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Makoto02

【東方攻略】 東方心綺樓

[複製連結] 檢視: 12558|回覆: 19

【河童線劇情】

【Stage 1 祭日的攤販散發危險氣息】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BGM:感情摩天樓~Cosmic Mind

河「今天也大撈一票呢,有祭典就有錢賺囉。」
聖「請問~」
河「怎樣?」
聖「妳所設置的攤販,零星傳來被黑心打靶攤詐騙的抱怨呢……」
河「區區廟會攤販,被騙的人自己活該啦。」
聖「這我可不能置之不理了。」

【文文。新聞】
[小心違法打靶攤!]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河裡的便利屋 河城荷取]

[存心攪局的闖入者出乎意料地……]
[河城荷取VS聖白蓮]

河「囉嗦耶,我不是乖乖付了租金嗎,別管那麼多啦。」
聖「哎,為了聚集觀眾,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Stage 2 河童會在空中游泳嗎?】
(似乎捏他科幻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的標題,又譯「銀翼殺手」)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BGM:傳統老爹與前衛少女

河「好啦,去採收黃瓜看看吧。」
一「站住!為什麼要在寺廟裡動手打人?」
河「是她先打我的耶。」
一「妳又在搞什麼黑心生意了吧,看我收拾妳這缺德的水中妖怪!」

【文文。新聞】
[浮在水上的寶船!?]
[人氣100%勝利 河裡的便利屋 河城荷取]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河城荷取VS雲居一輪&雲山]

河「怎麼每個人都囉哩八嗦廢話一大堆啊。」
 「妳們宗教家休想利用狂熱和決鬥咧。」
一「妳誤會宗教了啦。」
河「哼!」


【Stage 3 信仰容易見異思遷】
人類代表魔法師 霧雨魔理沙
BGM:魔法師之夜

河「魚在祭典上賣得特別好。」
 「只要從人類手中搶走漁業權,占為己有就能大撈一票啦★」
魔「就是妳吧?最近莫名其妙凝聚人氣的河童。」
河「嗄?人氣?」
魔「賭上人氣和我一決勝負吧。」
河「我們又不是宗教家,為什麼要做這種蠢事啊。」
魔「還不明白啊,我和妳……早就已經被捲進這股風波裡啦。」

【文文。新聞】
[無宗教派人類不斷增加]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河裡的便利屋 河城荷取]

[存心攪局的闖入者出乎意料地……]
[河城荷取VS霧雨魔理沙]

河「真煩耶,我又不是為了凝聚人氣才決鬥的。」
魔「妳不是三番兩次依賴道具嗎?」
 「使用道具的技術是教義,道具就是宗教本身啊。」
 「換句話說,妳在他人眼中和宗教家沒什麼兩樣啦。」
河「妳要這樣說的話,不就任何人都是某些東西的信徒了嗎?」
魔「現在才發覺啊。」


【Stage 4 古老神社=妖怪巢穴】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BGM:春色小徑~Colorful Path

河「來擴大生意範圍吧,趁著祭典喧囂趕快大搞一票。」
 「欸~靈夢姊~★ 能不能讓我在神社擺個攤販賺點錢啊~★」
靈「想得美。」
河「為什麼啊~?」
靈「現在正在鬥爭人氣呀。」
 「和妳們這種妖怪打靶攤扯上關係的話,我可就虧慘了呢。」
河「這樣就會失去人氣喔,爛死了。趕快放棄那什麼宗教啦。」
靈「人心很容易見異思遷,妳可能無法理解吧。」
河「既然容易見異思遷,失去不是更好?什麼無聊人氣!」

【文文。新聞】
[對宗教的信賴急速衰退]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河裡的便利屋 河城荷取]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河城荷取VS博麗靈夢]

河「哎呀,這些加油聲該不會?」
靈「不用懷疑,就是幫妳加油的。」
河「怎麼會這樣,我原本沒這個打算的說。」
 「結果我真的捲入了人氣鬥爭中呢。」
靈「妳凝聚人氣打算做什麼?」
河「反正對做生意有幫助,就先這樣吧。」


【Stage 5 面對狐狸妖怪平原若有所思】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BGM:佐渡的二枚岩

河「命蓮寺那邊的收益減少了呢,是因為觀眾減少了嗎?」
神「喂,河童ㄚ頭。妳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想做什麼?」
河「可惜的是,決鬥的注目程度似乎下降了呢……等一下,妳是誰?」
神「俺是最強的宗教家哩。沒打倒俺別以為能稱霸這場祭典囉。」
河「從來沒聽過,什麼最強宗教家啊。」
 「我聞到了喔,從妳身上散發出比狸貓還低等的野獸氣味!」

(打完後)

神「呵呵呵,ㄚ頭挺有兩下子的嘛。」
河「別叫我ㄚ頭啦。」
神「看來得發揮全力囉。」


【Stage 6 月幻慶典】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BGM:幻想鄉的二枚岩

河「原來是狸貓在搞鬼。為什麼要變成什麼宗教家?」
猯「俺還想問妳呢,為何區區一妖怪會跑來凝聚人氣啊。」
河「偶然而已啦,偶然。」
猯「原來是尻子玉哪,為了收集尻子玉吧。」
河「怎麼啦?」
猯「如果連非宗教家的妖怪都行的話,俺說不定也有機會呢。」

(打完後)

猯「俺認輸啦,妳真強哪。這也是人氣造成的嗎。」
河「強弱和人氣有任何關係嗎?」
猯「大有關係啊,尤其是現在。」
河「?」
猯「俺原本想找人當替死鬼,解決這起事態的說。」
 「好死不死卻碰到沒有信念的河童,這下子可有趣了呢。」
河「什麼意思?」
猯「趁著夜晚到村里看看吧,因為妳現在就是最強的宗教家呢。」


【Stage 7 喜怒哀樂的源流】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BGM:失落的感情

河「怎麼回事啊,尻子玉隨我挖嗎?」
 「什麼?」
秦「……」
 「我的希望面具……希望面具在哪裡!」
河「我哪知道。」
秦「再不趕快找回希望面具……」
河「希望面具?噢,話說回來,攤販倒是有賣不少面具呢。」
 「說不定就在那裡面喔。要嗎?」
秦「妳說什麼!希望面具在攤販裡?」
河「要看看嗎?」
秦「好啊好啊~」
河「那就乖乖掏錢吧★」
秦「要收錢?」
河「廢話,妳以為我佛心來的嗎?」
秦「好可怕……這個人好可怕。」
河「到底是要還是不要啦?」
秦「等一下,仔細想一想。」
 「追根究柢……希望面具本來就是屬於我的吧!」
 「我在怕什麼啊,只要剝了她的皮搶過來就行了!這才是我的希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本文章最後由 Makoto02 於 13-5-30 08:45 編輯

【神子線劇情】



Stage 1 神秘大戰】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BGM:春色小徑~Colorful Path



靈「我接受妳的挑戰!看看哪一方的宗教比較受歡迎吧!」
神「強者=正義。如果這就是幻想鄉的作風,那就簡單啦!」



【文文。新聞】
[神子快勝,猴賽雷!]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想不到道教竟然降服神道!]
[豐聰耳神子VS博麗靈夢]

神「很好。為了我的仰慕者,我絕對不能輸!」




Stage 2 人魔大戰】
人類代表魔法師 霧雨魔理沙
BGM:魔法師之夜



魔「聽說妳打贏了靈夢呢。也和我一決勝負吧!」
神「如果妳有自信不會被痛電的話,我就沒有理由拒絕。」
魔「好呀,只要我打贏妳,就等於連同打贏靈夢哩。」



【文文。新聞】
[神威無敵仙人,降臨村里!]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豐聰耳神子VS霧雨魔理沙]



神「來,崇拜我吧!」
魔「結果我只是被妳徹頭徹尾利用嗎。」
神「因為妳我的信念強弱天差地遠啊。」




Stage 3 空中大戰】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BGM:傳統老爹與前衛少女



一「第一次見面吧?讓我見識一下古代力量有多強吧。」
神「我怎麼聽說佛教不喜歡殺生?」
一「和邪教決鬥,隨時都能得到佛祖的首肯!」



【文文。新聞】
[不斷出現嚮往仙人的人類!?]
[人氣100%勝利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豐聰耳神子VS雲居一輪&雲山]



神「要向死者唸佛或是唸什麼都行」
 「從一開始眼裡就只有輸家的宗教,不要也罷!」(暗指佛教只會普渡眾生,道教卻能超凡入仙)




Stage 4 仙佛大戰】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BGM:感情摩天樓~Cosmic Mind



聖「終於來了,聽說剛才徒弟受妳『照顧』了呢。」
神「佛教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樣,變成了表裡不一的宗教。」
 「表面上以嚴格戒律假裝無欲,私底下卻拼命擴權干預政治!」
聖「哼,僧侶和道士的評價天差地遠,讓妳很不甘心吧?」



【文文。新聞】
[宗教大戰,由道教贏得勝利]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想不到道教竟然降服佛教!]
[豐聰耳神子VS聖白蓮]



神「人類無法光靠經文變強,修練不足就是妳的敗因!」
聖「這麼一來……幻想鄉的人心就屬於妳的了。」
神「交給我吧,我馬上就能取回大家的內心!」




Stage 5 謎之大戰】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BGM:佐渡的二枚岩



神「所有礙事的宗教都一掃而空,準備萬全。」
 「接下來只要由我帶給里民希望就行了。」
 「總覺得簡單到讓人起疑呢。」
 「什麼!?哪來的冒牌貨?」
神「呵呵呵,還有宗教家沒決鬥過吧。」
神「……真是太可疑了。」
神「和俺打一場吧。」
神「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騙術,但總不可能連武功都模仿吧!」



(打完後)



神「我贏啦!妳休想使用這些邪惡法術!」
 「還不趕快現出原形,冒牌貨!」




Stage 6 月幻慶典】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BGM:幻想鄉的二枚岩

猯「怎麼樣?這就是妖怪之術哩。」
神「原來是狐狸妖怪的傑作。」
猯「如何?如果俺用妳的模樣去為非作歹,會怎樣啊?」
 「好不容易凝聚的信賴,也會瞬間化為泡影囉。」
神「妳……!」
猯「宗教只不過是沙上樓閣,就像海市蜃樓一樣虛幻哩。」
神「大膽,妳想逼我動怒嗎?」
猯「他們馬上就嗅到決鬥的氣息,聚集而來哩。」
神「我馬上打得妳滿地找牙,教妳再也不敢仿冒我!」



(打完後)



猯「投降啦!再打下去明天筋骨就散哩。」
神「哼,看妳以後敢不敢再仿冒我。」
猯「拜託,俺只是測試一下妳的覺悟,何必發那麼大脾氣呢。」
神「妳說什麼?」
猯「妳不知道麼?現在的人類村里,要是過了丑時三刻,」
 「就會變成感情蕩然無存的最糟之處囉。」
 「不只是希望,人類所有的感情都會蕩然無存哩。」
神「不存在感情嗎……」
猯「俺只是想提醒只將目光放在白天的妳啦。」
神「原來如此。如果還有任何我不知道的情報,就趕快告訴我。」
 「剛才的無禮就付諸流水吧。」
猯「這個麼……」




Stage 7 喜怒哀樂的源流】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BGM:失落的感情



神「原來如此,那隻妖怪狸說得沒錯。」
 「白天決鬥時,村里一喜一憂的模樣和現在簡直有天壤之別。」
 「看來事情不如我原先預料那麼單純……?」
 「是誰?」
?「……」
神「妳是……」
?「我的希望面具……」
神「妳的面具……我有印象。」
秦「妳說什麼?」
神「那不是秦河勝的面具嗎?」(聖德太子寵臣,能樂大師世阿彌始祖)
 「難道經年累月之下,變成了付喪神嗎?」
秦「聽妳的口氣……喂!難道妳知道希望面具的行蹤嗎?」
神「希望面具?我不知道那種東西。」
 「……原來是這樣,我看出來了。」
 「優秀的道具不只會呼喚人,也會呼喚靈體接近。」
 「河勝的面具經年累月放置之下,化為操縱人心的妖怪。」
秦「……妖怪化?」
 「沒錯,我變成了妖怪,很棒吧。」
神「可憐的道具,竟然連自己的感情都不存在。」
秦「錯了,現在只是因為少了一個面具才會失控。」
 「原本的我……擁有更加自由的感情……」
神「妳遺失的就是希望面具嗎……」
 「好吧,我就幫妳做一個新的希望面具。」
秦「咦?」
神「況且追根究柢,河勝的面具原本就是我做的啊。」
秦「咦?咦?」
神「但在那之前,我必須打敗依附在面具上的妳。」
 「再這樣下去,感情失控的妳也很難受吧。」
秦「別再囉哩八嗦了,趕快幫我製作希望面具!」
 「否則所有的感情,將會永遠從人類村裡消失!」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白蓮線劇情】
(心綺樓所有角色中,只有白蓮站著就有明顯乳搖……)

【Stage 1 挑戰者現身!】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BGM:大神神話傳

布「不好意思!賭上寺廟的招牌,和我一決勝負吧!」
聖「可以,但我不會賭寺廟招牌。」
布「怕了想龜縮嗎?」
聖「因為我不需要妳們家的招牌。」

【文文。新聞】
[命蓮寺住持,行動!]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傻子才會挑戰最強僧侶]
[聖白蓮VS物部布都]

聖「呣,大家的內心都墮落了呢。」
 「由我來取回大家的道德吧。」


【Stage 2 托缽戰鬥】
人類代表魔法師 霧雨魔理沙
BGM:魔法師之夜

魔「怎樣?想和身經百戰的我決鬥嗎?」
聖「嗯,雖然我對妳沒有直接恩仇……」
 「但我希望向在場所有人,傳達佛祖的教誨有多麼重要。」
 「正好現場有一個很坦的沙包呢。」
魔「什麼,說我是沙包?竟敢瞧不起我。」
 「小心我故意不給妳坦喔!」

【文文。新聞】
[命蓮寺的救世教誨廣為流傳]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傻子才會挑戰最強僧侶]
[聖白蓮VS霧雨魔理沙]

魔「可惡,在大家面前丟臉了。」
聖「別擔心,敗在我手下並不可恥喲。」


【Stage 3 尚未體系化的決鬥】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BGM:春色小徑~Colorful Path

靈「妳到底是太有自信,還是沒腦袋呢?」
聖「我們佛教已經完整體系化,不會輸給妳們這種原始的宗教。」
 「不過在幻想鄉,最能凝聚信仰的宗教,似乎是原始的神道呢。」
 「所以無論如何還是得扁妳一頓,真的只是順便而已……」
靈「小看神之力的話,就等著倒楣吧!」

【文文。新聞】
[連神社都擋不住佛教的超人氣]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人類究竟能強到什麼地步?]
[聖白蓮VS博麗靈夢]

聖「什麼神之力,妳又不是神明。」
靈「今天只是沒聽到神的聲音而已。」
聖「這麼一來,不良神社也會稍微安靜點了吧。」


【Stage 4 較量華麗的傳奇】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BGM:聖德傳說~True Administrator

神「來的好,要在我的根據地決定誰是最強術士嗎。」
聖「嗯,就算沒發生『這種事情』,妳我兩人終究還是得做個了斷。」
 「妳這使用邪惡妖術的牛鼻子!」
神「笑死我也!」
 「在我看來,妳的宗教只會加深人的奴性,竟然還有臉說我邪惡!」

【文文。新聞】
[現在出家正夯!]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聖白蓮VS豐聰耳神子]

聖「紅塵俗事一睡夢,南無三寶,南無三寶。」
 「或許長生不老只是一派胡言而已呢。」
神「我輸了,妳的體術很強。」
 「妳注意到人心的墮落了嗎?」
聖「當然,我為了拯救墮落的人心,才刻意找人決鬥呢。」
神「真不甘心……這個角色就讓給妳吧。」


【Stage 5 詭異的再戰】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BGM:佐渡的二枚岩

聖「哦,怎麼了嗎?」
靈「能不能和俺再過兩招啊?」
聖「再過兩招……可是人氣競爭已經分出勝負了呢。」
 「妳也不想再繼續丟臉了吧?」
靈「話不是這麼說哩。看看妳四周的觀眾吧。」
聖「!?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大家都幫妳加油?」
靈「現在妳已經四面楚歌哩。」
聖「那我可得問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了。」

(打完後)

聖「呵呵呵,難怪我覺得不對勁,原來是這樣。」
靈「哦,妳注意到了麼。那俺就不用再裝成這模樣哩。」
聖「好精采的變身呢。」


【Stage 6 月幻慶典】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BGM:幻想鄉的二枚岩

猯「啊哈哈,妳完全著了俺的騙術哩。」
聖「完全分不出本尊與冒牌的差別呢,好可怕的變化能力……」
猯「過獎哩。」
聖「只不過讓人覺得靈夢有點老氣橫秋呢。」
猯「那就再來一場唄。」
聖「我以為幻想鄉的人氣已經大致上凝聚完成了呢。」
 「想不到竟然還有這麼桀傲不馴的狸貓!」

(打完後)

猯「投降哩!再打下去明天筋骨都散啦。」
聖「我不想做無謂的殺生,只要能拯救人心就夠了。」
猯「人心啊……憑妳能拯救得了麼?」
聖「這是什麼意思?」
猯「妳知道麼?現在的人類村里,要是過了丑時三刻,」
 「就會變成感情蕩然無存的最糟之處囉。」
 「不只是希望,人類所有的感情都會蕩然無存哩。」
聖「不存在感情?就算失去希望,也不可能失去所有感情吧。」
 「難道……人心墮落的原因,是因為幕後有黑手……?」


【Stage 7 喜怒哀樂的源流】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BGM:失落的感情

聖「這是……白天的活力簡直像做夢一般呢,絲毫感覺不到人心。」
 「是誰?」
?「……」
聖「看來不是人類呢。」
?「我的希望……」
聖「?」
?「希望面具究竟在哪裡!」
聖「希、希望面具?這個我並不清楚……」
?「哎呀,有人呢。不好意思,是誰啊?」
聖「我是聖白蓮,是命蓮寺的僧侶……妳是?」
秦「我叫秦心,是掌控所有感情的人!」
聖「感情……是嗎。所以村里現在的情況是……」
秦「遺失了希望面具……感情……失控了……」
聖「面具?看來妳的面具並非裝飾品呢。」
 「換句話說,失去了控制希望的面具,才讓人心墮落嗎……」
秦「答對哩!所以我問妳,我的希望面具究竟在哪裡!」
聖「我哪知道啊。」
秦「就算妳裝傻我也知道。在這個感情失控的世界中,妳是唯一保持希望的人。」
 「就是妳偷走了我的希望面具,對不對!」
聖「佛教戒律有不偷盜戒,被當成小偷的這口氣我嚥不下去。」
秦「誰會相信妳的鬼話!看來妳不肯還我了嘛。」
 「我的感情因此失控,正不知所措呢。」
 「再這樣下去……所有感情都會從幻想鄉消失……」
聖「……我絕對沒有偷妳的面具,但我不能對有困難的妖怪視而不見。」
秦「趕快將希望面具還給我,妳這妖尼姑!」
聖「就算要拯救妳,也得先揍妳一頓,讓妳聽話才行!」
秦「希望必須由我平等地管理才行!趕快將我的希望還給我吧……!」
 「不,是所有人類的希望!」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Makoto02 於 13-6-1 22:44 編輯

【小戀線劇情】

【Stage 1 投身戰鬥的世界裡】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BGM:聖德傳說~True Administrator

戀「呣~大家都好帥喲,我也想參戰呢。」
神「哦,妳不是人類吧。看妳隱藏氣息的方式……絕非等閒人物。」
戀「欸~我也好想決鬥喔~」
神「雖然我才剛打完一場……不過好吧。」
戀「耶~」

【文文。新聞】
[道士神秘地敗北!?]
[人氣100%勝利 空想上的人格維持者 古明地戀]

[地底妖怪果然猴賽雷]
[古明地戀VS豐聰耳神子]

戀「我現在是不是也很帥呢?」
神「竟然讀不到妳的內心……」


【Stage 2 惡夢的終結】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BGM:大神神話傳

布「聽說太子殿下被人擊敗?而且對戰對手不明……這是怎麼回事?」
戀「哈囉~和我對戰好不好~」
布「呣,好像從某處傳來聲音?」
戀「沒看到我嗎?吃我ㄉ(ry」

【文文。新聞】
[神秘妖怪進行決鬥!?]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空想上的人格維持者 古明地戀]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古明地戀VS物部布都]

戀「哇~好好玩喔~」
布「雖然問了也是白問……但為何輸的人是我啊。」
戀「這會上癮呢~」


【Stage 3 希望的起始】
人類代表魔法師 霧雨魔理沙
BGM:魔法師之夜

戀「接下來該和誰決鬥呢~」
魔「那邊的!和我一決勝負吧!」
戀「咦,妳知道是我嗎?」
魔「什麼意思?」
戀「因為以前幾乎沒有人主動對我說話呀。」
魔「是嗎。但妳打倒道教一派之後,已經成為新戰力,知名度不斷攀升了呢。」
 「不過妳等一下就要成為我的手下敗將啦。」

【文文。新聞】
[人氣急速竄升的神秘妖怪!?]
[人氣100%勝利 空想上的人格維持者 古明地戀]

[地底妖怪果然猴賽雷]
[古明地戀VS霧雨魔理沙]

戀「我又贏了呢。可是怎麼怪怪的呢,大家都看得見我嗎?」
魔「那還用說,贏得決鬥後當然會受到矚目啊。」
戀「哇~好爽喔~」


【Stage 4 從希望誕生自由】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BGM:傳統老爹與前衛少女

戀「有沒有下一個對手呢~」
 「受到大家的矚目,移動時也好難為情喔★」
一「最近眾所矚目的妖怪就是妳嗎。」
戀「沒錯~」
一「聽說妳是在不為人知中異軍突起的嗎?妳隱藏氣息的方式真是了得。」
 「不過最近,聽說開始混雜了邪念。真是可惜。」
戀「邪念?雖然聽不太懂,但妳就是下一個挑戰者吧!」
 「我要贏,進一步受到大家的矚目!」

【文文。新聞】
[美麗妖怪魅力無法檔]
[人氣100%勝利 空想上的人格維持者 古明地戀]

[秘密進行不為人知的名勝負]
[古明地戀VS雲居一輪&雲山]

戀「哇~我又贏啦~照這樣來看,大家就會願意和我說話了呢。」
一「不只是和妳說話……大家甚至還會受到妳的影響吧。」
戀「意思是會服從我的命令吧~自己的身體會不會也能自由控制呢?」


【Stage 5 毫無變化價值的妖怪】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BGM:佐渡的二枚岩

戀「下一個對手是誰呀~」
靈「呵呵呵,俺怎麼樣?」

戀「好好喔~對手一個接著一個送上門來。」
靈「和俺過兩招吧。」
戀「呵呵呵~當.然.好.哩★」
靈「竟、竟然模仿俺?」

(打完後)

靈「算妳行。俺也該拿出真本事哩。」
戀「已經沒啦?」
靈「是麼?」


【Stage 6 月幻慶典】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BGM:幻想鄉的二枚岩

戀「好呀,巫女完了換妳嗎?」
猯「是、是吧。」
戀「這次我也會贏喔!」
猯「真是變了也浪費時間的丫頭呢。」
 「真懷疑她的眼睛就竟看到了什麼。」
戀「怎麼樣?怕了嗎?」
猯「那怎麼可能哩。」
 「好勒,正式開始吧。別以為和剛才的巫女一樣好對付囉?」

(打完後)

猯「勝負揭曉啦!明天還有得忙呢,今天就到此為止哩。」
戀「哇~我又贏啦~下一場的對手是誰呢~」
猯「真是強韌呢,難道妳不知道什麼叫累麼?」
戀「累?沒有意識過呢~」
猯「好神奇的丫頭,妳身上感覺不到表面性質以外的感情。」
戀「欸嘿嘿~可是很好玩呀★」
猯「這句話也是認真的麼?不過啊,卻也和村里人類的無感情不一樣呢。」
 「神奇的是,妳似乎充滿了希望呢……」


【Stage 7 喜怒哀樂的源流】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BGM:失落的感情

戀「有沒有下一個對戰對像呀~」
 「咦?好安靜呢~難道這就是俗稱的丑三刻嗎?」
 (丑三刻:草木同眠,妖怪活動最頻繁的時刻。釘稻草人也是在這個時候)
?「……」
 「我的希望面具……希望面具在哪裡!」
戀「哇~下一個對戰對象耶~」
秦「再不趕快找回希望面具的話……」
戀「希望面具?啊~我有看過像是妳的面具喲~」
秦「妳說什麼?」
戀「純白的面具從地裂掉了進來呢~因為很詭異,我記得很清楚喲。」
秦「什麼!那個面具是什麼表情?」
戀「純白的小(屁)孩表情,好像哪裡的地藏菩薩呢~」
秦「那……那的確是希望面具!現在究竟在哪裡?」
戀「秘密,已經是我的寶物囉★」
 「奇怪?什麼都忘得一乾二淨的我,怎麼只有這件事情記得特別清楚呢?」
秦「丫頭,希望面具妳不還我嗎!」
戀「嗯,咬我呀。」
秦「持有不完整感情的面具,感情一定會出現問題。」
 「這樣下去,妳的感情也會失控喔!」
戀「妳管我,反正我本來就沒有任何感情。」
秦「可悲的丫頭,如果不想變得和我一樣,就趕緊將希望面具還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一輪線劇情】

【Stage 1 稀客現身命蓮寺】
人類代表魔法師 霧雨魔理沙
BGM:魔法師之夜

一「聖姐不在家,我得負責保護寺廟。」
魔「嗨嗨,有人在嗎?」
一「有何貴幹?」
魔「『剛才』竟敢給我來這招!這次我可不會輸囉!」

【文文。新聞】
[命蓮寺方再度勝利]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雲居一輪&雲山VS霧雨魔理沙]

一「『這次』是什麼意思?」
魔「我剛才被妳們家住持揍了一頓,才想跑來報一箭之仇啦。」
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我可以去確認一下吧?」


【Stage 2 入道降落於神社】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BGM:春色小徑~Colorful Path

一「不好意思!」
靈「哎呀,這不是頑固老爹嗎?」
一「請問聖姐剛才有光臨過嗎?」
靈「聖?有啊,她剛才有來。」
一「果然是這樣。」
靈「厚,一想到我就一肚子火。」
 「對了,乾脆揍妳一頓,設法恢復一點人氣吧!」

【文文。新聞】
[博麗巫女,二連敗!]
[人氣100%勝利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見識佛教與神道差異的一戰]
[雲居一輪&雲山VS博麗靈夢]

一「原來聖姐找人決鬥啊……」
靈「雖說是決鬥,其實像是模擬戰啦。」
 「現在這種情況,對宗教家而言相當重要呢。」
 「要是打贏妳的話,說不定能挽回一點顏面……」
一「原來如此,所以我如果輸了,之前的勝利就付諸流水嗎。」
 「但我還是想幫聖姐盡棉薄之力……在不妨礙她的範圍之內。」


【Stage 3 將佛祖教誨傳往邊境】
河裡的便利屋 河城荷取
BGM:芥川龍之介的河童~Candid Friend

河「怎樣?尼姑有什麼事?」
一「聽說棲息在這片沼澤裡的妖怪都很缺德。」
 「所以我要向各位傳授佛陀的教誨。」
河「我才不要聽妳傳教。」
 「這年頭還扯什麼佛陀或道德,妳傻了啊。」
一「沒辦法,用說的不行,就只好用拳頭了。」

【文文。新聞】
[河童集體出家]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交手過無數次的傳統之戰]
[雲居一輪&雲山VS河城荷取]

一「命蓮寺原本就是妖怪開設的,隨時歡迎妳入門,還有很多同伴喲。」


【Stage 4 地獄裡的一輪花】(輪=朵)
空想上的人格維持者 古明地戀
BGM:哈特曼的妖怪少女

一「結果我又回來了。地底是我們的屈辱之地。」(星蓮船以前被封印在地底)
戀「哦?是誰?」
一「但如果一味視而不見,是無法拯救地底妖怪的。」
戀「啊,是見越入道大叔。」
一「好啦,要在地底宣揚佛教,誰是合適的對手呢?」
戀「大家都無視我嗎?」
一「咦?雲山你剛才有說話嗎?」
 「眼前有人?想太多了吧。」
戀「妳這個大白癡★」

【文文。新聞】
[舊地獄也掀起佛教熱潮?]
[人氣100%勝利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尺寸大小是勝敗的關鍵]
[雲居一輪&雲山VS古明地戀]

一「剛才完全沒注意到呢。難道這就是無我的境界嗎……」
戀「哎呀呀,入道大叔真是厲害。本來以為他要是被城市汙染,就讓他搭訕呢」
一「地上和都會一點關係都沒有喔。」


【Stage 5 一輪深切反省?】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BGM:佐渡的二枚岩

一「今天的傳教活動結束囉。尤其在聖姐沒去過的地方也成功傳教了呢。」
聖「喂,妳在鬧什麼?」
一「啊,聖姐。」
聖「不是吩咐妳在命蓮寺乖乖看家麼?竟敢擅自到處亂跑。」
一「不好意思,因為之前出現了奇怪的客人。」
聖「夠了,我饒不了妳!命蓮寺被妳害得快倒廟啦!」
一「那我得趕緊回去才行!」
聖「休想逃!」

(打完後)

一「等一下!我們佛教怎麼可能有人使用這種邪術!」
 「妳到底是誰?」


【Stage 6 月幻慶典】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BGM:幻想鄉的二枚岩

猯「穿~幫~了~勒~」
一「可恨,竟敢唬弄我。」
 「而且竟然膽大包天,變成聖姐的模樣。妳死定了!覺悟吧!」
猯「呵呵呵,這樣開打也太沒味兒哩。」(出現一群狸貓)
 「好哩,觀眾都到齊啦,來勒來勒!」

(打完後)

猯「輸啦輸啦,投降哩。」
一「我豈能輸給區區妖怪狸呢。」
猯「只是想在滿月夜晚嚇嚇妳囉」
一「的確嚇到啦,好精采的變身術。」
猯「嚇玩人之後哩……」
 「等一下到人類村里去看看吧,到時候妳一定會更吃驚哩。」
一「? 但我是妖怪,聖姐告誡我盡量避免進入村里……」
猯「哎,沒甚麼好擔心的,這種時間沒人會看的啦。」
一「是嗎……」
猯「好啦,老人家差不多該閃囉。下次想和那位年輕人來場變身對決哩。」
一(年輕人是指雲山嗎?)

【Stage 7 喜怒哀樂的源流】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BGM:失落的感情

一「怎麼回事?人類身上絲毫感受不到生氣。」
 「妖怪狸想讓我見識的,就是這件事嗎?」
 「誰?」
?「……」
 「我的希望面具……」
一「從沒見過妳呢!」
秦「希望面具到底在哪裡!」
一「呵呵,我知道了。妖怪狸想讓我見識的,就是面具表演吧!」
秦「哎呀,妳要觀賞我的能樂嗎?」
一「好呀好呀。不過四周的異常現象,我可無法坐視不管。」
 「難到聖姐就是為了導正這起異常現象……」
秦「妳不看嗎?」
一「先等取回人心之後再看。」
秦「現在馬上給我看!然後讓感情爆炸吧!」
一「感情爆炸?身為修行之人,我絕對不會失去冷靜!」
秦「見過我的奧義『暗黑能樂(猿猴憑依)』之後,妳還說得出這種大話嗎?」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Makoto02 於 13-6-2 16:49 編輯

【布都線劇情】

【Stage 1 神秘大戰落幕後】
人類代表魔法師 霧雨魔理沙
BGM:魔法師之夜

布「巫女在不在?她之前應該和太子殿下決鬥過了吧。」
 「我覺得可能需要說明一下,才會專程前來的喔。」
魔「靈夢目前正在嘔氣哩。」
布「哦,究竟怎麼回事?」
魔「當然是因為輸給妳們家老大啊。」
 「所以我正準備自告奮勇去找神子,打一場雪恥戰呢,。
布「哦,這我可不能裝作沒聽到。」

【文文。新聞】
[道術展現壓倒性的實力]
[人氣100%勝利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難道人類打不贏她嗎?]
[物部布都VS霧雨魔理沙]

魔「可惡……就算敗在她手下,只要能打贏老大的話……」
布「連我都贏不了,想贏太子殿下更是作夢啦。」


【Stage 2 入魔大戰落幕後】
空想上的人格維持者 古明地戀
BGM:哈特曼的妖怪少女

布「聽說太子殿下曾在這裡決鬥過。但究竟是和誰決鬥呢?」
 「關於剛才那場決鬥,可以打聽一下嗎?」
戀「妳在跟我說話嗎?」
布「當然啊,不然還有誰。」
戀「對呀,當然呢。」
布「關於剛才的決鬥,太子殿下究竟是和誰決鬥呢?」
戀「別管那麼多了,我們也來決鬥吧~」
布「糟糕,問錯人了。」

【文文。新聞】
[第二場決鬥似乎進行過了]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物部布都VS古明地戀]

布「原來魔理沙殿下已經再度決鬥了嗎。」
 「手腳真是快呢,看來也用不著說明了。」
戀「都沒人注意到這場對決嗎。」
布「沒有這回事喔,大家不是都在無意識之中加油嗎?」


【Stage 3 空中大戰落幕後】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BGM:傳統老爹與前衛少女

一「妳又來啦。道教怎麼這麼不乾不脆啊。」
布「等一下,我是前來說明的。」
 「妳應該也知道人心的呼喚吧,現在可不是仰賴信仰自由的時候。」
 「縱使是暫時性,也必須統一宗教,復興人們的內心才行。」
一「關於這件事情,聖姐已經有對策了。」
 「交給我們佛教就行了,原始宗教的手下!」
布「果然水火不容嗎……」

【文文。新聞】
[道術人氣達到頂點!]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布都氏依然顛覆混戰的猜測]
[物部布都VS雲居一輪&雲山]

布「真是厲害的物理招術。」
 「但這種可疑招術不適合佛教吧,怎麼樣,要不要改宗?」
一「我不可能背棄佛教。」
布「可以喝酒喔?」


【Stage 4 仙佛大戰落幕後】
河裡的便利屋 河城荷取
BGM:芥川龍之介的河童~Candid Friend

布「太子殿下已經和對方分出勝負了吧。」
 「和教義無關,我和佛教真是關係匪淺呢。」
 「真讓人感觸良多……乾脆放把火燒了吧。」
河「讓開讓開!」
 「那邊的擋路喔!我要拆卸攤販啦。」
布「噢,不好意思。」
 「對了,剛才太子殿下和住持的決鬥。」
 「能不能向妳請教一下,究竟是怎樣的決鬥呢?」
河「嗄?我才不管什麼決鬥不決鬥呢,宗教家爭奪霸權關我什麼事。」
 「而且攤販對我而言比較重要,器材要收租金的呢。」
布「什麼?太子殿下尚未完全掌握一切嗎?」
 「那我也為傳教盡一份棉薄之力吧。」

【文文。新聞】
[臨時參戰的道士,華麗回應觀眾的安可]
[人氣100%勝利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物部布都VS河城荷取]

布「我美麗的戰略怎麼樣呀?」
河「噢,這就是宗教的力量……」
布「連妖怪也無法抗拒我們宗教的魅力喲。」
河「要產生這麼有趣的想法,必須得先有柔軟的思維呢。」
步「答對哩。」
河「不過既然要信教,還是選神道吧。下次去神社看看。」
布「怎麼會有反效果呀~!」


【Stage 5 最後的宗教大戰?】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BGM:佐渡的二枚岩

布「哦,已經這麼晚了嗎。」
 「太子殿下應該已經回來了吧,明天才是重頭戲呢。」
神「喂,妳在做什麼?」
布「啊,太子殿下。」
神「我問妳在這裡做什麼?」
布「欸?噢,告訴大家決鬥的理由啊。」
神「哦,俺有叫妳這樣做嗎?」
布「是啊,您說為了讓大家認真決鬥,所以在決鬥前不能透露原因。」
神「是這樣麼,在決鬥前不能透露原因……」
 「那就簡單哩!」

(打完後)

布「等一下,有點不對勁?」
神「怎麼?要投降了嗎?妳師父還比這強多了哩。」
布「什麼?這是怎麼回事?」
神「呵呵呵~」


【Stage 6 月幻慶典】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BGM:幻想鄉的二枚岩

布「是、是妳!原來是妖怪狸的傑作!」
猯「這麼簡單就上當,現在妳知道人氣有多無力了麼?」
布「妳該不會……」
猯「答對哩,區區冒牌貨的惡意,就足以讓累積的人氣流失。」
 「宗教根本就像海市蜃樓一樣虛幻哩。」
布「什麼叫冒牌貨的惡意,我饒不了妳!」
 「更何況是妳擺明了變身來亂的,根本從頭到尾都是妳的錯吧!」
猯「呵呵呵,大家都嗅到決鬥的氣氛而來湊熱鬧哩。」
布「看我剝了妳的皮,讓妳再也無法變身來亂!」(猯藏擱來亂?)

(打完後)

猯「輸啦輸啦,俺投降哩。」
 「抱歉剛才挑釁妳,其實俺沒有惡意。」
布「對了,妳剛才說過『我師父還比這強多了勒?』」
 「妳曾和太子殿下決鬥過嗎?」
猯「勒什麼勒,這麼遜就別模仿哩。」
布「別吐嘈這一點啦。之前的確決鬥過了吧?」
猯「沒錯,妳答對哩。」
布「為什麼? 妳有什麼企圖?」
猯「俺也很在意人心的墮落,所以才會觀察有沒有隱情哩。」
 「妳最好也趕快追上她,說不定她已經解決囉。」
布「咦?」


【Stage 7 喜怒哀樂的源流】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BGM:失落的感情

布「怎麼會這樣……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是誰?」
秦「……」
 「太好了,要得到新的希望面具囉。這樣村里的人類和我就都得救了呢。」
布「不好意思?請問妳在這附近有見到太子殿下嗎?」
秦「但是……究竟何時會得到希望面具呢?在那之前我又該何去何從?」
布「喂~有聽見嗎~」
 「難道我又找錯攀談對象了嗎?」
秦「妳……妳和剛才的大仙散發同樣的氣息!」
布「大仙~?如果是太子殿下的話,也難怪妳會弄錯了。」
秦「妳還在拖拖拉拉什麼,趕快將希望面具交出來!」
布「哎~找錯攀談對象都會倒楣呢~」
秦「這點失控還不夠!讓妳所有感情也跟著爆發吧!」
 「看我的奧義『暗黑能樂(猿猴憑依)』!」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猯藏線劇情】

【Stage 1 宗教戰爭的餘韻】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BGM:傳統老爹與前衛少女

猯「嘿,情況怎麼樣哩?」
一「情況?」
猯「就是面靈氣呀。」
一「面靈氣……噢,是指小秦嗎。這個……」
猯「等一下,要講等打完再講唄。」
一「妳搞嘛啊。」

【文文。新聞】
[矚目新勢力是妖怪狸?]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四周充滿野獸的氣味]
[二岩猯藏VS雲居一輪&雲山]

猯「觀眾都期待已久了,不打怎麼行哩。」
一「妳該不會打上癮啦?至於小秦她啊……」


【Stage 2 新的希望面具】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BGM:大神神話傳

布「哦,妳是……」
猯「俺想知道一下,之後怎麼樣了哩。」
布「怎麼樣……?」
猯「面靈氣呀。」
布「原來是這件事。不過在說之前,有件事情得先解決不可吧?」
猯「放馬來唄。」

【文文。新聞】
[壓軸強者現在才登場!?]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秘密進行不為人知的名勝負]
[二岩猯藏VS物部布都]

布「真是厲害。」
猯「拜託,俺已經手下留情哩。」
布「關於面靈氣……太子殿下幫她製作了新的希望面具。」
 「現在付喪神大概已經消失,變回普通的道具了吧。」
猯「哦……?怎麼和剛才尼姑的說法不同呢?」


【Stage 3 命蓮寺的狸囃子】
(狸囃子:鬼故事的一種,深夜的笛子或太鼓囃子(能樂或歌舞伎的伴奏)聲。)
(「證誠寺的狸囃子」與「分福茶釜」、「八百八狸物語」合稱為日本三大貍貓傳說。)
超越靈長類的阿闍黎 聖白蓮
BGM:感情摩天樓~Cosmic Mind

猯「好唄,尼姑會說什麼來著哩。」
聖「哦,是妳。」
猯「最近怎麼樣啦?」
聖「信眾增加了,還過得去。」
猯「俺問的是面靈氣……」
聖「所以說她也還好呀……」
 「哎呀,觀眾是不是叫我們『趕快開打』呢?」
猯「明星真命苦呀。」

【文文。新聞】
[妖怪狸超強勢!]
[人氣100%勝利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交手過無數次的傳統之戰]
[二岩猯藏VS聖白蓮]

聖「期待決鬥的粉絲們還有這麼多,真是辛苦呢。」
猯「俺不在乎哩。」
聖「小秦她最近經常來命蓮寺修行。」
猯「修行?」
聖「這場祭典喧囂應該很快就會落幕了吧。」
猯「呣~真搞不懂。」


【Stage 4 神靈廟的狸囃子】
執掌宇宙的全能道士 豐聰耳神子
BGM:聖德傳說~True Administrator

猯「幫小秦製作新希望面具的人,是不是在這裡呀?」
神「哦,是上次的老太婆啊。」
猯「說、說俺是老太婆?」
神「妳是來一決勝負的嗎?」
猯「俺是來詢問面靈氣的事情……」
 「但看這熱潮……似乎不打都不行了麼。」
神「沒錯,妳倒是很清楚嘛!」

【文文。新聞】
[貍貓商品(河童製)正夯!]
[人氣100%勝利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因為有尾巴,對人類有不良影響?]
[二岩猯藏VS豐聰耳神子]

神「關於面靈氣,我已經幫她製作了希望面具,應該不會有問題。」
猯「原來如此。」
神「難道有任何麻煩嗎?儘管告訴我。」
猯「聽說面靈氣在寺廟裡修行呢。」
神「什麼?寺廟?」
猯「該不會是因為面具恢復希望之前的這段空窗期唄?」
神「大概……是吧。」


【Stage 5 著了狸貓的道術】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BGM:春色小徑~Colorful Path

猯「順便問問這裡的人吧,好歹也曾經是宗教家哩。」
靈「什麼?面靈氣?小秦她經常來神社呀。」
猯「哦,來做什麼?」
靈「真是的,四周觀眾好吵喔。我去叫他們住嘴,等我一下。」
 「我今天不想決鬥啦~!」
猯「先等等。」
靈「嗯?為何要阻止我?」
猯「呵呵呵,不用再說了。今天怎麼會不想決鬥呢~」

【文文。新聞】

猯「出手真不留情呢。和其他人的決鬥,只是形式上的模擬戰哩?」
靈「是嗎?我已經手下留情囉?」
猯「對了,妳剛才提到面靈氣來神社?」
靈「對對,她經常來喲,來找希望面具。」
猯「什麼?來找希望面具?這是怎麼回事?」
靈「啊,她今天也來啦。來尋找面具有沒有混在打靶攤裡……」

【Stage 6 妖怪會脫胎換骨嗎?】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BGM:失落的感情

猯「來的正好,咱們是第一次見面吧,妳叫面靈氣來著。」
秦「誰?」
猯「俺是佐渡的二枚岩,今後多多指教哩。」
秦「我是秦心,也請妳多多指教。」
猯「根據俺四處打聽,聽說妳請人幫妳製作希望面具哩?」
秦「妳居然知道啊。」
猯「那妳還在這裡混什麼?」
秦「因為我在尋找希望面具。究竟跑到哪裡去了呢?」
猯「真是怪傢伙,難道新的希望面具不合用麼?」
秦「不,那個希望面具……的確是希望面具……」
猯「那妳有什麼煩惱哩?說來聽聽唄。」
秦「那個希望面具太完美了,以道具而言很完美。」
 「再這樣下去,我們會失去個別的自我,變回普通的六十六個面具。」
 「難道妳想看到我們變回普通的沉默道具嗎?」
猯「原來如此。好不容易身為妖怪的自我覺醒,無法坐視自己逐漸失去自我麼。」
秦「我們試過不仰賴面具而獨立的方式,也設法努力找回原本的面具。」(咬我呀~★)
 「但是我們依然不知道,究竟什麼才是正確的方法……」
猯「妳們麼……俺知道哩。」
 「放心唄,俺站在妳們這一邊,對於付喪神一類也知之甚稔哩。」
秦「真的嗎!?」
猯「所以放心和俺打一架哩。」
秦「為什麼要打啊?」
猯「看看四周唄,難道妳能無視這麼多興奮莫名的觀眾麼?」
秦「好久沒有看見這麼開心的人類了……」
猯「為了妳的自我,痛快地大打一架吧!」
秦「那是我要說的話!嚐嚐我新生面靈氣的華麗能樂吧!」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秦心線劇情】

Stage 1 聖輦神樂】
霸氣干雲的妖怪行者 雲居一輪&雲山
BGM:傳統老爹與前衛少女
秦「……嗨嗨,我乃秦心是也。」
一「決鬥的時候不用那麼客套啦。」
 「『賭上最強稱號,和我一戰吧!』這樣就好了。」
秦「接受挑戰!」(challenge accepted
【文文。新聞】
[能樂出現些微流行的徵兆?]
[會場氣氛High到最高點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秦心VS雲居一輪&雲山]
秦「贏了真是開心呢。」
一「開心的時候可以露出笑容。」
秦「微笑微笑!」
Stage 2 水中神樂】
河裡的便利屋 河城荷取
BGM:芥川龍之介的河童~CandidFriend
河「哎呀,妳不是小秦嗎?感謝妳經常光顧呀。」
秦「賭上最強稱號,和我一戰吧!」
河「咦?最強稱號?怎麼了嗎?」
秦「呵呵呵~」
【文文。新聞】
[馬上有粉絲追著看公演]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交手過無數次的傳統之戰]
[秦心VS河城荷取]
秦「讓大家觀賞也很開心,我開始了解大家決鬥的理由了。」
河「最強稱號被搶走啦~」
Stage 3 少女神樂】
空想上的人格維持者 古明地戀
BGM:哈特曼的妖怪少女
秦「找到妳啦!」
戀「是誰呀~?哦,是妳!」
秦「這次我一定要打敗妳!」
戀「哇~來者不拒喲!」
秦「哼哼,這次我可是有練過,別以為會像上次那樣!」
戀「我可是有希望呀!才不會輸妳呢!」
【文文。新聞】
[人類也吹起能樂流行風]
[人氣100%勝利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秦心VS古明地戀]
秦「贏啦!好開心喔!」
戀「哎呀~我的希望面具~」
秦「舊的希望面具我不要了。因為我已經開始掌握到所謂的感情啦。」
Stage 4 夢幻神樂】
操控龍脈的風水師 物部布都
BGM:大神神話傳
秦「哇~這裡也有決鬥的氣氛!」
布「這不是面靈氣嗎。聽說妳目前正在更生?」
秦「對呀~我正在觀察大家,學習培養感情喲~」
布「變得開朗多了呢。不過知性似乎有些降低……」
秦「賭上最強稱號,和我一戰吧!」
布「好呀!讓妳學學懊悔的表情!」
【文文。新聞】
[不需要任何說明,神樂正夯!]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暗黑神樂到底是什麼啊]
[秦心VS物部布都]
秦「好開心~決鬥充滿了樂趣呢~」
布「人生有苦也有樂呀。」
秦「又在說這些話~」
Stage 5 星塵神樂】
人類代表魔法師 霧雨魔理沙
BGM:魔法師之夜
秦「有沒有人能讓我開心呢~」
魔「找到啦。妳最近的氣勢很強呢。」
秦「氣勢?」
魔「就是人氣啦,妳的人氣。」
秦「人氣……」
魔「怎樣,要不要和我一決勝負?」
秦「好呀好呀~賭上最強的稱號吧~」
魔「……妳是不是吃錯藥啦。」
【文文。新聞】
[猴子都看得懂的能樂,你也能當能樂通!]
[人氣100%勝利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秦心VS霧雨魔理沙]
秦「好,得到第五個最強哩!」
魔「我輸了……妳比平常還要賣力呢。」
秦「唔~」
魔「怎麼啦?」
秦「手腳無力耶,怎麼會?」
魔「因為是第五戰吧?大概只是太累了。」
秦「這是疲勞的表情!」
魔「才不是!」
Stage 6 新生暗黑神樂】
隨時提供驚嚇的妖怪狸 二岩猯藏
BGM:幻想鄉的二枚岩
秦「累了嗎~真的是累了嗎?」(保X達蠻牛~)
猯「怎麼哩?遇見人類後,有沒有成長一點?」
秦「有呀!現在不論和誰決鬥,我都不會輸喲!」
猯「哎呀?怎麼成長的方向和俺的預測不一樣?」
秦「賭上最強的稱號,和我一戰吧!」
猯「反正這樣也很像妖怪,就這樣唄。」
【文文。新聞】
[終於完成,究極神樂!]
[在符卡應酬中脫穎而出 表情豐富的撲克臉 秦心]
[人類妖怪眾所矚目的一戰]
[秦心VS二岩猯藏]
秦「唔~好累喔~」
猯「連疲勞的表情也學會了麼,雖然和妳不太相稱啦。」
 「看來妳驅除了所有煩惱哩。」
秦「煩惱……」
猯「之後就算置之不理,也會透過內在的希望而自我覺醒唄。」
秦「!」
 「……還沒完!我還有一道非超越不可的壁壘!」
猯「呣? 怎、怎麼突然這麼說?」
秦「對了,我現在才知道,我的敵人究竟是誰!」
 「就是玩弄他人情感的宗教家!現在該與她們切斷關係了!」
Stage 7 複雜蜃景的悲劇】
Fata Morgana,亞瑟王傳奇中的邪惡女巫Morgana所創造,
 引誘水手的空中樓閣。Fata為命運之意。)
八百萬的代言人 博麗靈夢 with 聖白蓮&豐聰耳神子
BGM:失落的感情
靈「咦!村里怎麼又變成這樣?我還以為感情失控已經解決了呢……」
秦「來得好。我乃秦心,操控感情之人。」
靈「知道啦。還有我聽說,妳最近更生到很奇怪的方向去。」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秦「我終於明白了。」
 「眼花撩亂的彈幕、炫目華麗的光線、霸氣剛猛的體術!」
 「擾亂眾人感情的,不就是妳們這些宗教家嗎!」
靈「對呀,因為這是工作嘛。」
秦「我必須糾正這一點才行。」
靈「想打架嗎!」
聖「又失控了嗎?面靈氣,看來妳的感情還不穩定呢。」
秦「哼,來得正好。看我痛扁妳們一頓!」
神「我全都聽到了!追根究底,這丫頭會這麼沒規矩,是我的責任。」
 「我現在馬上就讓她變回普通的道具。」
秦「連妳都……哼,看我一口氣打倒妳們三個。」
 「沒和宗教家切斷關係,是不可能控制感情的!三人齊聚一堂反而更省事!」
靈「這個~基於運動家精神,這裡交給我就可以了……」
秦「怕了嗎!三個人一起放馬過來(一起上我)吧!」
聖「看,她叫我們聯手對付她(一起上她)呢。」
神「對啊,不聯手對付她(不一起上她)才是失禮呢。」
靈「是、是嗎,真的可以聯手對付她(一起上她)嗎?」
 「好!那就接招吧!」
 「宗教的本意是穩定感情!所以說面靈氣!妳仔細聽著!」
 「讓妳安分下來是我們的工作!別怪我們三個打妳(上妳)一個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19#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20#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8-11-20 20:18 , Processed in 0.056046 second(s), 21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