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國者 發表於 08-5-31 22:52:01

決地戰將小說: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五回

前回提要
斐斯還來不急講把事情交代清楚就斷氣了,將被世人所知道的秘密再次被封閉了起來。
原本地球聯邦海軍在元帥下達的命令之下,聯邦總艦隊終於要開始行動,但是最高議會接到秘密消息,經過第551法案否決了這項軍事行動艦隊又再度停頓。
然而一股勢力正在悄然的接近…


--------------------------------------

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五回:愛國者之槍

----------------------------------------------------------------------------


3年後…

FOH星球東部大陸-蟲族王城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房間,一切卻如此的不一,短短的四年內,英雄安德拉德成為大英雄的代理者掌握了所有的權力,幾乎跟大英雄藍凡月平起平坐。

大英雄的位子一樣空盪,霜月一然站在那空盪的位子旁傾聽英雄們的會議,安德拉德、月痕、艾迦
蘭、范也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中間不是桌子而是深不見底的洞,上方則是一大群漂浮在空中的奈米蟲
正在變化形成一個漂再空中的螢幕一樣。

「巴頓說出你的看法吧」

奈米蟲正在顯示城內一些突擊者眼中看出去的情況,城市內滿目瘡痍,到處都是屍體血跡,散落一地
的彈夾彈殼,人類的機動步兵一直對突擊者掃射直到突擊者死亡,或著被坦克輾過,接著的畫面一各
突擊者眼中先是一各藍白色的薄膜在城市上方往下輕落,下一秒就失去了畫面影像。

「我相信各位英雄們都看到了這各畫面,我認為這是人類為了不讓我們奪取這各城市,所以親手毀滅
了這座城市,至於方法我相信是跟人類的另一各要塞自暴是相同的道理。」

范等著巴頓一說完馬上開口說

「你確定?」

「是的。范大人…。」

「是嗎?巴頓?我到認為那股無比的力量並不是來至那做城市內,而是天空!」

安德拉德一邊雙手握在腰前一邊問著

「你確定嗎?范。」

「我非常確定!」

說完就運用心靈感應中間的奈米蟲群改變了顯示,由一雙眼睛俯瞰著人類城市高空中的畫面,畫面中先是一顆白色的光球擊中了塔城的頂多接著就好像一層薄膜散在城市上空,時間約過了5秒後一道具大的光束瞬間射下,命中塔城不到一秒的時間,所有東西好像正再消失了一樣,被分解在分解分解到最後蒸發一樣,從光束下來到爆炸結束只有短短的5秒原本圍繞在城市外圍血紅色蟲海瞬間消失,城市的遺跡只留下一各爆炸後的大洞。

華雖然沒看到奈米蟲組成的畫面但是卻透過心靈感應了解范心中所想的任何事情。

「范,你說這股力量來至空中,但是就我們現在所知道的並沒有任何人突變者告訴我們人類擁有如此
強大的武器。」

「小鬼,所以我才說你不夠資格當英雄,你還是別坐在那各位子敗壞伊又佐家的名聲上丟你父親的
臉。」

安德拉德看著華冷笑著,站在華身後的楓身上已經充滿了殺氣,幾乎可以感受到他想要殺死安德拉德的衝動,華很快就了解楓在想什麼,馬上一手握住楓的手,一邊對著安德拉德說著

「不好意思,我有些如此的笨拙無知,但是我不會讓家族蒙羞也不會讓父親丟臉,更不會有失英雄該
有的作為。」

在一旁的月痕早就對此感到無望,至從狂‧朵圖斯‧伊又佐,華的父親在內戰中死亡後,安德拉德便
對任何繼承朵圖斯的人感到極度的反感和恨,因為朵圖斯不只是他的精神導師更是奠定他未來走上英
雄之路的人物,但是在內戰中朵圖斯並不是死在敵方手裡而是死在家族手裡,所以安德拉德只相信朵
圖斯這個人而不相信他的後代,他們無法跟朵圖斯站在同樣的位子上。

「好了,拉德,你究竟鬧夠了沒?你那各脾氣實在讓我感到討厭,大英雄讓你代理他的位子並不是要
你再次引起內戰!」

安德拉德並沒有再講下去,月痕暗自探了一口氣,在這樣下去很快就又要再度分裂,蟲族有六大派系
表面上都是聽從大英雄的指示但是實際上控制權都是在英雄手裡,如范所領導的光明派系、安德拉德
的復仇者、路提斯的死神-17派系,這三各派系都是非常強大的一但其中一各失衡一定會在燃起內戰之
火,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族群應該要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外星勢力才對。

月痕看了四周確定氣氛有緩和下來便開口說道

「人類他們至從把城市摧毀後,這幾年來的攻擊幾乎都只是零星的轟炸跟小部隊的攻擊一些據點,並
沒有再有大規模的攻擊,你們認為人類是不是已經沒有其他的反擊能力了?」

「我覺得並不是,月痕你知道暴風雨前的寧靜吧,我認為有一股強大到無法計算的暴風雨正在醞釀
著。」

「范你為何如此的確定?」

「身為一名戰士的直覺。」

安德拉德起身離開了位子說著

「也許這正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但是…我是不會讓那些沒有大腦的生物在我們的星球上亂來,最後能獲
得勝利的一定是我們。」

說完轉身離開,披風也隨之飄逸,巴頓則是像其他英雄行了個30度鞠躬後便也轉身跟著安德拉德離
去。

當安德拉德完全離開房間後范對著華說著

「艾迦蘭,還好妳懂得處境危險,阻止妳的兄長犯下大錯。」

「你這是什麼意思范大人!」

楓帶著不高興的神情質問著范,范只是冷面看著他說著

「你還不董嗎?如果你剛一動手你一定會死在巴頓手上,這樣子你不就給他殺你的一個機會了嗎?還
會讓你的妹妹陷入更危險的處境。」

楓講不出下一句話來華卻了解楓很不甘心,他不願讓自己的妹妹受到安德拉得如此的侮辱。華笑著說


「謝謝,范。」

「別搞錯了,我幫你不代表我對著你有好感,我只是尊敬你的父親是位偉大的人物。」

說完就范消失在大廳中,留下月痕和華以及楓三個人。

----------------------------------------------------------------------


地球歐洲-黃色四號區-阿爾卑斯山脈


(暗殺事件發生的後的兩天後)

閃電不斷的劈打在一座靠山臂的要塞內三個人緩緩的在要塞內的通道行走著,通道兩側都是光滑的大理石版,很明顯中間那個人根本是被拖著走,兩旁的人跟抓著她的手臂,走到一個房間內,裡面只有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很典型的刑問房。

隔著房間的某面牆後三個人正在對話著其中兩個身穿黑色的軍官大衣帶著黑色大盤帽,一個身上都還
是濕的。

「我不董他們到底是怎麼入侵的?塔城要塞的第五一區竟然會被突破!監管處還是第一個被攻陷的地
方!難道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頭緒嗎?」

一個人坐在椅上說著

「你先別緊張海撒,自然會有答案的不是嗎?」說完那人就端起茶杯喝了幾口。

「青發,你會不會想的太容易了?你知道那人要暗殺他的人是誰嗎?你知道嗎?不可能是在窗內的人
阿。」

海撒口氣越講越憤怒,手還指著窗內坐在椅子上的人,青發只是緩緩的把茶杯放置在一旁的桌上說到

「如果他是叛國者的女兒?」

「怎麼可能?她是叛國者的女兒!?」

海撒咆哮著。

「海撒你現在了解了吧?如果她真的是叛國者的女兒那就沒什麼好驚訝的了,如果你還記得22年前的
那件事的話。」

「你是說入侵南極基地奪取EVA計畫嗎?」

「原本這個計畫是前任元帥策劃的,元帥認為EVA如果繼續給這些科學家使用可能會危害到地球聯
邦,所以下令那些科學家把AI交出來轉為軍方用途。」

「不過…」青發從桌上拿起了另一個茶杯說著。

「不過怎樣?喔!我知道了。」

「沒錯,她為了EVA計畫不惜聯合反抗軍,終究還是搶先一步獲得了AI發動全球戰爭。」

「希倫斯」青發問著。

「情況如何?」

第三個人用非常死寂的聲音說著

「在聖朵普,情況非常危險,三顆子彈都打在靠近心臟的地方,肺部都重度損毀,持續醫療中。」

說完後就自動消失在地板上。

「你聯絡京瓊斯了嗎?」青發問著。

「我還沒連絡他,他人應該在月面要塞。」

海撒在房間內來回踱步一隻手稱著另一隻手

「會不會有問題?」

青發放下茶杯後從口袋抽出一跟煙又從桌上拿起打火機點燃,抽了一口後說道

「最壞的情況就是統帥死亡,議會將接管軍隊最高指揮權。」

~~~~~~~~~~~~~~~~~~~~~~~~~~~~~~~~~~~~~~~~~~~~~~~~~~~~~~~~~~~~~~~~~~~~~~~~~~~~~~

(暗殺事件發生的當天)

歐洲-舊英國-黃色三號區-塔城附近27號基地

「798KE,你已經被准許降落在第七跑道了。」

「這裡是798KE收到塔台的通知了,準備降落再第七跑道,謝謝。」

「辛苦了」

地上塔台的人員笑笑的回應著機長。

飛機正緩緩的從空中下降著。

當飛機完成將落時,兩個通道迅速的接和著機艙的艙門,艙門緩緩開啟。

歡迎來到露普頻,所有的旅客在通過檢查時請務必出示您的證件。所有軍官人員請從A8特別入口通
過。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

一名陸戰隊員跟他的夥伴一邊扛著裝備一邊從機艙走了出來對著同伴說著

「喂!大夥你們快看旁邊那人。」

「挖靠!」

一小隊人馬穿著光鮮的白色軍服,正從機艙前端走出來往A8通道走去。

「你們快看,那些穿白色軍服的。」

旁邊的一個陸戰隊員看了看後對則旁邊的夥伴說道

「我看你就別想了,他們可是軍官,而且你自己看看他們肩上。」

那人看了看領頭的人肩上正閃耀著金色的老鷹帶著大盤帽,後方左邊的人肩上則是白銀色的老鷹,其
他人則是一個銀色的三槓、兩個二槓。

「挖!上校還有中校!」

旁邊的一名夥伴啪了啪他的肩膀說

「你就別想了,還有你在看他們軍服的手臂上的袖章。」

被夥伴這麼一說那名陸戰隊員馬上就觀望著,白色軍服上秀著一個四把劍互相交叉的圖案。

「他們是獨立作戰部隊的人。」

這群人到A8通道的時候兩名憲兵正站在出口兩旁,旁邊還有一台機器。

其中一名憲兵散散的講著

「把手放在機器上。」

領頭的那人說著

「你們先過去吧。」

「沒問題。」

身後的人馬上走向前把手掌放到機器上,機器馬上發聲

[歡迎來到露普頻,赤風‧穆琣左]

「下一個」憲兵說著。

[歡迎來到露普頻,橋伊]

「下一個」

[歡迎來到露普頻,殤‧輝望‧肯斯艾特]

一個接一個很快就輪完了。

「上校快點吧,我們還要趕路呢。」

赤風笑笑的說著

「我不是說不可以叫我上校了嗎!」

領頭的那人先是拿下盤帽,咖啡色的長髮馬上就從帽內滑落出來,清秀的面龐兩在場的士兵和憲兵都
驚呼了一下。

那人走到機器前方把手掌放到機器上,機器馬上回應著

[歡迎來到露普頻,靈月‧拉文西爾‧羅姆斐斯]

聽到機器這樣回答的時候除了赤風跟約書亞和雷傑克的人之外,在場有聽到機器發聲的人全部大為震
驚,憲兵馬上發出口令「立正」接著大廳內除了靈月小隊的人以外其他都人迅速的立正站好。

那人敲了機器一下說道

「吼唷…濫機器!」原本站在出口兩旁的憲兵突然更有禮貌雙手都舉起來敬禮。

「上…上……上校……你…你…」

站在她旁邊的一名中尉說結結巴巴的說著。

「喂!喂!夠了拉,我們趕快離開這。」

靈月又帶上了盤帽,赤風則是微笑著說

「我們走吧。」

說著就走出了通道,留下一群不之所措的人。

坐在吉普車後座的殤對著靈月問著

「上校,老實講我一開始聽雷傑克講以為他是虎濫我的耶,沒想到妳真的是元帥的孫女,我真的是太
幸運了。」

靈月坐在駕駛座旁沒回頭只是看著後照鏡說著,內心一直想著斐斯最後講的那段話。

「不要知道最好了呀,我根本不希望被別人知道,這樣反而照成很多不必要的問題。」

「我親愛的上校沒關係啦,你還記得元帥上次去軍營看妳的時候嗎。」

「那時候德豪肯少將正在做結訓的訓話元帥也在場觀看,結果妳不是不好好聽結果被將軍罵,元帥不
是說了一句很經典的話嗎?」

正在握著方向盤的赤風笑笑的說著,嘴裡還刁著一跟煙,黑色的眼鏡更突顯了赤風的帥。大家腦袋都
正在想像當時的情景,大概那個將軍準備吃不完兜著走。

靈月雙手交叉的說著

「赤風你在叫我一聲上校我就把你踢出小隊。」

「不要阿!我知道錯了!上校!阿不是!靈月!」

赤風馬上拿下眼鏡跟煙雙手和掌對著靈月磕頭說著

「亨!」

靈月亨了一下,不過臉上還是露出微笑

「哈哈!中校!你這樣不行拉!」

雷傑克跟殤都的笑著

正在後座看著書的約書亞說

「現在誰在開車啊?」

此時大夥們才回過神,尖叫著……

----------------------------------------------------------------------------

要塞塔城-元帥的辦公室

(轟朧…轟朧…轟朧…)

窗外依然持續著不會的暴風雨,強烈的雷聲在外照亮了天際,老人一如往常的坐在辦公桌的椅子上看
著窗外的景象,手中還端著茶杯。

通往元帥辦公室的路上都有憲兵在通道內兩人一組的巡邏,還有一個監管處24小時監控整座塔城,在
辦公室前的走道長達200公尺,將近兩百名的憲兵在這站崗保護元帥的安全,防護做到滴水不露。

在塔城的外部牆上趴著好幾個穿著怪異的人,每個人都配備了最先進的裝備與武器似乎是想入侵塔
城。

監管處內,二十幾個人正在監看著上千個螢幕,嚴密的控管整座塔城。在塔城牆外的部隊拿出了奇特的裝備先是緩緩的鋸開牆外的一個通風裝置的出口。在隊長的指示下一個接一個的鑽入通風管內,一路上雖然碰到許多紅外線警鈴,但是馬上就用特殊器材隔絕了紅外線警鈴,堅固的塔城要塞已經被人入侵,這個小隊不斷靠著通風管往塔城的中央入侵卻沒有人知道。

「元帥,他們快要到塔城入口處了。」

黑色的人影正跪在辦公桌前說著,辦公室內光線昏暗遮住了這個人的上半身,隱約可以看到頭部披掛著布帽(類似死神那種布帽樣子)雙眼散發著綠色的光芒。

「是嗎?這樣的話你們全部都出去吧,離開我的辦公室。」

「遵命!元帥。」

說完整個人好像融入地板一樣往下沉沒直到完全消失在地上。

老人先是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後拿起桌上的紅色電話。

過了約5秒後一個人接起了電話說道

「喂?」

「海撒我要知道鐵鷹研究的武器進度如何?」

「元帥目前已經完成了,只剩下實際測試的事情,至於軍情七處也已經向我回報了,但是並沒有任何
可靠消息指出有這回事。」

「海撒我要你先行調動鐵鷹軍團去FOH星系外部署。」

「是的,元帥。」



「沒想到議會竟然會阻止我出動艦隊,難道真有其事?」

老人自語著看著大窗外的閃電不斷的劈打。

(轟朧…轟朧…轟朧…)

雨勢越下越大,暴風雨逐漸逼近,靈月一行人的乘車來到了塔城四公里之外的白色高牆的城門。
「請拿出證件」

在入口的憲兵說著,靈月從口袋內拿出一張透明的卡,上面好像螢幕一樣顯示了很多資料,憲兵馬上
把卡插入一旁的機器,前方的鋼鐵閘門緩緩的打開,憲兵馬上把卡拔出來遞給靈月說著。

「歡迎來到總部。」

靈月則是微笑回應著

當閘門完全開啟的時候,在車上的人都非常吃驚,雖然外面還下著大雨,不過映入眼簾的卻是非常空
曠的平地,正前方聳立著植入雲霄的塔城看不到頂,附近的平地則是有許多八角型狀的圖案,每個格
子上面都寫著數字。

「我的天呀!」

殤驚呼著。

約書亞、雷傑克也同樣看著高聳的塔城呆住了,一各字也說不出來。

靈月則是說著

「我到現在從來不知道地球的塔城到底長什麼樣子,只知道三號城也有很高的塔城只是沒有這座來的
高。」

「我也是阿!我從軍那麼久了都還沒來過地球聯邦的總部」

赤風一邊開著車一邊說著。

沒過多久,他們就來到了塔城的下方,進入了一條長長的隧道。


下續。

[ 本文章最後由 叛國者 於 08-5-31 23:00 編輯 ]

叛國者 發表於 08-5-31 22:59:29

監管處

站在控制室最高處的指揮官看著上萬個螢幕,底下就有如階梯一樣,一層一層往下降,每層都有人員正在操作系統。


「長官!」

此時一個操作員對著指揮官說著。

指揮官轉身看了看那個操作員問著

「怎麼了?」

「第五一區有幾處都感應器失靈了?」

「失靈?派兩小隊去吧。」

「是!這裡是監管處,Q-8、H-3小隊馬上前往五一區第六部檢查。」

「這裡是Q-8收到。」

「H-3收到。」

兩隊憲兵馬上在五一區第六部的閘門碰面看了看附近的系統其中一個人按著通訊器說著

「這裡是H-3,跟Q-8已經會合目前正在檢查系統,不過好像沒出什麼問題!」

「等等…那是!」(後方傳來東西敲打的聲音)

監管處內操作員正看著小隊附近通道的監視器說

「怎麼了?」

「沒事找到問題了,系統的保險絲,剛好燒斷了,請工程部的人員來維修。」

「知道了,請你們回到任務位子繼續巡邏。」

「是!」

操作員一邊按著幾個按鈕一邊回頭對著指揮官說道

「長官,是保險絲燒斷了。」

「保險絲?!怎麼可能?我記的…」

指揮官馬上在旁邊的電腦輸入了幾個字後說著

「昨天才做個定期更新阿,怎麼可能會壞了?叫剛剛那兩隊人回到這來跟我報告。」

「對所有防禦系統進行重新整理。」

沒多久監管處入口外站著幾個身穿白色憲兵裝的人,對著入口的機器說著。

「我們是Q-8跟H-3馬上請開啟門。」

操作員回頭看著指揮官,指揮官點了點頭後操作員便把開關打開,閘門緩緩的開啟。

剛開啟完畢的那煞那三顆類似拔臘的東西滾進了指揮室內,接著一陣強烈閃光一閃所有人都張不開眼
睛。

四個人馬上舉著機動步槍衝了進來前頭都裝了消音管,(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所有操作員根本還沒反應發生什麼事就被射殺,指揮官免強抵擋強光馬上從腰上拿出手槍正準備搜尋
目標的時候一直有人拿著手槍指著他的後腦。

「你們是什麼人,敢闖入聯邦的總部。」

其中一個人說著

「我們是誰?你一點都不需要知道。」

(咻…)碰…(倒地聲)

「好好睡吧!哈哈哈哈哈哈!我是F我們已經接管監管處了,剩下的就靠你們表演了。」

「X和Y收到。」

說完正一腳採著一個憲兵的胸口一隻手從胸口拔出長劍說著。

兩個不知名的人馬上就來到了200公尺通道的轉角處,通道內兩側站著將近200名的武裝憲兵。每個憲
兵都穿著白色的重型裝甲帶著全副型的頭盔,拿著自動穿甲步槍。

「好戲上場了。」

其中一個人先是從背後拿出了4顆煙霧彈,裝載槍上對著另外一個人點了點頭後便轉身對著通道射出,
在通道前方的憲兵馬上舉槍轉身對著通道入口處,下一秒煙霧彈馬上暴開憲兵也隨之射擊。

通道後方的憲兵都被驚動,馬上使用探測裝備但是系統卻都受到干擾,接著前方的煙霧裡只一直聽到
人被殺的聲音還有槍發射跟子彈打到牆壁的迴響還有幾發子彈從煙霧中射到後方來擊中了幾名憲兵,
那幾名憲兵應聲倒地,每各頭部都被貫穿。

「隊長前方根本看不清楚發生什麼事阿!」

一個憲兵對著隊長講著

隊長叫著一個隊員說

「為什麼警報系統沒啟動,趕快聯絡監管處!」

(怎麼會這樣這些人是怎麼躲過塔城的防禦系統的)

「這裡是五一區第一部,這裡是五一區第一部!我們遭受敵人入侵!我們遭受敵人入侵!請求支
援。」

前方的部隊都在混亂的煙霧中有些子彈不時射到通道後方來幾名憲兵不幸被擊中倒地身亡。

監管處內三個人正在大笑著,其中一個人按下了通訊鈕說著

「這裡是監管處,我們已經派出大量人員過去支援了,請麻煩死守我們已經在護送元帥撤退。」

「知道了!」

「隊長!監管處要我們死守通道元帥已經在撤退了,他們已經派人過來支援。」

隊長點了點頭一邊大吼著

「所有人馬上往後退後,死守大門。」

前方的煙霧依然瀰漫著,退到大門的只剩下40幾個憲兵排成5排從低到高行成一道人牆。

「射擊!」

40幾個人同時對著前方的通道射擊,只聽到許多慘叫聲跟子彈聲。

當煙霧散去時,只見長長的通道內牆上部滿了彈孔和血跡,地上則是一堆染血屍體和散落一地的彈殼
跟步槍,血水在地上積成一小攤一小攤的紅色水攤。

「第一排前進殲滅掃除!」

前面第一排的憲兵一一的前往移動,後方的憲兵依然舉槍瞄準著,前排的憲兵每經過一個屍體就對屍
體的頭部補上三槍,確定已經死亡,這樣是為了避免敵人假裝成屍體,雖然慘忍但是為了保護元帥一
定要做到滴水不漏。

「隊長,確定都死亡了,沒有活的。」

「埃…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在連絡一次監管處,請他們解除警報另外派人來處理屍…呃…」

隊長話還沒說完就突然發出厄一聲,往下看一把鋒利劍刺穿了他的胸甲從後面突出來,下一秒劍又抽
了出來,隊長胸前紅色的血狂噴接著就往前倒地不起。

「隊長!」

所有憲兵都嚇到了,馬上回頭舉著步槍對著那人射擊,那人敏捷的反應先是丟了一顆閃光彈後便往上
跳要。

憲兵就跟無頭蒼蠅一樣對著前方亂掃射因為根本看不見,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槍聲夾雜著慘叫聲和彈殼
敲擊地板聲音。

「只花了30秒,還不錯X、Y。」

監管處的三人又再度大笑了起來,X從隊長旁邊的一各屍體站了起來說著,聲音非常沉重

「這些憲兵真是不勘一擊。」

Y則是按了手腕上的按鍵衣服馬上從憲兵裝變成灰色緊身衣拿下頭上的感應器說著

「走吧!我們還有任務要完成。」

--------------------------------------

靈月的小隊在塔城底部受到嚴密的層層關卡檢查後終於步入了圓形大廳內,大廳非常的寬廣從左到右
幾乎就快800公尺高600公尺,大廳四周則是聳立著地球聯邦老鷹的大理石柱子,大廳中央則是印著地
球聯邦的象徵,藍色之鷹。

「我說上校,這裡真是太美了。」

殤正讚嘆著,靈月則是看了看又繼續往前走,沒過多久就來到了電梯間,重型電梯到塔城中央需要7分
鐘的時間。但是短短的七分鐘內中央已經被人入侵。

--------------------------------------

X和Y按了大門旁邊的幾各按鈕後大門緩緩的往兩側開啟,裡面又是一條通道約20公尺通道底端則是一
個木門,門上也是印著地球聯邦的藍色之鷹。

「我在這等你Y。」


「嗯。」
說完Y就走向元帥辦公室的木門,當Y推開木門後眼前的景象非常讓人感動驚訝,非常巨大的房間後方
則是一大片的強化窗辦公室,木門看進去靠窗的地方則是有一個辦公桌,Y進入辦公室後後方的木門便
緩緩的合起。

「妳來了阿?」

從辦公桌後方的椅子上傳來了一各蒼老但是又很有氣勢的聲音。

「是的。元帥!」

羅姆斐斯起身離開辦公桌,窗戶的布廉緩緩的蓋住窗外的景色,辦公室內頓時更暗只剩下微微的光
線。



--------------------------------------

靈月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塔城的中部,靈月一踏出電梯就感覺一陣死寂往他撲面而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眼尖的赤風馬上就發現靈月有點怪異便問著

「靈月?」

靈月馬上回過神來看著赤風說著

「怎麼了?」

「妳感覺好像有什麼困惑?」

靈月搖了搖頭

「沒有,我們趕快走吧。」

--------------------------------------

站在羅姆斐斯前的是一位身穿白色軍服的女性有則咖啡色的長髮,清秀的面旁。

「元帥找我有什麼事嗎?」

羅姆斐斯逐漸走向那人一邊說著,手上還拿則一個長約長方形的盒子。

「我有事拜託妳,幫我把這個盒子交給一個很重要的人。」

「元帥,你要我把這個盒子交給誰?」

「李昂博士。」

--------------------------------------

靈月他們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任何巡邏的憲兵也沒遇到任何關卡警衛,反而讓靈月感覺越來越奇怪,連
赤風也察覺到這點,此時約書亞發現通道旁有一個怪異的紅色痕跡在牆上馬上靠過去看。

「上校!」

靈月馬上回頭問著

「什麼事?」

約書亞則是指著牆上的紅色痕跡說著

「這是剛留下來的血跡。」

「血跡?怎麼回事?難道!?」

靈月懷著上下不安的心情對著大夥講著

「約書亞,我要你和傑克、殤三個人馬上去監管處」

「赤風我們趕快去辦公室。」

約書亞和傑克、殤三個人急奔監管處,路上完全沒有半個人,約書亞一邊跑一邊說著

「我們最好趕快先找到中繼站找把武器來用。」

傑克和殤對約書亞點了點頭,因為進入塔城的時候所有武器就已經被警衛沒收,三人就改道往監管處
的另一邊跑去當他們進入休息站的時候,才知道那些人都去那裡了,休息站內到處都是屍體,有些屍
體被利刃坎成兩半,有的則是正準備舉槍就被橫砍就被刺穿胸部死狀悽慘。

「該死連通訊器都在大廳入口就交給憲兵了,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約書亞一邊叫著一邊在屍體堆裡尋找可以用的武器。

「上尉,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去支援上校他們。」

約書亞沒有回頭扔然繼續找著

「殤,你的意思是什麼講出來。」

殤看了傑克一眼後便開口說著

「我覺得上校他們可能處在最危險的處境裡。」

約書亞在屍體找不到任何武器卻在槍櫃內發現一把手槍,和一把機動步槍。約書亞先是拿出手槍對著
傑克說著

「接好。」

傑克接起手槍後約書亞又丟了一各彈夾給他,自己則是拿起步槍從屍體內找到了兩個彈夾,一邊裝上
一個一邊說

「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更要到監管處,去那邊只會變成上校他們的絆腳石。」

「可是…」

(咖達…拉槍機的聲音)

「出發吧。」

約書亞領先著傑克和殤則是離約書亞約5公尺作安全距離,走著一路上一樣沒有碰到任何憲兵就來到了
監管處大門,閘門完全由內封鎖沒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從外面打開。

「該死,都已經來到這裡了,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

約書亞不爽的敲著閘門此時殤則是說道

「上尉讓我試試看。」

說完就從身上拿去一個超小的摺疊工具,用很熟練的方式把在一旁的控制面板拆了下來。

「上尉給我幾分鐘馬上好。」


--------------------------------------

「李昂博士?」

「元帥為何要把這個東西交給博士?」

羅姆斐斯依然緩緩的走著

「這裡面藏有聯邦最大的秘密和一切資訊,可惜…」

老人把盒子收了起來。

「妳並不是靈月。」

說完羅姆斐斯就瞬間反手從腰間抽出銀色的長劍往前揮砍,那人知道自己被識破馬上就往後一跳躲開
羅姆斐斯的攻擊,從背後有抽出了一把短劍,老人雖然年邁以高,但是威力卻看不出來有任何老化的
跡象,動作也絲毫不遜色於年輕人。

好幾次的揮砍都重重的打著,那人只有一直舉起短刀防禦的機會,想辦法找出可運用的機會尋找破
綻,但是怎麼找都找不出有任何破綻可以攻擊老人,在連續的攻擊下那人敵擋不住攻擊露出了空隙。
老人馬上舉起長劍重重的劈了過去,黑色的大風衣也隨之飄逸了起來,一把短劍下一秒就掉落在地
上。

那人被破坐在地上,老人單手舉起銀色的長劍指著那人的喉嚨問,風衣還正再老人的肩上飄逸著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假裝我孫女的垃圾。」

雖然有著布廉蓋著但是閃電的強光還是透光步簾射入辦公室內。

「說!是誰派妳來的?」

--------------------------------------

(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情才好)

靈月奔跑著衝向通道,一經過轉角處靈月和赤風幾乎愣住了,長長的通道內到處都是彈孔、屍體、血
跡、散落一地的彈殼和步槍。

靈月馬上撿起地上的步槍便馬上衝向通道的盡頭,赤風也撿起一把跟著往前衝,不過還沒到通道底部
就有一個全身穿著灰色的人阻擋了靈月的去路。

「閃開!」

靈月一邊開槍一邊不過似乎好像都沒有射中,赤風則是想辦法跟上靈月的腳步一邊大吼著

「靈月,冷靜下來!」

眼前的人馬上消失在靈月前方沒過幾秒那人出現在靈月的後方阻擋著要跟上來的赤風,手上拿著光纖
的長刀往赤風劈砍過去,赤風伶俐的閃躲但是還是被擊中了左肩。

「你是什麼人!」

赤風喊著,那人則是沉默不語雙手握緊手中的刀繼續往赤風劈砍,赤風先是用步槍對著那人射擊但是
步槍內根本沒有子彈,赤風急忙側身轉一圈躲開。

「什麼濫槍阿。」

便把步槍丟在一旁順勢撿起憲兵的配刀及時抵擋那人的第三次劈砍,兩個刀刃發出清脆的響聲,赤風
一手握著刀炳一手頂著刀刃阻擋那人強力的劈砍,但手手也承受不了刀刃的衝擊甚出了許多鮮血(這個
招式是…)。

赤風很快就架開那人的攻擊馬上反擊,長刀劃過了那人的臉部。

靈月很快就衝近了辦公室內便大喊著

「爺爺!」

羅姆斐斯正舉著劍指著地上那人,羅姆斐斯轉頭一看,靈月正喘呼呼的舉著步槍站在木門前面。

「靈月!」

就在此時羅姆斐斯露出了破綻,那人馬上往側邊閃躲,羅姆斐斯用雙手握著劍炳馬上刺下去卻剛好刺
在手臂與身體的空隙間。

「什麼!」

那人馬上從腰部內抽出手槍(碰碰碰…)

「不!!!」

靈月馬上舉起步槍要那人射擊(轟龍!)

一陣閃光照亮了靈月的臉龐,也照亮了那人下一秒靈月就沒有在開槍了,因為那人跟他長的一模一
樣。

--------------------------------------

在辦公室外的赤風完全驚嚇到那人的面具因剛剛赤風劃過雖然沒有很重,但是扔然碎開。

「怎麼可能…你!」

那人舉起手中的長劍正要往赤風刺去時警報頓時大響。

系統:[警告不名身分者正再入侵第五一區]

那人收起長劍轉身衝入辦公室,飛快的經過靈月身旁,順勢拉起在地上的另一個人,兩個人都站到了
大窗戶,靈月很迅速的舉起步槍準備射擊時那兩人向前轉身看著靈月,靈月則是被嚇到了,完完全全
的崩潰。

「不!………」

系統:[警告不名身分者正再入侵第五一區]

後方的窗戶瞬間碎開一各大洞,閃電又再次照亮房間,站在另一個人旁邊的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靈月的
哥哥斐斯。

「哥哥!」

那兩人往後一跳消失在辦公室內留下步槍從靈月的手上滑洛在一旁,閃電不斷的照亮房間內,在房外的赤風也想衝進辦公室內,防禦閘門已經被強制關閉無法進入,沒過多久通道入口處就衝入了一堆的武裝突擊憲兵,往赤風逼來。

一堆憲兵一邊奔跑著一邊舉起槍瞄準著赤風,赤風則是把步槍扔在旁邊雙手舉高,兩名憲兵馬上把赤風的左右手銬了起來,其中一名憲兵對著他說著

「赤風‧穆琣左,你意圖入侵地球聯邦軍最高統帥,依據聯邦法第987條款,準叛國罪帶補你」

系統:[警告不名身分者正再入侵第五一區]

此時地上出現了好幾個人影正慢慢的從地板出現,有的則是從柱子內走出,就好像從水裡升起一樣,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軍官服頭部則是布帽蓋住完全看不到臉部,但是雙眼卻散發著綠色的光芒。

八個人圍住了靈月,第九個人正在檢查羅姆斐斯之後便往靈月走過去。

「靈月‧拉文西爾‧羅姆斐斯,妳謀殺地球聯邦軍最高統帥,依據聯邦法第一條叛國罪,我在這裡宣布妳死刑。」

靈月則是完全沒有發生任何聲音和動作,因為她受不了這種打擊,自己不但害了爺爺,還看見了不應該看到的事。

說完後那人左手往下一甩從手腕上立即出現一道光亮的刀,走道靈月前方便舉起手中的光束刀正準備要往靈月刺過去的時候身後傳說一個聲音吆喝道

「住手…」

羅姆斐斯正雙手握著劍炳稱著身體不斷喘著氣,正準備要行邢的人馬上收起光束刀說著,其中兩個人馬上走向羅姆斐斯所在位子。

「逮捕她。」

兩個人走向靈月,靈月已經毫無力氣站起來只呆坐在地上雙眼無神,一個人抓著靈月的手臂把他拉起來另外一個則是給靈月帶上手銬。

閘門緩緩的開啟赤風看到靈月被兩個怪異的人抓著左右手臂從辦公室走了出來。

「靈月! 靈月!」

赤風喊叫著靈月的名子但是靈月似乎根本沒有聽到赤風的喊叫。

「放開我!你們這些人憑什麼把她抓起來,你們有沒有搞錯啊!」

憲兵緊抓著赤風,赤風憤怒的大吼試圖掙扎開來,此時那群人裡面看似老大的人走從辦公室走了出來。

「你是指揮官吧!為什麼逮捕他,元帥有危險阿!」

那人走到赤風旁,雖然臉被布帽給遮住了,但是卻可以感受到那臉內傳來的戰慄和恐懼感,直逼赤風而來。那人用非常沉重而且帶著死亡的口氣說道

「她犯了聯邦法律第一條叛國罪。罪名:謀殺元帥,如果你那麼想死就去吧。」

「怎麼可能…我…不信…」

赤風聽到後整個人就全身無力不知道辦才好。


~~~~~~~~~~~~~~~~~~~~~~~~~~~~~~~~~~~~~~~~~~~~~~~~~~~~~~~~~~~~~~~~~~~~~~~~~~~~~~~~~~~~~

「由我來審問吧。」

青發站起來打開旁邊的門,走了近來做到椅子上一隻手橫放在桌上嘴巴刁著一煙。

「看著我。」

靈月似乎沒有聽到青發馬上站起來手掌一揮,重重的打在靈月臉上,靈月依然不動於中。

「我叫你看著我。」

青發從嘴裡拿出煙扭在靈月的脖子上,靈月還是沒有發出任何一語,青發又說道

「元帥的孫女,靈月‧拉文希爾‧羅姆斐斯。」

「元帥養育妳,妳卻不懂得知恩圖報,卻想要殺害元帥。」

「也許應該叫妳 水靈月‧伊凡‧拉文希爾。」

原本低頭沉默不語的靈月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人,這個人穿著將官的軍衣背上披著黑色大風衣。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子…」

「我當然知道你的名子,我也認識妳的母親。」

青發靠近靈月在她耳邊說道

「因為就是我下令逮捕艾沙博士並且說他意圖叛國。」

當靈月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馬上用雙手抓住青發的衣領大吼著

「你這各惡魔,原來就是你!你這各殺人兇手!」

房間的白牆突然開啟了一道門兩各警衛馬上各抓住靈月的左右手拉離開青發。

「放開我!」

青發從椅子上起身,雙手拉了一下衣服後走向靈月,一手捏著靈月的臉頰說

「真可惜了妳的美,像妳這麼美麗的女人,真是可惜了。」

靈月一邊想掙扎開來一邊吼著,其中一名憲兵就用手擊打靈月的腹部。

「你這各惡…」

隨後就被憲兵帶離了房間,青發又從口袋拿出一跟煙點燃。

海撒也走了進來

「青發你剛才一點也不像你。」

「是嗎?我覺得我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改變。」

---------------------------------------------------------------------



地球-黃色七號區-舊中國上海

李昂不斷的從個各方法獲得了許多資訊,雖然諸多不完整許多資料仍是模糊居多,但是對李昂來說這
已經是天大的寶物了,如果加上他自己的能力也許這些資訊能成為他到時候反駁地球聯邦有力的證
據。

六各螢幕都顯示著不同的資訊,李昂的眼睛很快的掃過許多螢幕雙手就像機器一樣快速的敲打著鍵盤。

「我說博士。」

李昂聽到後方傳來的聲音,雙手才放下轉向後方看著說

「小巴怎了?」

「我一直對於博士你所查詢的資料感到好奇,如果我們真的查出了?那我們真的有把握可以把這些資
訊傳輸給大眾嗎?博士我相信你應該也比我還要清楚,聯邦那些人為了自己利益根本不惜任何手段也
要達成,更何況你認為羅姆斐斯他那種人會放過你嗎?難道不是嗎?博士。」

李昂轉身面對螢幕沉思了一回

「小巴也許你說的都是真的沒有一個是錯的,但是就算要犧牲我一個人我也要把所有的資訊傳輸給被
聯邦所欺騙的每一個人,讓他們知道真正的一切到底是什麼,他們追求的夢想又是什麼。」

站在一旁的巴特勒神情非常難過,但是又不能組他李昂的決心。

「博士…。」

「嗯?」

李昂沒回頭一然敲打著鍵盤問著。

「你一定要活下去,你是人類的希望,要犧牲也是我不是你,如果連你都消失了,那誰來領導這些無
法分辨識是非的人們?所以請你別再講這種話了。」

「小巴,我只能告訴大眾事實的真相,但是我不夠資格來領導人民走向他們該面對的未來。而且我不

準你在說這種話了,知道嗎?」

「是的…博士…。」

(BB…)正後方的通訊系統傳來了一封加密的訊息,李昂起身走向通訊系統在前面坐了下來,按了幾個
按鈕後出現了一各模糊的影像。

「李昂……,我是…克…,我已…在南…中…海……邊,你………看到………的情…了,…裡的…切
依然在……惡…,水晶…成…速度比…像…的………上…倍,…射質已經遠………危…質的12…了,
防…衣………持約27…鐘…右,目…在……海採…結晶…,預………就可以……樣…了(…官…快…後
面…!)。一陣強光模糊的影像,下一秒訊息就失去了…

影像人物後方幾乎看不見任何光線,目前南極是日照時段但是天空卻沒有任何光線,水晶遍舖整各南極中央海的四周,天空還不斷打著離子風暴,風暴閃電擊落地表時還出發強烈的爆炸聲響。

「怎麼雜訊那麼高?」

「電腦強化影像並且過濾雜訊。」

[處理中]

「李昂博士,我是洛克昂,我已經在南極中央海的旁邊,你應該也看到我背後的情況了,這裡的一切依然在持續惡化,水晶的成長速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快上四倍,輻射質已經遠遠超過危險質的12倍了,防護衣只能維持約27分鐘左右,目前在中央海岸採集結晶石,預計很快就可以帶回樣本了(長官你快看後面阿!)。人轉身看著後方一道離子風暴閃電擊中了附近區域的水晶,下一秒訊息就失去了。

「我的天,難道真的無法控制泰伯倫持續生長的速度嗎?」

李昂不斷的猛力敲打鍵盤,很明顯速度比高更快了,一切的預期都已經超乎李昂自生的想像,巴特勒
看到李昂突然加快速度後又問道

「博士怎麼了嗎?」

「小巴你等一下應該就快出來了。」

螢幕一直顯示諸多的畫面訊息,突然畫面停住了,李昂說著

「看樣子…第一波很快就會來了…」

「博士!?」

「離子暴風第一波的時間預計在今天晚上就會形成,被波擊的地方可能有!」

說完李昂就按下了一各按鈕,螢幕飛快的出現全球的資訊,以及可能被離子暴風攻擊的地方。

「小巴你看。」

巴特勒看了螢幕的資訊後有點嚇到了

「博士…攻擊範圍…」

「嗯,看樣子我得趕快去議會了。」

電腦螢幕上正顯示攻擊的區域,歐洲第5、21、17、38黃色區,第3、7、13綠色區都是攻擊的範圍,時
間只有七天,這些地方都是最後的淨土和努力從紅色區恢復成黃色區的地方,以及地球聯邦的重要城
市和政府系統、基地所在點,一但遭受暴風攻擊地球聯邦的體系一定會有大幅度的損毀到時候要再來
拯救恐怕會為實已晚。

待續...

感謝各位的支持阿小說終於出到第十五回了唷。
頁: [1]
檢視完整版本: 決地戰將小說: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