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東方攻略】 東方紺珠傳 各線4~6面+Extra對話

[複製連結] 檢視: 9390|回覆: 5

【靈夢線】

Stage 4 月都
寂靜止步之都 LunaticKingdom
BGM:冰凍的永遠之都

靈「這就是月都……?怎麼和之前來的模樣差這麼多?」
 「該怎麼說呢,似乎整座都城都結冰了呢。」

【招來口舌之禍的女神 稀神探女】
BGM:逆轉的命運之輪
(註:原捏他為日本神話中登場的女神「天探女」,天邪鬼的原型。)

稀「…………」
靈「呃──」
稀「……哦,人類?」
 「…………」
靈「不會講話喔!」
 「雖然不知道月都為何會變成這樣,反正指揮侵略幻想鄉的人就是妳吧?」
稀「呣,是沒錯……」
靈「招認了,老實招認了呢。」
稀「……妳的任務究竟是?」
 「……哎呀,說太多話會導致作戰失敗。」
 「…………」
靈「又不講話。不過沒差,反正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就是擊敗妳,解決異變!」

(又一個衣服沒破的,表示根本沒發揮實力)

稀「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會派妳來了,肯定是八意大人唆使的。」
 「想不到妳這麼強,若是妳的話肯定能……」
靈「攻擊過後突然多話了呢。」
稀「我是探女,具備以話語改變世界方向的力量。」
 「所以事情進展順利的時候不可以多說話。俗話說禍從口出囉。」
靈「哦~可是怎麼突然又開口說話?」
稀「接下來將藉由破滅的手段開始新的發展。」
 「我決定在妳身上賭一把,讓妳成為破壞者。」 (差點看成破壞神……)
靈「欸? 進攻幻想鄉的不是妳們嗎? 破壞者不是妳們才對……」
稀「真正受到侵略的是月都,而且是以我們月之民束手無策的方法。」
 「為了迴避全滅的結局,才檢討過移居幻想鄉的可能性。」
 「當然,月之民並不知道這些。」
靈「月都受到侵略,然後妳們跑來侵略幻想鄉?哪有這麼剛好的啊。」
稀「可是這些命運都在剛才開始逆轉了,移居幻想鄉的計畫應該不會成功吧。」
 「取而代之,由身為地上人的妳拯救月都!」
 「好,我已經『說出口了』,妳已經無法逃離命運了。」
 「命運開始逆轉,現在就前往敵人的根據地,寂靜海!」



Stage 5 寂靜海
星條旗小丑 Clownish Moon
BGM:三十八萬公里的遙遠航程

靈「來到了好荒涼的地方呢。」
 「話說要我拯救月都?怎麼事情變得愈來愈奇怪耶。」
 「而且還有平常沒見過的妖精們上竄下跳……他們真是處處都有呢。」
?「妳錯囉。月亮表面原本是無生命的世界,連妖精都不可能生存。」
靈「啊,剛才的傢伙。看妳的外表,多半也是妖精吧。」

【地獄妖精 克蘭皮絲(Clownpiece)】
BGM:星條旗小丑
(註:原捏他為幽冥仙女拉姆帕德斯,
 冥界女神赫卡忒(EX Boss的原捏他)的手下,被她手上的火把照到會發瘋)

克「沒錯,人家是地獄妖精.克蘭皮絲!」
 「自從向朋友接收這片大地後,妳是第一個造訪的客人喔~!」
靈「接收這片大地?這裡到底是哪裡?」
克「表側月亮呀,月都的外側。住起來比地獄舒服多了呢。」
靈「是啦,和地獄相比,到處都是天堂。」
克「啊,對了,朋友吩咐過人家喔。別放過任何從月都出來的人呢。」
靈「區區妖精,知道老娘我是誰嗎?」
克「不知道~」
靈「是哭泣小孩都會收聲的博麗神社巫女!」
克「人家是地獄妖精怎麼可能會哭呢?」
 「真要說的話,是專門弄哭別人的喔~!」
 「想到好點子了,人家要弄哭妳,讓妳閉嘴!」

(一隻妖精身上七彩斑紋~)

克「呼~哈~呼~」
靈「勝負揭曉!妳輸了!」
克「為、為什麼……?」
 「不是聽說只要我們象徵生命的妖精族控制這裡,月之民就束手無策嗎?」
靈「話說回來,剛才那傢伙也說過『讓月之民束手無策的方法』呢。」
克「妳……妳究竟是誰?」
靈「剛才的話沒聽見嗎?」
 「哭泣小孩都會收聲的地上人!博麗神社巫女! 重複第二次了!」
克「嗯,記住了。那麼巫女來這裡做什麼?」
靈「呃,這個……是來找侵略幻想鄉的人,結果不知不覺變成得拯救月都了。」
克「果然是月之民的同伴!所以妳是朋友的敵人囉。」
 「朋友的敵人就是主人的敵人!主人的敵人就是人家的敵人!」
 「……不過人家該怎麼辦才好呢,已經沒有力氣囉。」
靈「總之妳能帶我去見妳的朋友?嗎,我不太清楚來到這裡的目的。」


【完美無缺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 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不論擬定多少對策,敵人總有辦法更勝一籌。」
 「真是可惜呀,只差一點就能除掉宿敵了呢。」
靈「妳就是侵略月都的元兇嗎?」
?「首先我承認自己輸囉。」
靈「啊?」
?「我絲毫沒有料到,會將地上人送到月亮表面來呢。」
 「連些微瑕疵都討厭的月之民,居然會使用這種姑息的手段。」
 「意思是我太思慮淺薄,勝負已定囉。」
靈「真是從容啊,接下來才要開打耶。」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註:原捏他為后羿之妻玄妻,她和嫦娥的關係只能說……貴圈真亂)

純「我名叫純狐,是與月之民有仇的仙靈。」
 「老實說,這次我已經喪失了戰意……」
 「但既然妳都來到這裡,那我就成全妳吧。這樣才有禮貌不是嗎。」
靈「老實說,月都的死活我才不管……」
 「可是讓我費了這麼大的勁,不揍妳一頓我心情不爽!」
 「而且我總覺得妳很欠扁。」
純「雖然她已經移居其他星球,無法再相見。」
 「但是不共戴天之仇,僅有憎恨加以純化。」
 「讓我見識一下賭命的地上人擁有的可能性吧!」
 「然後睜大眼睛看好!抗拒生死的純粹靈力吧!」



【傳統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 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不論擬定多少對策,敵人總有辦法更勝一籌。」
 「可是這個蠢計畫似乎以失敗告終啦。」
靈「妳就是侵略月都的元兇吧?」
?「答對了。」
靈「好呀,雖然不明就裡,但是我要打跑妳,拯救月都!」
?「讓月之民到夢中避難,送地上人過來,」
 「雖然計畫十分大膽,卻似乎在最後關頭搞砸了呢。」
靈「啊?」
?「全身充滿死穢氣息的人類,是不可能擊敗我的。」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純「我名叫純狐,我的純化之力可以無條件要了妳的命。」
 「妳知道自己冒著多少次失誤才抵達這裡嗎?」
靈「唔! 可是應該沒那麼多次吧……」
 (話說回來,永琳有說過不靠藥的話,是贏不了這次的敵人的……)
 (可是因為害怕副作用,結果我沒吃藥硬衝來了呢。)
純「月之民居然也會犯下這種愚蠢的錯誤。」
 「這個地上人看來遠比妳們想像中還要弱。」
 「不過和月之民交戰一直僵持不下,我正好覺得膩了。」
 「不共戴天的仇敵,嫦娥!妳在看嗎!?
  看這個人在生死的狹縫中掙扎的模樣!」



【靈夢EX線】

Extra stage 夢境世界
王牌永遠是壞棋
BGM:前所未聞的惡夢世界

【道中:多瑞咪.蘇伊特】
蘇「妳又跑來了呢……做好覺悟了嗎?」
 「看清楚,妳那永無止境的狂夢已經化為永遠糾纏妳的現實!」

(不知道蘇伊特手上拿的是什麼書)

純「抵達這個答案所花的時間,比我想像中還久呢。」
 「都已經使出人類這種奇計了,還以為馬上就會察覺呢……」
靈「呣,妳又出現了!這果然也是妳搞的鬼吧!」
純「月之民逃進了夢境世界中。我早就看穿了在月都待不下去的月之民會這麼做。」
 「當然,我已經先下手為強了,將刺客送進夢境世界中。」
 「好,出來吧!地獄女神.赫卡媞亞!」

【地獄女神 赫卡媞亞.琉璃(HecatiaLapislazuli)】
BGM:群魔亂舞的星球

赫「真是的,我都快等不及了呢~」
靈「女、女神?妳就是?」
赫「終於能向嫦娥那女人報仇了吧?讓人手癢了喔~」
純「不,敵人不是月之民,是眼前的人類。」
赫「人類? 是人類嗎?活生生的人類?」
 「呣……我看看。」
靈「雖然搞不太清楚,但是月之民回不了自己的都城,原因就出在妳身上吧?」
 「他們要是賴在夢境世界裡,我們人類也很傷腦筋耶!」
赫「合~格~,OKOK,我陪妳過兩招吧。」
 「妳找到不錯的素材呢,純狐。」
純「其實是月之民發現的……但也因此讓原本陰鬱的地上生活有趣多了呢。」
赫「怎麼樣? 兩個一起上嗎?還是我這邊三人全上,四人一起來?」 
純「不……這樣實在太浪費了。堂堂正正,一個一個輪流上吧。」 (又要正面上我了)
赫「我也覺得很浪費,同意~我們兩個真是心有靈犀呢。」
靈「妳們要讓我等多久啊!我隨時都等妳們放馬過來!」
赫「抱歉抱歉,讓妳久等啦。」
 「回答妳剛才的問題,將月之民困在夢境世界裡的當然是我。」
 「他們在夢中根本毫無防備,輕而易舉囉。」
靈「現在立刻放了他們!不然我就當場滅了妳!」
赫「好~看妳可愛,稍微陪妳玩玩吧。」
 「原本我才不屑與人類較勁,
  可是『妳用粗話罵我』這個原因就足以將妳打落地獄囉。」
 「就為了這點原因!讓妳連死了都會後悔!」

(又一個衣服沒破的,這一代每個BOSS都在比強的)

靈「妳們兩個打我一個對吧!太賊了!」
赫「抱歉抱歉,只是想玩玩而已。這場勝負是我輸啦。」
 「幻想鄉有這麼厲害的人類,居然還進攻幻想鄉,月之民到底在想什麼呀。」
靈「趕快解放月之民吧。」
赫「欸,純狐,可以嗎?」
純「……好吧,讓月之民回到月都也行。」
 「多虧碰到這樣的人類,讓我喪失了戰意啦。」
赫「OKOK,那就解放月之民吧。這樣他們應該也會從幻想鄉收手囉。」
靈「……結果還是救了月之民,總覺得心裡不太釋懷呢。」
赫「這個呢……」
純「因為月之民既狡猾又毫無慈悲囉。」
靈「嗯?」
純「意思是幻想鄉被當成人質了啦。」
 「如果想拯救幻想鄉,就從月都收手,這種計策很不人道耶。」
靈「啊,原來如此。」
 「這麼一想,總覺得一把無名火起呢。」
 「下次遇見永琳她們,沒揍她們一頓心情不會爽快。」
純「永琳?這就是在地上的月之賢者名字?」
靈「嗯,對、對啊。」
純「下次可以帶我去嗎?帶我到她家去。」
靈「啊,呃,讓妳們見面不要緊嗎?」
純「我沒有要尋她的晦氣啦」
赫「好呀,也帶我一起去吧。」
 「能遇見像妳這樣的人類,也是多虧賢者的緣故呀。」
靈「好吧,我知道了。不過有件事情妳們可得牢牢記住。」
 「幻想鄉是我在罩的,敢惹事妳們就走著瞧!」
赫「好啦~」


ED:oq5b834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魔理沙線】

Stage 4 月都
寂靜止步之都 LunaticKingdom
BGM:冰凍的永遠之都

魔「這裡是……月都嗎?怎麼幾乎看不到什麼活物?」
 「除了剛才碰到的傢伙以外。說不定我還在夢境中呢。」

【招來口舌之禍的女神 稀神探女】
BGM:逆轉的命運之輪
(註:原捏他為日本神話中登場的女神「天探女」,天邪鬼的原型。)

稀「…………」
魔「說曹操曹操到。」
稀「……哦,人類?」
 「…………」
魔「怎麼這麼冷淡啊。我是來自地上的人類耶,可以更驚訝一點啊?」
稀「…………」
魔「妳們到底想在幻想鄉做什麼?為什麼月都只剩下妳一個人而已?」
稀「……現在開口還太早。」
魔「是嗎,不開口的話,那我就先攻囉。」
 「看妳一副知道很多內幕的表情呢。」

(稀神和鬼人的讀音只差一個字,這兩個一定是一對好姬友)

稀「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會派妳來了,肯定是八意大人唆使的。」
 「想不到妳這麼強,若是妳的話肯定能……」
魔「什麼啊,還挺能講的啊。進攻幻想鄉是妳搞得鬼嗎?」
稀「這個呢,幻想鄉遷都計畫終究只是保險而已。」
魔「妳說遷都?」
稀「畢竟不能讓月都繼續冰封下去,不過這也沒辦法。」
魔「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稀「真正受到侵略的是月都,而且是以我們月之民束手無策的方法。」
 「為了迴避全滅的結局,才檢討過移居幻想鄉的可能性。」
魔「妳說月都遭到侵略?」
稀「嗯,沒錯。當然,月之民並不知道這些內幕。」
 「我是探女,具備以話語改變世界方向的力量。」
 「『那個』都市傳說散佈開來時,遷都就會現實化,得以躲避危機。」
魔「好像聽懂又好像沒聽懂。」
 「可是不要牽扯我們幻想鄉好不好,很煩耶。」
稀「已經不用擔心了。因為我已經說出口,命運將再度改變。」
 「遷都計畫應該無法實現吧,所以我決定在妳身上賭一把。」
 「命運之輪終於開始逆轉,現在就前往敵人的根據地,寂靜海!」



Stage 5 寂靜海
星條旗小丑 ClownishMoon
BGM:三十八萬公里的遙遠航程

魔「先整理一下情報吧。月都陷入冰封,
  就當作是剛才那傢伙還是誰,為了防禦而採取的措施好了。
  而且她也說過,有其他人正在侵略月都,而且還是以月都束手無策的方式……
  換句話說,要利用我拯救月都,是嗎?
  總而言之,看來我從一開始就被永琳誆了……」
?「竟然能衝過沐浴在火把下的妖精們,身手不錯嘛。」
魔「妳誰啊。」

【地獄妖精 克蘭皮絲(Clownpiece)】
BGM:星條旗小丑
(註:原捏他為幽冥仙女拉姆帕德斯,
 冥界女神赫卡忒(EX Boss的原捏他)的手下,被她手上的火把照到會發瘋)

克「人家是地獄妖精.克蘭皮絲!」
 「自從向朋友接收這片大地後,妳是第一個造訪的客人喔~!」
魔「妖精嗎……月之民居然會對這種貨色不知所措。」
克「哎呀,妳不害怕人家嗎?」
 「啊,對了,朋友吩咐過人家喔。可以隨意處置從月都跑出來的傢伙。」
魔「我現在知道,月之民所說的敵人就是妳了。三兩下打倒妳去報告吧。」
 「只要拯救月都,幻想鄉應該也能得救。」
克「哎呀~難道人家不可怕嗎?」
 「不,月之民應該會害怕人家才對。管他那麼多,墮入充滿汙穢的地獄吧!」

(什麼顏色都有~)

克「呼~哈~呼~為、為什麼……」
 「不是聽說只要我們象徵生命的妖精族控制這裡,月之民就束手無策嗎?」
魔「因為啊,我不是月之民啦。」
克「妳……難道妳是地上人!?」
魔「沒錯,匍匐在地表生存的哩。」
克「為什麼地上人會出現在這裡……? 這樣怎麼對啦~」
魔「對了,我搞不懂為什麼妳們妖精能讓月之民束手無策。」
克「因為月之民抗拒生死呀,誕生與死亡,這就是汙穢。」
 「我們是生命的團塊,因此月之民不願意碰觸我們。」
魔「人類也會死亡耶?」
克「當然,平常倒不至於完全抗拒。但這次人家透過朋友的力量,幫忙純化囉。」
 「只要稍微碰一下就會沾染汙穢,月之民當然會厭惡囉?」
魔「……還是有點聽不懂,但看來妳並非侵略月都的元凶呢。」
 「我現在知道,有人在暗地裡利用妳吧……就像我被人利用一樣。」



【完美無缺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不論擬定多少對策,敵人總有辦法更勝一籌。」
 「真是可惜呀,只差一點就能除掉宿敵了呢。」
魔「妳是誰啊……」
 「妳具備並非魔力,而是我從未感覺過的力量。」
?「我絲毫沒有料到,會將地上人送到月亮表面來呢。」
 「而且妳在來到這裡的過程中絲毫沒有失誤,首先我先認輸囉。」
魔「什麼意思?」
?「連些微瑕疵都討厭的月之民,居然會使用這種走鋼索般的手段。」
 「意思是我太思慮淺薄,勝負已定囉……」
魔「雖然聽太不懂,但可以當作我贏了吧。真的可以吧。」
 「總覺得不太爽呢,妳到底是誰啊。」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註:原捏他為后羿之妻玄妻,她和嫦娥的關係只能說……貴圈真亂)

純「我名叫純狐,是與月之民有仇的仙靈。」
魔「雖然不明就裡,但規則是只要我抵達這裡,就算妳輸了吧。」
純「是沒錯,不過……」
 「能來到這裡,勇氣可嘉,就陪妳過兩招吧。這樣才有禮貌呀。」
魔「煩死了啦! 難道我從一開始就只是永琳的棋子之一嗎?可惡!」
 「這種無處宣洩的怒火,我要全部發洩在妳身上!」
純「沒錯,我也是純粹以憤怒當作原動力。」
 「雖然我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但僅有憎恨加以純化。」
 「讓我見識一下賭命的地上人擁有的可能性吧!」
 「然後睜大眼睛看好!抗拒生死的純粹靈力吧!」



【傳統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不論擬定多少對策,敵人總有辦法更勝一籌。」
 「可是這個蠢計畫似乎以失敗告終啦。」
魔「妳是誰啊……」
 「妳具備並非魔力,而是我從未感覺過的力量。」
?「答對了。這是妳們人類不可能具備的純粹之力,」
魔「哦,好像很有趣呢。讓我見識一下妳的力量吧!」
?「讓月之民到夢中避難,送地上人過來,」
 「雖然計畫十分大膽,卻似乎在最後關頭搞砸了呢。」
魔「妳說什麼?」
?「全身充滿死穢氣息的人類,是不可能擊敗我的。」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純「我名叫純狐,我的純化之力可以無條件要了妳的命。」
 「妳知道自己冒著多少次失誤才抵達這裡嗎?」
魔「我才沒有失誤過哩!」
純「一戳就穿的謊話,也算是一次失誤吧。」
魔「知道了啦,剛才是騙妳的。」
 「而且這次的敵人也太強了吧!誰都會失誤好不好!」
純「月之民居然也會犯下這種愚蠢的錯誤。」
 「這個地上人看來遠比妳們想像中還要弱。」
 「不過和月之民交戰一直僵持不下,我正好覺得膩了。」
 「不共戴天的仇敵,嫦娥!妳在看嗎!?
  看這個人帶來多少生死! 帶來多少榛穢!」
(註:榛穢,亦做榛葳。叢生的雜草,比喻為邪惡。)



【魔理沙EX線】

Extra stage 夢境世界
王牌永遠是壞棋
BGM:前所未聞的惡夢世界

【道中:多瑞咪.蘇伊特】
蘇「妳又跑來了呢……做好覺悟了嗎?」
 「看清楚,妳那永無止境的狂夢已經化為永遠糾纏妳的現實!」

(這一代好多Boss打完衣服都沒破)

純「抵達這個答案所花的時間,比我想像中還久呢。」
 「都已經使出人類這種奇計了,還以為馬上就會察覺呢……」
魔「哦,果然又是妳嗎。」
 「月之民不肯從幻想鄉撤兵,代表妳又在搞鬼了吧?」
純「月之民逃進了夢境世界中。我早就看穿了在月都待不下去的月之民會這麼做。」
 「當然,我已經先下手為強了,將刺客送進夢境世界中。」
 「好,出來吧!地獄女神.赫卡媞亞!」

【地獄女神 赫卡媞亞.琉璃(HecatiaLapislazuli)】
BGM:群魔亂舞的星球

赫「真是的,我都快等不及了呢~」
魔「什、什麼啊? 不是只有一個人?」
赫「終於能向嫦娥那女人報仇了吧?讓人手癢了喔~」
純「不,敵人不是月之民,是眼前的人類。」
赫「人類? 是人類嗎?活生生的人類?」
 「呣……我看看。」
魔「怎、怎樣啦,不要一直盯著我看行不行。」
赫「算了沒差,就是妳讓純狐焦頭爛額?」
純「算不上焦頭爛額,因為有這個人類,我們的落敗只確定一半。」
赫「咦咦?有這麼厲害……」
純「月之民真狡猾,居然派這種人類過來。」
赫「呣~真有趣。既然純狐都這麼說,看來是真的囉。」
魔「恩,雖然不明就裡,但卻是貨真價實的!」
 「要是繼續將月之民困在夢境世界內,幻想鄉會有危險。」
 「肯定是妳的所作所為,看我打倒妳!」
赫「回答妳剛才的問題,將月之民困在夢境世界裡的當然是我。」
 「他們在夢中根本毫無防備,輕而易舉囉。」
 「好,我決定了!原本我才不屑與人類較勁,
  可是『妳頂撞我的朋友』這個原因就足以將妳打落地獄囉。」
 「就為了這點原因!讓妳連死了都會後悔!」

(薄本子裡的赫卡媞亞該不會一次要應付三個吧……(拖走))

魔「兩個人一起上太卑鄙了吧!」 (沒四個一起上妳不錯了)
赫「抱歉抱歉,只是想玩玩而已。這場勝負是我輸啦。」
 「不愧是純狐稱讚的,好厲害的人類呢。」
 「幻想鄉有這麼厲害的人類,居然還進攻幻想鄉,月之民真是不可原諒呀。」
魔「雖然我有同感……但希望這次妳能解放月之民。」
 「不這麼做的話,幻想鄉會有危險。」
赫「欸,純狐,可以嗎?」
純「……好吧,讓月之民回到月都也行。」
 「多虧碰到這樣的人類,讓我喪失了戰意啦。」
赫「OKOK,那就解放月之民吧。這樣他們應該也會從幻想鄉收手囉。」
魔「話說妳們到底是什麼人啊?
  不過敵視月之民,倒是和我們目前的利害關係一致。」
純「我們的敵人是嫦娥,月兔的首領。」
 「她是殺害我兒子那傢伙的妻子。」
赫「同時也是殺死我的星球那傢伙的妻子喔。」
(註:其實射下太陽的羿是唐堯時代的人,殺害純狐(玄妻)兒子的應為夏朝君主后羿,
   兩者應該為不同人物。所以還是只能說:貴圈真亂。)
魔「哦……所以是貨真價實的復仇大戲嗎。」
 (雖然聽不太懂殺死星球的意思,但還是別問太多吧。)
 「總之,該怎麼說呢,真抱歉啊。為了我們而讓妳們放棄復仇計畫。」
純「沒關係,反正我們有無限次機會。」
 「沒錯,這場復仇大戲將會永遠重演。」
魔「那就還好。反正和月亮扯上關係,什麼都會變成永遠。」
赫「欸,下次可以去妳那邊玩嗎?」
 「力量這麼強的人類,讓人興趣永無止盡呢。」
魔「妳不是地獄女神嗎?地獄跑進幻想鄉的話,感覺很沒意思耶。」
赫「放心啦,在地上就是地上的女神囉。」
魔「是這樣的嗎……」


ED:qbbfgdl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早苗線】

Stage 4 月都
寂靜止步之都 LunaticKingdom
BGM:冰凍的永遠之都

早「月亮上存在高度文明,NASA知情卻隱瞞了事實。」
 「記得好像有這樣的都市傳說吧。」
 「看到眼前的景象,或許未必是都市傳說呢。」
?「…………」

【招來口舌之禍的女神 稀神探女】
BGM:逆轉的命運之輪
(註:原捏他為日本神話中登場的女神「天探女」,天邪鬼的原型。)

早「難道是月之民嗎?」
稀「…………」
早「不好意思~喂喂~」
稀「…………」
早(難道耳朵不好使嗎?)
稀「……並不是。」
早「哇!嚇我一跳。」
稀「我只是在思考,為什麼人類會出現在這裡。」
早「妳是月之民沒錯吧,我有很多事情想問妳喔。」
稀「…………」
早(難道她不理我嗎?)
稀「……並不是。因為還不確定,所以一句話都不能開口說!」

(半邊翅膀的造型,還有JOJO姿勢,愈看愈中二)

早「不分青紅皂白攻擊人家,很過分喔!」
稀「不好意思變成測試妳的身手。我已經決定了,就將一切告訴妳吧。」
早「是喔。那妳究竟想在幻想鄉做什麼?」
稀「誠如所見,月都現在陷入冰封。雖然這是為了防禦某個敵人的侵略……」
 「但我們對執掌生命之源的敵人卻束手無策。因為我們月之民抗拒生死……」
早「是是是。」
稀「由於不能再讓月都繼續冰封下去,
  因此擬定了幻想鄉遷都計畫,不過終究只是保險而已。」
早「遷都? 是什麼意思呀?」
稀「就是搬家啊。不過當然不搬最好。」
早「原來如此,月都也有這麼多辛酸啊。」
 「不過幻想鄉是好地方,搬過來說不定不錯喔。」
稀「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我之前有點看走眼呢。」
 「原本以為是八意大人唆使妳來的。」
早「呃,這個……」
稀「可是已經太遲了。我是探女,能憑藉言語改變世界結果的神。」
 「因為我說出口,所以命運會再度改變,遷都應該不會成功吧。」
 「現在只能將月都的命運賭在妳身上,妳已經逃不掉了。」
 「命運之輪終於開始逆轉,現在就前往敵人的根據地,寂靜海!」



Stage 5 寂靜海
星條旗小丑 ClownishMoon
BGM:三十八萬公里的遙遠航程

早「一路被人哄著,結果發現自己居然來到不得了的地方!」
 「姑且不論這些,剛才那番話的意思是……」
 「能拯救月都的只有我囉!這樣沒錯吧?」
 「難道她拜託我當救世主嗎?」
?「竟然能衝過沐浴在火把下的妖精們,身手不錯嘛。」
早「我才不會輸呢!因為拯救月都就是我的命運!」

【地獄妖精 克蘭皮絲(Clownpiece)】
BGM:星條旗小丑
(註:原捏他為幽冥仙女拉姆帕德斯,
 冥界女神赫卡忒(EX Boss的原捏他)的手下,被她手上的火把照到會發瘋)

克「哦,口氣真大。人家是地獄妖精.克蘭皮絲。」
 「月之民是朋友的敵人,朋友的敵人是主人的敵人。」
 「主人的敵人就是人家的敵人!人家可不會留情喔!」
早「啊,這個,我不是月之民……」
克「太慢啦~主人吩咐過人家,可以隨意處置從月都跑出來的傢伙。」
 「人家手上的火把呀,能讓照到光線的人發瘋。」
 「所謂發瘋,就是完全發揮自己原本的力量。」
 「看我以前所未見的強大力量收拾妳~!」

(所以我們叫她~~)

克「呼~哈~呼~為、為什麼……?」
 「不是聽說只要我們象徵生命的妖精族控制這裡,月之民就束手無策嗎?」
早「就說我不是月之民了……」
克「妳……難道妳是地上人!?」
早「沒錯,我是地球人。」
克「為什麼地上人會出現在這裡……? 這樣怎麼對啦~」
早「對呀,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呢。這裡看起來像月球表面……」
 「空氣問題該怎麼辦呢?為什麼講話會聽得到呢?」
克「嗯~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早「難道這裡就是真正的月球表面?還是我依然在夢中呢?」
 「還是因為妖精在這裡,造成了某些影響呢……」
 「啊,話說妖精是自然的化身吧……難道是因為妖精的關係而讓空氣存在?」
克「對了,妳是來這裡做什麼的?」
早「我是依照剛才叫探女的人拜託,前來拯救月都的!」
克「月之民是敵人,可是地上人算是敵人嗎?」
 「雖然搞不太清楚,但我已經累囉。」
 「去睡覺吧,我可以回去了嗎?」
早(如果是妖精負責產生空氣,那我是靠妖精才活下來的……)
 「妳不能睡覺!妳睡著(我)會死人喔!」
克「我帶妳去找我朋友嘛~放過我好不好~」



【完美無缺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不論擬定多少對策,敵人總有辦法更勝一籌。」
 「真是可惜呀,只差一點就能除掉宿敵了呢。」
早「妳就是侵略月都的主謀吧~!來一決勝負囉~!」
?「……妳身上沒有絲毫瑕疵,是我輸啦。」
早「哎、哎呀?」
?「我絲毫沒有料到,會將地上人送到月亮表面來呢。」
 「意思是我太思慮淺薄,勝負已定囉。」
早「妳、說、什……真是的! 什麼跟什麼嘛! 況且妳到底是誰呀!」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註:原捏他為后羿之妻玄妻,她和嫦娥的關係只能說……貴圈真亂)

純「我名叫純狐,是與月之民有仇的仙靈。」
 「來,開始掃蕩戰吧?」
早「這種無處發洩的怒火是怎麼回事啊,什麼叫做我已經贏了?」
純「無傷的人類抵達此處的那一刻,這次的作戰就算失敗了。」
早「總覺得不太能接受呢。」
純「我太小看人類了。連阿波羅十一號的太空人都傷痕累累呢。」
早「咦? 快詳細告訴我。」
純「那些姑且不論,總之妳會贏過我。這應該是某人事先安排好的劇本。」
 「可是呢,就讓惡夢跟隨著這份勝利吧。」
 「雖然我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但僅有憎恨加以純化。」
 「這股憎恨無法發洩在她身上,是我最大的遺憾!」
 「所以就由妳代為承受吧!為了熾烈命運的結果,也就是妳的勝利!」



【傳統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不論擬定多少對策,敵人總有辦法更勝一籌。」
 「可是這個蠢計畫似乎以失敗告終啦。」
早「妳就是侵略月都的主謀吧~!來一決勝負囉~!」
?「是啊,竟然想和我一決勝負,真是笑死人了。」
 「讓月之民到夢中避難,送地上人過來,」
 「雖然計畫十分大膽,卻似乎在最後關頭搞砸了呢。」
早「什麼意思?」
?「全身充滿死穢氣息的人類,是不可能擊敗我的。」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純「我名叫純狐,我的純化之力可以無條件要了妳的命。」
 「妳知道自己冒著多少次失誤才抵達這裡嗎?」
早「失誤是指中彈的意思嗎? 這個,呃……」
純「數不過來了吧。」
早「廢話,偶爾中一下有什麼關係,我是人類耶。」
純「月之民居然也會犯下這種愚蠢的錯誤。」
 「這個地上人看來遠比妳們想像中還要弱。」
 「不過和月之民交戰一直僵持不下,我正好覺得膩了。」
 「不共戴天的仇敵,嫦娥!妳在看嗎!?
  看看月之民搞出來的蠢計畫! 充滿汙穢的人類!」



【早苗EX線】

Extra stage 夢境世界
王牌永遠是壞棋
BGM:前所未聞的惡夢世界

【道中:多瑞咪.蘇伊特】
蘇「妳又跑來了呢……做好覺悟了嗎?」
 「看清楚,妳那永無止境的狂夢已經化為永遠糾纏妳的現實!」

(在夢中打贏多瑞咪時衣服也沒破,代表又是強到根本沒認真打的角色)

純「抵達這個答案所花的時間,比我想像中還久呢。」
 「都已經使出人類這種奇計了,還以為馬上就會察覺呢……」
早「我們又見面了呢~! 這次一定要分出勝負!」
純「……月之民逃進了夢境世界中。我早就看穿了在月都待不下去的月之民會這麼做。」
 「當然,我已經先下手為強了,將刺客送進夢境世界中。」
 「好,出來吧!地獄女神.赫卡媞亞!」

【地獄女神 赫卡媞亞.琉璃(HecatiaLapislazuli)】
BGM:群魔亂舞的星球

赫「真是的,我都快等不及了呢~」
 「終於能向嫦娥那女人報仇了吧?讓人手癢了喔~」
純「不,敵人不是月之民,是眼前的人類。」
赫「人類? 是人類嗎?活生生的人類?」
 「呣……我看看。」
早「呣呣,敵人有兩個?」
赫「在妳眼中是兩個人嗎?呵呵呵~」
 「算了沒差,就是妳讓純狐焦頭爛額?」
純「算不上焦頭爛額,因為有這個人類,我們的落敗只確定一半。」
赫「咦咦?有這麼厲害……」
純「月之民真狡猾,居然派這種人類過來。」
赫「呣~真有趣。既然純狐都這麼說,看來是真的囉。」
早「總覺得氣氛不太妙……乾脆先腳底抹油,找同伴幫忙助陣算了?」
赫「不~用那麼害怕沒關係喔。因為我不會認真對付妳呀。」
 「看來純狐也有落敗的覺悟了……勝負似乎已經不重要囉。」
 「所以我們也會堂堂正正,一個一個對付妳。這算是餘興節目喲。」
早「是嗎,那我放心了。」
 「那麼重新來過……趕快一決勝負吧! 妳這怪T女!」
赫「好呀~真是可愛,稍微陪妳過兩招吧。」
  原本我才不屑與人類較勁,
  可是『妳對我口出不遜』這個原因就足以將妳打落地獄囉。」
 「就為了這點原因!讓妳連死了都會後悔!」

(被人說衣服難看會發飆,好像JOJO第四部的東方仗助)

早「妳沒遵守承諾喔!竟然兩個人聯手對付我!」
赫「哎呀呀,抱歉抱歉,已經分出勝負了,是我輸啦。」
 「不愧是純狐稱讚的,好厲害的人類呢。」
 「幻想鄉有這麼厲害的人類,居然還進攻幻想鄉,月之民真是不可原諒呀。」
早「現在希望妳能放過不可原諒的月之民。」
赫「欸,純狐,可以嗎?」
純「……好吧,讓月之民回到月都也行。」
 「多虧碰到這樣的人類,讓我喪失了戰意啦。」
赫「OKOK,那就解放月之民吧。這樣他們應該也會從幻想鄉收手囉。」
早「真的嗎? 被妳們唬弄過一次,很難相信妳們呢。」
純「我們才沒有騙妳。只是想不到,月之民竟然會以整個幻想鄉當作人質。」
 「只是結果導致我們間接攻擊了幻想鄉。我們的敵人只有月之民而已。」
早「那就……好。」
 「啊,話說幻想鄉有月之民居住喔。」
赫「早就知道啦,那又怎麼樣呢?」
早「去向她們抗議怎麼樣?以月之民代表的身分。」
純「這一招似乎也不錯。」
早「當然侷限在對話喔?不可以動粗知道嗎!」
赫「呣~如果她們對我們動粗該怎麼辦呢?」
早「到時候就開打吧,就像剛才一樣!」
赫「哈哈哈,真是有趣呢~」
純「呵呵呵,現在已經沒有復仇之心了。」
 「距離下一次復仇大戲上演,可能要等很久囉。這都多虧了妳呀。」
赫「好吧,那我們也該回去囉。」
早「回去,回去哪裡?」
赫「回去地球囉,因為我們不是月之民呀。」


ED:nuc5lg6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鈴仙線】

Stage 4 月都
寂靜止步之都 LunaticKingdom
BGM:冰凍的永遠之都

鈴「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冷到這種程度?」
 「而且居然連一個人都沒有……」
 「啊,探女大人……目前究竟是怎麼……」

【招來口舌之禍的女神 稀神探女】
BGM:逆轉的命運之輪
(註:原捏他為日本神話中登場的女神「天探女」,天邪鬼的原型。)

稀「……兔子? 現在所有月之民不是都到臨時月都去避難了嗎?」
鈴「臨時……月都? 難道大家都在夢境世界之類嗎?」
稀「觀察力真敏銳。所有月之民都誤以為夢境世界就是真正的月都。」
 「這正是月都的狂夢。」
鈴「平常沉默寡言的探女大人居然如此饒舌,代表真的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稀「妳是墮落到地上的兔子吧,八意大人身邊的。」
 「雖然沒想到貘會放妳過來……但難道還有可能性嗎……」
 「讓我測試一下!墮落到地上的妳究竟有多少斤兩!」

(探女的配色讓人想起AngelBeats的立華)

稀「好了好了,已經夠了。我現在知道八意大人為何派妳來了。」
 「或許妳能拯救月都也說不定。」
鈴「咦?拯救月都?」
稀「月都目前正遭到某個敵人侵略。」
鈴「遭到侵略?」
稀「而且是我們月之民束手無策的生命之力。」
 「雖然我們連忙冰封月都,停止機能並讓所有人避難,
  可是再這樣下去,月之民的精神也會承受不了狂夢而崩潰。」
 「所以原本想趁早遷都到幻想鄉去。」
鈴「哇喲!?遷都!?」
 「哎呀~真是驚人呢。來到地上的月兔知道這些事情嗎……」
稀「當然不知道。我們只告訴她們,要在地上興建月都的別墅。」
鈴「……月之民的高層總是這樣隱瞞再隱瞞,真的煩透了。」
 「不過為何要告訴我這些?」
稀「會告訴妳是因為,妳已經滿足了擊退敵人的條件。」
 「敵人具備執掌生命之源的力量。」
 「雖然敵人很狡猾,反將了我們抗拒生死的月之民一軍……」
 「但是身心都墮落到地上的妳,已經不再抗拒生死了。」
 「妳已經沾染了汙穢,所以妳可以抵達敵人的所在地。」
鈴「呣~好可怕的故事,謝謝大人。」
 「永琳大人與輝夜大人從一開始就知情,才會派我和人類去吧。」
 「她們都不管我的死活……」(實驗兔子不是叫假的)
稀「我已經將計畫說了出來,應該無法遷都幻想鄉了吧。」
 「所以現在只能靠妳了,知道嗎?」
鈴「哎,既然探女大人這麼說,我也只能悉聽尊便囉。」
 「趕兔子上架呀~」
稀「知道就趕快行動!現在就前往敵人的根據地,寂靜海!」
 「這算是敕命,以我的天津神部分頒布的敕命……」


Stage 5 寂靜海
星條旗小丑 ClownishMoon
BGM:三十八萬公里的遙遠航程

鈴「都城外有這麼多妖精……?」
 「這些就是探女大人說的侵略者?」
 「不,妖精的確是污穢的象徵,但她們應該不具備侵略的智能。」
 「而且憑月之民的力量,怎麼會害怕區區妖精的污穢……」
 「等一下,問題不在這裡。應該要問為什麼月球表面會出現妖精吧。」
?「因為呀,有人從地上將她們帶過來喔。」
 「其實月球表面原本也有妖精喔。」
鈴「妖精老大來啦。看起來的確和其他妖精不一樣……」
 「月之民竟然會對這種傢伙束手無策……」
?「妳以為人家是誰呀。」

【地獄妖精 克蘭皮絲(Clownpiece)】
BGM:星條旗小丑
(註:原捏他為幽冥仙女拉姆帕德斯,
 冥界女神赫卡忒(EX Boss的原捏他)的手下,被她手上的火把照到會發瘋)

克「人家是地獄妖精.克蘭皮絲!」
 「朋友的敵人就是主人的敵人!主人的敵人就是人家的敵人!看人家收拾妳!」
鈴「雖然讓人有些納悶……但我也不會放過妳!」
克「俗話說純化的妖精能量,連鬼神都能超越呢。」
 「好好嚐嚐月之民最討厭的生死汙穢,頭一次死亡就讓妳下地獄!」

(美國妖精!)

克「呼~哈~呼~」
鈴「這種壓倒性的力量……妳不是普通妖精!?」
克「為……為什麼?」
 「不是聽說只要我們象徵生命的妖精族控制這裡,月之民就束手無策嗎?」
鈴「欸欸,這番話妳聽誰說的?」
克「主人的朋友呀。幫忙純化妖精的力量也是那一位。」
鈴「純化? 這到底是……」
克「其實人家也不清楚,但似乎很厲害喔。」
鈴「呣~就是那傢伙欺騙妖精,在背地裡搞鬼嗎。」
 「這一帶的妖精的確充滿了汙穢。不,甚至可以說就是汙穢本身了呢。」
 「以這種等級的汙穢進攻,月都的確有可能榛穢化呢……」
(註:榛穢,亦做榛葳。叢生的雜草,比喻為邪惡。)
克「這個,妳為什麼,面對我的汙穢卻平安無事呢。」
鈴「因為……我已經是地上的兔子了。」
 「一旦沾染汙穢,就無法再恢復原貌了。」 (人家已經不純潔了……)
 「不過這樣肯定沒錯,師傅是為了拯救月都才派我來的。」
 「只是敵人熟知月之民最害怕的弱點,而且具備活化的能力。」
 「到底是誰呢……師傅和探女大人明明知道,卻不肯告訴我。」
 「反正都來到這裡了,就只能盡力完成師父的期待囉!」


【完美無缺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該說這是萬事休矣,狗急跳牆嗎?真不想看到月之民這副狼狽的模樣呢。」
鈴「誰?」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註:原捏他為后羿之妻玄妻,她和嫦娥的關係只能說……貴圈真亂)
純「我名叫純狐,是與月之民有仇的仙靈。」
鈴「我從沒聽過月之民有這樣的敵人!」
純「居然會派月兔戰士過來,瘋狂之民墮入清醒了嗎。」
鈴「誰曉得,我只是聽命行事,不知道誰是瘋狂誰是清醒。」
 「但有件事我可以肯定!月之民依然瘋狂!毫無疑問的瘋狂,絕對的瘋狂!」
 「不然怎麼會丟這種差事給我做呢。」
純「哦……話說得這麼滿,代表妳身上有秘密囉?我沒注意到的月之秘策。」
鈴「誰曉得。但是該提高警覺的人是妳。」
 「我是依照探女大人的命令而來的,代表命運已經開始扭轉了!。」
純「有趣……如果月之民不厭惡我的話,就放馬過來吧。」
 「月兔究竟有多少能耐,月之民到底在想什麼。」
 「讓我見識一下!汙穢的月之民墮落成什麼模樣!」
 「然後看仔細了!純粹瑕穢的彼端!」 (註:瑕穢,玉石的瑕疵)
【傳統模式】
Stage 6 寂靜海(裏側)
不共戴天之仇 PureFuries
BGM:映照故鄉星辰之海

?「不論擬定多少對策,敵人總有辦法更勝一籌。」
 「可是這個蠢計畫似乎以失敗告終啦。」
鈴「……是誰?」

【無名的存在 純狐】
BGM純粹的怒火~心之所在

純「我名叫純狐,是與月之民有仇的仙靈。」
鈴「我從沒聽過月之民有這樣的敵人!」
純「想不到居然會送隻月兔戰士來……嗯?」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妳會如此汙穢?為什麼妳能忍受如此多次失誤?」
鈴「噢,雖然我沒有接受失誤啦……」
 「但我已經不當月兔,現在改行當地上兔了。」
純「妳、妳說什麼? 這種月之民居然會出奇計……」
 「竟然讓月兔墮落至地面,再派來對付我,真心佩服呢!」
鈴「咦,啊,是這樣的嗎?」
純「可是奇計歸奇計,月之民居然也會犯下這種愚蠢的錯誤。」
 「這隻地上兔身上帶有過多的汙穢。」
 「在我的力量面前將會顯得無力!絕對的無力!」
 「不過,不共戴天的仇敵,嫦娥啊,妳看見了嗎?」
 「就讓我持續玩弄這隻兔子,直到妳肯現身為止!」
【鈴仙EX線】
Extra stage 夢境世界
王牌永遠是壞棋
BGM:前所未聞的惡夢世界

【道中:多瑞咪.蘇伊特】
蘇「妳又跑來了呢……已經無法回頭囉。」
 「身為月之民的瘋狂,對妳而言已經變成了毒素!」

(這次只有早苗和鈴仙的立繪看得出明顯乳量,而且早苗>鈴仙)

純「抵達這個答案所花的時間,比我想像中還久呢。」
 「都已經使出讓月兔墮落至地上這種奇計了,還以為馬上就該察覺呢……」
鈴「我聽說妳會憎恨月之民的原因了!」
 「雖然我同情妳的遭遇……但絕大多數月之民應該無關吧!」
 「上次的決鬥不是已經分出勝負了嗎?為什麼月之民現在還在這裡啊!」
純「……月之民逃進了夢境世界中。我早就看穿了在月都待不下去的月之民會這麼做。」
 「當然,我已經先下手為強了,將刺客送進夢境世界中。」
 「好,出來吧!地獄女神.赫卡媞亞!」

【地獄女神 赫卡媞亞.琉璃(HecatiaLapislazuli)】
BGM:群魔亂舞的星球

赫「真是的,我都快等不及了呢~」
 「終於能向嫦娥那女人報仇了吧?讓人手癢了喔~」
純「不,敵人不是月之民,是眼前的兔子。」
赫「兔子? 難道是月兔?嫦娥的部下?」
 「那可不能錯過呢。」
鈴「誰、誰啊?」
赫「我是分別在月亮、地球與異界,共有三個身體的地獄女神。」
 「依照純狐的計謀,在夢境世界佈下了陷阱囉。」
鈴「原來如此,在月亮上看見的妖精,口中的主人就是妳吧。」
 「看到妳的奇裝異服打扮,馬上就認出來啦。」
赫「不過純狐?怎麼會為了一隻月兔特地找我出來?」
純「她不是普通月兔,這隻月兔就是月之民的王牌。」
 「因為有這隻月兔,我們的落敗只確定一半」
赫「咦咦? 怎麼會有這種事……」
 「想不到小小一隻兔子就能讓我們的作戰失敗。」
 「沒辦法,只能滅了她囉。」
鈴「果然又是這樣,我都已經不是月兔了耶……」
赫「月兔是宿敵.嫦娥的部下,當然不能讓妳活著回去囉。」
 「給妳比較開心的選項吧!
  月亮,地球,異界……自己選擇想死在哪一個身體之下!」

(赫卡媞亞的名字讓人想起某乳繩神)

鈴「居然兩人一起上,真是不要臉到極點呢。」
赫「沒有啦,只是開個玩笑而已。這場勝負是我輸啦。」
 「話說妳……中途我就注意到了,妳不是月兔吧?」
鈴「對呀,我轉職成幻想鄉的兔子了。已經無法再回去當月兔囉。」
赫「真是有趣。」
 「原來如此~這就是在地上的月之賢者秘計……」
 「欸,讓我和那位賢者見見面好不好~」
鈴「我也是為了傳達『想和妳們見見面』的消息才跑來的。」
 「可是條件是解放夢境世界中的月之民。
  而且必須一言為定,從此不再侵略月都。」
赫「欸,純狐,可以嗎?」
純「……好吧,讓月之民回到月都也行。」
 「可是我只能接受一半條件。如果不是『從此不再侵略月都』,
  而是『短時間不再侵略月都』,那我接受。」
鈴「……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吧。」
赫「OKOK,那就解放月之民吧。這樣他們應該也會從幻想鄉收手囉。」
鈴(果然讓永琳師傅說中了。師傅吩咐說她們一定會想見面,因此開出條件。)
 (但她們如果改變其中一項條件,就答應要求……)
 「她們該不會和永琳師父她們是一群好姬友吧?」
赫「嗯?妳剛才說什麼?」
鈴「糟糕,不小心說出來了。沒事沒事。」
純「不用擔心,現在我已經沒有復仇心了。」
 「更何況在幻想鄉的月之民根本就不是我的敵人。當然,妳也是。」
 「而且……」
赫「太好了呢。」
鈴「什麼事?」
赫「看來純狐似乎看上了妳喔。同意暫時停止復仇也是多虧了妳呀。」
鈴「是、是嗎,那是我的榮幸……」
赫「既然妳不是月兔,就不是憎恨的對象囉。」
 「我也在幻想鄉尋找有趣的對象吧,想到誰的話要介紹給我喔。」


ED:nw9rfrc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5#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6#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8-11-16 05:46 , Processed in 0.062601 second(s), 34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