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國者 發表於 10-8-15 22:15:33

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序章-夜幕低垂 第一回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10-8-16 19:32 編輯

契子
               一切的源頭…
西元2410年,地球至第三次大戰以來,地球圈已經統一將近四百年,這段期間人類的文明經歷了巨大而且難以想像的進步,嶄新的科技以空前的速度竄起。
二十五世紀的科技和文化進步神速,科技繼續進步及擴張,人口增加的速度也開始飆升。在二十六末世紀結束的時候,地球上有一百三十億的人口。 地球聯邦(Earth federation)這個名稱取代了至第三次大戰之後已經癱瘓的聯合國全球共治體系的繼承者。 這個新興的星際國家,強大的勢力範圍不讓它受限於星球上,成為這個銀河系的劃時代主角。

聯邦的基礎是建立在『開明的社會主義』之下,由數千名議會議員跟十位高階議員組成的地球聯邦最高議會,成為人類的領導,但是卻常常依靠嚴酷、殘暴的警察、憲兵體系來控制整個社會的秩序。

在它統治的將近四百年歷史中,地球聯邦強制的推廣他們的制度,導致日後人類不同文明間的獨特性被徹底消除,融合為一。
最高議會花了非常多的功夫去消滅種族分離主義的後裔,廢教協定禁止了世界上許多最古老的宗教。英文被規定為全球通用的語文,替代了許多在本國也被嚴格禁止的母語。 人類與數百年前的情況已經完全不同,人類不再為彼此互相戰爭,轉而一起向地球外奮鬥,在這個世紀中,人類已經能夠親自探索銀河系世界的35%,在數百年的搜尋裡,人類並沒有發現其他所謂的高等智慧種族,人類自認成為銀河系中發展程度最高的種族,在太空中拓展裡成為銀河系的佼佼者。 這段期間內,人類終究放棄了一直認為可以行的宇宙殖民地計畫,星環殖民地,這個巨大的裝置所需的代價不但過於高昂,而且只需要一定的能力就能輕易摧毀,在科學家的推想下,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改造星球,確保人類能夠生存下去。
數百年段期間動員了上百億人,無數的資源,經過將近四百年的改造完成了類地星球,人類利用自己的科學能力把太陽系中的火星成功的改造成跟地球一樣的環境以及力場,之後的十年間金星也隨之完成,太陽系擁有三顆類地星球,顧名思義就是人類能夠正常生存的星球。


西元2856年
在更強大的科技進步下,人口不斷生長,三顆類地星球的人口總和在短短六十年內超過了四百億人口,軍隊人數則多達一億人,上萬艘各式小艇,普通船艦數千艘,超級戰艦上百艘,這個數目還正在不斷增加中。
同時為了要確保自身文明,一但與外星文明接觸,只要對自己產生威脅,地球聯邦就運用自己的太空科技軍隊徹底摧毀他人文明,與數千年前的立場完全反了過來,千年前人類始終認為有更高等的外星種族,其實自己對於其他外星文明,人類自己就是他們口中的高等智慧種族。
一直希望能夠保持和平面對外來文明的人類,現在卻成了恐怖文明毀滅者,當那些外星文明正才踏入太空沒數十年,人類就自動與他們接觸,並派出半個艦隊的規模來摧毀那顆剛萌芽的星球。
人類的星際旅途所到之處都只剩下毀滅的殘骸…
為了確保自己是宇宙中的主宰者地位,地球聯邦用盡了任何手段,不但在三顆類地星球上設置了強大太空防禦武器,SSDS「Star Sky Defense System」

在星球改造的數百年期間,地球聯邦還造建了宇宙空間傳送門系統「泰坦」,這個破壞太空定律的超巨大裝置,能夠縮短數百萬光年的距離,給予人類更大的防禦能力,然而這個超巨大裝置,卻讓地球聯邦陷入一個巨大難題,即使在難以想像的科技進步中,沒有任何電腦能夠成功計算「泰坦」所跳躍出來的正確位子,傳送的地方與目的地相差超過0.003光年,被批評為人類歷史上第三個超浩大工程的失敗品。然而這依然毫無動搖人類的文明,人類的宇宙獨裁主義從四百年多年前持續到現在,這段冗長的歲月,人類摧毀了將近數千多個文明,上百顆星球,正在為自己的未來沾沾自喜的人類…                     
       正一步步的走向滅亡之路…


下續......

叛國者 發表於 10-8-15 22:31:35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10-9-18 22:21 編輯

西元2989年
以探索的60%銀河系已經有六十年的時間內,沒有在接觸或偵測到其他種族,人類正式成為這個銀河系的佼佼者跟獨裁者,人們大肆慶祝以為和平之路終於道來,然而看似和平之路卻是佈下了另一株導火線的火種。
當遠征戰結束之後,同為地球聯邦的殖民者,火星殖民政府認為已經不需要為戰爭支援總主,開始要求地球聯邦給予火星移民人自己的治制權,火星代表在最高議會中提出了這項提議,但是將所有先進科技都設置在火星的地球聯邦最高議會來說,如果讓火星殖民者擁有這樣的科技,是否會危害到自己本身?這個難題最後的結論就是否決了火星殖民者的提議。

地球聯邦最高議會很快就在最高議會中否決了火星代表的提議,當會就宣布關押火星代表,並宣布將派出大量非軍隊的維安部隊強化對於火星政府的管理。
火星殖民者不但不予理會地球聯邦最高議會所宣布的警告與管理,短短幾天內便其宣布成為火星共和國,並推派深受火星人民愛戴的地球聯邦議會成員之一的議員「瓦伯斯」擔任第一任火星共和國總統,消息當然很快的就傳到了地球,知道這一切的最高議會當然不會讓這些人殖民者自地為王,背棄名為地球旗子的人都得受到處罰。火星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就職典禮當天數十萬名的武裝軍隊、跟巡警在就職典禮維安,連進出宇宙港的船艦在就職典禮當天都不得進入火星領空,就深怕總統遭人暗殺。
在火星共和國就職典禮的前三天,悄悄的情況下,一道來至議會長跟聯邦審判長的訊息很快的就傳入了地球聯邦軍事命令部,受到最高命令的軍部馬上就派出了數十隊名為獨立作戰部隊的高級秘密特種菁英,代號「潛龍」。
在就職日當天埋伏在附近,當瓦伯斯一上台正拿出演講稿,身旁重重警衛,附近大樓都還有狙擊手在掩護,天空數十台飛行載具的情況下,這些菁英部隊不但排除了所有問題,當講演第一句話講出時,數十發來至四面八方的超能狙擊槍的子彈就在同一個時間內擊中保護瓦伯斯的防護強化透明牆,在混亂的情況下,被護衛隊帶到地下通道時,潛龍在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內就把瓦伯斯身旁數十名的武裝士兵給全數殲滅,其中領頭的潛龍走到攤坐在地上的瓦伯斯面前,舉起手槍,用處決的方式一槍斃命。

軍令部將暗殺成功的消息傳給了最高議會,議會以為解決了一次國際性的危機,但卻錯了…火星共和國的總統遭暗殺的消息一傳出去震驚了全星際的人類世界
「今天是沉痛的一天…他是一位為自由而戰的勇士…願火星與她同在…」最高議會並不知道這個暗殺,不但沒有降低殖民者的士氣,反而激怒了火星人民,這些暴民攻擊了地球聯邦在火星各地的各個機關,派至火星的數百萬維安部隊根本抵擋不住數十億人的暴動。
事件越演越烈,維安部隊的死傷也越來越多,緊急要求維安局派遣更多的維安部隊增援,然而同一個時間內同為最高議會所屬的軍令部卻收到一封來至最高議會的密令,收到密令的軍令部,當天就處決了數百萬在地球上的火星人民,事情傳到了火星上,暴動更為擴大,數十億的暴動轉眼間成了上百億人加入暴動,這個暴動是完全針對地球聯邦,並組織成為火星臨時政府,並對地球聯邦宣戰,事件終於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第一次星際叛亂就此展開…

火星臨時政府直接透過人類星際專用頻道對地球聯邦宣戰,這一宣戰,議會內軒然大波,在多數人的提議下,最高議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宣布了一項名為正義之劍的行動,在上萬名議員的掌聲下一致通過此議案,由最高議會長授權星際海軍司令部,海軍上將「比利‧肯特」賦予軍隊最高的指揮權,並階升為元帥,然而這個決定卻讓軍人就此掌握大權…
這場由人類對抗人類的丑戲正在太陽系上演,地球聯邦海軍出動了高達六百艘的超級戰艦,普通戰艦三千多艘,動員四千萬名各是軍人,相較之下火星共和國只有為數約兩百艘的超級戰艦,八百艘的普通戰艦,動員約一千兩百萬人戰爭一觸即發,火星臨時政府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獲得了不少星際戰艦艦長支持,組成七個艦隊,總合約一千一百艘各式戰艦,對抗軍力強大的地球聯邦海軍。這場火星之戰,越打越烈,越來越多聲浪要求盡快平息這種戰爭,如果將火星摧毀的話,人類的科技至少會到退七十年,這個決定使得最高議會難以定下結論,但是事態最終嚴重到放棄了火星並徹底的摧毀,最高議會再次宣布第二巷提議,授權海軍元帥可下達軍事指令1412號,在短短三個月內就宣布終戰,地球聯邦損失了八十多艘超級戰艦數百艘普通戰艦,然而戰事並未因此而平息。不過這場戰爭也造就了不少英雄。海軍最高司令長官「比利‧肯特」元帥,海軍艦隊司令長官「謝修普」上將、海軍參謀總長「叛‧羅姆斐斯」上將、海軍陸戰軍團總指揮「阿列克謝」中將、海軍機動步兵團第七軍指揮,「亞博‧拉文希爾」特等上校,等數名。
西元2993年                 第二次星際叛亂…
四年後金星臨時政府起義要求獨立成為一個國家「金星聯盟」地球聯邦海軍在第一時間就進行強大的火力壓制,不過金星聯盟卻擁有同等的艦隊來反擊地球聯邦海軍,因為金星本身就是地球聯邦聚集人類一切科技力、軍事力、海軍總部、的星球要塞。
最後是由著名的戰爭英雄「比利‧肯特」下達元帥令1412號這場長達4年的叛亂,三天後終戰,不過金星也再度變回一顆無法居住的星球,只剩暴風肆虐的世界…
地球聯邦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就嚴重受到攻擊,雖然毀了兩個星球,國力損失超過一半,但是地球聯邦依然吃力不搖,科技、軍事還能再持續的進步。
西元3003年

第二次星際叛亂七年後,在承受科技、軍備巨大損失的地球聯邦議會,面臨新的問題,雖然兩次戰爭雖然都沒有影響到地球本身,但卻嚴重的打擊地球聯邦的經濟體系,不論是什麼樣的企業,百分之六十的企業體系都在這兩次戰爭中瓦解崩潰,軍力也徹底損失超過三分之二。
裝置在火星的聯邦議評會科技研究中心,因為第一次的叛亂而徹底摧毀,導致聯邦的科技在數日內到退了將近一百年。
為嚴重最大的海軍戰艦船屋,金星已經被摧毀,沒有除了設置在月球的DM重工的船廠之外,幾乎沒有其他船廠能夠製造戰艦,大部份剩下的戰艦艦齡都超過八、七十年,以屬於老舊戰艦。 軍備上開戰前的八十支艦隊,只剩二十七支,其中還有六支艦隊是將無法組成艦隊的戰艦群重組而成的,這兩場戰爭總共摧毀了地球聯邦海軍七十%的戰力。 最高議會為了改變改變現況,派出了為數不多的艦隊,開始探查可以取代地球的類地星球。
西元3002年

           變劫日事件 聯邦為了能夠擁有更強大的科技運行能力,再次將科技拉回數十年前,招集了世界的菁英繼續開發了六百年前失敗的研究,超級高等智慧SAI(超級人工智慧)
由世界上最頂尖科學界的權威,艾‧拉文希爾帶領展開為期十年的研究,成功的研究出伊娃一號(EVA1)這個偉大的發明確讓地球聯邦,不但突破了數十年前的科技,還超越了快一百年,然而這個偉大的發明卻也陷入有史以來最大的毀滅,地球聯邦議會再一次秘密的行動下讓強大的SAI(EVA)接管了聯邦所有的電腦系統以及防禦系統,以統合全球的系統。
但是SAI這個強大的系統,再啟動之後卻無緣無故發生,對外失去聯繫,對聯邦世界各地的軍事要塞、基地、以及龐大的都市,發動了天啟級核武攻擊,短短的一小時內兩百多億的人口,在無情的砲火打擊下,瞬間減少為十億,突如其來的攻擊,發生在本土上,讓議會深知為時已晚,調派了最後的艦隊進行攻擊。 這場不知為和的戰爭一打就是三個月,無數的生命折逝在其中,被迫撤離到太陽系海王星前線指揮部的聯邦議會,認為事件已經惡化到最危極的地步,將主導權交付給海軍元帥處理,元帥馬上就啟動位於木星軌道上未完成的泰坦離子砲,對SAI的基地進行離子砲打擊離子砲的威力瞬間在AI電腦放置的南極基地開了一個寬232公里深17公里的超級大洞,地質改變南極中心點完全塌陷,海水灌入,南極中央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人造湖泊,事後調查原因到現在都無法得知,SAI為何會失去聯繫並發生叛變。 為了掩蓋自己鑄下的大錯,地球聯邦最高議會對外宣布,這場變劫日事件,是殘存的金星跟火星恐怖分子所造成。即使如此,地球已經不再適合人類居住,人類只能生活在地球僅存為數不多的綠洲或往大海上尋求發展以及月球基地來殖民。

隨著地球逐漸受到核化枯竭,人類為了生存特別挑選出一批最優秀的探險人員前往外太空開闢新家園,在長途跋涉的旅程中的兩年後,探險者們終於抵達一顆適合人類居住的行星Field of Honor(榮譽的領域)…



下續......

叛國者 發表於 10-8-15 22:32:31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10-8-17 19:58 編輯

--------------------------------------

夜幕低垂-第一回:徹火之城

----------------------------------------------------------------------------



您或許認為他們是軍隊的棋子,將軍。但是在戰場上,他們就是我的人。他們是我的責任,我的同袍,更是我一生中無法取代的朋友。


                                                              「斐斯‧拉文希爾」上尉,在瓦希事件之後對三號城駐軍司令部的報告。






早在幾艘寫著Earth federation的科學殖民船,在宇宙探查了到了一顆星球,在這個奇特星球上有著跟地球類似的氣候,只是冬跟夏的轉換需要整整六年的時間。

人類登入Field of Honor的時候正值冬季,星球寒冷隨著時間的增長,隨著幾個年的環境測試,證實這個星球適合人類居住,並把這星球稱為Field of Hono,開始移民計畫「擎天神」,隨著四艘非常巨大的殖民船在Field of Honor星的軌道外準備降落,人類分別準備在這星球的四個大陸降落。

但是在降落的時候出了差錯,當一艘要降落在三側大陸的殖民船,整艘船艦的電路系統,,突然間好像漏電似的所有系統在一瞬間全部停擺,殖民船失去了方向, 一夕間整艘船含船上的兩百多萬人一起墬落滅亡。

這是地球聯邦殖民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原本是要降落在這星球的東南面,但是卻墜落在東北,這星球的東北是唯一一個非常不適合居住的環境,地勢想當險惡,所有的解釋都指向擎天神系統「EVA3」(伊娃三號)的程序疏失,雖然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件,但是其他殖民船已經成功的降落在Field of Honor的肯亞、阿斯特、多藍,三個大陸上

隨著時間不斷的過去在短短的幾年內分別在Field of Honor肯亞、阿斯特、多藍等三個主要的大陸上建立了規模龐大的城市以及城鎮。

一切以為都是那麼的美好,卻只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隨著時間流逝,數十年過去了,駐紮在星球上的殖民科學家們,發現了不可思議的生物,體型跟人差不多大小,這種生物隨著季節把自己冷凍起來躲在地表三百公尺以下的洞穴中,而且數量非常旁大,這個發現一開始以為沒什麼只是以為是個不起眼的小問題,實際上卻是這場永無止境戰爭的開端…




西元3033年  Field of Honor星球外層



太空軌道上停泊著數量龐大的星際艦隊,艦隊旁還有一些,三架一組的死靈三型在艦隊旁巡邏著,這龐大的艦隊正是大強的Earth federation(地球聯邦),在一艘龐大的戰艦中的某個艙房內,幾個人正熱烈的討論某件事,只有一個外表看似二十幾歲的女子,沉默著一語不發看似渙散,但眼神卻充滿了堅定與悲傷以及憤怒,他看了看前方壓力窗外的太空景象後,便轉過頭來向那幾個還在熱烈討論的人說道

「你們幾個先回去房間休息吧,明天是很重要的任務,把身體照顧好」

其中一個人面帶微笑的回答著

「您放心拉,只不過是蟲子,沒什麼的拉,上…」

那人只是揮了揮手要他別再講下去便接著說「我有點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那幾個人聽到後便向那人行了個敬禮,女子便轉身前往一個艙房,當那艙房的自動門關閉後,外表看似二十幾歲的女子,便坐在'艙房內桌前對著一本厚厚的紙頁筆記沉思著,筆記中還夾著一張照片,照片中正是這位女子與一位男子的合照,照片中兩人充滿幸福的感覺,藍色與黃色泛點紅色火光不斷的透過艙房牆上的壓力窗投射進來,艙內都還能感受到一些微微的震動,原本堅決的眼神,突然柔弱了下來,眼中開始積起了淚水…

「這是為了什麼…這倒底是為了什麼…」

年輕女子用非常低沉帶有點哭泣的聲音重複這句話語,「難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錯的?為什麼…為什麼……」

此時女子已經忍不住激動的情緒,淚水不斷的從臉龐兩邊滑落下來,滴在那本厚厚筆記本的照片上…

「哥哥…我到底該怎麼辦…」








十年前 多蘭大陸- 人類領地:西爾凡三號城





至地球來到FOH星已經是八年前的事情了,在爺爺的安排下,與哥哥一同前往FOH星,離開因戰爭而殘破不堪的地球…

雖然覺得不捨,但是還是我決定前往新世界發展。

再與爺爺互相道別之後,搭上了巨大的飛行船,當飛船逐漸遠離地球時,地球的顏色,就像一張因年代久遠而失真的泛黃照片,大氣中瀰漫著一股悲傷

經過數個月的長途飛行,在艦長的告知下,我看著艙房窗外一顆水藍色的星球…

那裏…

就是新世界…


人類已經在新世界(FOH星球)上建立了三座規模巨大的殖民城市,數年間,人們開始由拓荒轉為安定,三座要塞城市分別以建造速度跟防禦能力為區分,由高到低,一號聖文城、二號擎天城、三號希爾凡城,每座城市範圍半徑約五十五公里到五十一公里,以寬一公里,高達六公里的塔城為每座城市的中心點,塔城的中央指揮部監控著整座城市。


從這三座由高聳城牆保護的巨大要塞城市往外擴散成好幾個殖民小鎮,成功的殖民了十二年,十二年間沒有人敢回想十幾年前地球聯邦悲慘的過去,戰火導致上百億人死亡,如今剩下的人背負著過去活著…

原本美好的一切,卻逐漸離我們而去…




[警告!前往最近的撤離地點!]

陽光從窗戶射入室內灑落在地上,窗外傳來系統的警報聲跟陣陣的爆炸聲,在這之中還夾雜著人們倉皇逃命的尖叫聲…

事情並不因該這樣發生…



在新世界內有著許多與地球不同的奇異生物,其中一種生物,我們稱它為科莫亞,他們類似地球上一種稱為螞蟻的昆蟲,不過體積卻比人還要大上兩三倍,不僅如此,數量還非常驚人,不過他們卻沒有什麼攻擊性,主要是以一種叫苛氬欽的植物維生,當時政府並沒有警告這些生物具有危險性,所以每天過著自以為快樂的生活,我是這麼想的…

隨著時間流似,這些生物好像受到什麼嚴重刺激,發狂似的攻擊殖民要塞城附近的小鎮,聽哥哥講,他在之前的一次任務就已經知道這些生物會攻擊人,但是卻沒有任何人理會他的警告,當城市外的殖民小鎮發生這種事情,他反而不生氣還一臉很高興事情發生了,天呀!有時候我都會覺得自己的哥哥腦袋是不是被撞壞了…

然而這些攻擊小鎮的科莫亞數量卻不是很多,不過現在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周圍小鎮,數量從十幾隻,變成數百隻,上百隻,上千隻亞莫斯…

我相信現在這些怪物至少有上萬隻在城市內了…

「碰!」

一聲巨響,房間一角的牆壁因爆炸而破碎,衝擊力將少女狠狠的噴向房間的另一邊牆壁。

眼前的牆壁突然爆開來!我根本來不急反應,頓時我只覺得全身疼痛,眼前有點模糊,我用雙手支撐靠坐在門旁的牆邊,手掌…

手掌…上…流著鮮紅的水…

「不…」

不,那是我自己的血阿!完了…我也被撞到頭昏了嗎?

少女用較為乾淨的手掌背面輕擦了雙眼,房間內被炸了一個大洞,周圍還有一些碎塊,跟因爆炸而起火的物體,

好痛…小腿被剛剛爆炸的破片給割傷了…我環顧四週想找一些可以止血的東西,才剛要找,一個令我心跳加速的聲音突然傳來

一個像是雞叫卻又更為尖銳的長聲跟其他雜聲從剛剛的破洞傳來

一下子,一隻有著尖長的外肢和牙齒,看上去像大型的蜘蛛卻又不像蜘蛛的科莫亞從破洞緩緩的爬入

「天啊!別鬧了…」

我看到科莫亞的當下我就覺得,我該不會就要死在這裡了吧…

「碰」

又是一聲強烈的爆破聲,我的雙耳被爆破聲炸的頓時聾了,連眼睛都感覺有點模糊,眼角看到電動門像是被某個力大無窮的巨人給踢飛了進來,眼前不但模糊還上下震動


「瘩瘩瘩…瘩瘩瘩瘩瘩瘩…」

又是一連串的響聲,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看著眼前的科莫亞噴出了一些看似綠色的液體,想衝進來房間,不過卻又扭來扭去,最後掉出了破洞

「靈月!靈月!」

快耳聾的耳朵傳來非常熟悉的聲音,但我卻異常的害怕,我轉動頭,朝著門的方向看去,一個人朝我走來…

「別過…」

我才正要開口,那人就一把緊緊的抱住了我

「太好了…」

「我還以為我就要失去妳了。」

我逐漸回神過來,眼前的模糊也逐漸消失,旁邊還有帶著哽咽的聲音。

「哥哥…」

原來是哥哥,還好不是壞人…這讓我鬆了一口氣,因為從爺爺那裡聽來,這種失控的情況下常常會有人犯罪…想到這裏我都不敢再想像如果是壞人我該怎麼辦

哥哥一面將手中的步槍背在背上走上前來,一面拿出手帕輕輕的擦拭著我的臉龐,接著就將從身上的裝備包取出一罐噴劑跟一包白色的紙。

「我馬上幫你處理傷口,先不要動。」

一面幫我的傷口噴上白色的泡沫,感覺有點涼涼又帶有的刺刺的,接著就幫我把傷口處貼上那片紙,疼痛的感覺的確馬上減緩了許多,此時哥哥的耳機好像收到什麼訊息,不過我似乎完全聽不懂

「喂!?,通訊有點不良!你確定?好…喂…?,重複,在HG65-4會合,好,喂?喂!…」

哥哥再次按下耳旁的東西,先是環顧了四週,脫下自己的軍用夾克披在我身上

「靈月,站得起來嗎?」

哥哥輕聲的問著我,不過他的眼神依然像老鷹一般鋒利的緊盯著四周,我點了點頭,一手撐著牆壁一手緩緩的爬起來,哥哥一手舉起步槍一手牽著我的手帶著我緩緩的走下樓,大樓內的電梯都已經停擺,在這個超現代化的城市內,沒有了動力,處處成了關卡,我們只好放棄最快的途徑,轉為走逃生梯下樓。

大概走了五分鐘左右,從二樓可以看見一樓的逃生梯的大門,逃生大門已經被某種強力的爆炸給炸的不知去那了,哥哥比了各手勢要我先在這邊等他一下,就自行下去一樓的大門檢察,我靠著旁邊的牆壁滑落下來,靠坐著牆壁,八年前根本想都沒想過,會變成今天這樣,事情根本不應該這樣發生。

哥哥靠在毀壞的大門旁看著外面約莫十來秒,便小跑步的朝我跑上來牽起我的手

「我們走吧」

雖然隔著手套,但是卻能感受到哥哥的溫暖與穩重,離開的時候忘記穿鞋子,雙腳踩在碎石子上的感覺真的不好受,傍晚的夕陽依然頂著它強烈的光芒,我舉起另一隻手試圖抵擋強光,突然間覺得心跳加快,在外面的時候我還沒有這麼強烈的感受到,事情已經不在是我所能想像的了,不知道是什麼的巨大物體,像發芽似的穿出地面,隨意的撐破馬路,甚至緩緩插入建築物裡,碎片挾著灰塵不停的從高處掉落。道上的車輛翻覆,城市系統的警報聲不斷的迴響,街道上只剩我跟哥哥兩個人,周圍根本一片死寂。


從小巷走出來,大街上,看到的街景,我突然覺得全身無力,兩腳一軟跪坐了下來,眼前的畫面我這輩子大概都無法忘懷…

大街上,車輛因相撞變的扭曲,從廢鐵內還可見一些因受到擠壓的屍體碎塊,血液還不斷從廢鐵中滲透出來…

周圍則是一片血腥景象,紅色的鮮紅如大海般的覆蓋在大街周圍,建築的牆壁、窗戶、玻璃也被染上鮮紅的血跡,在鮮紅的大海上,許多殘缺不齊的屍體,有的下半身不見內臟全部外露,或則頭部以下還算完整,頭顱整個受到某種高壓力像一顆雞蛋在手掌中被捏碎,血漿內還隱約可見一顆不完整的眼球,散落一地的空彈殼,地上還有很多明顯是軍人的屍體,這些屍體比起一般屍體來講,軍人的屍體不是被某種巨大的鐮刀在身體上插了好幾刀,不然就是整個人被大卸八塊,景象實在令人慘不忍賭,。


看到這種景象,我真的不知所措害怕極了,不知不覺手掌緊握了起來,哥哥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我。

「靈月別害怕,我會一直在妳身邊。」


靈月再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是十年之後的事情了…


哥哥要我先閉上眼睛,緩緩的帶著我走向停在大街上的數輛裝甲運兵車其中一台,有些運兵車還因為地面隆起煞車不住翻倒,將我安頓在一旁的座位上之後,哥哥走到運兵車內的指揮坐上操作著我不太了解的東西

「真是該死!」

斐斯用力的敲著前方的螢幕

「早料到會這樣,我就應該要先去一號城才對,三號城會失陷根本只是遲早的事,一定要想辦法盡快跟博布還有柯曼會合才行,以一號城的防衛能力一定能檔下上千萬的蟲子!」

「哥哥?」

我從沒看過哥哥如此懊惱,但是這也不能怪他,事情發生的太快根本沒有人能夠預測,我走到哥哥旁想看看自己能做些什麼

哥哥專心的看了電腦的畫面一下說著

「我們該離開這了,這裡快要被那些鬼扯生物占據了,現在要趕快到最近的撤退區才行」

哥哥話才剛說完,通訊器好像又傳來訊息

「史卡斯!? 你在這附近?嗯,我剛在運兵車看到指揮部傳來的最後指令那些怪物已經突破第十三區的防…」

一陣尖銳的叫聲打斷了哥哥的對話,拿起放在一旁的步槍先從運兵車內牆上拔下一個彈匣,在小心翼翼的拔下步槍的彈匣把另一個彈匣安裝上去,舉著步槍小心翼翼的走出車內

幾隻蟲子,看到斐斯從車內走出來之後,張牙無爪的衝了過來,只見斐斯迅速做了一個前滾翻的動作,舉起步槍


下續......

叛國者 發表於 10-8-15 22:33:28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10-9-18 22:24 編輯

「啪啪啪啪…」幾聲後,那些蟲子一個接一個應聲倒下。

我走出車內,看著哥哥熟練的操作步槍,突然間一個巨大的身影遮住了陽光

「哥…哥…後…」

斐斯看了靈月一下,,馬上轉身,一隻巨大的怪物正緩緩的往那斐斯的位子走來,斐斯不假思索對著那巨大的怪物開槍

「啪啪啪啪…」

一連串的子彈應聲擊中怪物的身體,但是只聽到子彈被非常堅硬的物體給彈開的聲音,以及步槍沒有子彈的「喀喀」聲

「鬼扯!」

斐斯訓練有素的槍法也無法對付這種龐然大物。

「斐斯,滾開!!」一個叫聲傳到我的耳中,我還沒反應過來哥哥就已經把步槍拋開往我這邊衝過來,我還沒準備好,哥哥就把我撲倒在地緊緊抱住

「碰」

在一次的一聲響亮爆炸聲響中,剛剛的那隻大怪物,伴隨著四起的煙層消失在其中,我睜開眼睛,綠色的黏液從空中不斷落下像小雨般,不少滴滴在我的臉龐上,感覺好噁心…

「這記火箭漂亮吧!朋友。」

在煙霧中,斐斯揮著手想拍去煙霧,另一隻手牽著那名少女,少女還因為煙霧而嗆到,不斷嗚著嘴巴咳嗽…

「死卡斯,媽的!還好我們倆搭檔夠久了,要不然要是我妹妹受傷了,我一定宰了你!」

斐斯面前的軍人從軍服左側的口袋中取出一根煙刁在嘴邊準備點火

「喔喔我還以為是你新交的女友,原來是靈月阿,還有我姓史,不是死,蠢蛋斐!」

「你就是該死,不過…」

斐斯走到史卡斯面前,兩人很有默契的互相用拳頭擊掌

「謝了,兄弟。」

「應該的,兄弟。」


「謝謝你,史叔叔。」

史卡斯聽到靈月輕柔的聲音,回頭仔細看了靈月一下,他腦中實在很難想像當初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如今已經成為一位身材火辣凹凸有致的少女。

「我說…靈月,好幾年沒見面了,沒想到妳也變得這麼成熟董事了。」

被史叔叔這樣一聲,我才想起來,我身上還穿著睡衣,趕緊抓緊哥哥給我的夾克…

只見哥哥走上前,貼上史叔叔的的背後悄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害我有點好奇,但是我又害怕被看光…天啊…都什麼時候了我還在在意這種事…

我真的被撞昏了…

三人走入巷中一個牆壁被建築內。

「哈哈」

「我怎麼敢,我還是比較喜歡單身!哈哈…」

史卡斯一直在大笑沒多久,背後傳來了急促的步聲,幾名步兵氣正喘如牛似的跑到這裡,一名步兵氣喘吁吁的說著

「上尉,抱歉,我們沒辦法馬上跟上」


史卡斯先是點燃叼在嘴上的煙,然後怒視那個步兵

「你在說什麼鬼話,要是我不衝那麼快,我的朋友死了誰來負責阿!」

那麼名士兵被史叔叔這麼一吼,我也跟著嚇到了,原來史叔叔也有這麼恐怖的時候…

旁邊的一個步兵看到上尉這樣斥責身旁的夥伴憤憤不平,想替同袍抱不平

「上尉,我們的任務可不是來讓你拯救你的平民,是來找263連連長的阿!不是救平民!」

這個人才剛說完身旁其他人都愣住了,那人看了旁邊夥伴又朝夥伴注視的地方看著

「長…長官…」

那幾個步兵立刻立正對正在清理身上綠色液體的軍人敬禮,那個話剛講完的步兵看了看那人肩上銅色的老鷹徽章,馬上跟著立正敬禮,語氣結結巴巴

「長官,對不起!我不知道您是斐少校,實在是非常抱歉!」

斐斯稍微把一些綠色的黏液弄開之後回答著

「稍息。」

「各位辛苦了,讓你們冒這麼大的危險跑來找我,不過我看已經沒必要接我去司令部了。」

「為何?」

史卡斯皺起眉頭問著。

「原因很簡單」

斐斯指著在遠方就能看見的塔城,槍砲聲卻已經沒有之前的密集,周圍已經濃煙大起

「剛剛我在一另裝甲運兵車中用自己的密碼進入司令部通訊網,但是司令部只下達了死守第二區的命令,就沒有再有任何訊息了。」

「怎麼可能?第五區不是有四個連在戰鬥嗎?怎麼…」

「史卡斯,這段通訊已經是四十分鐘前的事情了,我這樣講你應該能夠明白吧。」

史卡斯自己越想越不對勁,看著遠處的巨大城塔,從地面上看,這座固若金湯的巨大要塞仍聳立在城市的中央,然而周圍迷漫的煙霧卻又是一個無法動搖的事實。

「城塔四周應該都充滿那些怪物了,直接去機場前往一號城?」

「一號城!?那裡現在可是處於無法通訊的風暴中,在想什麼?這時候應該要撤退到二號城才對。」

「是沒錯,是應該要去二號城,但是考慮到距離的問題,我們還需要一個中繼站才行…你難道忘記我們已經失去很多據點了嗎?」

「我當然記得!」

「那麼我們要直接離開這裡了?」

一名士兵才剛講完,一旁的街角對面的小巷傳來了另一批奔跑的腳步聲,史卡斯馬上貼牆舉槍大吼

「閃電!」

身旁的士兵都跟著舉槍對準了那個小巷,尚未見到身影,每個人都非常緊張,手指都已經碰到板機,只差沒扣下,子彈隨時一觸即發。

「迅不急耳!」

聽到一般平時的口令之後,史卡斯率先放下步槍,大家才放下步槍,小巷口出現了兩個身影,靠在巷口兩側

「我是第44機動兵團第三行動營,263連,請求集合。」

斐斯對著自己的頭盔麥克風說著

「索妮,是妳嗎?」

沒幾秒後通訊器就傳來回答

「少校!?是的,少校,我是索妮。」



史卡斯對著小巷比了幾個手勢,對方也做了些回應,之後兩個人影從巷口中衝出,其他幾個人則是離開巷口半跪舉槍掩護,兩個身影逐漸清晰,同樣穿著保護全身的護甲衣的機動步兵正往這邊跑來,當兩人都跑入巷口中時,掩護的人才退到巷口內繼續觀察外面的動靜

[警告!前往最近的撤離地點!]

兩人跑到斐斯面前立正站好,同時回答

「槍砲一等士官長,索妮向長官報到!」

「槍砲下士,赤風向長官報到!」

「稍息。」

斐斯露出了笑容,拍著索妮跟赤風兩個人的肩膀

「真的太好了,你們都還活著。不過巴威是不是還是老樣子在後面斷後?巴威呢?」

滿臉灰塵的索妮看著斐斯沒有露出笑容,只是搖了搖頭,一旁的赤風不發一語。

「我們在9-17區的時候與少校被迫分開時,我跟赤風被數十隻蟲子夾擊,要不是巴威幫我們…我們…

索妮別過頭去,看著一旁的地上,斐斯沒有在追問下去,只是再度拍了索妮的肩膀,看著逐漸被染紅的天空

「願地球與他同在。」

卡斯吸了一口煙說著

「斐斯,現在該怎麼辦?前往最近的撤退點?還是去司令部?」

斐斯舉起G4步槍,看著步槍上面的彈藥顯示器之後拔出步槍的彈匣,從大腿上彈匣系統中抽出一個新的插上步槍,當步槍自動上膛之後說著

「各位,我們趕快離開這座城市吧!」

史卡斯笑了一下,便把煙丟在地上用力的踩了一下,從背後掏出步槍跟著其他士兵一起喊出

「是!長官!」




待續......
頁: [1]
檢視完整版本: 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序章-夜幕低垂 第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