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個人詩集】 Akinetoalien

[複製連結] 檢視: 7006|回覆: 16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2-9-15 10:53 編輯

        筆名:夢野間

1.夢野間

  我曾經在那裏看過
  那真實的身影
  但離開的日子太遠
  記憶卻早已模糊不清
  期待成為時空中
  另一道可解的謎
  無可質疑
  那虛 那實
  與那知覺幻化的景
  穿越一整個宇宙的花季
  將在那蔽塞的髒亂中
  飄盪美麗的聲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2-10-14 16:26 編輯

2.我的聲音

  哭泣 宣告我的來臨
  來臨 迎來來眾人的驚喜
  那一日距今已有多少距離
 
  在七千三百多個日子面前 已經毫無意義
  聽哪 這茫茫人海裡
  我的聲音
  連我都聽不清!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2-10-14 19:57 編輯

  3.人工森林

  拔去的刺又被插上
  除棘的林 玫瑰綻放
  蕭索的空 那點點星光
  早已又被烏雲覆上
  閉上雙眼 呼吸
       那是迷途 但
  方向並未失喪

  不是看不見出口
  不是找不到黑夜的邊際
  不是看不見黎明將起之地
  只是 聽,那惡華的音低語
  逗引入林的人......餓死也要徘徊在這裡 

  睜眼 舉步前進
  方向錯誤 回頭頻頻
  
  別問我何以拒絕離去
  別問我為什麼放不下過去
  如果離開了這片植株的雜林 恨 忘了
  愛
  亦如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2-10-18 21:11 編輯

  4.邊際戰野

  (一)再次拜訪已是那第五年

  擠在綠色的小車上
  車過田野 荒原轉入城垣
  泥地失影 那磚路自此無限展延
  城市的盡頭 存於外界 
        那無法觸及我的視線

  停在無名之花燦爛的庭前
  妳笑 嘆息揉著這重逢的氛圍
  輕輕地一句:「好久不見。」
  我笑 回應的一句同前
  妳的髮與形象落入我的眼簾
  月光自東邊而來
  那風飛旋
  妳的衣裝此時已然不見
  所有的花都往前
  枝木鋪纏 
  妳已與這露水沾透的花葉一體融為
  怔著 那一瞬間
  愣著看見的光景
  平靜的的氣息與花葉
  妳的身浮現了火的影
  煙硝傾洩而下 又
  浮起
  很久很久以前
  那讓人顫慄的......死亡的氣息

  妳笑意未卻 妳沒有發覺
  決定前的掙扎變得可笑無比
  原來猶豫從不必要
  妳不屬於這裡
  在那個屬於妳的地方
  妳從未離去

  (二)狗
  走過花草恣意蔓長的小徑
  妳打開第二扇門
  我一腳踏進
  磚屋裡包藏的裝潢都是木薪
  喜歡溫暖的色調
  這一點妳以品味證明
  妳說過要創造最溫馨的氣息
  滑過那內屋 
  曾經的話妳實現無疑
  鵝黃的窗簾垂下
  柔感厚重
  正與桌巾同調
  銅色的茶壺位於爐上
  鑲紅邊的地毯上
  木桌與木色的沙發小巧地排上
  妳讓我先坐 問我那甜餅要不要嚐嚐
  我還沒答話
  妳起身 便朝那爐上
  那甜餅看來得從食材開始
  妳聊起些往事
  我隨口答應
  我說:「如果妳真地在意
  何不回到這裡
  用妳的眼睛 親自證明」
  妳說妳不會再回去
  那地方從不該屬於妳
  我對此以沉默表示:不予置評
  我們轉移話題 隨口說又說了兩三句
  回頭 我的目光被那絨毛毛地玩意吸引
  毛色雪白 扯著毛球的尖耳小狗多麼頑皮
  我伸手碰觸那忙碌而蠕動的軀體
  只是想抱起
  下一秒
  ──那沒有過度施力抱抓的後段身軀──
  與前段分離
  腸散、肉分
  鬆手 我 
  驚愕
  狗的前肢竟未卻停
  似乎無痛 那狗的前端仍忙碌於娛
  肌骨分離的色彩
  腥粉交錯
  就算詭譎的畫面我已熟悉
  但那該隸屬於墳土之下的景
  在墳之上
  腦袋充血
  我得壓抑顫慄
  「這是什麼鬼東西?」
  猛啐之時 妳回頭
  將那麻煩的一切
  盡收眼底

(三)飛浮的思緒

  「牠本來就這樣。」
 
  看見我的擔心 妳微笑說明
  但那無法使驚愕平靜
  在我眼前 妳蹲了下去
  伸出的手小心翼翼
  面不改色 
  竟理所當然將委地的臟腑好好整理
  「這狗是從哪兒弄來的?」
  我無法不去滿足好奇
  妳安靜
  卻沒打算細細說清

  我沒再追問
  只是下一個問題還是與此相關不離
  「這樣的狗妳怎麼養得起?」
  「因為我愛牠,」
  妳輕輕低語
  「愛牠,任何面目我都不會嫌棄。」
  妳的話
  我在心裡重複喃語
  那抹笑意 輕蔑
  我不知道是對此還是對彼
  就連隨時可能血肉模糊的樣子都不嫌棄?
  會說這話的人果然只有妳
  難怪妳從未離去
  我所來自的地方
  妳從未離去

p.s這其實是2012/10/16 早上八點醒來前做的夢,那夢的最後有出現一個追求「我」去找的「妳」的男子,貌似「我」的同事,只是我不記得那人是怎麼出現的,醒來有過一天之後,夢僅剩下上述的片段,我知道那隻狗似乎跟那男人有些關係,不知道是身體的脆弱性相似,還是心靈與之相似,只記得當「妳」回到「我」的地方時,「妳」因為要出任務而離開一個地方,男人拿著一條銀雕鑲藍寶石的項鍊來問「我」關於「妳」可能出現的反應,「我」告訴他他該準備金色、紅寶石的項鍊,因為撇除喜好不說,那更符合「妳」的形象,而那時候,我的夢裡出現了兩個「妳」的形象,一個穿著酒紅褐的鵝絨晚禮服,另一個則穿著露肩、貼身有著絲綢裝飾的鮮藍禮服,夢到此結束,可惜不能睡久一點,總覺得一部小說會就此誕生(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2-10-19 08:26 編輯

5.虎

  張牙咬下
  卻因為是白晝
  把動作停住
  瞇了眼
  就算是活生生的雞
  也已無興趣
  時間不對
  空間不對
  錯亂神經
  活著的動力
  尚未甦醒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2-10-25 22:12 編輯

6.拼

  你躺在地上喘息
  嘔吐 頭暈
  你說你已生病
  卻拒絕離開 前去就醫
  究竟是什麼讓你頂著病體
  從早上七點撐到過夜
  又以什麼意志
  連這三個小時的小假也不願請?
  我於是驀然想起
  「閒哉,回也
  一簞食 一瓢飲──」
  早晨那瘋子對聖哲瘋狂的讚譽
  然後我知道了
  這就是那傢伙早死的原因!

P。S這算是工作有感吧??咱家的課長貌似有腸胃炎((真不是我要在背後說他壞話,不過天天鹹酥雞加八分糖的珍珠飲料,要沒有腸胃炎也真是奇哉怪也!))結果整個下午都躺在辦公室的地板上翻來覆去,我跟他說:「你該去看醫生的。」他也應了:「我也這麼認為」結果過了倆個小時,他還是在地板上翻來覆去(囧)那時候再過四十五分鐘就要下班了((他媽的,你這傢伙這麼拼幹嘛?這樣要我以後怎麼請假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7 惡魔的聲音
  
  哭泣吧我會耐心傾聽
  將收拾好的文字
  視為撕碎的心
  我會將它們依依扶起
  歸回重新
  既然如此
  你又何必死心探求
  此為真心?
  就算是鄙夷
  你有何須將之弄清
  這不是索求的最終目地
  需要的是治癒
  不需要知道的是
  藏在那無可挑剔底下的
  惡魔的聲音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8 老者

  歲月已經磨損了身體
  細胞分崩離析
  難道
  你真要讓靈魂也隨風逝去?
  果真不願意
  又何必苦苦相逼?
  流淚
  水穿越的溝壑
  在臉上無法弭平
  請別再顫抖
  細數多年來你如何辛苦歷歷
  如果這樣的心真屬於萬千世界所描述那──
  ──不求回報、無怨無悔的心
  那我將鄙夷
  在無法磨去的事實 與
  永無止境的抱怨中
  揚起一抹笑意
  莫再說
  是我嘲弄你
  莫再說
  我翅膀已硬
  只想將你拋棄
  想想 玫瑰有多麼美麗
  卻無人
  去擁抱那一樹的荊棘
  你所栽植的樹
  如果再不除卻那銳利的刺棘
  所有的澆灌將永遠畢恭畢敬
  在那遙遠的方里
  莫要再哭
  為無人親近訴泣
  孩子的可愛之處
  讓人願意為之死而後已
  乃因於知覺無功
  且懂於沉默
  倒卻那沒有意義的水杯吧
  莫要以過往的功勛耀武自身的價值
  莫要再以言語否定需所倚賴者的能力
  再說白一點:閉上你的嘴,你將獲得更好的待遇
  我說
  所有的老者啊
  請你相信
  時光並未將一切消磨殆盡
  握在手中的不是潘朵拉那虛無的華盒
  就算體衰齒搖
  生命力顯出潺弱的蹤跡
  靈魂與心也不甘被摧殘的毫無形體!
  這不是你曾說的嗎?
  老者:信念唯有此義!
  所以請別再質疑
  所以請放膽相信
  我源出於你
  如果連血脈的根基都能失去
  那家人這二字還有何意義?
  支持這口是心非的話且莫再提起
  除非你的舉止也能與之和應
  頭懸樑 錐刺股
  舔血的事我已經做盡
  請拿走吧,那堆疊在身上的稻草們
  就是沉沒
  也別當兇手
  因為
  老者啊!
  那一年 就是我徬徨無助的時候
  我也相信著你!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學生12小時

理由你我心知肚明
別問為什麼連休息的時光都要奪去
別嘆何需徹夜拼命
莫要再說這樣的話語:
「現在的學生真苦命!
十二小時日以繼夜的努力。」
((笑))
離開這裡
智慧與消息
你將無心學習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akinetoalien 於 13-1-17 08:30 編輯

如今,我(I)

   厭惡盤繞 意欲逃離
  如今我已是條落入陷阱的獸
  開始乞求蒼天無望的祝福
  冷風過境
  將南方的葉林化為千分枯色
  面容的憔悴與疲憊
  當真也能在春臨之時上眉?
  如今所身處之地
  已分不清其真實面目
  是荊棘亦或泥林
  也許是虛幻  
  也許真是連沙漠也存的乾涸合縱交織出來的情景
  我的肉身似乎已死
  但靈魂卻夾雜著記憶的分子
  懸飄在這土地上
  咒縛在無止境的輪迴裡
  我願超生
  但此二字竟只是煙凝的幻夢
  只是明瞭意義的字句
  如今
  我朝東方望去
  那北方又傳了了更冷的消息 
  屬於溫暖意義所代表的方向
  被山嵐遮蔽
  陀紅的陽色澤慘淡
  宛若暮色
  狼狽啊!
  落拓啊!
  誰能知曉
  意氣風發的你
  竟也會有這樣的姿色!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11-17 15:48 , Processed in 1.316819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