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想想也是過了十年,最早發現石鹼屋這樂團是在07年的FLOWERING  NIGHT這個東方的同人音樂祭。其實說是因為東方而認識石鹼屋,倒不如是因為石鹼屋我才進入東方各個圈子,對我來說,甚至對大部分人來說石鹼屋在同人界都是傳說級的一個神BAND。很久很久沒有回到曾經熱愛的「三大同人」這個圈子裡,在此之前我最後一次關注他們是聽到五十嵐離團的訊息,沒想到在一次聽到他們的消息,卻是厚治託退了。。。


  說到肥皂(石鹼屋暱稱),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應該就是秀三了,一個瘋狂的假面女僕,他是主唱ACE的哥哥,也是和鼓手HELLNIAN最早草創這個團的人,基本上這個團裡的詞曲都是他和鬼鼓兩人包辦。曾經有人問過秀三為何要一直帶著那個面具,他的回答是“這樣穿就好像怪獸一样,给人強烈的震撼”。我自己認為這個解釋恰如其分,肥皂一直以來給人的氣質就是瘋狂,而其中秀三就是這隻團的靈魂,不僅僅是他每次演唱都用幾近於嘶吼、鬼叫的方式,他的舞台動作也是超限制級,m字腿和露胯下是基本盤,在FN07還直接把貝斯手イノ的底褲給拉掉露出oo。當然,扣掉狂氣的部分,秀三的舞台水準是很高的,不僅幾乎一人撐住吉他部分,在很多時候還要負責演唱。秀三的歌喉普普,但很有力量和感染力,有一種奇妙的本事會讓人跟著他嗨,在台灣我看過一個人是這方面的代表,就是陳昇。這兩人都特別擅長在舞台上即興和亂搞,而肥皂在封神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他現場的功力東方界無人可比,在這點上秀三得記上大功。


  主唱厚治是石鹼屋的主音兼熱源,他那副連上帝都吝嗇給的好歌喉讓石鹼屋的歌如此有標誌性的且聽過一次你就很難忘懷。厚治的不只是聲線可高可低,而且非常明亮,所以會給人有一種發自內心燃燒的感覺,但又和水木一郎那種傳統特戰系的歌手不太一樣,不是那種爆炸滿點、甚至有點吵的演歌唱法。厚治在演唱方面雖然承襲哥哥的胡來個性,但豪邁的背後演唱技巧卻非常細膩,再帶嗨氣氛的背後卻能維持表演作品的品質,這個特性我在很多成熟的商業樂團的主唱身上都很難看到。再來他的肺活量真的是十分驚人,先不說他每次嘶吼都要吼上五秒,一整個晚上下來大概唱個七八首,肥皂一直以來又是擔任壓軸難免又要被拱上去唱安可(像08年),但厚治基本上都能維持聲線和音量的完整,這點非常難得。有一段時間,厚治開始換造型,不再試穿著大鹽T桖一頭亂髮就上場,而是蓄起鬍子帶起眼鏡、穿著西裝登場,讓我有一陣子一直以為主唱有兩個,其實一直以來石鹼屋的主唱只有、也只能有一個。


  五十嵐是在初代BASS手イノ退團後頂上來的,那時石鹼屋雖已經大名響亮,但我一直認為是在五十嵐加入後這個團才真正完整。真要說五十嵐給人的第一印象,那一定是那個六塊肌和人魚線明顯的好身材了,雖然有點對不住,不過大家都知道BASS在樂團中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加上秀三和厚治又過度耀眼,團長鬼鼓又有獨奏部分可以SOLO,相比之下五十嵐在舞台上就比較黯淡,這和GNR中的DUFF際遇有點像。不過五十嵐的技術的確很穩定,基本上雖然時常跑跑跳跳但失誤很少,我一直很喜歡他在妖魔疾走EX中的那段SOLO,的確帥慘。他因為個人因素的離團讓我總覺得少了些什麼。。。。イノ重新回來,技術上也沒有問題,但好像少了那一點不羈、那一點個性,少了那揮毫間信手拈來的瀟灑。。


  團長鬼鼓對我來和其他三人又有不太一樣的意義,其他三人充其量是偶像,但對學爵士鼓的我來說Hellnian算是在我高中時幫了很大的忙,尤其是在舞台表演上。鼓是一個很特別的樂器,基本上他沒什麼演奏限制,但就像心跳一樣之於一個團。鼓手在表演時的鼓點的運用直接決定了這個團的好壞,石鹼屋的作品中鼓一直是很突除出、很難忽視的存在,顯然負責這一塊的鬼鼓,是讓本來陰柔、偏鄉村小調的東方原曲,一下子變成波瀾壯闊史詩的關鍵。因為石鹼屋在演唱之外的互動時間也非常經典,於是乎這段時間就是鼓手的表演及考驗時間,而鬼鼓時常把他搞得像鐵獅玉玲瓏XD,我也說過這方面他教我很多,說起來算是我生涯中重要的人。


  肥皂真正聲名大噪是在FN07之後,可以說那一個夜晚是屬於他們的。在那之後他們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風暴席捲東方界,因為在這之前向這種硬式樂團搖滾在同人界並不吃香,應該說現在、一直以來同人界是網路歌手的天下。更早之前的FN就是狐夢想和他那個團式的純音樂演奏,或是像ICHIGO那種帶點活力的帶動唱式的電波唱法。石鹼屋卻是完全不一樣的類型,他的節奏感很強、詞很重、擅長現場表演,簡而言之就是一點都不同人,被肥皂改編過的歌曲,你只會覺得那是他們的作品,一點也感受不出來角色補正或原有世界觀,但是很東方。石鹼屋的詞一直以來注重角色和音樂關係,他是像荷馬一樣直接將你抽離、拉到幻想鄉去,喚起悠揚遙遠的記憶,幾首作品的詞曲寫的只能用經典來形容,我不記得我有沒有聽過比他更好的同人音樂,甚至在商業樂團也難有比肩。最明顯的是「東方萃夢想 ~end of strong」這個大概東方迷沒有意義一至的神作,一個真正的史詩作品,詞寫得落花流水,兼具美感和深度,開頭和結尾各自一段長約30秒的神吉他伴奏,接著就是平坦明亮的康莊大道,是碎月原曲一個簡單美好的bgm,但卻考驗主唱從頭爆發到尾的能力,厚治像騎士一樣獨撐大局,一直到結尾由秀三仿若吟遊詩人般的娓娓道來。在我心中式足以和「november rain」相比的真正神作!時光冉冉,玫瑰紅了又白,與下了又停,漫漫長夜過去,憶及著萃集的夢,最後只留下鬼的名字。


  肥皂另一絕活就是現場功力特強,基本上聽過他們現場版的「妖魔疾走ex」或是「ってゐ!~えいえんてゐ」的人不可能不跟著手舞足蹈,不管是「父字海」還是「弟弟弟弟弟弟」大合唱,基本上每次都會弄得跟邪教儀式一樣,感染力一流。所以我一直覺得肥皂很像另子曰這之夢幻樂隊。基本上,你不像是去聽一個live,反倒是卻禮拜領聖禮,只有五餅二魚也甘之如飴。又像聽佛陀在岸邊講法,聽得天花亂墜般仿佛置身涅槃西天。每次fn結束就像和朋友喝到酩酊大醉,完全不記得當中作過什麼。不是真的忘記,你當然知道最了些什麼,只是被幸福感一瞬間充滿不知從何說起而已。不管是和群眾玩父字海、沉醉在「もう歌しかうたえない 」的刷吉他快感中、壓軸神曲萃夢想的溫暖夢鄉、連續安可後的滅火器槍亂噴、solo玩嗨後鬼鼓和秀三互換角色。。。。好像我們真的去過博麗神社開過宴會一樣,與群魔狂歡飲酒,那裏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原來餘音繞樑是真的,而且大到像要震破耳膜一樣。原來小王子是真的看得到那幅蛇吞象的畫,想像力是真的可以無限大的,難怪槍花說要"use your illusion",而肥皂要「不可拘束」,原來幻想鄉真的存在,而且比神主描繪的那個還要不真實、美好。


  夢醒了,我還在原地駐足。離開東方也有一段時間了,那幻想的種子卻以在我心中發芽,我不時幻想自己遨遊其中,就像小王子之於狐狸,東方已經成為我心中那段美好的回憶,和年少青春一起飄逝埋藏,但卻不朽。

肥皂呢?他們離開了,誰來替我們說完幻想鄉的故事呢?宴會以散了,作愛後動物感傷。
人去樓空殘夢影,一人風中空追憶。


  



 

「俺にとっては傷も痣も、全て価値のあるもんだ,犠牲なんて呼べるものは;何もねぇ何故なら、全部愛しているからな!」


                                     ――by Stone Cold Stieve Austin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8-11-16 05:34 , Processed in 0.178112 second(s), 2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