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歷史痕跡】 日軍吃人肉

[複製連結] 檢視: 443|回覆: 3

本文章最後由 三好夏凜 於 17-2-11 10:38 編輯


多圖慎入:侵華日軍吃人肉真相
日本人荻原長一的一部書,《骷髏的證詞》。裡面描述了日本人在菲律賓戰鬥中諸多吃人肉的可怕情形;日本人甚至吃掉自己的戰友。
日本歷史學家Yuki Tanaka也研究過相關殘忍事實,他認為當時的日軍惡行不是隨機和小規模的發生,而是「令人震驚的」團體性事件。別人吃,你不吃,可能會遭到排斥。飢餓的他們還有一個邏輯:吃俘虜,要強於吃自己人。
ADVERTISEMENT
二戰日軍吃人肉真相 (3).jpeg
二戰日軍吃人肉真相 (2).jpeg
二戰日軍吃人肉真相 (1).jpeg

另一位日本老兵Tsuji Masanobu也曾供述日本人曾經吃掉俘虜的美軍飛行員,肝臟是由軍官享用的。
圖為:日軍飯盒裡煮熟的人肉
二戰日軍吃人肉真相 (4).jpeg

一名美國軍官和一名澳大利亞軍官展示一塊被割去肌肉的人類前臂骨骼,拒信就是那名死去的美軍軍官的屍體組織。 照片說明指出,肌肉組織和其他部位「不知去向」。

二戰日軍吃人肉真相 (5).jpeg

這是最後抓獲的日軍俘虜

二戰日軍吃人肉真相 (6).jpeg

這是最後抓獲的日軍俘虜


文章來源:中華網


https://read01.com/moBE3K.html
二戰日軍吃人肉真相 (7).jpeg
 
https://www.facebook.com/chris.yukine.9
[url=https://www.facebook.com/chris.yukine.9]Chris Yukine
ht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罕見的人吃人,伙食清單一公開徹底震撼世界!




罕見的人吃人,伙食清單一公開徹底震撼世界! (1).jpeg



二戰期間,日本軍隊在菲律賓戰鬥上演了諸多吃人肉的可怕情形,他們甚至吃掉自己的戰友。事實上,在英帕
罕見的人吃人,伙食清單一公開徹底震撼世界! (3).jpeg
罕見的人吃人,伙食清單一公開徹底震撼世界! (5).jpeg
罕見的人吃人,伙食清單一公開徹底震撼世界! (6).jpeg
罕見的人吃人,伙食清單一公開徹底震撼世界! (7).jpeg

爾和南洋諸島,許多日本官兵比這更慘。那裡簡直就是他們的地獄,甚至出現了人吃人的慘劇。



ADVERTISEMENT


1943年的巴布亞紐幾內亞,日軍喪失了給養,將美軍和澳大利亞戰俘殺死後,切其肝臟和肉吃。



荻原長一的著作《骷髏的證詞》稱,日本人在菲律賓戰鬥中諸多吃人肉的可怕情形。日本人甚至吃掉自己的戰

友。

日本歷史學家Yuki Tanaka也研究過相關殘忍事實,他認為當時的日軍惡行不是隨機和小規模的發生,而是「令

人震驚的」團體性事件。



ADVERTISEMENT


別人吃,你不吃,可能會遭到排斥。飢餓的他們還有一個邏輯:吃俘虜,要強於吃自己人。



文章來源:千趣網
https://read01.com/nxeALe.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日軍回憶吃死人屍肉情形
2016-02-04 17:41:42





一名美軍軍官腿部肌肉和內臟被割去的屍體。他被打死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SananandaPoint附近。

本文摘自《隨軍慰安婦》,千里夏光著,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

《廣辭苑》上可以找到"慰安婦"這一詞條,其解釋為:"隨軍到戰地部隊,安慰過官兵的女人。"這一稱謂,包含著她們的悲哀。自那以後已經過去28年了,卻沒有人談起她們。然而,如果有願意談起過去的慰安婦,她一定會這樣說:"我們的悲哀,決不會永遠變成化石的。"

我想先從這個故事講起。

同我談話的,是我花了幾年的工夫才找到的西山幸吉。為什麼說花了好幾年才找到呢?說來話長。以前曾經有個番號為步兵第一四四團(團長楠瀨正雄上 校)的部隊。這是一支因為太平洋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而臨時在四國組建的部隊,這支部隊名義是一個團,但實際上卻擁有四千多名官兵。1942年1 月22日深夜,這個團奉命強攻臘包爾。當時新加坡還沒有打下來,南方戰線還在繼續混戰。儘管如此,這支部隊卻受命去攻打遠離日本本土五千餘公里的作為敵人 心臟的這一據點。

ADVERTISEMENT
日軍回憶吃死人屍肉情形.jpeg


同年7月2O日,這支部隊撤出臘包爾,侵入紐幾內亞,受命攻打莫爾茲比港。在沒有糧食補給的密林中作戰80餘日之後,據說這支部隊中出現了靠吃 人肉活命的悲慘一幕。吃人肉事件在瓜達爾卡納爾島,以及在戰爭末期的呂宋島上也有過,然而就我們所知,是這支部隊開的頭。我想進一步了解當時的悲慘狀況。

但是,由四國的多度津港出發的,由四千多名官兵組成的這個團,活著回到日本的僅僅只有兩個人。而西山幸吉,就是其中之一。他就是能就我想知道的情況提供證言的兩名活證人中的一個。

西山幸吉在東京都大田區蓋了一座小小的工廠。他和兒子一起花了幾年的時間,設計出了能自動處理養豬場排泄物的機械裝置,他本人就是生產 這種裝置的技術人員。我去時,正趕上他在30年前在紐幾內亞感染的瘧疾復發。他在病床上指揮兒子工作,身上有一條從肩膀起縱貫脊背,由腰部穿出的槍傷。這是澳大利亞軍的機槍子彈打的。

當我說明來意後,一開始,西山欲言又止。但過了一會兒,他便淡淡地跟我講起了在斷絕給養40多天以後,士兵們開始吃敵人屍肉的情形:開始吃人肉時說也奇怪,個個都從臀部的肉開始吃。有一個把一整個肝全都吃下去的人,就像發了瘋,從戰壕里一躍而出,他的身子被相隔數十米的敵人打成了蜂窩似 的。正因為淡淡地談,所以才可悲。
https://read01.com/3zPkEG.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這算啥.中國人到現在都還在人吃人w

還以此為傲w
 
全日本劍道聯盟會員                                    
全日本戶山流居合道聯盟台灣支部       全日本戶山流居合道聯盟官網
全日本拔刀道聯盟台灣支部
大中華戶山流居合道聯盟 理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10-21 08:29 , Processed in 0.057134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