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樓主: 水都明希

【連載小說】 【奇幻】Cruella(120815更新)

[複製連結] 檢視: 2465|回覆: 12

本文章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12-1-13 15:28 編輯


八之二

漸容櫻和紫凝兩人歸來,由漸容櫻負責教授他們兩人魔法,紫凝幫忙倒茶水,偶爾糾正他們的魔法。這時候兩人都回復正常,專心學魔。

不過三日,果真兩人的魔球呈實心狀,雖然魔法波及魔球只比原來大些,但卻鼓舞了他們。


僅僅半個月的時間,杜依在魔法學校的等級便到了A,老師們引以為傲,認為是他們教得好。兩個月後,庫伊娜入魔法學校,別人一入學是編到E級,庫伊娜則以優異的入學成績進了B級,當時她的魔法波是B級中掌控得宜的其中一人,魔球是B級中能使出排球大又實心狀的唯一一人,庫伊娜瞬間成了校園風雲人物。


和她同級的人,凱森斯,庫伊娜不討厭他,但也不喜歡他。凱森斯一直把庫伊娜當成假想敵,只要有魔法測驗,絕對是和庫伊娜比較到底,讓庫伊娜很困擾。凱森斯則是每次因為輸給庫伊娜而暗自恨得牙癢癢,但實際上他是對庫伊娜一見鍾情。庫伊娜使魔法時,神情足以讓他的胖臉發燙。


每當和庫伊娜有機會獨處的時候,凱森斯又會暗自沾沾自喜,他常想找機會約她出去,但總是被人破壞。說來可笑,每次破壞的人都是杜依,但杜依不是有意的,凱森斯心底暗自將杜依解讀為「拆橋人」,意指牛郎織女相會的橋,杜依便是有意拆掉相會之橋的拆橋人。
「庫伊娜,明天放假,我去妳家的咖啡廳聊聊?」某次,凱森斯對著在前頭快步離開的庫伊娜喊著,他在後頭像跟蹤狂似的趕上庫伊娜的步伐。「誒,庫伊哪?可以嗎?明天。」庫伊娜不語,只覺得凱森斯難道看不出來她想甩掉他嗎?


「不可以喔。」凱森斯後頭傳來熟悉的男聲,他轉頭一瞧,眼神恐懼,「拆……拆橋人!」


「拆橋人?我嗎?」杜依笑問,叫住前頭的庫伊娜。「庫伊娜,我在這。等等一起回去,我有事找普立金。」


「喔,好。」庫伊娜一口答應,更是引起凱森斯的忌妒,為什麼她對他的邀約總是以有事推掉,杜依的兩人甜蜜蜜回家邀約總是一口答應?曾經問過她,她總說因為回家的路是同一條,平常很少見面,只有放學時間跟假日有機會見到面。但這說法凱森斯完全不採信。


怎麼可以讓杜依一次又一次的接觸庫伊娜?凱森斯想著便急了,「我、我也有事找普立金……」


「……你有什麼事?」庫伊娜可不記得凱森斯跟她乾爹很熟。


「幫忙店裡,對吧?」杜依幫他解圍,「凱森斯熱心助人這點人人皆知。」


「當、當然!」凱森斯狂冒冷汗附和著,雖然討厭杜依總是破壞他和庫伊娜獨處的機會,但有時候還是會幫他解圍,他很感激。比如魔法。


凱森斯總愛在放學時向庫伊娜炫耀學校沒教的新魔法,當然,那些魔法漸容櫻都教過了,所以庫伊娜不以為然。


只是凱森斯不會控制新學的魔法,之前想在她面前變出一把魔劍,強大的魔法波圍繞著他,可使出魔劍並不需要魔法波,只見他的魔法波越發擴大,庫伊娜嚇一跳,魔法波竟像利刃般傷了她。杜依正好看到庫伊娜和凱森斯在學校後門,發現不對勁,馬上趕去。第一時間將庫伊娜攬向自己懷裡,並在周圍使出魔罩,以防被凱斯森的魔法波傷到。


凱森斯驚覺不妙,無法控制自己的魔法波,杜依使出魔球往凱森斯兩腳之間砸,凱森斯嚇得跌坐在地,魔法波漸漸消失。


他頭一瞥,正想向杜依說聲謝謝,卻看到庫伊娜在杜依懷中,杜依低首在庫依娜耳邊呢喃,庫伊娜頰若滲血,緊張到不行,讓他咬牙切齒的,可杜依是問庫伊娜有沒有受傷,只是動作曖昧讓人誤會罷了。不得不說,他對杜依和庫伊娜是又愛又恨。一會兒感激一會兒喜歡一會兒憤怒,沒精神分裂真是可喜可賀。


好幾次凱森斯想炫燿的魔法搞砸了,庫伊娜明明可以幫忙凱森斯的,但總是等到杜依前來。因為她知道杜依一定會救她,雖然有時杜依會輕罵「真是的,要是我晚來妳可是要躺醫院了」的話語,但總是帶著溫柔疼惜的笑。杜依知道庫伊娜可以處理的,只是在等他,但他不說破。


他,想一直一直占有她。要是說破了,未來庫伊娜想必會不等杜依前來就先處理好凱森斯。


庫伊娜和杜依在學校算得上赫赫有名,但由於庫伊娜強勢不服輸的個性,又是毒舌女,每個人看到皆敬而遠之,欣賞她這性格的就屬凱森斯和杜依了。杜依不同,雖然大多時候冰冷沉默,但安慰人的語氣溫柔到足以讓女生融化,許多女生私下稱他為王子,他不時收到愛慕者的情書。某年情人節,他到學校一打開抽屜,「嘩啦」一聲,抽屜裡爆滿的情書灑落在地,他還得跟老師借袋子來裝,回家連瞧一眼也沒,便扔到回收筒了。


庫伊娜人緣不好也拜杜依總是和她回家所賜,女生們可恨得牙癢,但沒一個敢惹她。


他們兩人練成了讀心術,所以很清楚知道凱森斯的想法。對,是凱森斯的想法,不是他們彼此的想法。他們壓根不敢讀對方的心思,因為害怕,害怕讀到不好的訊息。


這讀心術很神奇,內心的聲音可以選擇是否傳達給某人,或者不傳達給指定的人或任何人。NYH的人都是「設定」不傳達給任何人,以防洩密。如果選擇任何人可聽到你內心的聲音,但是對方卻聽不到,表示他沒靜下來傾聽,也可能是被他內心的聲音干擾而聽不見。Ch值60%以上才能選擇內心的聲音是否要傳達,低於60%的人只能任由高Ch值的人聽自己內心的想法。
兩人也將想法設定成凱森斯無法讀取的模式,所以凱森斯永遠聽不到他們的內心,這麼做是防止哪天他偷練成不告知,可能造成誤會而節外生枝。



跟隨漸容櫻學習魔法轉眼過了半年,當他們知道紫凝不只是漸容櫻的學妹時,更是他的妻子時,兩人嘴巴久久合不攏。訝異啊,太訝異了。原來紫凝是他們的師母!他們這半年來竟都直呼她的名諱,紫凝聽到他倆的OS時,嘴裡的茶水就這麼噴到漸容櫻臉上。溫柔如故的她頭一次噴出嘴裡的東西,但仍優雅的替漸容櫻擦拭臉上的茶水。「什麼名諱?難不成漸容櫻在你們心中是聖上?那我就是皇后囉?」


是啊,漸容櫻在他們心中是如皇帝般的存在,一個發狂的皇帝,時而隨心所欲時而有原則的難搞皇帝。不過漸容櫻對俠客這詞較滿意。雖說他們認為他是皇帝,但杜依仍不禮貌的稱他為老頭。


又過了半年,NYH發出了祭品通知。對象是紫凝。NYH要求每人每年皆要到醫院檢測Ch值,不檢測者得罰稅金兩倍價。檢測結果由醫生紀錄後交給NYH,NYH再篩選適合的祭品人選。


當接到通知時,紫凝苦笑,「該來的還是來了。」漸容櫻不語,杜依倚著牆低首尋思。庫伊娜有些慌的問,「師母,還有三個月才正式開始祭品儀式,妳打算怎麼辦?逃到另一個人間嗎?」


「沒用的,逃得過一時,逃不過一世啊……」紫凝閉目,彷彿做好心理準備。「明天開始我就待在NYH,擇日定期對戰,確保品質。」


「怎麼這樣……」庫伊娜不相信事情無法扭轉,雖然她看過教科書上有寫關於祭品一事,但卻是敷衍的描述幾句話:「為平息那亞神的憤怒,祭品們願意光榮犧牲自己的生命,以示對那亞神的尊敬。」可教科書如官腔,祭品並非每個人都願意犧牲自己的。無法原諒的是,只要在NYH工作的女性,絕不會被抓去當祭品,除非離職,這分明是偏袒。


「一定有辦法的……對吧,師父?」庫伊娜看著漸容櫻,他淡然,「就這麼辦吧。紫凝待在NYH裡,祭品儀式當天我們去救妳。」


「好——還有三個月!我們得加緊練習!絕對要比NYH強!」庫伊娜興致勃勃,握拳熱血的說。她不曉得,NYH個個都是Ch值90%以上的人,如果真對戰起來,那會是場硬戰。除了魔狂之外,大概沒人Ch值能破100%。


三個月的訓練,庫伊娜的Ch值已達88%,杜依更達92%,已經到可以和NYH對戰的程度了。包括漸容櫻,三人都想設法救出紫凝。漸容櫻原本就不喜歡NYH的祭品制度,現在紫凝變成祭品,他對NYH的印象又更差了。


說起來,這制度有十幾年了,不想當祭品的人只能乖乖在NYH底下工作,但想入政府單位工作可不簡單,需通過五個對戰關卡,且分數皆要95分以上才可錄取,每年只釋放出兩個名額,非常競爭。



到NYH底下工作福利可好了,無需繳稅,女人也不會被抓去當祭品,又是高薪工作,相較於一般人民在祭品儀式當天要繳大量的稅金完全是天壤之別。但還是有些人不想屈服於政府,就像漸容櫻他們。

漸容櫻的稅金來源,是以前魔法學校的獎學金以及父母留下來的遺產,但總是會有用完的一天。故時常讓庫伊娜跟杜依兩人獨處,他和紫凝兩人以修煉之名行教學之義,大多是別人私下邀請他來教授魔法,因他教得好,收費當然不便宜。這些費用累積起來足以繳一年的稅,還能買些衣服。


祭品儀式當天,祭品壇底部周圍皆有NYH的人守著,防止有人破壞祭品儀式的進行。周圍仍聚集不少觀看的民眾,漸容櫻等三人也混入其中,當然這些人都是繳完稅金才來的。


這三個月間暴風雨還未出現,NYH的說法是,在那亞神發怒前奉獻祭品高貴的身軀,暴風雨才不會威脅到蘭莎大陸。


「等等我去救紫凝,你們跟NYH的人對戰。」漸容櫻低聲問庫伊娜和杜依,「就你們兩個,行嗎?」這裡可是有十位Ch值達90%的NYH的人,加上兩人實戰經驗不多,漸容櫻當然擔心。


「不行也得行。」庫伊娜嚴肅的看著祭品壇說著。「我們絕對要救出師母,師母是我們最重要的人,我不想失去她。」庫伊娜輕顫著,杜依查覺庫伊娜緊張糾結的心,緊握她的手,眼神示意她別那麼害怕。這一握讓庫伊娜有些驚嚇,但看到杜依堅定的眼神,知道是他的手,臉上紅暈不覺浮現,心也定了下來。


一會兒,一個NYH的人將一個皮膚黝黑的女人輕巧的抓到祭品壇上,庫伊娜心糾結得像解不開的繩,是紫凝,雙手被綁住躺在祭品壇上!


「……師母看起來好虛弱……」庫伊娜看著壇上一臉病容的紫凝有些慌,漸容櫻咬牙低聲道:「戒指被拿走了……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NYH真是設想周到。」


上祭品壇的人,在儀式之前戒指會被NYH沒收,除非Ch值超過120%,否則拿掉戒指,Ch值剩一半,連瞬間移動也無法使出。


祭品壇是一座高台,周圍有湖水圍繞,湖水面積不大。NYH一人守在紫凝旁邊,防止突發狀況。那人高舉著雙手喊道:「那亞神呀!今日蘭莎的子民們奉獻一位上等魔女給您享用,平息您的怒氣,讓暴雨終止吧——」


忽地,湖水像水柱般在祭品壇從周圍冒出,庫伊娜和杜依頭一次見識到祭品儀式,是多麼氣勢磅礡。


庫伊娜嚥了嚥口水,和杜依兩人看著周圍防守的NYH們,等漸容櫻下達命令。


「開始吧。」漸容櫻令道,庫伊娜和杜依兩人各自往左右邊方向,準備和NYH政府對上。


這一仗,就聽天由命吧。



 
買醉,我與寂寞對杯。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本文章最後由 水都明希 於 12-1-13 15:27 編輯

漸容櫻立馬瞬間移動到紫凝身旁,壇上的NYH黑衣人瞧見了,不讓漸容櫻碰著紫凝,兩人開始交戰。

漸容櫻變出一把長劍,刀身長過兩米,帶著森冷的白光。纖瘦的黑衣人雙手各變出一把匕首,匕首刀柄和刀身同長,握住刀柄的手能完全覆蓋刀柄。就以刀的本質來說,漸容櫻是佔上風了。

頭一回看他如此嚴肅,當然,紫凝一直是他珍視的人。兩人雖未婚,但也同居了十年有餘,小爭執偶有,但總有一方會讓步,從未有過大吵。對彼此來說對方是難能可貴的人。

漸容櫻上祭品壇搶人可是史上頭一遭,大家見著上面激戰著,立馬退到遠處看戲。

壇上出現另一個黑衣人,將紫凝橫抱起後便消失了。

趁漸容櫻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抱走紫凝,他忿忿向著壇下揮了一個半圓,河水因魔法波而衝了上來,足f足高了祭壇兩尺。黑衣人以匕首周圍的魔法波劃開河水,同時,漸容櫻一躍,刀鋒向著黑衣人的面門貫穿、抽刀,黑衣人軀體如枯萎的花瓣般癱軟在地不起,大量血水流入祭壇。

——血祭NYH。

這將會是一場盛大的血祭。

群眾見血,驚慌失措,如無頭蒼蠅四處逃竄,現場剩餘師徒三人及NYH九人,紫凝由一黑衣人看著。

漸容櫻正準備奔向紫凝身旁,又來一個黑衣人擋住他的去路,黑衣人手執鐵鎚和漸容櫻的刀相抗衡,一條金黃色的鞭子往黑衣人的屁股甩去,黑衣人叫了一聲,還可見屁股冒煙。

原來是杜依的武器,庫伊娜邊對付其他黑衣人邊喊道:「師父,去救師母吧!這兒有我們撐著!」「那交給你們了!」語畢漸容櫻頷首離去。

庫伊娜雖嘴上說有她和杜依撐著,但一個人就得和三、四個NYH對戰,視角三百六十度皆須掌握得宜,才能進可攻、退可守。大部分還是由杜依幫庫伊娜一把,才讓她免於敵人擊中。兩人身上傷痕累累,看似跌倒數次的小孩。

另一方面,漸容櫻和黑衣人手無寸鐵,兩人各展拳法,拆了百餘招,不分軒輊。這可非普通的鬥拳,已是鬥法的極致。一般人使用魔法戰鬥皆會有武器,若非用武器,拳法也得練個十幾年,結合魔法出拳才能對敵人造成傷害。

鬥到酣處,漸容櫻拳勢越發強大,一掌擊中黑衣人腹部,又踢中腰間,黑衣人痛得彎下腰,手中的拳法變得如瘋如癲。聽得漸容櫻喝一聲:「殺!」以金雞獨立的姿勢,手刀劈向黑衣人,說時遲那時快,黑衣人大叫道:「處理!」正和庫伊娜與杜依鬥的其中兩位黑衣人趕來支援。

其中一位以雙節棍擋下漸容櫻的手刀,另一位黑衣人則守在紫凝旁。原先和漸容櫻鬥的那人解下了蒙面的頭巾,是個有著俐落短髮的女性,她向雙節棍黑衣人道謝:「謝了,奉興。」

「夫妻一場,何足掛齒?」話一落,漸容櫻和奉興兩人有默契的向後退一尺,奉興道:「是時候了,執行『B』。」漸容櫻見情況不對勁,又無法要與NYH纏鬥的兩位徒兒即刻脫身阻止那位女黑衣人,只得自己來了。可這叫奉興的人死纏爛打,雙節棍又是難對付的武器,縱使漸容櫻再厲害,也無法抵擋女黑衣人的行動。

只見女黑衣人和黑衣人將紫凝瞬間移動到祭品壇上,他們無視壇上死去的黑衣人,將紫凝綁在祭品壇上。紫凝掙扎著,卻被他們打昏,只見女黑衣人變出一把長劍,雙手握住劍柄。

「糟……!」庫伊娜暗叫一聲,杜依曉得情況對他們不利——師母有危險了。兩人準備瞬間移動至壇上,說時遲那時快,女黑衣人一聲吆喝,劍身直刺入紫凝心臟。

「紫凝!」

「師母!」

三人驚叫,而後流淚。

女黑衣人將劍拔起,血水四濺,紫凝的心臟也流出大量暗紅色的鮮血。

庫伊娜哭叫著:「師母!」欲奔向祭品壇上,未料卻被師父阻止:「回來!這樣像話麼?」見師父一手扣住庫伊娜,一手拉著杜依瞬間移動到一座荒蕪的山頂——巫萊山。NYH暫時是找不著這兒了,這兒人煙罕至,但遲早會被NYH找到。以防萬一,漸容櫻放開兩徒弟,做一個結界,即使NYH到此也只會看到一片荒地,沒有任何人。這是一招極致的魔法,學校是不會教的,得到外面找專業的魔法師學習。

漸容櫻放開庫伊娜,她可衝的呢,一轉身就是含著淚水破口大罵:「沒人性!師父,你還算是人嗎?師母、師母最後一面都無法見到……我想見師母!我得……」漸容櫻厲聲道:「去了將來我可不認妳這徒兒!」庫伊娜愣了,因為師父兩行淚珠順著臉頰滾了下來,但說話仍是鏗鏘有力:「人性?何謂人性?我已經失去我的摯愛,我還要失去兩位愛徒麼?」手掩著臉,聲音也軟了下來:「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對付NYH,但是沒有足夠的人力啊!到最後還是無法送紫凝最後一程……吾實在沒用……」庫伊娜頭一次見師父如此真情流露,為方才的不敬感到愧疚,便不吭聲罵人了。

杜依拍她的肩,示意先讓師父靜一靜。

這次的事件稱作祭品壇事變,頭一次有人向NYH搶祭品。NYH當然曉得漸容櫻這號人物,便捎了信到漸容櫻住處,內容先褒後貶,先是讚揚他和徒兒的能力頗好,再來便是說此次事件他們不介意,因儀式仍正常運作,但他們和NYH決鬥一事NYH耿耿於懷,祭品壇事變中有一名NYH死亡,這完全是向NYH宣戰。NYH表示上頭希望與漸容櫻和徒兒倆來個會談,會談內容是聊聊對祭品的看法與願景等等,要他們準時到達。
漸容櫻人在巫萊山,怎麼樣也收不到那封信。若回去拿了那封信,或許在周圍埋伏的NYH會將他抓走,順便來個大卸八塊。 既然收不到信,那會談自然也會無疾而終,只是免不了會有幾年被追殺的命運。

連著幾日,他們靠著山裡的動物果腹,幾個月來,庫伊娜和普立金失去了聯繫,她擔心普立金是否會申請尋找失蹤人口,畢竟普立金不曉得庫伊娜的師父和師母是誰,更不曉得什麼祭品壇事變。
——不過,NYH應該不曉得杜依和我的名字,既然這樣,我和他會比較安全一點。

庫伊娜自忖著,但她沒想到若沒去學校,仍是會被懷疑的,何況他倆又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這下失蹤,學校不緊張麼?

幾天下來,漸容櫻都坐在懸崖邊,悠悠地望著遠方,那方向便是祭品壇的位置。後來,漸容櫻乾脆在懸崖邊立了個墓碑,上頭寫著「愛妻紫凝之墓」,每天就和那墓碑對望。漸容櫻話原本就不多,這下喪妻,一天更是不超過五句,這倒讓庫伊娜擔心起師父會不會就此尋死,一日,見師父又對著墓碑發呆,在後頭輕聲喚著:「師父……振作點。」漸容櫻劍眉緊蹙,神情悲憤道:「從今以後……吾等便與NYH勢不兩立。」起身,對面前兩位愛徒說:「現在起,我會嚴格的訓練你們,滅了NYH這官方組織,為紫凝報仇。」看師父的眼睛不知流了幾回淚,都哭腫了,庫伊娜更發誓要NYH永不存在。

「午飯後,就開始訓練。」漸容櫻說完,便繼續望著墓碑。

庫伊娜雖要師父振作,但她情緒久久無法平復,某日實在忍不住,便躲在樹叢旁哭泣,不想讓別人發現她的軟弱。未料杜依聽到抽噎聲,跑來一探究竟:「庫伊娜?」庫伊娜遲遲不肯轉身,這哭紅的雙眼轉身還能見人麼?她只是邊擦著眼淚邊說著沒事,但眼淚擦了又掉,像流不完似的。杜依兩隻大手按著她的肩,硬將她轉到自己面前,她那梨花帶雨的神情,讓杜依看呆了。

——美啊!真美……

心中暗自讚嘆這等美景,庫伊娜雙手連忙掩著臉:「別、別看!有什麼好看的……」杜依緊摟著她,柔聲道:「不看了、不看了。妳也別哭了……別讓我擔心,好嗎?」庫伊娜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身子都僵了,好一會兒才將手放下,杜依將庫伊娜的頭靠著他的胸膛:「答應我,只能為我哭泣……」這曖昧的話語他竟說得出口?聽杜依的心跳聲,怦怦怦的跳好快,庫伊娜也小鹿亂撞了起來。

——只能為他哭泣……是不是代表我是特別的?

存在著疑問,庫伊娜嘶啞的聲音道:「I promise.」

幾日過去了,漸容櫻每日例行公事只有兩件——訓練兩位愛徒及對著墓碑說話。吃飯時也得到墓碑前,邊吃飯邊談著今天訓練的進度,連去廁所也得向墓碑報備。在旁人看來像是神經病的行為,漸容櫻倒是挺樂的,庫伊娜和杜依兩人也淡定了,只要這老頭沒做尋死的傻事就什麼都好。

杜依和庫伊娜仍和往常一般,偶爾兩人互動曖昧,幾乎都是杜依先起頭的。他對庫伊娜的溫柔,無可取代。只是杜依遲遲未對庫伊f娜有所表示,庫伊娜不曉得杜依是否對自己有意思,以她的個性是可以主動出擊的,但女孩兒總要有些矜持,太主動怕嚇著了杜依。暗示?這可不行,她的感情智商可能只有十,暗示可能會變成明示。杜依有時說出來的話雖然油腔滑調,但總能讓庫伊娜心頭暖暖的。

他們的互動除了牽手、擁抱外,還會吻額頭、臉頰,就是沒有親嘴。這不禁讓庫伊娜懷疑——他們到底是情侶,還是朋友?

不知不覺在巫萊山住了一年,兩人的關係仍像一年前一樣,沒有更進一步。倒是漸容櫻在山頂蓋了間房子,內部一開始家徒四壁,後來漸漸有些自製的家具,外觀像古代道場,裡頭有訓練室及三間房間,且在室內可以聞到木頭的香氣,讓人被感舒適。漸容櫻更在這片荒蕪之地種了許多柳樹、櫻樹及其他的杉木。或許這些樹木都是改良過的,本在平地生長的樹木也能長在山頂,甚是怪異。

一日,漸容櫻破例讓庫伊娜和杜依放一天假,要兩人休息休息,其實是他自己累了。兩人不懈怠,便在道場內比試。一個早上下來,兩人都累翻了,躺在地板上,頭頂碰頭頂,室內只剩下喘氣聲,及窗外的鳥叫。

「庫伊娜……」杜依開口,但隨後止住後頭要說的話。庫伊娜皺眉,「話一次說完,別吊我胃口。」

「沒事。」

「你明明有話要說的,別賣關子了!」庫伊娜起身,拉拉杜依的衣袖,杜依仍說沒事,讓庫伊娜更想知道他要說什麼了,用手戳他、推他、搔他都沒用,他就是死不說。庫伊娜哼一聲,背對杜依賭氣不說話。杜依見她不說話,輕碰她肩頭,她仍不領情:「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杜依沒回答,輕拉著她的衣袖,他柔聲喚著庫伊娜的名字:「庫伊娜……看著我。」他的聲音讓庫伊娜悸動了一下,本想心軟轉過身子,但理性要她別這麼做。

「你不說些什麼,我就不理你了!」庫伊娜放狠話。

「妳必須看著我,才能對妳說。」

「這樣說就好……」庫伊娜面頰泛紅,「哪、哪有人規定要看著別人的臉說……」話的——

杜依在她還在說話的時候,逕自抓住她的臂膀轉身,兩人四目相交。

羞羞羞……羞死人啦——

庫伊娜暗自驚叫著。

「你你你、別、別看我……」庫伊娜掩住臉,驚慌失措,這紅透的臉頰杜依絕對會知道她在害羞呀,到時候不知道又要說什麼臉紅心跳的話語……

「為什麼不能看?」杜依壞心的將她的下巴抬起,讓庫伊娜只能盯著他。

杜依的眼神明明跟平常一樣呀!為什麼今天的眼睛就是那麼的……曖昧?

這次庫伊娜不只面色脹紅,還冒煙了!她趕忙推開他:「不、不要靠過來!」還一邊拳打腳踢,杜依拉住她的雙手,庫伊娜的腳仍不安分的踢他,就這樣一來一往的掙扎,庫伊娜手大力的甩掉杜依,結果弄巧成拙,整個人往後倒——連同杜依一起。杜依怕壓到庫伊娜,便將手腳撐起,兩人呈現尷尬的姿勢,讓庫伊娜想往左逃也不是、往右逃也不行。

「妳只許看著我。」命令式的語氣,庫伊娜沒有反駁的餘地。

「我……」庫伊娜困窘的別過頭,為什麼他總是對她說出這麼具佔有慾的話,讓她無從招架。

「嗯……」點頭,她無法拒絕他的霸氣。

「妳怎麼老是露出這種表情?」杜依看著庫伊娜害羞的表情問道。

誰叫你老是講出奇怪的話!現在這姿勢又……

庫伊娜想回這句話,但又怕杜依堵回去。誰知杜依俯身,在她耳畔輕聲說:「妳這樣,會讓我受不了……」
她的心漏跳了好幾拍,杜依話方落下,兩片唇瓣貼向庫伊娜的唇,庫伊娜只覺大腦好像被雷劈了好幾下,什麼都看不見——第一次的初吻就是法式舌吻,誰受得了啊?

空氣中只聽得兩人的喘氣聲、呼吸聲。

杜依的唇蜿蜒而下,在脖子上大啖眼前的「美食」。雖然庫伊娜穿的是連身裙,但拉鍊在後面,杜依邊吻著脖子,手邊將後頭的拉鍊拉開,將衣服慢慢地往下褪去——

啪沙沙!

窗外的鳥飛過樹梢,發出沙沙聲,讓杜依手邊的動作止住,他連忙坐起身摀著嘴,「抱歉……我太衝動了。」幸好剛窗外有聲音,否則,他會繼續下去。

庫伊娜喘氣著,還未從方才的吻覺醒過來,杜依見她這般表情,便想捉弄她,俯身看著她,邪佞的笑。「妳還意猶未盡?要繼續麼?」

「你——」

又是一吻。

看來杜依也意猶未盡。

方才要逼問杜依瞞著什麼事,現在完全拋得一乾二淨。

兩人的關係更進一步了,應該不止一步。庫伊娜現在看到杜依,就會想到他厚實的胸膛及令人無法抗拒的命令語氣。

——這應該是副作用吧?

庫伊娜這麼催眠自己。

漸容櫻仍照三餐訓練他們,訓練時兩人心無旁鶩。兩人Ch值提升了1%至2%。

Ch值越高越難提升,庫伊娜現在才邁向90%,杜依僅有93%。為了為師母報仇,只能想辦法讓Ch值提升!

如此日子又過了一年,兩人偶有親密的行為。漸容櫻是曉得的,只是沒礙到訓練,他便不吭聲。

一日,兩人訓練完已是午飯時刻,杜依拉著庫伊娜進道場,「我有事要跟妳說……」他神色凝重。

「什麼事?你臉色很難看。」庫伊娜有些緊張,杜依拉她擁入懷,在她耳畔輕聲道:「我要加入NYH。」

——什麼?

「妳想想,加入後不用繳稅,也不用被當成祭品,妳要不要……」話未完,庫伊娜馬上推開他:「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我說……」

「我不要聽!」

「庫伊……」

「別叫我!」庫伊娜退後幾步:「你想拉攏我進NYH,好讓我忘記師母?你忘了NYH對師母做了什麼事嗎?」

「想忘也忘不了……但我沒有拉攏妳的意思。」

「那你怎麼問我要不要加入?」庫伊娜說完,突然想到什麼事,神色凜然:「我記得了,一年前你就是想跟我說這事,對吧?一年前,你就打算背叛我們,你一直都想加入NYH,只是利用師父師母訓練你,當作加入NYH的跳板!你、你這叛徒!」庫伊娜最後一句話因激動而大聲了起來,眼眶泛著淚,她指著道場外:「你出去……」

「庫伊娜……」

「我叫你出去!」大喊著,隨後低聲啜泣。漸容櫻雖在墓碑前,也聽到庫伊娜說的話。

杜依不語,跨步走出道場,出了門,庫伊娜叫住他:「等等,我想問一個問題……」

她沉住氣,啟口。「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一直以來存在的問題,現在她想知道答案。杜依沒轉身,只是低著頭道:「我們只是青梅竹馬……一直都是啊。」最後一句話他彷彿笑著說。

心像被撕裂了千段萬段……

——好痛,真的好痛……

他真的不喜歡她嗎?莫非那些讓人心動的話語只是裹著糖衣的毒藥?

既然知道答案了,那就不須再多說。

她癱坐在地,悲慟的掩面哭泣。

「出了這個結界,你就別再回來了。」漸容櫻不知何時在門前,嚴肅的說著。

結界外人是進不來的,除非結界裏頭的人允許或是將外人以魔法拉進來。出了結界的人,也進不了結界內。
「我曉得的,老頭。有朝一日再見吧。」杜依微笑,忽地瞬間移動。

之後再見到他,已經是四年後的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第九章


「等等等等等等等……」才講完庫伊娜的過往不久,阿胤又打斷我了。「你不是說要講NYH的事情嗎?怎麼變成庫伊娜以前的羅曼史了?」


我有如當頭棒喝:「啊!對吔!怎麼會講到那去了……」我敲自己的頭道:「NYH那邊,我也只能簡單地告訴妳:杜依後來因為能力好就當上隊長,比杜依早進入NYH的凱森斯一心想當上隊長,結果頭銜還是讓能力好的杜依得到了,凱森斯之後對杜依恨之入骨。就這樣。」


「講得真是簡單扼要。」阿胤把玩著手上的骷髏戒指說著,雖然我滔滔不絕地講庫伊娜的羅曼史,顯然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她倒是聽得津津有味,看來她對別人的愛情史非常有興趣……


「不過,杜依突然說要加入NYH著實讓我嚇一跳,不是說要報仇,結果報到哪?」


「那些都是後話了,要說的事情太多,我慢慢說吧!」


「好吧。你剛剛說她再遇到杜依是四年後,然後呢?」


「那時候啊……」


我看向窗外,回憶當時庫伊娜說了什麼——





四年過去了,庫伊娜的Ch值來到了98%,看來再過不了多久,就能破百了。


「信?」庫伊娜某日在結界之外看到一封信,上面寫著「For:庫伊娜」。


結界內的人還是看得到外面的景色,但是結界外的人看不到。這就是結界厲害的地方。


「別!」漸容櫻在她後頭。「絕對是陷阱。」


「不會是祭品通知吧……?」庫伊娜心驚。「可是,NYH怎麼會知道我在……」忽地,想起一個人。


——杜依。


「正是。」漸容櫻想也不想便知庫伊娜心頭浮現的名字,也是他的痛,「也罷,反正我不會再收男人了。俗話說紅顏禍水,可這回方知男人才是禍水,哀哉哀哉。」


「師父放心,徒兒我不會背棄師父。」庫伊娜低頭拱手道,漸容櫻眼眶濕潤,不想被她察覺,立馬轉身:「該進道場修練了。」


日復一日,那信仍擺在那,受到魔法保護的關係,它完整無缺。庫伊娜想忘了那封信,但眼神總不經意的瞥向它,每當看到那封信,就想起背叛者杜依、想起師母、想起傷心的師父……也想起她曾說過的話:「不會背棄師父。」師父如此年邁,總不能丟下他不管,但這結界縱使強大,NYH的人還是會想辦法擊破漸容櫻製造的結界,與其在這等死,不如主動出擊……


她暗自下定決心,就是今晚。


夜半,師父正熟睡著,她將事先寫好的字條放在道場門口,站在那封信的面前,中間隔著結界,明明已經決定好了,現在卻又有些猶豫。


她想起四年前,杜依離去時師父說的話……「出了這個結界,你就別再回來了。」


「師父,徒兒對不起你。」庫伊娜咬牙走出結界,回首一看,僅剩一片荒蕪。


比起走出結界的失落感,眼前有讓她更驚愕的。


是杜依,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等妳好久了,庫伊娜……」語畢,身體便向前傾倒,庫伊娜趕緊扶住他,急切地問道:「你、你怎麼了?」


「身體……身體……」杜依雙手抓著庫伊娜的臂膀,有氣無力說道。庫伊娜心慌意亂,杜依過了四年怎變這麼虛弱?她道:「你、你先躺著吧!這麼虛弱……」杜依見她如此焦急,嬌美不可方物,四年不見,她可變得亭亭玉立、出水芙蓉,情不自禁,便掠奪她的芳唇。庫伊娜心一驚,整個身子正準備往後,卻發覺無法逃離,杜依雙手緊扣住她的柳腰。


「你、你做什麼!」庫伊娜百般掙扎著,她無可否認這四年來仍思念著杜依,明明他是無可救藥的叛徒,她卻深陷其中。但,這一動情,將一發不可收拾,對她、對杜依,都是。


杜依將她緊擁入懷,輕聲在她耳畔呢喃道:「抓★到★妳★囉,庫伊娜。」


庫伊娜不敢相信,杜依竟會利用她的感情逮捕她,他根本沒有身體虛弱的問題,純粹是為了捉拿庫伊娜使用的卑賤手段。庫伊娜眼眶不住地溢出淚——原來,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廂情願地付出,像個笨蛋一樣,卻不曉得對方一直在利用她……


她使勁力量掙脫杜依,但始終敵不過男人的雙手,最後大叫道:「放手……你放手……拜託你放手!」


「大叫也沒用的,結界內的人完全是與世隔絕,那老頭是聽不到妳的呼喊的。」杜依看著梨花帶淚的庫伊娜,笑道:「妳還真是遵守約定啊……『只為我哭泣』,妳答應過的。」


『他怎麼還記得?那個渺小的約定在他心中頗有地位嗎?這四年來一直看著我嗎?怎麼曉得我沒流淚過……不對……不對……』庫伊娜原本揣想的內心,從嘴裡迸出:「不對……不是這樣……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根本……」


「庫伊娜?」杜依眼神有些怪異,是擔心嗎?此刻他的手稍微鬆了些。


「我哭不是因為遵守約定,而是你利用我,利用我對你的感情……你根本什麼也不知道!根本——」話說到一半,庫伊娜便昏厥了,因無法接受事實而崩潰昏厥,杜依試著搖醒她,不斷地喚著她的名字:「庫伊娜!庫伊娜!庫伊娜!」


待她醒來後,已經在NYH某個房間內了。


房內布置得很高雅,庫伊娜躺在綢緞布材質的床上,窗子鑲有許多寶石,牆壁是用蘭莎大陸頂級的瑠芯建材製成,隔音效果很好,地板也是使用不易碎裂的爍崗岩,牆上掛著許多魔法師的畫像,天花板掛著水晶燈,更顯奢華。


她沒有起身,只是靜靜地看著天花板。突然,門開了,進來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紳士女的高雅,兩人都有一頭漂亮的金髮,男生是雜亂的短捲髮,女生則是耳下兩公分的俐落短髮。雖然都是穿著連身衣褲及連身裙,但身上的配件華麗璀璨,看來顯赫。庫伊娜揣測他們兩個是NYH高層官員,或是最高層。其中那個女的,庫伊娜看過,她是六年前殺了師母的人,對,她是仇人……庫伊娜雙手顫抖著,想發揮魔法之力,但她明白,在這滿是NYH部下及官員的巢穴,不得有勇無謀,否則無法幫師母報仇,還可能帶來殺身之禍——雖然她也活不久了。


「居然在茉纕房。」女人首先發話:「是誰准許祭品進入這間房的?」女人往後瞪視著,似乎後頭還有幾位部下跟著,其中一位男部下支支吾吾道:「在、在下不清楚!」


「哦?不清楚?」女人聽了他的回答不是很滿意,隨後轉正身子。「連誰把人帶進來的都不曉得?」


「是、是……」


一旁的男人看著庫伊娜,凜然。「祭品不需要如此的待遇。」此話令庫伊娜心中發顫,以前似乎有過這種感覺。男人轉身,指著其中一位部下:「你,就由你負責將祭品帶往她該住的房間,當然,祭品的動向也交由你監視,如有異狀便告知杜依隊長。」


「是。」那位部下應聲,庫伊娜總覺得這聲音在哪兒聽過……這裡很多地方令她覺得熟悉。


「杜依這傢伙還真是可靠。」女人邊說邊瞄向男人,想看他的反應。「是吧?奉興。」


「澄,妳說這話是褒還是貶呢?杜依可是我的親信吶!我可不接受貶意杜依的話。」叫奉興的男人笑著說,隨後兩人便領著部下離去。


奉興……奉興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


庫伊娜怎樣也回想不起來,這時,一個人走向床邊,道:「好久不見,庫伊娜。」


驚訝、驚訝、超級驚訝……


是凱森斯啊,那個在魔法學校總跟在庫伊娜屁股後面那個凱森斯、總說杜依是拆橋人的凱森斯、喜歡炫耀自己魔法很強其實很弱的凱森斯,怎麼會在NYH?


「嗯……好久不見。」庫伊娜帶著狼狽的微笑,笑著,「你也在NYH工作啊……真意外……」


「我以為妳也會進來NYH工作。」凱森斯綹著下巴的鬍子,表情甚是滿意。「因為妳魔法很強,至少在魔法學校的時候比我強,但是那麼強會被當作祭品,不如不要太強,或者是到NYH工作,不是很好嗎?」


庫伊娜聽到這話有些不悅,擰眉。「你不懂。」


是啊,凱森斯根本不懂,比杜依還糟糕,杜依至少還知道漸容櫻他們討厭NYH的行事風格。但是兩人都一樣討人厭,對她講同樣的話,其實根本是自己想進NYH。


凱森斯兩手交疊,閉目點頭道:「不過我想妳也不喜歡被制約,再說,妳魔法很強都是過去了,現在我可是高妳一階、不!是高妳好幾層了,嘿嘿。」


他是笨蛋嗎?不強的話怎麼會被當祭品……


庫伊娜翻白眼想著。


「六年前,我沒去魔法學校後,學校有採取什麼措施嗎?」庫伊娜問道,她想知道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凱森斯道:「那時啊,嗯……不太有印象了……好像沒什麼異狀,學校也沒請別人協尋之類的,啊!那時候妳和拆橋人同時消失,NYH就開始通緝你們了,只可惜都找不到,不過現在竟然能抓得到,可見NYH不是省油的燈,哈哈!」


通緝?杜依和我、師父都被通緝了……那為什麼杜依還能進入NYH?還能當那位奉興的親信?果然,杜依不是什麼好東西……


庫伊娜深深覺得杜依有在隱瞞什麼。


凱森斯從以前就很嚮往進入NYH,後來如願進入等於圓了他一生的夢。即使他早在五年前就進入NYH,但比他晚一年進入的杜依卻拿到隊長的位置,讓他很不甘心,在學校輸杜依就算了,連在NYH也輸……而且又是奉興長官的親信,更讓他心裡不平衡。


唯有此事和另一件事凱森斯絕不向庫伊娜提起,另一件事便是六年前學校通緝她和杜依,學校開始傳出「兩人其實是私奔去了」的謠言,害得凱森斯在魔法學校最後一年特別不好過,因為一堆人雖說是安慰他,卻也是傷害他。叫他別想太多,私奔什麼的是造謠,也有人跟他說天涯何處無芳草,庫伊娜是毒草,萬萬碰不得,不管什麼安慰法,只要聽到其中一個人的名字,他便如坐針氈。


「好了,妳也休息夠了,起來。」


凱森斯帶她到祭品房,叮囑道:「妳逃出去也是沒用的,這外圍都有設結界,就算妳隱藏氣息,還是會觸到結界。」


「那瞬間移動呢?」庫伊娜走進房裡問道。


「別異想天開了,凡是祭品所戴的戒指,我們都會使用魔法儲存戒指所在的位置。」凱森斯用輕蔑的笑容看著她:「即便妳瞬間移動後再拔除戒指,好讓我們找不到妳,但沒有戒指的妳還能逃到哪呢?」


沒想到凱森斯只有這時候頭腦比較靈光,庫伊娜突然想到,拔除戒指後魔力減少50%,到時被NYH追殺就無法使用瞬間移動了……真是……還以為計畫完美無缺。





我啜飲一口咖啡,悠悠的說:「即使如此,她還是逃了,在和NYH的人對戰過一次後便逃了,之後NYH在咖啡廳附近找到和她近乎一模一樣的我,我們兩個就在祭品房裡相遇了。我問她,為何明知逃不掉、明知逃跑的祭品處刑比上祭壇還痛苦,卻還是要逃?她當時對我說的話,我還記得一清二楚……」




『我想活下去。與其在冰冷的牢房裡活得膽戰心驚,不如苟延殘喘地活下去。』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0-4-5 04:57 , Processed in 0.720247 second(s), 16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