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鐵之狂傲 返回首頁

serflygod的家園 https://www.gamez.com.tw/?341383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網誌

永夜第四章

已有 14546 次閱讀08-11-1 18:25 |個人分類:我寫我說|

第四章

陣日坐在神座旁發愣,家人不敢找他。他讓自己的靈魂寄宿在笛音上,他不願讓自己想起他還有另一副虛弱的軀體,他在音樂聲中忘記了自己的失敗,忘記了自己的缺陷,忘記了他那沉默無聲的生命,忘記了他那毫無期待的人生。他在那自我催眠的情況下,塑造了另一個自我,一個完整無缺、強壯有力的自我。並在之中創造出他認為應有的人生。
這是一個我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的世界!
於是在那世界中,他有了完整的聲音。
他有著能譬美笛聲的歌喉。
女孩理所當然的愛他。
除了他以外沒有任何人愛那少女。
眾人理所當然的尊敬他。

當那高大的男子循著聲音來到了那男孩的面前,高大的軀體震懾住那男孩,強而有力的肉體使他遍體鱗傷,拳頭惡狠狠的撞過來,痛不再是痛而是一種無奈的觸覺、積極的重複。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一次又一次的蓋過了先前的痛苦。身體上強烈的衝擊使他感覺不到心靈上的創傷,幻想世界在男子的暴力下破碎不再完整。最後在一陣混亂中,笛子隨著他的心靈一起毀壞。靜靜的女孩靜靜的讓一切按照程序發生。沉默的唇不曾打斷過男子的行徑。

『你這孩子在搞什麼?那是祖母留下的寶物啊!』母親歇斯底里的聲音貫穿了雙耳,兄弟姐妹們無聲的指責嚴重的浸透他的傷口,傷心使他的傷口發炎,絕望讓他放棄了他的世界。幾度清醒幾度沉睡,他開始在想他是否能活過來。開始希望這一切盡早結束,不想老是重覆做著相同的事,不想認命的等待漫長的結束,與其在注定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走到盡頭,那還不如提早結束。在辛辣濃烈的液體灌入他口中之後,他活過來了。

人為什麼老是要做些沒意義的事?

在康復之後,他似乎變得更透明了,沒人看得見他,當然也沒人聽得見他,安靜無聲的完成工作,安靜無聲的收工去。再也沒有人會偶爾停下腳步摸他的頭或者稱讚,再也沒人會走到一半為他佇足。

或許那個男子是希望他消失吧?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評論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5-27 14:37 , Processed in 0.00863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