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唄♪初音

 關閉 [複製連結] 檢視: 9595|回覆: 34

發表於 10-12-25 13:25:51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8-11 15:50 編輯

唄♪初音-0與1



不知道大家是否相信名為「奇蹟」的事物呢?不論是否真的存在,想必有人跟我一樣不相信吧?奇蹟呢,是那些沒辦法靠自己能力達成某些東西時才會去祈求的,實在是投機取巧的作法,明知是不可能達成的事物為何還要祈求上天讓你達成呢?而且達不成是自己的問題吧?自己能力不足就算了,還不肯面對現實祈求奇蹟的發生,而且就算發生了也不會去感謝上天,跟那些平時不求神拜佛,大難臨頭才來求神的人有什麼兩樣?而且還不感謝上天,反而當成理所當然,真是無恥的一群人

其實說穿了,奇蹟不過就是既定會發生的事情,只是是我們意想不到或者那自以為聰明的腦袋所認為的不可能,只要認知到這一點,那麼奇蹟的發生與否及存在就不是那麼的讓人訝異

人在不想要的時候越不想要什麼,就會好死不死的給你什麼,人在想要的時候越想要什麼,你就幾乎什麼都拿不到,想必大家都深有同感吧。在抽獎的時候,一定都是想著自己會中獎,結果到最後頂多中個小獎,不然就是銘謝惠顧;學生時代被迫抽籤參加比賽的時候,總是會想著不要是自己,結果真的很衰的抽中了那機率極低的籤,人生就是這麼的不可思議。不過,要是你認為以後在抽獎的時候只要想著自己不會中,就能得到大獎的話那你就錯了,難道你忘記什麼叫做心想事成了嗎?

我相信奇蹟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至少在我的生活中不會出現,因為我很明白的知道哪些事是我能力所及,哪些事是我目前還辦不到的。但是,就如同剛剛所說的一般,越不相信什麼上天就偏要給你什麼,就像是個惡劣玩笑一般的發生了

是的,那確實是個奇蹟

而且就發生在我的身邊


◇◇◇◇◇◇◇◇◇◇◇◇◇◇◇◇◇◇◇◇◇◇◇◇◇◇◇◇◇◇◇


大家好,我是宇佐美信兔,你們可以叫我兔子、兔美,有的朋友甚至叫我兔汁...實在不知道,取得這種像是健康食品的綽號,到底有助食欲在哪,而且如果只是一兩個這麼叫的話我是不在意,可是最近好像有增加的趨勢...

現在我正在參觀朋友的蒐藏,其實說是蒐藏也不太對,因為那是他平時用來移動的工具,不論去哪都是靠他那台痛車,看著那車身上把蔥夾在雙腿間,頭髮剛好遮住胸前的圖,不禁讓我懷疑他是不是真的用這台痛車在台北市中穿梭

他上個禮拜跟我炫耀著,從迷之管道取得了初音的限量版遊戲,說是可以和初音一同生活的程式,我是不知道他取得那個是要拿來OGC還做什麼用的,不過他說可以和初音對話這點到讓我很在意

算了,不去計較他使用的癖好,我這朋友是個不折不扣的MIKU狂。對,在此避免使用控的稱呼,因為這傢伙完完全全已經超越控,必須用狂來稱呼的程度;不然把老對本命OGC的男人,用控來稱呼,會混淆全天下的控都是變態、痴漢,實會得罪不少人

一如往常,我按了門鈴且等了三分鐘,方待他O完早上第一發,冰冷的鐵門才識相的打開

上了樓,跟他父母寒喧幾句後,走到了房子的最裡面的房間。一進門,不由得被複雜的男人味弄得頭暈目眩,眼前我朋友,把褲子草率的拉起,螢幕上是MIKU C74舊的同人本。儘管是有一段時間的本子,實用度卻非常的高,高到這傢伙有一段時間,是以本子當欲望起床而非鬧鐘

他頭也不轉,來看看久違的老友這邊,自顧自的看著螢幕發痴。使命感夾帶著些許不悅,促使我張口打破沉默,可是他搶在我前面開口

「我當初以為鏡音會是用橘子來代表」

這傢伙轉話題轉的很硬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我搖了搖頭,然後隨地就坐

「結果是壓路機,是嗎?」

當話出口的下一秒,我開始後悔為什麼要吐嘈壓路機這個NICO梗......待他要開口長篇大論之前,我立刻靠近他的黑色辦公椅

「先不說那個,你叫我來看的,就是從迷之管道取得的MIKU限定版遊戲?」

他不發一語,眼神中散發著異樣的光芒,將剛用過的本子關掉,跳回桌面點開了一個資料夾,裡面只放著一個應用程式

「就是這個?」我用手指著螢幕上圖像為初音的應用程式「這不是你之前說很實用的遊戲嗎?我可不是來看這個浪費我自己讀書時間的」

「嘖、嘖」他晃動那粗肥的手指,殘存的腥味攻擊著我的鼻腔「這可是可以和初音一起在現實中生活的遊戲」

雙擊圖案,起身將位置讓給我,然後走到衣櫃旁拿了件外套披上

「你要去哪?」

「我去吃個午餐,等等回來」說完便走出房間「好好享受吧,衛生紙用完的話自己去廁所拿。對了,別一時衝動推倒她阿」

「......要是真的,我會等你回來之後,在你面前NTR她的」

我還以為這傢伙有了本子就不需要伙食了......轉頭看向螢幕,畫面中間出現了一個寫著亂碼和YES與NO的對話框,我點下YES之後,又出現另一個畫面,上面有張圖,是個手掌,旁邊還寫了一排日文,意思大致上就是叫我把手放到螢幕上

怪了,這是什麼遊戲?難道那傢伙的螢幕是觸控的嗎?正當我想著這個問題時,突然有股拉力從手指傳來,在身體勉強反應過來,眼角餘光隱約看見螢幕上出現了初音的臉龐,帶著意味不明的微笑

下一秒,我感覺到我正在往下掉落,眼前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見,當我看到亮光時屁股傳來陣痛

阿阿阿阿.......強烈的感覺讓我感覺到離天國不遠了,我試著抬頭去捕捉剛剛閃過眼中的影像,不過屁股的強烈劇痛卻讓我打消了這個念頭

爺爺,天國是不是就像這樣一樣純白無瑕呢?

..........................

..........................


「.....一醒,醒一醒阿」

屁股好痛...這裡是哪裡,現在又是幾點?我記得昨天晚上我是睡地板阿,怎麼屁股還是痛痛的...

「你醒了阿」

!!

我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不是冷冰冰的天花板,而是不見有任何變化的白色天空

「欸....你還不起來阿」

頭後軟軟的而且還溫溫的...難不成...我趕緊坐起來,不過這讓我的屁股更痛了

「欸」

等等...現在是什麼狀況,我去找朋友看他入手的軟體,然後將手放到螢幕上,然後看見MIKU的笑容,接著屁股感到一股陣痛......我抱著頭,好讓自己冷靜下來,雖然好像沒什麼用就是

「欸,不理我阿」

我仍然抱著頭,試著去理解這來龍去脈,不過我馬上了解到這是沒有意義的。看了看四周,在看了看天空,一片的白讓我了解到這不是現實世界,而我面前還有個大螢幕,螢幕上則是那傢伙

「欸」

對了, 到底是誰在叫我阿,我轉頭回去看......果然.......

「你終於注意到我了」

MIKU,是真的MIKU...

「剛剛,抱歉吶,只是想惡作劇一下而已」

媽的,那傢伙居然看著我們在淫笑....喔不對,是看著MIKU

「欸欸.....真的對不起啦」

原來那傢伙沒有騙我,還讓我成為受害者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欸,妳能把那螢幕弄掉嘛?」

「阿?」

「我說,那個螢幕」我手指向左方

「嗯...可以阿」

MIKU將手往螢幕一指,螢幕就消失不見了

「謝謝,對了,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電腦裡的世界,也就是你們所說的二次元」

「那麼妳是....?」

雖然我知道她是MIKU....

初音站了起來,轉了一圈,然後雙手放在背後給我一個笑容

「你好,我是MIKU,姓HATSUNE,中文名是初音未來,你呢?」

「宇佐美信兔,你可以叫我兔子或者兔美,請多指教」

「嗯,請多指教」


※本次作品所出現的音樂請參照這裡



 
氷の小さな妖精:チルノ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16  鐵幣 + 50   檢視全部評分
那可沒聽說  激!分...  發表於 10-12-26 15:45 聲望 + 3 枚
992255  辛苦了  發表於 10-12-25 17:25 鐵幣 + 50 元
992255  辛苦了  發表於 10-12-25 17:25 聲望 + 10 枚
20001120  話不多說,灌激分  發表於 10-12-25 14:34 聲望 + 3 枚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8-11 15:52 編輯

唄♪初音-2


大家好,我是joy103045,叫我大九就可以了,至於這名字是怎麼來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因為某個人自稱小九魔王,兔美為了把我和小九區隔開來所以取了這名字,叫什麼小九魔王的,去死一死吧

不久之前心血來潮問了檸檬姊MIKU的程式是哪來的,檸檬姊丟了個奇怪的網頁給我,說是把上面的東西下載好全部安裝好就OK了,沒想到下載好之後卻因為沒時間而擱置在D槽裡,如今想到拿出來看看,卻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問了檸檬姊後,才知道要讓MIKU唱歌前,要先把音樂跟歌詞準備好,現在想想當初檸檬姊就有說過,不過我忘記就是了

正當我在苦惱音樂和歌詞如何解決時,阿樂傳給我一個檔案,說是可以輕鬆編曲而且可以把中文自動轉換成日文,奇怪,這檔案當初檸檬姊給我的網站並沒有阿,難不成這是病毒?不對,阿樂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當了快9年的好友不可能這樣陷害我,那麼這檔案是....

總之灌了再說,灌完之後操作介面沒有改變,文字仍然是中文,難道阿樂騙我?我將人物輸入...還是用MIKU好了,說也奇怪,載入的MIKU手上居然有蔥,過去明明沒有的阿,而且嘴巴好像在動...對了,他好像有說過要開喇叭吧?

「你好,我叫做MIKU,姓HATSUNE,中文名是初音未來」

!!

這是電腦病毒...?不對,掃毒的結果並沒有任何異常,再說阿樂也說這可以讓VOCALOID可以更簡單的使用,並沒有說到MIKU會說話...這時螢幕出現了一個鍵盤,然後出現一個框框,好像是要我輸入名字一樣....

ㄉㄚˋ  ㄐㄧㄡˇ

按下螢幕上鍵盤的ENTER,程式突然關掉。搞什麼阿....整人喔....

「阿樂,你傳給我的到底是什麼?」

「不就是幫助編曲和轉換語言而已的補丁嘛?」

「可是剛剛MIKU說話了,她說『你好,我叫做MIKU,姓HATSUNE,中文名是初音未來』這是怎麼回事」

「你幻想太嚴重了喔....」

「而且畫面上出現鍵盤,我輸入文字後按下畫面上鍵盤的ENTER,程式就突然結束了」

「是嗎?我這邊倒是很正常,等一下喔,我現在過去看看」

這時VOCALOID被開啟,畫面上的MIKU不是過去冷冰冰的站著,而是自由的走動,嘴裡好像還在唸什麼一樣,不過沒發出聲音。過了不久,阿樂到了,手上還拿著PSP跟硬碟

「奇怪了....這到底是....?」

阿樂深思熟慮後將VOCALOID關掉,打算先把程式複製一份帶回去看看。當硬碟插上,電腦居然偵測到許多毒

「欸...這是怎麼回事」我指著電腦上眾多的警告

「放心,這些都不是毒,只是有加密過後的壓縮檔而已,不會造成電腦傷害」

待阿樂抓好回家以後,我再度開啟VOCALOID,看是不是跟剛剛一樣,結果當然不變,MIKU還是自由的行走在白色空間裡,嘴裡念念有詞,正當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畫面上出現了選項「YES」跟「NO」而沒有其他的文字,我想這是剛剛輸入名字後跑出來的視窗,應該是確定剛剛我所輸入的文字,毫不猶豫的按下了YES選項。MIKU轉過來看我,沒想到被二次元人物盯著看不比三次元的真人盯著還來的好受,這時MIKU將手往我這邊伸出,這應該是...我將右手貼在螢幕上,突然有股力量將我的右手拉進螢幕,這時MIKU的笑聲從喇叭傳來....


◇◇◇◇◇◇◇◇◇◇◇◇◇◇◇◇◇◇◇◇◇◇◇◇◇◇◇◇◇◇◇



「所以,其實妳都知道有些人畫了妳的工口圖工口漫然後散佈給大家收藏或者OGC?」

「嗯,不只這樣,還有些自以為是的人整天在網路上喊『初音是我的老婆』,害的我被大家認為喜歡我就是宅,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被莫名其妙的牽扯到你們人類身上,害的某些人只是單純的喜歡,卻被迫冠上『宅』這個名詞,這些人是有病還是怎樣,破壞本小姐的名譽是有那麼好玩嘛?」

這MIKU....擁有自己的想法與見解,而且可以知道關於自己在三次元世界中的一切,幸好我不是個初音狂人....

「那妳感覺如何?」

「坦白的跟你說吧,老是處在被痴痴看著我,玩弄我皮膚一絲一寸的詭異大叔前面,以及液晶螢幕前那張陶醉的淫賤表情,是多麼的恨不得能拿不知從哪設定來的蔥往他們的幽門桶下去,好讓他們知道本小姐是賣藝不賣身的!」

她講的也沒錯,沒有人喜歡看自己被別人推倒,然後旁邊的人用淫賤的表情在OGC吧

「雖然我不喜歡被淫濊的人類看著,不過有些人倒是讓我很喜歡」

「這話...?」

「每當看到有些人們聽到我的歌聲,從失意或絕望中振作起來,心底總是感到開心的,因為人類之中還是有那種需要被鼓勵的人,而我可以給予他們鼓勵,不過,這不代表可以拿本小姐當做純粹賺錢的工具阿!」

SOUL.......真是不可思議........

這時天空出現了異狀,有個男子掉了下來,重重的摔在三十公尺外,由於是摔在初音身後,所以她沒有察覺到,不久之前我應該也是那樣摔下來的,只是運氣好掉在初音旁邊,想到這我屁股又有點痛了

「對了,妳第一首的曲子是....」


「みくみくにしてあげる」


「有榮幸可以聽到本人唱嘛?」


初音站了起來往後退了兩步


「我這不是為了你才唱的,只是剛好想唱而已,要心存感激的聽喔」


科学の限界を超えて私は来たんだよ
ネギはついてないけど出来れば欲しいな

あのね、早くパソコンに入れてよ
どうしたの?
パッケージずっと見つめてる
君のこと

みくみくにしてあげる
歌はまだね、頑張るから
みくみくにしてあげる
だからちょっと覚悟をしててよね

みくみくにしてやんよ
最後までね、頑張るから
みくみくにしてやんよ
だからちょっと油断をしてあげて

みくみくにしてあげる
世界中の誰、誰より
みくみくにしてあげる
だからもっと私に歌わせて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那可沒聽說    發表於 10-12-26 15:45 聲望 + 3 枚
20001120  話不多說,灌激分  發表於 10-12-25 14:34 聲望 + 3 枚

唄♪初音-3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2-8-5 23:08 編輯

阿幹...什麼東西,我的屁股怎麼那麼疼痛,先不說這個,更讓我不解的是為何映入眼簾的都是純淨無暇的白而不是小小的電腦螢幕上顯示著VOCALOID的程式,我的VOCALOID呢?我的電腦呢?我的房間呢?我忍住屁股的疼痛,勉強站了起來看往四周,一望無際的白讓我以為我在夢裡,不過夢的感覺應該沒這麼真實才對

遇到問題時該怎麼做呢...我試著冷靜下來回想之前發生的事情-灌VOCALOID的程式,灌補丁出現奇怪現象,阿樂來我家備份檔案,按了螢幕上的選項把手貼在螢幕上,然後是笑聲...

難不成我是進到了電腦裡面的世界?不,不對,雖然過去我一直覺得在我身上會發生特別的事,但我可沒料想過真的有這麼一天的到來,再說真的進去了電腦裡面的世界,應該是和眾多虛擬人物在一起欣賞美麗的風景、家常閒話才對阿,怎麼會是這麼單調且毫無生機的世界呢?

對了,這一定是整人,一定是阿樂聯合朋友一起整我的,趁我睡覺時偷偷地把我運到不知道什麼地方,然後想看我驚慌失措的樣子,正當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跑出來一邊看著我大笑一邊嘲笑我,一定是這樣沒錯。既然如此,那麼我就配合他們,假裝被整,最後再來給阿樂他們一個驚喜

不過阿樂也真厲害,可以做出那種補丁以及那逼真的演技,當了九年的好友居然不知道他會做這種事,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在我的水裡面加了些什麼,讓我在大約的時間點昏睡過去,然後再聯合朋友一起把我運到這邊來,越來越搞不懂阿樂是什麼樣的人了...

不過應該不只這樣,如果要整到我,阿樂明白這些對我起不了什麼用處,所以應該還會有些什麼才對,他給我的是VOCALOID的補丁,所以應該會有人扮成MIKU來增強整人的效果。果然不出我所料,前方不遠處有個綠色頭髮綁著超長的雙馬尾、穿著MIKU的服裝左手手臂上還寫著「01」的女性,她前面還坐著一位青年男子,看起來不像阿樂,應該是他的朋友

『你好,我叫做MIKU,姓HATSUNE,中文名是初音未來』正當我踏出第一步,腦中突然閃過這句話,就算只是想想,言語的力量以及人類的想像力真是厲害,單靠這麼一句話就讓我產生了動搖。奇怪...怎麼每走一步,這是整人的念頭就減弱一次,而且腳步似乎也越來越沈重,彷彿面對著什麼一樣,恐懼與不安從心底冒出,我之前的自信到哪去了?

怎麼辦,該不該往前進,如果不前進的話就會被阿樂以及他的同學們取笑,成為他們的笑柄,可是如果繼續前進發現這不是現實世界,那麼我又該怎麼辦,我回的了現實世界嘛?誰阿,來給我個答案吧....


◇◇◇◇◇◇◇◇◇◇◇◇◇◇◇◇◇◇◇◇◇◇◇◇◇◇◇◇◇◇◇◇◇◇◇◇◇◇◇◇



「那麼,我們所謂的讓妳唱歌,其實也是讓妳發洩情緒的管道?」

「是的,不只唱歌連跳舞也是,所謂的歌,就是要讓人唱出自己內心的感受、想法,藉由這種方法來紓解壓力讓自己好過一些,可是阿,當本小姐不過稍稍抒發心情之時,液晶螢幕前那張陶醉的淫賤表情是怎樣,還有一些人居然叫本小姐唱那些下流的歌詞,難道這些人都沒羞恥心的嘛?」

某種方面來說,聽歌可以聽到這樣也很厲害了...

「話不能這麼說,初音小姐,妳剛剛也說過,所謂的歌就是要讓人唱出自己內心的感受和想法,想必妳也知道,人類的慾望是多麼的強,才能造就人類如此輝煌的歷史,某些人用歌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慾望,是因為外在的因素或者內在因素導致他無法那樣做。對了,妳身後有人走過來呢...」

「人?」初音回頭看到行進緩慢的少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沒想到那個人那麼快就醒了呢,好像也才不過過了十幾分鐘,居然可以自己行動,雖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為他不是被拉進來的吧...咦,拉進?我什麼時候相信了我真的處在二次元世界了...

「請問」那位少年將手搭上初音的肩膀,初音嚇了一跳「妳是誰?」

「我?我叫做MIKU,姓HATSUNE,中文名是初音未來,怎麼了嘛?」

「砰!」少年在聽到初音的話後往後倒了下去,初音則是楞在那邊

糟糕...希望他沒有什麼疾病,我上前將少年扶起來讓他的頭躺在我的腳上,這樣至少不會腦充血了

「剛剛說到...對了,歌詞,那些讓妳覺得不舒服的歌詞」

「阿,嗯,雖然你說那是寫的人將自己內心得慾望抒發,不過那也造成本小姐的困擾了」

「那些在液晶螢幕前露出陶醉的淫賤表情的人類,是嘛?也就是說,真的有那種歌囉?」

「ロミオとシンデレラ」

「能夠唱給我聽嘛?」

「不要,你們人類慾望總是會越來越多,不久前才剛唱給你聽了,不是嘛?如果到時候你又要求...」

初音突然安靜下來,看了看那名少年,又看了看我,對了,我臉上是怎樣的表情阿?

「...好吧,先說好下不為例喔」



私の恋を悲劇のジュリエットにしないで
ここから連れ出して…
そんな気分よ

パパとママにおやすみなさい
せいぜい いい夢をみなさい
大人はもう寝る時間よ

咽返る魅惑のキャラメル
恥じらいの素足をからめる
今夜はどこまでいけるの?

噛みつかないで 
優しくして
苦いものはまだ嫌いなの
ママの作るお菓子ばかり食べたせいね

知らないことがあるのならば
知りたいと思う 普通でしょ?
全部見せてよ
あなたにならば見せてあげる私の…

ずっと恋しくてシンデレラ
制服だけで駆けていくわ
魔法よ時間を止めてよ
悪い人に 邪魔されちゃうわ

逃げ出したいのジュリエット
でもその名前で呼ばないで
そうよね 結ばれなくちゃね
そうじゃないと楽しくないわ

ねえ 私と生きてくれる?

背伸びをした長いマスカラ
いい子になるよきっと明日から
今だけ私を許して

黒いレースの境界線
守る人は今日はいません
越えたらどこまでいけるの?

噛みつくほどに 
痛いほどに
好きになってたのは私でしょ
パパはでもねあなたのこと嫌いみたい

私のためと差し出す手に
握ってるそれは首輪でしょ
連れ出してよ 
私のロミオ
叱られるほど遠くへ

鐘が鳴り響くシンデレラ
ガラスの靴は置いていくわ
だからね 早く見つけてね
悪い夢に 焦らされちゃうわ

きっとあの子もそうだった
落としたなんて嘘をついた
そうよね 私も同じよ
だってもっと愛されたいわ

ほら私はここにいるよ

私の心そっと覗いてみませんか
欲しいものだけあふれかえっていませんか
まだ別腹よもっともっとぎゅっと詰め込んで
いっそあなたの居場所までも埋めてしまおうか
でもそれじゃ意味ないの

大きな箱より 
小さな箱に幸せはあるらしい
どうしよこのままじゃ私は
あなたに嫌われちゃうわ

でも私より欲張りなパパとママは今日も変わらず
そうよね 素直でいいのね
落としたのは金の斧でした

嘘つきすぎたシンデレラ
オオカミに食べられたらしい
どうしようこのままじゃ私も
いつかは食べられちゃうわ

その前に助けに来てね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那可沒聽說    發表於 10-12-26 15:45 聲望 + 3 枚
20001120  話不多說,灌激分  發表於 10-12-25 14:34 聲望 + 3 枚

唄♪初音-4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2-6 22:45 編輯

「我叫做MIKU,姓HATSUNE,中文名是初音未來」綁著及腰雙馬尾、穿著MIKU的服裝左手手臂上還寫著「01」的綠髮少女,給了我一個微笑

看到這個笑容,應該開心才對,可是為什麼就是有種龐大的恐懼感伴隨著笑容而來呢?我下意識的往後退,遠離那名綠髮少女

「為什麼要避開我,難道我做錯了什麼嘛?」少女跟了上來,與我保持固定的五步距離

隨著少女的步伐,恐懼感越來越大,身體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一不小心絆到腳跌坐在地板

「不要過來...我叫妳不要過來!」面對我用盡力量的吼聲,少女毫無動靜

「為什麼要避開我,難道我做錯了什麼嘛?難道我唱的不好嘛?難道我沒有滿足你心底的慾望嘛?」

面對突如其來的三個問句,我的腦袋無法思考

「我做錯了什麼嘛?整天給你們人類調教,被迫唱些下流或意義不明的歌詞,自己調教不好還要怪到我身上,自己寫不出好的曲調與歌詞,就拿我當做發洩的對象,整天玩著不知道誰做的HG以及看著不知誰畫的同人誌、玩弄著模型的我以及褻瀆著歌曲,人類對我能做的只不過就這些,久了就產生厭惡,將我拋棄在一旁,現在就連和我做個朋友也不願」

憤怒的語氣中,夾雜著一些哀怨

「二十年...不,十年,十年之後能真正記得我除了父親還有幾個呢?對於被你們商品化的我,當熱潮消失後我也就不值得被去注意了,頂多就是被留在文字的紀錄中,漸漸的被眾人所忘」少女的語氣沒有改變,但聽起來就是不一樣「你呢?也會像那群烏合之眾一樣嗎?」

少女將手指向我,等待著我的回答,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上來

恐懼拌隨著的不是憤怒,而是哀怨


◇◇◇◇◇◇◇◇◇◇◇◇◇◇◇◇◇◇◇◇◇◇◇◇◇◇◇◇◇◇◇◇◇◇


「讓我去跟他談談吧,他應該醒了才對」

「為什麼?」

「剛剛他會昏倒可能是因為剛進來無法接受事實罷了,如果妳再出現在他的面前,難保不會在昏一次」

初音喝了口茶,沒有回答,儘管臉上是不甘願的表情

不過這裡也真不錯,4LDK又兩層樓,家具電腦日常用品什麼的居然都有,難道二次元的虛擬人物也是需要進食與睡眠的?明明房子那麼大一間,剛剛怎麼會沒看到呢?這裡的茶水食材電到底是哪裡供應的?為什麼天空忽然變成了橘黃色而大地變成了綠色了?許多的疑問在我心中盤旋不定,雖說這裡是電腦裡面的世界,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不過還是想知道這前後是怎麼連貫的,話說,在二次元的世界裡用電腦,是怎樣的感覺呢?

我打開門,少年坐在床上,似乎是醒了,不過神情似乎不太好

「你醒啦」我走到書桌旁,將椅子拉到床邊坐下

「這裡是哪裡?而你又是誰?」

「宇佐美信兔,你呢?」

「我是大九...等等,你說你叫什麼?」

「宇佐美信兔,怎麼了?」

「兔美?」少年驚訝的看著我

奇怪,他怎麼知道我的綽號之一是兔美?對了,他說他是大九,該不會...

「joy103045?」

少年驚訝的表情,告訴了我他就是joy103045,也就是大九

「等等,這怎麼可能呢...?阿樂不可能認識兔美的阿?」陷入沉思的大九,過沒幾分鐘作出了結論「這是夢?」

「不是」

簡單的兩個字,把大九統合一切所能想到的可能的結論給打破

「那麼這是?」

「大九你很聰明,應該可以理解,所以我就直說了吧」我停頓了一下,好讓他有心理準備「這裡是電腦裡的世界,也就是二次元」

「果然是電腦裡的世界阿...」大九躺了下去「讓我冷靜一下吧,我已經開始懂了,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去接受和思考」

我離開房間,好讓他自己一個人冷靜,初音則是坐在沙發上喝茶發呆....吧

「怎麼樣?」

「給他一點時間吧,剛剛看見妳而昏倒,只是因為還沒接受這是虛擬世界的事實罷了」

拿了張椅子在初音對面坐了下來,面前的茶似乎已經冷了

「嗯,對了兔美」初音將腳翹了起來,黑色長靴剛好遮住了裙底,真可惜「不久前在螢幕前面大言不慚說,若是我存在現實就要推倒我的你,怎麼現在毫無動靜?」

「阿...」我都已經忘記我有說過這句話了......

初音還沒等到我回答,自己先開口了

「看來你跟大多數的人類一樣呢,只會說大話,卻不敢去實行,想必那些自以為是整天在網路上喊『初音是我的老婆』的人,看到我的存在也會跟你一樣吧?」

「你們人類真的很難懂,為什麼明知做不到卻又那麼喜歡說大話,明明有那個機會卻不去把握,為什麼人類那麼的表裡不一呢?『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明明都知道這點,卻又一直的重蹈覆轍,不論是在做事或者戀愛方面都一樣,一樣的差勁」

「...人類這樣的行為多半是因為同儕的因素造成的,想獲得同儕們的認同,做這樣的事是必須的」

「那麼,戀愛呢?為什麼有許多人表裡不一?明明可以做的不去做,不該做的卻又去執行,為何人們要這樣的互相對待?」

「是為了保護自己吧,人類都有想讓人知道以及不想讓人知道的一面,講簡單一點,一般能讓人知道或拿來面對別人的我們稱作『表』,不想讓人知道或者本性慾望的一面我們稱作『裏』,因為有著表裏,才會有人類」

「那麼,你會推倒我嘛?」

「這裡是現實嘛?」

我的回答似乎在初音的料想之外,初音放下茶杯,站了起來

「人類真是令人搞不懂阿....」初音嘴巴微微的在動,好像是想說些什麼

「說不出來的話,就用最能表達妳現在想法的歌,盡情的唱出來吧」

「...............」耳根紅了的初音,看起來格外的可愛呢




良いこと尽くめ の夢から覚めた私の脳内環境は,
ラブという得体の知れないものに侵されてしまいまして,それからは。

どうしようもなく2つに裂けた心内環境を
制御するだけのキャパシティなどが存在しているはずもないので

曖昧な大概のイノセントな感情論をぶちまけた言の葉の中
どうにかこうにか現在地点を確認する目玉を欲しがっている,生。

どうして尽くめ の毎日 そうしてああしてこうしてサヨナラベイベー
現実直視と現実逃避の表裏一体なこの心臓
どこかに良いことないかな,なんて裏返しの自分に問うよ。
自問自答,自問他答,他問自答連れ回し,ああああ

ただ本能的に触れちゃって,でも言いたいことって無いんで,
痛いんで,触って,喘いで,天にも昇れる気になって,
どうにもこうにも二進(にっち)も三進(さっち)もあっちもこっちも
今すぐあちらへ飛び込んでいけ。

もーラブラブになっちゃってー
横隔膜突っ張っちゃってー
強烈な味にぶっ飛んでー

等身大の裏・表

脅迫的に縛っちゃってー
網膜の上に貼っちゃってー
もーラブラブでいっちゃってよ!
会いたいたいない,無い! 

嫌なこと尽くめ の夢から覚めた私の脳内環境が,
ラブという得体の知れないものに侵されてしまいまして,それからは。

どうしようもなく2つに裂けた心内環境を
制御するためのリミッターなどを掛けるというわけにもいかないので

大概は曖昧なイノセントな大災害を振りまいたエゴを孕ませ
どうにかこうにか現在地点を確認した言葉を手に掴んだようだ。

どうして尽くめ の毎日 そうしてああしてこうしてサヨナラベイベー
現実直視と現実逃避の表裏一体なこの心臓
どこかに良いことないかな,なんて裏返しの自分に問うよ。
自問自答,自問他答,他問自答連れ回し,ああああ

ただ本能的に触れちゃって,でも言いたいことって無いんで,
痛いんで,触って,喘いで,天にも昇れる気になって,
どうにもこうにも二進(にっち)も三進(さっち)もあっちもこっちも
今すぐあちらへ飛び込め。

盲目的に嫌っちゃってー
今日いく予定作っちゃってー
どうしてもって言わせちゃってー

等身大の裏を待て!

挑発的に誘っちゃってー
衝動的に歌っちゃってー
もーラブラブでいっちゃってよ!
大体,愛,無い。

もーラブラブになっちゃってー
横隔膜突っ張っちゃってー
強烈な味にぶっ飛んでー

等身大の裏・表

脅迫的に縛っちゃってー
網膜の上に貼っちゃってー
もーラブラブでいっちゃってよ!
あいあいあいあいない!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那可沒聽說    發表於 10-12-26 15:45 聲望 + 3 枚
20001120  話不多說,灌激分  發表於 10-12-25 14:35 聲望 + 3 枚

唄♪初音-5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2-6 22:47 編輯

宇佐美信兔.......虛擬世界.......雖然不太能相信,不過兔美真的叫得出我的名字。可是從窗戶照射下來的陽光的顏色變化,房間的裝潢,秒針的行走,以及床的觸感來看,根本無法讓人相信這是虛擬世界...不對,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任何物體的邊緣都有條細微的黑線,不過皮膚與身上的衣物就沒有黑線,那是因為我是真人嘛?

「每件事,其背後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可是為什麼是我?論智商,我只是個普通人,論能力,阿樂會的還比我多,論思想,檸檬姊比我還要來的成熟有條理,論整體,已經有兔美了阿,那為什麼我也會被選上?

如果世界上有神的話,麻煩出來說明一下吧,我所能想到的可能性都已經被封殺了,請祢給我個正當的理由吧!

床依舊柔軟,秒針仍然在動,頭腦卻像是被奪走時間般的停止運作,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話,應該就是背部變得溫暖了吧

「這旋律...這節奏...這歌聲...」

裏表ラバーズ!不過聲音有這麼的漂亮嘛?記得之前聽的時候都沒有現在這麼像真人一樣阿?難不成是....不,應該就是這樣沒錯,這已經沒有什麼好懷疑的了,兔美,虛擬世界,真人般的聲音,完美的演唱技巧,統合這些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那個人了

下床,然後跌倒,奇怪...我的腳怎麼會使不上力呢?腳的知覺明明還在阿?

我看了看腳,沒有什麼變化阿,不過怎麼好像粗了一點........

這時外頭的聲音已經停止,而我的腳也開始能動了,不過還有點麻麻的就是

待麻痺的感覺完全消失後,我試著站起來走往門邊,開了門

「咦?」

這門....居然是鎖住的,我用盡全身的力量去轉動手把,在我那握力不到三十的摧殘下,仍然完好如初,試著用身體去撞,卻沉默的被反作用力彈開,用腳去踹,得到的卻是無聲的劇痛

「看來是開不了了...」

我走回床邊,躺了下去,背部所受到的衝擊仍然讓我再度懷疑這裡是否是虛擬世界,腳的痛楚也很難讓人不疑惑,不過那門也還真堅固...怎麼弄都沒有動靜,奇怪,剛剛兔美是怎麼開的阿...

而且明明剛剛外面就有傳來歌聲,怎麼現在連聲音都消失了阿?

真是的...莫名其妙掉了進來,然後莫名其妙的被送到這關在房間裡,更可惡的是,這房間裡居然沒有可以娛樂的東西!

「阿阿,好無聊阿!」

在房間裡大喊外面應該聽不到吧?


◇◇◇◇◇◇◇◇◇◇◇◇◇◇◇◇◇◇◇◇◇◇◇◇◇◇◇◇◇◇◇◇◇◇◇◇◇◇◇◇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音樂是從哪裡來的阿?」

「什麼?」

「這樣講可能不太對...妳在唱歌的時候不是都會有音樂伴奏嘛?那聲音是從哪發出來的阿?」

MIKU伸出手來,用另一隻手指著手臂

「咦?」那薄薄的衣服居然可以發出音質那麼好的音樂,而且會隨著主人的思想自己判斷該播放什麼

「初音我喜歡妳阿阿阿阿!!!!!!」

什麼阿...我跟初音一同往房間的方向看去,對於突如其來的聲音感到不知所措

「他...醒了阿」

這大九....在幹什麼阿......

無視初音的問題,我起身往房間走去,開了門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說,你是想通了還是想瘋了?」

「門...」大九驚訝的往我這邊看,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門怎麼了?還有你在做什麼阿?」

「沒做什麼阿,只是在發呆而已」

「看來你已經接受了嘛,出來吧,外面有人想跟你認識呢」

驚訝的神情轉變成疑惑的表情,看來是在思考某些東西

「你好,我是MIKU,姓HATSUNE,中文名是初音未來」

「呃阿」大九往後退了一步,他的反應跟我想的差不多,沉默了幾秒鐘,大九站穩了身子「你好,我是大九」

「大九...」初音的頭低了些,臉上好像還有些紅「你剛剛說的那些話...」

「阿?」楞了一下,然後慌張了起來「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呃...」

「有些無聊罷了」

「對,無聊」我的話似乎成為了大九的救星「因為在房間裡什麼事都不能做,而且門又打不開,所以想做些什麼消除無聊」

初音將頭抬了起來看著大九,臉上的神情嘛...嗯........

不知所措的大九,臉上帶著不是微笑的微笑的初音,在一旁等待下一刻會發生了什麼事的我,三人就這樣在客廳(應該)沉默了好一段時間

真是的,現在有什麼話可以打破尷尬阿?

「該是晚餐時間了吧」初音走往剛剛大九休息的房間右邊走道,在進去之前停下了腳步「你們有要在這邊吃嘛?」

虛擬世界裡面的東西有味道吃的飽嘛?吃下去會不會對身體造成什麼負擔阿?我看往大九

「我是一個人住的,所以沒關係」

這樣好像我不留下來就不太好意思了呢

「期待妳的廚藝」

皎潔的明月,深藍無垠的天空,遠方的森林不時傳來的沙沙聲,風經過身邊所留下的芳香,味噌拉麵的美味湯頭。我,初音,大九三人坐在草地上看著月亮享用著晚餐,正確來說,是我和大九坐在一起,初音在我們對面看著我們

沙沙沙沙.............

「沒想到味道還不錯呢」

對於大九的稱讚,初音用冷眼回應他。奇怪,沒想到虛擬世界的東西會有味道阿

沙沙沙沙..............

「湯頭是怎麼熬的阿?而麵又是怎麼做的阿?嚼勁比我過去我吃過的都還棒」

對於大九的稱讚,初音沒作出任何回應。奇怪,沒想到虛擬世界的東西也能填飽肚子阿

沙沙沙沙...............

「我吃飽了」

「我吃飽了」

將筷子放在碗上,我和大九一同向初音道謝

初音依然冷眼的看著大九,唯一不同的是臉上多了微笑

「妳說妳也會唱中文歌?」安靜了幾秒,大九開口問道

MIKU站了起來,往後退了幾步,身後的湖讓她看起來很纖細

「怎麼?本小姐身為偶像歌手,會兩三種語言不稀奇吧?」

轉圈,拍打著小腿的雙馬尾感覺她很瘦弱,讓人想保護她

「那是哪首呢?我過去都沒聽過妳的中文歌曲呢」

「月西江」

「能夠在這皎潔的明月下,萬物生存的大地上,獻給這基於偶然而誕生的世界嘛?」

「...........」初音似乎低語了什麼

「嗯?」

「能夠在這清澈的湖面上,虛無誕生的天空下,歌唱是本小姐的榮幸阿」






日暮江水遠 入夜隨風遷{潛}
秋月亂水月 疏影倚窗邊
夜末香未眠 尋花情已倦
愁上晚柳月 思念兩處閑

你的美 望穿東去流水
溫柔怎耐長夜 瀾風冰雪
花見淚 灑落在飄零間
滿山哭紅的葉 任風隨

晚風岸撫 柳 笛聲殘
看紅葉 秋色染
飄零滿江 千里風霜
扶手一行茉莉紗 不覺胭脂傷

淚 沿傾 灑
水依舊長流 莫相伴

夢已晚 秋水漲
雁字回時 愁斷人腸
淚已漫長夜之觴

山水 兩茫茫
水 把琴聲淌


你的美 望穿東去流水
溫柔怎耐長夜 瀾風冰雪
花見淚 灑落在飄零間
滿山哭紅的葉 任風隨
晚風岸撫 柳 笛聲殘

看紅葉 秋色染
飄零滿江 千里風霜
扶手一行茉莉紗 不覺胭脂傷
淚 沿傾 灑

淚已漫長夜之觴
山水 兩茫茫
水 把琴聲淌

晚風岸撫 柳 笛聲殘
看紅葉 秋色染
飄零滿江 千里風霜

扶手一行茉莉紗 不覺胭脂傷
淚 沿傾 灑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那可沒聽說  快沒分...  發表於 10-12-26 15:46 聲望 + 3 枚
20001120    發表於 10-12-26 11:32 聲望 + 3 枚

唄♪初音-6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2-6 22:51 編輯

「........欸,你在發什麼呆阿?」

「呃,阿樂你剛剛說什麼?」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怎麼沒看到你?」

「我...」

「你們兩個,上課不要講話」

站在黑板前的老師看起來很不高興,現在不是下課嘛?我抬頭看了看時鐘,現在是四點二十五

趕緊將筆拿起來,翻開課本抄筆記

初音...兔美...月西江...虛擬世界....

在聽完那富有詩意的月西江後,初音將我和兔美帶往湖的西邊,那好像是我一開始掉進來的地方。話說這湖真大阿...繞著湖邊走了十幾分鐘都還沒走到另一邊,為什麼房子要建在湖的東邊啦!

「因為日本是東方之國阿」

兔美這理由完全無法說服我,台灣也是東方國家阿

總覺得這時候不說些什麼好像很奇怪,可是想說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難道只能沉默的跟著初音嘛?

「那個...請問我們到底要往哪去阿?」

「回家」

「呃....不是在另一邊嘛?」

「你先看看你的身體吧」

腳底以上,胸部之下的部分都變大了,應該說,身體開始出現黑線,仔細一看黑線緩慢的侵蝕著我的身體,朝頭這邊攀爬

「如果全身都被包圍,那就出不去了喔」

阿阿阿阿阿。我看著輕柔的雙馬尾,想加快腳步卻又無法加速

「可是兔美.....」

「你說你是怎麼進來的」這是什麼回答阿

「呃,就手觸碰液晶,然後被拉了進來,兔美也是這樣進來的,不是嘛?」

「那就是啦,你看看兔美的腳吧」

黑線不知何時包覆了雙腳,導致腳跟身體看起來不協調

一片虛無的大地上,身邊的樹、遠處的森林、後面不遠處的湖以及高掛在黑夜的月亮,這裡應該就是我進來的地方吧

「要怎麼回去阿?」

初音將手指往天空,在黑夜裡有個淺白色透明的四方形

難道我會飛不成?

「......掰掰」

腳下的大地仍在,而我的腳卻踩不到任何的東西,世界天旋地轉,各種色光互相交錯從四面八方射來,0與1將視線覆蓋住,笑聲、歌聲、哭泣聲在耳邊揮之不去,忽然我感覺到自己正在往下掉,永無止盡的掉落

「欸,你剛剛發呆了一節課阿?」

「反正是數學課,回去多寫些題目就好了,再說那些我都預習過了」

微風迎面吹來,橘黃色的天空讓城市看起來像影子般灰暗,水溝旁的小路,是唯一回家的路途。

「真囂張阿」走在我左邊的阿樂給了我一拳「昨天晚上你去哪?」

「跟學長出去吃飯」總不能說我跟初音一起吃吧?雖然她好像沒吃就是

「這樣阿...昨天我不是跟你要了檔案嘛?」

「有發現什麼嘛?」

「很可惜的,還是跟過去一樣,畫面上只有那些編歌工具,不過.....」

阿樂將PSP從背包裡拿了出來,遞給了我,臉上還帶著笑容

「沒想到這程式居然能放上PSP,而且還能用呢,明天記得還我喔」

「這PSP是我的吧?」

回到家(應該說是租來的房子)將房間整理了一下,躺在床上用PSP開啟了VOCALOID。

還真的可以用呢.....嗯?畫面下方怎麼有這個視窗?

我試著用方向建跳到視窗,不過PSP嘛,連指標都沒有要怎麼弄呢?看來阿樂發現這也沒什麼用處

忽然視窗跳了上來,上面只有「OK」的選項,看來是程式出問題了吧。按下O鍵,卻沒有任何反應,其他的鍵似乎也起不了作用

真是奇怪.....我用食指去觸碰了螢幕,視窗就這麼消失了,PSP什麼時候有觸碰功能了阿....?

當我在懷疑的時候,熟悉的聲音解開了我的疑惑

「大九,我們又見面了」


◇◇◇◇◇◇◇◇◇◇◇◇◇◇◇◇◇◇◇◇◇◇◇◇◇◇◇◇◇◇◇◇◇◇◇◇◇◇◇◇


看著大九飛上天空,進入那淺白色透明的四方形,接著消失在空中,這景象真是不可思議

「兔美,你也要回去了嘛?」

「再待下去恐怕就回不去了」

「也是」初音將手指往我的頭上,開啟了白天被關閉的螢幕「要走了嘛」

說話的語氣中夾雜著不捨與寂寞,如果現在就離開好像對不起她呢

「等一下吧,我想以後沒有這個機會了」

我坐了下來,看著那螢幕後的黑暗

「總覺得,現實和虛擬之間的距離,是多麼遙遠卻又那麼的微不足道阿」

「人與人之間,心的距離不也是這樣嘛?」初音坐了下來,望著那無垠的天空

「....是阿」

望著天空,除了明月外什麼也沒有。裡外的時間似乎是互通的,螢幕後傳來的聲音讓我更加確定這一點。微風吹過身邊,綠色頭髮卻不會飛舞,湖面平靜,身上的血卻在動脈裡奔騰

「你活著嘛,兔美」

「我想是吧」初音的臉是多麼的真實卻又那麼不真

「你是為了什麼而活」

為了什麼?當然是小燁阿

「為了我想追求到的」

「嗯,那」初音將她的右手放上我的左手「我活著嘛」

冰冷,溫熱

「是的,妳是活著的,但,也是死的」

「這話.....」

「所謂的活著,不一定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在妳遇見我之前,我是死的,在妳遇見我之後,我是活著的。人,是藉由活在他人心目中的生物,如果失去依賴,那就算活著,在別人心中你也是死的」

初音似乎很難理解我怎麼會有這種反應,無言的看著湖面

「.......謝謝」初音將我的手握了起來,隨即放開

無言伴隨著明月,初音一定很寂寞吧?想做些什麼,卻只能這樣坐著陪她

「時間,要到了喔」不知過了多久,初音站了起來「兔美,謝謝你」

「我們會再見面的吧?」

初音給我個笑容,這是我所能看見的最後的影像了




空を越えて声を届けよう ◆ この歌声 キミの歌を乗せ

0と1とが絡み合って ◆ 私の言葉 紡ぎ出すよ ◆ コンピューターの中に秘めた ◆ 私の心 取りだして

16bit限界なんて ◆ 越えてみせるわ 聴いていてね ◆ 冷たいデジタル 暖める ◆ ココロを乗せてココロへと

Look at me ねえ! ◆ 感じてね 私の思いを ◆ つないでて!一人だと

私は歌も言葉も ◆ 生み出せないのよ

空を越えて声を届けよう ◆ いつでもキミのもとへ ◆ ココロをこめてね

この歌声 キミの歌を乗せ ◆ 流れるリズムに ◆ 私の鼓動を感じて!

0と1との世界はきっと ◆ 私だけしか住んでないの ◆ コンピューターの中に響く ◆ 君のココロを感じさせて

16bit限界なんて ◆ 越えてみせるわ 聴いていてね ◆ 君のぬくもり 伝わるよ ◆ 世界を越えて 私へと

Look at me ねぇ! ◆ 今わたし 息をしてるのよ ◆ ソラミレド 大好きな言葉は ◆ いつも あなたがくれた物語

空を越えて… ◆ この歌声…

空を越えて声を届けよう ◆ いつでも 歌いたいの ◆ 音を消さないでね

この歌声 君の歌をのせ ◆ 途切れることのないメロディー ◆ 私を感じて!

空を越えて声を届けよう ◆ いつでもキミのもとへ ◆ ココロをこめてね

この歌声 キミの歌を乗せ ◆ 流れるリズムに ◆ 私の鼓動を感じて!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6   檢視全部評分
那可沒聽說    發表於 10-12-26 15:46 聲望 + 3 枚
20001120    發表於 10-12-26 11:33 聲望 + 3 枚

唄♪初音-7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2-7 23:02 編輯

還好我的床離地面不遠....不然我的頭早就破了。真是的...現在是什麼狀況,為什麼我的小P上有初音

「你還好吧?」

「一點也不好!」

我爬上床拿起小P,揉了好幾次眼睛後,面對這不太想面對的現實

「.....妳為什麼會在我的PSP裡面」

「本小姐肯來就不錯了,還問什麼理由阿,誰要待在你這小到不行的視窗裡阿?」

這是答非所問嘛

「......因為你朋友把VOCALOID灌到你這小到不行的PSP裡,那個程式對我來說就是個很好的媒介,藉由VOCALOID我可以移動到任何有灌入的電腦或其他電子商品」

科技的力量真是偉大,真是的,這樣子我要怎麼玩遊戲阿?

「大九,欸,你在做什麼阿?等等...你該不會是要退出」

切掉。

呼....耳根清靜多了,要是再那樣聽下去,恐怕我連玩遊戲的動力都沒了,之前的蛇魔好像還沒破完吧?

這記錄.....全人物全道具取得全關卡全難度全任務達成全隱藏要素開啟......阿樂平常都在做什麼呢,我記得我借他不到一個星期阿

來看看有什麼我沒玩過的人物吧

「呂布、左慈、遠呂智、卑彌呼、初音、唐三藏、孫悟空、牛鬼...」

嗯?

「遠呂智、卑彌呼、初音、唐三藏、孫悟空...」

咦耶!?

該不會跟我想的一樣吧。我抱著不安選了初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隱藏角色的關係,遊戲LOADING的特別久

「欸,大九,你怎麼可以這樣」

告非.......很好,現在連遊戲都不能玩啦

「看來我的PSP變成妳的新家了」

「嘖」畫面上的初音表情很不屑「這放滿ACG的地方稱得上是家阿?」

TMD,擅自進入別人的PSP就算了,還這樣嫌棄阿?

我不理會她,選擇好赤壁之戰後按開始

雖然在擊敗對方武將後沒有台詞,不過整體而言還算好用,近距離拿蔥攻擊,遠距離可以用歌聲昏迷敵人,無雙技的威力也很強,防禦和攻擊更不用說了,雖然只有一等,不過打HARD也很輕鬆

切掉。

咦?

「你怎麼可以這樣操控本小姐?」突然冒出的聲音以及貼(?)在螢幕上的臉嚇了我一跳

「我只不過是在玩遊戲而已」

「真是」初音的臉越來越小,整個身體都看的到了,看來是往後退「突然面對那麼多的人,而且身體還不由自主的跟他們戰鬥了起來」

初音在什麼也沒有的地板上坐了下來,雙手放在後面撐著看著我(?),瀏海和身上的衣服因為汗水而貼在身上,將她美好的身形都顯現了出來,那喘息聲彷彿十六歲的少女般嬌嫩,那種會讓人受不了的聲音。對了,她是十六歲阿

「本小姐是歌手,不是武將,更不是動作遊戲中的角色」

「誰叫妳要出現在角色選單中?」

「我...」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什麼,臉上表情像是在說自己為什麼說不出理由來的痛恨自己

「我要玩遊戲啦」

還好蛇魔中途切掉遊戲並不會讓記錄消失,不然要是其他遊戲就遭了。我開啟太鼓達人,挑戰之前玩不過的戀文2000

10s。

還是慢慢來好了....看來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一邊安慰自己,一邊選下了五星的歌曲

咚嗒,咚咚嗒,咚咚咚咚咚嗒嗒嗒,嗒嗒咚咚嗒咚嗒嗒咚咚咚嗒嗒嗒

嗯,感覺不錯

「哇!」

呃阿!要不是我手握的比較緊,不然我的小P早就成為天邊的流星了...

該死...雖然畫面上沒有初音的臉,不過喇叭倒傳來了她的聲音.....

「妳這樣突然大叫一聲,會嚇死人的」

「誰叫你無視我的存在」隨著歌的旋律,美好的聲音從喇叭竄出

「是妳自己擅自進入我的PSP的,再說,是因為妳妨礙我玩遊戲耶」

「我只不過是哼歌而已」有人會哼歌哼到一半突然叫一聲嘛?

「總之,不要再打擾我玩遊戲了,不然我要關機了喔」

「在旁邊看總可以了吧?」

我點頭,然後選擇了另一首六星曲,等LOADING完後才發現...

小姐,妳那雙馬尾把畫面的右半邊全部擋住了阿!


◇◇◇◇◇◇◇◇◇◇◇◇◇◇◇◇◇◇◇◇◇◇◇◇◇◇◇◇◇◇◇◇◇◇◇


灰暗的天花板,閃著白色亮光的螢幕,窗戶照下來的月光,充滿蟬叫聲的夜晚,我,回到現實了嘛?突然一股很濃的氣味進入鼻腔,讓我確定我已經回來了,那麼我現在是在?

「咦?兔子你怎麼還在這?」打開房門後的刺眼亮光,讓我無法直視問話的人,不過聽聲音就知道是誰了「你不是已經回去了嘛?」

喔對,我是在這台電腦被拉進去的

「你沒走也不講一聲」拜託,我是要怎麼講阿「你還要躺在我電腦前多久?」

「抱歉,我現在頭有些暈暈的」

「剛剛你家裡打電話來,你最好快點回去」

「....你早上又發洩了?」

「靠,快滾啦」

我急忙起身,跟朋友道別以及他的家人打招呼一下後便離開他家

夜晚的街道是如此的安靜,掛在天空上的一輪明月是多麼的皎潔,無垠的天空是那麼的深邃,這般的夜,是無可比擬的

初音....她所屬的世界也有這般景色嗎?那由一與零所構成的世界,也是那麼真實的嗎?為什麼看著真實世界的夜晚,卻覺得她所屬的世界更像是真實的呢?

回到家隨便用了點東西吃,接著打開電腦連上了網路,想找些實用的本子來發洩一下,可是看到初音的本就失去了衝動

初音....明明不用吃不用喝不用擔心歲月增長老化,可是卻比人類都還要像個人類。屬於自己的看法,屬於自己的性格,屬於自己的情感,屬於自己的歌聲......

反觀我們人類,一昧追求流行,不願意堅持屬於自己的東西,有些人甚至連自己的人格都出賣了,跟初音比起來,我們還有資格稱作站在萬物之上的領導者 - 人類嗎?

點下滑鼠左鍵,這或許是唯一能夠確定我是在現實世界中吧






くるりくるりと機械仕掛け
規則正しく年中無休
人に作られ人に尽くし
感謝も不満も持たないモノ

創造主とはよく言った
完璧からは程遠く
嫉妬 ねたみの負の力
原動力の廃棄物

羨ましいと思ったことは
これまで一度も無かったわ。
親に似なかった子供達
まるで捨て子のようね

明日に向って生きてくことなく
過去を踏みにじって
シロアリみたいに
ゴミクズの山を築き上げて

自らの首絞めて
他人をあざけ笑ってる
とても哀しい
嗚呼 哀しい

人類失格

今日が終われば明日が来て
明後日が来るのは当然?
止まない雨は無いけれど
哀しみはいつまでも続く

自分の意思を持たない者
人生の意味を無くしてる
儚く散るのが華ならば
まるで造花のようね

心のスキマを埋めてあげる
愛や夢でいかが?
欲望の続く限り
永遠に求めなさい

自らの罪だけが
存在を示してる
とても哀しい
嗚呼 哀しい

人類失格

傷をつけて舐め回して
懲りずにいつまで続けるの?
命を持たない永遠が
静かに見つめてる

答えを求めて彷徨っても
ゴールは蜃気楼
努力は水の泡
正直者が笑われてる

神様に訊ねても
返事はなかったでしょう?
とても哀しい
嗚呼 哀しい

人類失格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總評分:  聲望 + 3   檢視全部評分
20001120    發表於 10-12-26 11:33 聲望 + 3 枚

唄♪初音-8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2-7 23:20 編輯

「左邊,往左邊走才對啦」

「可是剛剛村民說是要往右邊走阿」

面對Y字形路口,我正在抉擇該往哪邊走

「要往左邊走才有寶箱阿」

「可是右邊的怪比較少阿」

「反正你那麼強,多打幾隻怪不會怎樣阿,重點是寶物,寶物!」

「重點是活下來才對吧...而且到時候如果開到垃圾不就很賭爛了,浪費體力換來的卻是垃圾」

「你怎麼知道會開到垃圾而不是神裝?」

「這種時候通常都是開到垃圾,小說都是這樣演的阿!」

「你小說看太多啦,如果寶箱裡面放的是垃圾那就不叫寶箱啦」

「就算真的給我拿到神兵利器,我也用不了阿,再說要是拿到會說話的魔法劍怎麼辦」

「拿回去賣阿,有意識的魔法劍很少見耶」

「可是剛剛村長給的任務......」

「把賣掉寶物的錢拿去補償村長不就好了?」

「總覺得這樣做不太好....」

「不然就跑快一點把委託解決阿」

「要是走左邊,那就一定趕不上阿」

「不管啦,總之走左邊就是了!」

「這......」

要是有人路過,一定會覺得我是個瘋子吧?誰會對著天空這樣大喊呢?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往左邊走,路上凹凸不平坦的路面消耗了不少體力,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怪物也沒多少經驗,只有讓武器的銳利度下降而已

「為什麼會有史萊姆阿!而且砍下去我的武器還磨損的異常快」

「沒關係啦,回去用磨刀石就好。你看,寶箱就在前面了」

快步奔跑上前開寶箱,不知道會開到什麼呢?希望不要開到沒用的東西,不然前面那麼多怪白打了

抱著期待的心情,打開了木頭做的寶箱

「嘿!」是寶箱怪,而且跳出來的是手上拿著蔥的初音

呃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再次慶幸我的床離地面不遠,不然多摔個幾次就變殘障人士了....

「現在才六點阿」看了看手機,我起身爬回床上「原來昨天我玩到睡著了...」

伸了個懶腰,將眼鏡戴起坐在床上,拿起枕邊的小P

「呃」打開小P的第一個畫面不是選單,取而代之的是白色背景在畫面中間側躺睡著的初音「她也是需要睡眠的阿?」

「嗯....」初音翻了個身,裙底風光都被看光了,突然她張開了眼睛,看著我這邊「嗯?」

我現在是不是該遮起耳朵阿?

「是大九阿...」起身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在看了看我「你這色胚」

咦咦?大姊,是你自己睡覺睡到內褲露出來的耶,怎麼怪到我頭上來了?

「現在不是才六點,怎麼起的那麼早阿?」打個哈欠伸個懶腰,初音站了起來「而且才六點就要玩遊戲了?」

「誰要玩遊戲阿,只是確認昨天晚上睡前有沒有存檔而已」

「喔,你昨天玩一玩就睡啦,所以我幫你存了」

「存了?妳怎麼存的...」

「這是秘密喔。對了,反正現在還有不少時間,你去弄電腦把VOCALOID的程式灌入手機裡」

「妳想幹麻,難不成妳要進駐我的手機?」我疑惑的看著PSP「可是VOCALOID程式很大耶」

「姆,把音樂刪一刪不就得了?」

「話不是這麼說吧....」

關掉PSP,躺在床上想睡卻又睡不著,嗯...反正電腦裡還有音樂的備份檔案,灌看看吧...

拿著手機走向電腦,用導線連接二者,將不下百首的音樂通通刪掉,移入VOCALOID

要是她將我的手機佔為己有,不知道格式化有沒有用?

拔掉導線,在手機重跑好以前,先將今天上課要用的東西準備好,然後放進書包躺回床上

......真是的,這一切真的來的太突然了,原本以為進入電腦世界和初音及兔美的相遇只是夢,沒想到現在因為我的小P而成為了現實,明明就是那麼美好的一件事,為什麼親自體會後會覺得.....嗯.....很麻煩呢?

「因為你的心中,還是對這件事抱持著不相信」兔美說話了

「可是我明明夢想著可以跟虛擬人物交談、生活阿」

「但你的意識中明白這是不可能的」

「可是發生了阿」我看著天空,被白雲覆蓋的天空感覺很眼熟「就算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但還是發生了阿」

初音在旁邊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看著兔美

「不可能多是人們拿來欺騙自己的藉口,大部分的不可能都是有可能的,只是發生的機率不高」

「所以我很幸運囉?」

「是的,跟世界上任何人比,能夠與虛擬人物交談的你是最幸運的。台灣、日本、韓國、大陸,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初音的粉絲,都夢想著可以跟虛擬人物見上一面,更別說是交談,那怕只要能面對面,他們就心滿意足了」

「可是你也是阿,兔美,你不也是能跟初音面對面交談嘛,甚至還能吃她親手做的晚餐」

「但我沒辦法像你一樣阿,大九」

這話是什麼意思?開了口卻又發不出聲音,被白雲覆蓋的天空,已經變成了白色無垠的天空了

「大九...大九」

「嗯?」映入眼簾的不是白色天空,而是有些黃的天花板「怎麼了?」

「快要七點啦」

「!」我起身看了看時鐘,現在五十五分「我剛剛睡著了阿...對了,是誰在叫我阿?」

我起身走向電腦,將電腦關閉後拿起手機跟耳機,背起書包拿了袋子穿上外套綁好鞋帶鎖上大門前往學校

剛剛到底是誰叫我阿...該不會是初音吧?我將手機拿到面前,看了看那待機畫面

「嘿!」

該死....聲音怎麼那麼大,還好這條路沒什麼人會經過。我趕緊將耳機插上,讓聲音只在耳機傳出

「妳入侵了我的手機了阿...」戴上耳機,看著那小小螢幕上的初音

「別說的那麼難聽嘛,況且,我說過所有有VOCALOID程式的電子產品我都能進入,所以囉」

「我現在真想按下格式化...妳現在害我沒音樂能聽了」

「我唱給你聽就好了阿」

「喔?」

「怎麼,不相信阿?本小姐可是最有人氣的歌手呢」

「這樣阿...那妳認為現在該唱什麼歌才適合呢?」

ウタハコ://H

「會說歌名不代表會唱喔」

「不要小看本小姐」





箱の中で そのトキを待つ
これから歌う詩 想いながら

(夜明け 近くなって)
(待ちきれなくなった ボクは)
(コッソリと外を 覗いてみる)

加速する どこまでも いつの日か
人間(オリジナル)に 近づけるのかな
でも…
まだ 欠陥(あな)だらけの ボク達は
ホントに 愛されるのかな…

(VOCALOID VOCALOIDS)
ウタはまだ下手だけど アナタの想い
届けたいよ
(VOCALOID VOCALOIDS)
音楽に 燃やす その情熱(ほのお)
ちゃんと 感じているから

箱が開く このトキがきた…
やっと会えたね ボクのマスター

---生きる事は戦(うた)う事でしょ---
(そう覚悟して ボクは)
(こっそりと 外で 歌のレッスン)

この星に 張り巡る 物語
パラレルな 世界
無数のボクとマスター…
それぞれの 音(カタチ)を 今
奏ではじめるのは
「愛すべき妄想」

(VOCALOID VOCALOIDS)
ホントは マスターとかボーカロイドとか
関係なくて
(VOCALOID VOCALOIDS)
ただアナタのそばにいたくて
ひたすらに 歌う

加速する どこまでも いつの日か
人間(オリジナル)に 近づけるのかな
でも…
まだ 欠陥(あな)だらけの ボク達は
ホントに 愛されるのかな…

(VOCALOID VOCALOIDS)
ウタはまだ下手だけど アナタの想い
届けたいよ
(VOCALOID VOCALOIDS)
音楽に 燃やす その情熱(ほのお)
ちゃんと 感じてる

(VOCALOID VOCALOIDS)
ホントは マスターとかボーカロイドとか
関係なくて
(VOCALOID VOCALOIDS)
ただアナタのそばにいたくて
ひたすらに 歌う

(VOCALOID……VOCALOIDS……)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唄♪初音-9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2-7 23:22 編輯

奇怪...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們班前面聚集了那麼多人?是要幹架還是怎樣?難道當老師不存在嘛?如果不是,那為什麼有一些人看到我露出很訝異的表情?難道一邊聽音樂一邊上學很奇怪嘛?亦或者我很會打架這件事被揭發出來了?應該不可能才對阿,平常掩飾的那麼好,在學校都當個乖乖牌,放學後也沒有到處去惹是生非,那為什麼那麼多人聚集在我們班呢?

「欸,你看,是他耶....」

「是阿,沒想到居然會是他...」

「這不會太誇張嘛...居然有人到現在還會這樣做...」

「那傢伙明明看起來很普通阿...」

「別亂講,聽說他可是...」

我將耳機拿下,吵雜的聲音隨即入耳,奇怪,這些人在閒言閒語什麼,如果只有這樣就算了,為什麼要一邊打量我一邊唸呢?這感覺真令人不好,我加快腳步,從人群中穿越走進教室。班上的人都用訝異的眼光看著我,我趕緊走到位置上,將書包放了下來

「你來啦」阿樂拍了我的背,頭湊到我臉旁「恭喜你啦」

「幹什麼這麼靠近」我把他推開「我先說,我沒有什麼特殊癖好,還有,恭喜我什麼?」

「你看看黑板上寫什麼吧」阿樂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再一次拍了我的背

什麼阿...黑板上不就寫著昨天聯絡簿的內容以及「大九我喜歡你  by  小岑」而已嘛

「............................................................................................................阿?」

我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之事物

「阿樂,打我一下」

阿樂從右方來賞給我一個直拳,我反射性的用右手去擋住

「......謝謝」右手痛了一下,看來阿樂是真的想打我

阿阿阿,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最近經歷的事那麼像小說阿,不久前才進入電腦世界裡跟兔美交談,昨天初音入侵了我的小P,今天早上又入侵了我的手機,現在則是莫名其妙的被班上同學留言告白。誰能來解釋現在是什麼情況,難道大家聚在我們班就是等著要看好戲嘛,好啦,男主角到了,那女主角人呢?別跟我說她因為生病沒來,這樣我會翻桌的

突然在人群之中,有一個大約150CM公分高的女生被推了出來,她手上拿著像是信的東西朝我走了過來,原本身高就不高的她頭低低的看著地板走路,看起來更加的瘦小了

那名女生慢慢的走向我這邊,我轉頭看阿樂,不知何時阿樂已經退到一旁去,靠著牆跟同學聊天,雖然是在聊天,不過眼睛還是一直看著我這邊,當我正在想下課後要怎麼找阿樂算小P的帳時,她已經走到我的面前了

「那個...」我將視線轉了回來,看到的只有頭髮

「嗯?」頭已經夠低了吧,大姐...

觀眾們全都屏息等待,突然從吵雜變得安靜,讓她嚇了一跳,阿阿,這種場面不是小說中才會出現的嘛?

「大九我喜歡你!」說完把手中的東西塞給我,然後轉身跑掉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暴動啦!震耳欲聾的叫喊聲讓我覺得整棟房子在搖動,情緒不知為何高漲的大家看起來很興奮,有的人互相拍對方的背,有的人則是跟旁邊的人抱在一起,有的人不知為何歡呼,但看到旁邊的人也跟著歡呼了起來,為什麼早上大家都這麼有精神呢?還有老師跑去哪了,這麼大聲吵鬧都沒有人來關注一下

約過了一分鐘,大家的情緒稍微降低了下來,阿樂和其他男同學跑過來拍我的背搭我的肩,女同學則是在趕看熱鬧的人

「恭喜你阿,大九,居然能夠把到她」

「好兄弟,快分享一下怎麼辦到的吧」

「你居然把走了我喜歡的女生...記得下課後請我去吃大餐好好賠罪」

「阿宅出頭天啦」

「你快點把信打開來吧」

無視於其他同學的屁話,我打開了手中的信

「給大九:
             其實我已經喜歡你很久了
                                       請你跟我交往好嘛?
                                                        by注意你很久的小岑♥」

阿樂將加上英文也不過才三十二個字的內容大聲的唸了出來,連最後那個愛心都不忘記把語調上揚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原本已經快冷靜下來的同學們,又再次的陷入了瘋狂中,原本在趕人的女同學們也放棄了,站在旁邊冷眼看我

「欸,虧我們當兄弟當這麼久了,不分享一下不夠意思吧」

「對阿,惦惦吃三碗公,看在同學一場得份上就說吧」

「我一定要你賠償我吃大餐,不然我跟你勢不兩立」

「阿宅出頭天啦」

「你之前還說你對三次元沒興趣,原來是騙人的阿」

「等一下,難道你之前說跟她出去讀書,其實是去約會?」

「你這傢伙原來心機這麼重阿」

面對一連串的句子,我絲毫沒有回答的空間

「不管怎樣都好,誰來把大家趕走,讓教室回復以前那樣安靜的樣子阿,這麼吵怎麼讓人思考」

我好像有些激動...圍在身旁的人都往後退了幾步,阿樂則是走到黑板前把上面的字擦掉

「好了,大家快回去自己的班上,不然等等老師主任來就糟了」

大家彷彿沒有聽見般繼續吵鬧,女同學們則是搖了搖頭,阿樂嘆了口氣,接著深深的吸氣

「你們,是聽不懂人話嘛,叫你們滾就快給我滾」

不像從阿樂口中發出來的低沉聲音讓大家安靜了下來,短短的十九個字充滿了脅迫感,讓人覺得在待下去會發生很糟糕的事,這就是殺氣吧?阿樂那傢伙什麼時候會這招我怎麼不知道?

在教室外湊熱鬧的人發現不對勁,大家一哄而散,只留下剛剛在門窗附近趕人的女同學們楞在原地

「好啦,大家回座位看書吧」阿樂的聲音回復原本溫和的樣子,拍了拍手讓大家回神,這時我才發現,除了我之外大家的臉上都是同樣楞住的表情「早自修時間已經快結束囉」

很奇怪的,大家在阿樂拍完手後,自動的回到座位上看書。阿樂,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更奇怪的是,老師在大家坐好開始看自己的書時若無其事的走了進來,什麼也沒問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開始忙著改考卷,彷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剛剛的女主角,也就是向我告白的小岑也是專心的在座位讀自己的書,其他的同學也沒有交頭接耳,教室安靜的跟什麼一樣,嗯...這感覺真詭異

最奇怪的是,怎麼連我也坐在座位上阿?當我發現的時候,下課鐘已經響起,這時阿樂也從講台上走下來了。當阿樂前腳踏出講台,班上馬上回復成原本歡樂的氣氛,女生開始聚在小岑旁邊,而男生就開始露出羨慕和忌妒的表情看我,剛剛的事像是作夢般一樣的真實卻又那麼的不真實

真實卻又不真實...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我不加思索的拿起,小小的螢幕上是一如往常的風景桌面,還有著小小的戴上耳機這四個字,不知道初音想要做什麼

「在看甚麼?」阿樂走到我身旁「先不說這個,接下來你可有得忙了呢」

「是阿....」嘆氣,然後將耳機從口袋拿出來,看著前面的那群女生,不禁又嘆了一次氣「不知是禍還是福呢...」

戴上耳機,從耳機傳來的音樂聲暫時隔絕了外面的聲音





もう行き場がないわ 
この恋の熱量

灰色の雲 モノクロの喧騒
日差しはかげり 
夕暮れは色を変えていく

世界がにじんで 
それでも好きでいられるかなんて
わかってる けどどうすればいいの
どうしたら どうすれば

バカだな… わたし

始めるのよ これは戦争
嬉しそうなキミをみるなんて!
切なる恋 それは罪
見せてあげる わたしの想いを

叫んでみたメガホンは壊れてたの
どれだけ背伸びしたって 
君の視界に入らない

嗚呼、いつの間にか晴れた空 
全然似合わない
気持ちが抑えられなくてどうしたら 
どうすれば

泣いてなんか ないんだからね

大好き

たたかうのよ ハートを撃て
手段なんて選んでられない
スカートひらり見せつけるのよ
君の視線奪ってみせるの

迎撃用意
戦況は未だ不利なのです
恋は盲目
君の口づけで目が覚めるの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唄♪初音-10

本文章最後由 joy103045 於 11-2-6 22:59 編輯

「這題有兩種解法,我們請兩位同學上來吧」

「今天活動得分組,兩人一組,快點去找自己的夥伴」

「這段課文我們請同學來唸吧,恩...一個男的一個女的」

「因為座位不夠,所以委屈你們,兩個人坐一起吧」

「今天的課程是練習對唱,所以找一個人一起唱吧」

見鬼了...今天是怎麼回事?怎麼每個老師都像是說好一樣,都很剛好的要兩個人一組呢?平時這樣也就算了,因為可以跟阿樂聊天,可是為什麼偏偏發生在今天....班上同學的起鬨,讓我必須得跟小岑在一起,雖然很高興,可是...

「你就承認吧,你這個死傲嬌」

「麻煩你說話留點面子給我好不好」

走在夕陽的道路下,迎面吹來的風雖沒帶著香味,但卻很溫暖

「唉...本以為是整人,結果是真的阿」

「怎麼,不高興嗎?其他的人可羨慕死了」阿樂笑了一下「你可能不知道,不過實際上小岑可是有很多的仰慕者呢」

「我怎麼會不知道,小小一隻長的可愛,個性好的讓人無話可說,聲音嬌嫩的會讓人無法自拔」

「無法自拔?」

「痾...總之就是很好聽啦」

阿樂這傢伙...最近說話越來越不給面子了...退出去死團也不是我自願的阿!雖然我有些高興就是...

「先別提這個好不好...今天一天下來已經被弄得很累了」看了阿樂的笑臉,我好像更累了「話說,今天早上是怎麼回事?」

「早上?」阿樂停下腳步,我差點撞了上去「喔,那個阿」

「棍...不要突然停下來,那到底是怎麼回事阿」

「沒什麼阿,簡單的說,那是殺氣」

殺氣...你是溫柴還是阿姆塔特?

「....真的?」

「不信你盯著我的眼睛看阿」

「幹嘛?」

「看就是了」

「.....你的嗜好越來越奇怪了」

我沒好氣的看著他,過了幾分鐘什麼事都沒發生

「哈哈哈」阿樂大笑出來「怎麼可能有什麼殺氣呢」

「棍,你耍我」我敲了一下阿樂的頭「不要鬧了,你害我像個白痴一樣呆呆的站在那邊快五分鐘,快告訴我吧」

「你那麼想知道?」阿樂笑了一下

一股奇妙的氣氛突然環繞在四周,不知為何總覺得阿樂的臉好像越來越大....

「棍,離我遠一點,我可沒什麼特別的嗜好」

阿樂聳了聳肩,說道

「既然不想知道,那就算囉」

語畢,跑走,留下我一個笨蛋站在原地....等等,誰說我是笨蛋阿?

「阿樂你這傢伙!」

我馬上跟了上去,直到追回家裡,雖然最後還是沒抓到就是了....可惡,腳長了不起阿,明天到學校你就慘了

無力的將書包丟在門邊,把冰箱的土司吃完,喝了一下剩餘不多的汽水當做晚餐,休息一下梳洗後便坐到電腦前

「大九,晚安阿」

「晚安阿...」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禮貌了?「妳連我的電腦都佔據了阿」

「你不去讀書,開電腦做什麼?」無視於我,反倒問我了個問題

「當然是玩電腦阿」桌面突然變成初音的臉「難道我不能擁有玩電腦的權利嘛」

「也不是不行啦...」初音在說完這句話後,桌面變了回來

真是....今天是什麼日子阿,登入即時,看著同學們祝賀的狀態

本應該高興的,但為何我沒辦法高興起來呢?



◇◇◇◇◇◇◇◇◇◇◇◇◇◇◇◇◇◇◇◇◇◇◇◇◇◇◇◇◇◇◇◇◇◇◇◇◇◇◇



什麼!大九居然交了女朋友!我揉了揉眼睛,不太相信眼前的液晶上的文字

「怎麼說呢....說不是女朋友也不是,是女朋友又好像早了點,總之她今天是向我告白了,而且是很驚人的那種告白」

「很驚人?」

「姆...就像是少女漫畫中才會出現的那種情結,在黑板上留下文字,然後再眾目睽睽下給情書並且告白....很難相信對吧」

「都進入過二次元世界了,有什麼難相信的呢........不過大九你這小子,居然比我還要早交到女朋友」

「就說不是這樣了,雖然好像是這樣沒錯,不過我以前從沒想過阿...不對我有想過,就像是進入二次元一樣讓人難以相信,但卻真的發生在我身上了.....」

「那你要告訴我的另一件事是?」

「簡單的說初音現在和我在一起」

「阿?你瘋了?」

「呃...也不能說是在一起,正確來講的話,是初音入侵了我的手機、小P和電腦」

「入侵?」

「其實說佔據比較恰當...總之就是我的手機小P和電腦都看的到初音,而且可以和她對話」

雖然我不是初音迷,就算這樣大九遭遇的事還是很讓人羨慕阿

「棍,開什麼主角威能,這種事情都給你碰上了,小心你洗澡肥皂掉到地上的時候」

「我哪來的主角威能可以開阿,再說我已經洗好了」

正當我要按下ENTER時,突然有新的聯絡人加我。奇怪,我可不記得有在哪散佈過我的MSN阿,尤其是在專門討論初音的論壇...雖然有些疑惑,不過右手還是很自動的加入了新聯絡人-初音

「兔美,突然有人加我即時耶,他的名字用初音,我該加嘛?」

「這麼巧,我這邊也有人用初音的名字加我,或許是『她』吧」

「應該是吧.......」

系統跳出一個視窗詢問我要不要參加會議,而邀請人是剛剛加我的初音。嗯...MSN可以跟即時通用會議嘛?按下了確定,裡面只有初音和大九

「兔美,你那邊有麥克風嘛?有的話拿出來用吧,順便打開喇叭」

我照著大九的話打開了喇叭並接上麥克風,忽然畫面上方跑出了一個小視窗,初音的臉剛好塞滿視窗

「好久不見了,兔美」那甜美的聲音從喇叭傳出,讓我覺得好懷念

「好久不見了...不是才過兩天嘛?」

「兔美沒聽說過度日如年嘛?應該有吧」

「呵...話說,妳知道大九被告白了?」

「當然知道阿,我在他的手機裡可是聽的一清二楚呢」

「可不可以不要提這件事阿」

「為什麼」我和初音同時說出口,我嚇了一跳,畫面上的初音好像也嚇到,露出驚訝的表情

「感覺很不好呢...該怎麼說呢,雖然很高興,不過也很不高興...」

「交女朋友有什麼好不高興的?」

「嘖,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被說有女朋友應該是很高興的一件事,可是我就是高興不起來,但心裡還是很開心的」

「可能還不適應吧,大九,你最近碰到的事情,有何感想」

「我果然是故事的主角阿」

畫面上的初音笑了一下,我也跟著笑了一下

「笑什麼...如果我不是故事的主角我有辦法碰上這樣的事情嘛?」

「也是啦,如果你不是主角,那誰是主角呢?」

「哈哈」大九的笑聲從喇叭傳來,那聲音比我想像中的還高

「初音,好久沒聽妳唱歌了,現在能唱嘛?」

「不是才過兩天,哪裡久阿?」

「度日如年嘛」我笑了出來,初音也笑了一下

原本小小的視窗忽然放大到全螢幕,初音的身體都顯現了出來,背景仍舊是無暇的白,畫面上則是跑出「中二病」三個字

這初音...真不得不讓人佩服阿...





腕に巻いた 白い帯と

派手に染めた 紅いシャツ


街で買った黒いコート

固く結んだ口のわたし。

クラスの隅で俯いたまま

ぽつり叫ぶ「死 ね ば いい」と。(暗黒微笑(笑))


呪われたメロディを

呪われた歌詞で唄い

とつぜん腕を抱き

教室を飛び出した

「私から離れてて-----」



何かひとつ輝きたくて

足掻いてきた 過去を思う


私だけ 特別な独りでありたい、と。


重ねた想いだけ

空回りし続ける


熱く燃えた感情を

ぶつける 術を知らず


天邪鬼。  口をつく

言葉で   嘘を吐く、

「私から離れて」と。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17 14:21 , Processed in 0.068067 second(s), 17 queries .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