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國者 發表於 08-2-15 11:25:04

決地戰將小說: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二回

前回提要


戰爭打了六年之後,在三號城的任務中,靈月回想起失去的部分記憶,隨著回想起的記憶自己也開始踏入了黑暗之中,危機也將步步逼近

--------------------------------------

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二回:茫茫之中

----------------------------------------------------------------------------


空降艇不斷的直往大氣層衝去,船身不斷受到外力激烈的晃動,大氣層外仍可看見龐大的巡洋艦隊

「上校,你應該已經知道那件事了吧!?」

斐斯轉頭看著詩寇蒂問

「那件事?」

「上校你還不知道嗎?」詩寇蒂看了看斐斯後又接著說著

「獸化戰士的問題。」

斐斯笑了笑說

「我雖然極力反對,但是那是高層決定的我只是個執行任務的士兵罷了。」

詩寇蒂遲疑了一下回答說

「上校,你好像會錯意了,你都沒發現嗎?」

「沒有,詩寇蒂妳說到底是什麼事?」

詩寇蒂看著前方駕駛艙前方一邊調整推力一邊的說

「大部分的獸化戰士都沒有再回到艦隊上,最近幾天來派出去的獸化部隊都沒有再回來過。」

「詩寇蒂難道你是想說那件事?」

詩寇蒂只是點了點頭

「難道說高層要削減那些對他們而言只是失敗品的戰士?」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跟爺爺講。」

詩寇蒂則是大驚,她知道上校的爺爺是那一號人物但是…

「上校你還是別講吧!」

「為什麼!?」斐斯看著詩寇蒂問著

「因為,因為…我…」

詩寇蒂不知道該不該講出她的想法,然而斐斯卻試圖知道答案

「寇蒂,沒關係的,我並不會怪你,告訴我吧。」

「上校,你還記得吧?當初提倡獸化戰士的人」

「元帥提出的阿…」斐斯很快就說了,隨即而來的是心頭上的一震

「…難道…這是元帥下令的…?」

斐斯面臨了非常大的問題,如果是爺爺下令的,那麼就等於任誰也無法動搖爺爺的命令

「沒想到,只因為獸化戰士的精神增幅而倒置失去理智攻擊自己人,就要把他們全部銷毀?」

「他們也是生命阿。」

(BB..)駕駛艙的通訊器響了起來,詩寇蒂按了通訊器的幾個按鈕後,旁邊的小畫面出現了一個人,斐斯迅速的對那人舉起手敬禮,那
人說道

「斐斯,你回艦上的時候我要你直接到艦橋報到。」

「是的,長官」斐斯又迅速的舉起手敬禮。

空降艇已經衝出了大氣層,正逐漸往艦隊靠近中,龐大的艦隊絲毫不受任何來至地面的火砲影響,只見火砲在靠近艦身約50公尺處
就被一道透明的牆擋住,仍繼續停留在太空軌道上,艦隊不時看的到幾艘空降挺跟轟炸機在艦隊中來回穿梭

「這裡是CFT-5742,我們要降落了,請導航」

「CFT-5742這裡是文克斯旗艦,正在導航中,歡迎回來。」

「謝謝,通話結束。」

龐大的巡洋艦的中間艦身的一個小艙口緩緩的敞開,兩條綠色的光線成了一條太空中的小路一樣,空降艇隨著光線的導引緩緩的漂進
了艦身內

當空降艇進入艦內後,第一道閘門隨即關閉,第二道接著打開,映入眼簾的是兩大排的空降艇數量少說有500架,許多工程師跟駕駛
正在討論事情,有些士兵則是接到任務沖忙的跑上了空降艇內準備出發。

空降艇放下了四個大行腳架,緩緩的落到了艦內甲板上,詩寇蒂按了廣播系統的按鈕說著

「感謝各位搭乘盧卡號,歡迎下次在搭乘阿。」

後艙內傳出了一陣笑聲,斐斯解開了安全帶起身對著詩寇蒂說著

「謝謝你了,寇蒂。」

詩寇蒂轉頭看著斐斯回著

「上校這沒什麼,快去吧,你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斐斯轉身,離開了駕駛艙到後方的機艙去,許多人已經在那等他

靈月走上前去,看著斐斯一語不發,便往旁邊的機門走了出去,索妮看了看斐斯,斐斯點了點頭後,索妮也跑出了機內

斐斯看著剩下的幾個人說著

「各位我現要在去艦橋,你們幾個趕快回去休息吧,隨時都有可能要再出發。」

「猲!。」

斐斯轉身離開了空降艇,下面已經有一輛運輸車在等著他了,因為戰艦實在是太龐大了,要從停機坪走到艦橋大約4公里的路程,所
以艦內都有運輸車可乘坐方便代步,一路上不段的思考電腦所重複的那段話

(羅姆斐斯…如果他真的是…那…)

思考了沒多久運輸車就停了下來,斐斯抬起頭來看著,已經到了戰艦的前端,剩下的路程必須用步行的,一路穿越了許多的通道,來
了到艦橋

閘門(撲滋一聲的敞開),左右兩邊都是許多操作員正在操作龐大的巡洋艦,兩排中間有一個比較高的位子,坐在上面的人正是李奧

「報告!」

斐斯看著那椅子的背影站了起來了,接著聽到傳來的話語

「斐斯,過來吧。」

斐斯走了過去,李奧看著斐斯微笑了一下,比了比手勢要斐斯跟著他走,兩個人走到了一個艙房內,四周都是窗面,李澳又吸了一口
雪茄。

「將軍,非常抱歉,我們並沒有找到你想要找的東西。」

「無所謂,那東西不在三號城我大概就知道在那了。」

斐斯看著李奧接著問

「將軍我們要找的是什麼東西。」

李奧看了看斐斯堅定的臉後拿起雪茄抽了幾口用手指稍微筆劃了一下說

「那東西很小,大概就只有…反正很小,只是儲存資料的物品。」

「將軍,那是要做什麼用途的?」

「你不需要知道校官,董嗎?」

「是的!將軍。」

「你只要知道那個對人類非常重要就是了,你下去吧。」

「是!」

斐斯向李奧敬禮之後便轉身踏出艙房內,當斐斯一離開李奧身上就出現了一個黑影,黑影逐漸變大,直到化作另一個人型

「去監上校的任何舉動,如果發現他有問題沒有回報,立即逮捕他。」

「知-道-了-」黑影的聲音非常沉重,說完就完全的消失不見。

-------------------------------------------------

地球聯邦海軍第八艦隊-文克斯旗艦

靈月回到了艙房內,便走入了浴室入口退去了衣服褲子進去淋浴,蓮澎頭的水淋濕了靈月的全身,雙手貼著浴室的鋼牆,長長的咖啡
色秀髮被水淋濕遮住了靈月一半的臉龐,露出的另一半臉上充滿了傷心與絕望,眼淚夾雜著水不斷的流落至下巴滴落著,
{絕對不能把他交給其他人,人類的未來就交負在你手上了}

「媽媽…」

胸前的水銀白項鍊扔垂掛著,發出微微的銀亮。

剛從艦橋回到第七小隊大廳時,只看見大夥們都坐沙發上等候著他,約書亞吹著口琴,索妮著是一邊整理彈夾一邊抬頭問著

「上校,將軍找你過去有什麼阿?」

斐斯笑了一下後便說

「也沒有什麼事,就是問任務完成了沒有,還有今天在三號城所見到的任何事情,絕對不要跟上層回報,知道嗎?」

「是!」大夥們喊著,亞流恩看著第七小隊大廳的液晶電視說道

「老大,你快看。」

斐斯轉頭看著電視,其他人也跟著看,電視上的人不是誰正是地球聯邦軍的最高統帥,羅姆斐斯

「怎麼可能?要發動核戰了?!那我們…幹麻…要犧牲那麼多人…」

索妮看著斐斯臉上的失望表情想安慰他

「上校怎麼辦?」虹問著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上面說什麼我們就只能做什麼,靈月在那?」

「靈月在房間裡…」赤風陰沉沉的說著

「你怎麼了赤風?」

克諾特靠近斐斯耳邊說著

「上校,赤風剛剛被靈月說"你根本不了解我的心情"這句話打擊。」

斐斯走入艙房內便輕輕的把艙門關上,艙房內依然昏暗,只有少許的微光,艙房就像一個套房一樣,每個艙房都有兩張床跟一個浴
室,浴室入口散落著已經髒掉的衣服以及內衣,斐斯走了過去把衣服跟內衣撿了起來放到洗衣器旁,看著浴室模糊不清的人影一下後
便走往床旁看著窗外的火光,沒過多久一個身影抱住了斐斯

「哥哥…我該怎麼辦?」

斐斯轉身,靈月就在他的身後,身上只批了一件輕薄的浴袍,幾乎可以看透靈月慢妙的身材。

靈月的胸部靠在斐斯胸前,雙手緊抱著斐斯,斐斯著是一隻抱著靈月纖細的腰,另一隻手著撫摸著靈月的秀髮

「別怕,等爺爺來,我們在想辦法解決。」

「可是…真的可以嗎…?如果那個人…真的是媽…媽…我們不就變成…叛國者了…那爺爺…」

靈月越講越傷心,眼淚不斷的奪框而出。

「靈月,別哭了,哥哥總是會有辦法的。」

此時靈月的身體突然一軟,整個人完全支撐不住,斐斯趕緊抱住說著

「靈月,怎麼了?靈月。」

斐斯看了看之後,原來靈月已經過於勞累再加上精神的疲勞已經不支倒地,斐斯用雙手抱起靈月到床上,並幫靈月蓋上了棉被,確定
沒有問題才慢步的走艙房。

一出艙房就還是看到赤風跪坐在那邊,臉上依然無神,斐斯走到沙發旁邊看著索妮依然在整理裝備,亞流恩則是繼續看著五天前的電
視新聞(因為光波的關係,所以訊號傳輸的比較快),約書亞跟虹早以各自回到艙房休息。

「上校,怎麼了?」

索妮擔心的問著斐斯,斐斯只是搖了搖頭,坐到沙發上,一隻手摸著臉

「索妮,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不過是三號城的事件,還是二號城的毀滅,為什麼就是沒有一號城的任何資訊」

斐斯又柔了柔額頭說著

「軍方高層為何那麼在意一號城,一號城除了交通、安全、防禦、警報系統全部是伊娃管理構成的,也沒什麼阿。」

索妮只是呆了一下後說

「上校,現在多想也沒用吧,我們還是只能靜觀其變,做我們該做的事而以阿。」

斐斯沉思了一回,也覺得這件事還是慢慢的在從中調查好了,現在的問題是趕快聯絡上爺爺。

「你們幾個趕快回去艙房休息吧,還有名天記得叫鬼川夜月跟肯薩司歸隊了。」

三個人立即向斐斯敬禮,斐斯也迅速的回禮之後,變離開大廳走入艙房。

來到昏暗的艙房內,外面的藍紅光芒依然點綴著艙房內,斐斯看著靈月熟睡著,心裡稍微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便躺上床看著艙房的天
花板自問著。

「已經五年了,你在那裡?沙諾!」

-----------------------------------------------------------------------

FOH星球東方大陸-蟲族王城

風沙呼呼的吹著,星球逐漸開始轉入冬天,在王城內許多有自我意識的蟲都來到了這,戰爭已經打了6年了,蟲族傷亡數目幾乎都無法計算了。

經過這幾年的戰爭,大英雄決定退居幕後,所有的決定權都轉交給英雄安德阿德處理。

安德拉德則是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看著六年戰爭所改變的一切,大英雄已經完全退居幕後,安德拉德已經掌握了蟲族的大權,巴頓著是
依然站在安德拉德的身旁,拉拉跟著在後面。

「巴頓。」

巴頓在安德拉德旁邊跪了下來說道。

「屬下在!」

安德拉德看著前方的奈米蟲組成的螢幕說著

「人類這種生物真是堅韌阿,沒想到即使我們發動了那麼多次的攻擊,他們依然有辦法繼續從星球外面不斷的進攻。」

「大人,屬下認為人類他們已經消耗大量的軍力了,從那些墮落者收集來的情報表面,人類已經沒有很多兵力了。」

安德拉德看著螢幕傳回來的資訊說

「是這樣嗎?我到不覺得。從那些墮落者講的,人類並沒有完全的發揮他們該有的科技能力,你說是不是阿,巴頓。」

「可是就屬下了解的事,人類除了派兵不斷的進攻,不然就是派遣戰艦對地砲轟或著使用飛行器進行轟炸,並沒有什麼多大的動作,
總計400多場的戰役,有350場以上都是我方獲勝,」

「不過就目前了解,人類的部隊雖然沒有三年前這樣大規模攻擊,不過都變成幾隻組成的小隊進行攻擊。」

安德拉德冷笑了一聲。

「巴頓,巴頓,你實在太小看人類了,我會那麼對人類有強烈的感覺就是,人類最後的推手到現在都沒有出現在戰場過,而且你沒有
去過人類所謂的一號城,我在那邊遇到了很強的對手,不過當然最後還是我獲勝了。」

巴頓沒有繼續說下去,依然站在安德拉德的身邊,沒過多久房間的大門(碰一聲)的打開了,小范快步的走了進來喊著

「安德拉德,你這是什麼意思?要我們死守那座破爛不堪的城市要幹什麼?」

安德拉德一樣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眼神往下看了小范一下之後馬上就繼續看著螢幕

「范,我說去就是去,不要跟我多廢話,你可別忘了領袖賦予我的權利,你只要死守就對了。」

「你…」

小范點了點頭

「你好樣的,安德拉德,給我走著瞧。」

「我會看著的范。」

小范非常生氣的步出大廳。

安德拉德突然從身後的大敖刺噴出了一根類似鋼釘的物體插入了螢幕內

「現在范已經不成威脅了,巴頓想辦法把路提斯處理掉,艾迦蘭這個小女孩我來就好了。」

「遵命大人。」說完就消失在安德拉德的身後

安德拉德臉上浮現出了邪惡的微笑

--------------------------------------------------------------

在一個美麗漂亮的房間內,許多奴蟲正在幫一位蟲族內非常傲美的女性整理

此時一個蟲走了進來便說道

「你們先退下吧。」

那些蟲馬上就很卑微的轉身往出口走去,女性慢慢轉過身來,臉上纏著雪白的繃帶,身後三對羽翅正輕盈的漂著對著那蟲說

「哥哥,我穿這樣好不好看?」

「非常好看,華。」

女性看了看身體的側邊後站起來走到那人胸前靠著說

「哥哥,這場戰爭已經打那麼多年了,是不是該停止了?」

「該怎麼說,我認為可能還沒有辦法,現在最大的宰輔已經掌握了大部分的權利了,但是他應該是想把人類全部殺光才會停止。」

路提斯說到這想起一件事靠近艾迦蘭耳邊說著

「華,你要注意,你現在身為和平者一定要小心,我不能肯定是誰派來的,但是都是高手,剛剛在外面已經有兩各被我殺死了。」

「知道了哥哥。」

艾迦蘭點了點頭,突然間一陣極度強烈的殺念傳到了艾迦蘭的思緒中

「啊……啊……」

「華,怎麼了!怎麼了?」

路提斯著急的問著,隨後華漂然的翅膀突然垂下,整個人也跟著倒落,路提斯急忙接著華,只見華纏上繃帶的雙眼逐漸露出了鮮紅的
血液

「華,妳怎麼了!?」

「哥哥…你要小心,有人抱著很強烈的殺念…但是我不知道是誰」

路提斯急忙把華放在床上,華緊握著路提斯的手

「華,你放心,我就算死了也要保護妳。」

「……………。」

說完路提斯就轉身走出了房間,房間站了兩排整齊的首領,當路提斯關上房門之後,其中一排中間的首領向前了一步在路提斯前面跪
著說

「領主大人,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路提斯看著前方的人笑著說

「辛苦了。」

那人抬頭看著路提斯,內心充滿了為此犧牲也在所不惜。

-----------------------------------------------------------------------

當大廳沒人的時候,斐斯獨自走到鑑通訊室,裡面除了值班的兩名士官之外,完全都沒有其他人。

斐斯走到他們兩個人旁邊說著

「你們兩個先出去,我要使用通訊系統。」

其中一個士官問到

「長官,沒有中將的准許現在誰都不能使用通訊系統。」

(咖達)

斐斯手上已經拿著電磁手槍瞄準著,頭往旁邊晃了晃,意識他們兩個出去,兩個人只好聽命,快速的奔出通訊室。

斐斯看著通訊系統,坐下來帶上耳機跟麥克風後,輸入了幾串代號後,系統開始連線,沒過多久前方的螢幕上就出現了一個長相非常
清秀也帶著耳機跟麥克風的女性

那女性驚訝道

「斐斯,怎麼是你?你怎麼能使用通訊系統?」

「蕾莎,我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解釋,你能幫我找一個人的資料嗎?」

螢幕中的女性想了想後說著

「你要我查什麼?」

「幫我找一位叫,艾莎‧拉文希爾‧伊凡‧羅姆斐斯的人。」

螢幕中的女性熟練著敲著鍵盤,一邊說著

「斐斯沒有這個人」

斐斯低頭想著難道只是巧合?

「不過倒是有一位名子類似的艾莎‧肯西希爾‧伊文‧班可斯」

聽到這個名稱之後斐斯又恢復了不少的陣氣。

「但是…這個人的所有資料都被列為最高機密耶!」

「最高機密?蕾莎,妳有辦法入侵嗎?」

「我試試看。」

蕾莎以非常快的速度敲打著兩個鍵盤的按鍵,眼前的電腦螢幕內容不斷如流水般的由下往上奔馳。

大約3分鐘後…

「好了耶!………我的天呀。」

「蕾莎,怎麼了?」

「這個人,本名艾‧伊凡‧拉文希爾是EVA的首席設計者,他同時也是曲速引擎以及太空離子砲的指導兼作者,但是在20年前的一場
意外身亡。」

「意外?什麼意外?」

「車禍事件,緊急送醫後,仍然不治。」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斐斯你在說什麼?」

斐斯突然愣了一下馬上改口說

「沒有,我在說他怎麼可能會死。」

「詳情上面也沒有寫,據了解,現在太空離子砲也失蹤了,隨著一號城的失陷,離子砲也消失在FOH星的軌道上。」

斐斯沉思著,想著腦中的記憶

「蕾莎,你能不能告訴我,要如何馬上把資訊傳回地球,而不需要通過中繼站?」

蕾莎一邊敲打按鍵一邊說

「只有一號城的光偏傳輸雷達才行。」

斐司沉思了一回蕾莎接著說

「斐斯,你也許不該在知道這些事情的,我總覺得不對勁,而且我們現在通訊的電波封包有人試圖截取裡面的內容。」

「蕾莎,謝謝妳,我又欠了妳一次。」

「欠我的一定要還給我喔。」

「嗯,一定的」

(畢~~~)

通訊結束,螢幕黯淡了下來,斐斯起身站了起來,瞬間舉起手槍往後瞄準,前面站了依個人,頭上帶著大盤帽臉上被面具包覆著,眼
睛左半邊散著微微的紅光,身穿黑色的軍用大衣。

「不愧是特種軍人,速度果然很快。」

斐斯看著前方不到0.1秒,前方的人已經在他的身旁,斐斯急忙往後旁跳去,一流的姿勢,往後翻滾了一圈馬上又舉起槍瞄準那人,
斐斯看著那人領口上的鋼十字標記馬上就認出臉上冷笑著

「只有你們這群人會神出鬼沒,報上名來。」

「NO.五,丹崔斯傲。」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丹崔斯傲!」

「請放下武器吧。」

「我拒絕。」

斐斯依然舉著手槍,丹崔斯傲,只是輕輕的揮動了手指,斐斯手上的電磁手槍的前端馬上變成好幾塊,就像削蘋果一樣簡單。

「我只是好奇,什麼人可以讓中將那麼認同他吧了。」

突然間丹崔斯傲抬頭看著左邊,不到0.5秒的時間整個人又消失在通訊室內,斐斯心裡冷了一下四處張望身怕被偷襲,確認沒事之後
才喘了一口氣,連鬼影都出現了,這件是肯定有問題,而且一定牽扯到軍方高層

回到小隊大聽內,大廳內依然無燈光因為已經過了息燈時間,斐斯獨自坐在沙發上,雙手握著臉試圖讓自己冷靜,但是依然沒辦法冷
靜下來,從入伍那天到現在,他從來沒有這樣無法冷靜,雜亂的思緒控制了他腦袋中的冷靜。

此時一個黑影逐漸逼近斐斯的身後,斐斯卻沒有察覺,雜念讓他已經分不清楚現實跟思考。一雙纖細的手緊貼著著斐斯的胸口,此時
斐斯才把腦中的所有雜念都去除,有如出夢大醒,那人對著斐斯微笑著,斐斯起身轉過來抱住她說著

「對不起,又讓妳擔心了。」

---------------------------------------------------------------------

兩個月後…地球歐洲-舊英國-地球聯邦軍令部


巨大的塔城外不斷的下著大雨,閃電有如潮水般的兇猛照亮了天際,在昏暗的房間內老人不斷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此時三個人踏入了辦公室內,中間那人肩上是4顆閃亮的金星,老人只是點了點煙斗說著緩慢的問著

「什麼?」

那人先是敬禮後便說道

「元帥,據前線傳回來的回報看蟲族的攻擊似乎已經減少了許多,FOH星球逐漸入冬極有可能是影響他們主因,而且我們也找到了幾
個類似蟲族的母巢,是否要開始進行核戰攻擊了?」

老人抽了幾個煙斗後說道

「埃,其實我本來就不打算使用核彈,這種只會造成長久的污染罷了。」

「元帥您的意思是?」

「沒有特別的意思亞多斯,通知所有艦隊,往一號城移動,先把那個重要的據點拿回來再說吧。」

「是!」

三個人隨著步出辦公室,老人還是依然看著大窗外的景色,從窗外看進去,老人左身後有一個人影,隨著閃電打下去的那刻,可以稍
微看的見

「報告元帥。」

老人依然沒有任何動作,人影停頓了約3秒後繼續講著

「我們發現一個月前有人入侵過AAA級的第12號檔案,我們試圖截斷,但是資料還是外流了」

「檔案的內容是什麼?」老人嘴裡含著煙斗問著

「據我了解是歷史檔,SD1號事件的檔案?代號蘋果核,檔案內夾沒有被動過的跡象,應該沒有損失。」

聽到蘋果核這三個字的時候,老人嘴裡的煙斗掉落在地上,轉身看著那人吼著

「BK你在搞什麼,為什麼那麼重要的事情一個月後才通知我,什麼叫沒損失,如果他們知道蘋果核的秘密,那麼要阻止一切就太遲
了。」

「不管怎麼樣,就是不可以讓議會跟軍方上將以下的人知道這件事情。」

「是!」

說完那人就突然消失在羅姆斐斯的前方,老人轉過身來撿起剛掉落在地上的煙斗,放在辦公桌上,右手伸入了胸前衣服左側的口袋,
拿出了一個銀色的圓形盤。

老人打開了圓形盤,下方蓋是一個破碎的錶,表針指在12點跟6點,上面蓋則是一張已經泛黃的照片,一名面貌清秀的女子

「女兒……」

「請原諒我,爸爸我真的很對不起妳跟靈月,但是要保護靈月只剩這個辦法………」






待續...

第十二回完成摟,雖然說在寫作的期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最後還是能和平落幕最重要,也非常感謝支持我的讀者們,你們的支持是我寫下去的動力。



[ 本文最後由 叛國者 於 08-2-17 06:18 PM 編輯 ]
頁: [1]
檢視完整版本: 決地戰將小說:決心誓死-戰將的榮耀:第十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