是在作賤自己。

“至宣,我愛你...真的。”雅詩的雙眼露出堅定的神情。

“不要說了...妳說幾次都...唔...”

我話還沒說完,雅詩又用她的雙手捧著我的臉,硬是把她的唇湊了上來,這個奪走我初吻的女孩,又再一次的吻了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6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什麼台北的女朋友?什麼秘密情人?說真的我還從來沒想到,雅詩的腦袋裡面居然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

像雅詩這樣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沒有人愛呢?還是說,付出的太多,受的傷太深,讓人也跟著變的軟弱了呢?

雖然看著雅詩哭花的臉,從她那冰冷的唇上傳來冷意,還有那屬於雅詩獨特的香氣,實在很讓人想抱著她,好好的撫慰著她那傷痕累累的心,但是現在的我能嗎?

“這樣...有沒有讓你作出決定了?”雅詩的唇跟我的分了開來,臉也不自主的紅了起來。

雅詩是藉著這一吻,突破我的心防,讓我更容易接受雅詩剛剛提出的提議。

“雅詩,別說了。”我扶著雅詩的肩膀“妳...一定會遇到屬於妳的Mr.Right的!”對於這點,我很肯定。

對於雅詩,老實說,我也只能站在朋友的立場幫她了。

之前差點跟涵分手的時候,我才終於發覺涵對我的重要性,而且那顆叫作涵的種子,也深植在我的心中,且早已經萌芽。

“為什麼?”雅詩低著頭,好像作了什麼決定似的,又抬起頭來看著我,用著像是看透我般的眼神“難道,你從來沒喜歡過我嗎?”雅詩的內心,對於我的答案,可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聽到雅詩的這個問題,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啊...。

“是嗎?我知道了...”見我一直不說話,雅詩直覺的認為我根本沒喜歡過她。

雅詩死心了,對於身為女人魅力的自信也完全沒了,既然這世界這樣對她,雅詩也對這世界沒什麼眷念,索性爬上橋的護欄上。

“雅詩...,那邊很危險,快下來...。”看到雅詩爬上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我馬上想叫她快點下來。

雅詩轉過頭,衝著我笑了,淚水卻從她臉龐滑落。

“雅詩,妳要幹嘛?”

對我說的話,雅詩充耳不聞,只是閉上眼睛,仰起下巴,深深的吸了口氣。

這時候,同樣在橋上的其他遊客,也看到了雅詩的舉動,也開始議論紛紛起來,有的更想過來阻止雅詩的危險行為。

“雅詩,不准妳做傻事,聽到沒?”

雅詩緩緩張開雙臂,就像一隻正要起飛的鳥,隨時準備飛回天空去。

“可惡,這個笨蛋。”我突然發現,雅詩她,真的很會挑起我的情緒。

罵完,我衝上前去,把雅詩攔腰抱起,把她從護欄上抬了下來,以免到時候,雅詩她真的投向天空的懷抱。

我的這舉動,也讓旁邊的人鬆了口氣。我也真的是,大大的鬆了口氣,我可不想鬧上蘋果日報的地方新聞啊。

我說,我到底該拿現在攤在地上的雅詩,怎麼辦呢?

“你還是...”雅詩小小聲的說,而聲音卻有點抖。

“嗯?”

“你還是會擔心我的吧!”

“廢話,妳要是敢作傻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妳的...”有沒有搞錯啊,雅詩現在居然還在說這個!?

“那樣...你就會記得我一輩子了?”雅詩淡淡的說,好像命不是她自己的一樣。

“傻瓜”當然在鑽牛角尖的時候,說什麼都沒用“起來吧...”我伸出手,擺在雅詩面前。

“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雅詩把我的手當作了救命的稻草,一握住,就不肯放。

“妳可別抱太大的期望,我已經有涵了。”我拉起雅詩,同時不忘聲明主權所有。

經過雅詩剛剛那下,也讓遊客們很自然的多看了我們幾眼,就這樣我急忙拉著雅詩,匆匆的騎著車離開這,往原定的下一站,竹子湖前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7

可惜來的季節不對,不然竹子湖可是一片花海,整片都是開滿了海芋的花田,但是就算現在海芋盛開,我也沒什麼心情看了。

這一切都要拜雅詩所賜,剛剛那場驚魂記,差點讓我的魂都飛了,要是涵之前也搞這套,我現在還有命嗎??

說到涵,今天回去,一定要叫涵好好幫我收收驚了。

但是想到涵,就覺得,夾在兩個女人中間,還真是麻煩啊!

雖然現在的我對雅詩,真的沒有多餘的非分之想,單純以朋友的立場,在旁邊看著她、幫忙她。

不過,雅詩對我的情感卻不是這樣,雅詩的姊姊曾經告訴她,遇到好對象就要好好把握,而她現在正這樣做。

而我從來沒想過,雅詩居然會看上我,就如同涵跟我告白的時候一樣;老實說,還真的、十分的讓我感到驚訝,就算雅詩告訴我了理由,我還是覺得很訝異,到底是哪一點,讓她們愛上我的?

幽默風趣?我除了會耍冷搞笑以外,其他的好像也不會,所以應該也不算是選項之一吧。對女生溫柔體貼?這點都要歸功於老媽的良好調教,從小就被灌輸女權至上主義,還有養成女士優先的紳士風度,這很平常不是?

走在花田步道上,其實我也不知道該要往哪走,只是在那裡瞎逛著,因為我實在法辦法從這麼複雜的思緒中,理出點頭緒來。

而雅詩則是靜靜的,勾著我的臂彎,在一旁默默的跟著我,沒頭沒腦的在花田中穿梭,不過雅詩走路的速度卻也漸漸的放慢了,畢竟穿著高跟拖,本來就不適合走太久。

縱然是這樣,雅詩卻一句話也沒有抱怨,只是不吭聲,默默的咬著牙,盡量想跟上我的腳步,就算腳在痛了也沒關係,一直到我察覺。

“雅詩,妳還好吧?”我參扶著雅詩,讓她在一邊的石頭上坐下“既然腳會痛,怎麼不跟我說?”我發現,雅詩真的不是很會照顧自己耶。

“我...看你都不說話就...”雅詩像個做錯事的小孩,頭低低的,聲音也小小的,按摩著自己的腳。

“呃...,對不起啦...”現在才想到,這是我的疏忽造成的,我騷騷頭連忙道歉“很痛嗎?我幫妳吧!”我接過雅詩那發痛的腳,就按了起來。

“謝謝。”雅詩的臉又紅了,低著頭,盯著我幫她按摩的手。

就再我幫雅詩按摩著的時候,也有些遊客經過我們身旁,有些人則是看了一眼就走了,有些則是露出曖昧的笑容,甚至還有人給了我一個讚許的大拇指。

更有對情侶經過的時候,直覺的認定我們也是一對,當他們走過我身旁,我還聽到男孩旁的女孩,正對男孩說:“看看人家的男朋友都那麼體貼...,你也要好好學一學。”

不知道女孩是有意還是無意,說的還頗大聲,有耳朵的人應該都聽的到吧,我昏,女孩居然還轉過頭多瞄了我一眼,才甘願的跟著身旁的男孩走了。

這讓我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啊!?

而雅詩,雖然臉都紅到耳根了,但是那聲輕輕的嘆息,還是被我捕捉到了,似乎在感嘆著,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吧!

“我的腳好了,不用再按了。”雅詩幽幽的制止我的好意。

“是嗎?”既然雅詩都這樣說了,我也要放下雅詩的腳“妳還可以走嗎?”我指了指在外邊那排,由溫室改搭而成,賣著餐飲的店。

“嗯”雅詩點了點頭,同時站了起來,想要走,卻差點摔倒。

“別逞強了,我扶妳吧!”我馬上伸手過去扶著雅詩,並配合著雅詩的腳步,往餐飲店走。

雅詩沒說什麼,只是讓我扶著她,帶她到一旁的店裡坐下休息,沒想到時間過的很快啊,西下的夕陽,用著橘黃色的餘光照著整個竹子湖,看來晚餐也可以順便在這家店吃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8

我還是第一次在竹子湖吃晚餐啊,吃著隨便點的幾樣菜,喝著我最愛的冰美式咖啡,真是太滿足了。

隨著夜幕降臨,燈光也取代了陽光,繼續照耀著整個竹子湖區,就算已經到晚上了,不過人潮似乎沒有減少,陸續有車子湧入,似乎晚上的花田還另有一番風味似的。

坐在我對面座位上的雅詩,卻只是偶爾動動筷子,小口小口很隨性的吃著,也不忘喝著自己最愛的果茶,絕大部分的時間,雅詩都只是把焦點放在我身上。

我剛剛那純粹是下意識的行為,才會主動幫雅詩按摩的。但雅詩對此,卻有了不一樣的解釋跟認知,我的舉動太過於親密了,無意間又給了雅詩一個不該有的希望。

“你真的不要我當你台北的女朋友?”雅詩依然不放棄這怪異的念頭。

“嗯...”我又吞下一口飯,還差點噎到“雖然我朋友都說,我看起來很花心”我拿起咖啡,用吸管吸了一口,把飯送下去“但是,其實我可是很專情的”對於這點,不管Joe他們怎樣說,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喔~所以我才要你當我的男朋友啊!好不好嘛?”雅詩哧哧笑著撒嬌,因為這點,她看的出來。

“不好。”我想都沒想,就直接的拒絕“我現在已經有女朋友了,妳知道的!”

“我知道,我知道...”聽到我說有女朋友的這句話,雅詩只是敷衍的回答“我沒有要跟她爭你,我只要你心裡,留個位子給我,就夠了。”雅詩優雅的拿起花茶。

“妳一定會遇到那個愛妳的男人。”我也只能這樣說,現在我根本不會接受雅詩“這裡,已經有人住下了,沒有空房間了。”我把手放在胸前心窩上。

“不...我的Mr.Right就是你。”放下杯子,雅詩猛然搖著頭,摀著耳朵不想聽我說的。

“雅詩,聽我說。”我拉開雅詩的手放到桌上“我會陪著妳走出來的,我能做的只有這樣。”

還不等雅詩回話,我的手機這時又開唱了,不用想也知道是涵。因為我們很有默契的,會在沒對方陪在身旁時的中餐、晚餐時間,打給對方,不過通常好像都是涵打給我比較多耶。

“喂,涵唷,妳吃了沒啊?”我接起手機就問。

“宣,我還以為你玩到已經忘了我咧。”涵心情可好的,這可是難得能出去玩一整天“我還沒吃耶,不過好像也不用吃了。”涵嘟著小嘴,看來又得虧待一次小肚子囉。

“嗯?啊,快六點了...”沒想到時間跑真快,我看了店裡的鍾才發現,涵上班的時間也快到了。

“對呀,Joe正送我去店裡上班,所以也沒辦法吃了...”

“妳不先去買點吃的墊墊底?”

“算了吧,不然你要替我被店長記遲到嗎?”

“呃......這不好吧!?”女王大人可是我的剋星啊。

“那就對啦!宣,你還記得晚上來接我喔?”

“我當然記得...看看吧,我還是早點回去好了,順便買點吃的改過去給妳。”

“嗯...你別騎太快耶。”

“我知道,等我喔。”

“嗯...愛你唷,啵。”涵對著電話親了一下,電話那頭馬上就傳來Joe的抗議聲,禁止過度甜蜜蜜。

我講電話的時候,雅詩原本想拿著帳單結了就走,不過雅詩的腳痛成那樣是能走到哪去?光走到外面去等車就有問題了,所以我抓著雅詩的一隻手,就像怕她走丟一樣,而且怎麼能讓女生付錢咧。

“還是我送妳回去吧。”接過帳單,我掏錢付賬,卻也沒鬆開抓著雅詩的手。

“為什麼?你不是不愛我嗎?我也不是你的女朋友,不是嗎?”雅詩完全摸不著頭緒,不知道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這樣對她。

“因為妳的腳,妳想走到哪去?”雖然經過休息之後,雅詩的腳好多了,但是走起路來,姿勢還是怪怪的。

就這樣,我又騎著車,走仰德大道下山,把雅詩載到士林劍潭捷運站,雖然我不知道雅詩家在哪,不過有捷運總是方便的多。

“這件風衣...”在這種日夜溫差大的天氣,其實穿的單薄的雅詩,考慮要不要跟我借風衣回去。

“妳就先穿著吧,下次有機會再還我囉。”我當然也知道雅詩想什麼,而且這款風衣我也有好幾件,為的就是怕洗了以後就沒東西穿了。

“嗯,我會洗好還給你...再見了。”說著,雅詩就轉身走進捷運站

“嗯,掰掰囉。”我看著他進去以後,才放心的換回我自己的安全帽戴上,準備回基隆去。

不過等我回到基隆,都已經8點多了,只好快快買了幾樣,涵平常愛吃的滷味,準備帶去店裡,不知道涵會不會已經餓扁了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我的一日女友49

拎著裝著滷味的袋子,我走進店裡,就看到正忙著收盤子擦桌子的涵,一邊負責招待的同事裕臣,看到我進來馬上說了聲“歡迎光臨”,所有的店員們也跟著喊了起來。

這好像都是我平常再做的事情耶...突然角色換了過來,感覺還滿奇怪的。

“要死啦,裕臣,跟我說歡迎光臨幹嘛?”害我發窘的元兇,不虧他一下,太對不起我自己了。

說到這個裕臣,跟涵一樣,是我當初帶起來的幾新人之一,現在想想才發現,我的資歷比他們都高,那位啥女王大人只偏愛涵咧,好歹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啊...是你啊至宣哥,你今天不是沒班嗎?”看到進來的人是我,裕臣連忙做了個抱歉的手勢。

幾個在忙單的看到這幕,也都笑了起來,我只好叫裕臣快去忙他的。

“呀,宣你來啦。”收好桌,端著盤子跟抹布走回櫃檯的涵,這才看到我“你先坐一下吧,要不要喝什麼?今天就算我的囉。”

“不用了,挪,幫妳買的,還是妳最喜歡吃的喔。”我拎起袋子晃了晃,亮給涵看。

“可是我現在也沒辦法吃啊,而且沒忙完呢。”涵洗著盤子邊說,額頭還滲出汗水。

“那就我幫妳洗吧!”也是剛收好桌的焉翎,放下剛收來的餐具,就準接手涵的工作。

“那怎麼行,妳們也都還沒吃耶,而且...”看看店裡還有不少客人,更別說那幾個三兩進來的了,涵不好意思自己一個跑去偷閒,吃東西。

“快去、快去,等等冷掉就不好吃了,而且你們這樣在我們面前恩愛,我們都受不了啊。”焉翎就要把涵推到一旁,還不忘虧了涵跟我一下,真是個好樣的焉翎。

就在兩個女人上演著洗餐具爭奪戰,妳拉我推之下,在旁邊看著的我真搞不懂,這樣那餐具要幾點才洗的好啊,看來還是只能犧牲我自己了。

“好啦,涵妳先去吃吧。”我站在兩個女人的背後,雙手分別搭上焉翎跟涵的肩。

“這個...”指著水槽中堆起的餐具,涵用那水汪汪,詢問的眼神看著我。

“我就說我來了嘛,茹涵妳就安心的先去吃吧。”焉翎用力的拍了那隻搭在她肩上屬於我的手,就準備跟眼前的餐具搏鬥。

“可是...”涵還是想先做完自己份內的工作。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我打斷又即將開始,屬於兩個女人之間的爭執“這個我來洗,涵就先去吃,焉翎還是快點去收別桌吧。”我把袋子交給涵,捲起袖子,搶到了水槽前面的戰鬥位置,開始洗了起來。

“真是沒想到...至宣,你居然那麼體貼啊,真難得。”接到我丟過去洗好的抹布,焉翎收桌前還不忘留下這句話。

靠,今天這些進來消費的傢伙怎麼那麼會吃啊,等著要洗的餐具還真是給他多到不行耶,洗的我都快變成洗餐具機器人了,標準的幾個動作不斷重複做著,還真是滿瞎的。

“至宣哥,麻煩你幫我做單囉。”裕臣拿著客人點好的單給我,只是幾杯飲料要調。

“好。”拿過單我又開始忙。

“至宣,一杯巧克雪泡,還有一份蜂蜜鬆餅喔。”焉翎也把她的單交給我。

“OK!”其他在櫃檯的人也忙著做外帶,當然還是我來弄吧。

“至宣...這個...麻煩。”

“沒問題。”

“這單做一下喔,這個我先拿去送囉。”

“嗯~好。”

“至宣哥...”

“知道了!”

自從我接手以後,更忙的不可開交了,至宣這個,至宣那個,至宣麻煩一下,一直不斷的把單子送來,真是忙爆了。唉~算了,還是想開點,畢竟今天有班的大家也都忙著。

焉翎也不時忙進忙出,在我手忙不來的時候還得麻煩她順便做一下單咧,裕臣這外場的也不時把單跟餐具收來,做外賣的作外賣,大家都努力著,看來年輕就是得要揮灑點汗水吧。

“喔喔,至宣啊,我記得...你今天不是沒班嗎?”從外面走進來的女王大人,看到我到覺得滿驚奇的。

我抬頭對女王笑了笑,又繼續忙。

“我知道,是因為如涵這小妮子吧,呵呵呵。”丟下這句話跟繞耳的笑聲,不知道跑去哪的女王大人又走回店長室去了。

呼~女王進去不久之後,我跟焉翎合作下,終於把單都搞定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雖然我也不是沒排過星期六的班,但是今天真的是快累趴了...。

“宣,焉翎,麻煩你們了。”剛吃好的涵走出員工用的更衣室兼休息室,鞠了個好大的躬,涵的長髮也跟著,在半空中畫了個弧線。

“妳吃好了啊?”我過去騷騷小笨蛋涵的頭“我想焉翎也不會在意的,因為焉翎那麼的美麗、大方又......”看著焉翎我笑的很得意。

“去去,真是受不了你耶,每次都說一堆好聽的,拍我馬屁。”不等我說完這不知道聽了幾百次的台詞,焉翎只是揮揮手對我表示省省吧,就走進休息室去。

其實要說的話,焉翎她嘛,我也應該叫她焉翎姐吧,畢竟她可是在我剛來的時候,就帶我的其中一個呢,而且她的個性就是十足標準的大姐樣,對我們這些小的也是特別的照顧。

而且焉翎可是女王大人的左右手之一,另一個則是瑜芯學姊了,當初我就是在她們兩個照顧下,才慢慢的成長,之間當然也發生不少事情,當然包括瑜芯學姊跟男友分手的那段。

可惜的是,瑜芯學姊畢業之後,說要去國外留學,就遲掉了在這裡的工作,去日本學習美容化妝相關的東西了,這樣說起來,也很久沒跟學姊聯絡了,不知道她在日本過的好不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1 18:46 , Processed in 0.507956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