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之狂傲

 取回密碼
 註冊
搜尋

【東方小說】 東方烈狙殺

[複製連結] 檢視: 2378|回覆: 0
  • 超級版主

    斬斷阻礙我的一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發表於 10-11-20 09:05:14 |顯示全部樓層 大字 中字 小字 正體化 简体化
    本文章最後由 路.里美亞克 於 10-11-25 08:53 編輯

      「哈…哈…」

      一名身高比一般成年男子高上一倍,全身長滿壯碩肌肉,有著青綠色皮膚的奇異生物慌忙的在森林中跑著。

      這相當奇怪,不過不因為這個生物存在的本身。也許對一般人而言,這個怪物只活在大人嚇唬小孩的故事當中。但是在這個充滿靈力與魔法的幻想鄉,妖怪的存在大概只比路邊會突然跳出的野兔還要少一點而已。而是這種慌張逃竄的景象,平常應該是他在追逐獵物時候才會看到。而現在的他,並不像獵人,反而是獵物。

      他躲到了一棵樹後,並且緊張的回頭督了一眼自己逃來的方向,確定沒有東西追來後,才鬆了一口大氣。

      「那…那個到底是什麼…」妖怪想著,「那是人類嗎…怎麼可能有這麼可怕的人類…」

      只是想起剛剛遭遇到追獵他的東西,那個巨大的身體不由得發出一陣冷顫。這大概是他出生以來感覺到最大的恐懼,平常都是他讓即將被他吞下肚子的人類有的感覺,這次他深刻的體驗到了──被狩獵的恐懼。

      但是他的安心似乎太早了,一樣黃銅色物體劃破空氣,接著在妖怪的小腿上開了一個洞,墨綠色的血液從洞中流出。

      妖怪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一股劇痛襲向他的腦袋,被擊中的腳跪了下去。

      「這…這是…」妖怪驚恐的看著腳上的傷口,「他…他…他追上來了!!」

      恐懼再次戰慄他的龐大身軀,他硬是拖起受傷的腳,想繼續逃命。但是另外一枚黃銅色物體再次飛來,擊中他的另外一隻腳,讓他雙膝跪地動彈不得。

      「啊…啊…」

      妖怪伸出雙手,在地面上拖動著自己笨重的身軀,希望能夠逃越遠越好。但一個腳步聲從他剛剛逃來的方向慢慢接近,沒有喊叫聲,沒有快速的步伐,只有以固定節奏踩在落葉上的腳步緩緩靠近的聲音。這種緩緩等待獵殺者靠近的時間,比起直接被殺掉還難受。

      一名少年循著妖怪逃跑的路線走到了他身邊,他穿著以各種層次綠色組成的迷彩裝,上半身套著一件厚重的戰鬥背心,腳上穿著黑色皮靴,有點凌亂的短黑髮,上頭還卡著幾片樹葉。連低頭都不願意,深邃的黑色眼眸低著斜睨地上動彈不得的妖怪。他臉上沒有勝利的笑容或憤怒的神情,只是像在考慮要不要踩死眼前在地上爬的小蟲子一樣看著他。

      少年套著黑色皮手套的右手從腰間的槍袋中抽出了一把手槍指著他。

      妖怪在遭遇到少年前,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東西。在那之前,他壓根不認為那種沒有他手掌大的小東西會造成威脅。直到少年在他面前應聲將一棵大樹給攔腰轟斷,自然不難想像,那種東西打在他身上會發生什麼事,所以開始了他剛剛的逃亡之旅。

      「不…不要…不要殺我…」妖怪求饒道,兩手努力的把自己龐大的身軀往後拉,想離的越遠越好。 

      「我不會殺你,」少年發出跟他的面容不符的渾重嗓音,語氣不帶威脅,只是很平靜的說,「至少不是現在。」

      「你…你為什麼要追我…我跟你有仇嗎…?」

      「…為仇恨殺人,只會招來更多的仇恨。接著陷入復仇與被復仇的輪迴…我不做那麼愚蠢的事情。」

      「那、那你到底為了什麼…」

      「情報。」

      「情、情報!?」

      「接著你能不能活下去,活的多久、多完整。就看你能給我多少、多有用的情報。」

      「現在,」少年的大拇指搬下了手槍上的擊錘,「我開始問了。」

    ----------------------------------

      「吶~靈夢~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幻想鄉的一角,沿著一座小山丘的古老石階往上,坐落在由石像陪伴的石磚步道盡頭的一座古色古香的神社。一名穿著特別款式巫女服的黑髮少女拿著竹掃把掃著石磚道上的落葉。而一旁一名穿著紫色洋裝,留著一頭金髮的少女,在半空中的奇怪縫隙中露出僅僅半個身體,彎著腰對著巫女說話。

      「有啦!有啦!紫,我聽到了。」靈夢有點沒耐性,像是應和一樣的回答。

      「那妳說一次看看。」紫不是很高興的說。

      靈夢嘆了口氣,手上的掃把停了下來,「妳說最近的妖怪不知道為什麼出現的次數變少了,對吧?」

      「對啊!」這樣的回答似乎就讓紫滿意了。

      「我看八成是人類之里那些村民,從哪找了驅妖師之類的來吧?」靈夢繼續掃著地。

      「那她們怎麼不來找妳呢?他們寧可找外地人不找就在附近的巫女啊?」紫跳出了縫隙,撐起了一把紫色洋傘,有點幸災樂禍的問。

      「妳...!」靈夢生氣的盯著紫看。

      「而且我也有問過村裡那個上白澤,她並不知道什麼驅妖師的事情。村中的事情她都會知道的。她只有聽說最近村民走在森林中幾乎沒遇到妖怪襲擊,不時還會在森林小徑上遇到身上有從來沒看過的傷口的妖怪屍體。」

      「那麼妳認為怎麼樣?」

      「我也覺得很奇怪啊!所以我就試著在森林裡面抓妖怪來問,可是一個都找不到,他們平常都是在森林裡亂竄的才對,結果我只能找到幾具屍體。」

      「所以呢?」

      「最後我好不容易在山洞裡面找到一個,那傢伙兩腳受傷躲在山洞的最深處發抖,看到我還被我嚇了一跳。」

      「我可以想像。」靈夢心想。

      「我想問出點什麼,但是他卻發了狂的叫:『我什麼都不能說,不然會被殺掉!在這種地方他還是能殺我!』,真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麼。」

      「妳什麼都沒問出來?」

      「怎麼可能呢!我用了我的方式至少問點東西出來。」

      「...真是雙重打擊。」靈夢想。

      「最後只知道攻擊他的是一個人類。」

      「人類?...真的不是法師什麼的嗎?」

      「似乎不是呢...那妖怪說他沒看過那麼奇怪的穿著,不像是法師,看起來只是個穿著怪衣服的普通人,手上拿著奇怪的強力兵器。」紫說,「但是看那個傢伙害怕的程度,那可真是不點都不普通呢。」

      這個答案讓靈夢相當的訝異。如果說是個驅妖師或者專殺妖怪的大妖怪也就算了,一般人類居然可以讓滿森林的妖怪躲的不見人影。

      「是啊!而且好像是從結界外進來的,聽說他才來了一個禮拜,就殺了快半個森林的大小妖怪。」

      「而且還是外界來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辦呢?博麗靈夢小姐~」紫一副無所謂的說。

      「妳就算是這麼問我也...」

      雖然以人類的觀點來看,妖怪會狩獵人類,當然是越少越好。但是他們畢竟是構成這塊土地的基本成員,如果被濫獵肯定也會出問題的。

      靈夢繼續掃著地,腦中也開始認真考慮那位神秘獵人的目的。

    ----------------------------------

      兩人談話的同時,在博麗神社正面的另一處山丘上,狩獵妖怪的少年俯臥在草叢內,他的前面架著把狙擊槍,他透過狙擊鏡看著正在石磚步道上的兩名少女,並且伸手拉動槍機柄,一發黃銅色的大子彈進到了槍機中。他握住了槍把,緩緩的移動準星,並且調整自己的呼吸。

      「...」

      他幾乎與草叢合為一體,甚至有隻小鳥停到了他的身上,想在牠以為是草地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午餐。

      少年屏住呼吸,扣下了板機,裝有消音器的槍頭只發出了一聲悶響。

      這一瞬間,本來邊想著事情邊掃地的靈夢心中突然湧起一股不好的感覺,像是反射性的往身旁的紫的胸口推了一把。

      「呀啊!!」紫還以為靈夢在跟她開玩笑,「討厭啦!我知道人家的胸部妳很羨慕,可是也不能亂摸啊!」

      但是靈夢沒有回應她的意思,因為她的寬袖子上多了一個大洞。她轉頭看向身後的石磚步道,上面也被一次莫名的攻擊打出一個大坑。

      「這個到底是...」

      「...」

      少年從狙擊鏡中看到自己的攻擊沒有命中,再次拉動槍機柄,一發彈殼從拋彈處彈出,另外一發子彈進入了槍機。

      「貫穿『超速增壓』。」

      這次狙擊槍頭浮現了一個黑色的魔法陣。

      少年再次將準星移向剛剛被推開的金髮少女,再次扣下了板機。

      「紫!危險!」靈夢再次感覺到那個不安感,放聲大叫。

      紫伸手轉向剛剛子彈發來的方向,「境符『四重結界』!」

      一個由四個紫色方形重疊而成的大結界浮現在紫的面前,一發狙擊槍子彈下一個瞬間直接嵌在結界上。

      「怎麼會?」

      這種東西平常應該會直接被結界打落,可是子彈像是要貫穿結界一樣跟結界不相上下。

      接著飛來另外一發子彈頂在前一發子彈的尾端,這一擊讓結界嚴重的凹陷。

      「我...我的結界居然會被這種東西...」

      「快躲起來!」靈夢叫道。

      紫把手抽離,一個轉身躲入了一旁的石像後,兩發子彈瞬間突破結界,在石磚道上炸出一個大洞。

      見到自己的攻擊再次被擋開,少年抓著槍站了起來,將槍抵在肩前,瞄準剛剛紫躲入的石像。

      「粉碎『多重狙擊』。」

      少年以近乎不可能的動作,連續的擊發並上膛,速度之快似乎他的右手消失在半空中,一發發子彈不斷的發射出去。

      三發子彈把石像巨大的頭給轟碎,接著就像是原木被工人拿著電鋸往下切削一樣,石像在如雨下的子彈攻勢下慢慢的粉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躲在石像底下後的紫對著靈夢叫道,她縮了一下才躲過一塊上方掉下的石像碎片。

      「妳問我我怎麼會曉得!」躲在另一座石像後的靈夢吼回去,「有心情問,不如去把犯人找出來!」

      「不用妳說!」

      紫的下方出現一條縫隙,她順勢滑入縫隙當中消失無蹤。

      同時在山丘上射擊的少年動作停了下來,他的臉離開了原本緊貼的狙擊鏡,似乎在判斷現在的狀況,他的雙手突然直接將手上的狙擊槍放開,身子往後跳開了兩步,左手抽出了腰間的手槍,指著剛剛自己站的地方。

      「好了...到底是什麼人?」紫這時候剛好從那個位置探出頭來。

      「...」少年沒有開口,直接對著紫連開了兩槍。

      「什麼!?」紫連忙側開身體,好不容易閃過了子彈。

      少年再跳開了一步,那個位置立刻出現一個大縫隙,他的右手抽出另一把手槍再次對紫開槍。

      紫在自己面前展開了縫隙吞噬了子彈。

      「想逃嗎?」

      紫張開更多的縫隙,但是少年卻像是早就預知縫隙的出現地點一樣,靈活的迴避開所有的縫隙。

      「不要!動來!動去的!給我乖乖的!」紫有點氣急敗壞的叫著。

      「反擊『逆狙擊之眼』。」

      少年的右眼發出淡淡的紅色光芒,並舉槍往兩個紫想抓住他的縫隙開槍,那兩發子彈冷不防從紫待著的縫隙中穿了出來。

      「呀啊!!」紫縮了一下身子,空間中的縫隙全部消失。

      少年輕快的跳入了最近的樹叢。

      「不準跑!」

      紫想追上去,但是從少年的逃入的樹叢裡面飛出了一個奇怪的球狀物。

      「這什麼...」紫沒有多想就順手接下。

      這時候,靈夢也從神社的方向趕過來。

      「這個感覺是...」靈夢再次感覺到剛剛那種被襲擊時候的不安感,「紫!把那個扔掉!」

      只見紫馬上把那東西往上一拋。

      「重夢『二重結界.覆』!」

            兩個紅色的方型結界圈住了紫拋出的球狀物,那個東西瞬間轟然炸開,結界被撞得支離破碎,但是很有效的壓抑了爆炸威力。

      「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想到如果那東西爆炸的時候,還拿在手上的話,可不是受傷就能解決的狀況,紫很難得的感覺到了...害怕。

      「攻擊妳的人呢?」靈夢停到紫的旁邊。

      「不見了...連一點氣息都不剩...」

      紫開始了解,山洞裡自己找到的妖怪為什麼會那麼恐懼。因為剛剛她所面對的,不是自己過去看不起的人類獵物,可能是勢均力敵,甚至是被反過來獵殺的獵人。

      「他好像留了什麼下來...」靈夢看向剛剛少年拋下的狙擊槍,伸手想拿起,「唔...好重...這是什麼東西啊...」

      紫沒有搭話,仍然在想著剛剛的戰鬥。

      「紫,先收起來吧!」靈夢說,但是紫還是沒有反應,「紫?喂!」

      「嗯?啊?什麼?」

      「收起來啦!很重耶!」

      「啊...喔!」紫把靈夢手中的狙擊槍放入了縫隙當中。

      「...我說妳沒事吧?」

      「沒...沒事...」

      「算了,那個人有說什麼嗎?」

      「沒有...他什麼都沒說?就跑掉了。」

      「...沒辦法了...先弄清楚他是什麼來歷好了。」

      「妳想怎麼做?」

      「他不是留了像是道具的東西嗎?有這個應該就能問出點什麼吧!」

    ----------------------------------

      森林中的一角,坐落著一間小商店,一名留著白色雜亂短髮,戴著方框眼鏡的男子,坐在店內的櫃台後,手中拿著本線裝書讀著。

      門口的來客鈴響起,男子的注意力從書上移到敞開的門。

      「歡迎光臨。」

      靈夢跟紫一起走入了店中。

      「哎呀...靈夢跟紫啊...」男子闔起手上的書,「真難得兩位會一起來。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嗎?」

      「今天想跟你問點東西的來歷,霖之助。」靈夢說。

      「來歷...?」霖之助看起來有點疑惑,「如果有兩位不懂的東西,那麼我怎麼...」

      「客套話就免了!」靈夢沒耐心的打斷霖之助,「紫,拿出來。」

      「好的~」紫看起來精神稍微好了一點。

      一道縫隙在櫃台上展開,少年留下的狙擊槍掉落到櫃台上。

      「哎呀...這個是...」霖之助推了下眼鏡,仔細的看著櫃檯上的狙擊槍,「兩位從哪弄來這個的...該不會是去偷...」

      但是當霖之助看到靈夢那臉「你說什麼?」或者「再多講一個字我就轟了你」之類的表情,硬生生的閉上了嘴。他知道惹火眼前的兩人任何一個,自己的店就會變成森林中的廢墟。

      「咳...這個呢...」霖之助穩定自己的情緒,拿起了槍說,「依照不同的用途有不一樣的名字,不過統稱『槍』。是外界的殺人武器。」

      「武器?」靈夢想了一下,「難怪...會有那種威力...」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紫才被人用這東西攻擊。」

      「被這個...?」霖之助的目光掃向紫,「這個應該是不可能才對...」

      「你不相信我?」

      「不不不!」他連忙否認,「這個的確是外界的殺人武器,但是也僅限於一般的人類...如果說目標是靈夢妳的話可能還有點道理...」

      靈夢再次露出那種想把霖之助的舌頭從他嘴裡拔出來的表情。

      「我、我的意思是!這個可以殺人沒錯,可是像是紫這樣的大妖怪...應該是不會有效果的。」

      「這東西穿過我神社旁邊的結界,紫的結界也是,還把神社的石磚路打得坑坑疤疤的。你還說這個沒辦法殺她?」

      「這...這應該不可能才對啊...」霖之助檢查著狙擊槍的各個部位,直到他摸到了彈閘,「這,這個是?」

      「怎麼了?」

      霖之助拿下了彈閘,看向裡面,「...看來...兩位遇到了相當可怕的對手...」

      「什麼意思?」

      霖之助把彈閘遞給靈夢,她也往裡頭看去,只看見除了剩餘的黃銅色子彈,彈盒旁刻著些奇怪的紋路。

      「這個...難道是...」

      「符文...這樣我就能了解妳說的威力了...」霖之助說,「我想這把槍裡頭應該到處刻滿類似的東西...為了讓子彈附著有超越原本力量的靈力...」

      他將槍放回櫃台上,「兩位面對的,不只是善用外界兵器的殺手,而且他也摸透了幻想鄉的靈力流動,還有符卡的使用。」

      「...妖怪獵人的傳聞看起來不假呢...難怪森林中的傢伙們逃的不見蹤影。」本來一直沉默的紫說。

      「不過...就連紫都被襲擊,對方到底是什麼人?」

      「他沒報上名字,」紫說,「不過我還記得他的樣子喔!」

      紫的身邊展開一個縫隙,上面浮現跟他交手的少年的影像。

      「他、他是...」霖之助看起來很錯愕。

      「你認識?」靈夢問。

      「...提拉多.艾斯可提多...」

      「他是什麼人?」

      「我從外界進貨的時候有聽過他的傳聞...他是傳說中的傭兵。」

      「傭兵又是什麼?」

      「就是拿錢打仗的人,但是他也會接暗殺他人的工作。」霖之助說,「據說他擅長用各種火器與戰鬥技巧,戰爭時期可以一個人抵四五十個人的火力。被他盯上的目標沒有安心的時刻,因為他的攻擊是全方位與全天候的。」

      「妳到底做了什麼?」靈夢對著紫說,「怎麼會有這種傢伙找上門來?」

      「我不知道啊!我很久沒去外界了!」紫連忙反駁道。

      「兩位小心點吧...他只要開始追擊目標,無論是受到多嚴密的保護,每一秒鐘都可能會遭到終結。從國際幫派的頭頭到一國之首,沒有目標是他失手過的...在外界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殺手...不對...是惡魔...」霖之助越說,似乎連他自己都害怕起來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人委託他攻擊妳,但是就我知道的,他不達成目標是不可能放棄的。」

      霖之助話才說完,櫃台上的狙擊槍突然化成一道光芒消失。

      「怎麼會?」

      靈夢立刻再次感覺到那股威脅感,「趴下!」她大喊。

      一旁的窗戶立刻應聲而破,子彈如暴雨一樣從窗口打進店內,架子上的商品無一倖免,霖之助縮到了櫃檯底下,兩名少女則是趴在地上才勉強躲過這一陣槍擊。

      等到射擊停止,靈夢偷偷從窗口看出去。提拉多站在窗外的樹上,手中拿著六管格林機槍,一條彈帶從他的背包上延伸接到槍上。

      「果然是他...」

      只見他手中的機槍與背上的背包也像剛剛的狙擊槍一樣化成光芒消失,轉身衝入了森林。

      「想跑嗎?紫!我們追!」

      兩名少女立刻從窗戶飛出。

      「我的店啊...」只剩下無奈看著自己被打成蜂窩的店面的霖之助。

    ----------------------------------

      「去哪了...」

      兩名少女雖然追了出去,可是卻沒辦法在空中從茂密的森林中捕捉到提拉多的身影。

      「跑得還真快...」紫張望著四周,想找到任何一點動靜。

      「停下來!」靈夢突然大喊。

      下一秒,一發狙擊槍子彈從前方不遠處的森林裡竄出,從紫的面前掠過。

      「可、可惡,又玩這種把戲...」

      下一發子彈立刻襲來,靈夢張開結界擋下。

      「我們下去,在這裡只會被他攻擊而已。」

      兩名少女當機立斷,立刻降下到森林中。

      「...」在森林中狙擊少女的提拉多,看見兩人往森林降下,收起了狙擊槍,拔出了腰間的手槍,「...暗襲『多重跳彈』。」

      他兩手舉槍對著面前的兩棵樹連續射擊,子彈沒有打斷樹幹,卻像是彈跳球一樣,一路往兩名少女降落的地點反彈而去。

      「什...什麼聲音...」

      原本以為降落之後能稍微安心的兩名少女,卻聽到前方的森林傳來一陣騷動。

      十幾顆手槍子彈在樹間一路反彈到她們身邊。只見子彈群圍繞著她們不斷的反彈著,像是一群狼虎視眈眈,隨時準備襲擊兩人。

      「不要亂動!」靈夢連忙叫道。

      兩枚子彈在空中擦撞,其中一顆打向紫的頭。

      「後面!」

      紫連忙側開頭,子彈從他的肩上貫過去,削掉了她幾根金髮。

      「又來了!」

      從剛剛的第一擊開始做為導火線,她們周圍的子彈開始瘋狂的互相碰撞,對著兩人發動猛烈的攻勢。那群子彈像是會無限飛行一樣,沒完沒了的攻擊下去。

      「可惡...這樣下去身體會先吃不消的...」靈夢說,「一口氣把這些東西給停下來。」

      「好!」

      兩人一面閃躲著子彈,一邊等著適當的機會。

      「現在!」

      待靈夢一聲令下,兩人分別展開結界抓住了空中的子彈,但是子彈群還是不放棄的掙扎著,想要衝破困住自己的結界。

      「撐住!」

      「我在做!」

      最後兩人的結界終於勝過了子彈的衝力,子彈群上的力量消失,掉落到地上。

      「哈...哈...」靈夢喘著氣,「沒事吧?」

      「沒事...」紫看起來也相當累的樣子。

      「再不抓到他...不被打死也會先累死...」

      「可是不管是飛在天上會被那種強力攻擊瞄準,還是森林裡會遇到像剛剛那種攻擊,我們要怎麼追上他...」紫說,「而且他似乎還會看穿我的縫隙,如果在出去縫隙的瞬間被攻擊,那就真的躲不掉了...」

      「是呢...」靈夢想了一下,「沒辦法了...看來...只能走路了...」她看向剛剛子彈飛來的方向,「至少如果再遇到剛剛那種攻擊,還有多點反應的機會。」

      「是啊...看來只能這樣了...」

      兩人開始了難得的森林漫步--也許錯了一步就可能致命的漫步。

    ----------------------------------

      「真是的...他居然能在這種地方跑得像在飛一樣...」紫把卡在自己裙子上的葉子撥掉。

      兩名少女在森林中前進了一段距離,對平常習慣在天空飛行的兩人來說,這段路程完全是種折騰。但是為了不讓自己變成毫無反擊之力的目標,無奈之下還是只能繼續走下去。

      「不要抱怨了,」靈夢說,並低頭閃過一根較低的樹枝,「總比被偷襲好多了吧!再說也不想想他要對付的目標到底是誰?」

      「人家真的不知道嘛!」

      「好啦!好啦!」無論紫說的是真是假,靈夢根本懶得聽。

      兩人走出比較茂密的區域,來到比較光亮的地方。

      「這裡應該會比較好走點。」靈夢擠過一道矮樹叢說。

      「等一下啦!」紫跟在後面穿過矮樹叢,「休息一下嘛!」

      「再不解決那個傭...傭什麼的...」靈夢還沒把這個名詞學起來,「總之!不快抓到或者解決他,被解決的可是我們耶!」

      「可是人家很累嘛!」紫像是小孩子耍脾氣一樣說。

      「真是的...就在樹下休息一下吧!」

      紫想到最近的一棵大樹下坐下休息,卻在地上踢到了某種東西,傳來一聲金屬掉落聲。

      「怎麼了?」

      「我、我不知道...」

      紫的腳底突然竄出一陣濃煙。

      「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煙幕嗆的兩人不斷咳嗽。

      「咳!咳咳!紫!」靈夢連雙眼都張不開,「妳...咳!沒事吧!?」

      「咳咳!靈夢!」紫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妳在哪?我...咳!看不到...咳!」

      紫看見前方有一道小亮點。

      「靈夢...咳!是妳嗎?」

      只見那個小亮點迅速往她接近,那是剛剛跟她打過照面的少年,口中銜著的軍用匕首的反光。

      「什麼...」

      提拉多瞬間來到紫的面前,紫還來不及叫出聲,就被他左手一掌制住了喉頭,並重重的壓倒在地,紫有點驚恐的眼神跟他冷冰冰的雙眼對視,他空著的右手反手抓住了口中銜著的匕首,高高舉起,往紫的心臟部位刺去。

      「夢符『二重結界』。」

      一道紅色結界圈住了提拉多的右手腕,他往右側看去,漸漸散去的煙幕顯現出靈夢的身影。與他對上視線的靈夢,感覺到一股從自己後腦杓傳遍全身的寒氣。

      紫用力甩開提拉多的左手,並把身體抽離那個區域。

      「...」

      提拉多左手舉起,一隻黑色盒子狀的衝鋒槍閃現,並且對著右側靈夢的腳邊開 火。

      「啊!」

      靈夢的注意力移轉的同時,鎖住提拉多右手的結界瞬間消失。他站穩腳步,用同一把槍對著才剛逃離不遠的紫開槍。

      「會給你打中嗎?」紫在自己的面前展開縫隙,將打向她的子彈全數吞噬。

      提拉多將右手上的匕首往紫的縫隙上方拋去,左手舉槍對著匕首開了一槍,匕首被子彈改變了方向,繞過了縫隙,往紫的方向旋轉而去。

      「可惡。」紫偏開了頭,好不容易避開了匕首。

      「紫!小心後面!」靈夢大叫。

      「...」提拉多拉動綁在自己右手腕與匕首柄的鋼線,匕首再次往紫的頭襲去。

      紫連忙移動身子,但是她的肩膀仍然被刀刃劃傷。

      「好痛!」

      紫面前的縫隙消失,提拉多接下了拉回來的匕首,左手舉起槍來對著紫又是一陣連射。

      「有那麼簡單嗎?」靈夢跑到了紫的面前展開了結界,擋下了子彈。

      「...」

      提拉多手上的匕首跟衝鋒槍瞬間消失,出現了一把較大把的霰彈槍。

      「破『集中轟裂』。」

      他拉動槍管下的鉸,並扣下板機,轟然一聲,靈夢的結界瞬間被粉碎。

      「還有我呢!」紫忍住肩膀上的痛,在靈夢面前展開一道紫色的結界。

      但是提拉多再次上膛,一枚紅色塑膠彈殼從拋彈口飛出,下一擊粉碎了紫的結界。

      「...怎麼會...」

      「即使再用結界...也只是被打壞而已...」靈夢想。

      無計可施的兩人,只能等著眼前的殺手下一波的攻擊。

      提拉多仍然拿著槍指著她們,但是卻沒有像剛剛那樣繼續射擊。他的眼睛盯著擋在紫面前的靈夢,不像是要放棄,卻也不像是要攻擊的樣子。

      他手中的霰彈槍化成光芒消失,轉身跳上樹,衝入森林。

      「他...怎麼了...」
      
      兩人對於提拉多的行動感到錯愕。

      「不、不知道...可是...」靈夢雖然不願意承認,「我們...居然被外界人放過了...他手中的武器,明明可以一起殺掉我們的...」

      「...」紫低頭不語。

      「妳還好吧?傷口還會痛?」

      但是紫剛剛被刀刃劃傷的肩膀已經復原了。

      「...喂...妳怎麼了...?」

      紫抬起頭來,卻露出一臉陶醉的樣子。

      這反應讓靈夢比剛剛自己的結界被打破的時候更被嚇到。

      「妳、妳出了什麼問題啊?那什麼臉啊?」靈夢忍不住罵道。

      「因為...」紫雙手托著自己的臉頰,露出被靈夢斥為噁心的表情,「這是第一次,有人居然會這麼大膽的直接攻擊我。那個凶悍的攻擊,冷酷又毫不迷惘的眼神...討厭!人家好像戀愛了!」

      「妳...」紫的反應讓靈夢快找不到形容詞來回她話了,「妳真的是變態!那傢伙可是要殺妳的人耶!」

      「可是可是,人家第一次有這麼心動的感覺嘛!」

      「妳又在說些不著邊際的蠢話了...」

      「而且而且,妳看嘛!剛剛他還不敢出手呢!一定是剛剛也被人家的美貌迷住了!下次他可能會...」紫停了一下,「呀啊!!!討厭!人家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呢!」她一個人歇斯底里的晃著身子。

      「真是的...懶的理妳了!」

      「吶吶!活著抓到他好不好?我想要養嘛!把那對冷冰冰的雙眼,調教成只會熱情看著人家的雙眼,一定很有成就感。」

      「...隨便妳吧...」靈夢已經懶得跟紫爭辯下去,起身要往提拉多離開的方向走去。

      「嗯!那就隨便人家了!」

    ----------------------------------

      提拉多在離開兩名少女後,在不遠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他的神情仍然沒有任何改變,沒有成功進逼少女們的喜悅或者攻擊失敗的落寞,為什麼突然收手不再攻擊,也沒辦法從他的臉上看出一點端倪。

      他抽出了腰間的兩把手槍。

      「伏兵『逆曲速射擊』。」

      他站穩腳步,對著剛剛自己來的方向開了一槍,但是沒有子彈飛出去。他把槍往後一抽,一顆子彈就這樣滯留在剛剛槍在的位置。他持續重覆這樣的動作,直到兩把手槍的彈閘都空了,空中停留著十幾發靜止不動的子彈。

      兩把槍的彈閘落到地上,提拉多補上了新的彈閘,將槍插回腰間,繼續前進。

    ----------------------------------

      「才一下子而已,又消失不見了...」
     
      兩名少女重整態勢,繼續追跡著提拉多。不過就跟剛剛一樣,她們的移動速度根本追不上在森林中飛快的他。但是至少這次她們學會多注意自己的腳邊。

      當她們接近提拉多留下子彈的地方,原本靜滯在空中的其中一顆子彈突然衝了出去,迅速的穿過了森林,從靈夢的肩上劃過去。

      「還來?」

      靈夢立刻朝著那個方向展開了結界,認為提拉多就在那前方對著她們開槍。但是等了一陣子,卻不見下一發攻擊。

      「看我的!」紫舉起了手上的洋傘指著那個方向,「外力『無限的超高速飛行體』!」

      一枚紫色的光球從傘尖社出,竄入了森林當中,循著如剛剛提拉多的跳彈一樣的軌跡迅速前進。

      「這次就算那孩子跑的再快,一定可以得手!」

      但是卻看見光球在森林深處漫無目標的亂竄,一點都不像是在追著什麼的感覺。第二、三發子彈尖銳的往紫的身子打來。

      「怎麼會!」紫迅速退開一步,並張開間隙將子彈收下。

      而在她們兩人的側面,提拉多的狙擊鏡再次對準了紫。

      「...」

      提拉多扣下了板機,一發狙擊槍子彈衝向了紫的太陽穴。

      「又來了...又是那個不安的感覺...」靈夢又有第一次紫被狙擊時候的感覺,「紫!退後!」

      「什麼?」

      紫沒有弄清楚狀況,只是有點重心不穩的偏了一下身子,狙擊槍子彈就從她的面前竄了過去。

      紫倒抽了一口氣,跌坐在地上。

      提拉多抿了一下嘴唇,對毫無表情的他來說,這已經是相當大的表情變化。他重新上膛後,將槍口對準了正在猶豫對要手槍還是狙擊槍來向集中注意的靈夢,他的扣在板機上的手指繃緊,卻在幾秒後再次鬆開。

      「可惡...到底是從哪邊...」

      「靈夢!這裡!」紫起身想往狙擊槍的來向跑去。

      「妳有什麼根據啊?」

      「戀愛的第六感。」

      靈夢差點就把「戀愛個頭啊!」給脫口而出,但是提拉多的目標正是紫,如果兩人分開行動的話,很難想像會發生什麼事情。

      「走吧!」

      靈夢解開了結界,跟在紫的後面跑了過去。剛剛滯留在空中的手槍子彈一起衝了出來,把附近的樹打得千瘡百孔。

      「閃開!」靈夢再次大叫。

      紫輕巧的往旁邊一踏,一枚狙擊槍子彈從她身旁劃過。

      「看吧!一定在前面!」

      提拉多手上的狙擊槍消失,並拔出了腰間的手槍對著往這裡跑來的紫扣下了板機。

      「沒這麼簡單!」紫的面前展開了一個間隙收下了子彈,「這次不會讓你跑掉了!」

      紫在提拉多身後打開了另一個間隙,認為可以讓他自投羅網,但是提拉多卻迅速的一個大轉身,直接閃開了間隙,向前逃去。  

      「哪有人這樣啦!」

      兩人改成低飛追著仍在視線中的提拉多,他以不像是人類的速度在森林中穿梭,前面茂密的樹林根本不是阻礙,倒是讓追著他的少女吃力很多。

      「居然有人可以這樣跑的...」

      「人家越來越中意了!」

      「認真點!」

      「人家一直都很認真啊~」

      提拉多逃了一段距離後,少女們第一次看見他拿出了一張符卡。

      「符卡?」

      「...賭注『俄羅斯輪盤』。」
      
      他手上的符卡變成了一把白銀色六連發的轉輪式手槍,他甩開了彈倉,在裡面放入了一顆子彈,旋轉彈倉並闔上。

      他轉身對著追來的少女扣下了板機,兩人像是反射動作一樣往旁邊一閃,但是卻沒有子彈飛出來。

      「怎麼了?」

      「不知道...他的攻擊失效了?」

      提拉多再次扣下板機,兩人仍然試著避開,卻還是沒有看到攻擊。

      「看樣子他好像沒辦法攻擊了...」靈夢說,「快點!要制住他乘現在!」

      「不用妳說,人家也會做!」紫一馬當先的加快速度。

      提拉多繼續對著兩人扣板機,但是仍然沒有成功射擊。

      「乖乖的變成人家的小寵物吧!」

      一個紫色結界從提拉多腳下浮現,他立刻向上一跳,並對著衝來的紫連扣兩下板機,不過還是沒有射出子彈。

      他降落到地面後,轉身繼續逃跑。

      「還想跑!」靈夢拿出一張符,「神靈『夢想封印』!」

      符起火燃燒,變成了數顆五彩光球飛向提拉多,但是他仍然輕盈的閃開了光球群,一顆顆光球在地面上炸出了大洞。

      「小心點啦!傷到他怎麼辦?」紫抗議道。
      
      「現在是關心這個的時候嗎?」

      提拉多拿出了另外一張符卡,往自己的前方射了出去。

      「他...到底是想做什麼...」這個行為讓靈夢無法理解。

      只見他停下了腳步,舉起輪轉手槍對著追來的兩人。

      「放棄了吧?」紫高興的想張開間隙抓住提拉多。

      「怎麼會...他的攻擊應該沒用了...他為什麼還...」靈夢想。下一秒,那種遇到危險的不安感在次湧上她的心頭,「紫!快閃開!」

      「什...」

      紫還沒反應過來,只見提拉多扣下了板機,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從槍口衝出。

      紫勉強把身子往側邊抽開,滾入了一旁的森林當中,靈夢則是立刻拔高竄起。

      白色光芒掃過森林,在其中打出了一條什麼都不剩的空地。

      「居然...把全部的攻擊留到了在這個時候...」靈夢看著原本茂密的森林中間那條被白光掃去的空地,身子不免一陣顫抖,「...紫!人呢?」

      提拉多開完槍後,手上的輪轉手槍立刻消失,他轉身跑向剛剛自己拋出符卡的方向,剛剛拋出去的符卡在地面上變成了一座迫擊砲。他的手中閃現了一枚迫擊砲彈。

      「煉獄『燃燒的戰場』。」

      他將砲彈放入迫擊砲內,手中閃現出匕首,轉身跑向紫的方向。

      「不會讓你得手的!」

      靈夢想要先提拉多一步到紫的身邊,但是迫擊砲發出一陣巨響,迫擊砲彈在紫所在地的上空炸開,火焰像是瀑布一樣從空中傾洩而下,在紫跟提拉多的附近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焰包圍網。

      「啊!」靈夢急忙停下,才沒有往火牆直接撞去,「怎麼會...紫...」

    ----------------------------------

      「哎呀呀...」

      在火焰中的紫跟提拉多,在剛剛被輪轉手槍轟掉的林道中對峙。

      「沒想到你這麼想跟我獨處呢!人長得美才還真是罪過呢!」

      「...」想當然,提拉多並沒有回話。

      「妳想要人家什麼呢?要摸摸頭、抱抱還是...」紫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沉默。

      提拉多擺出了戰鬥態勢,紫第一次聽到提拉多說話,「妳的命。」

      「哎呀...居然想要這麼貴重的東西...你有本事拿嗎?」

      「...突擊『聲東擊西』。」

      提拉多衝向了紫。

      「自投羅網。」

      紫在自己面前展開了間隙,但是對著她直衝而來的提拉多卻消失了身影。

      「什麼?」

      提拉多突然出現在她身後,他的左手從紫的身後架住了她的脖子,右手的匕首刺向紫。

      但是他的匕首卻被紫在身後展開的間隙給接住。

      「你的刀子我也收下了!」

      「...危急『反向武裝』。」

      被間隙夾住的匕首突然移到了提拉多架住紫的左手,他順勢抽手,往紫的脖子砍去。

      紫硬將自己的洋傘往上一伸,勉強抵住了匕首的刀鋒。

      「...」

      提拉多讓手上的匕首消失,並跳開了幾步。

      「討厭...人家很喜歡這隻傘的...」紫說,「可是你乖乖當人家的小寵物的話,就原諒你了!」

      提拉多拔出了手槍對著紫射擊。

      「真是的...」紫再次張開間隙,接下了所有的子彈,「這招已經沒用了,快點投降吧!」

      他收起了手槍,手上閃現了一把霰彈槍。

      「就算是那個,面對我的間隙也沒用的。」

      「凝聚『宇宙收縮論』。」

      提拉多沒有閃避,直接對著間隙開槍,只見霰彈槍的子彈停在間隙的開口,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間隙往內拉。

      「什、什麼?」本來還很游刃有餘的紫開始緊張了起來,「怎...怎麼會...」

      她努力的想重新展開間隙,卻徒勞無功。

      提拉多為霰彈槍上膛,這次瞄準了紫的頭。

      「...」

      他準備扣下板機。

      「住手!!!」

      靈夢全身包著結界,衝破了火牆擋在紫跟提拉多之間。

      「...!」

      提拉多第一次露出吃驚的表情,他無法停止扣下板機的動作,左手用力的將槍口往上抬,對著空中開了一槍,這一槍也讓他全身失去了平衡。

      「現在!」

      紫見有機可乘,展開兩道結界框住了提拉多的雙手。

      「給我乖乖的!」

      靈夢在努力掙扎的提拉多身上框上了另外一個結界。

      四周的火牆消散,兩名少女這時候知道,這場賭命的戰鬥終於結束了。

    ----------------------------------

      提拉多的雙手被像是手套的紅色結界包覆住,並且反固定在身後,雙腳也被兩圈紅色結界鎖住。但是他沒有屈服的意思,身軀仍然站得直挺挺,那張冰冷冷的面容也沒有改變。

      「說吧!」靈夢問,「你的目的是什麼?」

      他跟靈夢對視了一陣子。

      「...問話就省了,快殺了我。」
      
      「什麼?你還沒弄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嗎?」

      「正因為清楚,所以才要妳殺我。」

      「情報比命重要嗎?」靈夢氣得對著提拉多的臉大吼,噴了他滿臉口水。

      「沒錯。」提拉多無動於衷,很乾脆的回答。

      「...」靈夢似乎到了極限,「好!我殺了你!」

      她從自己的袖中抽出一支鋼針往提拉多的臉刺過去。

      「等、等一下!靈夢!」紫連忙大叫。

      靈夢的鋼針就停在提拉多的額前,只要再前進一點點就能直接貫入他的頭蓋骨,可是提拉多卻連眼睛都沒眨。

      「...怎麼會有你這種人...」靈夢把鋼針收起。

      「真是的!妳要嚇死我啊!」紫抗議道,「怎麼隨便對人家的寵物動手啊?」

      但是靈夢沒有跟紫對罵的心情。

      「妳有可以用的東西吧?讓這傢伙乖乖說話的。」

      「有喔~」紫伸手進間隙裡面摸索了一下,從裡面取出一個裝有透明液體的玻璃瓶,「這是竹林品質保證的自白劑喔~」

      但是即使是紫拿出了自白劑,提拉多仍然沒有多少表情。

      「來~乖乖張開嘴。」紫把瓶子湊到了提拉多的嘴邊。

      但是提拉多別開了頭。

      「來嘛~乖乖的,不然主人我用嘴巴餵你。」

      「紫!給我認真一點!」靈夢看起來已經快沒耐性了。

      「好嘛好嘛!真是的,人家想要好好的培養感情的說。」

      紫打開一個間隙,將自白劑往裡面倒。提拉多的臉色突然變得很痛苦,雙眼怒視著紫,嘴巴不斷咳嗽著,似乎想努力的催吐自己。

      「沒用的喔!因為人家直接倒到你的腸子裡面了,是吐不出來的。」紫說。

      紫看著努力反抗著,甚至整個人跪了下去的提拉多。

      「啊...好棒的表情...沒想到你也會這樣...交織著無奈跟憤怒的表情...」紫陶醉的說,「人家真的越來越想要了~」

      有一瞬間,靈夢真的為提拉多感到難過。

      提拉多吃力的喘著氣,最後他張開了嘴,但是並不像是要乖乖吐實的樣子。

      「難道說...」靈夢馬上意識到,「阻止他!他要咬舌!」

      提拉多在要咬下去的瞬間,被紫的結界硬撐住了嘴。

      「這樣可不乖喔!人家還不準你死呢!」

      儘管他努力做著最後的掙扎,但是藥效隨即衝入他的腦中。

      「看樣子已經可以了呢!」紫揮了一下手指,提拉多口中的結界散去。

      「現在,回答我吧!」靈夢說,「你為什麼衝著紫來?」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紫立刻插嘴。

      「妳給我閉嘴!」靈夢沒有心情聽紫胡說八道,「說吧!」

      提拉多咬牙切齒的看著靈夢,但是自白劑的效力逼迫他開口。

      「...接受了...委託...要讓...外界人...進入...幻想...鄉...」

      「為什麼?」

      「軍火商...看上了...這塊土地的力量...在這裡製作的武器...會吸取那股力量...提升火力...」

      「你怎麼進來的?既然都已經找到進來的方法了,那又為什麼要攻擊紫?」

      「我...走遍世界...拜訪各個有消失傳說的地點...終於在一處...找到幻想鄉的入口...但也只是暫時性的...唯有兩股力量...在同一時間...與地點變弱...才有可能進入...最後從妖怪的口中...得知...這塊土地...被兩層力量保護...博麗神社巫女的大結界...還有境界妖怪八雲紫的境界...」

      「...既然我的結界也是保護之一,你為什麼沒有對付我?只是衝著紫來?」

      「外界...有突破結界的手段...但是...境界沒有對付的方法...只能...消滅力量來源...必須...剷除八雲紫...」

      「討厭啦!居然心平氣和的講出這麼可怕的話!」紫在一旁裝模作樣的大叫。

      「...」靈夢連回頭要紫正經點的心情都沒有,只是低頭沉思了一下,「...那...你為了問出這些情報,殺了多少妖怪?」

      「什麼...?」這個問題反而讓提拉多看起來很疑惑,前面的問題儘管他很不願意開口,但是都因為自白劑的藥效照實回答了,「妳...在說什麼...」

      「不要裝傻!」不知道是不是前面的戰鬥悶了太久,靈夢激動的揪住提拉多的背心領子,「你殺死了將近半個森林的妖怪了不是嗎?」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的確有襲擊一些妖怪...為了問出這塊土地的情報...靈力的流動與符卡的戰鬥規則...但是我沒殺死任何妖怪。」提拉多的語氣變得穩定許多,不像是因為自白劑而被強迫吐出的話語。

      「事到如今你還...!」

      「靈夢,他可是喝了效力最強的自白劑喔!」紫插嘴說,「他現在是沒辦法說謊的。」

      「...」靈夢放開了提拉多的領子,「如果不是你,那到底是誰?」

      「我不知道。」

      「好了啦!人家不知道就不知道了!」紫跑上前去拉住提拉多的手臂,「不要這麼苛責人家嘛!問完就快給我吧!」

      「...最後一個問題,」靈夢想了一下說,「你...」

      靈夢才開口,提拉多卻突然用肩膀撞開一旁的紫。

      「呀啊!」

      「你這傢伙!」靈夢抽出了一張靈符,以為提拉多不死心又想反抗,「事到如今你還...」

      只見一枚步槍子彈打在提拉多的背心上,雖然子彈被背心彈開,上面卻多了一個凹痕。

      「你...」靈夢這一瞬間還沒反應過來,直到她注意到提拉多的視線越過她的肩膀,看著她身後的某處,她跟著轉頭過去。
      
      五名跟提拉多一樣穿著迷彩軍服,但是看起來更加年長的男子就在三人前方不遠處,各拿著突擊步槍指著他們。

      「辛苦了,艾斯可提多。」站在其中最前方的男子放下了步槍說,「剩下的就交給我們處理吧!」

      「你的同夥嗎?」靈夢壓低聲音說。

      「我沒有夥伴...」提拉多說,「你們...是軍火商的人馬吧?怎麼會在這裡?」

      「老闆交代我們確認你有沒有好好完成工作。」

      「你們跟蹤我嗎?」

      「我們才找到你而已,你就突然消失了,我們等了很久才跟你一樣進來這裡。」

      「...妖怪是你們殺的?」

      「戰場上只能殺人或被殺,身為傭兵的你很清楚吧?」

      「這可不是戰場...」

      「都要奪人性命了,還要計較是不是戰場嗎?」男子說,「既然知道目標是什麼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

      「我的目標由我自己解決,我不允許任何人插手。」

      「已經被俘虜的你,還有資格談完成任務嗎?」

      「你們...現在的行為可是違反契約,你們知道嗎?」

      「我們跟你一樣,只是收人好處,完成工作而已。」男子舉起了右手,「瞄準!」

      他身旁的四人將槍口對準了提拉多身旁的紫。

      「我們會替你了結目標,你還是可以拿到約定的酬勞,這有什麼不好?給你時間離開,否則我們會把你們三人一起解決。」男子也舉起了槍。

      「...」提拉多低著頭,不發一語。

      「小提...」紫拉著提拉多的袖子。

      「你...」

      「兩位。」靈夢才想說些什麼,卻被提拉多打斷,「我很清楚,對妳們來說,剛剛還在追殺妳們的我還不能夠相信...但是,既然我的委託人自己毀約,我也沒有繼續執行任務的必要了。相對的...背叛者由我自己親手解決。」

      「...我們能夠相信你嗎?」靈夢說。

      「人家相信喔!」紫說,「因為人家知道小提不會說謊的!」

      儘管靈夢有股衝動吐槽「妳又知道了。」之類的話語,不過她也清楚,現在的狀況應該不是反駁這個的時候。

      「我知道了...我也相信你。」靈夢現在相信他的依據,只有剛剛他那個以身體保護了紫的動作。

      「...謝謝。」

      「什、什麼啊!我可還沒完全信任你喔!」剛剛還差點取了她們兩人性命的少年,突然這麼乾脆的道謝,倒是嚇了靈夢一跳,臉還紅了一大片。

      「小提加油喔!做得好的話,人家有獎勵給你喔!」紫在提拉多的耳邊嬌聲的說。

      提拉多沒有答話,站起了身子。

      「快走吧!最後的機會!」

      提拉多沒有動作,他的腳底突然出現一個縫隙將他吸入,這個狀況讓五名軍人嚇了一跳。而且當他們想重新瞄準兩名少女的時候,她們也不見人影了。

      「可惡...搞這種小把戲!」

      「你們看錯方向了吧?」一個冷淡的嗓音從他們背後傳來。

      五人立刻將槍頭轉向後面,提拉多站在他們前方不遠處,兩手的結界已經被解開。

      「你這傢伙!想背叛我們嗎?」

      「說什麼蠢話...先背叛我的是你們...」

      「混帳!不要命了嗎?」

      「你們才是...還沒搞懂現在的狀況嗎...?」

      「什麼...?」

      「你們這個行動犯了很多錯誤...在被發現之前自曝所在...背叛友軍...最重要的是...」很難得聽到提拉多一次說出這麼長的句子,「你們面對的是我,提拉多.艾斯可提多。」

      五人跟提拉多銳利的視線對上,只感覺到自己的背脊涼了一半。

      「自...自大的小鬼!」

      「突擊『突風防護網』。」

      提拉多手中閃現了匕首,身子一低衝了出去。五把步槍直指著他射擊,但是子彈卻在提拉多身旁像是撞到什麼看不見的東西一樣的落下。

      當五人的彈閘都見底,提拉多已經來到側翼的軍人後方,一刀刺入了他的後腦勺。他放開了刀柄,左手勒住了另外一人的脖子,另外三人換了彈閘想重新瞄準,卻因為提拉多抓來當人肉盾牌的隊友遲疑了一下。

      但是光是遲疑那一下,提拉多拔出了那軍人腰間的手槍,對著前方開了兩槍,另外兩人眉間中彈倒下,剩下帶頭的男子。

      「可惡...你...」

      男子才舉起步槍,提拉多再開了一槍打掉他手中的步槍,接著再對著他的小腿開了一槍。

      「啊!」

      男子痛的跪了下來,提拉多扔掉了手槍,拉了一下手腕上綁著匕首的鋼線,把匕首從第一個解決的軍人的後腦勺上抽了回來,左手一個使力,直接將抓來當盾牌的軍人的頸子給折斷。提拉多放開了被他斷頸的軍人,走向了跪在地上的男子。

      「你這個...怪物...」男子不甘心的說,並抽出了手槍對著提拉多開槍。

      但是提拉多只是匕首一甩,就將子彈打下。

      「可...可惡...」男子不放棄的連續擊發仍然是徒勞無功,提拉多只是晃了晃匕首,就將所有的子彈打落。

      男子將手槍的子彈全部打光,卻還是沒有傷到提拉多半毫。他扔掉了手槍,兩手拖著笨重的下半身想要離提拉多越遠越好。不過就算是緩步前進的提拉多,也已經夠快趕上他了。

      提拉多一腳踩在男子的腹部讓他動彈不得。

      「你...這個...」男子開口似乎想講些難聽的話,可是提拉多的腳壓住了他的肚子,讓他連喘氣都顯得辛苦。

      「...」提拉多將匕首指著男子的喉頭,「士兵的實力...總是與他們的話語數量成反比。」

      提拉多將匕首甩入了男子的喉嚨,拉動手上的鋼線將染血的匕首收回,甩掉了刃上的鮮血,匕首變成一道光芒消失。

      「真是悽慘...」兩名少女從空中降下到提拉多身後,靈夢看了看地上五具慘不忍睹的屍體。

      「小提真的好厲害喔!」紫在一旁興奮得大叫,還作出像是要衝過去抱住提拉多的動作,卻被靈夢一把抓住了領子。

      提拉多手伸入了自己的背心當中。

      「難道你...!」靈夢還以為提拉多還想拿出武器繼續追殺紫,激動的從袖中抽出幾張靈符。

      但是提拉多卻拿出了一本小冊子跟筆,他在上面寫了點東西,撕下了那一頁,收起了本子並走向了靈夢。

      「你...你還想做什麼...」

      提拉多停在靈夢面前,把他剛剛寫的東西遞給了她。

      「這是...什麼...」靈夢有點疑慮的看著提拉多手上的紙張。

      「...賠償。」

      「賠償?」

      「...石磚道跟石像...」

      「這一張小紙張能做什麼?」靈夢半信半疑的接下了紙張看了看,但是除了一些字以外看不出有什麼值錢的。

      提拉多繞過了靈夢,自顧自的想離開。

      「等...等一下!」靈夢連忙叫住他,「我還有一個問題你還沒回答!」

      「我說過了...問話就省了...」提拉多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

      「...你已經不只一次!」靈夢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大叫,「不只一次...能夠一次殺掉我們兩個人...這樣不是容易很多嗎?...你到底為什麼...」

      這個問題出乎意料的引起了提拉多的注意,他停下了腳步。

      「目標以外的對象沒有殲滅的必要。」

      「這真不像是殺手會說的話,你剛剛才殺了五個人不是嗎?」靈夢不知道只是想陳述事實還是故意酸他的說。

      「...哼...背叛者比垃圾還不如...」提拉多稍微回頭看了一眼五人的屍首,靈夢光是這樣跟提拉多的眼睛稍微對上,就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異於常人的寒意,「...可是即使是戰場...生命還是可貴的...」

      「所以你是想說...我是被你放過的嗎?」

      「...你干擾得很成功。」

      「啊?」

      「我差一點...就想把妳給一起殺掉了。」這樣子的話語,提拉多平靜的說出。

      「...」

      「如果妳是軍人的話...肯定會相當優秀的...」提拉多說,「就這樣...希望不要再會了。」

      「什麼?」

      兩人還沒反應過來,提拉多已經從她們面前消失。

      「啊!!!」紫突然沒頭沒腦的大叫,把腦子有點混亂的靈夢拉回現實。

      「又、又怎麼了!?」

      「討厭啦!!小提跑掉了啦!都怪妳問什麼怪問題,害人家忘記了啦!」

      「...」

      如果不是靈夢已經沒什麼精神了,她可能會拿地上最大塊的石頭往紫的腦袋砸過去。

      「人家真的很想要的說...」

      「夠了吧!」靈夢毫無耐心的說,「走了。」
      
      「去哪?」

      「香霖堂。」

    ----------------------------------

      在森林中,剛剛被格林機槍掃過的店面,用了幾塊木條簡單的把牆壁的缺口封了起來,店內被打壞的商品已經被清掉,店主則是看著被打成蜂窩的貨架哀聲嘆氣。

      來客鈴再次響起,霖之助立刻整理自己的表情,儘管商品被無緣無故打壞很心疼,但是生意還是得做。

      靈夢跟紫走入了店內,這讓霖之助很驚訝。

      「兩...兩位...沒事嗎?」

      「沒怎麼樣。」靈夢說。

      「不...不會吧?從那個提拉多的手中活下來,兩位一定是創紀錄了!」

      「他自己放棄殺紫了,好像是說雇主背叛他怎麼樣的...」

      「是...這樣啊...」

      「不說這個了,你幫我看看這個。」靈夢拿出了剛剛從提拉多那拿來的紙張,「那傢伙說這個可以賠償神社的石磚道跟石像的損失。」

      「啊...是支票啊!」霖之助只是遠遠督了一眼就馬上認出那是外界的交易手段。

      「支票?」

      「嗯...解釋起來很麻煩,簡單來說,這張小紙片可以換錢就是了。」霖之助接過支票,推了一下自己鼻頭上的眼鏡,細看上面的文字,「什...」

      霖之助像是看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兩手將支票繃得死緊,像是要扯破它一樣。

      「怎麼了?」

      「妳...妳說...這要賠什麼?」

      「石磚道跟石像啊?」靈夢有點莫名其妙的回答,「這東西能換的錢不夠嗎?」

      「...這個...不要說修好石磚道跟石像了...」霖之助握住支票的手不斷的顫抖著,「這個價格就算是把神社那條長得要命的石磚道都換成純金的都有剩吧!」

      「...」

      「...」

      經過幾秒奇怪的靜默後。

      「欸~~~~!?」靈夢不由得大叫。

      「那個人...到底賺了多少錢啊...」

    ----------------------------------

      一座大城市的郊外,座落著一座擁有私人花園的豪宅。在幻想鄉的外界,這裡是聘用提拉多打開往幻想鄉通路的軍火商住處。

      軍火商的住處,有點火藥的味道--實際火藥的味道,也沒什麼奇怪的,但是今天卻有些不同。

      除了硝煙味,屋內還瀰漫著一股血腥味,一具具的屍體以各種不一樣的姿勢,手上握著大小槍械,倒在鋪著紅色地毯的走廊上,地毯被鮮血染上一股更深的紅色。

      一扇以高級木材製成的房門旁,躺著兩名黑衣保鏢的屍體,一人眉心中彈,另一人則是心臟中槍,房門的後面,是軍火商的辦公室。

      原本應該相當整齊,顯得貴氣的辦公室內,現在卻相當凌亂。許多原本掛在牆上的畫作不是歪了一邊就是平躺在地;房間四處有一瓶瓶被打破的擺飾紅酒;書架上的書本散落一地,某些書中不是書頁,而是槍枝形狀的夾層,另外某些書本上面還有彈痕;地上擺著許多把子彈已經被擊發光的大小槍枝,還有幾名保鑣的屍首。

      頭髮微禿,身著白色西裝的軍火商的樣子相當狼狽,兩腳似乎已經無力一樣,努力的用雙手拖動自己肥胖的身子,想要逃離眼前那個單槍匹馬面對配有最新銳兵器的私人軍隊,卻還是血洗整棟豪宅的少年,他卻連身上的迷彩服都沒看見一個洞。

      軍火商把自己的身子拖到了角落,已經退無可退了。

      「...契約內容,委託人應盡義務,第二條第四項,」提拉多用槍指著角落在發抖的軍火商,靜靜的唸出跟他簽訂契約的條款,「『如委託內容沒有具明,或在被委託人的主動請求下,私自干涉任務內容,為主動因素,判定為委託人自願性違約。』」

      軍火商沒有答話,只是滿身肥肉抖個不停,兩手抓著地板,像是想空手挖出一個洞逃走。

      「違約處理條款,委託人方,自願性違規,」提拉多繼續用著毫無感情的語氣背誦著條約,兩眼直盯著軍火商,光是這樣就足以把他嚇得半死,「『委託人必須付出委託酬勞的百分之六十作為違約金。』」

      提拉多的視線掃向軍火商的那張貴氣的原木辦公桌,上面的擺設已經被剛剛提拉多進入房間時的騷動弄得一團糟。他騰出另外一隻手,抓起了桌上的鋼筆,翻開了桌上的支票本,在上面寫了些東西。

      「你必須為你的違約行為付出違約金,現在」提拉多拿起了支票本跟筆,扔到了軍火商腳邊,「簽字吧!」

      軍火商顫抖的手慢慢的勾到了支票本跟筆,看了一下上面的數字。

      「這...這個數字...是報酬的三成吧...」軍火商有點難以置信的問。

      「這樣就夠了。」提拉多沒有太多反應,淡淡的回答。

      本來還相當害怕的軍火商,第一次露出高興的表情,馬上在支票上簽字,並把支票本扔回提拉多的腳邊。

      「我、我付錢了!可以饒了我了吧?」

      提拉多斜睨了一眼地上的支票本,確定上面有軍火商的簽字。

      「違約金的一半我拿到了,」提拉多說,他握著槍的手伸得更直了一點,直直指著軍火商的腦袋,「剩下的...」

      「等、等等!你、你不是說這樣就好了嗎?」軍火商再次緊張了起來。

      「我拿到了三成,剩下的三成...換你一條命。」

      「不、不要啊!你、你要多少我都給你!」軍火商求饒道,「我給你酬勞的五...不!十倍!二十倍也可以!拜託你放過我啊!」

      「...聽起來不錯。」

      「對、對吧?你要多少我都會付的!」軍火商以為自己有機會保住一條命。

      「...可是這種事情在你違約之前就該想到的...」

      辦公室響起最後一聲槍響,軍火商的身子不再發抖了,因為他再也不會動了。

      提拉多收起了槍,並撿起了腳邊的支票本,撕下了剛剛軍火商簽字的那一張,他從口袋中取出了一隻手機,那隻手機發出了常人感覺不出來的震動,他看了一下完全沒發光的螢幕,接著按下了通話鍵。  

      「是我...新工作...我知道了...派直升機來上一個委託人的地方接我...給我一份最新的軍火目錄,裝備的整備與補給也交給你了...還有...」提拉多看了一眼手上的支票,「一張支票你拿去幫我兌現,佣金照舊。」
      
      電話了另一側似乎在努力的說服提拉多什麼事,他想了一下,「...知道了...多給你一成...再囉嗦你就知道了...」

      打電話過來的人也很識相的見好就收,沒有多做要求。

      「晚點見。」

      提拉多掛斷電話,並把手機跟支票都收好。辦公室豪華的超大落地窗外卻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引擎聲跟螺旋槳聲。

      兩架攻擊直升機就停在窗外,機頭下方的機砲直指著房內。

      「...學不乖的傢伙們...」

      提拉多再次拔出了腰間的槍,指向窗外的直升機。

      砰!


    -Target Has Be Terminator-

      
    後記

    回覆 使用道具 檢舉

    全世界最先進的跳動筆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存檔|手機版|聯絡我們|新聞提供|鐵之狂傲

    GMT+8, 21-1-21 23:17 , Processed in 0.064780 second(s), 20 queries .

    回頂部