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連載小說】 【奇幻】異界界的少年奮鬥史 序曲-上

[複製連結] 檢視: 970|回覆: 1

發表於 13-12-17 04:54:21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舊市區。

  一棟上世紀的老舊房子。

  伴著一串尖銳刺耳的磨擦聲,鏽跡斑駁的金屬大門被緩緩推開。

  一個提著黑色手提箱,模樣看上去約十八、九歲的年輕人從門裡走出。

  「小緣啊……」年輕人回過頭,在門內說話的是一個老婦人,也是他的祖母。「這麼多年了,當初真的是對不起,奶奶在這邊跟你對不起了……」    

  歉疚的表情,卑微的語氣,不僅令溫麒緣感到不習慣,更令他感到不快。

  十年前,他的祖母迷戀上了賭博,結識了許多狐朋狗友,不僅把過世的爺爺留下的家產全部敗光,最後更把巨額的債務丟給了他的父母,就這樣拍拍屁股人就不見了,這麼多年來杳無音訊,直到最近祖母主動連絡,才會有了今天這一幕。

  溫麒緣看著老婦人的臉,那縱橫交錯的坎坎溝溝,比起十多年前看到的,還要多,還要深。

  那頭原本黑白參半的頭髮,已經被冰雪覆蓋,白髮蒼蒼,印在溫麒緣腦海深處,當時那張狡詐無情的面容,現在卻已經被壓抑的憔悴與痛苦給佔據。

  默默地端詳起祖母如今的面容,溫麒緣心中百感交集,不由心想,這些刻劃在臉上的歲月風霜,是不是一個人走過了大半人生之後,經過了數不清的痛苦掙扎,無知愚昧,衝動固執,到最後的知錯悔改,最後留下來的痕跡。

  拜祖母所賜,父親與母親兩人,日夜被名為債務的重擔壓得喘不過氣,父親也因此得了精神病,母親因工作身體過於勞累,現在也是一身病痛,而溫麒緣本身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更是養成了一種極端異常的個性。

  恨,心裡很恨。

  溫麒緣握緊了拳頭。

  他很想大聲說,妳就算認錯了,又能彌補什麼!又能改變什麼呢!

  但即使現在去責備,去追究他祖母的不是,又能彌補什麼?改變什麼呢?

  今天,不是原諒,不是不恨,而是只能選擇放下,只能選擇不去在乎。

  溫麒緣咬緊了牙,因為他認為,這些全部都是因為自己的無能造成的,所以他真正痛恨的,其實是自己的無能為力,他幫不了父母親什麼,就算去打工賺錢,無論多麼努力,這筆債務根本是他們全家一生都償還不了的巨款。

  父親發瘋的模樣,母親賠上自己健康日夜辛苦工作的模樣,一一掠過腦海。

  ──若我當時有那個能力,我絕對會要你們這些對不起我跟我父母的人,全部付出代價!

  但他知道,這終究是痴人說夢。

  最後,心中的波濤洶湧,化作了平靜的話語。

  「奶奶,當年的事,就不用在提了,那我走了。」

  注視著祖母的雙眼片刻,溫麒緣平覆了心中情緒,轉身就要離開。

  「小緣!等等!」

  一直默不作聲的祖母,突然出聲喊住了溫麒緣。

  「你爺爺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他說,他這一生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現在手上拿著的這個手提箱裡面。」

  「什麼意思?」

  溫麒緣停下了腳步。

  「在他去世前的夜晚,他從地下室裡拿出了這個手提箱,神祕兮兮的告訴我,這些全部,才是他能夠致富發家的秘密,但是我卻始終搞不懂……」

  祖母渾濁的雙眼,盯著手提箱,似乎是在追憶過去。

  「他曾經囑咐過我,在這整個家族裡,繼承他遺產的人,只有你,而他的遺產就是這些,那些金錢、房地產什麼的,都不重要,只要有你手上的這個箱子……」

  「夠了!」

  溫麒緣怒沖沖地大聲打斷了祖母的話語,他瞪著面前的老人,聲色俱厲地道:「妳現在是想告訴我,因為這個箱子非常的有價值,所以妳當時把整個家產敗光,再把債務丟到我爸我媽頭上,這樣的行為是可以被原諒的藉口嗎!」

  「……對不起,我當時真的以為是這樣,但是我錯了,真的,真的很對不起你們一家!」

  九十度的彎腰鞠躬,祖母不停地道著歉,差點就要跪下,但是被溫麒緣扶住了。

  溫麒緣皺起了眉頭,神色複雜地看著這個可憐的老人。

  ──但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他對祖母的怨恨,可能這一輩子都無法化解。

  「不用道歉了,或許有一天,我會原諒你,但絕對不是現在,爺爺留下來的東西我會好好保管,就不用妳操心了。」

  溫麒緣抽回雙手,冷冷地別過身,大步離去。

  傍晚,回到自己的家裡。

  溫麒緣提著手提箱走過客廳,父親此時正坐在客廳的椅子上看書。

  溫麒緣從小到大,因為家庭環境使然,跟父母親的關係並不融洽,沒有不和,但平常就是不怎麼講話,像是陌生人一樣。  

  「麒緣,你回來了啊。」父親抬起頭,放下手中的書,指了指桌上的便當盒,道:「要吃晚餐嗎?爸爸幫你買了。」

  「晚點再吃吧,我現在有事要做。」

  溫麒緣搖了搖頭,轉頭走向自己房間,祖母說的話讓他很在意,他想看看爺爺的遺物究竟是什麼。
  
  「麒緣,你手上拿的是你爺爺的手提箱?」

  「是啊,怎麼了?」

  「沒事,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對了,奶奶那邊……」

  然而,父親欲言又止。

  「算了,你去忙吧,我看書。」

  「嗯。」

  離開客廳,溫麒緣走進自己的房間,打開了電燈。

  「好煩……」

  他隨手把爺爺的手提箱放在一旁,躺到了床上。

  父親的態度,還有祖母的事,讓他非常的鬱悶。

  因為他知道父親對他祖母,也是既恨又愛,不管對他做了什麼事,畢竟也還是他的母親,他縱然恨,卻也無法不去愛她。

  想著想著,溫麒緣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滋滋滋……」

  不知過了多久,熟睡的溫麒緣耳邊,傳來了一陣奇怪的雜音,將他吵醒了。

  他睜開眼睛,第一個反應是看向窗外,那裡已經是漆黑一片。

  「哇,已經十二點了。」

  溫麒緣揉揉眼睛,從床上爬了起來。

  「這怪怪的聲音到底哪來的?」

  順著聲音看過去,他發現吵醒他的怪聲音,正是從他爺爺的手提箱裡傳出來的。

  溫麒緣疑惑地提起箱子,把它平放在了電腦桌上。

  祖母的話語,令溫麒緣對祖父的「一切」,感到非常的好奇。

  「這裡面究竟放了什麼?」

  這是一個樣式普通,隨處可見的手提箱,值得一提的是,外面裹的皮是真皮,上面還有一股香味,而在箱子開合處的左右,各有兩個密碼鎖,但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上面的鎖片已經生鏽了。  

  溫麒緣皺起眉頭,他不知道祖父設定的密碼是什麼。

  「啊,對了。」

  溫麒緣忽然想起,他十歲生日那天,爺爺拿了一個木製的大方塊,擺在了他的面前,說:「這就是你的生日禮物,也是你這輩子我送你的唯一一份生日禮物,打開它吧。」

  年幼的溫麒緣拿起了這個木塊,仔細觀察了一下,他問爺爺:「這個盒子打不開啊,它沒有開合的地方。」

  爺爺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木頭方塊的外側,方塊頓時發出了「磅磅」的清脆聲音。

  ──方塊的裡面是空心的。

  「東西就在裡面,你只需要打開這個盒子,就可以擁有它。」

  「可是……」

  「那你想要禮物嗎?」

  「想要!」

  「那就打開它。」
  
  「啊,爺爺,我懂了!等我一下!」

  小溫麒緣立刻跑到了工具室,他回來的時候,小小的手上拿著一個大鐵鎚。

  爺爺笑了,他摸了摸溫麒緣的頭。

  「沒錯,不管你想得到什麼東西,想達成什麼目標,就得記住,無論用什麼手段,無論蠻力或者智慧,都要無所不用其極去獲取,所以,打開它吧。」

  雖然最後敲破了木頭方塊之後,裡面什麼也沒有,可是溫麒緣明白,爺爺這是要教導他處事的道理。

  於是,溫麒緣從房間的櫃子裡拿出了鐵鎚,對準手提箱上的左邊的鎖片,用力一敲,「鏗」的一聲,生鏽的鎖片立馬被敲了下來,而另一邊當然也是如法炮製。

  不一會兒的時間,溫麒緣就把手提箱打開了。
 -----------------------------------------------------

  其實我只是想試試看這樣的開頭,求評語或感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kevin.chang  文筆非常的流暢!  發表於 13-12-22 03:27 聲望 + 4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2#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5 14:28 , Processed in 1.751637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