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會員創作】 守望者 文:狂海龍少

[複製連結] 檢視: 2800|回覆: 0


守望者
文:狂海龍少
一步一陷。
我們快步奔跑著,看似堅固的石橋卻如豆渣一般輕脆,伴隨我們奔跑的是一路的塌陷,萬幸,在橋基塌陷完畢之前,我們沖進了古堡。
我們四個氣喘喘噓噓的對視,唯一的女生阿咒甚至已經癱倒在地。想過這次探險的危險,卻沒想到竟會危險如廝。
橋已經塌陷,退路全無,原本就陰霾的天卻又陰暗下了一分。死氣環繞著古堡,唯餘聲聲喘息還能打破原本死靜的沉寂。
“格呀子的,現在怎麼辦?”三仔罵罵咧咧的話語終是給這陰沉的環境帶來了一絲生氣,到有些親切。
“還能怎麼辦?”大軍歎息的搖了搖頭,“該丟的都丟了,不該丟的也落在了外面,只能走進去尋找地道,否則我們都要餓死在這裡。”
“是啊,走吧,”我扶起阿咒,“只有尋找地道了,古堡一般都有地道的存在,這是我們唯一的生路了。”
我們幾個向古堡深處探尋著,古堡內沒有著絲毫的光源,我們基本是靠扶牆而走,萬幸的是,在一條通向地下的隧道的盡端,我們發現了一扇門。
合四人之力,我們終是把門推了開來,但入眼的卻是讓人驚愕的一切。
刺眼的光明之後是令人做嘔的血腥,屍骨堆積如山,有些已化作皚皚,有些上卻還沾連著尚未完全腐爛的屍肉,屍蟲在上面蠕動,血腥與腐臭交織形成了另一種怪異的味道。阿咒已嘔不出任何東西,大軍和三仔也是面色蠟黃,甚至就算我自己的胃內也在不斷的翻湧著。
“歡迎你們來到羅達古堡,我是這裡的守望者羅達。”沙啞的聲音中帶著讓人厭煩的笑意,入眼的人混身用黑布包裹著,完全看不出別的什麼。我們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均是一面驚恐。
守望者,這座古堡裡竟然有一個守望者!
因為愛你太深,
我寧願蛻去骸骨做你的魂,
我愛著這一方土地,
這裡也是我的唯一,
沒人可以奪走,
沒人能夠侵犯,
我孤零的守望,
我的王,
沒有遊戲能夠替代,
無人可以逃脫,
那麼生吧,
相信你所相信的,
那麼亡吧,
懷疑你所懷疑的,
……
研究過古堡的人都清楚著這樣一種傳言,城堡的主人在死亡後不願放棄城堡而選擇把靈魂留下,世代守候著城堡,用各種方式把來客永遠的留在城堡中。
因為愛的太深,所以不願放棄。傳聞中的守望者竟然就這樣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好啦……”守望者嗉嗉著,“根據規則,守望者可以給誤入古堡的人一次生的機會。”
“遊戲很簡單,找出不存在的那個人。”
不存在的那個人?!
我們幾個互相驚恐的對望,我們中……有不存在的?
不知不覺,幾人的距離拉大了些,守望者靜看著,之後側身露出一扇門,和之前的門幾乎一模一樣,“門就在這裡,你們可以出去,前提是可以找出那個不存在的人。我想,你們也不希望有一個並不存在的人陪著你們吧?”
“我可以給你們幾個提示:”守望者指著阿咒和大軍,“他們兩個是存在的。”又轉身指向了我“他也是存在的。”
那麼,不存在的是三仔?守望者卻又指了我和三仔,“他們兩個也存在。”
“他可能存在。”守望者又指了一遍大軍,之後閉口不談。
這是什麼邏輯?
那麼生吧……相信你所相信的……那麼亡吧……懷疑你所懷疑的……
突然又想到了這句曾見過無數次的話,難道說,守望者的話……有假的?
可是,下一刻,慘叫傳來。
我看見了什麼?
三仔用手插進了大軍的胸膛,活生生的把大軍身體開了個血洞。
“大軍不是假的……那麼……”三仔轉向了阿咒,“和大軍一起被證明的……”
“你幹什麼?”我看著發瘋一般的三仔,攔在了阿咒之前,和三仔撕扯起來然而……
我和三仔不敢置信的倒了下去,三仔說了一句“果然是她……”便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我想說,你錯了,卻已經說不出口。
守望者消失了,只剩下阿咒在那裡瘋一般的欣喜若狂。嘴裡喃喃著,“不存在的都死了……”
阿咒還是錯了,我們其實都是存在的,真也好,假也罷,守望者能證明我們每個人的存在卻唯獨證明不了自己。
本來就是魂的存在,又怎麼可能真真正正的傷害我們?
那麼生吧……相信你所相信的……那麼亡吧……懷疑你所懷疑的……
突然間頓悟了,可是已經晚了。我們沒有相信該相信的同伴,卻懷疑了我們不該懷疑的東西。
只餘下的厚重的門,又怎麼可能是阿咒一個人可以推開的?
精神渙散,我能感覺得到生命的消逝。
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最終的結果,這個遊戲,註定無人生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2-17 23:02 , Processed in 0.045776 second(s), 2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