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Mr.凌人

【長篇連載】 恐怖社的備份檔案

[複製連結] 檢視: 47373|回覆: 128

凌人大大,我真的還滿懷疑您平常都在幹麻哩! XD
您的想像力可真屌阿! aoa
我看...等您把這邊全部打完,您都可以出書了呢!! (就像哈娜大大一樣! ^___^y )
這文...真的超好看!
就像是"圈圈裡面還有一個小圈圈,而小圈圈里卻還有更小的圈圈"!!
光要看透...就很難! 口_口y"
您...還真是內行呀! O0O"
 
http://www.wretch.cc/blog/crazy90835  無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原文由 惡魔的淚滴 於 06-8-7 03:31 PM 發表
凌人大大,我真的還滿懷疑您平常都在幹麻哩! XD
您的想像力可真屌阿! aoa
我看...等您把這邊全部打完,您都可以出書了呢!! (就像哈娜大大一樣! ^___^y ) ...


平常...都在補習呀...

背英文單字...考試..

上課什麼的....

(今天上課寫小說還被班導抓到..誤以為我傳紙條...)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無人替我校稿,自己校覺得沒啥問題,所以貼了

﹝六﹞喚碟仙

恐怖社的成員,在以前從未有過這樣的經驗。

對於傳說,他們只有點到為止,從不深入探討,只將傳說當成一種招攬成員的手段。

避開傳說不提,恐怖社不過是一個供喜愛討論恐怖驚悚話題的人聚在一起的一個小組織罷了。

但人總要求新求變。

自從姜仁豪破解殺人投影的鬧劇後,恐怖社的社團性質便完全被扭轉了。

從中加入推理元素,使恐怖社有了懸疑的氣息,不單單只是驚悚,而是揪人心思的懸疑驚悚,然而利用推理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恐怖社的行列。

姜仁豪也因為古井傳說的資料,進而舉辦了恐怖大會,當然,這無非是另一個更有號召力的恐怖噱頭。

但任誰都不會想到,他們早已不自覺地踩進了可怕的流沙。

骷髏鬼的襲擊似乎只是個開端,其中牽扯出來的案外案,比起任何傳說都要來得複雜。

自幾張平淡無奇的資料,至現在眾多令人匪夷所思無法釐清的密碼內容,冥冥之中,好似有個引路人在指引著他們的方向。

面對揚昇製藥這個陌生的名詞,他們並不知道這次還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

比起之前什麼都不懂就直衝古井的他們,和對古井的歷史了解了更多的現在,他們會更懂得用一顆嚴謹的心去看待任何事物,或許,真正能夠使人類成長的,只有恐懼吧!

今夜,雖然不是滿月,學校附近的野狗群仍對著天空長吠,若不是狼人現身,恐怕也不是什麼好預兆。

夜晚的狂風呼嚕嚕地吹,風勢遠比白晝還要強勁,經不起拍打的落葉,在空中飛舞著,落地,結束毫無貢獻的一生。

校園,仍是一片死黑的寂靜世界。

「這麼晚了,怎麼還來學校?」警衛關心道,並且擋住了入口。

「專題報告。」

「這麼晚了還有專題報告?現在可是晚上九點半吶!」警衛看著與他應答的姜仁豪。

「我們這一組的進度落後許多,今晚的目的就是趕工。」姜仁豪不急不徐地說,一點也沒有說謊的跡象。

警衛覺得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卻又不知該如何啟齒。

他向左邊跨了一步,接著說:「進去吧,別弄得太晚,我值班可不是二十四小時。」

眾人強擠笑容,走進了學校。

「東西應該都放在社團了吧?」王慧茹問,時而看看身邊一片漆黑的環境。

「今天早上就準備好了。」許常憲說,然後伸了個懶腰。

方傑的步伐漸漸加快,「很怪。」

「哪裡怪?」

「全部。」他將聲音刻意弄得低沉,「希望是我太敏感了。」

「這層薄紗罩上之後,似乎一切都很容易讓人起疑心。」姜仁豪踩上最後一層階梯,說:「各位,應戰吧。」

方傑瀟灑地按下日光燈的開關,坐在鐵製的椅子上。

楊祐達和許長憲拉開了辦公桌的大抽屜,各拿出一個塑膠面具。

拉下掛在牆上的五支手電筒,王慧茹就地而坐。

「碟仙。」姜仁豪自口袋中取出一只小碟子,「記住了,這不是遊戲,這是辦案。」

碟仙,一直以來被諭為是極度危險的召靈遊戲,只要將一只小碟子放在寫滿相對詞、百家姓、以及數字的黃紙上,就可以開始召靈。相對地,召來的靈有可能是嬰靈、少年靈、女靈,更有可能是邪靈。

眾人抦住充滿恐懼粒子的呼吸動作,吞了吞口水,安撫心情。

楊祐達一手抓著猩猩面具,另一手鉤起一袋放置在門邊的紙錢,跟隨著眾人的腳步,往古井方向走去。

他並不害怕碟仙,畢竟社團裡有方傑,見鬼的經驗也多,萬一出了事情也能夠應變,反倒是破解了密碼的自己,害怕不知名的危險會降臨,害怕恐怖社的成員都會因他而有生命威脅。

許常憲是個直腸子的人,對於社團,他一向是有力出力。雖然自己不是什麼聰明人,但他很感謝恐怖社能接納他。

王慧茹是社團裡唯一的女幹部,表面上看起來主動決策了相當多的事務,實質上,她相當依賴姜仁豪。抬頭看著彎月,此刻的心境截然不同。

與其說方傑是個有陰陽眼的怪胎,不如說他是經驗豐富的靈媒,只是他從未在恐怖社的同仁前表現過,他心裡盤算著,今日這場恐怖大會也絕不能出手。後遺症若是爆發,他可要愧疚一輩子。

姜仁豪呢?

身為恐怖社的社長,這些社員,他一個也不想失去。

即使他已經決意跳入這萬般炙熱的火爐,就算他真的像朱旻文一樣因為追查揚昇而失蹤,甚至死亡,他也要其他人踩著他的屍體前進。

草坪上,貼滿符咒的古井。

紙面緩緩漲起,又緩緩平復,會是怨靈們想掙脫這層結界的掙扎?還是怨鬼們的詛咒吶喊?符咒到底管不管用呢?下一秒,該是怨靈們傾巢而出,大開殺戒的時機?

方傑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命令道:「先在旁邊把錢燒了,接著好辦事。」

冷風吹來,火勢在小鐵桶裡燒得更旺,白煙順著風勢朝學生宿舍的方向飄去。

他微微頷首,再低頭看了看錶,說:「大家圈坐在一起吧,問訊時間到了。」

方傑燒了三支香,朝四面八方拜了拜,接著在草地上舖上諸神黃紙,擺上碟子。

五個人將食指都按在碟子上,倒抽了一口涼氣。

方傑推了推鏡框,小聲地唸道:「碟仙、碟仙請出壇。碟仙、碟仙請出壇。」

「碟仙、碟仙請出壇。」大夥也跟著方傑說話的節奏附和起來。

他們知道,這並不是無聊高中生玩的遊戲,而是場攸關生死的辦案依據,大家都不約而同的輕按小碟子,不敢使出任何外力。

吞咽著唾液,用粗糙的方式掩飾自己顫抖的指頭。

眼見碟子沒有動靜,方傑換了個語調,道:「碟仙、碟仙請出壇,凡人眾有事求見。」

就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狂風從四面八方吹來。

弔詭的是,那是五道風向完全不同的陰風,直撲毫無掩護的背脊……

雜草全都俯了下去,意味歡迎某人的到來……

王慧茹的臉色轉為凝重,從來沒有見鬼經驗的她,也感覺到了『他』的降臨。

「來了。」

黃紙上的小碟子慢慢轉動,轉啊轉地……轉呀轉地。

所有人都感覺得出來,那是一股非人類力量的牽引力,甚至可以感覺到小碟子緊緊吸附在黃紙上,內部彷彿是真空的,只是填滿了某個怨鬼的靈魂……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無人替我校稿,自己校覺得可以了,有錯誤請指出。

冷風颯颯,空塑膠袋隨風飛起,飛向陰森的月亮。

第一滴冷汗,滴下。召靈後的第一口氣,吐出。

「記住,沒歸位前千萬不可鬆手。」方傑提醒道,低頭看著繞著小圈的碟子,問:「出壇的是神是鬼?」

小碟子轉了轉,繞出原先的軌道,在黃紙上的『鬼』字停了下來。

他笑了笑,說:「大家可以問些問題,先示好,後面的問題再由我問。」

人與人之間,如果互相陌生,想必得問些噓寒問暖的事,還有一些身家資料,才能拉近距離。

人與鬼,也不例外的。

許常憲壯著膽子開口問了碟仙是男是女,碟子則是繞又繞的,停在『男』字。

大夥接著問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例如碟仙覺得自己英不英俊、交過幾個女朋友、被召來的心情等等。

這碟仙姓范,只要沒問到他不想回答的問題,通常都能很快地找出解答的文字。

原來碟仙也並非傳聞中那麼可怕,其實就像個不存在的平常人一樣。卸除刻著警戒二字的鎧甲,氣氛變得不可怕了。

時機也差不多了,方傑用手抵住嘴唇,要他們噤聲,「碟仙、碟仙,請問您住在這口古井裡嗎?」

碟仙答是。

「碟仙傷害過陽間的人嗎?」

這時,碟子不像之前一樣,從原點慢慢擴張出一個迴圈軌道,而是筆直地在黃紙上移動,迅速地停在『無』字上。

「碟仙的反應好像變快了。」許常憲盯著那只小碟子說。

「這種事情是人也要撇清吧。」楊祐達說,好像感同身受似的。

方傑頓了頓,道:「碟仙,若是為了保護住處及自己的骨骸,會傷害陽間的人嗎?」

碟子沒有任何動靜。

而那股令人窒息的冷風又吹了過來。

他抬頭看了看大家,「碟仙以為我們在懷疑他。」輕咳了幾聲,他又問:「碟仙、碟仙,古井裡有濫殺無辜的惡靈嗎?」

方傑壓低了身體,用一種極盡詭異的姿勢俯著。那種角度,使看見方傑那青森雙瞳的許常憲很不舒服。

這是第一次碟仙移動了兩次。

「不──說。」王慧茹跟著繞行軌跡唸了出來。

「碟仙,為何不說?」方傑追問,「你可知此地有無辜生命被殺?」

語落,瓷製的小碟子突然熱了起來,像有什麼東西在碟中燒著,燒著他們的指尖,大家都被這莫名其妙的熱給嚇了一跳,就差一點將指頭縮了回去。

眼見天色越來越昏暗,方傑還等不及碟仙回應,劈頭又問:「古井裡是否有著骷髏模樣的狂妄怨靈?他為何濫殺無辜?」

碟仙的反應意外地激烈,它在原地不停地晃著、抖著,那股不安的氣息從指尖蔓延到心房,從心房顫入名為恐懼的密室,搜索著心靈炸彈的引線。

「碟子晃得好厲害呀……碟仙該不會生氣了吧?」許常憲發現週遭的氛圍正在詭異地改變,從身後吹來的怪風不再只是陰冷,而是一種緊迫逼人的冷冽,就像是鞭刑般,毫不留情地刺向背脊。

觸著的圓碟子,卻沒有因為寒風而停止升溫,像加了煤油一樣,在爐中加速燃燒,慢慢地,那熱度已直逼人類體溫。

「碟仙為何隱瞞?」方傑將指頭壓得更緊。

碟仙的移動步調加快,指上了『不可說』三字。

「碟仙似乎在保護著什麼東西。」姜仁豪道。

只見碟仙像發了瘋似的,循著原先的路徑,在黃紙上繞轉了起來。

轉著轉著,那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方傑,我們該怎麼辦啊!」王慧茹慌了,這古怪的感覺令她相當不舒服。

方傑想了想,說:「這傢伙不合作,再另請碟仙來。碟仙、碟仙請歸位。」

王慧茹只想趕快停止與這可怕碟仙的交涉,連忙附和道:「碟仙、碟仙請歸位。」

大夥閉上眼睛,嘴巴跟著唸,可是壓著的碟子卻沒有停下來或減緩繞行速率的跡象,而換作另一個方向在轉著,許常憲覺得不對勁,偷偷的張開眼睛,卻被眼前的情景給嚇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不……歸。」

語落,碟中的熱氣霎然停止,像是被洪水沖滅一般,瞬時消失。

但還未完。

彷彿是這波洪水的強力後勁,一股怨氣夾著冷,輕碰指尖,那冷就像要結凍了全身的血管脈路一樣,從胳膊一路攀升,直逼腦門。

小碟子的這一面被眾人的指頭壓著,另一面卻好像有個人使力地推著它,像要把他們給推倒一樣,力量之大,使得指頭都漲紅了起來。

「啪!」瓷盤騰空飛了起來,眾人的手都被狠狠地彈開。

許常憲看著拋在空中的碟子,再看看自己的手,訝然道:「離開了!」

「嘖!」方傑啐了一口,拿下眼鏡,用深綠色的眸子直盯著正前方,「他出來了。」

原本這五人圍成的小小空間裡只有一張黃紙和無所不在的空氣,現在卻好像擠滿了東西一樣,一種莫名的壓迫感朝臉部撲了過來,壓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眼前的空間扭曲,從沒有洞的黃紙裡慢慢升出一道灰煙,漸漸地變大,變為一個人形。

是個男人。他的頭髮稀疏,一張枯瘦蒼老的臉龐,頰上的肉垮了下來,一排一排的吊著,他的嘴唇呈黑紫色,除了有一點龜裂外,還有一道道被割傷的痕跡,而那雙眼睛,都是沒有瞳仁的。

「鬼、鬼啊!」許常憲大叫,視線無法從他的身上移去。

男人用幾近破碎的聲音道:「你們居然得寸進尺……。」

方傑立刻站了起來,斥道:「有人無辜被殺!此殺人惡靈理應懲處!」

只見那鬼以極快的速度伸出左手,一把箝住了方傑的咽喉,「該死的凡人,多管閒事!」

其他人都被這畫面給征傻了,想跑,拉不動沉沉的腳。

那惡鬼的目光散發出來的懾人怨氣,刺得眼睛好痛,好痛。

「咕……唔……」方傑掙扎,但怎麼也掙脫不了那雙冰冷的手,他惡狠狠地看著男人,道:「你們快走!別讓這傢伙給抓了!」

許常憲一聽,連忙轉身,正要逃走時,卻也看見了一縷黑煙從草坪上冒了出來,捲住了他的身體。

「呀啊!救命啊!」他大喊,並死命地掙扎。

楊祐達被一個血色紅煙纏繞著頸子,躺在地上,無法動彈。姜仁豪被男人的另一隻手抓著,雙腳幾乎懸空。另一團黑煙則是拖著王慧茹的腳,好像要把她拉進土堆裡一樣……

「好難……過……。」楊祐達用力搥著草坪,那紅煙卻越勒越緊。

方傑的腦海浮現眾多對策,但想來想去卻只有『那一個』可行而已。

眼前的景象開始模糊,惡鬼的臉也慢慢地看不清楚了,耳邊卻聽得到其他人的掙扎及呼救聲,自己的意識好像要完全融入白色一樣,覺得身體輕飄飄地,一種要靈魂要被抽離肉體的臨場感。

「方……傑……救命。」楊祐達的聲音逐漸乾涸,舌頭已吐了一大半出來。

「不該問的!多事!」男人吼道,張開了看不見底的大嘴。

「橫……豎都……是……死。」方傑的腳已經離地,他用左手蓋住了眼睛,要祭出從未曝光的壓箱寶。

「鬼……」欲開口之際,他聽見後方有人大喊:「你們在做什麼!」

警衛背著一個手電筒衝了過來,說也奇怪,這一聲吼之後,那些黑煙、紅煙,全都消失不見,姜仁豪跌坐在地,不停地咳嗽,楊祐達從地上坐了起來,不停地吞著口水。

「怎麼回事?」方傑覺得古怪,剛才逞兇鬥狠的惡鬼才箝得緊緊的,為何聽到警衛的呼喊聲便立即消失?

「你們這一群,不是在作專題報告嗎?作到這裡來啦!」警衛身上的光線晃著,他插著腰,一附兇狠的模樣。

「剛才我在宿舍巡邏,遇見一位教化學的袁老師,他跟我說專題報告早在上個禮拜就結束了,你們幾個好小子居然敢騙我啊?」他瞥了瞥擺在地上的東西,氣憤道:「這不是碟仙嗎!」

不遠處則有一個黑影朝他們走了過來,「張警,怎麼了?」頂著一頭白髮,是袁思貴。

「這幾個學生居然騙了我,跑來這裡玩碟仙!」他大罵,拾起地上的小碟子,「對了,你怎麼會來?」

「喔,我是聽見有人呼救才趕過來看的。」袁思貴看著喘大氣的楊祐達,問:「祐達同學,你們怎麼這麼晚了還來學校玩碟仙這種遊戲呢?」

「真是太可惡了!你們知道這遊戲有多危險嗎?以前有人在這附近玩過,四個人都變成了神經病呐!你們幾個人把名字給我報上來,我要報告你們的師長!」張警衛氣沖沖地說。

「……」幾個人沉默著,剛才那被鬼用力掐住的觸感還猶新。

袁思貴連忙阻止道:「張警,我看這件事情就算了,他們好像也都沒事,就讓他們回家去吧,這麼晚了,父母可會擔心的。」

瞪著姜仁豪一群人,張警衛道:「哼!你們幾個把東西都拿走,快點回去!要不是袁老師替你們求情,我才不這麼心軟放你們走!」

一行人離開了古井,陰風仍吹著。

真是個不得安寧的夜晚。

兩日後,楊祐達拖著疲累的身軀到學校,瞳孔泛紅,兩眼都長了黑眼圈,說起話來毫無生氣,像是被折磨了許久的犯人似的。

「阿達,你是這幾天跑去夜店狂HIGH是不是啊?看起來一點精神都沒有耶!」

他揉揉眼睛,有氣無力地說:「不是啦,我被鬼壓床,壓了兩天啦!」





無人替我校稿,自己校覺得可以了,因此貼上,有錯誤請指出。


到底是為什麼不能一次貼完啦!之前都可以....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哇~~~故事已漸漸進入高潮嚕~~~
超期待的~~~呵呵......^^/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嗯...新的出了阿

趕快來看一看

我覺得大大寫的很不錯

也有不少特殊名詞出現,代表大大也有對這些專有名詞下過一番功夫。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很流暢~

陽明高中在桃園縣~
 
請至控制面板重新儲存簽名檔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一章有一個不合理之處,有人發現嗎?

是日後破案關鍵唷。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期待好久了  總算有新的~~
覺得每個角色辦事能力都強的可怕...實在不像是學生
不過之前的推理也算是滿精采的了
對了~~我怎麼覺得主角好像變成了方傑了....
該不會本來就是方傑Orz
我以為是姜仁豪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不能直接貼完是因為階級不夠有字數上的限制

不合理之處...

警衛和袁思貴的出現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7-25 20:09 , Processed in 0.02621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