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連載小說】 【奇幻】緹花- 誕晨 終焉 (110929更新)

[複製連結] 檢視: 1259|回覆: 5

本文章最後由 EAGLEA 於 11-9-29 22:38 編輯

《誕晨 終焉》 文案

  如果開始就是結束,那就是誕晨,當浩劫來時,我們忘了,只記得恐懼。

  曾經有人說,災難降臨是一種處罰,但是對整體的世界來說,只是為了轉彎和重複。

  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是發生在浩劫前不久,在每個空間彼此重複的歷史。


  薩茲寡脫離家族的控制後到繁華的貿易轉運點瓦勒斯堤生活,卻不幸沾染到禁藥殭屍粉末,為了脫離被當成犧牲品的下場,薩茲決定改變態度,成為地下商人秘葬的協助者,不過這只是開始。


  瓦勒斯堤的地下世界終於對上面的貴族們展開華麗的對抗。

  …………………………………………………………………………(舊版) 
這是發生在距離現在以前或是以後的事情,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是發生在浩劫前不久,在每個空間彼此重複的歷史。

  曾經有人說,災難降臨是一種處罰,但是對整體的世界來說,只是為了轉彎和重複。

  薩茲寡脫離家族的控制後到繁華的貿易轉運點瓦勒斯堤生活,卻不幸沾染到禁藥殭屍粉末,為了脫離被當成犧牲品的下場,薩兹決定改變態度,成為地下商人秘葬的協助者,不過這只是開始。

  瓦勒斯堤的地下世界終於對上面的貴族們展開華麗的對抗。


《緹花前-誕晨》(新版: 《【緹花機】-誕晨終焉》):
    當繁榮走向末日倒數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59

    《誕晨後- 緹花機》:(少女心爆發的乙女向後宮(胡言亂語不可能之)
    末日後的秩序重建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0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本文章最後由 EAGLEA 於 11-9-20 08:35 編輯

  〈開創〉

      各個空間,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則。

  一切的發生,必要有混亂,結束也就是開端。



  範圍太大使得精靈開始介入,把彼此聯結的時空分開,再重新牽引;與什麼都必須質疑的封印空間相對應,迷濛空間則殘留謎題、咒術、創新。

  兩者重複輪替彼此發生的事件,一個新生一個衰敗,一個人接替另一個人物的命運。


  在封印空間逐漸發展下,迷濛空間走向末路,被精靈們指定的五大主群在爭取利益時也失去平衡,本來居於主群首位,負責觀看紀錄的白泉族很快退出這場混戰。

  鷹族,一個彷彿洪水般崛起的群集躍出,他們源起失落的白泉族,也意圖取代白泉族退出主群後的空位。



  白泉族的最高領導被稱為第一女祭司,遴選方式是將女嬰在牲驗祭當天放到娃滋溪,逆流而上者就是下一任祭司的准培育生,白泉族消失後,這個儀式並沒有取消,反而在聖地瓦勒斯堤繼續進行,但將嬰孩改為用溪水沐浴得到祝福。



  這樣平靜的轉換在鷹族預言下改變,瓦勒斯堤開始流傳和第一女祭司同天誕生的嬰孩,是會帶來不幸的,迷信很快感染到每個人。

  於是能去除邪惡的娃滋溪在那一年沒給任何人祝福,反而帶來死亡。


  在牲驗祭災難後,鷹族沉寂很長一段時間,有人說他們潛入瓦勒斯提的地下世界找尋預言中的女祭司,但更多人認為,鷹族消失了,與傳說逐漸消失相反,瓦勒斯堤越來越繁榮,牲驗祭也被認為是瓦勒斯堤最具代表節日。



  不過這都是浩劫來臨前夕所發生的事。

《緹花前-誕晨》(新版: 《【緹花機】-誕晨終焉》):
    當繁榮走向末日倒數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59

    《誕晨後- 緹花機》:(少女心爆發的乙女向後宮(胡言亂語不可能之)
    末日後的秩序重建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0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EAGLEA 於 11-9-24 10:56 編輯

  第一章 薩兹 寡(1)



  薩茲‧寡很久以前就來過瓦勒斯提。

  那時他年紀還小,來拜訪和當地旅店龍頭結婚的姨媽,卻遇到了總是坐在高處眺望的小小女王。

  他不知道她是誰,說難聽點,以他的個性原本也不會怎麼去在意的,可是她卻主動招呼他加入遊戲。

  她的模樣早就模糊,薩滋是完全不記得的;有時,連自己都以為是憑空捏造,但從瓦勒斯堤回來後,他偶爾會想起。

  又過了幾年,薩兹再來到瓦勒斯堤,但這一次,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因為選擇投靠驕縱的姨媽,也就是位於瓦勒斯提『帕米拉飯店』的總裁夫人 凱莉安娜‧裴柏耳,使得脫離家族後薩兹和堂兄弟尼加窘困之餘更不敢平平淡淡過下去。

  薩兹往上抖了抖懷裡的紙包,一直彎曲著的手臂開始痠痛起來,但他依舊繼續煩惱著要怎麼開創瓦勒斯堤的香調療法風氣,這個計畫計劃起來其實不難,因為帕米拉的香調工坊在同業裡本來就沒有人比得上,但等薩兹真正開始著手進行卻困難重重,問題還是出在最不可能的事情上。

  瓦勒斯堤是個貿易重鎮,向來都是依靠貿易補充物資,但薩兹需要的那種大量新鮮原料卻是商人最不願意接的,於是在用個人名義對帕米拉提出採購申請碰壁後,他擬了一份提案交給凱莉安娜,雖然還沒有回應,但薩兹決定死心,採取另一種作法。

  首先,他拜訪許多家的材料店,店家們聽到薩兹想要訂的貨後都表示瓦勒斯堤向來不進這個貨,商人們的行程滿檔,不願意冒這個風險。

  撲空幾次後,薩兹也火了,又因為帕米拉香調工坊技術保密變得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等著提案被批准再提。

  「這個材料我們真的沒辦法進,抱歉啊。」

  薩兹勉強對老闆擠出一個微笑後離開商業區,攤販越來越少,薩兹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不得已才停下轉頭。

  「尼加。」

  「你幹嘛把臉拉得這麼長啊,噢,不會又是那個提案吧。」

  尼加沒有注意到薩兹冷冷的視線還繼續說。

  「我們最好還是往回走比較好,再往前就是廢棄區域了。」

  薩兹瞄了一眼廢棄區域,轉身和尼加往帕米拉回途走。

  尼加並不是寡正系出身,但是因為表現傑出,所以被接回寡成為影子般的存在,他們第一次會面是在家族聚會,也是首次正視對方。

  尼加的身形像是竹竿,套著暗灰襯衫和褐背心,袖子捲起來直到手肘,一隻小鳥親暱地站在肩上,吱吱喳喳外偶爾還會跳幾下,他放下手,語氣調侃。

  「你今晚又要溜出去了對吧?」

  尼加抬頭盯著薩兹。

  「沒錯。」

  薩茲乾脆地承認了,尼加最喜歡這種態度:「我聽說卡羅特麥斯特也許有我想要的東西。」

  尼加翻了翻眼:「可是今天晚上要接待保爾堡。」

  保爾堡是目前瓦勒斯提中心城城主,喜歡開奢侈宴會,薩兹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了。

  「我知道,我晚點回去,不過,這個怎麼辦,帶著它們跑?」

  他還特別搖晃那些紙袋,裡面東西被晃得作響。

  尼加又往上翻了一次眼,接過薩茲手上的包裹作為答覆。

  「我就知道,你這個人除了這招外還能有什麼啊?」他說。

  「尼加,我真的覺得你該收斂一下語氣。」

  薩茲想自己不這麼回恐怕嘴巴會痛。

  聽到這句尼加怎麼忍得住,馬上反唇相譏。

  「我語氣很乾脆啊!」

  「但流裡流氣像流氓。」

  薩茲說完兩人又唇槍舌劍一番才肯罷休,最後是尼加大呼。

  「吵死了,大爺我就流氓可以吧,你快點滾啦!」

   《緹花前-誕晨》(新版: 《【緹花機】-誕晨終焉》):
    當繁榮走向末日倒數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59

    《誕晨後- 緹花機》:(少女心爆發的乙女向後宮(胡言亂語不可能之)
    末日後的秩序重建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0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薩兹 寡(2)


  ※把自己的房間鑰匙交給尼加後,薩茲再次回到鬧區街道上,按照手上的情
報往卡羅特麥羅特前進。

  瓦勒斯堤的繁榮盛景是表面,而背面的卡羅特麥羅特則是海面下的冰山,薩
茲盡量不讓自己去想繁榮的背後還有什麼,努力集中精神在確認走過的各個街巷
上。

  畢竟在瓦勒斯堤生活這段時間,他每次的購物都會經過那條暗巷而渾然不知
,更讓人無法放心的是,他還不想這麼快就溺死在一片冰層下。

  走進暗巷後,薩茲首先觀察四周,發現除了行人比鬧區少一點,看起來和外
面的瓦勒斯堤沒有差別,他回想情報販難得的好心,形容走進這個區域就像把頭
塞到猛獸的嘴裡,這種想法讓他緊張兮兮的,直到看到卡羅特麥羅特的店門口不
是很善良的擺飾,才讓他安心下來。

  門旁的櫥窗是一個巨大的展示玻璃櫃,底座用高級木料雕刻而成,裡頭擺放
著一支血跡斑斑的象牙,彷彿不久前才被拔下來。

  薩茲忍著見到這種畫面引起的不悅推開門走進去,剛開始太暗了什麼都看不
到,後來發現是因為四周的牆壁都把燈光集中打向天花板的緣故。

  一座鯨魚骨架佔據整個上空,特殊藥劑氣味迎面而來,和藥草氣味混合成一
種沉靜的香氣。

  薩兹本來以為這種搭配會是腐朽的味道,沒想到不是,於是下意識開始換算
香調搭配的劑量。

  「你喜歡店裡的裝飾嗎?」

  薩茲差點跳了起來,注意在中央的圓形櫃檯坐著一名男子,黑髮用髮臘固定
,純棉製成的異國服飾襯托出深邃的眼睛,慵懶指著牆壁:「雖然到處都是藥草
,但我們可是稀物商噢?」

  他的身高因為坐著薩兹看不出來,不過偏瘦,皮膚也白得明顯是在夜晚活動
的那種人。


  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問題,也許需要秘密口號,情報販子有提醒,店外的展
覽櫃都會說明目前最新的貨物,想要購買什麼類型的物品,老手一看就會明白。

  不過薩兹只看到一支象牙。

  一隻象牙,是的,如果要說是自己資質駑鈍,很遺憾的是,薩茲是不會承認
的。

  這種專業術語,沒學過光看就會的話,這種事情恐怕沒人會信。


  自稱稀物商的男子非常有耐性地等回答,也不意外沒有話可以回的薩兹:「
你不是第一個這樣的客人,需要我幫你介紹嗎?」

  他走出櫃檯,這時薩茲才注意到,櫃檯底下還附有階梯。

  「這時候的生意都很淡,要是你是純粹想來參觀的話,我是很歡迎的。」

  注意到薩茲的目光,男人巧妙地把樓梯藏到自己身後,臉上的表情彷彿在嘲
弄一樣,薩茲知道對方已經知道自己是來幹什麼的了。

  不過想當然,要參加貿易頂點瓦勒斯堤最神秘的地下交易不是這麼容易,薩
茲除了興奮外,更多的是不確定和乾笑。

  稀物商轉而改口。

  「那麼,既然你都專程來了,要不要告訴我你有什麼願望?」

  薩兹被這種氣氛弄得有點尷尬,最後只能僵硬地說。

  「關於今晚地下交易的事情。」

《緹花前-誕晨》(新版: 《【緹花機】-誕晨終焉》):
    當繁榮走向末日倒數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59

    《誕晨後- 緹花機》:(少女心爆發的乙女向後宮(胡言亂語不可能之)
    末日後的秩序重建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0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薩兹 寡 (3)

本文章最後由 EAGLEA 於 11-10-29 11:33 編輯

  他盡量不讓自己的口吻太過強硬,但還是要把自己的來意說清楚,先不要說
因失言導致一切重來…更令人不安的是,這場交易,是由地下商人裡最難討好卻
最多人想要的秘葬主持。

  從知道秘葬存在開始,薩茲試了很多次,但都沒得到友善的連絡,現在的進
展甚至讓人難以置信。

  稀物商的笑容越來越明顯,薩兹已經開始冒冷汗了。

  「那你來的時間不就錯了嘛。」

  稀物商嘆著氣說。

  「那是晚上的事噢,薩茲寡,這次的新會員。」

  薩茲眨動眼睛,放鬆的同時笑了。

  即使稀物商目送自己離開的表情仍然帶著嘲弄,讓他不自覺想加快速度離開
卡羅特麥羅特,但終於能參加瓦勒斯堤地下商人秘葬所舉辦的交易,薩兹手心興
奮地緊握。

  走回工作的帕米拉飯店,這種成就感有好一陣子都退不掉,自己從見習總管
升為副總管的第一件香調研發提案正在進行,使得之前鷹族潛伏在瓦勒斯堤這種
傳言導致的流失客群紛紛表示有興趣嚐試,薩茲來到帕米拉後,覺得自己從來沒
有現在這種情緒沸騰的錯覺。

  回到帕米拉後他開始著手今晚的工作,而尼加在他拿著簿子確認宴會現場時
滿臉嫌惡走過來,嘴裡唸個不停。

  「真的要命,有必要綁這麼緊嗎?」

  尼加拉著領巾當棍子搖來搖去,薩兹不知道自己露出什麼表情居然讓尼加瞬
間放手,並且挺直背部,但是即使尼加不這麼做,他也會出聲要求他停下擺弄領
巾和駝背。

  他可以想見他去稀物商那裡前交給尼加的紙袋現在肯定歪七扭八躺在自己床
上或地上,不過在把手上的東西交給尼加時,薩茲就預想過這種狀況了。

  尼加搶在薩茲開口前就倒吸一口氣。

  「啊,太好了,你回來了啊。

  姨媽從剛才就在叫你,你最好快點過去,那些反應慢的職員已經被罵好幾次
了。」

  很明顯的,他在替自己開脫話題,不過薩茲不會想戳破,尼加的心情肯定不
會太好,原因薩兹很清楚,在巡狩馴狩工會兼職的尼加必須請假,這是大忌。

  對此薩兹知道自己什麼也不能說,因為他們兩人的身分是來投靠姨媽的,如
果連自己的本份都沒做好,以後也別想再待在帕米拉了,凱莉安娜對尼加的兼職
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但曾暗示性地表示絕不接受怠忽職守。

  尼加自己當然對這點很清楚,不過薩兹知道現在唯一能讓尼加平衡心態的,
就是在這種時候會上調的薪資了。

  一波綠等於一百個歐羅,薩兹的薪水大概是八百波綠,之前稍微調升了五十
歐羅,尼加因為只是馴狩房的主管,薪水低一點,但是因為馴狩工會的兼差,薩
兹猜測在案子接多的狀況下,他不會比自己低。

  「尼加,我建議你把領巾重綁一次,歪得很厲害。」

  薩茲只說了這一句就和尼加分開行動,到達宴會廳後,薩兹試圖往人多的地
方鑽,終於看到迎面而來的凱利安娜。

  「薩茲,總算找到你了。」

  那位驕傲的姨媽踩著跟鞋往這裡走過來,背挺得很直,像是一條垂直的線。

  那身紫色禮服華麗得既招搖又刺眼,上面還用銀線繡上細緻花樣。



《緹花前-誕晨》(新版: 《【緹花機】-誕晨終焉》):
    當繁榮走向末日倒數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59

    《誕晨後- 緹花機》:(少女心爆發的乙女向後宮(胡言亂語不可能之)
    末日後的秩序重建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0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一章 薩兹 寡 (4)


  薩茲知道這位姨媽因為在寡裡地位特殊而驕縱成性,不過對於自己先天上的
優勢也精通於如何表露,尤其是怎樣襯托出自己的白皙膚色以及搭配上寡血親幾
乎都繼承到的碧藍色眼曈。


  他順著該有的禮儀點頭行禮,然後才開口回應姨媽的指責:「是的,夫人,
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凱利安娜不動聲色移動視線打量他一次,薩茲很快知道,自己的打扮在姨媽
看來非常滿意,尤其是那條新買的棕色領巾。


  「那件事已經解決了。

  我想讓你去看看塔夫,身為帕米拉的總管不在宴會場怎麼可以。

  如果他還有事情沒完成,你就先替他處理你能做的,總之讓他先來見我。」

  凱利安娜的話容不得薩茲表達意見,於是他很快轉身準備離開宴會廳。


  他先到帕米拉的迎賓走道找塔夫,不過在哪裡的只有人事主管盛泰,他留著
扁平的頭髮,以中年人來說仍然神采奕奕,薩兹走上去問。

  「盛泰主管,你有看到總管嗎?夫人要找他。」


  盛泰帶著白手套劃過旁邊員工打開的清單表,回答地有點模糊,於是薩茲推
測應該是在地下室那裡,要到地下室必須經過兩三條走道,薩茲為了避免撞上送
餐的職員或擋路,特地繞開主要通道。


  因為想到卡羅特麥羅特即將開始拍賣,薩兹很急著想找到塔夫,否則自己找
不到機會離開帕米拉,他跑下階梯,煩躁地想推開通往地下室的暗門,卻被從裡
面出來的塔夫嚇到。

  雖然力道不大,可是薩茲本來心不在焉的情緒瞬間跳了回來。


  凱莉安娜的長子塔夫睜大眼睛,似乎也被出現在眼前的薩兹嚇了一跳,但很
快就回復語言能力。

  「啊,抱歉。

  母親還在宴會場那嗎?」

  他的語氣很輕,一聽就可以知道受過嚴格的訓練。


  薩茲想聳肩,不過還是努力忍住這個直接反應,反而先回答塔夫的問題。

  「她要你盡快到宴會廳去。」

  某些意義上,薩茲對塔夫盡量都維持一段距離,但對於塔夫的姊妹,馨琳卻
沒有這種排斥感,這導致薩兹對塔夫說話習慣硬梆梆的。


  他自己也覺得奇怪,同樣是外貌出色、舉止優雅,被姨媽這種挑剔的個性引
以為傲的一雙子女,為什麼自己在面對塔夫時會這麼反應。

  薩茲敢保證,塔夫絕對知道自己會避開和他對視這件事,就連現在也一樣。


  「那好,麻煩你,幫我確認一下能源室的鎖,會場那我會待到結束,你用好
再過來,先走了。」

  塔夫微笑點頭算是結束談話,然後就往大廳的方向離開。

  薩茲鬆了口氣,和塔夫在一起產生的壓迫感總算消失了,雖然薩茲沒有對尼
加說過,不過他想尼加對塔夫可能也是這麼想的。


《緹花前-誕晨》(新版: 《【緹花機】-誕晨終焉》):
    當繁榮走向末日倒數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59

    《誕晨後- 緹花機》:(少女心爆發的乙女向後宮(胡言亂語不可能之)
    末日後的秩序重建
    http://blog.udn.com/SHIALORWA/4984002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7-5 14:53 , Processed in 3.076172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