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國者 發表於 08-11-4 21:11:08

決地戰將小說: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八回

前回提要

地球聯邦的議會體系已經瓦解,軍政取代了現有的一切,議會已經不再是主導人類走向的方針。

靈月在這次任務中,遇上了蟲族的領導人之一,了解了當年發生在這星球上的一些片段,這些是否是發生這無止境的戰爭主因?

為了追查真相逐漸步入危機中...

--------------------------------------

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八回:戰爭齒輪

----------------------------------------------------------------------------

「靈月剛剛是怎麼回事?」

赤風爬從地上座起身來,一面問一手撐著地面。

大夥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靈月身上,靈月看了大夥幾眼後說

「原本我以為我們已經死定了,那時候一陣強光之後,接下來就躺在一各奇怪的地方,傷口都不藥而愈,然後一位蟲人型蟲就出現在我們前方,並交談了一下…」

除了赤風跟正在專心聯絡和操作運輸艇的絲寇蒂沒注意到之外,其他人都被靈月這番話嚇到了。

「上校你真的與蟲族交談!?」

約書亞驚訝的問著靈月,靈月點了點頭

「我的天阿,上校你嚇死我的毛了。」

傑克驚訝的吼叫。

蕾雅看著靈月問

「你們談了什麼?」

「我…」

靈月面有所思的樣子,赤風馬上說

「靈月看起來有點累了,我們回艦上後再說吧。」

蕾雅了解了赤風的意思馬上就沒在講下去,赤風回頭看著靈月說著

「你先坐下來休息吧。」

「我…」

赤風輕拍了靈月的肩膀

「別撐了。」

靈月走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來閉起眼睛沉思,赤風對其他人比了各手勢之後便走到前方的駕駛艙,絲寇蒂沒轉
頭只是專心的駕駛運輸艇一面問著赤風說

「剛發生了什麼事?」

赤風雙手交叉在胸前說著

「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一些片段,剛的對話實在是讓我匪夷所思,蟲真的擁有那麼高度智慧的生物
嗎?算了先不談這各,艦隊如何了?」

絲寇蒂嘆了口氣

「我們好像被艦隊拋棄了,我現在正是著與我的巡洋艦聯絡,看能不能聯絡上,不過這裡不知為何有干擾,似乎
沒辦法收到訊息。」

「被艦隊拋棄了?」

「是的,剛剛砲擊根本沒等我們撤出安全範圍就發射了。」

「這…」

赤風發出錯愕的聲音。

「那…現在有辦法與艦隊聯絡上了嗎?」

絲寇蒂搖了搖頭,一面轉著左側的通訊器鈕調整頻道,另一手則按了自動駕駛鈕後便起身看著赤風

「赤風,最壞的可能就是我們沒辦法在與艦隊取得聯繫,你是否有什麼主意?」

赤風雙手抱兄看著駕駛艙前方外的景象「這裡是?」赤風腦中一股思緒不斷湧入,十年前的記憶不斷的冒出始赤
風低頭沉思著。

「赤風?怎麼了嗎?」

絲寇蒂看著赤風低頭沉思著便伸出手要讓赤風回神之時,赤風突然抬頭

「我知道了…這裡…難怪有種熟悉的感覺…」

第六艦隊旗艦

艦隊指揮官看著座椅旁的小螢幕說著
「確認目標已被摧毀,這次實在很可惜沒有獲得目標物。」
螢幕中的人全身穿著黑色的軍官大衣帶著盤帽但是由於光線黯淡不足沒辦法看到人的面孔
「很好,元帥似乎已經決定要動用泰坦了,現在就等著泰坦啟動,很快就可以掌握一切了。」
「遵命。」
艦隊司令對著螢幕中的人敬禮後螢幕畫面隨即中斷。

六號巡洋艦艦橋

「副艦,旗艦下令了,全艦往座標X544.C489.Y144前進」

通訊員一手按著通訊儀表上的系統一面說著。

艦橋上喬伊遠目著艦橋前方螢幕投射出來的畫面,畫面上正冒著許多灰煙的坑洞,跟無數的蟲族殘隻,完全沒有
一各是完整的。

「找到目標了沒有?」

喬伊走到雷達員的座位旁,一手幅著坐椅問著雷達員,雷達員雙手端下耳機麥克風,對著喬伊搖了搖頭說

「副艦,電磁波太強了,雷達根本是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喬伊對著雷達員點了點頭,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說著。

「辛苦了。」

隨後就轉身走回艦長的座椅旁,當喬伊走到艦長座旁時,一手搭著艦長座,神情落寞的看著前方的出口

(艦長…對不起…)

隨後便轉身成哨息姿勢說著。

「打開艦內頻道。」

通訊員馬上對著喬伊比說道

「OK了副艦。」

喬伊拿起一旁的麥克風說著

「各位成員們,我是喬伊副艦長,我現在必須告訴各位一件事情,艦長的運輸艇在剛剛的砲擊下已經沒有音訊
了,我們現在必須要離開這裡和其他艦隊會合,身為軍人就是要繼續完成上級所交付的任務。」

說到這裡艦內的所有人員都感到難過,甚至有人哭泣。喬伊再次對著麥克風講到

「但是我扔相信艦長他們還活著,他們一定是因為受到干擾所以才無法和我們聯繫,我會想辦法和上級要求在那
之前請各位忍著,通話完畢!」

喬伊放下麥克風後看著前方巨大感應螢幕暗自說著

(就算要犧牲我自己,無論是生是死一定都會在回來找你們的!)

此時雷達

第六艦隊的所有戰艦引擎都噴出熊熊的火光,開始往座標X544.C489.Y144移動。




蟲族王都

所有英雄全部受到感招回到了王都內,英雄大廳內坐了滿五位英雄,分別是大英雄暫時的代理人安德拉德以及范、月痕、艾迦蘭、隱,五位。

安德拉德目視著其他人說著

「人類現在不斷的對星球各處發動攻勢,雖然已經部分壓制下來,但是還有是大部分的城市淪陷,王都遲早都會
被人類發現,我們現在該做的就是把人類引到陷阱內加以打盡。」

一旁的范本來就對著安德拉德成為大英雄代理人一事很不高興,再加上娜尼亞也消失了蹤影,整個人根本無心聽
安德拉德講話。

月痕先是看了范、艾迦蘭、隱三個人的目光後對著安德拉德說到

「你打算把人類引到那裡去?」

安德拉德輕笑了一下一手伸出手掌張開原桌中央奈米蟲馬上產生變化,顯示了一各有著很寬廣的三條裂痕,這三
條裂痕最前端跟最末端都有一大塊的盆地。

「貝坎普斷谷。」

華看著中央的畫面說著

「我們為何不跟人類和平共楚呢?難道真的沒有辦法嗎?」

安德拉德只是用力的敲了桌面怒吼道

「人類這種好戰的生物,只想一各接一各的毀滅下去,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們一網打盡!這樣我們才能獲得
真正的和平!」

范雙手抱胸轉頭對著華說

「雖然我很討厭安德拉德的處世態度,但是他說的這句話非常有道理,妳應該也知道,人類為求勝利連自己的同
胞都可以如此犧牲,這根本就是人類最寫實的一面。」

月痕動了一下也跟著說

「范和諾爾都說的沒錯,人類的確是自私的,但是我也覺得應該並不是所有人類都是如此,所以我保持中立的態
度。」

原本以為又是批評的華,此時鬆了一口氣。

華又看了影一眼,影則是用手比了比保持中立的態度。

會議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巴頓忽然間就出現在安德拉德背後靠近安德拉德耳邊竊竊私語著。

只見安德拉得點了點頭講到

「人類似乎已經入落陷阱了,會議到此結束。」

說完除了月痕和巴頓之外,其他四個人的身體突然散開,數億顆白色的小光球在空氣中飄散,最後消失。

華從自己的座位上起身,楓早已在一旁等後多時。

「華,看樣子這次連范大人贊成安德拉德,你現在認為該怎麼辦?」

「哥…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一定要想辦法完成我和她的約定,因為她也不想在目睹血腥的殺戮。」

楓上前抱住華低頭說著

「我知道妳可以的,但是妳的身體需要休息,答應我別再免強自己了。」

「是…」


------------------------------------------------------------------

絲寇蒂轉頭看著赤風說道

「你這麼一說,我好像也覺得很熟悉…」

赤風馬上操作駕駛艙內的電腦系統一手指著

「果然沒錯…這裡是三號城的開拓區…在往西北飛行約400公里就會抵達了。」

絲寇蒂坐回駕駛座上,取消自動駕駛一面調整運輸艇的飛行系統

「赤風你去跟後座的人說明一下吧。」

赤風起身拍了絲寇蒂的肩膀一下說道

「辛苦妳拉,嘿嘿」

絲寇蒂擺了各苦臉給赤風,赤風露出傻笑後便走出駕駛艙到後方的船艙去。

赤風環顧了眼前的景象,除了靈月累到睡著之外,其他人都充滿精神的坐在座位上看著赤風。

赤風笑了一下後說著

「各位看樣子我們是回不了艦隊了,我們似乎已經成為這次任務中死亡的人員們。」

大夥們都沒人出聲只是繼續看著赤風。

「所以我剛跟絲寇蒂講了一下,我們要去三號城!」

「三號城?」

傑克看著赤風接著又看了窗外問著


「少校,三號城不是已經毀了嗎?」

赤風對著傑克點了點頭

「雖然外圍城市已經全毀,但是塔城內部還算完好,四年多前我跟斐斯上校和幾各老戰友出過任務,雖然已
經…。

赤風頭低了下來,傑克和殤兩人都睜大眼睛看著赤風等赤風講出下一句話。

赤風搖了搖頭說,走到窗口旁在心中唸著

「克諾特…亞流恩…虹…上校…」

(碰…)赤風一手用力捶擊艙門

「可惡…」

傑克和殤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一旁的蕾雅則是走到駕駛艙去,只剩約書亞沉默的看著前方。

殤悄悄的走到旁邊小小聲的問著

「上尉,少校怎麼了?」

約書亞搖了搖頭說著

「你跟傑克和蕾雅都是遞補這各小隊缺的人員進來的,這樣你明白了嗎?」

殤頓時領悟了這句話…覺得自己問了一各很嚴重的問題,於是就不再問下去乖乖的坐回座椅上。

(殤,你怎麼那麼笨問了那麼白慕的問題)

殤暗自對自己說著,還賞了自己一巴掌,傑克走到殤面前,兩眼鄧著殤,接著(啪)一巴掌打在殤的另一邊的臉頰

「幹!」

殤先是錯愕然後對著傑克怒吼。

「你打我幹啥!白目!」

傑克聳聳肩說

「你自己打自己臉頰反省,我只是幫你打整齊啊,只有一邊紅腫不好看咩。」

「你!」

約書亞轉身對著兩個人使了各眼色,殤和傑克往一旁看過去,靈月正熟睡著,接著兩個人又回頭看著約書亞,約
書亞手上拿著動能鋼刀拍擊著手掌。兩個人吞了口口水(辜)一聲後,都乖乖的坐在位子上不趕出聲。

赤風轉身離開艙門走到座椅前一攤,用著無力的聲音說著:「大家就好好休息吧…」說完就睡著了。


----------------------------------------------------------

隔天-貝坎普斷谷西南方 AM 5:50

人類攻擊情報指出貝坎普斷谷有大量蟲族活動,數量甚大,研判可能為蟲族重要的生產基地,經過確認後由元帥
直接下達指令派遣四各艦隊,由老練將領班深中將指揮,代號:黑襲,在早上3點25分發動全面性的攻擊,其他
艦隊則繼續攻擊其他蟲族據點。

四個艦隊總共派出了一萬兩千架空降艇,四十八艘巨型空降運輸機,機動兵團約九十五萬人,數千架各種載具重
型載巨,再三小時內全部登入了貝坎普斷谷西南方,並且分別成為三各軍團由三路往東北進軍。

數百萬隻的破壞者、壁壘者快速的從各個洞口竄出,不斷從四處夾擊人類,不過軍隊並未受阻,不時在強大的艦
隊砲擊與死靈轟炸機跟大型載巨強力火砲之下,人類的機動步兵團依然猛力往三個溢口推進,沿路上都是蟲族軍
隊焦黑的屍體與千瘡百孔的殘隻。

星球另一端在太空軌道上,聯合艦隊中一艘最長達二十公里最寬處達四公里的巨型巡洋艦正在監視著整各地面戰況,這艘巡洋艦正是聯合艦隊的總旗艦擎天神,羅姆斐斯正坐在旗艦艦橋的最高處,注視著艦橋前方顯示黑襲作戰的3D立體作戰圖以及俯瞰圖確認軍隊的行進,旁邊有還幾各畫面正顯示幾名軍官,其中為首的正是班深中將,正等後元帥下令。

羅姆斐斯拿起座椅旁的一杯茶,茶杯正冒著陣陣熱煙,羅姆斐斯先是小飲一口後對著畫面前的三位地面作戰指揮官簡單的說了幾句話

「班深二十分鐘後執行黑襲計畫。」

「遵命!元帥!」

三名指揮官同時敬禮,異口同聲的說著,螢幕隨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戰況分析圖表以及監視之眼傳回來的畫面
和戰況經過多少時間。

羅姆斐斯將茶杯放置一旁後繼續看著前方的螢幕說著

「蟲族怎麼還沒全力攻擊呢?」

站在一旁的海撒有點困惑的看著羅姆斐斯一面問到

「元帥,您的意思是?下官實在是不了解?蟲族到現在已經出現三百多萬隻的突擊者和壁壘者混搭的部隊,怎麼
會說還沒有全力攻擊呢?」

羅姆斐斯按了座椅旁的幾各按鈕,座位四周又出現了幾各浮在空中的畫面,畫面正顯示之前的對戰俯瞰圖。

「海撒你認為這幾各俯瞰圖跟現在的有什麼差別?」

海撒馬上就回答

「沒有碎地者,也沒有迅影蜂,更沒有…蟲族首領…」

羅姆斐斯接著又關閉了畫面說著

「海撒你覺得呢?」

「下官認為有兩種可能,蟲族可能遺棄了這各戰略據點,或著這正是引我們進入的一各巨大陷阱。」

羅姆斐斯接著說著

「非常好的判斷,不過我的經驗告訴我,這絕對是各陷阱,而且非常巨大。」

海撒聽了之後看著前方戰況的分析圖說著

「的確可能就如元帥所說的一樣,開戰到現在已經4個小時,我方部隊只損失了2527人兩台重型載具,其中842
人是在降落時就被擊落,元帥要下令撤退嗎?」

海撒看著羅姆斐斯等待指示,但他只繼續看著前方的畫面。

「繼續按照計畫走。」

海撒向前一步轉身立正的看著坐在座椅上羅姆斐斯說著

「可是元帥…」

海撒還沒說完羅姆斐斯就舉起左手要他停止。

艦橋上除了閃爍的螢幕和微微的燈光之外,非常昏暗,羅姆斐斯臉一半都被盤帽邊緣的黑影遮住只看的見一隻眼
睛,眼睛內正閃爍著螢幕反射的光芒。

「繼續走…逐漸會走向答案…即使要賭上所有的性命,也在所不惜,班深他知道該怎麼做。」

海撒聽完羅姆斐斯講完這句話後,心中不禁打了各冷顫,雖然他自己誓死效忠元帥與地球聯邦,但是難道真要犧
牲無辜的性命嗎?海撒對這各問題陷入困惑想著,難道感情這種東西真的會影響一位征戰半世紀多的人嗎?

海撒雖然到現在才54歲,但是在羅姆斐斯還是准將時候就以副官的身分伴隨他征戰各地。但是那時候的羅姆斐斯
是位非常溫柔和藹的將領,直到南極事件後整個人就完全不再是如此,變的冷酷無情,完全不把感情放在軍事
上。

「海撒。」

羅姆斐斯叫了海撒的名子,海撒才驚醒,馬上立正說著

「下官在。」

「黑襲就就交給班深指揮,我要回房休息。」

「遵命!」

海撒轉身立正對著羅姆斐斯敬禮著,羅姆斐斯起身右手拿起旁邊的茶杯輕輕說了一句話,一面將茶杯內剩下的茶
倒在地板上。

「不要分心,那會害了即將完成的事,付諸於流水間。你現在該做的就是準備好另一場戰爭。」

說完後羅姆斐斯就拿著日式杯茶轉身走向專用的閘門消失在艦橋內。海撒直到聽閘門撲滋一聲關閉後手才放下。

「艾莎博士如果您還在的話就好了…」

在海撒日後的元帥回憶綠寫下了這段話:『對著親人回憶與思念,足以撼動未來的命運。』

---------------------------------------------------------

當人類與蟲族正在激戰時後,星球的另一面高空的某處上

靈月的小隊正在有許多傷痕的運輸艇上休息著,運輸艇則繼續往前飛行,機身底下則是一大片雪白的雲海,駕駛
座上絲寇蒂已經撐了35小時不斷駕駛這架運輸艇,儀表板上也已經出現了許多警告,機身許多系統已經快負荷不
了。

「妳還好吧?絲寇蒂…」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蕾雅看著絲寇蒂問著,絲寇蒂則是專注的看著前方沒只輕輕的說

「我還可以…三號…城…在…」

絲寇蒂看了一下一旁的座標雷達繼續說

「在3分鐘…」

說完之後運輸艇突然離開了雲海,映入眼簾的是一座非常壯觀的城市,城市由巨大的白色高牆圍繞在四週但是從
非常高處卻看的到牆的裡面卻已經是滿目瘡痍,巨大的奇異巨柱穿透了城市內許多樓房與路面,到處都長滿了奇
特的苞子,還散出了淡淡的綠煙,街上只剩許多被覆蓋的車輛與建築的碎塊,尤其是城市的中央塔城已經一半倒
下,只剩半截還樹立在那裡。

(碰…)

轟隆一響機身右側的一各引擎終於受不了爆炸

[警告:右側二號引擎損毀]

「可惡啊!高度無法維持了。」

[警告:右側二號引擎損毀]

絲寇蒂緊握著運輸艇的操縱桿,想讓運輸艇恢復到高度,但是只見儀表顯示高度的數字不斷往下跳

[警告:右側二號引擎損毀]

「各位座好,我們必須要迫降啦!」

後方的所有人都座好在自己的座椅上繫起安全帶,運輸艇右側漂著長長的黑煙正緩緩的下降,沒幾十秒後運輸艇
就已經降到高牆的高度,機身正強烈的搖晃著,感覺隨時都會解體。

後座上的殤覺得自己快撐不住臉都變的慘白,坐在殤旁邊的傑克轉頭看著殤大喊

「你醒醒阿,別掛了啊!喂!」

傑克一邊說一邊打著殤的臉,害殤一邊慘白一邊紅腫。

其他人都很鎮定的坐好等待迫降的那刻道來

絲寇蒂想盡辦法把機頭對準了前方一條馬路,但前方馬路上都部滿了像青苔的綠色植物,而且跑道前方200公尺
處還有一各大凹洞。

沒幾秒碰轟一聲巨響緊接著就是金屬在地面滑行產生的尖銳聲音,機身不斷劇烈震動,絲寇蒂依然緊握著操控
桿。滑行沒多久眼看就要掉到前方的坑洞,絲寇蒂急忙調整左側的引擎輸入力,讓動能全部集中到左側引擎,讓
機身側灣改變行走方向,順利的躲過前方的大坑洞,不過左側引擎再轉的那瞬間也被扯開,機身最後撞上前方一
台部滿綠色孢子的廢棄戰車才終於停下來。

靈月解開安全帶轉身看著後方的其他人大聲的問

「有沒有人受傷?」

機艙內的燈光忽亮忽暗,不時還有電線短路爆出的火花。

「我沒事」

赤風最先從回答著,接著約書亞和傑克也揮手表示自己沒事,殤臉色慘白,但是有一邊卻是非常紅腫在傑克拍了
幾下後跟靈月說

「殤昏過去了,不過應該沒大礙。」

駕駛艙內,蕾雅在拍著絲寇蒂的肩膀問著

「寇蒂醒醒,寇蒂醒醒,你還好嗎。」

絲寇蒂則是帶著吃力的眼神回答

「我可…以…讓……我睡…一…下」

說完就昏了過去。

靈月看了蕾雅問道

「蕾雅姊,我們離塔城還有多遠?」

蕾雅想了一下回答道

「離塔城約80公里左右,我們需要一輛車子才行,不然徒步走過去大概還要一天的時間才會到,而且我們並不清
楚這座城內是否還有蟲族存在。」

約書亞看了一下街道上,眼前根本沒有一輛算"完整"的車輛。赤風就雙手一手指著前方

「這邊應該是城市的西南的9區,離第13區不遠,那邊還有駐軍軍區,順利的話半各小時就可以到那邊了。」

赤風才剛說完靈月就解開了身上的動能裝甲衣,身上只甚黑色作戰緊身衣,此時傑克又差點腦衝血,因為實在是
太過性感了,靈月慢妙的身材幾乎一攬無疑。

「靈月…妳這是?」

靈月一邊解開身上的其他部位的動能裝甲一邊低著頭說

「這些衣服也快沒有能源了,這樣下去也只是變成拖累人的東西而已,反而不能保護自己。」

蕾雅點了點頭也解開了動能裝甲衣,當解開的時候傑克的鼻孔內已經剩出了一點點血跡,連約書亞跟赤風這兩各
都已經免疫的人也腎上腺數增加,蕾雅雖然比靈月年長,但是身材比靈月還要辣。

靈月脫完裝備之後將長髮綁起來夾在後面,接著撿起幾各步槍彈夾放在小背包裡就提起機動步槍,在沒有裝甲衣
的輔助下,槍的確重了許多,畢竟機動步槍一把就重16KG,沒有經過訓練幾乎沒辦法這樣扛著它跑。

正當大家都準備好的時候,躺在一旁單架上的殤才慢慢醒過來,一邊柔著眼睛一邊問

「我們到家了嗎?」

靈月在殤旁邊跪一隻腳下來看著殤說

「我們現在在三號城迫降,你可能因為衝擊身體不舒服就先躺著,我們抬你過去。」

殤聽完之後馬上起身對著靈月說

「上校,我可以沒問題的!」

說完就跳起身擺出一切都OK的姿勢笑著。靈月點了點頭接著說

「寇蒂姊就麻煩你和傑克了。」

殤比了各大姆子大聲回答

「交給我,絕對沒問題!」

只見一旁的傑克陰沉的看著殤怨道

「你這各死無賴。」

小隊由約書亞領頭先行偵查之外,靈月再隊伍最前方,兩側由蕾雅與赤風警戒中間則是殤和傑克抬在絲寇蒂慢慢
的推進。

約書亞敏捷的穿梭在街道間,並仔細的檢查是否還有其他生物在四周。

確定之後馬上對著後方的小隊比了各手勢,才剛打完就一各黑影快速的閃過,雖然約書亞有察覺到,但是不確定
是不是真的有東西存在。

靈月一面跑著一面注視著前方兩側高樓的情況,兩側的高樓都以殘破不堪,有的高樓甚至被蟲族的巨型柱體穿
透。

其中一棟高樓脫落了一些碎石下來,小隊依然繼續朝第13區前進,陽光正斜射著進入兩側高樓的內側,靈月舉起
左手上的技術表看了一下時間,表上面正顯示著AM7:47。

「赤風我們走多久了?」

靈月邊跑邊問著赤風,赤風馬上接著回答

「大約25分鐘左右了,應該就快到了。」

領頭的約書亞在一各轉角前方停了下來,小隊也馬上停下腳步,靈月、赤風、蕾雅三人都蹲低姿勢舉槍瞄準隨時
準備反擊,殤和傑克也放下單架拿出手槍準備應付突擊狀況。

約書亞拿出轉彎鏡看著轉角的情況,鏡中的系統不斷找尋目標,不過卻沒有捕捉到任何東西,前方除了路邊許多
被綠色孢子覆蓋厚厚一層的坦克殘骸與人型機甲之外街道的盡頭是一個營區高3公尺寬12公尺以破損鐵門之外,
幾乎沒有其他東西,鐵門兩側除了許多抓痕之外還有很多被大拳頭打凹的形狀。

約書亞看一段時間才認為應該沒有東西,按了耳旁的一各按鈕透過喉振麥克風傳到靈月他們的通訊器上。

「營區就在前方200公尺處,看檢查了一下是沒有其他生物。」

靈月也按著按鈕說著

「好,麻煩你繼續探路。」

約書亞轉身看著靈月點了點頭後就提起狙擊槍奔向營區入口。

靈月看著後方的其他人的臉孔後對著他們點了點頭,轉身比了各前進的手勢,其他人也馬上起身隨著靈月跑。

約書亞快步的穿梭在路間,不時停頓在殘骸身後側看前方是否有蟲族之類的生物,當約書亞抵達營區大門的時候
放眼望去營區內頓時有點呆滯。

靈月他們隨後趕到傑克一看就喊著

「我的天啊!這裡是還真是可怕。」

營區大門內 十幾台對著大門的重型戰車與許多人型機甲,不是炸開就是被肢解、打凹,雖然被孢子覆蓋不過殘骸
附近還隱約看的動力裝甲和到處散落損毀的機動步槍。

靈月看著赤風單腳跪著致意,這頓時讓靈月想起十年前斐斯曾說過的話。

殤不董為何這樣做便問

「中校,你為何這樣做?」

靈月看著赤風的背影說著

「這些人,都是哥哥的部屬,為了敵擋蟲族的進攻留下來的人。」

靈月走到赤風旁也跪了下來一面輕聲的說著

「謝謝你們。」

此時約書亞早以繼續前進到營區的堡壘車庫附近,準備要開一個門的時候,頓時又覺得有東西在背後,馬上拔出
戰鬥短刀和手槍快速的側滾轉身,但是背後卻完全沒有任何東西

「奇怪…難道是我太敏感了?」

說著就把戰鬥短刀與手槍插回套內。

「靈月我們該繼續走了。」

蕾雅在後方一面警戒一面提醒著靈月,靈月起身輕拍了赤風的肩膀輕輕的說

「赤風,我們走吧,還有任務要完成。」

赤風沒出聲只是點了點頭,扛起機動步槍轉身看了殤和傑克之後就又看了靈月點了點頭。

「出發。」

約書亞進入車庫後,除了上方破洞的屋頂有光線透近來裡面幾乎沒什麼光線,約書亞拿起手槍並開啟槍上的燈筒
檢查四周,車庫內依然沒有什麼改變除了五台排一列正在維修台上維修的坦克之外,另一邊則是停放了三輛裝甲
運輸車。

約書亞按著通訊器說著

「上校,我找到車子只…」

約書亞還沒說完光線就突然暗了一下,約書亞敏捷的舉起槍瞄準,但是又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書亞怎麼了嗎?」

靈月按著通訊器問著約書亞,此時約書亞才又繼續說著

「沒事,我在C-1車庫內這邊有三台K-20人坐裝甲運輸車」

一手摸著車身一面繼續講

「不過我不知道能不能動就是了。」

其他人也隨後到了車庫內,靈月看了一下情況問著約書亞說

「有幾台可以動?」

約書亞搖了搖頭說

「一台控制系統沒裝上去,一台沒引擎,第三台車子雖然是可以用,可是這些裝甲車的能量罐都是空的。」

赤風指著車庫一旁的地下室入口說

「儲存庫在地下室3F,不過也放了快十年了,不敢保證一定還有能量罐。」

靈月一邊點頭一面問著赤風

「到儲存庫要多久的時間?」

此時赤風已經拔出步槍彈夾,一面檢查他手上的機動步槍說著

「我需要一個人陪我去拿能量罐,殤你可以嗎?」

殤剛和傑克放下單架靠在牆邊說回答

「沒問題中校。」

靈月靠近赤風輕輕的對著赤風說

「小心點。」

赤風對著靈月微笑著,一手將靈月的瀏海撥開,輕輕的說著

「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後赤風就轉身,拍了殤的肩膀說

「走吧。」

兩人走到車庫後方的一各閘門,閘門以破開,赤風和殤開啟機動簿槍前方的電筒,照亮通道,通道內的牆壁與地
板都可見受到巨大力量抓過的痕跡,地上還有幾件動力裝甲的殘骸與步槍跟散落一地的彈殼。

走著走著,赤風似乎一直在沉思著,殤看了殤一眼後便又專注前方通道,通道非常冗長,裡面兩側都是一個接一
個閘門,上面都還有編號。

「這裡是?」

殤一邊用電筒照著閘門上的編號一面問著,赤風沒看殤只是一直走

「這裡是我以前連隊的休息區。這裡跟其他車庫都有連結,跟好。」

赤風帶著殤走了好幾條通道,最後在一各閘門前停了下來

「就是這裡了。」

赤風把步槍放在閘門旁,將旁邊的一塊面板拆了下來,裡面有許多電路系統,旁邊還有一各小型的方形盒,抽出
戰鬥短刀把早已生鏽的鎖改撬開,裡面放著一跟類似Z字的轉動器。

接著就把她插在電路板旁邊的一個洞內,便開始轉起,只見閘門(框)一聲,隨著轉動慢慢的往旁邊敞開,裡面是
一個看似普通的房間,兩側架子上擺滿了許多正發著綠光的能量罐。

「沒想到過了十年這些能量盡然沒有消失。」

殤正驚嘆著,赤風拿起一旁桌上的攜帶式架子,將一個拳頭寬,長40公分的能量罐塞入攜帶架內。

「四個就夠了。」

赤風提起能量罐揹在身後,走出庫房內,拿起閘門旁的步槍

「走吧,上校還在等我們回去。」

當約書亞和傑克幫忙把絲寇蒂抬進裝甲運輸車時,站在靈月一旁,背對靈月的蕾雅輕聲的說著

「妳喜歡赤風…對吧…」

靈月回頭看著蕾雅的背影,嘴巴想說些什麼話,但是突然好像講不出來,便又轉回頭去。

「雖然我跟他還不是認識很久,不過他就跟學長一樣,是個值得信賴的男人。」

當靈月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蕾雅早已轉身面對著她。

「蕾雅姊…我…」

蕾雅輕拍了靈月的肩膀說著

「不需要多說什麼,我相信學長一定也會認同你們兩個在一起。」

靈月轉身往前走了幾步,抬起頭看著車庫屋頂破開的洞口,一手往上伸,長開手掌握起,想掌握住那最後一絲光
芒。

「蕾雅姊,我真的不知道…我想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在運輸車內的約書亞與傑克偷偷的聽完這段對話時,約書亞依然平靜的坐在車內,傑克著是一手靠在臉上哭著說

「難道…我沒有機會了嗎?天上對我真不公平!污……我不依…」

(框啷…)

某種金屬物體被踢到的聲音驚動了靈月與蕾雅,車內的約書亞也聞聲拍了傑克一下,並走到前端打開裝甲運輸車
上方的圓形蓋,舉取步槍警戒著。

靈月不斷環顧四週,但是根本沒看到任何奇怪的東西。

「我明明聽見聲音,怎麼會沒有人?」

靈月與蕾雅不斷往運輸車靠過去,四周依然不見任何物體,此時蕾雅前方一個工具版手被踢開,滑到一旁,蕾雅
先是看著版手下一馬就直接對著那邊開槍

(搭搭搭搭搭搭搭…)

彈殼快速的從槍機內彈出,蕾雅前面三公尺的地方馬上噴出綠色的汁液,一隻馬上現出原形,蕾雅熟練的舉槍扣
下版機,十幾發子彈貫穿了蟲的腦門,當場倒下,靈月與約書亞見狀馬上對著其他空氣猛力掃射,頓時火光四
起。

「停火。」

靈月喊了一下,蕾雅跟約書亞才停火。

「好像只有那隻而已。」

靈月走到那隻隱形蟲旁邊說著。

蕾雅看著四周確定沒有蟲才跟著說

「這隻會不會是偵查兵?」

剛快到車庫就聽到槍聲的赤風與殤急忙飛奔過去,一面按著耳邊的通訊器按鈕問著靈月

「沒事,有一隻隱形蟲,不過已經躺了,你們在哪?」

靈月剛說完就見到前方入口衝出來的赤風與殤,看見靈月跟其他人沒事,赤風才鬆了一口氣

「這邊果然還是有蟲,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吧。」

殤跑到那隻隱形蟲前面揣了它好幾腳一邊辱罵著

「死蟲,王八蛋,要是你傷到上校,我一定把你打的唏八濫。」

赤風進入車內,運輸車左側是一排直線的座位,右側則是兩張可收放的醫護床,赤風走到前方副駕駛座後面,拉
起底部的拉桿,旁邊底下露出了四個插槽。接著赤風把四個能量罐一一塞入裝甲運輸車的能量槽後,坐在運輸車
左側的駕駛座位上,按了幾個按鈕,運輸車駕駛座前方的儀表版開始出現訊息,系統都顯示正常。

聽到運輸車引擎的響聲後,在外面警戒的靈月、蕾雅、殤,都依序進入裝甲車內。靈月走到副駕駛座坐了下來,
一邊繫上安全帶說著

「我們走第六區會不會比較快?」

赤風一邊調整前方的一些設定開關,一面回答

「可以試試看。後面的我們出發了喔!」

赤風接著就啟動了前方的螢幕,螢幕正顯示著運輸車前方的景象,上方還有三個小螢幕個顯示著左右兩邊跟正後
方的影像,接著開啟大燈,油門一崔,整台車衝向前方的出口閘門

「赤風…前面是閘門啊!」

靈月叫著赤風則是大聲笑著

「坐穩啦!」

(碰!)一聲劇烈撞擊,整各閘門被撞開,裝甲運輸車快速的衝出。

車內劇烈震動,後方幾個人都摔在一起,殤手抓了抓覺得奇怪怎麼軟軟的…,台起頭來一看,發現手正摸著蕾雅
的胸部,而蕾雅似乎剛從椅上摔下來沒注意到,而傑克則是被壓在他們兩個人底下。

「我快被你們兩個壓扁了啦!」

此時蕾雅感覺胸口有某東西在擠壓,睜開眼睛一看,正發現殤的一隻手在她的左胸上,兩人尷尬互看了幾秒,殤
冷汗直流然後才反應過來急忙說著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一連說了四次,說完就馬上跑到運輸車右前方的樓梯上,從圓孔露出半節身體在外面看著

早以繫好安全帶的約書亞,一邊吹著口琴一邊說

「我什麼都沒看到。」

接著蕾雅才發現,她還做在傑克身上,正當蕾雅起身時,車身又劇烈震動害蕾雅還沒抓穩又跌在才正要爬起身的
傑克身上。

「傑克,對不起。」

蕾雅急忙起身跟傑克道歉,便伸出左手拉了傑克一把

「我說中尉,我知道我很壯,但是也不要這樣欺負我啦,我也會痛的。」

蕾雅笑了一下說

「對不起,等回去,請你吃各飯總可以吧,還有剛的事情你沒看到吼?」

傑克搔了搔頭後搖頭說

「剛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事。」

接著蕾雅就坐回位子上繫好安全帶,而前方駕駛座的赤風跟靈月似乎也沒注意到後方發生了什麼事,兩人只專心
的討論要走那條路。

下續...

---------------------------------------------------------------------

[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08-11-4 22:10 編輯 ]

叛國者 發表於 08-11-4 21:25:05

---------------------------------------------------------------------

貝坎普斷谷西南方 AM 11:21

斷谷內的機動步兵團已經在三條路推到很後方,蟲族的抵抗越來越猛烈,不過寬度只有一公里多的斷谷即使蟲族有在多的突擊者,也沒辦法抵擋人類排列行進射擊,後方東北的盆地也開始有少數的碎地者火砲開始對斷谷內的人類砲擊。

艦隊依然持續對地火砲支援,機動步兵團從95萬人已經增加到141萬人而且還在持續增加中,大型載具也陸陸續續登入西南的盆地降落區降落。

整條斷谷上人類已經幾乎快佔領三條斷谷了。總旗艦上海撒依然透過監測之眼傳回來的畫面監視整各戰場的一舉一動,深怕就中了蟲族的埋伏。

一旁的四各螢幕顯示著負責三條路的三位少將指揮官,以及登入點的一位中將戰地司令,透過螢幕等著班深下令,其中負責西北路線的指揮官說著

「中將,我方一直推的那麼順利,讓我自己都覺得有問題,我們是不是該停頓一陣子觀察蟲族的狀況。」

負責中路的指揮官就接著說

「我覺得蟲族已經沒有什麼軍隊,只是一味的死守,你們都不覺得,這是一舉殲滅這各蟲族據點的好機會阿。」

下路的指揮官也點了點頭

「我也覺得這是蟲族的頑強抵抗,我們開戰到現在已經六小時多了,我方只損失了快一萬多人,這些都是在降落的時候被擊落的,在戰場上陣亡的不超過五百人。

班深一手橫擺,一手撐再下巴下說著

「麥深羅文中將,MA裝甲神兵有辦法確實命中三條斷谷內的目標嗎?」

在登入點的司令點了點頭說著,班深旁邊出現了一各彈道的顯示圖,中將一面說著圖示也跟著改變

「由於峽谷高1600公尺寬只有1000公尺,加上這邊陣風忽快忽慢準確度只能達到90%。」

劃才剛說完,總旗艦上的警報忽然響起,斷谷的東南側的台地發射了幾千發的紅色火球,正急速朝艦隊逼近。

「是毀滅火砲!航母急速迴避!艦砲快射擊!」

班深右手往右邊揮著喊叫。

航母艦橋上艦長大喊著

「左滿舵!」

由於戰事過於有利,十六艘航母已經離大氣層很近方便軍隊降落,航母後方的噴射口大量噴射出藍色火光,正緩緩的調頭。

「警告將在十秒後撞擊。」

驅除艦與巡洋艦由於調整成對地火力射擊的方位,只有極少數的炮火能反擊紅色火球,紅色火砲不斷逼近航空母艦,航母的護盾本來就不是很強,再加上毀滅者的火砲威力是碎地者四倍。

「警告將在五秒後撞擊。」

「警告將在四秒後撞擊。」

「警告將在三秒後撞擊。」

「警告將在二秒後撞擊。」

「警告將在一秒後撞擊。」

(碰碰碰碰碰碰…)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航母的護盾承受不了爆炸的威力紛紛瓦解,紅色火砲繼續衝向脆弱的航母本體。

一瞬間六艘航母承受不住衝擊紛紛爆炸化為白光,四周的驅除艦也被威力捲入

旗艦上班深幾乎有點沒辦法接受剛剛的事實,他自己犯了身為將領最不該犯的錯誤,讓監視情報出了紕漏。

眼前的畫面顯示著六艘航母的資料,以及幾艘被捲入爆炸的驅除艦,死亡人數瞬間暴增了二十多萬人。

但是事情還沒結束,沒幾十秒的時間,三各斷谷內紛紛竄出巨大的蟲族異型體,撞倒推翻了許多人員與載巨,這些東西又馬上鑽回土裡,洞內馬上竄出大量突擊者與箭蜂、自暴蟲。

失去了來至太空的火力支援,機動步兵團快速的被從四面八方包圍,雖然指揮系統還健在,但是卻快抵擋不了蟲族的反撲,從幾十公里後方的四十幾台MA裝甲神兵雖然不斷施展精準的火砲支援,試圖彌補蟲族的反撲的損害,但是依然抵擋不了蟲族。

機動步兵團逐漸潰散,上路的隊形完全被蟲族切斷,33萬人被突擊只剩15萬人在拼命抵抗

中路的42萬人被切斷了補給,被蟲族團團包圍,死守斷谷中央的通道中,也損失了將近20萬人。下路則是免強突破包圍回到登入點內並給予下路斷谷強力火砲,不過30幾萬人只剩5萬人回來。

太空軌道上,三各艦隊正在重新編隊,旗艦艦橋內,班深帶著盤帽

「我會負起這次這次任務責任…」

艦橋上的通訊官看著班深疑問著

「長官?」

班深只顫抖的重複這句話,轉身離去艦橋。

「全軍撤退…」

太空中紅色的火砲不斷撞擊戰艦的護盾,引起藍色的震波。

「這裡是旗艦,全軍撤退。再重複一遍,這裡是旗艦,全軍撤退。」

登入點內,人類軍隊在次匆忙的撤退,這已經是人類發動第四次大規模的空降,但是都慘遭戰敗,而且尤其是這次損失最大。

成功從星球地上撤離的部隊只剩67萬人回來,損失了兩名少將一名中將以及多名校官。

------------------------------------------------------------------------

再貝坎普斷谷正西方的高地上,附近全部都是毀滅者,數量超過萬隻,正在緩緩的移動著

在一座附近的山丘上,安德拉德大聲咆哮著

「脆弱的人類,你們終究是無法戰勝我們種族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巴頓和拉拉則是跪在安德拉德後面,等待下一步指示。

突然傳來了一陣心靈感應

〔大人,大英雄招集所有英雄回王城〕

安德拉德停止咆哮,轉身看著跪在後方的巴頓,接著就開啟了自己的遠距心靈。

一陣溫柔的感應傳來過來

﹝諾爾,我有許多事情要問你。﹞

〔是的,主上。臣馬上就回宮殿。〕

------------------------------------------------------------------------

南部大陸-西爾凡三號城

在一路狂飆三小時,路上完全沒有在碰到任何蟲族,雖然有些癲頗,赤風握著方向盤講道

「各位,我們快要到塔城了。」

此時傑克解開安全帶,也爬上樓梯跟殤擠在一起,只有這兩個人都是第一次看到人類在新世界建立的城市之塔

「挖靠!」

殤一手指著已經倒塌半截的塔城叫著。

「嚇到我了!」

赤風將運輸車到一各塔城的一各閘門前,所有人依序的走下運輸車,即使倒塌了,從底下看上去塔城還是非常的雄偉。

靈月一下車,腦中就浮現了好幾年前來到這裡的影像,眼前看見斐斯正領著克諾特與亞流恩和虹走進閘門的景象。

「靈月?」

赤風又見靈月發愣了一下,走到一旁叫了靈月的名子,靈月才回神,眼前的閘門雖然不在是以前的樣子,閘門入口佈滿了蟲族的孢子

「沒事,我們走吧。」

其他人隨著靈月走入閘門,靈月腦中不時浮現當年的景象,靈月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小隊沿途上經過的通道空無一物,完全沒有任何屍體與東西,彷彿回到了十年前,只是不再有人來往。

不知走了幾小時,一路都是相同的走道,好像沒有盡頭一般,穿過一個又一個的房間,走了約三個小時後,靈月再度來到了這各高三公尺寬五公尺的鐵閘門前面,但是這各重型閘門早以開啟許久,一旁的系統開關也不在閃逤。

赤風舉起扣在步槍上的電筒指著閘門,這各巨型閘門依然是當年的沒有改變,長達50公尺厚。

殤一面走到閘門旁一邊說

「挖靠,這也太厚了吧。」

「上校,這裡是那裡?」

傑克一邊用電筒照著閘門一邊問著靈月。

「這裡是三號城的中樞,超級電腦EVA的所在地,穿過閘門就可以看到它了。」

靈月指著閘門最深處,不過失去了燈光裡面幾乎就向各黑洞一樣,不斷有風往內吸盡去

「靈月,這裡你真的來過?」

蕾雅不斷觀察四週的狀況一面問著。靈月點了頭說著

「應該算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是受到李奧中將的命令來到這裡,尋找某種東西。」

「某種東西?」

蕾雅疑惑著

「嗯…完全不知道在尋找什麼…」

當小隊穿越長達50公尺的閘門後前方正是一各巨大無比的深淵,可以感受到風不斷被往下吸入,中央肅立著一座二十公尺圓的平台,唯一連結平台的走道是一條寬兩公尺長三十公尺的橋樑。

中央的平台上,電腦已經不在動作,只留下地上的插槽。

靈月走到中央想起李昂博士對她說過的話。

ps:(++++)為靈月腦中記憶

+++++++++++++++++++++++++++++++++++++++++++++++++++++++

亞洲-綠色區-台灣戰略研究所

辦公室內一位滿頭烏黑長髮的老人,手上拿著水銀白墜子,後方的螢幕正顯示著李昂研究的共振系統,李昂走到靈月面前將水銀白墜子交付到靈月手中。緊握著靈月的雙手說

「靈月,這條墜子是人類最後的希望,拉文希爾博士把它的一生都注入在這裡面,但是這些資料還不完整,似乎缺少了什麼,你必須自己找出來。」

「人類是否將要滅亡,或著存活下去,都將由妳承擔起,拜託妳了靈月。」

+++++++++++++++++++++++++++++++++++++++++++++++++++++++

從胸口中緩緩的拿出水銀白的項鍊,墜子正發出微微的水銀白色澤,放入插槽中。靈月起身看著四周,依然沒有出現任何變化。

赤風走到靈月旁邊問

「可以了嗎?」

靈月搖了搖頭,低下身來把墜子拔了出來,前方的電腦螢幕突然亮了出來,出現了 [重新啟動 Y/N? ]的畫面。

靈月抬頭看著,一面起身將項鍊繫回脖子上,走到電腦終端機前按下了Y鍵,一切就跟幾年前發生的事情一樣,整各房間燈光頓時全開,非常刺眼,房間頂端看的到一個聯繫著許多線路的巨大球型物體,正在發著藍色的光芒

前方的螢幕在次出現了畫面,畫面顯示著一位非常漂亮的女性用著柔美的聲音說著

[好久不見了,我是伊娃六號]  

[靈月。]

靈月走到電腦前方,問著

「媽媽在這裡留下了什麼資料?」

[博士在這裡留下了關於泰伯倫礦物的所有資料以及一件軍方AAA級檔案]

接著四周出現了3D的空浮畫面,畫面正顯示泰伯倫的所有相關資料。

「這一定就是李昂博士想要知道的,這些資料有辦法傳回地球嗎?」

[由於無法與一號城的光偏傳輸雷達取得連繫,必須透過太空中繼站,離新世界12光年的泰坦可以負責傳輸任務]

[傳輸至中繼站的時間需要十分鐘,是否要執行?]

靈月看了大家,傑克和殤兩個人同時比起大姆子,蕾雅和赤風也點了點頭

「傳輸。」

畫面都變成了一條紅色的格子正在緩緩的像左邊填滿。

---------------------------------------------------------------

班深回到自己的艙房內將盤帽放置一旁,眼前的螢幕正顯示著一個人,同樣帶著黑色盤帽,帽的中央掛著地球聯邦的象徵,肩上則是閃耀著四顆金心。

「上將…」

「班深你應該很清楚元帥交代的事情,元帥將戰場全權交付給你,就是信任你」

「你知道該怎麼做。」

「是…」

海撒說完螢幕就關閉了,班深走到房間的一角桌上,拿起一旁的高腳玻璃杯跟紅酒瓶,倒了一小點的紅酒,一飲而盡之後,走到房間中央帶起盤帽立正站好。

先是對著窗外敬禮之後,拔出右腰上的手槍,(磅…)

----------------------------------

此時螢幕傳來了HGR顯示的訊息,畫面中正有一條光波正傳輸到離艦隊11.45714光年的一各碎石地帶。

「sir?」

海撒摸了摸下巴說

「打開元帥房間的通訊。」


(DD..DD..DD..)

[元帥,艦橋有您的訊息]

「接過來。」

羅姆斐斯正在座位上手拿著一本書閱讀著,前出現了立體畫面,海撒正向羅姆斐斯敬禮著,羅姆斐斯看也沒看螢幕問著

「什麼事?」

「元帥,第十二艦隊發現西側大陸有一各非常具有規模性的蟲族據點」

「另外HGR有反應了,離艦隊11.45714光年,座標GJ654-WR1564在本剖碎石附近」

「還有三號城也出現TUFA反應。」

羅姆斐斯單手合起書本,起身看著畫面說著

「截取訊息,我要知道他們傳輸的是什麼資料」

「我馬上回艦橋。」

「遵命元帥。」

羅姆斐斯拿起一旁小圓桌上的黑色軍衣批在肩上並將盤帽,帶在頭上說著

(難道這都是命中注定的嗎?)

總旗艦艦橋最高處後方的閘門(撲茲)一聲開啟,羅姆斐斯走了出來,海撒馬上立正敬禮大喊著

「元帥登上艦橋!」

羅姆斐斯一走進艦橋,黑色的風衣飄逸著,元帥站在座椅前方說著

「第七艦隊跟隨本艦移動到本剖碎石。其他艦隊待命」

「移動到座標GJ654-WR1564。」

說完便坐在位子上。

「遵命元帥。」

海撒轉身90度看著前方伸出一隻手說著。

「艦隊目標GJ654-WR1564,啟動曲速引擎!」

「了解。」

艦長回答著,一面調整旗艦的系統一面說著,艦橋底下也忙碌了起來

「準備啟動曲速引擎。」

「準備啟動曲速引擎」三名戰艦駕駛員重複著口令。

各自輸入一連串的代碼跟很好幾個開關以及按鈕

「確定座標GJ654-WR1564」。

「曲速引擎啟動」說完便把一個推進趕慢慢的往後拉

擎天神後方的巨大引擎室內,六座巨大的旋轉渦輪開始緩緩的互相轉動著,從最前面最小的開始帶動著,後面的渦輪也開始慢慢轉動發出轟隆轟隆的巨響,後方的八個個噴射孔,也開始由白色的小光點變成長長黃色火光

整艘巡洋艦好像被扭曲拉長了一樣,變成細長的白光(碰…)一聲消失在Field of Honor星球太空軌道上。

----------------------------------------------------------------------

[傳輸完畢,預計訊息將在四天後抵達地球]

靈月確定資料傳輸完整後便繼續問著

「AAA級檔案的內容為何?」

(DD...)

[妳的身分無…]

(DB...)

[登入AAA級檔案中]

下一秒一各立體畫面顯示出來,顯示著軍方所有的戰術戰略紀錄檔,讀到最後出現了一排字上面寫著:星環戰略計畫[Z]

「星環戰略計畫?」

靈月困惑著重複這排話。

[星環戰略計畫必須由階級上將以上階級才行閱讀]

「伊娃,這份檔案可以傳輸給地球上同一個人嗎?」

[可以。傳輸中]

「伊娃,請幫我做最後一件事,請幫我連絡第六艦隊的八號艦,找喬伊副艦。」

[聯繫中…]

「靈月,蟲蟲似乎進來了。」

赤風按著耳上的麥克風看著靈月說著。靈月點了點頭轉身看著前方的螢幕,螢幕非常的模糊不清。


--------------------------------

八號艦上,喬伊正在苦思下一步該怎麼走的時候,通訊員回頭對著喬伊說

「副艦,有通訊。」

喬伊看著通訊員說

「那裡來的?」

通訊員查了訊息一下,有點驚訝的說

「來至,殖民三號城…副艦…」

「三號城!?快接到我的位子上來。」

畫面模糊到幾乎看不見人,影約聽到靈月的聲音附帶刺耳的雜音。

「喂?」

「有人嗎?」

靈月看著螢幕大聲回答

「喬伊?」

[強化聯繫…]

螢幕中的人似乎便了比較清楚,不過還是模糊,不過聽音道是不會太雜亂。

「靈月?」

「是靈月嗎?」

靈月聽到喬伊的聲音後馬上繼續說

「喬伊我是…月,我跟…他人都在一…城,大……平安無事。」

[干擾太強訊息將在四秒後中斷]

「我需…你…趕快來……們……。」

[通訊中斷]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喬伊高興的大叫

「艦長他們還活著!」

艦橋內響起了一陣歡呼聲,有人甚至感動到流出眼淚。

喬伊接著就拿出通訊器說著

「我需要十名特戰隊員,三分鐘後到第一甲板集合,完畢。」

-----------------------------

「伊娃,離這裡最近的出入在哪?還有關閉路徑以外的所有閘門。」

[塔城東邊87樓,第5區]

[顯示路徑,關閉路徑外的閘門]

「這裡是那?」

躺在旁邊的絲寇蒂緩緩的起身,靈月幫著攙扶起來說

「寇蒂姊,我們現在在三號塔城,剛剛已經聯絡上喬伊,過不久會來了。」

「太好了…靈月麻煩給我一把槍…」

靈月將腰上配槍拔出交到絲寇蒂手中,靈月扶著絲寇蒂看著其他人,赤風、約書亞、蕾雅都看著靈月。

「我們走吧。跟殤他們會合。」

「Yes Sir!」

-----------------------------

巡洋艦一號甲板

一架二十人坐的特戰運輸艇正在甲板上等待出發。

運輸艇前方站了九名特種隊員,每個都穿著動能裝甲衣,手持機動步槍,前方站了兩個人,其中一個身穿戰鬥飛行服的喬伊副艦長,另一個則是同樣穿著動能裝甲衣的特種隊隊長

喬伊嚴肅看著前方的九位戰士說

「各位,我相信你們都知道艦長與靈月上校的小隊都還活著,目前座標在三號城內,是否有危險還不清楚,所以我們越快越好」

「這次行動並沒有任何官方授權,要參加的請往前!」

(控!)清脆整齊的一聲步伐。

「很好!這是行動所有事情都由我負責!登機吧!」

-----------------------------

三小時後

靈月小隊已經抵達東邊87樓第五區,第五區內正是一各很大的機庫,機庫旁邊則是一條跑到,跑到盡頭就是一坐寬三十公尺,高十五公尺的閘門,足夠讓死靈戰機與運輸艇出入,閘門的另一側就是離地面高三公里的空中

小隊就守在離閘門出口三十公尺的地方架設許多障礙物。後方的閘門正緩緩的往四各角張開,前方不斷有突擊者跟自暴蟲與箭蜂往他們襲來,小隊幾乎快變成一直線躲在臨時搭建的障礙物後方。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殤一面猛力扣著板機一面問著

「上校,救援隊什麼時候才會來阿,我們已經撐了快一小時了。」

(乓…)

箭蜂的毒箭先撞到了掩體彈開從殤臉旁邊飛過

「幹!」

「殤你頭蹲低點!」

傑克一邊拔出空彈夾一邊罵著殤,換好彈夾後,繼續專注的看著前方的箭蜂射擊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赤風精準的對準突擊者的眼睛給予致命射擊,三發就讓一隻突擊者倒在地上抽續

(咖咖咖…)

赤風按出退彈鈕,空彈夾從槍機內滑落,赤風馬上裝上新的彈夾繼續射擊

「靈月,我們彈夾只剩不到幾各了,如果他們在不來,我看我們大限就到此了。」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靈月蹲到掩體後方拔出空彈夾說著

「可以的,他們一定會來,在撐一下。」

接著又轉身繼續射擊。

沒多久靈月他們幾乎被蟲族圍成了一各半圓,似乎在逼他們從後方的閘門跳下去。

殤一退後一邊瞄準,踢到了一個彈殼,回頭一看,只差幾步就在閘門外了,輕輕的問著。

「上校,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殤才剛說完,後方出入口就出現一台運輸艇從下方浮上來,一旁的艙門開著,站在艙門旁的幾位戰士,提著旋轉機砲掃射著前方的蟲族,彈殼不斷的從運輸艇上掉落,在艙門旁發出小而清脆的聲音。

五名戰士隨後跳躍過來,用身體敵擋著箭蜂的毒箭,一邊繼續射擊,箭鋒打到特戰隊員的動能裝甲衣,完全被一層淡藍的護盾彈開。其中一個還拔開了燃燒彈丟到蟲團內,運輸艇靠近閘門兩名特戰隊員在艙門旁幫忙靈月小隊進入運輸艇座艙內。

當所有小隊都上了運輸艇後,運輸艇開始往空中離去,前方的五名特戰隊員,紛紛伸左手,五道繩索立即扣住運輸艇,將五個人全部拉離,還不時舉起步槍對著蟲射擊。

當最後五名特戰隊員都進入艙內後,艙門隨即關閉,絲寇蒂先是對著這些戰士說了聲謝謝後走到前方的駕駛艙內,喬伊正專心的看著前方,絲寇蒂坐在一旁的副駕駛座上,繫起安全帶說

「喬伊,謝了。」

喬伊沒回頭專注的看著前方,繼續說

「艦長,別這麼說。」

此時靈月也走到駕駛艙,扶著兩側座椅旁的扶手說

「喬伊,還好你有趕過來救我們,不然我看我們真的就要成冤魂了。」

「靈月,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我們回家吧。」

旁邊馬上出現六架死靈三型,翻滾了幾圈跟上運輸艇旁邊。

----------------------------------------------------------------------------

(碰轟!)宇宙的某個空間好像爆炸了一樣,一個細長的白光從細瞬間的膨脹,擎天神馬上又出現在宇宙中

艦橋上操作人員正忙碌著,艦長看著駕駛座前的儀表說著

「關閉曲速引擎。」

一旁的機械長一面重複著:「曲速引擎關閉」並把手桿往前推,按了幾個按鈕。接著艦長又講到「啟動主引擎,航速3800海浬」

旗艦後方不斷產生時空爆炸出現戰艦。

旗艦艦橋上羅姆斐斯看著前方顯示的好幾個螢幕畫面,中間還有立體的宇宙地圖。正顯示著艦隊的航行。

畫面正顯示離座標GJ654-WR1564不到1萬公里,預計1分鐘後接觸,但是雷達跟監測之眼所傳來的畫面並沒有任何東西,前方只有一望無際的宇宙。

「元帥,雷達跟偵查眼都沒有任何東西,會不會是散撥出來的假訊號?」

「果然…跟資料上記載的一樣,準備小艇,鬼影部隊待命,海撒艦隊就交給你。」

「但是元帥,座標上並沒有任何東西,您這是?」

羅姆斐斯拿起一旁的剛沖泡的茶杯說

「為何茶葉沉澱在水底下沒有浮起來?你知道嗎海撒?」

海撒沒看出羅姆斐斯的意思搖了搖頭。

「那是因為茶葉還沒泡開,並沒有張力浮起,但前提條件是需要熱水,相同的,我要的東西,還需要能夠啟動他的東西。」

「戰爭齒輪已經運作了」

說完就動身前往小艇,通道上不知何時羅姆斐斯身後已經出現了十個人,全部穿著黑色軍衣,帶著盤帽,臉部著是帶著黑色的面具,只有眼睛兩各地方有洞,正散發著微微的綠光,整齊的步伐,卻沒有任何聲音出現,彷彿就像幽靈幻影一樣。

羅姆斐斯的小艇離開總旗艦後,八架死靈三型也跟著小艇四周護航著。

航行沒過多久,小艇的駕駛就說著

「元帥,離座標只剩40公里,是否還要前進。」

坐在小艇內的羅姆斐斯,右手伸入了黑色軍服胸前左側的口袋,拿出了一個銀色的圓形盤。

老人打開了圓形盤,下方蓋是一個破碎的錶,表針指在12點跟6點,蓋上依舊泛黃的照片。

羅姆斐斯伸出右手撫摸著照片中的人,對自己心中說著

(女兒,也許我一輩子都無法得到妳的原諒,但是…我不得不這麼做)

羅姆斐斯將表上的指針反轉了過來12點半變成了六點整。

一個非常黑暗的房間內,數千個立體螢幕瞬間亮起來,綠色的編碼如同跑馬燈飛快的往上滑。

一瞬間所有的系統全部停擺,連艦隊的防禦武器、操作、雷達等系統也跟著全部停擺

前方的宇宙猶如水裡般扭曲模糊,這種奇特的景象一般人根本無法解讀為何?

此時扭曲越來越模糊一個超乎想像的巨大物體的影子正逐漸的顯現出來,從外表遠處看起來就像一個橢圓形但是並不完整,就好像一隻把翅膀縮起來的蝙蝠型成的橢圓形,橢圓形的下方看的出細長的條柱。

物體越來越清晰可見整個物體如果隔他100公尺處看著,看不到頭也看不到尾,龐大到無法想像,之前許多沒出現的部位也出現了,最長處直徑變成34公里,最寬處10公里。

「上將,你看!」

艦橋上的系統全部停擺,連監測之眼也失去了效用,但是只透過了艦橋的窗看出去,這個巨大的物體讓所有人的嚇到了,比旗艦還要巨大,連在身經百戰的海撒都不驚起雞皮哥搭,人類科技最大的驕傲正呈現在他的眼前

羅姆斐斯大聲喊著

「該是決一死戰的時候了,即時會戰死也無所謂,為了戰將的榮耀!」

一旁的鬼影部隊也同時說著

「為了戰將的榮耀!」


待續...


終於又寫完這篇了,實在是沒想到扥了這麼久,還真是對不起,原本是預定在9月11日上架的,結果搞到11月才上架,真是對不起(深深一鞠躬)

感謝各位朋友相挺,小說才能一直持續到今天。其中喬伊是最大的功臣。

以下是熱情的網友,喬伊先生贊助的素描。真的是非常感謝的,這樣的大力支持。










先說明,這些素描都有專利權與智慧權,僅共線上觀賞,非經過同意請勿私自轉貼或使用。尊重作者。









唔(大驚)這是靈月!!!軍裝!軍裝!


沒想到已經一週年了,時間過的真快。
迷:「叛兄..你小說都寫到忘神了」

叛:「囧」



好清涼!

「我快不行了」....

挖靠!赤風噴血了





(大驚)

吃冰淇淋!

「這...太刺激了.....呃....」

赤風倒臥在血泊中(鼻血......)

「醫護兵!」


(斐斯)




唔.....

變成斐斯的遺照了........

好人不長命。

再次感謝喬伊這樣的相挺,感謝他一年來的支持。

謝謝你。(深深一鞠躬)

[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09-11-13 19:54 編輯 ]
頁: [1]
檢視完整版本: 決地戰將小說: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八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