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tesukaami

【長篇小說】 【BL】标准武侠小说(完)

[複製連結] 檢視: 1990|回覆: 39

番外 武林公敌是怎样炼成的
桃花谷内好山好水好风光,但是看多了也会腻。此次能够出去玩,大侠又是开心又是担心,开心的是终于又可以去看看大江南北的旖旎风光,担心的是自己现在和武林中人人喊打的魔教教主在一起,如果教主的身份被人认出来,自己难免遭池鱼之殃。

不过离开魔教没多久,大侠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教主一张大众脸,在桃花谷内都没人记得他是教主,更别说是到了外面,识别度太高的反而是之前在江湖上名气太响的大侠自己。

欲将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杨柳婆娑之时,西湖旁莫说是柳浪闻莺,就算只是在苏堤上走走、吹吹风,也是极为惬意的事。可惜不管多好的景色,遇到了扫兴的人,都会大打折扣。

“哟,这不是重创魔教教主、娶了‘天下第一美人’的大英雄吗?”西湖的游船上,几个武林世家的纨绔子弟对着大侠污言秽语,“屁股开花的滋味好受吗?怎么就给你配了一个小厮?你的‘天下第一美人’呢?还有伺候你的其他下人呢?该不会魔教教主已经不要你了吧?”

大侠咬了咬后槽牙,拉过教主的袖子:“这地儿真脏,咱们换个地方。”

“你会玩打水漂吗?”教主突然问。

“会啊。”大侠以为他是不想扫自己的兴,故意岔开话题,捡了块比较扁平的小石头,一扬手,石头在水面上弹了十几下才沉下去。

“我玩得不太好,不要笑话我。”教主挑的石头比大侠挑的大得多,而且不太平。

大侠刚想提醒教主,打水漂要选比较扁平一些的石头,才容易跳得多,只见教主一扬手,石头没在水面上碰一下,直接把那几个纨绔子弟坐的船打沉。

“我说了我玩得不太好。”教主拍掉手上的泥,“不过现在风景倒是好看了很多。”

大侠咽了口唾沫,突然能理解为什么教主从没做过什么坏事,依然会变成武林正道的头号公敌。

好在沉船的地方离岸不是特别远,懂水性的游两下就能游到。教主拉船夫上岸,给了一枚五十两的银锭子,算是赔他的船。

武林世家子弟中也有水性好的,游得不比船夫慢,扑腾到了岸边就想骂人。

教主蹲下身,居高临下地打量他:“本座就长得那么像小厮吗?”

“魔教教主啊!”原本游得最快的发出一声惊叫,立刻跳回水里,没命一样往回游。

等他们都游走了,教主有些郁闷地打量了一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捏了捏自己的脸:“我就长得那么像小厮吗?”分明一身衣服穿得也不差,为什么不管走到哪里,人人都把他当成大侠的贴身侍从?“你说我要不要让鬼医给我换张脸?鬼医一直说不管是什么样的天仙美人,只要有人画得出,他就做得出。反正现在师父不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大侠让教主转过脸,拿出手绢给他擦脸擦手,“我就喜欢你现在的长相,没必要改。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人,是这些人眼睛全都瞎了,看不出来。”开玩笑!教主财大气粗,武功盖世,权势滔天,甚至就连个子都不见得比大侠矮。大侠唯一能在他面前找到点少得可怜的优越感的,就只剩长相了。再说凭教主的财势,别说是变成鬼医那样的谪仙之姿,只要长相到了中上,大侠就得整天防火防盗防小三,以后还怎么好好地过日子?

湖边的茶楼上,大侠的师父趴在窗口,看得兴奋异常:“三儿,干得好,就该这么教训他们。叫他们欺负我徒弟!你看看,这小手牵得……咱们的徒弟多恩爱。”

“我们两个也一样。”老教主在大侠师父的耳朵上偷亲了一口。

“讨厌,老不羞!”大侠的师父推开老教主。

“那两个老头子真恶心。”不远处的另一张桌子上,一对有些上年纪的侠客夫妇对着老教主和大侠的师父指指点点,“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两个都是男人,光天化日之下就卿卿我我,不成体统。做人就该像我们一样,只有关起门来才是夫妇,一旦出了房门,照样男女授受不亲。”

老教主不做声,悄悄地把一粒小药丸弹进中年侠客夫妇喝的茶壶里面。

侠客夫妇只有嘴皮子功夫厉害,武功实在比老教主差太多了,竟毫无察觉地把下了药的茶喝下去。

大侠的师父忙着看热闹,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惊叫声,回过头,只见一对衣着体面的侠客夫妇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行起了周公之礼,吓得周围的人纷纷避之唯恐不及:“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太不像话了。这种事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呢?还是在大白天。真是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可不是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幸好我们的家教都挺好,教出来的徒弟都没长成这种人。”老教主打死也不会让大侠的师父知道,那对侠客夫妇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周公之礼,是因为他把鬼医给他们助兴的药丸混进了他们的茶水里,在两三个时辰内,他们停不下来。

大侠其实一直很纳闷,魔教教主分明温柔善良,人畜无害,为什么武林正道人人对他恨不得诛之而后快。虽然在西湖打沉了一艘游船,算是损害他人财物,教主赔的钱足够买两艘船了,船夫还千恩万谢来着。至于让几个十几二十岁的武林世家子弟在西湖里多游一会儿泳,应该算是小惩大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奇怪的是江湖上到处流传着一对德高望重的侠侣夫妇惨遭魔教教主暗算,最后羞愤自尽的故事。

武林正道不是官府,不需要追查真相,只需要一个仇恨魔教的借口。于是大侠和教主走到哪里,就被武林正道追杀到哪里。虽然一开始是为了物色魔教教主之位的接班人出来的,此次出行唯一的收获,就是在武林正道的追杀之下,大侠的轻功突飞猛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番外 左护法的茶馆之行
1

左护法易容后去茶馆听自己的小说改编的说书,刚坐下,小二就端着茶水瓜子来了:“这是您的西湖龙井、茴香瓜子,左护法慢用。”

“你怎么认出我的?”

“您每次都坐这儿,这座一直给您老留着呢。”

2

左护法易容后去茶馆听自己的小说改编的说书,特意换了个座位,刚坐下,小二就端着茶水瓜子来了:“这是您的西湖龙井、茴香瓜子,左护法慢用。”

“你怎么认出我的?”

小二看了看左护法身边的人:“右护法和您这般恩爱,一直是同进同出,他身边的一定是您。”

右护法一脸的“明明是你硬拖我来的这事别想怪在我头上”。

3

左护法易容后去茶馆听自己的小说改编的说书,特意换了个座位,严令禁止右护法靠近自己十步以内,刚坐下,小二就端着茶水瓜子来了:“这是您的西湖龙井、茴香瓜子,左护法慢用。”

“你怎么认出我的?”

小二看了看右护法,一脸尴尬。

“谁让你怀着孕还扮男装。”右护法替小二回答,“孕妇的肚子和胖子的肚子还是有差别的。”

4

孩子生下来了,身材差不多恢复了,左护法易容后去茶馆听自己的小说改编的说书,特意换了个座位,严令禁止右护法靠近自己十步以内,刚坐下,小二就端着茶水瓜子来了:“这是您的西湖龙井、茴香瓜子,左护法慢用。”

“你怎么认出我的?”

“这位是小公子吧?真是粉嫩可爱,百里挑一,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

左护法看了看抱着自己的腿不放的小兔崽子,认命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 左护法的宠物经
1

左护法:哎呀,这个金丝大蟒能长到那么大?就是要养着这么大的蛇,才像是魔教嘛。真好,买了。

(半年后)

左护法:咦……长大以后看起来好恶心。师弟,帮忙把它扔了。

教主:这么大的蛇,想放生都是个难题。

(一个月后)

教主:来,乖乖张嘴。(单手把金丝大蟒的嘴掰到比自己的人还高,往里面倒泔水和厨房的下料)好好咽下去,不准挑食,不然就把你做成蛇皮软甲。乖,别哭,只要你好好听话,我就只拿你的蛇蜕做成软甲卖。嗯,真乖,我也喜欢你。这不是挺好养的吗?

2

左护法:这个玉蜂的蜂蜜真的能养颜美容?真好真好,买了。

(两个时辰后)

左护法:混蛋!敢蛰我!还蛰脸上。师弟,帮忙把蜂窝烧了。

教主:买回来很贵的。这么快就不要了?

(两天后)

教主:好了,最后一只蜜蜂的针也剪掉了,乖乖采蜜去吧。多采点,用来做胭脂水粉卖。女人的钱就是好赚,女侠的钱也一样。

3

左护法:三爪雪猿那么聪明,教什么都能学会?听起来不错,买了。

(半个月后)

左护法:什么嘛,教什么都教不会,笨死了。师弟,拿去林子里放了吧。

教主:我怕林子里的其他猴子会被欺负。

(一年后)

教主:这不是挺聪明的吗?用三个指头都能拨算盘。好好算账,待会儿我来检查,要是算错了,晚饭的果子减半。用猴子算账比雇个账房便宜多了。

4

左护法:哇!龙诶!真正的龙诶!我一直以为龙是杜撰出来的动物,原来真的有。还是血红血红的龙诶!太配我们魔教了。这个必须买!

(五天后)

左护法:什么龙啊?又不会吐水,又不会喷火,也就样子像龙,其它和蛇没什么两样嘛。

教主:人家好歹是条龙,你这么说很伤人家自尊的。

(半个月后)

教主:那边的田地都浇过水了?嗯,再去蓄水池含一口浇一下那边的田地,浇完了今天的活就算干完了。(拿龙当全自动洒水机,你考虑过人家的感受吗喂?)又换牙了?送去武器作坊好好打磨一番,江湖上就又多一件神兵利器了。

5

左护法:苗疆蛊毒?听起来不错。虽然东西普通了点,没有蛊毒的魔教那还是魔教吗?灭哈哈哈……

(一天后)

左护法:整天吃来吃去吃来吃去,就没个消停的时候,吵死了!这样下去怎么睡觉?

教主:可是蛊虫就是这样啊。

(三年后)

教主:今年的蛊王选出来了?还是这个?可是它已经连续当了两年的蛊王了,大家不再重新考虑一下?不考虑?那好吧。(夹出蛊王放在另外的盒子里交给喽啰)能吃光其他蛊虫的蛊王不叫本事,能让其他蛊虫全都乖乖听它指挥的才是真正的蛊王,这个可以拿出去卖回给苗疆了。

……

左护法:所以,你看是吧,我以前交给你养的东西都在给我教创收是吧?所以这个也就……是吧……

教主:话虽如此,这个我也不能帮你养。

左护法:为什么?

教主:你花钱买来的我可以帮你养。

左护法:嗯。

教主(拎过左护法的孩子):但是从你自己肚子里掉出来的能不能麻烦你自己养?!

左护法:为什么花钱买来的可以,我生的就不行?

教主:这可是个人,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不是什么养死养活都无所谓的小动物!你不能再像以前买的宠物一样,玩几天没兴趣了就扔给我。

左护法:养动物就可以,养人就不行?

教主:养植物也行。上次你从天竺商人手里买的食人花不错。(注:即大王花,其实只是一种寄生植物,因为花朵过于巨大,而且会散发出类似尸体腐烂的恶臭,以吸引苍蝇授粉,因此被人误解为会吃人。)

左护法:(指着大侠)这个不也是人吗?你不是照样养着?

教主:这个得和我上床,你儿子行吗?

左护法:他不是本来就很喜欢往你床上钻?

教主:(害得我经常和大侠做完了前戏,正要开始正餐,突然被窝里钻出个小兔崽子,辛辛苦苦营造的气氛立刻全都没了)我说的是那个上床。

左护法:你打算和他“那个上床”我也不介意。

教主:Σ( ° △ °|||)︴你是亲妈吗?

左护法:当然是。后妈胆有那么肥,敢随随便便把儿子的菊花卖了?

教主:……(小声嘀咕)这孩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投胎投到你肚子里。

左护法:再说孩子以后该叫你什么?你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叫你“叔叔”我不乐意,叫你“舅舅”师兄不乐意。

右护法:我不介意孩子叫“舅舅”。

左护法:(一拳把右护法打成天边的流星)所以说,既然叫“叔叔”叫“舅舅”都不合适,不如干脆拜你为师,叫你“师父”吧。你后继有人,我和右护法之间也少了个影响我们亲热的“第三者”,还能避免孩子受我摧残,大家皆大欢喜。

教主:……我这儿多了个“第三者”。

左护法:所以,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儿子,快来拜见师父。

教主:(远目)我当初就该和师父一样一走了之的。

就这样,魔教的少教主华丽丽地诞生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 “正邪势不两立”背后的真相
按照桃花谷中规定,年满十五岁以上者不论男女,年收入三十取一作为人头税,没有收入的由配偶或者父母交,教主也不例外。大侠是教主的夫婿,他的人头税由教主交。

看左护法花钱大手大脚,右护法一点都不心疼,看来当护法的收入都不少,教主想来更多。大侠忍不住好奇教主到底是多有钱,就旁敲侧击地问他一年得替自己交多少税。

“不多,二十万两银子。”

“二十万两!”大侠被这个天文数字吓得腿一软,差点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二十万两……两个人?”

“二十万两一个人,两个人是四十万两。”教主接住大侠,扶他到旁边坐好,“不用担心,这点钱对我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

他挂心的不是这个。大侠抑制不住地沮丧。自从结婚以来,大侠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沦落为一只米虫,吃穿用度全都是教主给的,就连武功都是教主教的,可他就算是想为教主做什么,也力不从心——大侠提出过让鬼医试试,能不能让他以男儿身怀孕,教主舍不得他受苦,一票否决;大侠提出过让教主纳妾,大不了生出来以后再归到大侠名下,教主说桃花谷里面从来没有过多偶制的规矩,教主也不能开先例;大侠提出一教之主不能无后,教主说魔教教主之位大多是师徒相传,与其把心思浪费在怎么让两个男人搞出孩子上面,不如去江湖上物色个好徒弟。结果两个人打着找徒弟的名义山南海北地玩了个遍,钱花了不少,徒弟一个都没找来,最后还是左护法忍(qiu)痛(zhi)割(bu)爱(de),把自己的独生子过继给教主,才算是让教主后继有人。大侠知道教主宠爱自己,每天几乎什么都不干,就锦衣玉食,还有一个月五十两银子的零花钱。大侠一直以为这样的日子已经够堕落了,想不到光是他的存在,就要让教主每年白白损失二十万两银子。二十万两啊!在外面足够娇妻美妾地买下一整个后宫,教主却宁愿要他一个远远称不上倾国倾城还无法为他生儿育女的男人。

“怎么了?”

“我没想到,养着我这么花钱。”大侠自认除了长相,什么都远不如教主,如此厚爱独宠,他实在是担待不起。

“和你为我赚的钱相比,在你身上的花销真的不算多。”

“我赚的钱?”大侠没听懂。他每天在魔教总坛做米虫,怎么赚钱?

教主在书桌上翻了翻,翻出几封信给大侠。

当年的慕容十三公子入赘了武林盟主家,如今老盟主仙逝,他就成了新的武林盟主。虽说男子入赘,难免遭人轻视,慕容十三毕竟是慕容世家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武林盟主,称得上光宗耀祖。有娘家人在背后撑腰,就算有人想拿他入赘说事,也要先掂量掂量是否得罪得起慕容世家,因此慕容十三当武林盟主,江湖上还真没什么人敢不服。

信都是当年的慕容十三公子、当今的慕容盟主写来的,抬头就是“妹夫敬拜教主大舅夫安好”。信上的内容大致上的意思基本都是汇报最近的江湖动态,然后说最近江湖太平了许久,有些门派开始互相之间寻衅滋事,有些大侠觉得江湖生活不够精彩,为保证中原武林的和谐稳定,请教主帮忙云云。

“你能帮什么忙?”教主平日里大多数时间也是在桃花谷里面,和外面的江湖不来往,大侠想不出武林盟主能有什么有求于教主。

“江湖上前一阵子出现一张藏宝图……”

“王莽宝藏!”大侠即使在桃花谷里面,也听说过这件事。西汉末年,王莽当政,推行币制改革,实行黄金国有化。民间私藏黄金,即为违法。后来王莽被杀时,尚有黄金三十万匮,这批黄金随王莽被杀而下落不明。前一阵子江湖上出现了一张藏宝图,据说就标示了王莽藏黄金的地方,引得朝廷、武林都趋之若鹜。一时间兄弟阋墙、父子相残、师徒反目、夫妇离心……人性的丑恶在黄金的诱惑面前暴露无遗,也让大侠更加庆幸自己早已离开伪善的正道武林,留在桃花谷。

“那张藏宝图是我画的,让鬼医用药水做旧,然后安排人按照藏宝图标示的位置,布置成宝藏早已被人取走的样子。江湖上有了人人觊觎的东西,大家就都去抢,也就不会有什么人吃饱了撑着,去找武林盟主的麻烦。因为宝藏挑起的争斗,武器和护具、药品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就连铁匠铺里面最普通的铁剑的价钱都被炒高了五倍,魔教的武器作坊雷功堂里面的刀剑火器、软甲护具的价格提高到了原来的一百倍都有人买,魔教的药房回春堂里的金疮药、蒙汗药、毒药以及相应的解药、救命药一时间供不应求。甚至因为大浪淘沙,淘出好几个英雄豪杰,女侠们为了在英雄面前争奇斗艳,魔教专卖胭脂水粉的玉人坊的销售量都比往年高了很多。”

“雷功堂、回春堂、玉人坊都是魔教中的产业?”大侠还是第一次听说。

“还有顺风镖局。起这个名字是因为镖局主要是运送教内的货物,只接顺路的镖。”

就连顺风镖局都是?大侠的世界观已经彻底被颠覆了。顺风镖局不是江湖上最大的镖局,但是绝对是最有名的,因为接不接镖不看价位,只看乐不乐意,但是无论贵贱,从来没有失过镖。江湖上一直在猜测顺风镖局接镖的标准是什么,有的说是看委托人武功高低,有的人说是看人品名望,有的人说是看才德本事,甚至说看长相的都有……这一直是江湖上的一个不解之谜。原来接不接镖,纯粹是看送货顺不顺路。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做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教主垂下眼睑,“虽然不是我亲手所为,事后也承认此事与魔教有关,江湖上的腥风血雨毕竟是因我画的藏宝图而起。”

“你承认?藏宝图乃是魔教所画,只为勾起江湖上腥风血雨、让武林正道自相残杀,这事不是‘江湖百晓生’揭露的吗?”大侠突然想起一个可能性,“莫非……”

“‘江湖百晓生’就是师姐。每次惹出点事以后,她就记下当时发生的事,写成相应的书出版,还能再卖笔钱。”教主的头越来越低,“虽然我没有亲手杀人,但是确实是在其中大发横财。”

“杀人的是用剑的人,不是铸剑的人。你不过是画了张藏宝图,任其流落到江湖上,从没说过这张图是真是假,也从来没有让任何人为此杀人放火。是他们自己心中的贪念害了他们自己,不能怪到你头上。而且有魔教让整个正道武林同仇敌忾,帮派之间少了很多流血纷争,你是在自己背黑锅救武林中人的命,还心甘情愿让他们误会你,这分明是功德无量,怎么会是伤天害理?”大侠坐到教主腿上,窝进他的怀里,“这次的王莽宝藏用过了,下次用什么?我记得《史记·项羽本纪》上说项羽‘引兵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收其货宝妇女而东’。但是随着项羽乌江自刎,他从秦宫搜刮的大批宝藏从此下落不明,这批失落的宝藏也能用来做藏宝图。还有唐乾陵、秦始皇陵、商王陵、东周王陵……都是只知道宝藏无数,不知道怎么拿得到,也都是做藏宝图的好题材。”

“藏宝图太多,就没人信了。”教主点了点大侠的鼻头,“不过这些可以留到下任教主上任以后故伎重演。”

“那么藏宝图之前呢?”

“知道江湖上一时传得沸沸扬扬的龙牙剑是哪里来的吗?”

大侠摇头,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莫非是……”

“那阵子东海血龙正在换牙,一共三十颗牙齿全都打磨成剑,边角料做成梭镖。教中习惯用剑的人手一把以后,剩下的才拿去江湖上卖。”

难怪传说中的绝世神兵龙牙剑一开始只出现了一把,引得无数人争抢,尘埃落定以后,一下子又多出几十把,于是为了争辩哪把是真哪把是假,一时间又激起纷争无数。大侠主要练的也是剑,诞辰时教主给了他一把龙牙剑,他还又是开心,又是心疼教主乱花钱,又是生怕教主买了假货上当受骗,原来那几十把剑都是真的。“非神兵利器砍不断的金丝软甲该不会也是……”

“金丝大蟒一年蜕一次皮,一张蛇蜕就足够做一百来件软甲,教中职位在堂主以上的人手一件,发完剩下的才拿出去卖。”

卖出去的价钱就是一百两黄金一件了。大侠低头瞟了一眼自己领口处露出的金丝软甲,没来由的有点心虚:“据说失传已久重现江湖的武林秘籍呢?”

“少林寺的藏经阁几时不失窃过?武林秘籍还是放在桃花谷比较安全。几乎从初代教主起,就有好几个武林盟主暗中与魔教教主交好。武林盟主会定期将江湖上流传的各门派招式心法抄写成册,往桃花谷送一套。谷中有专门的藏书阁,还有负责抄书的抄写员,等到书破得不成样子时,就重新誊写,然后把旧的处理掉,保证几百年前的武功心法都不会失传。可能藏书阁有人贪图小钱,直接把旧书卖到旧书店,或者再传个几代然后当古董卖。”

原来流落到江湖上的天残地缺的古代武功秘籍都是从魔教的藏书阁流传出去的。大侠发觉自从嫁给教主以后,看到的江湖与他做大侠时越来越大相径庭。

“我比较奇怪的是为什么慕容盟主叫你‘大舅哥’。”教主指了指信末尾的“代问大舅哥安好”,“你师父误以为你是前武林盟主的私生子的事只是误会,不是已经澄清了吗?”

“你怎么知道‘大舅哥’说的是我?”

“他叫我‘大舅夫’。”教主都不知道慕容盟主怎么想出这么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这个……”大侠挠了挠鼻子,“因为慕容盟主的夫人是我的义妹。”

“什么时候结拜的?”

“我差点和她结婚前。”

“快结婚了还结拜?”

大侠犹豫了很久:“我说出来以后,你不许笑我。”

“我保证。”

“其实……是因为义妹本来就与慕容十三公子两情相悦,可是前盟主非要棒打鸳鸯,然后拿我拉郎配。我们三个谁都不愿意,但是又都不敢直接忤逆盟主,于是一起盘算如何毁了这桩婚事。因为是密谋,我难免要和义妹单独见面商讨。不过我们毕竟男女有别,为了避嫌,便结拜为义兄妹,免得慕容公子介怀。现在事情都结束了,她还认我这个义兄,于是我就成了慕容盟主的大舅哥。”

“你们当初是如何盘算的?”

“在婚礼当天,由慕容公子找人假扮魔教中人,当着所有武林同道的面把我抢走。然后义妹说婚礼上被人抢走了新郎,颜面扫地,无法苟活于世,一哭二闹三上吊。慕容公子就趁前武林盟主被她闹得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上门提亲,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他们就能在一起了。想不到结果婚礼上,左护法和右护法真的来抢人,我们以前的安排都白费了。”

教主还纳闷以左护法胡闹的性子,怎么会解决得如此顺遂:“按照原计划,他们在一起了,那你呢?”

“来桃花谷找你。”

“你没想过我可能不放你进来吗?或者他们骗你逃婚,实际上是为了悄悄谋害你的性命?”

“那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想早点见到你。”

大侠总觉得自己配不上教主,其实教主才是觉得能遇到大侠乃是三生有幸的人。教主想了想,一把打横抱起大侠,径直往卧室走。

“你想干什么?”

“干你。”教主把大侠扔上床。

“天还没黑。”大侠手忙脚乱地拉住自己的衣领。

“憋不住了。”教主三两下就制服他。

“今天轮到我在上面。”

“明天后天让你上两天。”

“你说的。”

“我身为一教之主,自然是一言九鼎。”

其实,师父的有些话说得还是有点道理的,比如不能轻信魔教的人。被教主翻来覆去疼爱了一夜,最终在床上人事不省躺了两天才醒过来的大侠终于体会到了当年师父极力阻止他和魔教教主在一起的良苦用心。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番外 名字是个悲伤的故事
十五年后

少侠:我乃XX派XXX,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少教主:我乃魔教少教主。

少侠:我叫你报上名来。

少教主:我乃是魔教左右护法之子。

少侠:我是问你姓什么叫什么。

少教主:我乃是魔教教主之徒。

少侠:我问你名字,你听不懂还是怎么的?

少教主:我都避而不谈这么多次了,就是不想说,你这人怎么就不知趣?还死缠烂打着问!

少侠:难道你爹娘没给你起名字?还是名字太难听?

少教主:你让我叫什么?我上面可是一个爹、一个娘、一个师父、一个师公四个高堂,每一个给我起的名字都不一样。我爹说贱名好养,到现在还在“狗娃”“狗蛋”“狗剩”“狗屎”之间摇摆不定,怕名字太贵气,我会夭折——可是我现在已经十八岁了,他还在担心起贵名我会长不大;我娘说我就是个夹在她和我爹中间影响他们夫妻感情的小三,要不是师父叫“三儿”,“小三”就是我的名字了;师父都嫌弃我妨碍他和师公亲热,给我想的名字都是“蜡烛”、“火炬”、“灯笼”……要不是爱迪生还没生出来,我就直接叫“电灯泡”了;师公倒是在正儿八经给我起名字,可挑的都是宸、烨、凌、玄、轩、昊……十个江湖少侠九个这么叫的名字。为了显得特别,他打算把他觉得顺眼的字全都用上。可要是真的全都用上,光是报个名字,都要一炷香的时间,我名字还没报完,对方早就打过来了。

少侠:(好想笑怎么破?)

少教主:我对师公说了,名字最多两个字,如果他决定不了,那就抓阄。结果师公觉得既然名字上做不出大文章,就在姓氏上做。轩辕、南宫、慕容、独孤……我还没满五岁,就把江湖上排得上名号的武林世家的姓氏用了个遍。后来师公嫌复姓的武林世家出不了武林盟主,不够霸气,于是我开始姓萧、乔、叶、龙、程……还没满十岁的时候,我就把江湖上有史以来所有成名的大侠、魔头的姓氏全都用遍了。后来师公嫌这些姓氏都烂大街了,开始考虑让我姓酆、阚、邛、邝、夔、麴、爨、璩、钭、宓、仉、亓官、谯笪……这种字写出来有几个人会念?

少侠:只有改名字的,连姓氏都能改?姓氏不就是你爹姓什么,你就姓什么吗?

少教主:我的爹娘师父都是师祖捡回来的孤儿,没名没姓。师祖是太师祖捡回来的孤儿,也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太师祖已经作古多年,想问他姓什么都没法问。师公倒是有名有姓,但是他的爹娘都是武林盟主家的家奴,跟着家主姓。师公说以后的魔教教主不能和武林盟主一个姓氏,死活不准我跟他姓,非要另外找个配得上我的身份的姓名。前一阵子他遇到一个洋传教士,叫汤姆逊,说“汤姆”是个好名字,于是他打算让我叫“汤姆”,姓“苏”。汤姆·苏?!这还是中国人的名字吗?!

少侠:所以……

少教主:所以,我们能跳过问名字,直接进行下面的环节吗?

少侠:那个……

少教主:还有什么事?

少侠:我能先笑一会儿吗?

少教主:没事,笑吧,我早就习惯了。

少侠:哈哈哈哈哈……(呛到口水)咳咳……

少教主:喝杯水吧。(帮少侠拍背顺气)

少侠:谢谢。(突然觉得不对)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

少教主:犯不着。(用同一个杯子喝同一个壶里倒出来的水。)

少侠:(他用我用过的杯子算是什么意思?献殷勤吗?可是他是男人我也是男人啊!可是他真的好帅啊!心跳越来越快了,怎么办?接下来还打不打?)不是为了下毒,为什么给我倒水?

少教主:你呛到了啊。

少侠:所以就帮我?

少教主:从小就看到师父这么做,已经成习惯了。

少侠:刚才为什么不趁机偷袭我?

少教主:师公说了,做人要坦坦荡荡,才称得上正人君子。

少侠:话是说得没错,可你是魔教的少教主?

少教主:魔教的少教主就不能是正人君子吗?莫非有法律规定魔教的人不能做正人君子?我难得出桃花谷,对外面的世界还不太了解,如果触犯法律的话,是不是应该去官府自首?

少侠:(完全没法反驳怎么办?)法律是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可是……魔教不是应该害人的吗?你应该想尽办法害我才对。

少教主:可是第一次有人肯听完我抱怨那么久,以前从来没有人听过。我不想害你。

少侠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几天后,少侠的师父收到少侠的来信:突然觉得魔教的少教主好可怜又好可爱,好想一辈子在他身边好好地爱护他安慰他怎么办?急,在线等。

少侠的师父回信:你敢和魔教的人在一起,就别认我这个师父。

少侠回信:那么我们结婚去了,多谢师父成全。

少侠的师父回信:混小子,给我回来!谁允许你和魔教的人结婚了?还是个男人!

少侠回信:可是师公说当师父的说了这话,就是同意了。

少侠的师父回信:我是个男人,你只有师娘,哪来的师公?

少侠回信:就是现任魔教教主的男夫人,既然我和少教主结婚了,他当然也是我的师公了。另,师公说理论上而言,师父你也该嫁给魔教教主,我们好双喜临门,亲上加亲,就像教主的师父和师公的师父一样。可是教主已经有师公了,师父你也已经有师娘了,这事该怎么办?

少侠的师父卒,享年三十八岁。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6#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7#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8#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39#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40#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9-27 18:29 , Processed in 2.68512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