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短篇小說】 【其它】他 (20130114完結)

[複製連結] 檢視: 5000|回覆: 0



一直以來,就沒有覺得活著是件好事,就算曾經感覺過那是件好事,但那也是非常的稀少時間,且通常短暫。

而,知道要寫下回憶中的故事,我第一個想起的,是他。
我想,能認識他,可能是我的一個轉淚點,和他的緣份一直到小學畢業,之後就斷了。
他是我在那年認識的男孩,那時,她和我一樣,十歲。
不知道在其他人的眼中看起來是如何?
那是的我認為,我和他是兩個相當對比的小孩。

十歲的他,是大家的開心果,無論走到哪裡都一樣,在沉悶的空氣當中,他總事會第一個開口說話,一開口就是要逗大家開心,大家也都理所當然的笑了,每一次,都無一例外,就連我也是。
十歲那時的他,所有的大人眼裡看起來,都是個未來無限的小孩,
集中力高、動作迅速、所有講義考卷作業,總是第一個完成,正確度也最高,一個全身上下幾乎都是優點的小孩。

那時的他,是我嚮往的存在。
羨慕他總是笑的那麼燦爛,羨慕他做起事來總是那麼樣的迅速,實在羨慕他,非常。
但我同時非常的我很討厭他,也許只是因為太過嚮往,有些羨慕和忌妒。
十歲的我,所有的大人眼裡看起來,都是個未來迷茫的小孩,
集中力低迷、無能背誦、理解力不佳、動作總慢半拍、時常走神、記憶力也不好、上課也不專心,喜愛做白日夢、想像力過剩,總用在奇奇怪怪的地方。
那時候的我,真心的覺得,我無法融入這個世界;而奇怪的是,為什麼其他人都能我卻不行?思考過後的答案只有一個,是我不適合這個世界。
那該如何適好?到後來,多半的時間都是這樣思考,最多的時候想要改變自己,也努力的改變了,卻依舊迷失;
到了後來,只不過多半想離開這個世界,但,我卻沒有這個勇氣。


但他做到了,在一次接收到他的消息,是上了高中的二年級,
那時我早已將他拋在腦後,就算是國小畢業那時,我也沒去想到他,關於他的事情,我也從未認真的思考過,但是,就在那天,斷了的緣份在一次的銜接起來了。
中間雖然中斷了五年,但是他的臉、身影,在那時,接到他的消息時,我彷彿絲毫沒有遺忘過他。


我出生,成長的地方,非常的狹小;
那天,平常都會看見的一位阿姨不見了,我向其他的阿姨詢問,才知道,那昨日下午,阿姨的兒子自殺了,年紀與我相仿,可能出自好奇心,也可能是有所不安,我從詢問的阿姨口中知道了他的名子,
哦,原來他是那個阿姨的兒子阿...但,不對,不會吧?
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好像是突然騰空,當認清阿姨所說為現實的時候,瞬間就往腳下的黑洞掉下。
不可能,總是那麼樂觀的他;不可能,總是那麼燦爛的他;不可能,總是那麼明亮的他;不可能,總是那麼優秀的他;不可能,怎麼可能會是那個他?只不過是同名同姓罷了,我重來沒有想過,在我認識的人們會有人想不開,又有那種勇氣,更沒有想過,那個人會是他。可能就這因為我太常用這種催眠式的安慰自己,才更不能接受現實。
所以,當知道他在醫院搶救的時候,我認為他一定救的回來,所以也就沒有去看他,想著,時間晚了,明天吧。
到了明天,又有其他的理由,而那明天的的晚上,用網際網路上的通訊網頁,從同樣國小的同學那裡知道了,他,搶救無效。他就這樣離開了這個世界,就在我開啟電腦的前五分鐘。
我沒有去參加他的喪禮,因為他並有喪禮;我沒有去他的骨灰前和他說話,上香,因為根本不知道能去哪見到。
所以我只是在那天晚上一個人在房間裡,獨自的默默思考他的事情,以前認識的他,和他說過的每一句話,大人們口中的他,大人們口中他做過的事情,他所給他們的映像等等。
我才發現,原來,我和他,並不是太過對比,而只是太過相似。


同樣的,嚮往著天空。
同樣的,將自己偽裝成小丑。
同樣的,只是帶著小丑面具的假笑。
同樣的,渴望著,有人能夠瞭解自己。
同樣的,因為思考而對這世界感到疲憊。
同樣的,渴望著,取下一直以來偽裝的面具。
同樣的,每一天,只是漠然地扮演著自己的角色。
同樣的,感覺和生相較,死似乎是件容易得多的事情。
同樣的,渴望著,讓自己卸下所有的重擔,變形成一個無人瞭解但卻真實的我自己。
同樣的,無法融入所謂的「世界」。
或許每個人都是這樣的,但,太過相似的地方,可能不只這些吧。
其實有很多話想跟他說,想問他;
從小學五年級的校外教學開始,就早有非常多。
怎麼會想這些呢?明明很討厭他的。
原來只不過是因為,太過相似,那時才感到厭惡,其實只是害怕。


他,讓我重新的思考。
平常,其實每一個人都一樣吧?同樣的,漠視他人,不過在他人發生甚麼事情的時候,就會開始議論紛紛,也開始重新認識定意這個人。
而我,從新的定義了一下死亡,一直以來,我只有想過死亡後的自己,我如果死亡,會有人為了我而難過嗎?會有人重新認識我,而會終於的認識我嗎?
會有人難過,你家人,你的朋友,只是你的家人會比你的朋友難過久一點。
會有人重新認識你,但好壞永遠不得而知,而他重新認識的你,也不是從你身上從新認識,而是從別人的嘴裡從新認識。
如果認為這樣也很好,那很好。
只是你沒有想到過,不會有人記得你。
時間過久了,有時會記得你呢?誰會有那多餘的腦容量?即使記得好了,也不會有人去想起你。

不對,有人,你的家人。
現在的我,再次想起他,
他和我年紀相仿,但他步上和我不同的道路,選擇為了自己的理想或痛苦而獻身。
無論是選擇因絕望與感傷而盲目自戕,還是讓自己的生命以最為燦爛的方式永遠生存下去,
都是一種單純的獻身。
只有在下決定的那一瞬間,自己才真實存在。


這件事情發生在西元2011年9月3日,時間已滿一年,他2011年9月1日早上在母親出門工作後的七點在自己的房間內燒炭自殺,待母親回家發現不對勁時,已經是2011年9月1日的下午三點,2011年9月1日的下午四點將近五點才到醫院,在醫院裡急救3天後,在西元的2011年9月3日,晚上六點,他停留在永遠的17歲。而我,必須繼續向前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8-9 13:07 , Processed in 3.07555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