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akinetoalien

【個人詩集】 Akinetoalien

[複製連結] 檢視: 7190|回覆: 16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3-2-7 08:38 編輯

過了很久以後/白智英

原文
마주보며 나누던 얘기들
우리둘만 알았던 얘기들
지울수없나봐 버릴순없나봐 잊지 못하나봐
오랜만에 둘러본 거리들
⋯⋯ 이길을 지날때면 좋아했던 기억이
자꾸 떠올라서 발길을 멈춘다
한참 지나서 나 지금여기 왔어
그때가 그리워서 모른채 살아도 생각나더라
그런 너라서 자꾸눈에 밟혀서
함께 보낸 시간들 추억들도
별처럼 쏟아지는데 넌 어떠니
행복해만 보이는 사람들
나만 혼자 외로이 남은 것만같아서
아닌 척해봐도 니생각이난다
한참지나서 나 지금여기 왔어
그때가 그리워서 모른채 살아도 생각나더라
그런 너라서 자꾸눈에 밟혀서
함께 보낸 시간들 추억들도
별처럼 쏟아지는데 눈물이나
여기서널 기다리면 볼수있을까
그땐말해줄수있을까 이런내 마음을
보고싶어서 더보고싶어져서
그런 나라서 난 너밖에 몰라서
너없이살다보니 모든게 후회로 가득하더라
니가없어서 허전한게 더 많아서
오늘도 발걸음은 이자리가 그리워
가지못하고 불러본다

以下是不負責任翻譯(綜合兩種版本,再配合音樂隨意揣測的結果XD饒了我吧,韓文光發音就是五十音的兩倍以上啊~囧)

曾經笑談說過的話語
那些只有你我知曉的話語
沒有辦法抹去 無法丟棄 沒有辦法忘記吧
久違地再次環顧這街道 曾經歡樂相愛過的記憶
總是會想起 腳步於是就這麼停
過了很久以後 我再次回到這裡
以為不會懷念 似乎已經忘記的日子 又全都想起
你 那樣的你 我再度想起
一起創造的回憶
灑落在這環繞的街景
而你在哪裡?

來往的人似乎都幸福地活著
孤單的好像只有我
就算面無表情 就算假裝平靜 卻依舊無法否定 我又想起你
過了很久以後 我現在正站在這裡
以為不會懷念 似乎已經忘記的日子 又全都想起
你 那樣的你 我再度想起
一起創造的回憶
灑落在這環繞的街景
而你在哪裡?
我已看不清

如果一直站在這裡 就能遇見嗎?
到那時 我就能傳達這份心意嗎?

想念你 更想念你了

因為我只認定你 只認定你
沒有你的生活 生命只有後悔
失去你 一切都是空虛
想念你 更想念你了 腳步停在這裡
無法離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水泡眼金魚

昨天才走過
今天便沉在那密閉的缸裡
渺小地一如米粒
那些砂石都成了海岩礫礫
我抬頭看見被波紋模糊的光影
無數的魚尾在我的頭頂搖曳
巨大的水泡包覆著眼睛
忽然想起 那有害的好奇
於是手抬起 劃了觸手可及的天際
啊 水泡眼金魚
鮮嫩的膜衣 如沫散去
自左眼流洩著
那是漫天 七彩的絢麗

103/2/7 午夢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3-2-7 22:42 編輯

下面是敘事詩,小說正文找時間再寫吧(嘆

幻魔師 文案

卷一:正是虛假破碎之時

卷一之一,扶桑

               第一幕

  晚霞的光景五光十色
  平靜的校園了無聲息
  夕陽的光波穿折七彩
  走過那安靜的廊庭 髮色如櫻
  那瞳眼燦碧的少女

  十四歲的心思無人觸及
  似乎孤僻 難引人趣
  曾經在此處聚焦風雲
  那些年的事蹟至今歷歷
  
  難以融入最終遭致排斥
  主人輕狂 舉止越見囂張
  難以看下於是一聲提醒
  少女微微一笑
  便道:「這算何等份量?」
  
  本來以為這惡將無止無盡
  最幼稚的作弄將決不落幕
  只是那日中午少女忽有反應
  掏起那細刀輕揮 實心的木椅散地
  那似無所謂的神色 目光銳利
  揚起嘴角 是不曾見過的神情
  近半年的惡意驟然劃止
  從此無人弄惡 更無人稍理

  如今她已是透明 在這實體的空間裡
  雖活於白湮城中 卻只是凡人平平
  十五歲後便學制轉移
  理所當然 他未曾再遇 
  
  生活著生活 他已不同往昔
  藝術的熱愛使其脫離困境
  居得其所他不再想起
  那年的荒唐以及與他一般沉默的
  洛羽

  偶然作畫竟描起了意向
  真人模特而黑髮化櫻
  朋友笑談那可是傳說中無語的少女
  驀然想起 便循跡在校園裡找尋
  
  於是夕陽的光波穿折七彩
  走過那安靜的廊庭 看見 髮色如櫻
  那瞳眼燦碧的少女

  十七歲的心思無人觸及
  似乎孤僻
  獨倚長窗 意識彷彿脫離
  爆碎 那喧嘯自遠而近
  大刀斬破排窗
  玻璃如刨竄飛
  原始的怪物滑翔而來
  景象飛血 景況如夢
  他便飛奔起來
  長廊失音
  他竟想保護那少女
  

   第二幕

  
  長廊的盡頭他已無退路
  讓洛羽在身後 他挺身而出
  血脈噴張 抓著掃帚
  那清涼的風耳際旋散
  少女 啊 那名為洛羽的少女
  在他眼前便是背影
  夕陽的橘光刺眼未去
  黑暗與白在視線裡光影分明
  他聽見這世界無有聲音
  除了嘆息 似乎了悟 在少女嘴邊
  輕輕響起
  無頭的人軀在虎嘴邊直落而下
  少女向前 身軀如獸 微微前傾
  跳躍 迴身 踩踏
  目不暇給
  如魚得水 那動作利落無比
  被踏碎的頭顱血泉飛濺
  以潔白的腳為起點 上渲血暈
  散開的血珠緊覆身軀
  金燦的陽光仍在照映
  瞪大雙眼的他向前而去
  理由不明 他想觸碰少女 
  死亡的腥氣漫瀰
  知覺同爆衝而止的精力逝去
  那是誕生自扶桑的精靈
  (倒下)他察覺
  「謝謝你,若凜」
  聽見少女第一次呼喚他的名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卷一之二,以伊拉華之名

   第一幕
  橘髮褐眼的男子失去笑意
  總是溫和暖煦的神色斂慎沉靜
  無獸之地竟有獸類出沒 何等詭異
  「要將洛羽遷移」此事勢在必行

  那不是夢 洛羽如此確信
  夏炎未有證實 卻也不曾否定
  「白湮城已經不可居」他只說如是
  但洛羽拒絕因為那些事已經想起
  怪異的獸類將至 
  無論她身在何處都將如影隨形
  「妳難道不會愛惜自己的生命?」夏炎質問語氣
  輕蔑一笑
  「這條命死不足惜」
  
  「為什麼這麼說?」夏炎不得不問
  三年前他將她帶出森林 確信重要的事她早已忘記
  本來想就此下去 就算早知那血液裡流著獵師的基因
  但既是孩子 就該存在孩子應有的寧靜
  夏炎的想法如此 因其個人經歷
  十四歲本該無憂無慮 也有任性的權利
  如是忘記 在成年最好不要想起
  直覺如是警告 他便動以伊拉華之名
  在其幟下 洛羽該生活平靜
  然這一切卻破碎失形
  恢復的時機太早 孩子的心思
  夏炎無法確定
  無法一意孤行 那話不得不問:
  「何以言說如是:此命死不足惜?」

  「(因為)借債還錢,殺人償命。
  若將我送上法庭 我也必當死刑
  三年前將我帶離那月嵐山溝的你
  被我嬌小的身骨蒙蔽
  睿智銳利你又何曾想過
  被帶回的人確實雙手血腥。」

  洛羽的自白夏炎確實一驚
  三年前的月嵐之林 肉躺血淋
  銀蜞被剖開的身軀橫亙山嶺
  銀藍色的血液摻雜紅星
  
  夏炎知道也始終擁有這樣的記憶
  銀月如鏡 那光灑散大地
  長綠的松林沾霜
  幻妖的生命灘塡泥地
  無數的肢軀沉浮 
  那屠殺之景 無疑
  受害者四十三人
  異族一人
  洛羽必是倖存
  他本認定
  但那話語卻是翻供
  這讓他如何能不訝異?
  
  「我該贖罪 我將前往軍部。」
  洛羽表明
  夏炎皺眉 知這事絕不可如此處理
  此事存在秘密 存在怪異的謎
  若在疑點釐清之前讓其離去
  「(如果我准許如此)這將有辱伊拉華之名」

   第二幕

  伊拉華是何物 洛羽第一次聞即
  夏炎沒有說明 只是寧靜而視
  「妳確信妳以完全記憶?」他只問如是
  但見洛羽猶豫:「妳該等一切記憶完卻無虞。」
  
  夏炎的話洛羽放在心裡
  夏炎將洛羽帶至東旭 仍要求以學生潛行
  時間似乎重複 似乎重歸平靜
  洛羽無心向學直到遇到蘿妲
  熱情於教 讓她重新生活
  有那樣的時光 她似乎已經忘卻
  罪
  那些她想起的
  現在只會沉浮於夢裡
  白晝驅走黑夜
  魘在卻不會傷害白晝
  她帶著笑意
  以為或許可暫時無事
  直到那一日她真能瀟灑 讓行為與話語同步
  
 

         第三幕
  朋友邀入社團請她拿起竹劍
  洛羽舉起木劍與人比鬥 行雲流水
  有人看著她 自始至終
  勝利的那一刻
  韓凱拿起牆上細刀:「請與我鬥。」
  洛羽手足無措 不知該如何對應
  艾娃挺身而出 紅棍高高舉起
  來回相殺 似乎至死方休
  洛羽瞇眼 呼吸困難
  她知自己非離不可

   第四幕

  結局為何 就算沒有興趣 卻依舊聽聞
  琉莉擋住去路 就在少人的街道之上
  時間該屬課堂 高才生不該錯過
  洛羽雖然訝異 卻未出疑問
  少女飛身而至 一腿橫掃
  洛羽飛將而去
  此舉何意
  洛羽受痛 卻竟未問起
  仰天大笑 與少女鼻尖對鼻
  「竟敢拒絕韓先生的垂愛」那話如是說起
  「也不看看自己的斤倆 後果是否承受的起?」

  琉莉回校返去卻未入課堂
  生徒室間內彩玻華亮
  韓凱端坐玻間 那影美麗異常
  視線垂下 思緒似乎沉浸滿堂

  琉莉的去向 韓凱早已知曉
  他未有責罵 所言卻
  不知所云:
  「我以為我們一樣 但事實昭然若揭
  如今站於此地
  妳我境地絕異」

   第五幕

  洛羽狼狽起身 嘴角的血懶於擦去
  腳步隨意 朝南城而去
  光天化日 一切炎熱無比
  不該有事 那也不是有事的光景
  迷弄似乎空無一人 氣息驟然遽變
  天上地下 
  泥飛塵揚 
  氣息聚湧
  獸影紛至
  思緒空白
  軀動 本能而使
  就算徒手
  那氣力湧現
  拳腳齊出
  穿獸而過
  臟腑滑膩 沾染指掌
  記憶
  更多的記憶湧現
  最後一獸的頭顱穿拳而過
  黑夜在白晝罩下
  「該死!」
  那猖狂的笑意在她臉上
  瘋狂著
  是失去理智的冰涼
  

       第六幕

  高大的男人朝洛羽走去
  倒下的身影讓他悚然一驚
  本就是追著獸息
  卻見到了意外之景
  更讓他激動的卻是洛羽
  逝去的洛覺的孩子
  被以保護之名嚴禁接近
  如今近在眼前 百感交集
  卻是這等光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新年這一天

  已站在那框窗下
  滿目盡是紅磚的屋瓦
  再過去的景象看不到
  深夜也未聞海風穿梭巷弄的聲響
  舊曆的十二月與新曆的二月交錯
  在此又見到霧濛濛的晨光
  艷色
  正與傳說中的燦爛喧響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2   檢視全部評分
火水之子  兩個月忘了換日曆嗎  發表於 13-3-11 04:57 聲望 + 2 枚  回覆一般留言
16#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聖戰》

滿目的白牆像阿拉伯迴廊式的巷道
滾過紅磚的車寧靜地宛若載槍的便廊
無聲的錶裡十一點的鐘正在喧響
整裝重發的第一百個日子
烈焰照不到那迷廊玄關似的地方

這是一場聖戰
解放壓撻在塵土裡的呼喚
封印二十年的芽 在井底迸出絢麗的黑華
肅清過去那十年的迷茫與不知所以的虛幻
晚起的步伐 踏破土地
沙塵濺在乾涸的屍血之上
抖落一身泥沙 枯索的白骨血肉豐長
甦醒之前甦醒的夢 記憶疊加

鮮明的線條 黑白的色調 
景象交織網畫
曾經以為沒有戰場
甜蜜的香色盤繞 那裏彷彿是傳說中的溫柔鄉
緊抿著雙唇 吞舔著刺鼻的甘芳
迷矇眼目的彩霧 瞎子摸象得走
就這麼在那條路上遊蕩
走過那風景似霧似花 花非霧花
意識似乎正明晰清化
黏稠的溫度貼著肌理頰畔 點滴滑下

沒有痛覺,那條釘子的路在霧散之後顯現
瞪著瞳孔 穿越眼皮
那是最優雅的培房
閃爍著露珠 
一朵朵玫瑰綻放
緊閉雙眼 就在那無碑的墓下
生命在我的嘴裡蒸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10 21:04 , Processed in 3.091215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