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joy103045

【綜合討論】 歌姬 - 每首歌的背後都有個故事

[複製連結] 檢視: 13602|回覆: 36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11-10-10 06:40 編輯



站在許久未曾遺忘的這裡,此時才發現自己多久沒有注意到......

......在還來的及碰觸到你的時候......

卻在當時『無法觸及到』,你曾經對著我說過的,『你的真心話』。

當時的我只會一昧的閃躲,不知道為什麼在那時,我始終找著藉口遠離著你......

一邊遠離著你,而想著你,卻又想靠近你的自己......

矛盾的距離,『但是這距離卻又讓人著急』,為了自己所創造的距離產生無奈的感情。

或許我只能說『「我很笨拙」』,掩藏不住任何可能的舉動,而造成你誤會我對你的情感『之類的......』

自己『又缺乏勇氣』,所以只能不斷的找藉口遠離你,並『使用這個代替』你想知道的答案。


充滿『藉口的』......『Love Song』。


......回憶起當初的過往......

時間流逝下,『已經不知』經常碰面的我和你,為每次巧遇『重合了幾次視線』。

兩人『卻又馬上撇開』並錯身而過,『但是......』

無法抗拒的命運『總是重複』讓彼此發現對方,是嗎?

而在每一次『彼此相互凝視』的同時......

都是在『偶然的』巧遇之下,在『必然之中』經過每次都會經過的老地方。

許久,對於陌生的你『已經能說出「早上好」了喔』,那『很自然地』交談,卻是我始料未及的情況......


抽離思緒,站在此刻的自己,用著無法言喻的想法......

『出發吧』,現在的我,以及以前的我。

就在『今日兩人』向前邁進的同時......

原來我才知道,是自己『不想要離開』,而回到『你的身邊』。

『但是「不同的愛」的可怕之處......』就在於我是否真心愛上你?

還是你真心愛著我這個朋友......?

與你『每次相互交談』過後,總是帶著『歡笑的兩人』,自己總是問著自己......『可以嗎? 這樣下去......』

『別去尋找藉口!』

我和他之間已經充滿太多所謂的藉口來層層包裹著兩人之間的距離......

我已經用充滿『藉口的』歌詞,對他娓娓唱出,許久不曾停歇地,『Love Song』......

現在只能『試著去探索所謂的「勇氣」吧』,緊握拳頭放開紛亂的思緒,『明天啊』......


希望能變成真正的,由自己撕開那層距離......

『兩人的 Love Song』。

----------------------------------------------------------------------------------------------------------------------------------------------------------------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苦笑)

補上缺失的第二發,所以第30篇被我吃掉了(?)

還有,我為了初音戰隊的搞笑感讓我差點寫不下去....Orz


參考歌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rQ6shnyFSM

有做出部分改變,純粹個人認為這樣翻會比較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11-10-16 12:41 編輯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別人所認為,最特別的存在,同時......我也不曾認為自己會有個......

......最特別的存在。

一切都是突如其來的校慶預演上,輕巧地彈奏鋼琴的聲音。

我不是愛麗絲,卻踏入那音轉叮鈴的美妙世界。


「『告訴我吧』,你是誰?」

不懂自己為什麼有勇氣踏入音樂教室,對著剛演奏結束的演奏者發問呢?

的確,放學後,夕陽西下而從窗戶透出的橘紅掩蓋著地板,看不清......那人的樣貌

.......細碎的笑聲......那輕巧的手指再度彈起,那許久以前,曾經在開學典禮迷路的時候,聽到的......熟悉的旋律。

「『 Mr. Wonder 』」,這是我與你第一次邂逅,而產生出來對你的稱呼。

你彈完,我也聽完。

你微笑,我也正慢慢的走過去靠近你。

整間音樂教室,就如同我和你的世界,小小的......

搬張椅子坐著,聽著你描述畢業以後會去的地方,那裡的風景、人、事、物......

那是『我從未看過的世界』,令我嚮往。

『由你所說出的』每一句,每一個字,那歡欣鼓舞的表情,充滿目標的眼神......

就如同『童話國度的故事』,充滿著有趣,又富含美麗的遠景。

吶~ 我好希望你現在『牽起我的手......』

『希望你能帶我走』,就是現在,帶我去那遙遠的國度。

『就在今晚』, 『Take on me』


......多年後......

一場歡樂的同學會聚餐上。

許久不曾連絡,還有連絡,經常連絡,甚至......能夠笑開懷坦述心事的朋友......

那些『親愛的朋友們』,藉由酒後的一席話,應該說......

『不經意的一句話』問著我:

『「是在戀愛嘛?」』

第一次知道,跟他保持連絡的結果,會是在這種微妙的狀態下被人發現......

該慶幸他沒來嗎?

一直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結果『大家都看得出來呢』~

苦笑不語地搖手,期待著散會後的獨處。

在那歡笑聲後與所有人揮手離去,揮別那種沉悶,緩緩地『閉上雙眼漂浮在清爽的微風中』......


『是啊』。

直到現在,依然在腦海中浮現......

你那『一心一意的那Smile』。


獨自走入一旁的酒吧,童話故事的結局卻是如此令人難堪地,溫柔的回憶......

......回想起以前他所唱的.......

『Hey DJ! Don't stop the music forever.』

他老是笑著說,他的音樂是不會停止的。

『With you. I wanna be dancing on the floor.』

即使如此,依然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Hey DJ! Don't stop the music forever.』

不會有永遠繼續演奏下去的音樂,不會的!!


手機響起微弱的音樂。

看著他在遠方傳來的簡訊,描述著他的成功.......

與他同樂,和他一起,『心情雀躍的兩人Lovin'』,我才能確認自己,還與他『在Irie中』無法自拔......


......「拜託你回來,『看著我吧』,我的『 Mr. Wonder』」。



不知為何,在炎熱的假日午後,踏著懷念的步伐回去母校

在午後艷陽的高照下,灑落下來的,那『炫目的彩虹光芒』,如同在那時兩人曾經坐在校園的樹蔭下乘涼。

一人一瓶,那習慣性會買的椰子水,直到現在......


......不遠處傳來。

......熟悉且輕巧的地,如同樂譜在『法線上的波浪』躍動著音符......

不由自主地,『在節拍中聲音透響』著那封存許久的回憶。

失控,狂奔......那極有可能傳來音樂的源頭......

就如同當初那樣,在我打開音樂教室的門,那音樂聲音更清晰了。

你依然坐在那裏,以前的青澀不見了。

你看著我。

我無法別開眼的看著你。

......這次。

你是否,能『牽起我的手......』

我依然依然地『希望你能帶我走』,在這裡,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有的只有回憶,那時我與你一起共飲,那口中充滿著『椰子的甜蜜香味』。

你老是帶著無奈且笨拙的表情對著我笑,因為那笑容......就如同『你那不可思議的奇蹟』音樂。

『彷彿連時間都停止的奇蹟』,讓我久久不能自己......


看著現在的你,依然帶著微笑走來。

搬好椅子,對我伸出手。

眼前那如同一幅美麗的畫,彷彿隨時會被戳破般的幻影......但『你讓我看見的美好景色』,將我的手握住帶來到椅子前。

讓我坐了下來......

不管自己現在的表情有多麼難堪。

你真的,『無論何時都讓我出現了新的心情』,那羞澀的感覺如同雲朵飄浮在耳邊,心思早已『追過粉紅色的雲朵』聆聽.....

「『吶』~」

「『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啊』......」

這願望從未改變過。

而被那雙手臂環抱著,並微微顫抖的自己,現在就好,『緊緊抱住我吧』......

『更加』地,『用力的』讓我感覺到你的存在。

即便在那之後,曾經與人擁抱過。

『如果不是你的話』,那空虛似乎無法填滿.....

不是你的溫柔,你的味道,就算再多的溫柔給我,『我也不要』。


現在回來的你,『不要離開我喔』,真的,對你......

『永遠』地,『強烈的』一直思念。

『一定是掉在那裡的魔法』,使我到現在,心還遺落在你身上。

即便我知道對於現在的你,充滿著陌生的一切,但保持沉默的我,『是我所無法發現的』。

你的未來,現在我依然在裡面嗎?

請『告訴我吧』,我的『 Mr. Wonder 』

之後那『我從未看過的世界』,現在起,『由你所說出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以前『童話國度的故事』的延續......

而你『牽起我的手......』,但我『希望你能帶我走』。

......『其實啊』,不知道現在的你,對我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我是很害怕』地認為,這一切......

......都會是夢,『當夢醒來的』時候......


突然。

你對我說:「『看著我吧』,我是妳的『 Mr. Wonder』。」

教室窗外,陽光依然透過窗戶灑落著『炫目的彩虹光芒』......你依然輕巧的用一隻手彈奏著音樂。

『法線上的波浪』,音符『在節拍中聲音透響』,在那熟悉的旋律演奏結束後......

你再度『牽起我的手......』,看著你,我依然『希望你能帶我走』,透過微微散發出......

那口中『椰子的甜蜜香味』,『你那不可思議的奇蹟』伴隨著此時此刻,『彷彿連時間都停止的奇蹟』

貼近兩人的氣息,充滿與你之間,無法言語的酸甜......

......那是相擁。

吻。

---------------------------------------------------------------------------------------------------------------------------------------------

寫太多啦!!!!

走向奇怪的方向啦............Orz

欸嘿(?)

歌詞來源:
就在上面(欸!?)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默默的浮了上來.....
-------------------------------------------------------------------------------------------------------

「吶吶、你們覺得我們死後會怎樣啊?」

放學後的教室裡所剩的人寥寥無幾。
而且很明顯的分為兩邊。

正在聊天的一群人、以及坐在角落,默默收拾書包的M君。

「還能怎樣?不就那樣?」B同學很不以為意的回答A同學的問題。
「哈哈哈,那到底是怎樣B你說清楚啊~」
「哈哈,我看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同學C和D以及其他同學都因為B的回答而笑成一團。

「欸欸欸、笑屁啊?!」自己的回答被取笑的B有點不高興。「那你們說啊!」

「說什麼......應該就像電視上講的吧?會上天堂之類的。」
同學D偏頭想著。
「喔喔、那個是不是星期五晚上九點的節目,那個我有看!!」
同學E在旁插話。但隨即招到其他人的白眼。

「靠,現在話題的重點不是那個吧?」
「黑咩,那種命理節目現在一堆電視台都有再播。」
「而且裡面的老師大多都是一樣的那些人。」
大家嘻嘻哈哈的討論著,殊不知一旁的M君也有在聽他們的談話。


『黃泉之下、彼岸之地,究竟是怎樣的地方呢?』
M君望著窗戶外的天空如此想著。


「喂!小聲一點啦!」在一旁的G同學突然要求說話小聲,讓在在場的人感到莫名奇妙

「怎麼了?已經放學啦,大聲點又不會怎樣。」
「嗯啊,外面社團練習的聲音也很大,幹嘛只說我們?」
同學們一個個抗議,G同學的眼神卻不斷飄向坐在角落的M君。

「不是啦!是這個話題不適合在M君前面講......」G同學邊說邊看M君。
說到這邊,大夥心裡都有譜了。
因為這個班的人都知道,最近同班的K君走了......
而那個K君正是M君的青梅竹馬。

M君聽到之後也只是把頭轉過來。「沒有關係,你們繼續聊。我先回去了。」
拿起書包,毫無留戀的走出教室,彷彿剛剛什麼都沒聽到似的。

「那個、M君,我不是有意的......」話題的起始著A同學出聲解釋。

M君轉身,微笑的看著大家說:「真的沒關係啦~我不介意,明天見。」
颯爽轉身,將教室的門給關上。



然而,關上的,只有教室的門嘛?

似乎,是的。
畢竟感情這種東西,不是說忘就忘的。


他們所討論的話題,自己也曾經想過。

K君就這樣走了,頭也不回的走了。
那你的目的地會在哪裡?

走出校門,轉往回家的方向。
天色逐漸昏暗,夕陽在身後拉出長長的影子。


到了家門口,習慣性的看看信箱裡有沒有信。
這才想起,會寄信過來的人已經不在。
即使如此,還是會想著,若你平安到達彼端的話,能不能讓我知道呢?
就算捎封信來也可以啊!


開啟揚台的窗,風毫無保留的灌入室內。
敞開門扉,能否前往你所在的彼方?
唱著你所贈與的歌,如果能夠傳達給你就好了。



天氣預報說,接下來的這幾天都會是晴空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老實說,我很討厭這種天氣。反而比較愛下雨天。
不為什麼。

因為我們就是在與中相遇;在晴天下分離。
所以晴天對我來說,真是個適合離別到令人悲傷的天氣。



一陣強風吹來,頭髮隨風飄散。
好不容易將頭髮順直,卻看見櫻花的花瓣從眼前飛躍。
像是那融入夜中的千本櫻,多麼的華麗。


我們總有重逢的一天,只是時候未到。
相信那會在未來的某一天,但是那太過遙遠,還有明天要過。
那就一如往常的繼續下去吧,直到那天。

門扉緊閉,是否就能夠隔絕我兩直到永遠?
而你所留下的種種,則會灰飛煙滅?
我想不會的。
就算世界遺忘了你、歷史拋開了你,只要我還記得,那就夠了。


向遠方飄去的花瓣,連嘆息都聽不到。
再見了,那優美而纖弱的感情。

再見了。



最終之所

那邊是個怎樣的地方呢?
若你平安到了 希望能捎封信回來

你打開門 向另一邊而去
若是能將這份歌聲及祈禱 傳達給你就好了

萬里無雲 無邊晴朗的今日
是適合離別到令人悲傷的日子

彷彿將平凡人生 染上了鮮紅色彩般
那是場柔美的戀情 那是場柔美的戀情
再見了

若是能相信 總有一天能夠再見面
那麼今後 還是能一如往常的目送日子過去吧

若是關起門扉 我倆就將這麼互相遠去
你的煙霧 將會化作雲化作雨

彷彿將平凡人生 染上了鮮紅色彩般
那是場柔美的戀情 那是場柔美的戀情
再見了


歌詞來源:Vocaloid中文歌詞wiki
翻譯:pumyau
----------------------------------------------------------------------------------------------------------------
再打文的時候真的不能聽該首歌以外的曲......不然會打出怪怪的東西 (囧)
告非那千本櫻是哪來的啦!!!!! (抹臉)


再度下潛去......(滾走)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本文章最後由 依希雅 於 11-10-25 02:25 編輯

以下內容可能會造成一些人的不愉快,甚至反感,請三思而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オリジナル曲PV】結ンデ開イテ羅刹ト骸【初音ミク】



作詞:ハチ
作曲:ハチ
編曲:ハチ
歌:初音ミク


『來啊來啊 今晚也痛痛快快的喝吧
讓獄卒們也一起被拉下來
在宴會中墮落的
乃是純真無暇而品行不良的
殘虐無道 』

對著像是『少了一隻腳的貓笑著』的我問著:『「要往那邊去的小姐我們來玩吧」』?
去哪玩? 身上包裹著華麗衣飾支撐著自己的意志,舔了舔嘴角,那副服裝如同像『綁在項圈上的紅繩子』般地晃啊晃......

沉重地無法擺脫,那樣『根本沒辦法代替一隻腳』去隔絕並遠離那騷擾嘛~

真是充滿酒氣味與胭脂香的感覺,哎呀!?
『討 討 討 討 討厭討厭討厭』,這種擺脫不了的感覺居然會讓自己無止境的沉淪?

房門內外那一排,臉上扭曲著表情嚷嚷著......
『就如同排成一排的卒婆塔唱著歌』,對著我們大笑:『「要往那邊去的小姐我們來跳舞吧」』?
而身旁坐『在腳邊開得緊密的花』群,用著那露骨般地眼神望著誰?
呵,只聽到『愁眉苦臉地發著牢騷 』的聲音呢.......
那眼前如同野狗般死盯著那裏發出興奮的哈哈叫聲,吶,勾勾手指,要打開嘛?

帶上房內深處,這麼輕易就『被人看見肚子的鯉魚旗』,不愧是愉悅的風花雪月......
嘻嘻,幸好我早已處理掉了,那深入的炙熱中,『裡頭懷著的是骷髏頭 』......嘛?

『呀咿』叫著出聲,門外『呀咿』回著回聲,還『要來玩嗎』,一臉不滿足的樣子。
『呀咿』和著和歌,傳來『呀咿』的歡樂聲,一臉滿足地『笑吧快笑吧』,將你現在不要的一切都丟給了我......
『啦咿』伴著聽不見,細微『啦咿』地慘叫聲,原來又有人『連起來又分開』了吶~
我嗤笑般『啦咿』地哼著不成文的曲子,一邊撫摸著趴在自己身上像隻滿足了的野狗......
與準備孵出『啦咿』結晶.......的自己。


嘻嘻,誰是『羅煞與骨骸』,而後院又幾個了呢?

天天『數著一二三』,又有幾次必須『再一次打開』?
『數著五六七』兩金,『將手往上』舉啊舉,被扣住的身體滿足不了更多的卒婆塔過來......
而最高的自己,那無謂的松,掛『在松樹上用頸圈』扣著的招牌,『在半空中飄呀晃』地接二連三吸引著無數地......嘻嘻~
『大家大家大家』,通通都為了自己而來,要是不這麼做,就無法在這裡生存下去,所以......

打開那裏『一起連起來吧』,來越多次越能讓自己突顯在這裡屹立不搖的地位,哼哼~
......後院堆積的,何必在乎呢?

『無聊的餘興節目就拍拍手,丟進廳上的暖爐裡燒個精光 』

吶~那被人鄙棄且辱罵『下賤的蟒蛇死在墳墓前』,那身旁總是圍繞著『一堆親戚冒出來爭著搶著』 。
嚷嚷著『「生前已經和他約好了啦」』,約好了什麼,笑得令人肚皮發疼,『就算這麼吼死人也是沒辦法說話的』不是嘛?

『討 討 討 討 討厭討厭討厭』,為什麼會生下我,為什麼要生下我!?

用幾文錢『買一朵會讓人開心的花』,讓那排排站,滿臉笑意的卒婆塔品嘗著稚嫩的芬芳~
如果全數『能一朵一朵賣出去的是可愛的小東西』但如果意外地殘留......
則『最後殘留乃是低劣的附子』,那就快逃吧,逃啊!!!

別讓任何人發現自己沒有用處,就算伸著舌頭舔著異味也『不讓任何人發現的哭泣著』.......


『呀咿』般地大叫『呀咿』般地怒吼,『一起來褻玩吧』,嘻嘻。
『呀咿』般地吶吟『呀咿』般地癡笑,悲哀的卒婆塔排成一列,『跳吧快跳吧』,在房間裡緊密的黏合~
『啦咿』般地悶聲『啦咿』般地輕逸出......又是從那裏挖出來,『連起來又分開』的刺激感......
『啦咿』般地絕叫『啦咿』般地瞪大著眼瘋狂嗤笑。

.......誰才是『羅煞與骨骸』呢?

『數著三二一』,接近的日子與時間『無聲無息地』襲來。
手指『數著七八十』,果然沒幾次馬上『又連在一起』 。
身上『背負著那高聳之殿』中孕育的希望,卻必須毫不留情的拉出來。
自己『也難以承受的灼傷』每每烙印在那私密的最深處......
身旁的『貓把開著的拉門關上』,是好姊妹的表現?

嘻嘻,還是看著自己準備遠去的日期呢......!?

『結果什麼都是別人的事(結果什麼都是別人的事)』,畢竟最後慘叫的不會是自己。
或許有朝一日會是自己,但『結果什麼都是別人的事(結果什麼都是別人的事)』,誰會去關心呢,呵......
那『結果什麼都是別人的事(結果什麼都是別人的事)』,所以直到有人被玩壞為止,到底有幾個呢?
最後不會淪到自己!!

眼裡看穿『別人的不幸啊』......
自身都難保,當然要『通通裝不知道!』

直到勾上一尾大魚時......就如同那生下自己的羅剎,啜飲著那卒婆塔下翻覆的狂暴蟒蛇......
伴隨『呀咿』地迷人喘吟出『呀咿』般地嬌柔,吶~『來做小孩吧』?
直到『呀咿』地輕聲嘶喊出『呀咿』般地醉人芬芳時,那雙眼迷戀且貪婪地盯著『迷於世呀迷於世』的自己。
『啦咿』般地吶喊著『啦咿』般地吟迷情懷,那充斥房內的『伊呂波歌迷戀迷戀』地世俗情懷......
『啦咿』般地絕叫出『啦咿』般地沉淪苦澀,被拋棄了就只剩下剃除......挖掉。

到底誰才是羅煞與骨骸......!?

心中『數著一二三』,為了生活『再一次打開』。
手指『數著五六七』,算算時間『將手往上』,扣住的依然是那一臉百看不厭的貪婪情慾~
嘻嘻,在『鳥兒沒叫出聲』之前,清空的『肚子開始餓了』......
『數著一二三』一起......那之後,對著總是清空自己一切的你,戴上虛假的笑容面具說:

「『明天再見囉』。」

『如惡鬼羅剎一般的 那副喉嚨兇猛地,
啜飲著狂暴蟒蛇的鮮血。
一切都是會逐漸轉變的。
就連此刻做著這些事的時候,各式各樣的事物也是如此。 』

『最後,到底發生了怎樣的故事呢?
嗯,就別再說那些荒唐的事情了吧。
來吧,拍拍手吧。 』

『數著一二三』,嘻嘻,『明天再見囉』?

--------------------------------------------------------------------------------------------------------------------------------------------------------------

參考歌詞來源:
1. http://www9.atwiki.jp/vocaloidchly/pages/1167.html
2. http://gdrs.pixnet.net/blog/post/26671130-%E3%80%90%E5%88%9D%E9%9F%B3%E3%83%9F%E3%82%AF%E3%80%91%E3%80%90%E3%82%AA%E3%83%AA%E3%82%B8%E3%83%8A%E3%83%AB%E6%9B%B2%E3%80%91%E7%B5%90%E3%83%B3%E3%83%87%E9%96%8B%E3%82%A4%E3%83%86

--------------------------------------------------------------------------------------------------------------------------------------------------------------

【初音ミク】【逆再生】結ンデ開イテ羅刹ト骸【中文字幕】




那手中『反覆層層刺下的針』勾起長久以來『鏽蝕忌恨的鎖鏈』......

『來吧,拍拍手吧。
嗯,就別再說那些荒唐的事情了吧。
最後,到底發生了怎樣的故事呢?

就連此刻做著這些事的時候,各式各樣的事物也是如此。
一切都是會逐漸轉變的。
啜飲著狂暴蟒蛇的鮮血,
如惡鬼羅剎一般的 那副喉嚨兇猛地。』


那『反覆層層刺下的針』,如同清晰般地烙印在身上,開啟那層層『鏽蝕忌恨的鎖鏈』......
直到最後一刻,『最終只有』被逼迫著......『切腹一途的我』......
隔壁那『死亡的哭聲』,傳來『滿載顫抖』,久久不退地慘絕人寰的叫聲......
就像是伴奏的歌,而這『歌是過度的現實』,那『排排在面前』表情扭曲的......誰!?
吼叫聲『傳入耳中』,此起彼落的嘖嘖聲『喧囂嘩聲』......
那『映入眼中的啞聲蜘蛛』鄙夷的俯視著。

『不要 不要 不要 ~~~』
以前為了生存而『欺人為樂的雛鳥』最終只能望著......
『不要 不要 不要 ~~~』
一個又一個,『讓你們從小屋中離去吧』......
『不要 不要 不要 ~~~』
『但背負了你們就會死的我又想說什麼?』 我該向誰哭訴?
『不要 不要 不要 ~~~』

這種『結果只會讓這世間發生災難』的疾病?
沒有『結果只會讓這世間發生災難』的孤寂。
為何『結果只會讓這世間發生災難』的同時......

讓我也跟著沉淪下去!?

猶記得『在老舊房裡萎縮破裂的孩子』,一語不發地注視著眼前那黑漆漆的焦炭......
那『似是一觸即碎碰碎』,想抱抱『那母親焦黑的皮膚』,傳來的陣陣粗糙感......
『啊啊』,之後『在寒夜中用著崩壞的形體搖著安眠的旋律』,小腦袋搖晃著生前聽到的旋律......
現在在耳邊異常清晰的聽到了,『跟我一起留在這裡吧』......
......來這『互擁互思永眠的棺材』裡。

那用盡全力『咬住的』,不是幸運的『幸福』......

『不要 不要 不要 ~~~』
因為低賤,所以只能『臣服於古老重權』無法反抗......
『不要 不要 不要 ~~~』
在『這世間是夜之世』的時代,苟延殘喘的存活著。
『不要 不要 不要 ~~~』
無端『背負著向前的那前方』,充滿沒有未來的悲劇戲碼......
『不要 不要 不要 ~~~』

那被冠上稱號並『強迫而來的尊嚴』,對現在的自己『反而困擾』。
而『在什麼都不見的暗夜裡請求信件』,寄託那毫無可靠性根據的未來......
看著『奇形妙態期待滿滿而步出的小徑』上充斥著排列的卒婆塔。
那『抓在手裡的卻異樣顯明』地生命......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要愛愛愛』,有多少次的夜晚在心中無力的吶喊出這句話?
雙手用力『將綻放的愚鈍散亂塗上』,那揮之不去的反胃噁心充斥著自身身形......
而在後院,那『被屠殺那石塚』,早已多到『無法判讀那排名』到底到了哪裡時......
現在只能仰望著抓不到的天花板『放聲哭喊叫喚』著,一路走來『這一身開滿名為罪之花』的自己。
......『很漂亮吧』,『但我不安』地想著未來......

『丟進廳上的暖爐裡燒個精光,無聊的餘興節目就拍拍手。 』

想起以前『對著被人被人命令的往日』,不禁『淚滿盈』眶。
那『默言濡濕我的臉龐』,人生造化的『一傾墜憂鬱』使自己無奈地『抱著飢渴在還沒腐敗之前墜下』......
夜夜傳來的『磨鋼聲』,就連房門外尋歡作樂的『喧囂嘩聲』也掩蓋不住......

藥入『越行越深的流砂』,伴隨著殘破不堪的身軀......

『不要 不要 不要 ~~~』
沒意外『只好永生屈服』的人生。
『不要 不要 不要 ~~~』
現在自己『連餌食都成不了的話』......
『不要 不要 不要 ~~~』
就如同之前的貓兒般,『只好在山森深處曝曬』到......
『不要 不要 不要 ~~~』

『但是我沒有枝葉』因為早已拔除。
『連休憩的枯木』,因為欺瞞......『也只剩骨』
自己『將手伸的再長也碰不到』那高聳的梁柱......
如今『就算本該被憐憫也因無名而被撕裂』,早已泣不成聲的語調.....
就算在『夜中的行動最後也成連私會也不成的謎』,面對毫不眷戀的人們.....
對,這一生,『只能說是被人當成掌中物玩弄一般』苦澀。

『愛~愛~愛~愛~愛~』回想起以前那些人的諂媚,真令人諷刺。

之前的自信以及『源源不斷的樂觀現在也成不可及的遠方』,難以掌握。
就『像連一起都不被允許的人們一樣固執』,對於現在這殘破不堪的自己......
『只能說是被人當成掌中物玩弄一般』,沒錯,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有人跟我一樣進來。
『猶如在夜間不為人知的三千世界一般』漸漸步上我的後塵......

......陪著我一起進入那互擁互思互眠的棺材......
......無名的塚。


『殘虐無道
乃是純真無暇而品行不良的
在宴會中墮落的
讓獄卒們也一起被拉下來
來啊來啊 今晚也痛痛快快的喝吧』

-------------------------------------------------------------------------------------------------------------------------------------------------

也許有人百無禁忌也說不一定

嘛,歌詞來源在歌中

試著寫了一次,發覺自己對於悲情驚悚戲碼沒有很強烈的手法以及文筆表達

不好看請多包涵囉 -w-/

歌詞意思來源:
http://blogs.yahoo.co.jp/meteor_stream723/29876943.html

http://detail.chiebukuro.yahoo.co.jp/qa/question_detail/q1158380466

http://www.hatsunemiku.info/250/rasetutomukuro.html

以上是日文
其實我是半看不懂(被打)

所以有衝突或者解釋誤會,請多包涵或者提醒我一下~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身為開板者的我居然都沒發文,好像很過意不去

-以下內容參有血腥、暴力與粗語,請做好心理準備在往下閱讀





零點零分

悶棍、鐵管、匕首、繩索、槍,這次要用哪種好呢?

寒冷的夜風吹過,前方的男子便縮起身子。今天的夜色很美,無垠的夜空中高掛著一輪明月,照亮了冰冷的街道,住家旁的路燈亮著,卻無法使人感到光線的溫暖

「呼,冷死了」男子看了一眼手錶,加快腳步「沒想到今天會碰上那麼麻煩的客人,搞得我這麼晚才能回家」

他似乎沒發現我呢,也是啦,雖然夜晚寧靜的令人害怕,但在寒風的吹襲下是不會太在意週遭的聲音,況且偶爾還有車或人經過,沒發現我是很正常的

先用悶棍敲暈,然後用鐵管打斷四肢,在敲破他的頭,用繩索將他吊起來,用匕首將他弄醒後再慢慢的挑沒有血管的地方削肉,把悶棍塞在他嘴裡讓他無法出聲,接著慢慢的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割下來,不對,要先把指甲割掉才對。有些後悔爲什麼沒帶鉗子,這樣就不能用拔的了

這樣的話好像用太多東西,時間雖然不少,不過還是像往常一樣直接割頸動脈比較好,吊死和爆頭似乎也不錯,還是這樣比較符合我的作風。可是,偶爾還是想要這樣玩玩,畢竟他今天可是「好好的對待我」呢

啊啊,不論是哪個都令我好想快點動手

零點十分

他彎進小巷子,似乎是想抄小路的樣子,這下子可就有點麻煩了呢

零點十五分

他好像發現我了呢,腳步加快了

零點二十分

他彎進一個巷子,我沒記錯的話那邊是死巷,這意味著他發現我了嗎?

零點二十五分

他走了出來,往四周看了一下,沒發現我躲在陰暗處,然後又以原先的速度走回家

零點三十分

到達家門口,他進去然後把門鎖上

零點四十分

我將鎖打開,裡面傳來沖水聲,看來是在洗澡,我小心的把門關上盡量不發出聲音,然後走到他房間躲在角落

零點四十五分

他洗好澡回到臥室換好衣物,那結實的身材真令人興奮。換好衣物他轉過來,發現我站在他前方,他愣住了

「妳是誰...?」

「不記得我啦?」我緩緩的說「坐在窗邊桌上有著彼岸花的位子」

「喔,就是妳阿,妳這婊子為什麼會在這裡」知道我是他服務的客人,語氣便不客氣了起來「剛剛在店裡是看在有那麼多人的份上才給你好臉色,現在是你自己找上門來受死的」

會吠的狗不會咬人,這句話還真貼切呢。想到這我不禁笑了出來

「媽的死婊子笑屁啊」他停住一下,然後仔細打量我「沒想到身材還不錯,不愧是個死婊子,正好本大爺很久沒碰女人了,讓我爽一下的話說不定我還可以放妳回去」

「呵」

我輕笑一聲,他嘴巴帶著髒話朝我撲過來,大概是看準了我身後是床鋪,又看我是女生所以才大膽的靠過來吧

「呃」當他碰觸到我的前一秒,我用鐵棍朝他的頭打下去,他便搖搖晃晃的往後退,然後用手壓住被我打的地方「媽的,妳這婊子」

「嘴巴放乾淨點,音量小一點,吵醒鄰居可就不好了」我輕聲的提醒他「還記得你對我做過什麼嗎?」

「靠,只不過把酒倒到妳身上,有必要這樣嗎?」他看了一下沾滿鮮血的手,再次破口大罵

「唉唉,不是叫你小聲點嗎」我走近他,然後用很大的動作拿鐵棍朝他揮去,他舉起手來抓住我的手阻擋我。中計了。我用另一之手拿悶棍用力打他的頭,他便昏了過去

零點五十五分

我將他綁起來,他那結實的肌肉造成的體重讓我花了一點時間才把他扶正

一點零分

他醒了過來,看見我又是一陣破口大罵

「吁」我將手指擺到唇前,試圖讓他安靜下來,不過看他的樣子是不會理我,所以我抓起他的手,將他的食指扳開

唰。醜陋的話語正好配上豔麗的鮮血

「這就拿來賠償被血弄髒的上衣,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個不是酒」我將手指收進口袋「這樣就誰也不欠誰了,好嗎?」

「媽的死婊子,我絕對不會放過你」一邊留著眼淚還能一邊罵髒話,我有些佩服他

看來講不聽呢,我只好再扳開另一根手指

「應該沒忘記另一件事吧」

瞧他那戰慄的表情,看來是想起來了



「這就拿來賠償被肉片弄鏽的手錶,這樣就一筆勾銷了,好嗎?」

「媽的,好好好,不論妳說什麼都好」

男子的表情令我非常愉悅,啊啊,有些興奮起來了

一點十五分

他的右手手指已經全部被我割掉,我好心的幫他包紮,沒想到他還罵我。真是的,這樣根本就違反了我的目的嘛,算了,也沒差,多一個客戶似乎也不錯,況且他的表情已經讓我滿足了

「如果你也想要殺掉誰的話」我轉身,準備離開「那就寄個信吧,好嗎?」

「好好好,媽的,今天是怎麼了,居然這麼衰」

離開男子的住家,我輕鬆的走在街道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這種嗜好呢?嗯,反正也不重要了,這也算是一種趣味吧

讓人想對人說「給我最棒的頻死吧」的暗殺趣味

寒冷的夜風吹過,今天的夜色很美,感到滿足的心情,走在冰冷的街道上格外覺得快樂



深夜 走過 陰暗街道 壓低
帽沿 影子 隱匿的暗殺者
不消幾時 便面對面 也能看到 所盼之人
時間 霧氣 潛伏的暗殺者

深夜 走過 陰暗街道 漆黑
外套 鐵 隱藏的暗殺者
不消幾時 便面對面 擦身而過 所盼之人
剎那 ready? 行動的暗殺者

哈、 無聲無息靠近
細心 全身 以及暗殺者
哈、 一氣呵成的擊發
滿意 渾身 這就是暗殺者

給我最棒的瀕死吧
鈍器 槍械
「這就拿來賠償被血弄髒的上衣」
給我最棒的瀕死吧
鈍痛 絕痛
「這樣就誰也不欠誰了,好嗎?」

更何況 簡直就是 毫無空檔 接踵而來
工作 歎息的暗殺者
小睡一番 不一會兒 每晚 染遍全身
鮮血 肉 疲倦的暗殺者

唉、 也就是個嗜好
童心 純真 遲早是暗殺者
哈、 交付於享樂
瘋狂 捨身 這就是暗殺者

給我最棒的瀕死吧
鈍器 槍械
「這就拿來賠償被肉片弄鏽的手錶」
給我最棒的瀕死吧
鈍痛 絕痛
「這樣就一筆勾銷了,好嗎?」

給我最棒的瀕死吧
鈍器 槍械
「如果你也想要殺掉誰的話」
給我最棒的瀕死吧
鈍痛 絕痛
「那就寄個信吧,好嗎?」




壓力很大,所以就舒壓一下(?

血腥部分沒有寫很多,怕會嚇到某些人(笑
 
氷の小さな妖精:チルノ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肖像被遮蔽
  • 禁止訪問

    提示: 作者被封鎖或刪除 內容自動遮蔽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37#
    無效的樓層,該文章已經被刪除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19-12-15 21:03 , Processed in 2.149598 second(s), 24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