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連載小說】 Beast - 獸 更新 序章六話 逃脫 -20151010

[複製連結] 檢視: 1089|回覆: 7

本文章最後由 一個過客 於 15-10-10 04:02 編輯

--這是漫畫的大綱,所以有些簡略。--
--待故事寫完後希望能將它畫出來。--

Beast 獸 序幕 年老騎士

一名年邁騎士驅策著坐騎在荒林中奔馳‧
後頭追趕著他的是非人、被稱為邪靈的不祥之物‧

邪靈面容扭曲,那半透明臉龐下的骸骨透露著幽幽青光。
它嗅到了血的氣味,就像是餓壞的狼兒看見受傷獵物那樣不斷的嚎叫。

負傷的老騎士右手握住韁繩,左手緊抱懷中的幼兒。
不經脫口而出了一句話「該死...」

他心中不斷咒罵,懊惱著跑進荒林的下策。
邪靈的速度超乎想像讓他走投無路,右腹流出的血已經浸滿他的靴裡。
老騎士靠著意志,強迫幾乎快要暈眩的自己醒著。

就在這時,雷聲大作。

「嘶!!!!!」

受到驚嚇的馬匹陷入瘋狂狀態,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騎士從馬背掀了下來。
被摔下的他緊緊抱著嬰兒,用身體當緩衝。

那瞬間,老騎士的腦袋一片空白。
馬的嘶鳴、邪靈的哀嚎像是魔音一樣充斥著早已天旋地轉的腦袋。

他躺在地上滿身泥濘,看了看那繈褓中的嬰兒。
想要站起來,左腳卻已經沒有知覺。

「到此為止了嗎?」

年邁騎士扶著樹幹坐了起來,就在樹幹根部的位置看見有如人頭大小般的樹洞。

他看到一線希望,名為生機的希望。

藏在樹洞裡的嬰兒像是知道自己處境不哭不鬧,只是轉了轉她那滴溜溜的大眼看著騎士。

老騎士撿起了劍,一跛一跛的走向林間,並且不斷大喊著「天殺的怪物!!!我在這!」
他望向嬰兒躲藏的樹洞方向看去,隨後便往荒林更深處走去。

﹝阿爾瓦...好好活下去﹞
這是赴死的老騎士最後說出的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天堂的小孩  讚一個!!  發表於 15-9-5 21:05 聲望 + 1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Beast 獸 序章一話 妒火

本文章最後由 一個過客 於 15-10-10 03:58 編輯

老騎士名為巴倫。
平民的他因為立下戰功被大帝提拔,成為凱迪亞皇帝---格利菲斯‧貝因‧雷穆斯的軍長。

那繈褓女嬰的父親是帝位第一繼承人--艾羅伊恩。
女嬰母親則是胞弟利恩之女、自己的侄女--依蓮娜。

皇帝駕崩後,基於政治因素及鞏固領土,艾羅伊恩迎娶了大國史裴利亞的皇女黛碧拉。
黛碧拉相當傾心皇帝艾羅伊恩,但是艾羅伊恩除了履行王族的義務之外對她是不聞不問。

因為皇后黛碧拉美貌出眾,但是惡習也是眾所皆知。

她喜愛觀看犯人拷問用刑的過程。
差使手下將奴隸、犯人指甲一個個拔下。將他們鞭打的皮開肉綻,暈了冰水澆醒再打這類的事是家常便飯。

黛碧拉殘虐病態的個性使艾羅伊恩對她感到厭惡,但與黛碧拉皇后決裂便意味著史裴利亞王國的敵對。

就在那時他遇見了剛入宮的侍女-依蓮娜。
身為侍女的依蓮娜無法拒絕艾羅伊恩,便與他發生了關係。

依蓮娜與黛碧拉是不同類型的女子,如果將黛碧拉比喻成火,那依蓮娜就是水。

艾羅伊恩知道依蓮娜是巴倫的侄女,也知道皇后與巴倫之間對於奴隸處置上曾起過衝突。為了依蓮娜的安全,皇帝對僕役下了封口令。

不久艾羅伊恩便出征攻打位於帝國北方的敵國-伐尼亞,巴倫則是受命率領騎士出討叛亂貴族。

他出征前和利恩去宮裡探望侄女,那時依蓮娜的腹部已經稍稍的隆起。
依蓮娜的父親-利恩還以為是因為宮中的伙食太好,導致她身材變樣。

眼尖的巴倫一看便逼問依蓮娜是不是懷孕了,巴倫很明顯的發怒了。
依蓮娜也被生氣的巴倫給嚇到了,她只好說出懷了皇帝孩子的事情。

利恩相當歡喜,他沒想到自己的女兒居然被皇帝寵幸。
﹝妾...不,就連皇后都可能有機會﹞
他喃喃自語道。

因為太過高興,利恩突然迸出一句話。

「太好了,這樣我也是王親貴族了!!」

巴倫聽後臉色大變,轉身便是向弟弟巴了一掌。

他語重心長的說道:

「依蓮娜,我親愛的侄女...」
「讓妳入宮或許是個錯誤,」
「但此時我懼怕的是那暴虐的皇后...」

巴倫知道以皇后黛碧拉的個性是不會輕饒依蓮娜,但是出討貴族的事情不能延誤。

他再三再四囑咐弟弟利恩,要盡快安排侄女依蓮娜出宮。
雖然心中不安,巴倫還是率兵前去討伐叛賊了。

但是紙包不住火...
皇后還是知道依蓮娜懷孕了。
或許是密告,亦或許是她早已注意。
也許黛碧拉在依蓮娜出現後便感受到前所末有的孤寂。

雖然皇帝選妾都會從侍女下手,這是不成文的規定。
但她畢竟是個女人,知道了自己丈夫對她不忠。

她憤恨...

如果是自己陪嫁時帶來的侍女也就算了,但偏偏是那巴倫的侄女。
那心中的不甘變成猛烈的怒火。

「皇后陛下,我有一個好主意...」
此時正在幫皇后清洗腳掌的侍女-奧菲莉仰著頭看著皇后微微笑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Beast 獸 序章二話 延燒

本文章最後由 一個過客 於 15-10-10 03:59 編輯

那天夜晚,兩名身著皇家服飾的信使來到了利恩的屋宅。

「這是陛下的密函」

信使交到僕人手上時輕聲道。

欣喜若狂的利恩接過信走向書房,拿起了桌上小刀劃開信封一看。

一張白紙。

跟隨在後的信使拿出藏在袖口的匕首,摀住利恩的嘴巴劃開咽喉,幾乎是一刀斃命。

扮成信使的兩名刺客並沒有要留下活口的打算。
僕人們用身體擋成人牆,有些人拿起身邊的東西抵擋。
但普通人怎麼擋得了訓練有素的刺客呢?

所有人都倒下了。

來回巡視的刺客為防止意外發生,用匕首在屍體上心臟位置補了一刀。

﹝啜泣聲﹞

刺客循著啜泣聲慢慢推開房門,一個女孩摀著嘴偎縮在牆邊。
看她的服裝打扮應該是女僕,一個年紀才十六、十七的女孩。

他們慢慢的走向年輕女僕,想要逃跑的她因為腿軟而跌坐在地。

無情匕首插入女僕約第四與第五根肋骨之間用力一推

「哼嗯...」

她悶了一聲,那纖細頸部無力向下垂去.

刺客們確保沒有活口後,將死屍堆了起來。
他們潑灑了燈油在屍體上並點了火,隨後便自裁倒向熊熊火堆之中。



利恩家的滅門案被當作強盜殺人來看待。
可憐的依蓮娜並不知道父親已經遇害,因為她被皇后禁錮了。

妒火中燒的皇后受侍女奧菲莉慫恿,將依蓮娜關在犯人監獄裡。

帶著執刑人及醫療師來到牢房前,獄監將依蓮娜拖了出來。

奧菲莉在依蓮娜的耳邊輕聲說道:
「妳如果死了,妳的家人也別想活」
那輕聲話語冷酷無情、滿滿惡意。

執刑人用炭火燒紅的鐵桿烙在依蓮娜的臉上,捲曲的皮膚與血汗化在一起。
為了防止她出聲逼她吃了燃燒的煤塊,為了不讓她逃跑,用刑具將她的膝蓋夾碎了。
依蓮娜不知道痛暈了多少遍。
好一陣子,她動也不動,希望自己就這樣死去。

但是她撐下去了。
她要活下去,為了家人及肚裡的孩子。

當時她已經懷胎四個月。

奧菲莉在那一次之後再也沒對她用刑過,
取而代之的是醫生過來對她的傷口進行治療以及安胎。

一晃數個月過去了,依蓮娜隆起的肚子就像快要撐破似的。
她能感受在子宮裡的孩子正在動著。
生命,這是關在地牢的她唯一的慰藉。

但是依蓮娜的身體太虛弱,如果生產極有可能會難產。


每次去依蓮娜便苦苦哀求。
她無法發聲,只能用手在滿是灰塵的地板寫著
﹝我的父親還好嗎﹞
﹝家裡的人可安好﹞
﹝巴倫叔叔回來了嗎﹞

醫生不做任何回應。
因為如果告訴了她,下一個被清算的就會是自己。
看見依蓮娜的傷勢便知道皇后根本不把她當人看待。
折磨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讓妳痛快死去,讓妳痛苦的活著。

他也知道皇后她們把依蓮娜當成現成的孕母。
一但生下孩子,依蓮娜的命就不保了。

醫生與巴倫也是有一面之緣。當初在戰場上他是軍醫,而巴倫是帶隊的隊長。

那一天上午醫生得知巴倫回城,他託了人差了信給巴倫。
隨後便前往地監幫依蓮娜診斷。

依蓮娜抓著醫生的手。用那僅存的左眼看著他。
那眼神絕望、無助。

醫生於心不忍,在地上寫了字隨後抹掉。
﹝巴倫回來了﹞

短短的幾個字,讓依蓮娜有了希望。
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要讓孩子活下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天堂的小孩  ( ゚д゚) 呆...連刺客都死  發表於 15-9-5 23:55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Beast 獸 序章三話 紙條

本文章最後由 一個過客 於 15-10-10 04:00 編輯

老騎士巴倫一行人歷經兩個多月的長途跋涉。
終於看到了那熟悉的城牆,凱迪亞的城牆。

但沒有喜悅,只剩悲戚。

巴倫知道了弟弟一家被殺的事。

一行人在利恩屋宅外的圍牆停下,巴倫獨自下馬。
他帶著沉重的心來到燒毀屋宅前,佇立沉默了許久。

看著從火場翻出的被燒成炭的遺物,是小時候他刻給利恩的木製徽章。

淚流滿面的他握著徽章哀痛欲絕。

他用滿是炭黑的手擦拭臉頰,睜開紅腫的雙眼。

依蓮娜呢?

他發了狂似的尋找,但是片尋不著。


傍晚了,巴倫的部下-盧文正準備要去叫人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人在拉他衣襬。
一個穿的破爛、留著鼻涕的小男孩用沾滿鼻涕的手拉著他。

「找死,小鬼來這做什麼?」
原本脾氣就不太好的他,被鼻涕小鬼這樣一弄心情又更差了。

小男孩手上拿著了紙條,示意要給房子裡的人。
露出傻笑,之後便頭也不回的跑走。

盧文沒好氣的說「搞什麼...」
但原本發怒的他看了紙條後,頓時僵了臉。

「大人!」
盧文衝去屋宅內大聲呼喊,但是沒有回應。

「巴倫! 巴倫!」
盧文這次直接叫了名子,這時巴倫才回過神站了起來。

「有個小鬼拿了東西過來,我想你最好看看。」
盧文把縐巴巴的紙條遞給巴倫。那紙條上面畫著簡略地圖及簡單幾個字。

﹝王城 監獄 依蓮娜﹞

-----------------------------------------------------------------------------------------------

餐桌上放滿了豐富的肉食、蔬果。
種類豐富到讓人以為在開宴會一樣,但是只有兩人在那宴廳裡。
用餐一人,侍女一名。

皇后黛碧拉坐在椅子上,側過身向奧菲莉問道:
「聽說她要生了?」

「是的,已經開始陣痛了。」
「醫師說了今天晚上是關鍵期。」

黛碧拉在禁錮依蓮娜之後便對外聲稱自己懷孕了。
如今皇帝打完了勝仗即將回國,這大好機會怎能放過。

經過一陣子的沉默,皇后微微笑道:
「我需要那個孩子,不論如何要保住他」

「皇后陛下,那依蓮娜呢?」

黛碧拉用那翠綠的眼睛凝視著奧菲莉答道:
「恩...有這個人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天堂的小孩    發表於 15-9-7 18:44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Beast 獸 序章四話 誕生

本文章最後由 一個過客 於 15-10-10 04:00 編輯

依蓮娜開始感覺到胎兒的移動。
腹中的生命正在掙扎,似乎叫她不要放棄。
暖熱的液體從下腹流出,這是依蓮娜的羊水破了。

醫生讓依蓮娜平躺在稻草鋪成的墊子上。
他對著外面的警衛說明情況,要他們去準備熱水及乾淨的布。

拉鋸戰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劇痛讓依蓮娜的汗水像暴雨般落下。
下腹部感受到了向外推的力量。疼痛變的越來越密集,子宮的肌肉不斷的收縮。

恍惚的依蓮娜不斷的想著:

﹝女神奧爾嘉,如果妳真的存在的話。﹞
﹝請幫助我...﹞

疼痛越來越強,就像暴雨般敲擊她的身體。

﹝幫助我度過這個難關,我願意將自己的血肉奉獻給妳。﹞
﹝來換取這孩子的平安。﹞

那痛苦像是海浪一波一波衝擊著她,又像是火燒似的延燒身體。

﹝女神奧爾嘉請幫助我,我願意將我的生命獻給妳﹞
﹝請幫助我...﹞

依蓮娜的身體被疲勞支配,完全沒了力氣。
她張著口不停得喘氣,這個時候胎兒的頭部已經出來了。

「哇哇嗚嗚阿阿!!!!」
剛出世的嬰兒宏亮的哭聲宣示著自己來到這個世上。

這一下,依蓮娜用盡全身的力氣,滿是汗水的手臂無力垂下。

她用那幾乎不能發聲的喉嚨吐出了ㄧ句話。

「阿爾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天堂的小孩    發表於 15-9-7 23:26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Beast 獸 序章五話 She's gone.

本文章最後由 一個過客 於 15-10-10 04:01 編輯

地下牢房的彼端響起了聲音。

「鏘鐺鏘鐺!!!」

原本規律的金屬撞擊聲變得越來越急促。

獄卒們發現了兩個穿著重甲的騎士衝了進來。

他們嚇傻了。
他們心想這裡可是王城專用的監獄,怎麼可能會有外人闖進來。
雖說是王城監獄,說穿了就是黛碧拉的玩具庫。
這些獄卒平時作威作福慣了,遇到危機就軟了腳。

「阿阿阿阿阿!!」
騎士發出怒吼一左劈向前方的獄卒。
獄卒失去重心向右傾去,只是暈了過去。

騎士並沒有要殺害他人的意思,他用布疋將劍與鞘纏了起來。
剩下的獄卒嚇的四處亂竄,騎士二人很簡單的便將他們制伏。

騎士隨著嬰兒哭聲來到牢房外,脫下了頭盔。

那是ㄧ名老者,他看著牢房內那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女人。
淚水奪眶而下。

「巴倫大人。」
抱著嬰兒的醫生看著老騎士說道。

「柏特!?是柏特嗎!?」
「謝謝你,謝謝你的紙條。」

醫生萬萬沒想到只是在戰場上見過幾次面,貴為軍長的巴倫居然記得他的名子。

巴倫來到了依蓮娜身邊握著她的手,但她的手好冷。
他摸了摸依蓮娜的脈搏但卻什麼都沒感覺到,他茫茫然轉身看著柏特。

盧文也脫下了頭盔向柏特問道:「醫生?」

柏特安撫著懷中的女嬰,搖搖頭。

盧文他明白了。

「她走了...」

她走了。
短短的幾個字卻是那麼的沉重。

「不...」

「大人...」

「她沒死,不會的....」
一時之間巴倫根本無法反應,他看著柏特手中的嬰兒又看了看沒有呼吸的依蓮娜。不敢置信也不能相信這個事實。

「她沒死!她不會死的!!!」

看著好友這樣,盧文不由得落下淚來。

盧文緊緊抓住巴倫的手臂對著他說
「巴倫,她走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   檢視全部評分
天堂的小孩    發表於 15-9-7 22:27 聲望 + 1 枚  回覆一般留言

Beast 獸 序章六話 逃脫

本文章最後由 一個過客 於 15-10-10 09:23 編輯

柏特將女嬰舉到了巴倫面前說道:
「阿爾瓦,這是她替孩子取的名子。」

哭泣的嬰兒像極了依蓮娜小時候的模樣,只是多了個小小的胎記在額頭上。
巴倫撕開布條將她繫在胸前,柏特將曬乾碾碎的花末用了水稀釋,沾了點在阿爾瓦的嘴上,使得原本哭鬧的她睡著了。

「阿爾瓦…」

地下監獄的入口處傳來了聲音。
聽得出來有相當多的侍衛正往這邊趕過來,時間緊迫。

不能讓依蓮娜的遺體擱在這,盧文將依蓮娜抱了起來對著巴倫說:「我們該走了」

他們知道要從密閉的地下監獄無傷逃出去是不太可能的事,這是場硬戰。

柏特看了看外面,示意要兩人跟著他一起走。
「跟我來。」

「在儲藏室裡有個舊入口,是以前守衛偷溜出去的小路。」

「進去後便會看見一個遺棄的舊祭壇,祭壇的左邊火把向下拉就會出現密門,裡頭的兩條叉路都可以通往外面,只要順著X的記號走。」

巴倫推開儲藏室的門,回頭看了看柏特。
「你不跟我們走嗎?」

「我不能讓我的孩子上斷頭台。」

「來吧! 我準備好了。」
柏特閉緊雙眼,巴倫用刀背擊暈了他。

巴倫心裡由衷感謝這位醫生,只要活著一定能再相見吧。

他們依循著柏特的指示來到了秘門前,那地道透出的潮濕氣味令人作嘔。
「大人,我們就此分別吧。」

「盧文!?」

「總比一起被抓的好!!」

盧文笑了笑便大喊著:
「你們這群黛碧拉的狗,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

他向巴倫揮了揮手,便向左方的秘道走去。

巴倫慢慢的向地道深處走去,正如柏特所說在油燈下能看出壁上有著白石灰劃出的X字,他跟著記號慢慢前進。

途中巴倫也聽到了侍衛的腳步聲,幸運的是沒有人追上他。
雖然心裡相當擔心盧文,畢竟他還扛著依蓮娜。
但是這個節骨眼上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巴倫順著道路看見那微弱的燈光,那是從一扇木門縫隙透出的光。
他撞開木門才發現原來這是通往主堡外馬廄的秘道。

他從馬廄裡牽了匹馬,披上了掛在廄裡的斗篷。

盤算著該如何繞過警衛出城,這時他想起了一條往下水道的小路。
下水道的鐵閘口早就年久失修,應該能夠通過。

半夜時分,街上的娼妓仍在黑街上兜客。
一輛四輪馬車快速駛過路口,差點撞上了對向的運貨馬車。
兩方車伕發生了爭執,許多人都上前觀看。

巴倫拉低斗篷帽沿踢了踢馬腹,避開了人群隱藏在陰暗街道中。

巴倫點了提燈,由於路況不佳很少人會經過這裡。
通往下水道的石板路上盡是雜草,只好讓馬匹慢慢前進。

燈光下的鐵閘早已鏽蝕,無奈的他下馬想要拉開鐵閘門。
但是鏽蝕得太嚴重只好作罷,他拔出了劍敲了敲門栓。

﹝應該可以劈開﹞

正當他劈開門栓、踹開鐵閘時,一個身影出現在身後。

巴倫立刻轉身將劍指向那人問道:「是誰!!」

那是皇后的僕人-奧菲莉。
那是沒有月亮的夜晚,奧菲莉就佇立在那微微笑著,她的滲人目光讓人不寒而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8#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3 04:19 , Processed in 3.118926 second(s), 18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