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鐵之狂傲 返回首頁

serflygod的家園 https://www.gamez.com.tw/?341383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網誌

永夜第三章

已有 10177 次閱讀08-11-1 18:24 |個人分類:我寫我說

第三章
在寧靜無波的黑色大海旁,聚集了多名婦女她們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洗澡也有的人在採集湖裡的魚類,有的時後也夾雜一些男人,不外乎是為了挑水,順便對那些婦女說上幾句話的年輕男子。有時站在河邊的女孩們可以聽到她們情人對她們的呼喊聲。當有的女孩子因期待男人的呼喚而做事做的心神不寧,往往會被女孩的媽媽罵一頓。


『嗯,水又不夠用了。』男孩聽到二哥高興的說。


大哥跟著接口說:『那就叫sunset和四弟去湖邊挑水好了。』

二哥一臉心急的說:『不用了,他們太瘦小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

大哥一臉賊笑的說:『我看讓你去的話,那我不用工作了,等你回來植物都枯死了…。』

二哥一臉不高興的說:『你說這什麼話?』

大哥冷笑一聲說:『是誰上次跟女孩子講話講到忘了回來的啊?』

二哥低頭默不作聲,但偷瞪了男孩一眼。男孩縮了縮身子,低下頭,想了想又抬起頭,正欲回瞪他一眼的,但看了他二哥的表情,他又不敢了。現在唯一能讓二哥不快的只有照大哥的話做了吧!他挺起身子,小心的不要再與二哥眼神相遇,快步的跟隨拿起陶盆的四哥走了。





其實,他是很害怕來到這裡的,腳步聲伴隨著他激烈的心跳聲,他開始全身熱了起來,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他心裡驚慌的想忽略,他想逃避,他不想去面對那種問題。



前方傳來了人潮的聲響,在微微的亮度下可以看到女人裸著身子在捕魚的翦影,他避開了眼,但他腦中擅自記下了那豐滿的側影隨著身軀晃動‧‧‧哥哥拉著他的手往人群最擁擠的地方走去,他可以很清楚的聞到帶有熱度的汗味,他忍住想逃離的衝動,跟隨著哥哥來到了河邊。挑水是一件辛苦的差事,在還為裝滿水之前的陶盆已經很重了,但在裝了水後更是重上加重。但搬運時又非得小心不可,因為陶盆是他們兄長在遺跡中辛辛苦苦找到好不容易比較完整的一個,他們算是運氣很好了,有的家甚至沒有可以裝水用的東西,只好在黑湖旁工作,但往往這裡人多,除了容易打擾到工作之外,也很容易有偷竊發生,況且在此種出的作物往往都不是很好,所以陶盆更是得好好保存不可。



在人群的嘈雜中他聽見了一個柔軟但略帶高尖的女聲,他心中不禁為之一跳。


『把那東西給我,妹妹!』

他身體為之緊繃,他感到臉頰上的熱度,略為慌亂的的步伐差點讓他把水壺弄破。

『姊!有人來找妳啦!』

什麼?接下來的她們不再大吼大叫,他轉過去看,除了一群黑壓壓的身影,但矇朧中好像看到一個高大的人影往她們快速移動,除此之外他什麼也看不到。


突然間他失去了思考的力量。


『你在做什麼!?快走啊!』四哥對他吼道。

心不在焉的拿起鋤頭,走進田裡。

想起許久前他在神像旁吹笛子的情景,當時他正陶醉在那他所製造出來的聲響當中,在他吹到一個段落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人在看他。原他以為是哥哥又來找他了,但他抬頭一看發現是一個女孩子的身影。
接著他聽到那女孩的讚嘆的聲音,有些粗啞,但包含著溫柔,他已經不記得她說了什麼,但是那聲音令已深深的刻印在他的記憶中。




工作結束後,大夥兒要休息去睡了,他跟著哥哥們,在平常休息的洞穴裡躺下,不久後就傳來了呼聲,像在對談似的此起彼落。他想跟著睡但之前的景象讓他翻身難眠。
內心裡輕輕吟著一首求愛的歌曲。他幻想著他在那女孩面前高歌一曲,聲音雄厚且清澈爽朗,所有的人駐足聆聽。女孩則露出了羞怯的笑容向他走了過來,輕聲的對他說:「我等你開口很久了。」他執起她那柔軟溫暖的雙手‧‧‧歌聲

癡癡的想著,他突然想到:『誰說不可能?雖然我不曾擁有過聲音,但音樂一直陪伴著我。』

鼓起勇氣,來到了那女孩的面前。緊張發汗的雙手,奏起了他一直想對她說的話。他感覺到那女孩驚訝的目光。他盡可能的表現他的沉著,但他的心情卻是慌張的節奏。慢板的樂章以快板迅速的滑過,無助絕望則從他發軟的雙腿洩露出來。
最後在眾人的轟笑中以及那女孩的『對不起.。』畫下了休止符。發冷發熱嘴唇乾澀頭腦暈眩,青澀的戀情以一句小小的道歉劃下句點。

她不是有喜歡的人了嗎?怎麼不打聽清楚。
唉你也知道要他問別人也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啞巴用樂器求愛?

如果是我也不要。

我也是。

男孩毫無選擇的沉默離開。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評論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4-5-27 14:34 , Processed in 0.00939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