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歷史痕跡】 [獨家翻譯] 全俄軍事同盟會主席的聲明

[複製連結] 檢視: 1106|回覆: 1

發表於 17-11-17 07:51:49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本文章最後由 neshershahor 於 17-11-20 08:51 編輯

聲明:這个文章是我自己翻譯的是我在百度貼吧俄羅斯帝國吧與ROVS吧上發的貼,所以原作者就是我

以下是百度貼吧的原貼的鏈接:


百度貼吧<俄羅斯帝國吧>原貼連接:https://tieba.baidu.com/p/5436794150
百度貼吧<ROVS吧>原貼連接:https://tieba.baidu.com/p/5436790655

之所以發到這裡來是考慮到不過大陸的“河蟹”(大家都懂),所以發到這个版面上來備个份的同時順帶分享給大家指教(畢竟是我自己首先把翻譯成國文)。

注:我個人不對這篇被我翻譯的了文字做任何版權聲明,所以大家可以拿去隨便轉貼。


以下是正文
——分割綫——
俄文原文連接:http://izput.narod.ru/zprovsk98.html

僅以此文,
紀念科爾尼洛夫將軍與三百預官生起兵反抗蘇俄暴政,與俄國白衛軍建軍一百周年!



《全俄軍事同盟會主席的聲明》

——寫在布爾什維克黨篡權九十八年祭

十月政變九十八年之際,我向你——全俄羅斯軍事同盟會的會員與同情我們的盟友們呼籲。多年以來在這個俄羅斯民族噩運之日期:十月二十五日(十一月七日),俄羅斯的愛國者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因紅色專政而喪失生命的數百萬受難者們,與那些爲之挺身而出與之戰鬥並獻出了鮮血與生命的民族英雄們。

多年以來,俄羅斯愛國者們一直在呼籲,對布爾什維克黨進行司法再評議並對其所犯下的罪行與共產主義以及共產黨所實施的主張進行公開譴責,就如對待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即:納粹)黨所犯下之罪行進行公開譴責一樣。然不幸之至,無論是在一九九一年還是進年來這一呼籲並沒有變成現實,皆因今日以「民主」替代了共產黨政權的當權者們與昔日蘇共掌權階層有著千絲萬縷關係之關聯,故而當局廟堂之上位者寧可隱瞞那些蘇俄時代的罪行以求保全自身的錢袋子。

然而,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是自蘇聯解體以來今日之俄聯邦與之相比已然今事已非昔之與能可以相比也。共產主義已非官方理論,因此那共產教條之僞理論已不再被當作「唯一的真理」通過高等教育、學校、兒童機構所強行給人民洗腦灌輸進人民的思想中了。

共黨雖未被當局所取締禁止,卻已然失去了其在社會各階層之間幾乎所有的影響力,分化為了小規模的聲、名狼藉的、以全世界為敵的圈子。而今日之俄共卻是个通過與現掌權者妥協以混進當局得以蠅營狗苟惶惶不可終日之存在的政黨。

過去十年以來,國家和社會對反共義士們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雖然俄國白色運動與俄國地下組織[註1]並未被俄聯邦從司法上平反,但是社會民衆對他們——俄羅斯民族真正的民族英雄們——的態度與過去蘇聯時代相比卻已然在社會各界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然而歷史並未離我們遠去多少,全俄軍事同盟會與同道者朋友們一起在克服了行政上歷年打壓的種種困難之後,通過自身的努力在<新俄羅斯>的領土上終于樹起了第一個紀念白衛軍的紀念碑,並因此而開風氣之先後續多有效仿。比如近日在克裏米亞為黑男爵弗蘭格爾陸軍中將豎起了一座紀念碑就是个例子。

然而白衛軍運動刊發的秘密出版物卻有著典型的八、九十年代的那種特有的時代痕跡,在今天卻已經永遠的成爲了過去。今天在俄聯邦境内,各種關於白衛軍運動的出版物數不勝數如雨後春筍一般的多,幾乎在每一個書店人們都能買到一本涉及白衛軍運動的書與當年當事人的回憶錄。電影和電視上也不再把白軍人物刻畫成反面人物[註2]了,這點上與蘇聯時代的影視有著天壤之別。

今日俄聯邦政要的發言中,我們能屢屢聽到他們譴責布爾什維克的紅色恐怖暴政的同時,也聽到了對俄羅斯帝國與其歷代沙皇們,還有白衛軍運動的正面評價。甚至我全俄軍事同盟會理論家伊林教授先生和其他俄羅斯民族思想家的著作也會被他們的發言所引用,而在蘇聯時代那怕是提及他們的姓名多時禁忌中的禁忌。想想這一切還發生在僅僅是十五年前,今日思昔仿佛夢中。

然而我們千萬不要被今日之現實種種所迷惑。我們知道現今離真正的去共產化還有十萬百千里遠還有九九八十一難且路漫漫兮修其遠。我們也知道今日國家與社會種種結癥乃是共產專制暴政之所演變到今日所結的必然惡果。不要忘記今日之俄聯邦是蘇聯的合法繼承者而不是俄羅斯帝國甚至俄羅斯共和國的合法繼承者,倒是今日俄聯邦的寡頭新貴們確實西方商品帶來的紙醉金迷的附庸與精神奴隸——這樣的俄國絕對不是當年我白衛軍將士抛頭顱灑熱血流血犧牲為之奮勇戰鬥的俄國!當然,我們必須要問的是:今日當權者嘴裏說出的那些對歷史上的俄國和專制暴政的受害者遺屬們還有反共義士們的態度到底是真心的還是逢場作戲?其中的真話到底有幾句?

然而與九十多年來一樣,我全俄軍事同盟會雖然已存在了近一個世紀然而至今其社會政治經驗還是不被理解。但是今日最重要的是我們今天所面對的是一個近十甚至廿-廿五年以來所形成之全新的政治現實。這意味著全俄軍事同盟會如整個俄羅斯愛國主義運動一樣,不應該還活在廿年前。我們應當坦然的去面對今日國家與愛國運動所面臨之新型的挑戰——作爲一個繼承並捍衛了俄羅斯帝國陸海軍與白衛軍固有均是傳統的組織,我們應當清楚地認識到今日俄國與俄羅斯民族所面臨的威脅,並坦然面對之。

是的、共產主義在今天已經不再是俄羅斯最大的威脅了。在威脅著俄羅斯民族與斯拉夫文明的新型挑戰的背景下,共運的重要性已然退色。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共產主義不再是一種威脅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當不再追求司法審判布爾什維克對俄羅斯民族——一個被它們摧毀和被玷污過的正教教堂已永遠不可再修復並重現于今世與後世的民族,一個經歷了它們紅色恐怖的民族,一個經歷了它們針對俄羅斯帝國精英階層有組織有系統肉體消滅的民族,一個經歷了他的農民階層被它們以組織集體農莊的方式實質恢復農奴制進而有組織系統的肉體消滅的民族,一個被以「去富農化」和「去哥薩克化」為藉口所屠殺的民族,一個被它們實施了民族隔離與強制遷移流放了的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因爲這個世紀大血債它們永遠還不完!

一九一七年的混亂與動蕩和反民族的一黨專政是一個我們永遠不能忘記的血的教訓,也是一個不容任何形式的反俄勢力再一次得以重演的薛的教訓!今日,同一批反俄勢力,不再使用紅色的旗幟缺躲藏在紅黑色與黃藍色的旗幟下,試圖讓歷史重演!因此我們很難忽視二〇一四年的動亂與一九一七年的動亂是以同一种模式在演繹的。

Maidan-1917[註3],與Maidan-2014[註4]一樣,同樣是被西方的國家所支持與資助並企圖達到類似目的——是針對俄國的——企圖以達到某种與當初類似的地緣政治目的的行爲[註5]

Maidan-1917,與Maidan-2014一樣,是以散播恐俄情緒並直接針對以俄羅斯民族為敵的目的的!

Maidan-1917,與Maidan-2014一樣,有著同樣的反基督背景和同樣的所謂「人民意志」,並有著同樣企圖摧毀俄羅斯民族的精神基礎——俄羅斯東正教精神——為目的的。

Maidan-1917,與Maidan-2014一樣,有著烏克蘭分離主義參議其中的場面[註6],今日拼命在語言上瘋狂的去俄羅斯化的那些烏克蘭恐俄偏執狂們——不過是些換了身皮的布爾什維克和前布爾什維克罷了!它們的先人們就是那些摧毀了傳統俄語拼寫[註7]並刻意篡改了俄語語法使得當代俄語與帝俄時代的傳統俄語嚴重斷節之後,並在之後數十年裏刻意向烏克蘭與白俄羅斯灌輸「民族語言」使得白俄羅斯語與烏克蘭語同俄語徹底切斷了聯係的傢伙[註8]!

人們更不應當被今日盛行于「烏克蘭革命」的大規模摧毀列寧像和其他布爾什維克黨標誌的表面現象所欺騙。因爲摧毀為昨日領袖所裏的肖像恰恰是這類「革命意識」的特徵,難道史達林業摧毀了托洛茨基並消滅了托派那麽我們白衛軍子弟就應當去歌頌史達林嗎?赫魯雪夫清算了史達林的政治遺產難道我們就要去歌頌赫魯雪夫嗎?佈裏玆尼夫還摧毀了赫魯雪夫的政治遺產呢難道我們就也該去歌頌佈裏玆尼夫嗎?!這種無盡的否定過去的「蜘蛛戰爭」就是靠摧毀為昨日領袖所裏的肖像而「繼續革命」的!演變到了現在,它繼續以以往的同樣摧毀為昨日領袖所裏的肖像(只是這些肖像是那些同類動蕩與反俄的發起者的肖像罷了)並繼續煽動與散佈一切反俄的主張而挑起新的動蕩存在著。

對我們——白衛軍後裔——來説,事情是非常明顯的。不像某些俄國的「愛國者們」[註9]所掩耳盜鈴坐井觀天那樣無視事實,綜上種種很明顯是教科書式的共匪的政治宣傳與奪權手段。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這部分「民族主義者們」,儘管被Maidan-2014所敵視但卻同樣沾染上了與二月革命時期一模一樣的恐俄與反俄傾向的特徵。這些特徵被近日以來最高拉達[註10]最新通過關於烏克蘭國内對地名使用俄化或俄式名稱的決議所刻意強調,值得注意的是該決議甚至尤其禁止了明顯以俄國君主、國家、政治、軍事人物所命名的俄式的(按照他們自己的話叫「莫斯科式」的)名稱這一明顯去俄羅斯化的特徵。

吾輩願為一個統一強盛的俄國爾戰的白衛軍後人,應意識到一九一七至一九二二年俄國内戰遠非紅白兩色那麽簡單。而今日俄羅斯民族的敵人,很不幸的是,卻並非僅僅是些共黨匪徒極端分子;那些受合衆國所遙控的在今天臭名昭著的所謂「右派」恰恰是一度由德國所資助的列寧所知指導的所謂「左派」們在精神上的一奶同胞孿生的親兄弟!俄聯邦所面臨的威脅不僅僅限於新布爾什維克主義與烏克蘭主義,還包括伊斯蘭恐怖主義與各式各樣的包括但不限於民族分離主義與分離主義,他們不僅僅是俄羅斯人的敵人也是俄國哥薩克與西伯利亞人的共同敵人!最後我引用我全俄軍事同盟會前主席陸軍中尉弗拉基米爾·弗拉基莫維奇·格拉尼佐夫的訓言:「俄國在西方沒有真誠的朋友,只有在地緣政治上企圖最終瓦解俄國的對手」

我們必須意識到今日在這個困難時期我們卻不得以面對由西方所組織的所謂「Maidan」以及其他來自外部的威脅,尤其是俄國尚未從始開于一九一七年的「Maidan」最終于一九九一至一九九二年所爆發的必然災難後果中恢復過來的今天。而且是一個當代俄國「精蠅」蛀蟲們精神上、財產上和資本上都是站在西方一邊並對本身是他們不二義務的捍衛俄國國家與民族利益的神聖責任一點也沒有擔當甚至沒有意願去擔當的今天!

欲捍衛今日之俄國,還需著眼于我們的過去與未來,除此外別無他法!


全俄軍事同盟會主席伊戈爾·波裏索維奇·伊万諾夫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七日

——
[注1] 原文寫作:ВсероссийскийСоциал-Христианский Союз Освобождения Народа,既名為《全俄基督徒解放同盟》的白白俄組織;
[注2] 電影《無畏上將高爾察克》就是這麽一個典型;
[注3] 指的是1917年俄國革命,下同;
[注4] 指的是2014年名為Euromaidan的烏克蘭親歐視爲活動,下同;
[注5] 這裡伊万諾夫主席的意思是Euromaidan其本質還是以反俄為目的的;
[注6] 指的是所謂「烏克蘭白軍」与烏共軍在俄國内戰所扮演的角色;
[注7] 這裡指的是一九一七年以後蘇聯主導的幾次俄文正字法;
[注8] 以上四段話總結起來就是這麽一個意思:「俄羅斯人啊,今天烏克蘭反俄你看著很憤怒,但是當年共黨比今天烏克蘭反俄有過之無不及你卻還在懷念它崇拜它……再看看它們當年所干的事和今天那些烏克蘭人干的是,難道你看不出今天那些反俄的烏克蘭人就是些共匪餘孽嗎?」
[注9] 這裡說的就是親普亭派,下文「親西方的」說的也是親普亭派;
[注10] 這裡指的是烏克蘭國會;
 
Si Vis Pacem, Para Bellum!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2#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10-19 00:40 , Processed in 0.072456 second(s), 3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