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短篇小說】 【奇幻】血領主1~4(完)

[複製連結] 檢視: 5572|回覆: 5
  • 無名的勇者

    闇幻六翼

    我,原本是一個戰士,跟著村裡其他好友一起投入到戰爭之中,而,當某次我被派出去執行傳令任務時,回來,發現一整個軍隊因對方的突襲全滅時,我徹底崩潰…..看了看軍隊的行進,正是往我們村子去,我快馬加鞭,希望能在他們到達之前趕到村子,不為什麼….只是為了心愛的她….。

    當我趕到村子時….已為時以晚….大部份的房舍皆已被火舌吞沒,還有數名敵軍再殘殺那些我所熟悉的面容時,我…..徹底的爆發,拿著劍就衝進去與他們拼命,那些殘軍對於我的出現,突然訝異了一下,但,馬上提著武器往我這衝來。

    在爭鬥過後….那數名敵兵已被我消滅,但是我也受了重傷,拖著沉重的步伐,我開始尋找著,翻著那具具的屍體,翻著那殘破的家園,希望,不,應該說我不希望翻到….,可是,天不從人願……,在某堆的屍體中,我看到了她的臉…一臉的驚恐,我抱著那冰冷的遺體,痛哭失聲…..。

    當我再回過意識之時,已經不知道是幾天之後了,身上的血已經停了,我聽到遠遠的有馬蹄聲往這接近,當接近時,看到的是敵方的將領帶著殘餘的兵隊正在撤退,我當機立斷的躲到一間房子裡去,等著適當的時機,我要手刃這個人!
    果然,他們在這村稍事休息,我數著有多少人,腦內同時也浮現出那些死去的人與她的臉….,不自覺的握著劍的手就越握越緊。此時,有名士兵往我這走了過來,我的手心在冒汗,我的心在想著該怎麼辦,要現在就動手嗎?還是晚點?正在這麼想的同時,那人已越來越近,好吧!我握緊了劍,衝了出去。

    他們一開始見到我殺氣騰騰的衝出來,愣了一下後,馬上提起武器應戰。果然…..寡不敵眾….當我砍倒2人之後,我也倒下了,當最後一劍往我身上刺下時,往事一幕幕的出現在我眼前….“嘻嘻,這樣子,真是難看呢“不知道從哪冒出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就讓我幫你一把吧“語音剛落,往我身上刺下的劍,被一道力量所彈開。我緩緩的站了起來,感覺身體裡有股力量正湧上來,看著他們驚恐的臉,我的臉上露出了笑,不屬於我,殘忍的笑….。

    當最後一人露出驚恐的眼神倒下時,我才慢慢醒轉過來,看著周圍,滿是鮮血飛濺的痕跡,以及露出不知道看到什麼恐怖景象的數具屍體,放下了劍看著手上,紅色與褐色的血….層層的…染在手上。“嘻嘻,復仇的感覺怎麼樣,滋味是不是很不錯呢”我往話聲發出的地方看去,只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坐在成堆的屍體上。我拔起劍,往那影子丟了過去,而劍卻穿過它的身體,插到了地面。“別那麼兇好嗎,我可是幫了你復仇的推手喔”我大吼著:你什麼都不懂!!!“是嗎?那你想要的是什麼?你又是誰?”我愣住了,我是誰?我所求的又是什麼?“呵呵,你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可以慢慢想,這就當我送你的禮物吧”語閉,黑影消失,消失的地方留下了一本書跟一把劍。我走近一看,一本黑色的書皮,上面燙印著我看不懂的文字,而劍是整把黑色的單手劍,劍刃黑不透光,護手是骷髏的形狀,我猶豫著要不要拿,但這兩件物品卻散發著讓我不可不拿的氣息,我顫抖的伸出了手,摸向那黑色的書,碰觸到那書,一股電流貫穿了我全身,原本看不懂的文字,頓時變的明明白白,這是本…惡魔的典籍,一字一句著寫著能讓我們凡人無法做到的事的咒語。另隻手,摸向了那把黑色的劍….拔起,入鞘,而後,走到了那些被我殺死的屍體面前,翻開了那典籍某一頁,吟詠上面的文字,而地上出現了巨大的魔法陣,此時,我將知道,我不會再是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4   檢視全部評分
    kevin.chang  (★≧▽^))★☆  發表於 13-3-26 20:42 聲望 + 4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 無名的勇者

    闇幻六翼

    憑著那本書與劍…..在破碎的村子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地方….,在這區域內….生死皆屬我管….我已經死了,卻還保有靈魂,我的心….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不會跳動了,沒有疲憊,也沒有飢渴,可是每當到了那天,我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只有不停的殺戮…..路經的商旅、盜賊、流浪者,皆死於劍下,而被殺死的人,那靈魂會成為我的養份,每一人在我劍下倒下,我的人性就失去了一份,而每失去一份人性,就增添了一份的黑暗…..。


    一個荒廢的村子,過了數年後,變成一座城堡,令人聞風喪膽的血城,還沒走近,就會先聞到濃濃的腥臭味,那來源,來自於一具具的骨骸與屍體,光白天,這景象就夠令人毛骨悚然,晚上,彷彿能聽到城堡那傳出悽厲的哀號聲,充滿著驚恐、懼怕,根本沒人敢靠近那邊,而國王也派出過多次大軍,試圖去殲滅,不過去過的軍隊卻沒有一人回來過,又耳聞那城堡裡有一位領主,穿著一件被無數鮮血染紅的盔甲,手持著一把黑色的劍,滿頭的白髮,此人被懼怕的人們,稱之為『血領主』


    這樣的生活,過了究竟多久…..我建了自己的城,樹立起自己的秩序,殺掉了所有來犯的人,讓人生畏,令人懼怕的….我,在求些什麼,究竟為什麼要守著這地方,我忘了什麼,卻又無法去回想。
    當某夜我站在塔頂看著外面的時候,看見一團光,慢慢的往我的城堡接近,我心想,是誰那麼有膽量靠近這個被人視作禁地的地方,當我打算召喚骷髏兵的同時,那團光已經穿出了樹林,一看到那臉,我所有動作都停住了,感覺到一股悸動,在回憶中,有出現過那樣的一張臉,但也止於這樣,默默的,披上了斗篷,靜靜的看著,只見她找到了一頭羊後,就回去了。
    我一直再想,有沒有辦法再見到她,與她說點話,會不會能讓我想起一些過去的事,而在數天後,這件事,實現了…..。

    那是滿月的晚上,很美的月亮,在月光的照耀下,我看到一頭小羊往城裡跑了過來,接著那個熟悉的臉龐,又再一次的出現在我面前,看著她追逐那隻小羊,我一伸手,把那小羊給抓住,她跑到我的面前,愣了一下,怯生生的問我是否能把羊還她,我一手就把羊還給了她,她道了謝以後,就趕緊跑掉了,從頭到尾,我都沒說過半句話。因為,我發現自己連話都已經不會說了…。

    過了幾天,從一方透出火光,定神一看,是她!!
    被村民綁在木樁上,還聽見了…。
    從沒有人可以從那邊回來,妳一定是被控制了!
    妳說他把羊還給妳,那是不可能的!
    妳一定帶了什麼詛咒回來!!不然我家的小孩怎麼會突然的暴斃呢!
    妳不是被控制就是女巫!!
    死刑!!!死刑!!!!

    當村民要把火放下去的時候,我已從天而降,如紅色的死神。

    是血領主!!!!!
    快跑!!!男人們快拿武器出來應戰!!!!

    解開了她的繩子,她緊抓著我衣服,並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彷彿叫我不要動手,我搖了一下頭,把她抱住,回到了城堡。
    回到城堡後,她只是靜靜的坐在我空出的房間,為她準備的食物,連動都不動,我不敢讓她回去,我不是每次都能那麼好運救到她。
    過了許久,或許她知道我沒有惡意,她把那些食物吃了,還給了我一個微笑,可我依舊擺不出笑臉。
    她吃完後跟我提出了想回去的要求,我搖了搖頭,她失望的看了我一眼,又回到床上把頭埋在膝蓋中,我轉身,離開了房間。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勇者

    闇幻六翼

    她,開始了在我這城堡的故事,一開始,她非常的懼怕我,每天只敢躲在自己的房間,但她知道我沒有要加害她的意圖後,她開始慢慢的與我接觸,陪著她說話,聽著她唱歌,雖然,我還是那不會笑的臉,可是我慢慢的開始找回說話的感覺,雖然還是發不出聲來,她也會陪我看著月亮,感覺…有什麼東西再慢慢的回來。突然有股,覺得這樣就好的感覺產生。
    “嘻嘻,真正好玩的現在才正要開始”
    殊不知,這是另一個悲劇的開始。

    再過兩天….就會到了那天,我無法控制力量的那天….,我懼怕我的力量,我怕這力量傷到了她,於是….我把她帶出城外一個偏僻的小屋,把她安置在那,她似乎察覺到我的意思,我,獨自的回來,把自己鎖在城堡的最深處,數百條的巨鏈將自己束縛住,等待那詛咒之日的來臨。

    沒有辦法抑止…那衝動,發狂的嘶吼聲,響徹了整個城堡,那天的景象,驚恐的臉,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用力拉扯,巨鍊一條一條的斷開,可是,一閃而過,那臉…把我從狂亂的狀態中壓抑下來,一道道的冷汗,從頭流下,氣力彷彿被這汗帶走般,我頹然的趴倒,鍊子把我擋了下來,但…..不速之客卻在此時,出現了……。

    嘣!!!我眼前的門被硬生生的打破,數十名穿著銀色盔甲的士兵衝了進來,後面是一堆拿著火把的村民,從上面的徽章,可以認出來是大聖堂的聖騎士們,可惡…要是平常的我,對這些雜兵根本不放在眼裡….可是現在卻連站都沒有辦法站…從那群騎士中走出來一個看來應該是隊長的人,手上拿著一張羊皮卷,對著我說。
    「奉神之名,前來討伐地獄的使者,神的業火將把你燃盡。」
    語閉,所有人,衝了上來。

    我…詠唱了幾個字節,黑暗之牆在我面前聳立,心想等他們打破這牆時,我力量可以回復約5成,但,沒想到….我力量還沒回來,他們已經把牆給擊破了,再仔細看,那些聖騎士後面有著白色的光影包圍住他們,難道是擁有神力的高階聖騎士嗎…我當下立斷,召喚出骷髏兵,但是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想召喚嗎?這是沒用的!闖進來前,我們已經把這附近的骸骨都給淨化了,現在只剩你了!受死吧!!!!」

    當機立斷,我放出了黑霧,往收起武器的庫房衝去,拖著蹣跚的腳步,到了庫房,拔出了劍,準備他們的到來。

    當他們打破最後一道門時,我已經整裝待發了,第一斬,就把最前面的騎士給一刀兩斷,恢復了七成的力量,看來對這些人還是綽綽有餘的,但不一會,我卻連呼吸都有些沉重,大半的力量完全無法發揮,可是現在的我,無暇去顧這些,只能專心對付眼前的敵人,突然,一道光線直衝我的眼睛而來,眩目的讓我睜不開眼。
    盲目的揮砍,我只感覺一道道溫熱的液體濺到臉上、身上,等我視力回復時,對方只剩隊長跟不到5名的聖騎士,而那隊長口中一直在念著什麼,也許那就是我被壓制力量的原因,我決定先把力量回復,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可是那些剩下的聖騎士卻把前進的路封的死死的。
    當最後一個擋在我面前的聖騎士倒下時,那隊長已經準備好迎戰我了,他身上散發的神聖的氣息與神聖的光芒,連我持劍的手都在微微顫抖,我會怕嗎?從不!我,衝向了前,揮砍,可是卻被一股更強的力量給彈了開來,爬起,再衝!劍與劍的交擊聲,響徹了整座城堡。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勇者

    闇幻六翼

    本文章最後由 武藤聖 於 13-3-26 06:34 編輯

    真的嗎?這次去討伐的竟然是…..
    “嘻嘻,沒錯就是他。”
    一道人影匆匆的往城堡奔去,此時,城堡的鬥爭,也近完結。

    可惡….,不管怎麼攻擊都無法造成大的傷害,怒吼!把力量全部釋放出來,一股又一股深沉的黑暗,包覆著我,他,也把光的力量發揮到最大,光與暗、黑和白,互相的全力,拼下了…最後一擊….。

    住手!!!!!!!!!!!!!

    一道聲音從門那邊傳來,是她!!!怎麼會!她不是被我帶去避難了嗎?我不想在她面前殺人,但力量已經無法收回來,我的劍斬到了對方,雖然沒砍很深可是也讓他無法行動了。

    爸!!!!!

    她往那倒地的隊長跑去,我震撼了,我走過去想彌補些什麼,可是她卻慢慢往後退,兩道黑色的淚,從眼框中流了下來。

    「呼…女兒…快,拿這把祝福過的匕首,從他心窩那刺下去,就可以消滅他….。」
    她拿起了匕首,看著她父親,看著我,慢慢的走來,流著淚。

    你殺了那麼多人,我沒有辦法原諒你,可…可是跟你在一起的日子,卻是以前所沒有的,我….我真的下不了手…。
    “真是無聊”
    我朝著話聲看過去,又是他!

    “人家明明都把位置告訴她了,到了現在這情況卻又下不了手,真是…”

    原來他才是始作俑者,我持劍朝他揮下,而當劍碰觸到他身體的剎那,化為片片的黑色碎片。

    “你認為給你的武器會傷到我自己嗎?呵呵,小姑娘,就讓我幫妳一把吧。”

    說完,我全身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束縛著,完全的,無法動彈。而她,彷彿被控制般,拿著匕首向我走來,她邊流著淚邊搖頭,可是卻無法停止她的行動,那把匕首,深深的…刺進了,我的心臟….我…倒了下去…。

    “終於,我看到了我想要的靈魂色彩,這幾年的等待是值得的。”

    正他想把我靈魂拉出來時,我拔出了匕首,用力的往他身上刺下去,劇烈的慘叫從它口中發出。

    “哼,沒想到你還有餘力,但是你也沒救了,就好好回想你以前犯下的錯,抱著後悔,真切的死去吧”

    他…消失了。

    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慢慢消失,她抱著我….眼淚,停不下來…,我摸著她的臉頰,艱難的吐出幾個字句。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的。

    四肢失去了知覺,變成飛灰,其實…我…早就該死了,在那天的夜晚,我深愛的妳逝去的那天,現在死在與妳有同樣相貌的人懷中,我也已經沒有遺憾了,可惜….,我死後,無法在另一個世界與妳相遇了,我已犯下了太多的罪,就算妳會原諒我,我也沒有辦法原諒我自己….,啊….即使這樣了,妳還是對著我微笑嗎….如果…有以後,妳還會選擇我嗎….。輕輕的….閉上了眼。
    消散,只留下滿是淚痕的人…..一切都有了結果。


    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在一座廢棄的城堡旁,有一位少女正對著一個小小的墓碑放上了鮮花。朝後面喊
    奶奶~奶奶~為什麼妳每年都要帶我來拜這個墓啊?
    一位上了年紀的女人慢慢走了過來。
    「那是因為一個故事…」
    是妳以前常常跟我說的〝血領主〞的故事嗎?
    老者笑著點了點頭。
    那~奶奶為什麼他要叫血領主,身上都是血不是很難過嗎?
    「為什麼啊…」
    老者抬起頭想著…回憶了起什麼….,少女看了看,冒出了疑惑,但隨即。
    奶奶~要吃午餐了~快回去吧~
    少女蹦蹦跳跳的往村子走去,老者慢慢的跟在後面,回頭看了一下那小小的墓碑,悄悄的流下,那不為人知的眼淚…..。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 無名的勇者

    闇幻六翼

    不合理部份之解說篇:

    Q:為什麼一開始主角不會死,到後面又死掉?
    A:因為,他找回了他的心,當她心愛的人死去的時候,他的心也跟著死了,所以他不會死,但是當那女的出現,為了她所以他的心又回來了。

    Q:標題的由來?
    A:血,代表流動的生命,主角並不是兇惡所以才用血來命名,而是因為愛,被傷到了愛就同血一樣的鮮紅又疼痛。

    Q:為什麼角色都沒有名字?
    A:因為不帶名,才能讓讀者把自己的心帶進去裡面,讓自己同主角般,而浮上心頭的臉,就是重視的人。

    Q:為什麼你的小說都是悲劇比較多?
    A:因為.....人生不見得都是好結局,一生的波濤,有好有壞,而且經歷過了大壞,才不會錯放那小小的好。

    失去了愛,為了維持那希望,而選擇了墮落,但卻失去了自我,而再次的悸動,喚回自己的心,讓自己沒有牽掛的迎接結束。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0   檢視全部評分
    歐西里斯  辛苦了  發表於 13-3-26 13:55 聲望 + 10 枚  回覆一般留言
    6#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8-9 12:44 , Processed in 3.082780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