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鐵之狂傲 返回首頁

serflygod的家園 https://www.gamez.com.tw/?341383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網誌

永夜第五章

已有 10212 次閱讀08-11-1 18:25

第五章
寧靜無波的海面暗藏著波濤洶湧的暗礁,悲傷沉默的男孩醞釀著憤怒不安的心靈。黑暗使眼睛毫無用處,清亮的聲響更勝貌美的容顏。黑暗世界中沉默就像沒有臉一樣失去權力。
現在,連唯一能為他發聲的器具已經不存在了。

那男人與女孩形影不離,周遭都因他們染上了甜蜜的氛圍。
復仇的種子悄悄萌芽。
『為什麼我非得消失不可?難道沒有人期待過我的存在嗎?為什麼人身邊總是圍繞著人呢?為什麼我就必需聽從你們多數人的意見決定我的存在呢?』
悲傷讓憤怒萌芽,憤怒模糊了他的心智。
在什麼東西都看不見的世界裡,似乎所有的人都不曾注意過他。
『如果真的那麼希望我消失的話,那麼我將帶走他的幸福。』


熱血軀動著他的身軀,慾望控制著他的心靈。
那東西就像是原本屬於他似的。他在廢墟裡看見了它─一根帶有不尋常的光澤的銳利之物。當他舉著燈火照看時,它快樂的對他閃爍著,像是看到久未重逢的好友。小心翼翼的握起,一股不尋常的興奮之情油然而生。他細心的將破損的銳面磨利。不經意間,手被劃出了一個傷口,他無語的看著傷口,它繼續閃爍著,似在提醒他什麼,於是站了起來。


磨銳的它劃傷了男子的右眼,昏暗的視線,讓瘦弱的身軀閃過了男子的拳頭。
『還不夠、還不夠!』他心裡想著,失心的言語從他口中跑出,無意義的嘶啞聲讓這一切更顯詭異。
過重的傷人之器不留神從他手中滑落,他於是拿出了笛子的破碎前端,狠狠刺入男子的喉嚨。
當那驚嚎聲劃破了天際,他如夢初醒的站寒冷的曠野中。


憤怒的人群將他帶到老婦人聖像前。那曾是他密秘獨處的小空間,如今成了眾人攻擊他的地方。
『他傷害我家的孩子!』一個粗壯的老女人大聲的嘶吼。
『你一再的鬧事,是想怎樣?』母親大吼。
『他‧‧‧大概不能再說話了。』女孩悲傷的望著他。
『一個身強體壯的男人怎麼會輸給這毛頭小子?』事不關己的人群低語著。


在某個一如往常的時刻,密秘的人群將他包圍

『我再‧‧‧‧也不能正‧‧常說話。』
『小子,活得不耐煩了?敢傷害我大哥?」』
『雖然我很想為他對你的所作所為道歉,但是我想問你:為什麼要奪走我的幸福?』
『你‧‧希望我變‧‧得跟‧‧你一樣嗎?』
『對不起,但我恨你。』

強而有勁的手把他抓的很緊,恍忽中他聽見自己在哭喊,剛開始的痛苦劇烈刺激著他。
慢慢的,疼痛麻痺了疼痛。
慢慢的,他看見了自己,被眾人抓著,萎靡的聲帶正用盡全力發出他最後的聲響。
慢慢的,四周模糊浮動了起來,他的身體隨之浮動。
此時此刻,似乎什麼都不是真實的。他看見右手臂與他分開了。驚人的液體從他右側噴出。他聽見自己叫聲,聽起來空洞刺耳。從沒有人聽過如此尖銳的刮聲‧‧‧‧。
無力的自己想讓狂亂的鮮血停下來。

但那是不可能的。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評論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5-27 15:41 , Processed in 0.00812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